第一百四十一章 了结/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梨走了进来。

季淑然愣愣得看着她。两日以来,除了对她恶声恶气得婆子,她没能看到任何一个人。姜元柏和姜老夫人不必说了,姜幼瑶和姜丙吉她也没法见。至于她的贴身丫鬟,大约都被关起来了。季淑然不能得知外面是什么情况,她一个人想许多事,想自己得出路,也想到姜梨得境况。

姜梨当时的模样,分明是被鬼上身了。虽然自己洛带现在这般田地,季淑然还是不无额度的想,要是姜梨一直被鬼上身,或者干脆被那些鬼魂弄死也好。如今姜梨出现,有一瞬间,季淑然以为自己看到的姜梨,已经不是活人了。

但她又看到姜梨轻声叮嘱身边的丫鬟,复又失望的接受了一个事实,姜梨没有死,相反,看眼前她的样子,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姜梨一个人进了屋,丫鬟都在外面,屋里的门也被带上了。姜梨也没有点灯,于是屋子里除了蜡烛的火光之外,就只有姜梨手提的一直白灯笼发出清幽幽的光。

季淑然觉得更冷了,然而她的面上却浮起一个冷笑来:“你来做什么?”

“我来看看你。”姜梨在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来,灯笼被她随意的搁在地上,她看向季淑然,温软的眉眼十足平静,说出的话却不能让季淑然从容,她道:“好歹你也在姜府过了这么多年来,临走之前,我应当来看看你。”

“临走?”季淑然皱起眉头,“什么临走?”

姜梨静静的看着她,过了一会儿,道:“做了这么多事,夫人不会以为自己还能全身而退吧?”

季氏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要痉挛起来了,衣裳难以带给她一丝暖意,她道:“姜梨,你少来恐吓我!这一次是我棋差一着,才会中了你的计!”

“夫人还真是十年如一日的喜欢让旁人承担莫须有的罪名,落到如此田地,难道不是夫人的报应么?你不是中了我的计,你只是被你谋害的人,找上门来了而已。”

这话却是戳中了季淑然连日来的心中的恐慌,可越是恐慌,她就越是要否定姜梨的说法,仿佛这样就能给自己勇气一般,她道:“可笑,这世上哪有什么因果报应。要是真有因果报应,为何不早来,却要等到这时候?如今做了鬼来寻我,难道我会怕?不过是白费力气!”她冷冷道:“我在姜家早已立足脚跟,又诞下一儿一女,娘家姐姐更是陛下宠嫔,就算到了如今地步,也不是全无生机,看在我爹的脸面上,姜家也不会奈我何?”

她挑衅的看了一眼姜梨:“叶珍珍死了,姜月儿也死了!她们都死了,我的儿女却还有大好的未来,世上有报应又如何?报应来的太晚,我还是赢了!”

说到这里,她近乎癫狂的笑了起来。

姜梨只是瞧着她,她自己不是出身于高门大户,在薛家,也不必勾心斗角什么。因此得知了季淑然所有罪行的那一刻,姜梨除了诧异之外,只有不理解。如今看来,她却能理解一点了。

季家养出了一个自私自利,心肠歹毒的女人。她从本质上便十分恶毒,和所处的环境没有任何关系。就算季淑然生在普通人家,也会为了自己,不惜让别人成为垫脚石。

人性的善恶两面,在季淑然身上,姜梨只看了恶。

她淡淡的笑起来。

幽暗的灯火下,少女的衣裙素淡,更衬得容颜清冷。她五官灵秀,总是挂着让人温暖的笑意,但是冷下脸来的时候,就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

姜梨道:“是么?你真的以为,姜幼瑶和姜丙吉日后会过的很好?还是……你以为丽嫔会安然无恙?恕我直言,丽嫔如今自身难保,你让丽嫔帮你,却让丽嫔也陷入麻烦里,季家埋怨你都来不及,如何会为你花费代价来保你平安?你自己也是季家人,季家会如何做,你不会不明白吧?还是根本就知道,却一定要自欺欺人?”

季淑然神情变了变,她道:“你说谎!”

“冲虚道长是招摇撞骗的骗子,”姜梨笑笑,“是过去身上背负两条人命债,从家乡出逃的官府通缉犯。倘若这一次不是因为来姜府作法,还不会有人发现。不过这一次东窗事发,宫里的丽嫔如何解释。毕竟多年前,陛下宠爱的那位贵人,可就是在这位道长的指认下,香消玉殒,丽嫔在宫中再无争宠对手,才能到如今的地位。”

“你说,要是当今陛下发觉自己被骗,当初心爱的那位贵人是被人冤枉谋害,这位道长是个骗子,会不会认为这是丽嫔为了除去对手儿特意设置的一个局,会不会后悔?帝王不会承认自己的错,他只会加倍的把过去的错怪责在别人身上。”

季淑然愣愣的听着姜梨的话,她道:“你怎么知道?”

丽嫔多年前在宫中被那位贵人陷害一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季淑然知道,也无非是因为出事的人是她一母同胞的姐姐。这件事姜幼瑶也不知道,更别提跟她完全不亲近的姜梨了。而且这些宫中的秘闻,要打听也绝非那么简单。但姜梨就是知道了,看她的样子,知道的似乎还不少,还很理所当然。

“我是如何知道的你不必担心,你只需要知道的是,丽嫔这一回,怕是自身难保了。”

季淑然心中慢慢的决出冷意。她知道姜梨说的没错,一旦冲虚道长是骗子的神情被发现,意味着多年前宫里的那桩案子将是一个截然不同的结果。

可她仍旧嘴硬道:“你如何知道冲虚道长是骗子?你……”

“我自有办法。”姜梨只说了一句话。

季淑然看着她。

“事实上,昨天季家的人已经来过了,不过你不知道,也没人告诉你,大约是知道了你的消息,本来打算来救你的。”姜梨的语气含着淡淡的嘲讽,“不过她们已经回去了,在见过父亲和老夫人之后,我想,以后他们也不会再来。”

“不可能!”季淑然惨然叫道,姜梨像是剥夺了她最后一丝希望,她绝望地喊道:“他们不可能放弃我!”

“为什么?”姜梨冷漠的回答,“你可以为了除去我保护你自己,就牺牲自己的骨肉。季家人为何不能为了保护自己,牺牲你呢?”

季淑然恨恨的盯着姜梨。身为季家人,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季家人骨子里的趋利避害。是的,她流着着季家自私自利的血液,没有理由季家人不是这样。

“季家已经抛弃你了,父亲和老夫人从前对你宽容,无非是看在你失去过一个孩子的份上。如今已经证明,当初对你的怜悯不过是你一手主导的阴谋。你手上还有姜家的几条命债,终究是要偿还。”姜梨说的轻言细语,却让季淑然的心头发冷,“你死之后,父亲仍旧还会续弦,府里不能不有新夫人。当年你如何对待我,新夫人就会如何对待姜幼瑶和姜丙吉。”

这话就像是一个诅咒,季淑然尖叫起来:“不!我要见老爷,我要见老爷!”她疯狂的道。

“父亲不会来看你的。每当看到你,就会提醒他当年的自己有多愚蠢,谁会自讨苦吃呢?”姜梨又笑了笑,“姜幼瑶被你宠爱的无法无天,不必新夫人亲自动手,迟早有一天,她也会自己将自己的路封死。至于姜丙吉……”姜梨特意停顿了一下,才慢慢道:“虽然姜丙吉出生的时候,柳文才已经死了多年。但因为有你这样的娘,父亲虽然不会迁怒,只怕对姜丙吉也再难以毫无隔阂。连父亲都对他如此,新夫人又怎会上心?只要新夫人生下儿子,姜丙吉就自然被厌弃了,当然,若是这位新夫人心里再狠一些……就像你对姜月儿做的那样……”

“不!”季淑然面上勉强维持的平静终于碎裂,像是被抢走幼崽的野兽,狰狞的尖叫着:“老爷不会这么对他们的!他们是老爷的骨肉!”

“季淑然。”姜梨平静的道:“你说的报应拿你无可奈何,那是不可能的。你做的孽,当然要慢慢偿还。倘若轻饶了你,就必然严待你儿女。你当年如何对我,以后别人就如何对待你的骨肉。”姜梨微笑,“这很公平。”

季淑然的眼泪鼻涕混作一团,十分狼狈。

她什么都不怕,虽然怕死,但最担心的还是两个孩子。季淑然做好最坏的打算,就是用自己的死来换取姜元柏对两个孩子的愧疚和格外疼爱。但姜梨如今连她这个愿望也无情的粉碎了。

是了,她为了一双儿女铺路,害死其他子女,抢走别人亲事,暗中买凶杀人。只要有人可能挡了他们的路,季淑然就毫不犹豫的除去。主要是自己子女看中的,就从别人手中抢过来。所以姜幼瑶养成了现在这般不知轻重的性子,她招架不住姜梨,连她都招架不住姜梨。

季淑然心中绝望,又从绝望中生出怨恨,她看着姜梨,道:“冲虚道长就算是骗子,你也是邪物。”她道:“你不是叶珍珍的女儿!你不是姜梨!”

季淑然是在发泄自己的不甘。

她筹谋一世,败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手上,满盘皆输,如何甘心!姜梨小小年纪,就满腹心机,自从回府以来,屡次交手,她从没在姜梨手中讨得了一丁点好处。还总是一步一步丢失城池,和宁远侯府的亲事,姜幼瑶的才名……还有这一次,这一次若非是为了对付姜梨,她何至于请冲虚道长来府上,何至于弄成最后这样一个结果!

本是为了发泄,却见姜梨闻言,微微侧头,看了她一会儿,站起身来。

季淑然本能的后退,背后靠着的却是墙壁,她手脚都被绑着,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少女慢慢逼近。

分明是秀气的豆蔻少女,季淑然却觉得仿佛厉鬼。姜梨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蹲下身来。

少女的眼睛乌黑明亮,难以想象世上会有这样澄澈分明的眼睛,但季淑然知道,她的眼睛里,不是干净天真,她什么都知道。

姜梨看着她,突然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她轻飘飘的道:“被你发现了啊。”

季淑然有一瞬间的迷惑,发现什么了?

带她想清楚姜梨究竟说的是什么的时候,她浑身上下出了一身冷汗。

—你不是叶珍珍的女儿!你不是姜梨!

—被你发现了啊。

季淑然恐惧的往后缩着身子,姜梨微笑着打量着她,她的声音十分轻微,就像是情人间耳语一般。贴着季淑然的耳朵说话,便是屋里有第三个人,也不会听得清楚她在说什么。

耳朵上传来令人战栗的触感,那少女微笑着道:“可惜,没有人会相信你的话。”

季淑然豁然开朗。

为什么姜梨会突然性情大变?为什么六艺能夺得魁首?为什么年纪轻轻却满腹心机,又为何,她什么都知道?

似乎一切都有了一个答案。

“你……你不是她……”季淑然的声音都在哆嗦,“你为何要害我?”

“为了叶珍珍,姜月儿,胡姨娘,司棋,还有姜梨。为了所有你害过的人,”姜梨微笑道:“所以你猜,我会怎么对待姜幼瑶和姜丙吉呢?”

季淑然的喉咙里,发出一声绝望的嘶叫。姜梨站起身来,季淑然瑟瑟发抖,破口骂道道:“你这个邪物!你不是姜梨!我要见老爷,你这个邪物!”

姜梨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笑道:“永别了,季氏。”

她头也不回的出了屋子。

姜梨离开屋子的下一刻,两个身材粗壮的婆子走了进来,一人手里拿着托盘,上面一个瓷壶。

季淑然意识到了什么,惊恐的道:“你们要做什么?你们要做什么?来人啊,救命啊!”

屋子里的挣扎声渐渐微弱了下去,很快,什么都动静都没有了。

走了一段路的姜梨停下脚步,回过头,望着偏房的方向。

桐儿和白雪默默的站在姜梨身边。

姜梨站在雪地里,天上下起纷纷扬扬的雪来。

季淑然无论如何都会死的,因为姜家的关系,也不会让她死得很难看。

但是,犯了罪行,就该付出代价。让她轻而易举的死去,实在是太便宜他了。这样怀揣着不甘心和不安心,恐惧担忧绝望又可怕,悲惨的死不瞑目,才能对得起那些地下的人。

姜二小姐,姜梨心里默默地想,你可以放心了。

……

雪到了第二日就停了,是个难得的晴天。

这一夜,姜梨睡得分外安稳,梦里有个眉清目秀的少女,站在雪地里,对她深深的行礼,道:“多谢了。”她的声音陌生,面容却十分眼熟,那是姜梨自己。

不,那并不是姜梨,那是真正的姜二小姐。

姜梨醒来的时候,看着掌心发怔。梦里遇见了姜二小姐,不知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巧合,还是那位可怜的小姐真的前来道谢来了。

她相信世上有因果轮回,因此诧异了也不过片刻就释然了。不管姜二小姐是不是前来道谢,她能为这位小姐所做的,至少没有袖手旁观。

桐儿从外面进来,一进来就四处看了看,姜梨瞧见她这幅模样,笑了:“你瞅什么?”

桐儿吓了一跳,道:“姑娘,您醒了啊,奴婢以为您还睡着。”她过来扶姜梨下床,一边道:“今儿晨起难得见姑娘睡得香,奴婢就没有叫醒姑娘。这几日也辛苦了,多休息一些也好。”

姜梨可没忘记桐儿方才的神色,就问:“可是出了什么事?”

桐儿动作顿了一顿,抬起头看向姜梨:“姑娘,季氏死了。”

姜梨没有出现意外的神色。

桐儿顿时就明白了过来。一大早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桐儿其实内心也很疑惑。昨夜里老夫人特意让姜梨去见季氏,当时桐儿隐隐预感到了什么,但也不敢妄加揣测。如今看来倒是成了真,只是看姜梨的神色,分明是早就料到了。

想来也是,自己都能感觉到的事,姑娘肯定更能猜想的出来。

不过,老夫人对季氏下手下的真是干脆利落,原本还以为就是看在季家的脸面上,也会蹉跎一些时日。没料到这么快就做出了决定。

“不过……虽然季氏死了,但府里如今并没有大肆谈论这件事,瞧着外头似乎也还不晓得。”桐儿有些犹豫。

姜梨道:“季氏的死并非自然,若是大张旗鼓,反而奇怪。”

“别的奴婢不担心,只是担心三小姐。”桐儿忧心忡忡道:“三小姐那性子,府里人都知道。如今季氏死了,三小姐定会把这笔账算在姑娘头上,若是她不依不饶起来……”

姜幼瑶发起疯来,没准儿又是一个季淑然。虽然没什么脑子,但她歹毒呀。

“不必担心。”姜梨微微笑了一下,“季氏一死,她大势已去,成不了气候。”

姜幼瑶不足为惧,再不济,还有赵轲在一边盯着。现在要对付的,最重要的,还是永宁公主和沈玉容。

属于薛芳菲的仇人。

------题外话------

每个月总有那么一两天忙的腾不出手…今天五千TA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