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惊见/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轲来的很是迅速。

大约是没料到还没到深夜,姜梨就吹响了哨子,他应该还在做别的事,身上还带着外头的雪花和草渣。站在窗前,道:“二小姐。”

“赵轲,有件事情,我想拜托你去做。”姜梨看向他。

赵轲不由得一愣,姜梨历来使唤他的时候,都摆出一副理所应当,理直气壮的模样。赵轲也由一开始的心不甘情不愿,到后来也就麻木了。大人都下了令让他只管服从就是,他还能说什么?

但今日的姜二小姐,语气里几乎有了恳切的意味。她的神情也不如从前一般自然,反而是有几分焦急,还有祈求。

虽然国公府出来的人都心硬如铁,但看到姜梨的目光时,赵轲心中还是感叹一声,难怪大人这般冷酷无情的人也会屡次对姜二小姐纵容,当这位小姐露出祈求的神色时,会让人生出一种错觉,仿佛只要拒绝了她,就是十恶不赦的罪过似的。

“大人吩咐过了,二小姐的要求,属下只管去做。”赵轲呆板的回答。无论内心怎么想,他都不能表现出来。

“我的丫鬟白雪,家乡在枣花村。你能不能去……或者说你能不能找些人去枣花村,替我去接一位叫海棠的姑娘回燕京城?”

赵轲疑惑的看向姜梨。枣花村在什么地方?他从未去这么奇怪的地方执行任务,而姜梨的要求更是匪夷所思,去接一位姑娘?他又不是车夫!现在姜二小姐连车夫也一并让他做了么?可是国公府的月银并没有增多!

“此事……属下要问过大人。”赵轲道。

姜梨了然,她知道这件事肯定赵轲会告诉姬蘅的,事实上,她让赵轲做的每一件事,最后都会传进姬蘅的耳朵,毕竟姬蘅才是赵轲的主子。但是这一次,海棠的事一旦被姬蘅知晓,以那个男人的智慧,未必不会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至少她和薛家并非表面上全无联系,或许渊源颇深这件事,姬蘅是早就知道了的。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不愁,这个时候,姜梨反而生出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勇气来,她道:“随意。”

赵轲又是一阵惊异,姜二小姐既然不让其他人去做,反而让国公府的人去做,必然是一件很机密的事。却不怕被姬蘅知道,难道大人和姜二小姐已经到了如此熟稔的地步,等等,难道姜二小姐也成了大人的手下?手下与主子之间,自然是不必隐瞒什么的。

姜梨并不知道面前的侍卫心中有如此多的把戏,她只道:“不管你如何告诉你家主子,但是,一旦你家主子同意,请你一定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她接回来。在这一路上,可能遇到仇家追杀,也许对方阵势也不小,万望一切小心,千万要保护海棠的安全。”

她说的郑重其事,一开始没当正事的赵轲也感觉到了姜梨的紧张,他意识到这件事对姜梨来说大概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当下也不敢小觑,便道:“属下知道,今晚禀告大人,明日一早回报姜二小姐。”

姜梨点头。

赵轲消失在窗外了,白雪和桐儿不知发生了何事,只是努力的望风守好门窗,小姐院子里出现个陌生的男人,传出去是要出事的。

姜梨关上窗,也掩上了窗外的风雪,一颗心跳得很快。

如果一切顺利,如果赵轲能够离开,很快,至多十几日后,她就能看到海棠了。

她前生的姐妹。

……

国公府里,很快,文纪得到了赵轲传来的消息,将此事一字不落的告诉了姬蘅。

陆玑正在姬蘅的书房里,与姬蘅商议事情,闻言就道:“怎么姜二小姐白日里在这不提,晚上回去反倒吹起了哨子?”

“据说是晚上得了信件,临时决定的。”文纪答道。

“海棠……”姬蘅坐在椅子上,大红的衣袍及地,幽暗灯火照亮了袍角的金线,像是溢动的华彩,他一指搭在信纸上,似是无意识的轻轻叩击,片刻后道:“赵轲留在姜家,文纪,你挑几人,让人枣花村走一趟。”

文纪领命而去。

文纪离开后,陆玑抚了抚胡子,奇道:“这海棠和姜二小姐又有什么关系?如果说桐乡好歹还在襄阳,叶家也在襄阳,硬扯的话姜二小姐也能和桐乡扯上关系,但枣花村……就实在没什么关联了。”

况且听这个名字,陆玑在脑子里搜寻一圈,听也没听过,想来是很小的镇子上的农庄。而姜梨如此郑重其事的请求,定然不会那么简单。说起来,上次在桐乡也是,那惜花楼的琼枝看起来也和姜梨毫无关联,但姜梨就是凭着琼枝的口信,才得知了薛怀远的状况。

她好像总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既然如此,这个被姜梨放在心上的海棠,或许也和什么重要的事有关。

“等人到了就知道了。”姬蘅漫不经心道,忽而想起了什么,又问:“成王那边有动静了没有?”

“最近这些日子频频约谈朝臣,密探来报,商议密谋一事。只是内部分成两派,一派主张逼宫,一派主张徐徐图之。一时僵持不下。”

“僵持不了多久了。”姬蘅轻笑一声,“他没那么有耐心。”

“倘若年关过后,明年,至多再多一年,成王举事,大人是否插手……”陆玑问道。他问的也不甚明朗,其实跟着姬蘅很久,但有时候姬蘅心里想什么,接下来的布局,陆玑看的也模模糊糊。

“不用,他赢不了。”年轻男人懒懒的把玩手中折扇,折扇一开一合中,繁丽的牡丹层层叠叠盛开,映照着他的脸越发深艳。他玩味一笑:“小皇帝等了这么多年,就等那日。”

“我也等那日。”他看向窗外,窗外是浓重的墨色,能听见风呼呼的吹响,他琥珀色的眼眸也被夜色映的漆黑,又或许是他眸中的情绪暗下来。

他的声音依旧温柔,然而在温柔之中,又含着一种刻骨的冷酷。

“等蛇出洞。”

……

第二日,得了赵轲消息的姜梨,总算是放下心来。姬蘅答应派人替她去接海棠。

昨夜的翻来覆去一夜未眠,到了今日,终于有了卸下重担之感。姜梨在院子里的石桌前坐了下来,看着清风明月两个小丫鬟扫雪。

她意识到,自从去了桐乡一趟,她与姬蘅的关系,便成了一种非敌非友的状态。他口口声声要自己的性命,因此姜梨在面对他的时候,也没有太多顾虑。如今想想,许多事情,都是托姬蘅出手相助,才会完成的如此顺利。

不管是姜玉娥一事也好,薛怀远一事也好,冲虚道长和眼下的海棠,每一桩都有姬蘅在其中插手。原本不入戏的人,却至始自终都陪她身在戏中,姜梨并非铁石心肠之人,相反,薛怀远从小就教导她知恩图报。姬蘅所做的一切,她看在眼里,态度不冷不热,只是想要保全自己,毕竟如今局势太复杂,而姬蘅也不简单。

欠了人情,就一定要还。她暂时不知道以自己微薄之力,能够帮得上姬蘅什么忙。但想着,日后姬蘅要是真有难处,她必然不会隐藏。这和她的性命在姬蘅手上无关,只是单纯的感谢。

倘若永宁和沈玉容得到惩罚,除了薛怀远之外,她就真的没有任何遗憾了。

姜府里,姜梨轻松的同时,有一人却不如何轻松,这人便是瑶光筑里的姜幼瑶。

自从季淑然死后,姜幼瑶的生活,就如从天生跌到了地下。姜家的下人且不说是不是见风使舵,但季淑然做的那些事,当日整个府里的下人都是知道的,对季淑然的女儿,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虽然平日里也不曾怠慢了礼数,但姜幼瑶好几次都分明看见了他们用饱含深意的眼光看着自己。她晓得那是什么眼神,那是瞧不起,轻蔑的眼神。

姜幼瑶气的快要发疯了,她如从前一般任性的发作几个看不顺眼的下人,却被姜老夫人和姜元柏严厉的责备。从前姜幼瑶骄纵任性,只当是年纪小女儿家天真烂漫,如今有了季淑然的前车之鉴,众人未免会将姜幼瑶的举动同季淑然的恶毒心性结合起来。倘若姜幼瑶也学会了季淑然的恶毒心性,那她的这些举动,就绝不是任性而已了。

这对姜幼瑶来说,却是姜元柏和姜老夫人是因为季淑然的关系,不再疼爱她了,甚至厌弃她。整个姜府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看不起她,事实上,别说是她了,连姜老夫人对姜丙吉,也不复从前的宠溺,变得严厉起来——子嗣不能从根子上长歪了,季氏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这样的境况下,姜幼瑶度日如年。

她曾给季家写过信,希望季彦霖能让人接她回季家。既然姜家不待见她,季家自然能帮她。可迟迟都没有回信,姜幼瑶怀疑信被老夫人拦了下来。她什么都不能做,外面到处都是风言风语,还传言她不是姜元柏的女儿,是季淑然和柳文才的私生子。桩桩件件,让姜幼瑶几乎窒息。

这个时候,她甚至羡慕起给宁远侯府周彦邦做妾的姜玉娥来。就算是做妾,也能嫁给心上人。周彦邦那般温柔,一定会体谅自己,会安慰自己。想到这里,姜幼瑶又不由得恨上了姜梨,倘若当初不是姜梨和姜玉娥合谋,自己如何会被姜玉娥抢占婚事,那本来就是自己的!姜梨抢走了自己在姜家的宠爱,害死了母亲,还让姜玉娥鸠占鹊巢,她该死!

看着姜幼瑶一张脸神色变幻,姜幼瑶身边的丫鬟也有些害怕。这些日子遭逢巨变,姜幼瑶的性情也大变,动辄打骂下人,虽然老夫人和大老爷勒令过她,但在自己院子里,姜幼瑶还是能随意惩罚下人。

“我要出去。”正在小心翼翼做事的丫鬟突然看到姜幼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说出这么一句话。

“小姐,现在府里要出去……可不容易。”银花提醒道。

尤其是姜幼瑶,是被禁足过的。因着外面有关姜幼瑶和季淑然的传言说什么的都有,若是姜幼瑶出去,难免引起口舌风波。惹不起还躲得起,姜家便让姜幼瑶暂且不出门,留在府中。

但在姜幼瑶眼里,姜家这么做,无非是因为季淑然的事迁怒与她。

“再在这个府里呆下去,还不知有没有命在。”姜幼瑶冷笑一声,道:“现在所有人都不把我放在眼里,哪里还记得我是姜家的三小姐。再在府里呆下去,我就会像当年的胡姨娘,被人遗忘,日后变成一个废物!”

金花动了动嘴唇,其实她认为如今只是暂时的,只要姜幼瑶乖巧一些,老爷仍旧会喜爱这个女儿。毕竟这么多年养在身边的,不会说没有感情就没有感情,而且老爷心肠软,只要过了这段日子,姜幼瑶撒娇或是苦肉计,很快就能回到从前的日子。

但这话她不敢说,姜幼瑶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说什么都是白说。没准儿还会触到姜幼瑶的痛处,因此,她只是问道:“小姐想出府去什么地方?”

“自然是季家。”姜幼瑶眉头紧皱,“如今我的信都被拦了下来,祖父他们不知道我在姜家受苦。我只要逃出府,去往季家,便再也不回来了。总归季家也一点不比姜家差,我姨母更是宫里的娘娘,有姨母为我坐主,谁也不敢欺负到我手上。还在这里受什么气!”

金花和银花面面相觑,姜幼瑶被季淑然宠坏了,对于外头的事一概不知,总以为世上之人总要围着她打转。殊不知出了这事,季家如今连姜家的门也不敢登,如何会让姜幼瑶在季家一直呆下去。

“小姐还是再等几日,这几日府里门房实在太严了,怕是找不到机会。”金花劝道。

“过不了多久就是年关,年关府里总要采买,也有许多事要做,到那时便是我的机会。”她又冷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丫鬟:“你们两个切勿生出别的心思,你们的卖身契还在我手中,倘若此事不成功被人泄了密……”她眸中一闪而过的阴狠,竟和季淑然如出一辙。

两个丫鬟心中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慌忙下跪表忠心,什么都不敢说了。

……

冬至过后,再过不到一个月,就是年关了。

即便半年以来,姜家发生了太多事,甚至还出了人命,姜元柏两兄弟的仕途也不怎么顺利,外头还将姜家当做茶余饭后的笑话,但这个年,还是要过的。

府里上上下下,不知不觉开始忙碌了起来。晚凤堂的珍珠和翡翠来了好几次,问姜梨什么时候出去珠宝铺子里挑首饰。姜梨对首饰并无特别的喜爱,去过一次后便不想再去。姜老夫人就又让人请了裁缝来芳菲苑给姜梨裁衣服做新衣,姜梨晓得这是为了补偿她。

说到裁衣服,这期间还有一次,姜老夫人带她去赴宴,一个官眷的家宴。姜梨穿了叶家新出来的涛水纹做的衣裳,当时便引起了一众贵女夫人的注意,纷纷拉着她询问哪里买的衣料。姜梨便顺势说出襄阳叶家的名字,在这不久后,叶明煜就接到了襄阳的信,说是叶家现在的涛水纹供不应求,许多燕京城的成衣铺都来定料子。叶家的纺织厂这些日子几乎是夜以继日的赶工。

听叶明煜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姜梨心中很是欣慰。好歹叶家的古香缎没落下去,还有涛水纹兴起,叶家的难关算是过了。叶老夫人的身子也渐渐好了起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就连薛怀远在司徒九月的诊治下,也一日比比一日精神,如今更是能认得人,叫出人的名字。

这个年关,看起来并不难捱,好像许多事情都能迎刃而解,并无什么困境。

在冬至过后第十五日后,海棠回来了。

赵轲站在姜梨的窗前道:“现在人在国公府里,在姜家恐怕引人注意,叶家门口有人盯梢,二小姐想去见海棠,大人说了,可以去国公府。”

姜梨:“……恐怕会惹人注意。”

“无妨,大人说了,二小姐想去,深夜前去,不会有人发现。”赵轲说的简单,听得姜梨却是一阵头疼。

“深夜我如何出得门?”姜梨问,只希望面前的人能考虑一些现实的问题。她是首辅家的小姐,半夜三更如何出门,还是去国公府。除非她向叶明煜一般有轻功,还蒙面,行踪无定,那就好了。

“这个二小姐放心,一切由属下安排。”赵轲说的十分自信。

姜梨仔细看了赵轲好一会儿,看的赵轲都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才确定面前的侍卫没有说笑,是真的提出这么个解决办法。她仍想挣扎一下,就问:“不可以有别的办法吗?其实可以在街道上的酒楼见面的。”

“二小姐要找的人十分不信任他人,就算到了现在,也对我们保持警惕。”赵轲回答,“如果不是我们制服了她,她会逃跑。”

“你们制服了她?”姜梨一惊,“难道你们没有告诉她,找她的人并不会伤害她,是来帮助她的么?”

“说过。”赵轲耸了耸肩,“但她不相信。”

姜梨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海棠如此警惕他人,什么都不肯相信,可见是真的出了事,至少遭遇了什么,才会如此。事到如今,她倒是也顾不得别的,当务之急是先见到海棠,安抚好她,弄清楚在她死后,她和杜鹃跑出去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是。

姜梨道:“好吧,我今夜去国公府,不知国公爷可方便?”

赵轲诧异的抬起头,这么快就答应了?他还以为姜二小姐要挣扎好一会儿才会同意,毕竟一个年轻的小姐去陌生男子的府邸,还是深夜,换了谁都会挣扎以

一下的。不过想想也不对,毕竟大人可是肃国公啊,整个北燕哪个女子不喜欢肃国公,便是真的万一如果可能发生了什么,姜二小姐也不亏,甚至还赚了一波。

这么想来,赵轲眼里的诧异刹那间褪的干干净净,一脸了然,道:“好,属下这就回禀大人。”

姜梨颔首。

赵轲离开了,姜梨眼见着他离开,并未关窗,只是看着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心里不知是喜是悲。

喜的是海棠还在,如今就要乍见故人。悲的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海棠认不出来她,她也不能贸然和海棠相认。彼此都经受过了巨大打击,再也不是当年无忧无虑的少女了。

桐儿站在姜梨身边,低声问道:“姑娘今夜要去国公府么?”

姜梨看向桐儿,她道:“我去国公府,同姬蘅走的很近,你怎么看?或者说,”她又看向白雪:“你们觉得如何?”

这是她第一次这般严肃的与两个丫鬟说话,对于桐儿和白雪来说,姜梨的所作所为,很多时候她们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就连从小和姜梨一起长大的桐儿,也对姜梨莫名冒出来许多有关联的人一头雾水。

桐儿结结巴巴的道:“什、什么怎么样?姑娘不是不要奴婢们了吧?”她的眼睛一红,好像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似的。

姜梨一愣,反倒是被桐儿弄得哭笑不得了,便伸手将窗户关上,清风明月在外头守着门,她在椅子上坐下来,叹了口气,道:“我想你们也看出来了,跟着我的这些日子,我的身边并不太平,甚至充满危险。而我要做的事,可能得罪燕京城的权贵,也许自身都难保。”顿了顿,她道:“你们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了,我并不想欺瞒你们,只能告诉你们,日后我要做的事,也许更加惊世骇俗,相比起来,深夜里去国公府,可以说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这样,你们也能接受么?”

白雪想了想,正色问道:“不接受又如何?”

桐儿连忙扯了一下白雪的袖子,但白雪不为所动,她本来就是这么个直肠子,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看来是真的很疑惑姜梨的答案。

“倘若不接受,是不可以待在我身边的,不仅是因为怕连累你们,也因为你们帮不上什么忙。”姜梨说的十分坦然,但她的坦然,却并未让人觉得不适或是自私,反儿觉得她说的都是真心实意的心里话,她道:“我希望身边的人能帮得上忙,哪怕只是些小忙。毕竟日后要面对的危险太多,而我并不希望现在就落败。至于我能回报你们什么……”她想了想,道:“银钱财物,自然不是问题,但重要的事,我也会真心待你们。”

世上最难得的,就是真心。

桐儿咬了咬唇,声音里都带了哭腔,上前一步道:“姑娘,不管您要做什么,奴婢是自小就跟着您的,你要是不要奴婢,奴婢也无处可去了。姑娘日后有危险,桐儿舍了这条命也会救主子,这是主仆之道……奴婢会永远跟着您的!”

姜梨还来不及说话,就听白雪也道:“奴婢也是。”她嘴笨不善言辞,话并不多,但四个字说的铿锵有力,很能听出其中的决心。

姜梨看着两个丫头,心中泛出些心疼和感动。海棠的事情提醒了她,因她做的事危险,随时会连累身边人。在身边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如当年的薛芳菲,还是被永宁公主抓住机会加害了薛昭和薛怀远。桐儿和白雪虽然无法理解她为何要这么做,但她们必须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

如果她们无法承受这样的后果,就应该趁早离开,不要卷入是非的旋涡。

而她们都选择留了下来。

“姑娘,不管您面对的是什么,您永远都不是一个人。”白雪道。

姜梨微微一笑:“是。”她有两个忠心耿耿的丫鬟,也有叶家的爱护,姜元柏和姜老夫人虽然自私,到底对她心存愧疚。如今属于薛芳菲的痕迹被抹去了,但属于姜梨的,正在重新被一一找回来。

与桐儿白雪说了些话,总算是将桐儿给安抚下来。接下来,姜梨也没多做什么,就如平常一般,在院子里看看书写写字,或是喝喝茶听丫鬟们闲谈,专心的等待夜色降临。

夜里,燕京城四处再也听不到嘈杂的人声,连风声都小了的时候,姜梨院子里的一盏灯仍旧燃着微弱的灯火,在丫鬟来催促了几次的时候,院子里的灯火也熄灭了,应当是主人睡去了。

但事实上,姜梨并未睡着,她端坐在书桌前,天上没有月亮,只有厚厚的云层,唯一的亮火是院子里树上挂着的一盏灯笼。灯笼光照在地上,把积雪映的雪白发亮,一切都是静谧无声,整个姜家再无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姜梨几乎要打盹的时候,窗外突然有了动静声。

有人在轻叩窗户。

姜梨一怔,想着应当是赵轲来了,下意识的就去拉窗户,不曾想来人也正往这边看来,于是姜梨越过书桌拉开窗户,看见的就是一张绝艳的脸。

姬蘅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