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貌/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几日,找到了海棠的下落后,姜梨反而平静下来。

就如同她对姬蘅所说的,世上还活着的人证,除了海棠以外,萧德音算一个。然而如何让萧德音说出真相,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当初萧德音是如何为自己下药,或者说,萧德音如何与永宁公主达成一致目的,尚未可知。想来这并不只是萧德音自己的主意,倘若没有永宁公主在背后撑腰,萧德音暂且也不敢在沈府里动手脚——她是个注意自己名声的人,一旦败露,她那清清白白的名声,也就不保了。

她得从萧德音处下手。

早晨起来,难得没有下雪,却是雾气茫茫。明月从外面进来,笑道:“姑娘,老夫人身边的珍珠姐姐方才来过,说再过两日,之前裁缝新做的衣裳就做好了,问姑娘还有没有想要的首饰,可以去珠宝楼里打一副。”

姜梨笑道:“那倒是不必了,这段日子已经送了许多东西来。”

也许如今她是姜府大房里最得人愧疚的小姐,一时之间倒是什么也不缺,人人都跑来关心她。就连二房的卢氏每次瞧见她,也会让她进院子里坐坐吃些点心。大约是认为不管如何,姜梨斗倒了她最看不上眼的季淑然,总归是帮了她一把。如今姜府的管家权力,可不就是在卢氏的手上?

姜梨对二房倒是没什么恶感,与卢氏也都客气的受了,相比之下,她对三房更警惕些。如今的姜元兴和杨氏二人,对大房二房都表示出漠不关心,姜元兴越发沉默,姜玉燕也没见过几次。姜梨算起来,年关一过,也就是过不了多久,沈如云就该嫁到宁远侯府了。也就是说,姜玉娥的好日子怕是到头了。

不管姜玉娥如今和周彦邦如何,是如胶似漆也好相敬如冰也罢,沈如云也是绝不会允许一个姜玉娥横插在中间的。一定会想方设法折磨姜玉娥,而姜玉娥也不是省油灯,在讨好卖乖方面,大约比沈如云强一点。

恶人自有恶人磨,想来宁远侯府,接下来要过好一阵子不太平的日子。

拿上外袍,姜梨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瞧了一眼,觉得还满意,就道:“走吧。”

明月好奇的问:“姑娘这么早就出门么?”

姜梨笑道:“去看看舅舅。”

知晓姜梨和叶明煜这个舅舅关系很好,丫鬟们便也了然。隔三差五姜梨就要去叶府一趟,姜家如今却没人阻拦了。虽然季淑然的丑事传了出去,但不知为何,叶珍珍真正的死因却没有被人知晓。因此叶家人到如今都不知道叶珍珍的死另有蹊跷,大约是心里也觉得对不住叶家人,姜元柏有时候还破天荒的对姜梨道,若是叶家有什么需要的,叶世杰有什么要帮忙的,大可以找他来说。

应当是想要补偿叶家人,所以姜梨与叶家走动的频繁,反而更加天经地义了。

姜梨出了门,马车直到叶府门口,门口的小厮看见姜家的马车,二话没说就先把大门打开迎人了,笑眯眯的上前道:“表小姐来了!”

真跟自家人似的,姜梨也觉得十分亲切。今日是司徒九月给薛怀远施诊的日子,也是海棠来看薛怀远的日子。之前姜梨便答应过海棠,要让她见一见薛怀远。同姬蘅说过后,日子就定在了今日。

叶明煜刚刚打完拳回来,正是大汗淋漓。看见姜梨,就道:“阿梨,厨房里熬了牛骨汤,喝不喝?”

“我用过饭了,舅舅。”姜梨瞧了一眼四下,问:“叶表哥还没下朝么?”

“没,”叶明煜挠了挠头,“他忙得很,晚上才回来。今儿九月姑娘要来给薛县丞看病,你也是来看薛县丞的吧。”

“顺道看一看,是特意来给舅舅送年礼的。”姜梨笑了笑,白雪正指挥着叶府的小厮把马车上的货物搬下来。

“年礼?”叶明煜一愣。

“是父亲和祖母让我送来的。”姜梨解释。

叶明煜哼了一声,早些年不送年礼,两家人便如陌生人一般。如今倒是想起送年礼了,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人都主动来送年礼,也不能蹬鼻子上脸,况且送礼的人还是姜梨,自家的外甥女。叶明煜便硬邦邦道:“行,代替我谢谢你爹和老夫人。过几日我买了年礼,再送回姜府上去。”

姜梨知道叶明煜对姜家的心结,便笑着将话头岔了开去,二人走到了薛怀远的院子。

薛怀远坐在院子里,穿着厚厚的兽皮袄,正在看书。兽皮袄是叶明煜从前打猎的时候猎的虎皮,就这么给薛怀远穿在身上,姜梨怎么看都觉得哭笑不得。薛怀远那么斯文清隽的人,穿着这么一件霸气十足的衣裳,十分不伦不类。偏偏叶明煜还觉得很好:“这虎皮袄暖和的很!百兽之王的皮穿在身上,也能强身健体,得了兽王的勇猛,你看,薛县丞的身子是不是一日比一日好了?”

见他兴致高涨,姜梨也不好扫兴,只能应和着他的话。看见薛怀远看书的模样,目光又忧伤起来,“他还是看不懂么?”

“看不懂,一日就盯着那一页。要不是我留意,只怕还真的以为他在看书,早就恢复神智了。”说罢又感叹道:“读书人就是读书人,就算失去神智,还晓得拿着书不放,可见很有风骨呐。”

姜梨瞧着薛怀远的身影,除去那件和薛怀远十分不相衬的兽皮袄外,薛怀远现在的影子,和过去的影子便几乎重合了起来。姜梨仿佛看到了从前的父亲,便是这般坐在院子里,拿着一本书,专心的看着。她唤父亲一声,父亲就回过头,笑着问她:“怎么了,阿狸?”

过去和现在重逢,但她和父亲都不再是从前的模样了。

沉默的时候,阿顺突然过来了,道:“老爷,表小姐,九月姑娘来了。”

叶明煜大笑道:“来的刚好,正好你们可以见上一面。”

司徒九月很快就来了,这次她并非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有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叶明煜一时奇怪,瞧着那女子又不像是丫鬟的模样,就问:“这位是……”

“奴婢曾是薛家的奴婢,”海棠开口道:“后来跟着小姐出嫁,又因种种原因与小姐离散。听闻老爷在府上,奴婢特意来看看老爷。”

“薛家的丫鬟?”叶明煜愣了一下,看向姜梨,姜梨对他点了点头,叶明煜便也没再说什么。他对薛家的事不如姜梨对薛家熟悉,既然姜梨都以为没问题,那自然是没问题的。

叶明煜瞧了瞧司徒九月,又瞧了瞧姜梨,很明白事理的道:“你们说吧,我去外面喝汤去了。”

姜梨笑着点头,叶明煜便离开了院子。

司徒九月从木箱里拿出银针来,海棠已经走到了薛怀远面前,薛怀远正在专心致志的“看”书,突然觉得有人走到了面前,顿时抬起头,看向海棠。

海棠眼圈一红:“老爷!”

薛怀远只是古怪又好奇的打量她,并未说什么话。海棠的眼泪没有憋住,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她早就从国公府的下人里得知了薛怀远身上发生的一切,包括薛怀远是如何被冯裕堂折磨,若不是姜梨,薛怀远只怕已经在桐乡被冯裕堂害死了。

不过短短几年时间,原来的清流薛家,竟然不在了,好好的一家人,死的死,疯的疯,海棠的心中,顿时生出了巨大的悲恸。她克制不住,呜呜的哭出声来。

姜梨叹息了一声,走到了海棠身边,薛怀远认得姜梨的,看见姜梨出现,立刻笑嘻嘻的凑近。姜梨笑道:“薛县丞。”又拉住海棠的手,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塞到海棠手中,轻声道:“别哭了,擦擦吧。”

海棠忍了又忍,终于忍住了哭声,拿起姜梨的帕子擦拭了眼泪,对姜梨道:“谢谢姜二小姐。”

“你看到了,薛县丞如今就是这个样子。九月姑娘一直在为他施诊,或许有朝一日他能恢复神智,或许……”她没有说下去。大家都心知肚明。

海棠哽咽道:“我只是太难受了,看见老爷受苦,我难受极了,若是小姐和少爷还在,看见这般景象,不知内心有多煎熬。现在小姐和少爷都去了,却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她自嘲的笑笑:“为何好人都没有好报呢?”

“因为天下的公正,暂且都还是坏人的公正。”姜梨的声音和缓,仿佛能抚平人内心的所有伤痛,她不疾不徐道:“没事的,你看,至少薛县丞现在还活着。一开始,薛县丞差点就被人害死了,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要相信,我想,你家小姐和少爷,也是这样认为的。”

海棠点了点头。

司徒九月见她们二人话说的差不多了,也没有耽误时间。立刻就来为薛怀远施针,薛怀远已经习惯了每隔几日这般,倒也不如一开始那样抗拒了,乖乖的任凭司徒九月摆弄。

司徒九月一边施针一边与姜梨说话,姜梨问:“九月姑娘,薛县丞是否比起从前来,要好了一些?”

“事实如此,”司徒九月道:“他现在已经开始有意识的做从前习惯做的事情,比如看书。虽然他并未真正看书,但他的动作,已经表明,他体内的记忆正在慢慢被唤醒。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只要有这个苗头,接下来,他会一点一点记起更多,直到他记起自己是谁,缺失的记忆和神智,就能被找回来。”

姜梨和海棠都喜出望外。

只要薛怀远还有好起来的希望,总有一日,姜梨会与他相认的。不过……目光瞥见一边的海棠,姜梨想了想,问道:“九月姑娘,请问海棠脸上的伤,可还有法子医治?”

“我问过她,她说不必。”司徒九月道。

姜梨奇道:“为何不必?”

海棠的神色黯然下来,她道:“姜二小姐不必在我身上白费心思了,脸上的伤痕如此之重,必然是不可能好的,至多也是冲淡一点疤痕,与其有了希望之后失望,还不如一开始就不抱希望。况且,”她微微一笑,“我如今唯一的愿望就是薛县丞能好起来,还有就是为我家小姐报仇,容貌对我来说,并无他用。”

虽然海棠说的轻松,姜梨还是从她语气中听出了怅惘。算起来,海棠如今这个年纪,嫁人生子也是刚刚好的,虽然人的感情并不在于皮相,但这样的外貌,会让海棠日后做什么事,都要艰难许多。还会让她承担许多不该承担的痛苦。

“九月姑娘是神医,”姜梨道:“你都没有试过,为何要放弃呢?薛县丞刚刚救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他活不了多少日了,可你看现在,不还是一点点好了起来。比起薛县丞来,你治好脸上伤疤的希望,大得多。”

海棠愣愣的看着姜梨,姜梨的语气温柔而坚定,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想要相信她,相信自己是可以好起来的。

“我可不是神医,我早就说了,我不擅长救人,我擅长的是制毒。”司徒九月扎完最后一根针,头也不抬的说道:“不过她脸上的伤,并非全无办法。我有办法能让她恢复到从前的模样。”

姜梨一听,立刻问道:“此话当真?”

海棠的眼睛也亮了起来,世上的姑娘,哪个不爱美?尤其是原本美貌的突逢巨变,变得不好看了,那就是千方百计,也想要恢复到从前的好看时候。

“我从不说假话。”司徒九月看向海棠,面上突然浮起一个笑容,她虽然生的甜美,但态度总是略微冷冰冰的,当她笑起来的时候,总是藏着几分狡黠,像是藏着什么恶劣的心思似的。她道:“只是我的方法,却不是普通大夫的方法。”

姜梨问:“是什么办法?”

“我擅长制毒,她脸上的伤,倒是可以以毒攻毒。漠兰有一种毒蜘蛛,当它咬人的时候,吐出的涎液可以愈合外伤,让皮肤恢复到最初的模样。这种毒蜘蛛十分难寻,十年也难得见到一只,恰好我便养了一只。”

让毒蜘蛛给人制毒,听上去可真够教人毛骨悚然的。但司徒九月生怕这还不够似的,继续道:“这种毒蜘蛛咬人的时候,很疼很疼,至于有多疼呢,大约是有一百根针同时扎你的感觉吧,不仅疼,还会痒,奇痒无比,不能用手去抓,否则功亏一篑,非但不能好,还会让皮肤溃烂而亡。但只要忍住不抓,熬过这一回,便能恢复到从前容貌。”她说到此处,面上显出一点得意的神情来,“漠兰王室豢养这种蜘蛛,女眷们倘若有因为意外毁了容貌的,便可以以毒蛛恢复容貌。只是疼痒之下,最后真能恢复容貌的却寥寥无几,大多数都因为中途忍受不住痛苦,用手去抓,就此死去了。”

司徒九月的这一番话,姜梨都要怀疑是不是这姑娘故意吓海棠的,但看她的神色,却又不想是在玩笑。

司徒九月看向海棠,问:“怎么,你想好了么?”

隔着面纱,姜梨都能感觉到海棠骤然苍白的神色,可是她只是沉默了片刻,就道:“好。”

司徒九月目光闪了闪:“你不怕吗?那过程很煎熬的,如果你没有忍住,你就可能一命呜呼。听闻你还要给你家小姐平反,为了自己恢复容貌,就愿意赌上性命,不管能不能留着命替你家小姐作证了么?”

姜梨心道,司徒九月说这话,也实在太过刺心了。这无疑是让海棠心里更加难过。然而海棠却没有被司徒九月的话堵得哑口无言,反而坦然地道:“不,正是因为我要替小姐平反,倘若能治好我的伤疤,就能恢复我的容貌,这样一来,别人就会认出,我的确是薛家的丫鬟。否则即便有一日小姐的案子重现天日,当我出来作证的时候,我的容貌毁了,也许他们会不承认我的身份,说我是假冒的薛家丫鬟,这样一来,我说的话,就没人相信了。”

司徒九月瞧着海棠,轻哼了一声,说不出是什么神情。

“而且,”海棠笑了笑,“我会忍住的。我既然能忍住失去容貌的痛苦,现在能恢复容貌,这痛苦算的了什么?我能承受住的。只是九月姑娘,”她问:“我真的能完全恢复到从前的模样么?”

司徒九月道:“当然,我的毒蛛,整个北燕也难得找出第二只。倘若你忍得住,一月之内,必然能恢复从前模样。”

“如此,”海棠深深拜谢下去,“多谢九月姑娘了。”

“不必谢我,”司徒九月收起木箱往外走,抛下一句,“等你忍得过去之后再说吧!”

院子里剩下的姜梨,担忧的对海棠道:“你……果真想好了?”

“想好了,姜二小姐,”海棠反是笑了,“你不必为我担心,我说的都是实话。亲手拿刀划伤脸的疼痛我都忍过来了,这一点的确算不得什么。况且,等我恢复容貌以后,不仅日后再也不会有人说我不是海棠,而且对我来说,不也是一件好事么?之前姜二小姐还说,希望我能恢复容貌,甚至鼓励我医治,怎么到了现在,反而迟疑了。”

“那是……”那是她不知道恢复容貌的风险如此之大,甚至会危及性命。

“没事的。”海棠看向坐在院子里的薛怀远,“我相信老天爷不会一直不长眼,老爷都忍过来了,我也能忍过来的,真的。”

姜梨看了她许久,终于点了点头:“好,你一定……多加小心。”

……

从叶府回来后,姜梨看起来有些闷闷不乐。

白雪和桐儿都看出来了,两人都不敢打扰她。姜梨在屋里想到白日里在叶府里发生的一切,真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薛怀远已经慢慢好了起来,海棠也可能恢复容貌,忧的是在恢复容貌的过程中,海棠也许会失去性命。这让姜梨有些坐立不安,海棠是历经千辛万苦才活过来的,也是因为自己才弄到如今田地,无论如何,姜梨都希望她能活着。要是此事又因为自己出事,那姜梨可真是会内疚一辈子。

说起来,海棠会如此决绝,到底也是因为疯狂的想要替薛芳菲平反,将永宁的面目大白天下,自己、还有自己身边的人因为永宁颠沛流离,离散疯狂,永宁作为罪魁祸首,绝不可饶恕。

她必然受到惩罚。

此时的公主府里,正是一片灯火惶惶。

冬日里的公主府,仍旧温暖如春。桌上摆着的瓜果,竟还有不是这个时节的产物。这般金贵的东西,也只有在公主府才能用得上。便是桌上燃着的沉香,也是奢华至极的东西了。

永宁公主斜斜倚在塌上,身上穿着的绞丝长裙在灯火之下,闪出细小的光。这本是她才能独享的美丽,如今燕京城里却莫名其妙流出了一种“涛水纹”,没有她的绞丝昂贵,寻常的富人家也能穿得起,却比她的绞丝衣还要波光粼粼,令人惊艳。

她惯来喜爱的东西都只能一人独享,便不愿与燕京城的这些贱民,不如她的商户们一同穿低贱的涛水纹,但从前的绞丝,也不如以前那般夺人眼球,她的心里,也有些郁郁。

只有沈玉容能让她心情稍好些。

“沈郎。”她唤着,一边将头轻轻倚靠在沈玉容的肩膀之上,十足的小女儿情态。平日里熟识她的人见状,一定会大吃一惊,永宁公主也会有这般柔情似水的模样。

沈玉容抚着她的长发,看着面前跳动的烛火,不知道在想什么。

永宁公主却有些不高兴了。自从薛怀远的案子捅到燕京城以来,廷议上,姜梨那个贱人竟然连她也敢牵扯进来。虽然后来证明那是假的,但人云亦云,她却不敢再和沈玉容往来太密切了。

确切的说,是沈玉容亲自告诉她,要暂时保持距离,不可如从前一般,被人抓住把柄。

永宁公主又生气又委屈,之前沈玉容明明都答应了她,要做她的驸马,甚至刘太妃都准允了。若不是桐乡案出来,他们现在便是已经有了婚约在身,说不准都已经成为夫妻了。

何必如现在这般,藏着掖着,仿佛见不得人似的!

永宁公主越想越不是滋味,她侧身靠在沈玉容怀里,道:“沈郎,你什么时候娶我?”

沈玉容抚摸她长发的动作微微一顿,罢了,才温声道:“不是说了么,这些日子,暂且不可。桐乡案刚过不久,你牵扯其中,难免落人口实。”

“可那已经证实是假的了!再说,没有人敢在背后议论我!”永宁公主不耐烦的道。

她的耐心实在是要告罄了,每次都快要成功的时候,中途就会出现一件事,将事情打乱,再好的耐心,也都快磨平。

沈玉容看着她,没有说话。

永宁公主被他淡淡的眼神看着,没来由的有些心虚。虽然姜梨在廷议上说了,冯裕堂背后是永宁公主,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但永宁公主自己知道,她是做过那些事的。折磨薛怀远,杀害薛昭,陷害薛芳菲,她都是做过的。沈玉容也都知道,她不可以做出理直气壮地模样。

但她就是不甘心。

桐乡一案的薛怀远,牵扯出了薛芳菲,又牵扯上了她。只要她和沈玉容日后走在一起,难免就会有人想到这一出,就会想到薛芳菲的死,薛怀远的入狱和她之间的关系,很容易就想到了她要这么做的理由。

这是无可避免的事实,只要她和沈玉容成亲,就一定会遭遇这一点。但她总不能不和沈玉容成亲。

对于永宁公主来说,旁人的议论并不重要。甚至于她可以私下里找人,将那些在背后议论之人赶尽杀绝,或是拔掉他们的舌头,教他们再也说不出话来。她从来就是这样,没有人能阻挡她做自己想做的事,如果有人妄图阻挡,除掉就是。

可是沈玉容不行,沈玉容不能容忍旁人的议论指点,对他的怀疑。他的仕途也要清清白白挑不出一点瑕疵,更别说是可能存在的罪行。

这就是她和沈玉容之间的矛盾,要想解决这个矛盾,他们二人必然有一人要对对方妥协。永宁公主不愿意对沈玉容妥协,因为她不想一直这么等下去。可沈玉容也十分执拗,他不可能现在就对自己妥协。

最后,永宁公主移开目光,伸出双臂,搂着沈玉容的脖子,娇声道:“好啦,我知道了,你不必愁眉苦脸的看着我,缓一缓就缓一缓,我等着你就是了。你可不能食言。”

“自然。”

沈玉容微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仿佛很宠溺似的,只是眼里却闪过一丝隐晦的焦躁。

因此,他自然也没有瞧见,缩在她怀中的女子,笑意并非真的烂漫,却有另一种心思,在不断地生根发芽。

也就是各怀鬼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