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赴宴/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幼瑶出走,这是谁也没有料到的事实。昨日白日里姜幼瑶还在,今日一早去看就没人了,可见姜幼瑶只能是在昨夜里趁着四下无人才离开府的。

姜老夫人气的差点晕倒,立刻让珍珠把瑶光筑的两个丫鬟带上来审问。金花和银花被带到晚凤堂的时候,皆是花容失色,显然也知道这回是出了大事。姜老夫人看着她们,冷冷道:“说罢。”

金花有些犹豫,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对姜幼瑶忠心耿耿,到了这个地步,仍然不愿意出卖姜幼瑶,也许是惧怕事后姜幼瑶找她算账。

姜老夫人冷笑一声:“来人,把这两个丫鬟拖出去卖了。”

“卖”的意思,便是要卖入青楼妓院。金花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她们本是官家小姐的贴身丫鬟,这样的丫鬟,要么是跟着小姐出嫁,被姑爷开脸成为姨娘。要么便是嫁出去做个管事的夫人,怎么也比沦落青楼强。

不等金花开口,银花已经径自朝姜老夫人磕了个头,道:“老夫人,奴婢知道三小姐去了哪里,三小姐去了季家!”

金花吓了一跳,银花怎么就直接给说出来了?殊不知银花早就对姜幼瑶抱有不满,姜幼瑶自来任性,对身边丫鬟稍有不满意就打骂有加。从前有季淑然管束着,还要收敛一些。如今季淑然死了,不知姜幼瑶是不是性情越发暴躁,时常不把她和金花当人看。可怜她们作为姜幼瑶的贴身侍女,不但不能说自己小姐的是非,还得忍下这非人的虐待。

眼下姜幼瑶出事,银花可是不愿意再让自己因为姜幼瑶犯的错赔上一生了。因此,她并不像金花一般纠结,道:“老夫人,昨夜里小姐让奴婢和金花替她收拾了也金银细软。又引开了门房,奴婢们在门房的茶水里下了泻药,趁他们去毛发光的空当,三小姐逃出了府。”

卢氏奇道:“逃?她为何要逃出府去?若是想去季家,大可以自己去?”

银花嗫嚅了两下,才道:“三小姐以为,如今府里将她禁足,这辈子都不会让她再出府去,更不用提回到季家。三小姐说一定要回季家,奴婢们不敢惹怒主子,奴婢们的卖身契还在主子身上……况且奴婢想着,今日一早便将此事回禀老夫人,这样一来,三小姐即便是去了季家,老夫人也能派人去寻。”

姜老夫人的脸色难看极了,银花话里的意思,姜幼瑶分明是对姜家心存不满,才想着去季家寻找安慰。这样的小姐,简直是……愚蠢!

卢氏也跟着道:“幼瑶这丫头也实在太骄纵了些。怎么会认为府里会将她关一辈子?无非是最近正是风口浪尖,她若是出门,反倒是不好。还不如好好在府里,避过风头再说。怎么好心当成驴肝肺,这般识人不清呐。”

“够了!你少说两句!”姜老夫人怒道,卢氏立刻不做声了。姜老夫人又道:“把老大给我寻来,出了这样的事,他得马上去季家要人!姜家的小姐在季家过活,传出去想什么样子!”

本来姜家就因为季淑然一事如今在燕京城成为百姓谈资,要是姜幼瑶再去了季家,旁人会怎么想?姜老夫人虽然口口声声说着姜幼瑶愚蠢,到底是在她眼前长大的,祖孙情义也并非虚伪。姜幼瑶这般行事,看在外人眼里,只会觉得那些传言是真的,姜幼瑶果真是季淑然和外男的私通子,姜幼瑶就是真的毁了!

姜梨瞧见姜老夫人的动静,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姜幼瑶便是犯了这么多错,姜老夫人仍旧对她没有完全失望,本来是绝佳的身份,却被这愚蠢的女子弄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可见人的路最终怎么样,还是要自己走的。

姜景睿随口道:“还要什么人呐,她想回季家,就回季家呗!咱们府上还少一张吃饭的嘴,多好。”

卢氏赶忙拉了一把姜景睿,虽然她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但看姜老夫人的神情,显然不打算让姜幼瑶一直住在季家里。本来老夫人就已经很生气了,姜景睿这时候火上浇油,可不是什么好事。

姜元柏下了朝就得了消息,匆匆赶来,听闻此事,面色铁青,二话没说就带人去季家上要人了。

姜景睿出了晚凤堂,与姜梨咬耳朵,道:“你猜姜幼瑶会跟大伯父回来么?”

“当然。”

“为什么?”姜景睿反倒像是很失望似的,道:“难道季家不留她么?她好歹也是季家的外孙。”

姜梨道:“你也知道是外孙了,季淑然的事上,季家本就理亏,对姜家也不会多说什么。况且姜幼瑶呆在季家,对她来说并非好事。只有让她回到姜家,对彼此才是最好的结果。至于姜幼瑶本身的意愿,重要么?”

姜景睿挠挠头,最后道:“也是,她的意愿反正都不怎么聪明。”

姜梨往芳菲苑走去,新年第一天,没料到姜幼瑶就给了整个姜家这么大一个惊喜,这也是姜梨没有预料到的。说不准昨夜里她被赵轲带着从姜家的“后门”离开的时候,姜幼瑶也正从前门偷偷溜走。

只是……姜幼瑶接下来回府要面对的麻烦,可就多了去了。至少对于她骤然失去母亲一事,姜元柏和姜老夫人本来就为数不多的愧疚,此刻定然烟消云散。

姜幼瑶就没有依仗了。

下午的时候,姜元柏带着人回来了。姜梨自己在芳菲苑里,本以为会看到一个气急败坏的姜幼瑶,没料到桐儿匆匆从外面跑来,一进门就将门掩住,对着莫名其妙的白雪和姜梨道:“出大事啦!”

“怎么?”姜梨问。这府里隔三差五就“出大事”,归根结底也真的不算什么大事。至于姜幼瑶,姜梨也不认为她现在还能掀得起多大的风浪来。

“老爷晌午带着人去季家找三小姐,这会儿空着手回来了。奴婢还以为是三小姐执意要留在季家,不过后来在晚凤堂外面听见老夫人发了好大的火,二老爷还劝老爷当务之急是赶紧找人。”顿了顿,她才道:“三小姐没去季家,不见啦!”

“没去季家?”这下子,姜梨的目光一凝。姜幼瑶论说有多聪明,可能连姜玉娥都比不上。若是不去季家,这燕京城里还能去什么地方……莫非,是去找姜玉娥,或者说是周彦邦了么?毕竟顺着姜幼瑶的性子想,天下里,最值得她信任的除了季家人,就只有周彦邦这个宁远侯世子了吧?

白雪也跟姜梨想到一块儿去了,问道:“三小姐不会去宁远侯府了吧?”

“也可能,不过真要去了宁远侯府,侯府那边当很快派人前来告知。”

“为何?”桐儿道:“这么急着明哲保身?”

“沈如云马上就要嫁到宁远侯府了,”姜梨浑不在意的笑了笑,“沈如云的哥哥沈玉容可是个护短的人,想必在这之前就与周家打好招呼。周家岂敢怠慢,姜幼瑶出现算个什么事?况且如今姜幼瑶名声不好,周家生怕周彦邦和姜幼瑶扯上什么关系,躲避还来不及。”

“这么说来,只要三小姐去了宁远侯府,很快咱们府上就能知道了?”桐儿问。

姜梨点头:“所以也不必太过忧心,燕京城虽然大,父亲明面上也没有报官,只要姜幼瑶不遇到坏人,便是遇到坏人,也能很快查清楚下落。”她转过身,淡淡道:“我们只要静观其变就好了。”

这是姜梨的想法,她笃定姜幼瑶走不远。且不说其他条件,便是单单姜幼瑶自身,也并非吃苦的性子。在外面只怕呆到半日就觉得后悔了。

但没想到,姜梨的这个想法竟然是错的。

到了夜里,仍旧没有姜幼瑶的消息。桐儿偷偷去相熟的丫鬟哪里打听了,听闻姜元柏也去了宁远侯府找人,不过仍旧是一无所获。派出去追查姜幼瑶下落的人也并未发现姜幼瑶的踪迹。好好一个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似的。姜老夫人已经和姜元柏商量是否要报官,可是一旦报官,对姜幼瑶的声明可真是有损了。

争执了许久,最后卢氏和姜元平也加入了进来,最后决定,明日一早就去报官。名声固然重要,但性命才是放在首位的。

桐儿和白雪絮叨了几句就出去了,姜梨上了塌,吹灭了灯,却是睡不着。想着姜幼瑶的事,总觉得奇怪。

这么大一个人,如何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倘若走在街上,自然是很容易被发现的,认识的官家,也无人敢藏下她。甚至姜元柏还让人去了茶坊青楼,看看是不是被人贩子抓住了,也没有结果。出城门的印记里没有姜幼瑶的消息,莫非……她是被谁藏起来了么?

姜梨冥思苦想,最后也没想出个结果。便翻了个身,闭上了眼。明日事明日再说,且让姜元柏报官再让人找找。如果找不着……找不着的话,问问赵轲吧。

也许他能知道。

……

第二日一早,姜梨出芳菲苑给姜老夫人请安的时候,果然没看到姜元柏的影子,应当是带人去报官了。卢氏也在,不过没有平日里的泼辣精明,讷讷的坐在一旁,还对姜梨摇了摇头,好像在告诫姜梨,不要惹老夫人生气,静观其变就好。

姜老夫人大概是真的动了怒,前边季淑然的事还没弄出个好歹,姜幼瑶这头又一波再起。姜家这下子真的要沦为燕京城的笑柄了。

晚凤堂的气氛十分沉默,正在这时,翡翠突然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封帖子,将帖子送到姜老夫人身边,一边道:“老夫人,中书舍郎的母亲送帖子过来了。”

中书舍郎?姜梨心中一动,沈家?她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看向姜老夫人手里的帖子。

姜老夫人飞快的看完帖子,似乎有些倦意,就道:“回了吧,这几日还是避免出门,同沈家本也无甚往来。还有五丫头的事,去了反倒尴尬。”一瞥眼,就看见姜梨怔怔的盯着她手里的帖子。

姜梨自来在姜府里,对什么都云淡风轻的模样。无论是珠宝首饰还是绫罗绸缎,送她也都是微微一笑,却并无太过高兴的模样。这幅无欲无求的模样令人欣慰,又有些惴惴不安,尤其是对于想要补偿姜梨过去的委屈的老妇人和姜元柏来说。这会子,姜老夫人突然见到姜梨难得流露出有兴趣的模样,思忖了一下,就道:“二丫头,你想去吗?”

姜梨一怔,卢氏也朝她看来,姜梨微微笑了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嘴上虽然这么说,目光却仍旧看向那帖子。

姜老夫人立刻心领神会,斟酌了一会儿,道:“既然如此,这帖子就接了吧。既然他们相邀,不去反倒显得我姜家底气不足。本来无事,却不知他们在背后说些什么。两日后,二丫头,你也梳妆打扮一下,随我赴宴。”

卢氏奇道:“沈家为何要设宴?”

姜老夫人看了她一眼:“沈家小姐要出嫁了,十日后进宁远侯府大门。出嫁前设宴宴请一番。”

沈家人丁单薄,沈母又只有一儿一女,沈玉容还未续弦,沈如云要出嫁,对于沈家来说,大约是一件大事。

卢氏点头,道:“那咱们阿梨当日可要打扮一番,如今……”她笑了笑,剩下的话没有说下去,姜梨也晓得她想说什么。如今自己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且不说婚事如何,至少得开始挑选人家。

不过现在这时辰可真不是很好,毕竟姜家才出了这么多事。但对于姜梨来说,恰恰正是她求之不得的。她不想要嫁人,只想要报仇。困在后宅之中,如何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她巴不得嫁不出去。

但老夫人却开始认真的考虑卢氏的话,之前被季淑然蒙蔽,姜梨的亲事被耽误了。后来又被姜玉娥给搅混了,虽然现在看来,宁远侯府那门亲事并不怎么样,周彦邦也绝非良配。但到底让姜梨受了委屈。

燕京城里适龄的青年才俊,应该是时候去看一看了,这次沈府赴宴,应当也能见着不少,若是见着还不错的,就叫人去打听打听,姜老夫人琢磨着。

却没有发现,姜梨微笑的嘴角,早就不知不觉沉了下来。

……

在离去沈家赴宴的两日里,官衙的人仍旧没有找到姜幼瑶的下落。因着姜元柏跟衙门的人打过招呼,倒是没有放出姜幼瑶的大名,名声是保住了。至少现在,除了衙门里的人,并无人知道姜幼瑶不见了的事实。

姜元柏的脸色一日比一日难看,姜梨晓得姜元柏其实也是担心的,毕竟是他的亲生女儿。再如何愤怒失望,一到了这样的关头,还是忍不住担心。但这对姜梨来说,并不会改变什么。

到了去沈府赴宴那一日,一早,姜老夫人就让珍珠送来了首饰。

年关的时候做了好几件新衣,都还没来得及穿,这下子倒是可以穿着了。姜老夫人送来的首饰也着实大方,琳琅满目。桐儿挑着和衣裳配的首饰给姜梨戴上了,又仔仔细细的给姜梨梳了头,略施粉黛,一切便好的出奇。

“这段日子姑娘许久都不曾赴宴了,恰好趁着这次机会让旁人惊艳惊艳。”桐儿像是从来不知道谦虚二字如何写,洋洋得意道:“把别的小姐都比下去,让他们看的惊掉牙!”

姜梨笑了笑,不置可否,她这回去沈家,是想再寻一些证据,虽然还能寻到的证据实在是太渺茫了,沈家定然在薛芳菲死后,就将所有的痕迹清理干净。沈玉容自来谨慎小心,不会留下任何把柄。

但她还是想要看一看。

待出了院子,姜老夫人一行人也早已在了。卢氏没有带姜景睿和姜景佑,姜景佑要念书,姜景睿太皮,卢氏怕他到时候在宴会上捅娄子。今日来的还有一些世家小姐,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可不好。卢氏也是怀着为自己挑选儿媳妇的心情来赴宴的。至于三房,姜老夫人也派人问过,杨氏说自己近来身子不好,婉言谢绝了。姜老夫人自认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做到,杨氏自己不领情,她也不必再劝。

这么一来,便只有姜老夫人,卢氏和姜梨三人去赴宴了。

好在卢氏和姜梨关系还不错,一路上也捡着话与姜梨说,气氛倒也融洽。只是姜梨心中揣着事情,难免有些心不在焉。卢氏还以为她昨夜没休息好,便让她靠着马车休息一会儿,到了再叫她。

姜梨便靠着马车闭上了眼,可是哪里睡得着,思绪纷乱的要命,脑子里尽是过去在沈家的种种。如今故地重游,那个夺去她性命的地方,欺骗她伤害她谋杀她的地方,埋葬了她曾有过的孩子的地方,她终究还是要再走一趟。

没过多久,马车停了下来,卢氏摇了摇姜梨:“阿梨,到了。”

姜梨睁开眼,随着卢氏跳下马车。

沈府的门口仍然和过去没什么两样,那金灿灿题着“状元及第”四个字的牌匾,仍旧簇新,仿佛每日都被人静心擦拭过,看不出一点尘埃。门房的小厮甚至是姜梨面熟的,只是身上穿着的衣裳,却比过去要富贵多了。

姜梨扶着姜老夫人的手,与门房递了帖子,门房便恭敬的让开,将人迎进去,并没有发现面前这个女孩子,就是过去在府里住了三年的夫人。

谁能想到呢?没人能想到。

一进门,便是满目的风雅之气,卢氏道:“看来这沈大人也是风雅之人,府里很有文人韵致。”

姜家也是文臣家,文人对文人,总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姜梨目光变冷,沈家看起来的确风雅,知书识礼,只是这谦谦君子下的狼子野心,却是无人知道的。

待到了院子,便发现已经来了不少夫人小姐。还有一些少爷,官家少爷们来的少,姜梨看见了柳絮。柳絮和柳夫人也是来赴宴的,柳絮看见姜梨,激动地自己一路小跑过来,道:“可算是见着你了!”

说起来,姜梨自从从桐乡回到燕京城后,便鲜少看见柳絮了。她不再去广文堂,姜家又接二连三的出事,除了隔三差五去叶家探望薛怀远,也不再到处走动。柳絮拉着她的手在柳夫人身边坐下来,姜老夫人见她与相熟的小姐妹说话,便也随她去了。

柳絮道:“你可还好吧?我有多久没见着你了?两个月还是三个月?原本之前我想下帖子去你府上的,可听闻姜家这段日子不太平,不好贸然拜访。想要叫你出来找我,又怕你不便出门。没想到今日倒在这里看见你了。”

姜梨微微一笑:“近来是发生了许多事,不过都过去了。”

柳絮打量了一番姜梨,见她神情不似作伪,也没有憔悴消瘦,这才松了口气,道:“过去了就好,看见你这样,我总算是放心了。今日怎么只有你来,不见姜幼瑶?”

外人还不晓得姜幼瑶不见了的事,姜梨笑道:“她在府里,被禁足了。”

柳絮道:“她那个性子,准是又在府上没事找事了。她不来还好些,她一来,我真怕她找你麻烦。”

“多谢了。”姜梨也笑,看向柳絮,“最近你也没什么事吧?”

柳絮道:“没什么。”说到这里,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吱吱呜呜的。姜梨见状,轻声问:“可是有什么不对?”

柳絮看了她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爹说是时候为我相看人家了,今日来赴宴,我娘也是来看有何合适的人选。天知道我根本不想嫁人,嫁人有什么好?”她说着说着,看向姜梨,眼睛一亮,道:“说起来,你也应当是因为这个才来赴宴的吧?你年纪与我相仿,姜家早就应当为你相看人家了!”

“也许吧。”姜梨笑笑。

“你怎么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的模样,”柳絮狐疑的看着她,“既不害羞也不害怕,好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

“我?”姜梨回神,笑道:“我也跟你一样,本是不愿意嫁人。不过这种事,倒也不是我说了算,与其白白担心,不如放宽心。”

柳絮闻言,也叹了口气,道:“谁让咱们生做女子,却比男子还要辛苦的多。”

姜梨抬眼看向其他地方。今日来的人,也有季家人,陈季氏也在,只与姜老夫人打了个招呼之后,便远远的坐在另一头。因为季淑然的事,季家和姜家两户的关系也十分尴尬。却是不好说什么。

除此之外,姜梨还看到了右相李家的人。李显和李濂竟也来了,但想想也是,沈玉容既然如此投了成王一派,右相又早已与成王勾结。沈玉容和右相就是一伙的。姜梨注意到,在座的年轻小姐们,许多人的目光都往李显兄弟看去。

李显和李濂,都生的一表人才。尤其是李显,年纪轻轻才华出众,又有官身。虽然李濂看起来像是个纨绔子弟,但他的那副好皮囊和身份地位,还是让许多姑娘动了心。这兄弟二人到了如今都尚未婚配,算是燕京贵女圈里面的香饽饽,只是挑选姻缘一事,要么十分开明的家族,全凭孩子自己喜好坐主。要么越是地位高贵,越是要讲究门当户对。旁人挑上了李家,也得李家看得上眼才是。

姜老夫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忍不住往姜梨那头看去,看姜梨只与柳絮说话,并未朝李显兄弟俩看一眼,这才放下心来。李显兄弟固然好,可李家和姜家是死对头,若是姜梨也心仪李家兄弟,必然是不能成的。好在姜梨看上去对这二人并无青睐之意。

今日往来的年轻小姐,都离姜梨远远地。虽然弑母杀弟这个罪名已经不在了,但姜家最近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人人都愿意远离是非,不愿意与姜家人牵扯。姜梨也乐得清静。

正与柳絮说着话,柳絮突然道:“哎,没想到萧先生也来了。”

姜梨抬眼看去,萧德音穿着一件宽大的紫色衣裙,衣袂飘飘,款款而至。她惯来看上去温柔典雅,如今也是一样。在一众比她年纪小的少女之中,非但没有被比下去,反而有种独特的美。

这里的贵女们许多也是明义堂的女学生,当即都热络的与萧德音打招呼。萧德音含笑的受了,走到姜梨和柳絮身边时,姜梨和柳絮也起身同她行礼。

萧德音似乎很意外姜梨在这里,笑道:“没想到你也来了。这些日子未曾在明义堂看见你,听闻你受了风寒,可还好?”

她丝毫不提姜家的那些事,仿佛为姜梨考虑的十分周全似的。姜梨也谢过了萧德音的问号,待萧德音走后,柳絮感叹道:“明义堂的先生中,只有萧先生最温柔了。”

姜梨笑了笑,不置可否。她曾也以为萧德音是最温柔的那个,毕竟能有那般动人的琴声,一定是个灵透的人。只是真相丑陋,真相令人寒心。

又坐了一会儿,主人家终于出来了。沈母和沈如云先出来,沈玉容后出来。沈母拉着沈如云与各位夫人小姐见礼,沈如云穿着玫瑰紫牡丹花纹锦长衣,霏子长裙,可算是十分华丽了。她今日亦是精心妆点过,不知是不是因为很快要嫁入宁远侯府,得偿所愿,看起来分外娇艳。

沈玉容后出来,他一出来,许多贵女们黏在李家兄弟身上的目光,霎时间就转向了沈玉容。这般的青年才俊,前途无量的小沈大人,即便只是?,那也是旁人争着抢着的。况且这位爷还是个情种,自己夫人做下那般丑事仍然不离不弃,世上女子皆是希望自己夫君是深情之人。沈玉容这般,除了家底薄了点,真是找不出缺点了。

沈母的脸上,忍不住就流露出一点得意的神色来。她很喜欢这种众星拱月的感觉,今日来府上的任何一位,换在几年以前,他们一家都需高高仰望对方。而今这些人称赞她的儿女,追捧她,却让她觉得,过去的一切苦都是值得的。哪怕只是为了这片刻的虚荣。

姜梨将沈母的神情尽收眼底,同这人做了三年的婆媳,她早已知道沈母的心里在想什么。心中忍不住嘲讽的一笑,便是沈玉容升官发财,她做了上等人的娘,骨子里的虚荣和市侩却和从前没什么两样,甚至比从前表现的还要露骨了些。

沈府的家宴要开始了,众人落座在席上。侍女送上来一盘盘精致的菜肴,许久不见,沈府的下人多了很多,连饭菜的口味也变了。姜梨怔怔的想。

那时候她嫁到沈家,沈家本就没什么家底,全凭沈玉容在外写字和薛芳菲的嫁妆过活。她精打细算,每日的饭菜却也不能太简陋,即便这样,还总是被沈如云和沈母嫌弃她不会过日子。

眼下沈家像是不缺银子了,顿顿都有大鱼大肉,还大摆筵席,不知这里面的银子,有多少是永宁公主所赠。

姜梨才刚想到这一茬,就听到沈府的下人来通报——永宁公主到了。

宴席上的众人都讶然,永宁公主怎么会突然前来?

姜梨嘴角一扯,永宁公主当然会来。只要有沈玉容的地方,她都会毫不犹豫的跟过来。从前也就罢了,但桐乡一案的热情还尚未完全消退,冯裕堂背后之人的谣言也并未肃清。永宁公主应当与沈家保持距离才是,这会儿来,只怕沈玉容不会很高兴。

她不动声色的朝另一边席上的沈玉容看了一眼。

沈玉容嘴角含笑,正侧头听身边同僚说着什么,漫不经心的往花园入口处看了一眼。那一眼里,姜梨分明看到了焦躁和不悦。

他和永宁公主果然产生了分歧。

永宁任性,又黏沈玉容黏的紧,一刻也不想分开。然而在沈玉容的心里,和永宁厮守显然不是第一位的。这个时候,以沈玉容的性情,只会想方设法避嫌,永宁这么巴巴的贴上来,只会让沈玉容恼怒。

姜梨举起面前的茶杯,浅浅啜饮一口,笑容温软。

“没想到公主会突然前来。”柳絮坐在姜梨身边,偷偷与姜梨说话。

这时候,永宁公主也随着引路的小厮进来了。

今日是沈母为沈如云设宴,永宁公主穿的却比沈如云还要华艳,茜红明珠花抹胸,飞鸟描花长裙,头发挽成金丝八宝攒珠髻,可谓是十分耀眼了。她嘴唇红润,笑容娇媚,道:“偶然经过,本宫听闻热闹,才知里头设宴。进来瞧瞧,沈夫人不会介意吧?”

“哪里的话?”沈母笑道:“公主殿下肯来,府上蓬荜生辉。”

永宁公主又是娇小道:“沈夫人客气了。大家不必在意本宫,同先前一样吧。”她自然而然的坐在了沈如云身边。

沈如云则像是得到了莫大的荣耀一般,将身子做的更笔直了一些,头也昂的高高的。

看在姜梨眼里,却有一种令人作呕的恶心。

“沈家这模样跟上赶着巴结差不多,”柳絮低声道:“沈大人看着也是个清高之人,怎么这家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姜梨只说了一句话。毕竟沈玉容究竟是不是真清高,她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永宁公主若无其事的往沈玉容那头看了一眼,沈玉容并未注意到她,她眼中闪过一丝失望,随即又很快隐去,同席上的夫人们神情自若的笑谈起来。

巴结永宁公主的人,实在不少。姜老夫人和卢氏却坐着没动,甚至没有主动与永宁公主打招呼。永宁公主是成王的妹妹,成王和右相勾结,右相和姜家是对头,自然没什么可说的。

这顿宴席,看上去也是宾主尽欢。夫人们忙着热络的闲谈,相看的相看,巴结的巴结。用过饭后,就当在庭院小筑里看雪。

虽然今日未曾下雪,但沈府风雅,特意修缮了看雪亭。长长的一道廊亭,也是一方景色。柳絮有些兴致缺缺,其他小姐随着沈如云在院子里走动,柳絮却不爱凑这个热闹,拉着姜梨,两个人单独在园子里闲逛。

逛了一会儿,柳絮要去净房,姜梨在外等她,也随意走走,走着走着,突然看见一处敞开的屋里,桌上放了一方琴。

这方古琴,一看就很是珍贵,而是应当是女子所用,十分纤细轻薄,琴面下还雕刻了花鸟。在她作为薛芳菲的时候,她本来带了一把琴,那是薛昭送她的,最后随着她的死也一并烧毁了。沈玉容弹琴,断不会用这种女儿家的琴,看到这把琴的第一眼起,姜梨就晓得,这是永宁公主所赠。

永宁公主也会弹琴,虽然也许她的琴艺并不精妙,但世上不乏追捧她,为她叫好的人。姜梨走进屋,走到这方琴跟前,伸手抚过琴面,珍贵的琴,大约摸起来都没有粗糙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精致。她可以想到,或许在从前,沈玉容就坐在这里,看着永宁公主抚琴,也许应和,也许只是微笑着看着。想着想着,姜梨般觉得一阵恶心。

她却坐了下来。

没有焚香,也没有浴手,她试了一下,直接便弹拨起来。

她弹得是《关上月》。

琴声悠悠荡荡,渐渐传出了老远,沈府没有国公府大,这琴声自然也不会在中途就销声匿迹,渐渐地传到了廊亭之上。

起先还没有人注意,以为是哪位琴师在弹奏。渐渐地,听的人也都被吸引了注意,有人道:“这是哪位琴师,《关上月》这般琴曲也能弹得出神入化,这……这是何人在弹?”

“对对对,哎,萧先生,您不是会琴吗?这琴声已经能称得上极好了吧?”有人问。

冷不防有人问到萧德音,萧德音正在发呆,一时没回过神,只见身边有人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袖,“萧先生,您怎么了?”

萧德音这才回过神,勉强笑了笑,回答道:“嗯,谈的极好。”无人发现她此刻的掌心里,竟全是汗水。

旁人只能听到琴声,却听不到琴心,可她分明就觉得,弹琴的人如此熟悉,好像就是那个人,那个本应不该存在的人……薛芳菲?

这怎么可能呢!

薛芳菲已经死了,弹琴的定然是和薛芳菲琴声相仿的人,是她自己弄错了。萧德音这般想着,迫不及待的问沈母,道:“敢问夫人,府上琴声是何人所奏,能不能请来一叙?”

沈母也是一头雾水,道:“琴师?我们府上未曾请过琴师。”

“未曾请过琴师,那弹琴的是谁?”众人诧异,“不会是来客里的哪位小姐吧?”

沈如云恰好也在,她想了想,道:“府里只有一张琴,是大哥的,放在西园的茶房里。要是有人在咱们府上弹琴,定然只能弹那一张琴,只要派人去瞧瞧就知道是谁了。诸位不必心急,我这就叫人去看,哪位弹琴的人是谁,再请他过来。”说罢,便吩咐丫鬟前去了。

《关上月》仍旧没有停,越是弹到激荡处,越是有味道,有人忍不住道:“这琴声,和萧先生也差不离了。”

萧德音闻言,心中一阵恼火。曾几何时,整个燕京城将她奉为第一琴师,尤其是惊鸿仙子出嫁以后,她再无对手。可是短短半年以来,先是姜梨,后是莫名其妙的这人,她这第一琴师,仿佛人人都能做得似的!

除了恼怒以外,萧德音的内心深处,还有深深地恐惧。

实在是太像了。

她还记得第一次听薛芳菲弹奏《关上月》的时候,吃惊的都不肯相信世上有人能弹成如此境界。在那时,她也痛恨的发现,自己的琴技,的确及不上薛芳菲。

好在薛芳菲死了。

但这人是谁?

被沈如云吩咐去寻找弹琴之人的丫鬟来到了西园的屋子里,那弹琴生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小丫鬟进了屋子,看见那方珍贵的花鸟琴端端正正的放在桌上,似乎从未有人来过。

空气里只余淡淡的芳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