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寻药/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德音是被丫鬟扶回院子的。

她什么都不知道,耳边只隐隐约约回响起“那神秘人不知是什么身份,每次都看不到人,有人说莫不是根本就不是人,否则如何看不到真面目”。

她闭了闭眼。

这些日子,她谎称风寒闭门不出,无非也就是因为那一日在沈家,听到了熟悉的琴声,落下心病,惶惶不可终日,才躲在府里。谁知道今日才一出门,又听到这些消息,一时之间,只觉得那东西仿佛缠上了自己,铺天盖地都是,怎么也逃不开?

丫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还以为萧德音的风寒又重了,张罗着要去找大夫抓药。萧德音靠在床榻之上,只觉得身上渐渐发冷。

那人是谁?是人还是鬼?是死了的薛芳菲还是活着的神秘人,为何什么都不弹偏偏弹《关山月》?北燕第一琴师易主的事要是所有人都知道该如何?她为了成为最好的那个,放弃了姻缘,放弃了名利,一切都只是为了“第一”二字。为了这二字,她不惜与人合谋杀害了至交好友,为了这二字,她背叛了自己的心,然而如今,却连这唯一也保不住么?

不知为何,萧德音的眼前,又浮现起昔日薛芳菲的容颜来。她第一次看到薛芳菲,却不是因为薛芳菲人人称道的容貌而惊艳。只是为在琴艺一事上,薛芳菲与她事事想通,心有灵犀而高兴。她欣喜于觅得知己,但越是深究,越觉得心惊,薛芳菲在弹琴一事上的造诣,远远高于她矣。

虽然薛芳菲有才女的名号,可世人能看到的,也只是很小一部分。薛芳菲嫁到沈家,沈母不让她抛头露面,要她操持家务,不可整日弹琴看书。因此薛芳菲不能展露琴技,除了偶然与萧德音在一起的时候弹上一曲。萧德音暗中庆幸,幸而还有沈母阻拦,若是薛芳菲在人前弹琴,只怕就显得她第一琴师的名声像个笑话。

妒忌、不甘、愤怒是什么时候在心底悄悄滋长起来,萧德音已经不清楚了。她只是感觉自己越来越在意薛芳菲,每每有薛芳菲出席的宴会,她都跟着,怕的就是倘若薛芳菲弹琴,她该如何?她晓得明义堂的纪萝先生暗中思慕沈玉容,便时常挑拨纪萝与薛芳菲的关系。她也不知为何要这般做,只觉得薛芳菲的存在,总是让她惴惴不安。

曾经的至交好友现在成了让自己不安的存在,而且这不安在沈玉容中状元之后攀到了极致。

沈玉容高中状元,薛芳菲以后就是官家夫人。官家夫人的聚会里,偶尔也会弹琴论道,薛芳菲的才华是藏不住的。她像是一颗宝石,人们尚且看到了一角已经觉得光芒四射,倘若全部都看到,眼里就看不见别的东西了。

萧德音不妒忌薛芳菲有一个才貌双全的夫君,也不妒忌薛芳菲自己容颜绝色,她什么都不在乎,但在琴艺一项的执拗,却是谁也比不上。

她疯狂的想要摧毁薛芳菲。

不是没有犹豫过的,毕竟这么十来年里,最懂她琴艺的只有薛芳菲。惊鸿仙子出身青楼,琴声多是靡靡之音,她瞧不上。只有薛芳菲的琴声,清灵自由,是她最为欣赏的。

况且薛芳菲待她,也的确是以知己之心真心相待。她温柔善良,每每看见薛芳菲真切的眼神,萧德音便能感到自己的黑暗和疯狂。

直到有一日,有人找上了她,问她愿不愿意在薛芳菲的杯子里,投放一点东西。

起先萧德音还以为,是自己表露的太明显,她的妒忌之心,早已被旁人看在眼里。但后来才明白,对方只是因为她是薛芳菲的好友,比较好下手,才找上她的。

她假意推辞,不为金银所动,对方便以刀剑家人相胁,萧德音便顺水推舟,装作不得以忍辱负重的答应了。

她历来不允许自己的名声留下一丝污点,便是有朝一日东窗事发,她也能说是被人所迫,而不是自己心中妒忌而为。

萧德音不晓得药粉究竟是什么东西,她猜想是要人命的毒药。不晓得薛芳菲究竟得罪了谁,可这目的,也与她不谋而合。

那一晚,萧德音在等下看着纸包,看了很久。

她从未杀过人,双手不曾沾过血,抚过琴的手怎么可以害人?

但她又想,只要薛芳菲死了,她就可以结束这种战战兢兢的日子,不必总是担心那一日薛芳菲的琴艺展露,将她给比了下去。否则人们会说,看啊,那个人,不肯嫁人,也放弃了入宫的机会,只想做第一琴师,结果还是被人比了下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白日做梦。

她不愿意被人嘲笑,她愿意永远做第一琴师。

于是萧德音在薛芳菲的酒水里,放了东西。一切都是按照神秘人交代她的办法做的,可她没料到,那药粉根本不是什么毒药,而是比毒药更毒的东西。甚至和薛芳菲接下来的遭遇相比,死都算一件轻松的事。

薛芳菲被人发现与人私通,名声尽毁。她混在人群里,看着自己的好友露出茫然无措的目光,被人鄙夷、厌弃,萧德音以为自己会因此感到愧疚,但她惊讶的发现,她的内心在那一刻,只有快意。

她突然在那时候明白了,是的,她恨薛芳菲,她妒忌薛芳菲,妒忌她拥有一切,还有琴艺。妒忌她得天独厚,能成为她永远成为不了的人。

她转身离去。

至此以后,萧德音不再踏入沈家门。旁人都说是因为萧先生品性高洁,不愿与污秽之人为伍,可只有萧德音自己知道,她不过是心虚。

薛芳菲聪慧过人,很快就会想明白自己的可疑之处。她不愿与薛芳菲当面对峙,那会让萧德音看清楚,自己内心便是这么个不堪丑陋的小人。

时间渐渐过去了,直到有一日,薛芳菲的死讯传来,萧德音的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这样一来,不会再有人发现当初是自己对薛芳菲下的药。她的阴暗和妒忌,将随着薛芳菲的死一同消失在世上。她仍旧是那个温柔高洁的第一琴师,不会担心有朝一日沦为笑话。

至于当初究竟指使她下药之人是谁,萧德音也不在乎。对方既然已经得手,便不会再追究。此事天知地知,死去的薛芳菲知道,没有人再知道。

然而沈家的《关山月》,今日的《关山月》,又让她想起自己刻意忘记的事实。提醒着她当年做过的事,那种随时会被人夺走一切的不安又出现了,与从前不同的是,如今的她,还背着一条命债。

她一时间,六神无主,不知道如何是好。

……

新年初始,燕京城的大部分人都是欢快的。鲜少有人愁眉苦脸,闷闷不乐,萧德音算是一个,公主府的主子,也算一个。

永宁公主坐在堂厅里,一边的侍女正在抚琴,琴音也算优美清越,只是永宁公主约试听,心中就越是烦闷,面上不由自主的显出一点郁燥的神情。梅香见状,示意那侍女别弹了,赶紧出去。侍女出去后,堂厅恢复了安静。

桌上摆着新鲜的水果和点心,永宁公主却是兴致缺缺。她前几日去沈家赴宴,想着借着机会与沈玉容多亲近一些,没想到沈玉容非但没有高兴地神色,隐隐还有指责之意。

她知道如今桐乡一案的谣言尚未彻底平息,但就要因此束手束脚,又实在不是永宁公主的性子。沈玉容越是谨慎小心,永宁公主就越是气氛。他若是真心爱自己,岂会在意这些,自然是排除千难万阻也要与自己在一起。可现在看沈玉容的模样,分明要等到一切万无一失的时候才会决定要自己过门。

这可由不得他。永宁公主的眉间隐有不耐,她想将此事告诉刘太妃,可刘太妃本就不是很看重沈玉容,怕是不会同意。只有告诉成王,成王对沈玉容很是欣赏,若是有成王在一边帮腔,此事应当能成。

永宁公主想到此处,站起身来:“我要去成王府。”

梅香赶紧跟了上去。

……

桐儿在下午的时候回来了,白雪则是傍晚的时候才回来的。这两个丫鬟一前一后的出府,怕是惹人怀疑,只对外说去买姑娘需要的东西。

等回到院子,桐儿先把门窗关的严了,道:“姑娘,一切顺利。那萧先生果然如姑娘预料的那般,听闻路人如此说后,就立刻回了府,不再出来了。奴婢躲在暗处,瞧见他们府上的丫鬟出来找大夫抓药,好像是萧先生受了风寒。”

姜梨笑道:“你做的很好。”

她让桐儿拿银子买通几个面生的百姓,在萧德音出门的必经之处让人弹奏《关山月》,再让人假装无意交谈被萧德音听见。萧德音心中有鬼,自然会又惊又怕,露出马脚。要挑拨萧德音和永宁公主之间的关系,首先得让她自己崩溃。

不过如今一步步证实萧德音果然在自己前生身死一事上助纣为虐,姜梨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受。毕竟她自认没什么对不住萧德音的,仅仅只是因为想要争夺第一琴师的头衔就对好友痛下杀手,萧德音也实在是硬心肠。况且对于薛芳菲本人来说,从未想过要争夺什么名号。

桐儿虽然按照姜梨所说的做了,却是有些不解,姜梨和萧德音之间似乎也没什么过节,就问:“姑娘为何要这么做?萧先生做过什么事么?”

“她曾害过一个人,”姜梨道:“我做的这些,只是帮她回忆起自己所犯下的罪孽。否则时间久了,她自己也忘了,还以为真是光风霁月,纯洁良善的一生。”

桐儿讶然:“萧先生害过人?!这可真看不出来!”

是啊,谁能看得出来呢,毕竟一个无欲无求的人主动去害人,说出来谁都不信。身为至交好友的薛芳菲没看出来,更何况是外人了。

刚说完这话,外头有人敲门,白雪的声音响起:“姑娘在屋里么?奴婢回来了。”

桐儿连忙将门打开,白雪进来了。她大约奔走了一天,大冬日的,额上竟然有些细细密密的汗珠。只是看向姜梨的目光却是含着抱歉,道:“姑娘,奴婢跑遍了整个燕京城有名的药铺,都没有这种药。”她说着还道:“到底引人注目,奴婢还拿斗笠遮着脸,不敢直接回府,在外面绕了好一圈才回来。”

这在姜梨的意料之中,她道:“如此,辛苦你了。”

“姑娘,要不去别的地方看看?药铺里没有,许是这种药掌握在一些带名大夫手里。毕竟是偏方……”

“偏方未曾经过验证,未免有保证,要是出了性命之忧,必然有人彻查,万一查到咱们头上就不妥了。”姜梨摇头,“没事,此事我另想办法,先就这样,白雪,你奔走了一日,赶紧休息去吧。”

白雪点了点头,桐儿好奇的看看白雪,又看看姜梨。她不晓得姜梨交代白雪是做什么事,不过也没有多问,很快就随着白雪一道退出屋去了。

姜梨一个人留在屋里,叹了口气。桐儿那边倒是很顺利,白雪这头就很难办了。也对,这些事情要办起来,本就不简单。姜府的力量她又不能随意乱动,否则会被姜元柏发现她所做的事,追问起来也不知如何回答。

姜幼瑶还没找到下落,姜元柏的心情已经很糟糕了,她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再给姜元柏添麻烦,对会自己不利的。

想着想着,不觉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姜梨看了看天空,已经是夜里了,外面没有了人声,她想要伸手将窗户关上,省的风把桌上的灯火吹熄,突然听到有人的脚步声。

一片寂静里,这脚步声不轻不重,不疾不徐,想带着魔力似的,惹的人不由自主的追寻者声音望过去。

一张勾魂夺魄的脸出现在窗前,他的红衣上洒满了黑金蝴蝶,艳丽又阴森。

“国公爷?”姜梨讶然的望着他,只是这份讶然里,已经不复最初时候的惊慌。就如在夜里发现了一只误闯进屋的野兽,讶然一瞬,也就过了。

他走到窗前,下一刻,就出现在屋里,姜梨甚至没能看清楚他的动作,只觉得眼前红衣一闪。她下意识的伸手将窗户关紧了,怕别人瞧见听见这里的动静,惹来怀疑。

青年像是很熟稔似的在屋里的小几前坐下,倒茶,喝茶,顺带问了一句,“听说你的丫鬟今日满燕京城找能致人假孕之药,怎么,你要用在谁身上?”他打量了姜梨一番,语气揶揄,“你自己恐怕用不上。”

姜梨顿了顿,心中道一声好快。白雪回来后也不过几个时辰,姬蘅的人马又立刻知道了。这世上,分明就是借用姬蘅的力量最为简单了,她何必苦巴巴的要自己去做。可又没办法,她到底还要脸皮,不好意思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姬蘅帮助自己。

“是用在永宁公主身上。”顿了顿,姜梨才道。

姬蘅喝茶的动作一顿,看向她,“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知道。”姜梨微笑道:“我比谁都清楚。我认为现在时机已经到了,再这样耽误下去,我会等不及。我实在很想快些了结这桩事,永宁公主深爱沈玉容,即便内心如何不满,最后还是会为沈玉容退缩,或者说,沈玉容能哄骗她至此。这样下去,需还等几年。”

“这可不行,我得帮他们一把。”她声音冷静而温柔。

姬蘅瞧着她,她从前还多有隐瞒,如今对他,倒是几乎不怎么隐瞒了。除了她内心底那个秘密,其余的,几乎可以说是尽数告知,仿佛很信任自己似的。

“哦,那你要找的药,找到了没有?”姬蘅问

姜梨摇了摇头:“没有,这件事并不容易。”

“就算是找到了,你想接近永宁,让她用药,也不是容易的事。”

姜梨笑笑:“我自然知道,因此还在思考对策。”

“你应当知道,”他把玩着折扇,似笑非笑道:“我可以帮你。”

姜梨轻轻一怔,随即笑了,摇头道:“国公爷已经帮了我良多,此事也是有风险的。永宁公主的背后是成王,倘若顺水推舟查到了国公爷身上……”

“那你就小看我了,”他语气里有淡淡的讥嘲,“我做了,就没人会发现。”

“那要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姜梨笑意诚恳,“我想了想,我全身上下,都没什么值得国公爷图谋的东西。这笔交易对于国公爷来说,并不划算。倘若国公爷帮助我,付出比得到的多。我实在没有脸面,再次占您的便宜了。”

这话实在很冠冕堂皇,以至于姬蘅都找不出反驳的话来。他盯着姜梨的眼睛,漂亮的眸子一眯,“我发现,你不适合做一个奸商。你的良心,实在很无用。”

“难道在国公爷的眼里,我是没有良心之人么?”姜梨也笑。

“一开始我是如此认为,现在看来,好像是我错了。”姬蘅悠悠道,“你倒算得上是个好人。”

一开始他与她见面的时候,是在青城山的尼姑庵上,他看着她布置周全,骗过了所有人,仰着一张无害的脸,柔柔弱弱的说几句话,淌几滴眼泪,便将自己的目的达到。十几岁的小姑娘,心机筹谋一点不差,像是从刀光剑影中厮杀出来,那时候他知,小姑娘并非善类。

之后一切误打误撞,回了燕京,眼见着她对付继母,对付庶妹,对付心怀鬼胎的未婚夫。丝毫无惧,总是微微笑着就将别人的棋打乱。她回桐乡,辗转处理薛家的案子,面对冯裕堂的逼问,面对永宁公主的追杀,也不过是引诱着旁人落入陷阱。

他能看得到她温软外表下的冷酷心肠,但有时候姬蘅又认为,姜梨并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女孩子。她能帮助薛怀远,能为别人的事据理力争,她在除夕之夜轻声的祝福和保护,还有此刻因为愧疚而退让,不愿意让别人一味地付出。

有时候姬蘅能感觉到她的善意,她的温柔和她的冷酷合在一起,让她整个人矛盾又具有吸引力,让人忍不住注意。她像是竭力去甩掉一些东西,令自己成长为另一个人,但骨子里的烙印,却深深地留了下来。

她可能自己也没发现,自己身上的变化。

“国公爷这么说,倒是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她看着姬蘅,微微笑着,“一开始我也认为国公爷很是无情,可现在看来,好像是我错了。”

“世上没有人说过我是好人。”姬蘅挑眉。

“那我就是第一个。”她含笑以对。

不知为何,如今的她,比起从前来,像是又沉静了不少。姬蘅心中讶异一闪而过,他道:“司徒炼药无人能及,你说的假孕药,她能做的出来。”

姜梨眼睛一亮,只听姬蘅又道:“我也可让人出手,永宁可以服下这味药。不过世上没有白得的礼物。”

姜梨道:“国公爷但说无妨。”

“成王不久后大约会举事,介时需要姜家分散成王一部分注意。”

姜梨一惊:“这么快?”

“快么?”姬蘅一笑,“对他来说,已经很迟。”

姜梨回答:“我知道了。便是国公爷不交代,一旦成王举事,父亲也会对付成王。成王本就视姜家为眼中钉,一旦成功,必然要清算姜家。为了自保,父亲不会袖手旁观。”

“除此之外,姜家需将矛头对准皇上,要做出种种行径,让人认为,姜家不安于现状,有所野心。”

这一回,姜梨是真的愣住了,她问:“这是为何?”

“到时候自然会明白,现在只需要这么做即可。”姬蘅突然一笑,他的笑容里多了些意味不明的东西,却让整个人的轮廓都生动英俊极了,他说:“这一回,我请你来看戏。”

姜梨盯着他,隐隐觉得姬蘅接下来要做的事,并不比她对付永宁的事来的还要惊悚。只是她也深知不能多问,这不是她能过问的事。

“你的烤鹿肉,很不错。”姬蘅道:“得了闲暇,可以来府上,再多烤烤。”

姜梨:“……”

她实在很想说不,但适才得了人家的帮助,就这般拒绝人家,也说不过去,只得闷着头说了一声“好”。

姬蘅像是被她这般的态度逗笑了,姜梨瞧着他的笑容,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连忙道:“说起来,国公爷可知道,姜幼瑶从府上逃走了的事?”

“姜幼瑶?”姬蘅眉头微蹙,道:“不知道,不关心。”

也是,对姬蘅这样的人来说,他不关心的事,自然不必去特意打听。姜梨就道:“姜幼瑶身边的丫鬟说,姜幼瑶逃出去是去季家了。可是季家那头却称姜幼瑶没有去过——这事儿季家犯不着说谎。父亲也曾去宁远侯府打听,姜幼瑶也不在宁远侯府上。已经报了官,虽然没有大肆宣扬,可搜寻一直未停,但这么久以来,并无消息。”

姬蘅听到这里,已经心领神会,挑眉问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帮忙找出姜幼瑶的下落。”他瞥了一眼姜梨,“你好心到此如地步?”

“并非如此,”姜梨只觉得好笑,“我虽不是坏人,却也从来没有以德报怨的想法。只是想要知道姜幼瑶的下落而已,倘若她过的还行,不牵扯到姜家,我也懒得去寻。倘若她可能会为姜家招来祸事,还是让父亲赶紧将她带回来为好。以她闯祸的本事,我觉得,放她在外头走动,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这是真的,如今局势错综复杂,要是有人用姜幼瑶作伐子来攻击姜家,可真是飞来横祸。姜梨心想,既然永宁那头的事已经请了姬蘅来帮忙,索性这件事也一道请姬蘅来帮忙好了。

“可以,”姬蘅点头道:“如果有她的消息,我会让赵轲告知你。”

“多谢国公爷。”姜梨谢道。

“不必谢,对了,”他道:“那个叫海棠的丫鬟,脸上已经完全好了。这幅容貌,不适合在外走动,否则容易被永宁的人马发现。你要是想见她,就来国公府。有什么话,就让赵轲传。”

姜梨一听,霎时间喜出望外,这可真是一件好事。海棠恢复容貌了!这个为了她而遭此厄运的丫鬟,总算是找回了自己失去的一件东西。这令姜梨心中的愧疚也减轻了很多。

她面上欣喜之色难以掩饰,姬蘅尽收眼底,他唇角一翘,“你很高兴?”

“非常高兴。”姜梨道:“真的非常感谢国公爷。我想明日就去看看海棠,可以么?”

她一双清澈的眼睛盈盈望着姬蘅,流露出真切的向往,姬蘅别过头去,道:“可以。”

顿了一会儿,又说:“你也可以看看小红。”

小红?姜梨一愣,小红是谁?她从未听过这个名字,是她认识的人么?

还没等她问出来,姬蘅已经站起身,从窗前离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