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宝马/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如云和周彦邦大喜的日子,姜元柏派去寻找姜幼瑶的人失望而归。在宁远侯府以及宁远侯府附近,并未看到相貌肖似姜三小姐的人。至此以后,姜元柏显得更忧郁了一些。连自己心心念念的人都不愿意见,要么便是姜幼瑶已经不在燕京城了,要么便是姜幼瑶仍在燕京城,却无法自由的走动。

无论是哪一种,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事。对于姜元柏来说,第二种显然令他更加痛心,时间久了,他对姜幼瑶的不悦和失望几乎已经散去,身为父亲本能的担心占了上风。

反倒是姜老夫人,一反常态的强硬起来。说着既然找不到,日后也就不必再找了。

这些对姜梨来说,都没什么关系。她除了每日去看看薛怀远之外,就等着司徒九月什么时候将假孕药做好,好实行她的第二步计划。

但没料到,这一日,姜府里却等来了一封奇特的帖子。

翡翠来芳菲苑寻姜梨,见到姜梨就道:“二小姐,老夫人让您去晚凤堂一趟。”

桐儿问:“翡翠姐姐,老夫人突然寻姑娘,可是有什么要事?”

翡翠笑笑:“具体是什么事,奴婢也不是很清楚,老夫人好似是接到一封帖子后才叫奴婢去请二小姐的。”她看向姜梨,如今姜府的小姐里,便是姜梨说话还管些用。翡翠也愿意卖个好。

“无事,我去看看就知道了。”姜梨笑道。心中也不禁生了疑窦,分明早上才去给姜老夫人请了安,若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姜老夫人也不会特意让人来请自己去晚凤堂。可究竟是什么要事呢?

待走到晚凤堂,姜梨的心忍不住狠狠一跳。

姜老夫人坐在座位上,旁座上却是姜元柏。姜元柏称病不上朝有一段日子了,无非是避开这段日子同僚对姜家的攻谲,来躲个清净。平日里除了派人去打听姜幼瑶的下落外,便在书房里写写字,看看书,清闲的不得了。此刻却也来到了晚凤堂,正在看手里的那封帖子。

姜梨微微蹙眉,隔得太远,她看不清楚那帖子的来历。只晓得必然不是一件小事。

她轻声道:“父亲,祖母。”

姜老夫人和姜元柏这才看见姜梨进来了。姜老夫人道:“二丫头,坐罢。”

姜梨在下方的座位上坐下来,珍珠倒了一杯茶,姜梨端起茶来喝。她能感到姜老夫人和姜元柏一直在用打量的目光看自己,或许目光里还有几分复杂。她仍镇定自若的吹了吃茶水面上的浮沫,轻轻喝了一口。

“二丫头。”在姜梨咽下这口热茶的时候,姜老夫人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她道:“有人给你送了帖子来。”

姜梨抬起头,露出恰到好处的一分惊讶,问:“同我一人么?”

“是。”

“那是……承德郎府上的小姐柳絮?或者是我的舅舅?叶府来的帖子?”能单单邀请她一个,可见是她的朋友。不过很可惜,在燕京城,属于姜二小姐的朋友,实在是用半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不是。”这回说话的是姜元柏,他盯着姜梨的眼睛,道:“是肃国公府下的帖子。”

姜梨一瞬间愕然。

这一回,她吃惊的神色委实不像是装出来的,姜元柏见状,面色也缓和了几分。若是姜梨一副早已预料到的模样,这便会令他生疑了。

“肃国公府……为何会邀请我?还只是单单我一人?”姜梨惊得有些语无伦次。

姜元柏道:“是老将军的生辰,听闻你六艺出众,让你去肃国公府赴宴,是姬老将军的生辰宴。”

“生辰宴?”姜梨疑惑,“那也不应当只叫我一人的,父亲和祖母都没有收到帖子么?此去生辰宴上,可还有其他什么人?”

她看上去像是真的对此一无所知的模样。姜元柏道:“没有其余人,姬老将军邀请的人里,只有你一人。我来就是想问问你,你与姬老将军有什么交情,或者说,与肃国公姬蘅可有交情?”

他仍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文人模样,目光却像是嗅到猎物味道的狐狸,绿油油的。

姜梨心中无声的笑,姜元柏表面上在朝为官,政绩中庸,算不得很好,只是圆滑。不过骨子里,却不比那些豺狼鬣狗差,他这是感觉到了这件事不对,特意来诈自己的话说。

姜梨惊讶道:“我与肃国公曾在宫宴上见过面,再次见面的时候,便是廷议的时候在殿外。与姬老将军的交情更是无从谈起,我从未见过姬老将军。”

这话真假掺半,真是这两次见到姬蘅的时候,姜元柏是知道的,也避无可避,看见的人不少,若是姜梨说从未见过姬蘅,反是令人怀疑。而姬老将军,每次姜梨与他见面,都是私底下去国公府的时候,外人不可能知道。

姜元柏闻言,看姜梨言辞恳切,与他知道的消息分毫不差,心中已经相信了大半。事实上,当初薛家一案的时候,姬蘅帮姜梨说话,对峙成王的事情,在朝中也有传开,只是传开的不广,很小一部分。姜元柏起初听到的时候,并不在意。毕竟肃国公多年与他没有任何交情,姜梨也别说与姬蘅有什么往来。或许是传言说的太过了,扭曲了事实。

可是今日姜老夫人的人匆匆忙忙的来找他,让他看了这封奇怪的帖子,姜元柏的心中,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或许是他遗漏了什么?姜梨和姬蘅之间,有些他不知道的交情。

但至少从现在姜梨的表现来看,姜梨和姬蘅,也并不是很熟。

“父亲,”姜梨犹豫了一下,问道:“姬老将军的寿辰,我必须要去么?”

姜元柏闻言,也觉得难办起来。其实姬老将军为人还是不错的,赤胆忠心,正直大方,绝不会走任何歪门邪道之路。当年姬老将军还未完全退位的时候,还曾指着姜元柏笑骂死狐狸。姜元柏并不放在心上,在朝为官这么多年,他知道什么是忠什么是奸。虽然这位老将军有时候总是语出惊人,仿佛一个老顽童,但人品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怪就怪在他的那个孙子,如今的肃国公姬蘅。年纪轻轻,朝中已经是人人忌惮。且不说他喜怒无常的性子让人难以揣测心思,便是身为比姬蘅年长多少岁的姜元柏,看见姬蘅,每每也觉得危险而棘手。

姜元柏是不愿意冒险的人,对于这样危险的人,从来都是敬而远之。好在姬蘅也并不拥护成王,同右相关系也很淡漠,不至于为敌,还算友好。

现在这封帖子,表面上是姬老将军的帖子,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姬蘅的意思。若是姬蘅的意思,姜家断然拒绝,会不会招致报复?但如果又只是姬老将军一时兴起?这帖子里面也曾写到,还邀请了其余人,但并非朝中官眷,就让姜元柏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他既不能断然拒绝这封帖子,也不敢让姜梨贸然赴宴,打算来盘问盘问姜梨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渊源,姜梨也没能给出个合适的答案。

姜元柏陷入了两难。

姜老夫人道:“要不……还是辞了这封帖子吧,二丫头一个小姑娘赴宴,这于理不合。”

姜元柏苦笑,他自然也想,只是如今姜家正逢多事之秋,要是再得罪了肃国公,姬蘅再落井下石一番,姜家说不准真的会遭受灭顶之灾。到时候,右相李家的人定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整个姜家都要遭殃。官场就是这样的,你看着许多人不择手段的往上爬,只是因为一旦他停下来,也许他的整个家族都会被人抛进万丈深渊。

实在是不敢不停下来。

姜梨将姜元柏脸上的纠结之色看在眼里,轻轻叹息了一声,她道:“我听闻肃国公姬蘅喜怒无常,倘若这般断然拒绝他祖父的帖子,也许他会认为咱们姜家不识抬举,反而给姜家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如今的姜家,实在经不起什么打击了。”

姜老夫人和姜元柏都看着她。

姜梨的声音很平静:“只是一个寿宴而已,我去吧。”

“阿梨。”姜元柏急急的喊住她,待喊住后,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看着女孩子温软的眉眼,心里恍惚想着,这孩子的脾性不像他,不像叶珍珍,却不知像谁。

“父亲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姜元柏语塞,他实在是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与肃国公这样的人家,最好是一辈子没有交集才好。可怎么这么倒霉,偏偏就撞上了。

“如果没有别的办法,就这样吧。”姜梨笑笑,“我听闻那位老将军,素来正直,我到底也是首辅家的女儿,应当不会出什么岔子。若是出了岔子,他们一个国公府,也脱不了干系。况且,若是他们真的不怀好意,也犯不着这般光明正大的对我下手,多难收场?要是有什么心思,不如趁着无人知晓的时候动手,岂不是省去很多麻烦?由此看来,姬老将军的寿宴,并非是什么鸿门宴,不过是这位老将军兴之所至,有些胡闹的玩法罢了。”

她说的云淡风轻,让姜老夫人和姜元柏都有些吃惊。尤其是姜梨说什么“无人知晓时候动手”,更是有种令人心悸的平静。可转念一想,姜梨说的也有道理,便是真的有什么企图,何必弄得大张旗鼓,还留下帖子这样的证据。

姜元柏看着姜梨,道:“你先出去吧,我再想想。”

姜梨也没有多说,同姜元柏和姜老夫人行过礼后,便离开了晚凤堂。

她来的快去的也快,一时之间,晚凤堂里只有姜元柏和姜老夫人二人相对。

姜老夫人叹息了一声,道:“看吧,我就说二丫头是个有主意的。”

“她这脾性不知像了谁。”姜元柏苦笑一声,“我如今是连她心里在想什么都不知道了。”想想他这个父亲做的也实在很糟糕,一个女儿被继室害死了,一个女儿离家出走下落不明,还有一个女儿被他冤枉远走异乡八年早已离心。三个女儿,如今倒是一个也不亲。

姜老夫人看了他一眼,似乎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也没多说,只是道:“元柏,我之前想着,二丫头如今的年纪,已经到了该相看人家的时候了。只是这些时候家里出事,不好在这个时候说起此事,况且人家看了,倒也未必敢来。今日……你说,”她的声音含着一丝不确定,颤巍巍的,“你说,肃国公会不会是看上了二丫头?”

“不可能!”此话一出,姜元柏一下子站起身来。姜老夫人也没料到他有这么大反应,姜元柏皱着眉道:“肃国公那样的人,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何必会看上阿梨这样的?还有,他杀人如麻,心思深沉,阿梨万万不能嫁给这样的人!”

“我只是说说,你这么激动作甚?”姜老夫人叫他坐下来,“我只是问一问。因我实在弄不懂,为何他要与二丫头下帖子。真是什么交情也无,燕京城这么多姑娘,何以就单单请了二丫头,我怕的是,姬老将军另有打算,是瞧中了二丫头……”

“娘,您就不要胡说八道了。”姜元柏被她说的心烦意乱,道:“这种事绝无肯鞥,我派人再去查查,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大步出了晚凤堂。

回芳菲苑的路上,姜梨也在细细思索。

国公府突然下这封帖子是什么道理?要知道真的有什么事,大可以让赵轲告诉自己,自己夜里再去国公府……姜梨头疼的扶住额头,她这是怎么了?倒把夜里偷溜出府去别人府上当做习以为常的事。这可是惊世骇俗的大事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封帖子,真叫姜梨弄不懂。明明这样一来,便会惹得姜老夫人和姜元柏无端猜疑,可他们还是下帖子了,还这般明目张胆的。还真是让自己去赴生辰宴啊?

这可不是胡闹吗?

但姜梨又不能不去,倘若这是姬蘅走的一步棋,这其中还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她要是不去,岂不是打乱了别人的计划。因此在晚凤堂中,姜梨才会说出自己愿意前往的话。

她晓得,姜元柏必然是要起疑心的,也比然要派人去查,当然,也肯定是会毫无收获。姬蘅的人又不是吃素的,但凡什么事都能让别人查出端倪,十有八九,是他故意让别人看到他想让别人看到的部分。

桐儿问:“姑娘,咱们现在回院子做什么?”

“想想生辰贺礼吧。”姜梨道。

“啊?”桐儿诧异。

姜梨笑了笑,姬老将军不会拿生辰来做幌子,所以帖子上说是他的生辰,肯定就是他的生辰。以赴生辰宴的名义去见面,总不能空着手去。她还得想一想,什么是不会太破费又不至于失了脸面的贺礼。

这一切都是在姜元柏答应她接下那封帖子的前提下,不过姜梨认为,这也是迟早的事。

……

到了夜里,姜元柏和姜老夫人仍旧没有表现出究竟要不要姜梨去接这封帖子的意思。姜梨却已经开始让白雪将所有的银子拿出来,盘算还有多少剩余,又该给姬老将军买多重的谢礼。

桐儿问:“姑娘,这还不定要去呢,怎生就开始盘算了?”

“迟早都是要去的。”姜梨微微一笑,“父亲和老夫人到现在都未能决定,便已经是默认了。”她数了数手里的银票,叶明煜给她的一些,姜老夫人和姜元柏补偿她给的还剩下许多。她自己平日里除了打点其余人,给薛怀远买些补品以外,并不怎么花用。女孩子们喜爱的首饰衣裳,姜梨也是够用就行,因此剩的银子不少。她掂量掂量,觉得足够送姬老将军一份还不错的贺礼了,就让桐儿把装着银票的匣子收起来,道:“明日一早去街上瞧瞧吧。”

桐儿点了点头。

第二日,姜梨就和桐儿白雪去街上挑选生辰贺礼了。

她许久未曾出府,姜家的护卫倒是跟了不少,姜梨思来想去,对于究竟要送姬老将军什么贺礼,还真是没有头绪。寻常送老人家贺礼,大约是要送什么珍贵的人参鹿茸之类的补品,可这些国公府想来也不缺。姬老将军是武将,难道要送一把好兵器?可姬老将军的武器,见过的定然也不少。况且真要送他一把很好的武器,眼下又不能上战场,英雄迟暮,万一惹他伤心怎么办?

逛了整整一个清晨,也并未瞧见特别称心的东西。眼见着就要走到东市了,姜梨让马车停下,自己走了下来。

桐儿问:“姑娘,您不会是要去东市吧?”

“正有此意。”

“可是、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姜梨打断了他的话,“我们进去吧。”

桐儿也只得老老实实跟上。

东市是位于燕京城城东的一处暗市,在这里,鱼龙混杂,也许有杀人放火的强盗,也许有刚从墓地里滚了一身泥的盗墓贼,也有走投无路家道中落的富家子弟,总之,来这里的卖家,随地铺张席子,就可以做买卖了。当然了,这里头也有骗子,买到真的东西和买到假的东西,全凭自己的眼力。交易完毕,便是发现东西是假的,这笔交易亏了,也得自认倒霉。

因此,来东市买东西的,多是专门倒腾这些,有些眼力的人。

姜梨一行人走进来的时候,许多人都为之侧目。一来是姜梨虽然戴着斗笠,却是女子装扮,来东市买卖东西的人,鲜少有女子。而来是姜梨身后跟着的一溜护卫,实在很显眼。略略一想,便能猜得出大约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来这里开开眼界来了。

因此,那些随地而坐的卖家,都热络的招呼起来,直将自己的东西吹得天花乱坠。想着是不食人间疾苦的大小姐,很容易就被糊弄了。

桐儿和白雪既是紧张又好奇,但这些地方到底有些脏乱混杂,怕是姜梨在此行走走不惯,可抬眼一看,虽然看不到姜梨的神情,姜梨的步子却平静稳重的很。

她像是对此十分熟悉,并不曾有一丝一毫的不适。

怎么跟来过似的。桐儿心底嘀咕道。

事实上,姜梨并未真正的来过东市,至多也就是在做薛芳菲的时候,从东市门口经过而已。只是里头这些具有江湖气息的人,她并不陌生,也并不害怕。薛昭曾带过她见识过类似的地方,再说了,人人都说上等人和下等人之间,是绝对无法跨越的鸿沟。可上等人不会永远是上等人,下等人也不会永远是下等人,在这些人眼里,自己是上等人,可姜梨知道,骨子里,她还是从桐乡走出来的小吏的女儿,和这里的这些人没什么不同。

她的目光在附近的小摊上逡巡一遍,并未看到什么感兴趣的东西,不觉有些失望。要知道寻常的东西难入姬老将军的眼,她在这里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珍奇之物,可眼下看来,没什么好玩意儿。

正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幼兽的呜咽,姜梨循声望去。就看见有一处长席,长席边立着一根坚实的木头柱子。柱子上面拴着几条绳子,绳子的另一边,是几匹马驹。

马驹应当是刚出生不太久,连站都站不稳,各色的都有,只是都蒙着一层厚厚的泥灰,看不清楚本来面目。

姜梨往那马驹的主人面前走去,马驹主人是个中年人,见姜梨过来,连忙起身迎道:“都是新收的马驹,小姐挑一匹养着吧?乖得很哩。”

白雪和桐儿面面相觑,姜府里是有马厩的,马厩里的母马们也时常产下马驹,何必来这里买。但姜梨竟然真的提着裙裾弯下腰来,在那一群马驹里挑挑选选,指着一匹小马驹道:“我要这一匹。”

大家都往她挑的那匹马驹看去,是一匹小马驹,还不及姜梨的膝盖高,一双眼睛很是明亮,站在一群马中,显得格外矮小一些,身上都是泥痂,脏乎乎的。

桐儿小声道:“这匹太脏了,姑娘,不如选那匹枣红色的?”

姜梨摇了摇头:“我就要这一匹了。”

那中年人也愣了愣,女孩子们选马驹,大约要选可爱的,但这匹马看起来十分性烈,连目光都有点凶,还脏乎乎的,没料到姜梨竟然选这一匹,这眼光可真是异于常人。

“多少银子?”姜梨问。

中年人见她一副爽快的模样,想着大约真是不食人间疾苦的大小姐,就道:“我看与姑娘有缘,这马驹都是上好的苗子,今日般给姑娘算便宜一些,五百两银子!”

“五百两银子?”桐儿惊呼一声,怒视着那中年人,“你莫不是以为我们的银子是大风刮来的,还是真以为我们不知道马驹卖多少钱?”

“桐儿,给银子吧。”姜梨道。

那中年人一听,立刻笑眯了眼,道:“还是这位小姐识货。是个爽快人!”

桐儿心中愤愤,拿这么多银子买一匹马驹,传出去都要笑掉大牙的。这人表面上是恭维自家小姐,心里指不定怎么讥笑小姐是个傻子呢。可姜梨发话,桐儿也不得不答应,从匣子里数了五张银票递过去。

那中年人满眼发光的将银票拿走,桐儿见状,心中更加生闷气了。

东市上来来往往许多人,姜梨这一行人十分显眼,早就被人看在眼中了。至于她买马驹的过程,也引起了许多人围观。看着姜梨花了这么多银子买一匹莫名其妙的马驹,许多人面上就露出些讥嘲的笑容。

对这一切,姜梨视而不见。她让白雪牵好马驹,出了东市,让人看好这马驹,才上了马车。

桐儿终于还是忍不住道:“姑娘,您为何要花这么多银子买这一匹马驹呢?咱们府里多得是,如今银子少了大半,剩下的给姬老将军买生辰贺礼,就不太够用了。”

“不必了。”姜梨道:“老将军的贺礼,已经买到了。”

“什么?”桐儿一愣,“什么时候买的。”

“就是那匹马驹。”

桐儿呆了呆,道:“可那只是一匹普通的马驹啊,便是您告诉老将军那匹马花了五百两银子,它也只是一匹随处可见的马而已。”还那么脏四个字,桐儿悄悄地在心里念了一遍,没有说出来。

“哦?你认为它是一匹普通的马吗?”姜梨笑着问道。

“难道不是?”桐儿看着姜梨的笑容,心中一动,问白雪道:“白雪,你可看出了什么?”

白雪老老实实的回答,“没有,我就是觉得,那匹马比平时见到的马更脏一些。”

桐儿:“……”

“那可不是一匹普通的马。”姜梨微微一笑,“是汗血宝马。”

“啥?”桐儿和白雪都是一惊,不可置信的盯着姜梨。

“虽然不知道汗血宝马怎么会混在那一群马驹之中,而他们的主人竟然没有发现,但是,这笔交易显然是我赚了,别说是五百两银子,便是万两黄金,也值得。”

------题外话------

阿狸: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