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绿帽/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多,五百两银子。”

“姜二小姐,莫不是在说玩笑话吧。”陆玑道。倘若所有的宝马只要五百两银子便能买到,那大街小巷上奔走的全都是这般宝马了。

“千真万确,我是在东市的一处马贩手里买的。”姜梨道。

说道东市,众人立刻心知肚明,东市是什么地方,那是倒腾买卖的人必去的地方。买赚买亏,全凭眼里,姜梨既然如此说,必然就是那马贩以为马驹是寻常马驹,而姜梨偏偏发现此马的不同寻常之处,才买了下来。

“那姜二小姐,那马贩是在什么地方?可还有其他的马?”孔六追问。姜梨的话让他动心不已,花五百两银子买匹宝马,谁都愿意做这买卖。

“是啊是啊,”闻人遥也凑热闹,“可还剩有其他马?”

“其他马倒是很多,不过我之前去的时候,汗血宝马只有这么一匹。”姜梨微笑着道:“你们倘若真的想去,大可以再去,也许主人家近来又有新的宝马良驹了。”她虽然这么说,话里的意思却不是很看好。众人一听,便也晓得这事不是天天都能碰上的。

遇着这马驹的人有运气,却没有眼力,有眼力的人却没有运气,遇不着这马贩,唯有姜梨既有运气又有眼力,恰好在那一日走进东市,恰好看到那马贩,然后一眼从一群小马驹中看到了这一匹。

“姜二小姐真是见多识广,”陆玑抚了抚胡子,“连相马之术也懂的。”

“只是略懂而已,都是照着书上写的相看。”姜梨也笑,“运气更多。”

“闲话少说了,这马还没有名字吧?取一个名字。”姬老将军道:“赤龙?绝影?逸群?”

“老爷子,光是咱们车骑队里,赤龙有三匹,绝影有五匹,逸群有七匹。”孔六提醒道。

这些名字是惯来用的,一个车骑队里重名也不稀罕。闻人遥好奇地问,“那么多同样的名字,你们怎么区分?”

“这简单,加上主人的姓氏就行了。”孔六说的理所当然,“李赤龙,王赤龙,张赤龙,倘若姓也重合了,再加上名。李三绝影,李四绝影,李五绝影,总能找得着办法。”

闻人遥:“。…。”

“阿蘅,那你来说,你来取个名字。”老将军道。

刚说完这句话,突然从天而降一个声音,大叫道:“好马!好马!”却是姬蘅养的那只八哥小红飞了过来,离弦的箭一般飞到马驹头上,抓起早上白雪给别在小马耳边的那朵布花。

小红聒噪的声音也不知是嘲讽还是欣赏,居然还说完了一句完整的话,“好花配好马,好马配好花!”

姜梨:“……”她真恨不得堵住这只丢人现眼的八哥嘴,同时也不由得心生疑惑,当初在沈家的时候,这八哥也不像如今这般聒噪啊,甚至称得上是安静了。也没人教她说这些胡话,至多也就叫个人而已。

莫非国公府还激发了八哥骨子里的什么特性?

“这是公的母的?”闻人遥问。

“是男孩子。”孔六早就看明白了。

姬蘅瞥了一眼那八哥,突然道:“既然是男孩子,就叫小蓝吧。”

众人:“……”

孔六道:“我突然觉得,方才的赤龙、绝影、逸群都还挺不错的。”

姬蘅根本没有理会孔六的话,扇子抵在马驹的额头上,微笑道:“你就叫小蓝。”

小蓝得了这么个与它身份不符的身份,已然很不高兴了,似乎是想要发火,但姬蘅只是笑盈盈的看着它,摸了摸他的鬃毛,小蓝这位男孩子,便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动也不敢动,乖乖的任由姬蘅摸。

大约这样的马都是有灵性的,而有灵性的动物又最是懂得谁才是真正危险的人。看着站在檐下那只趾高气昂的八哥小红,看着站在人群中垂头丧气的马驹小蓝,姜梨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真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来说了。

对于小蓝的热情,终于在过了一会儿之后散去了。姬老将军让人将小蓝牵走,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可让小蓝靠近国公府的花圃。大家都往堂厅走去,待走到堂厅,发现司徒九月也早就到了,海棠跟在司徒九月身边,和司徒九月看上去相处的不错。

姬老将军的生辰宴,统共便也只邀请了这么些人了。

想想除了孔六是在朝为官的人,这里的人都和姜家是八竿子也打不着一起的关系,难怪姜老夫人和姜元柏要不放心了。就算今日回到姜府,姜梨将这里做客的人告诉姜老夫人和姜元柏,只怕他们二人也不晓得这些人是什么身份。

但换句话说,这是否意味着,姬老将军至少将她当成是自己人了呢?姜梨心想这,一边在宴席上落座。

菜肴十分丰盛,闻人遥道:“今日又是咱们阿蘅下的厨,大伙儿抓紧机会赶紧吃,也别多说话,多吃,少说。”

姜梨讶然的看了一眼姬蘅,竟然又是姬蘅下厨。看来逢年过节或者是姬老将军的生辰时候,都是姬蘅下厨。说是珍惜,倒也并不珍惜,因着每年都会有那么几次,说是寻常,又绝对不寻常,姜梨估摸着,这个世上能吃到姬蘅做菜的人,只怕都在这里了。

她其实很想问,姬蘅这样的身份,是决计不必自己下厨的,为何却有一手好厨艺。但姬蘅本身不喜人谈论他厨艺一事,姜梨也就放下这个念头。

再说了,她虽然好奇,但好奇并不一定要有答案。

这一场寿宴,吃的倒也算是宾主尽欢。比起上一次来,姜梨与这些人熟络的更多,寿宴之上也并没有交谈什么重要的事,都是些家常闲谈。不知是不是因为姜梨送了一匹宝马的缘故,姬老将军显然对姜梨亲近多了,还与姜梨交换了一下相马之术,彼此都很有收获。

这顿寿宴,姜梨仍旧没有饮酒。

自从沈家这件事以后,所有的宴席,姜梨都不再饮酒了。不过众人都很体谅她不善饮酒这回事,并未相劝,特意拿了没有酒的果子露给与她喝。等这顿宴席吃玩,姬老将军众人都已经醉的横七竖八。司徒九月、海棠和姜梨三位女子却是没醉,剩下的还有清醒的人,就是姬蘅了。

下人扶着醉了的人进屋,剩下的人走出堂厅,姜梨见司徒九月站在院子前,上前道:“九月姑娘。”

司徒九月道:“你要的药已经做好了,我交给了姬蘅,你大可以同他讨要,不过需要记得,此药只能用三个月,三个月后,所有的孕像消失,大夫一把脉就会发现之前的脉象是假的。”

“三个月已经足够了,”姜梨对着司徒九月深深地行礼,“这一次也多亏九月姑娘了。”

“不必谢我。”她说完这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的钻进屋里,大约是又要做什么新药了。海棠可能是在给司徒九月打下手,姜梨看着她对着自己行过礼后,就匆匆进了司徒九月进的那间屋子。姜梨瞧着瞧着,便笑了,海棠这样子,找着了暂时可以做的事,到底心思也好些。

说到底,姜梨并不希望海棠被仇恨的心思所缠绕,薛家的仇她自己会报。仇恨会改变一个人,背负着仇恨的人并不会快乐,有自己一个人就够了,不必增加其他人。

“在笑什么?”正在姜梨想的出神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姬蘅的声音。姜梨回头一看,他与自己并肩站在院子门口,并未看向自己,而是看向天空,不知在看什么。

“没什么不好的事,觉得很好,就笑了。”姜梨道。

“那看来接下来你会一直笑。”

“什么?”姜梨一愣。

姬蘅道:“跟我来。”他走出了院子。

姜梨连忙跟上。

这会儿国公府孔六一行人都醉倒了,司徒九月去炼药了,除了下人外,就只有姬蘅和姜梨两个人。姜梨见他走动的方向,分明是向书房走的,顿时心知肚明,大约姬蘅是有话要跟他说的。

恰好,她也有话想对姬蘅说。

二人走的不快也不慢,雪地里能清晰的映出两个人的脚印,姬蘅的深些,是靴子的形状,姜梨的浅些,是绣鞋的形状,一大一小,十分和谐。

很快,两人就走到了书房前面,小厮将门打开,姜梨和姬蘅走了进去。

书房还是姜梨熟悉的样子,黑白肃杀的模样,和姬蘅的样子极为不相衬,但又觉得,好似又是相称的。他的内心就是如此杀伐果断简单利落,黑白最好。

姬蘅走到桌前,给姜梨倒了一杯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姜梨发现,无论什么时候去国公府,姬蘅的书房,茶壶里的茶水,便总是温热的。

这或许说明了他的性子,凡事都有准备。

姜梨在他的书桌前坐了下来。

“两个消息,”姬蘅道:“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要听哪一个?”

有一瞬间,姜梨恍惚了一下。

过去薛昭同她玩闹的时候,也极喜欢喜欢这般说道“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一个”。

面前坐着的年轻男人与薛昭是截然不同的人,而薛昭已经死了。

她定了定神,从前她总是回答“先听好消息吧”,可今日,她却是对着姬蘅道:“坏消息。”

姬蘅嘴角一勾,笑容玩味,“看来你喜欢先苦后甜。”

“算是吧。”姜梨苦笑。可她何尝是先苦后甜,要知道前生做薛芳菲的时候,她的一生,实在是先甜后苦。前半生只觉得人生花团锦簇,妙不可言,即便是有不满、痛苦,都比不得欢乐来得多。所以老天是公平的,先前享福,后来就吃苦。后来发生的一切,可不就是证实了这句话。

可她作为薛芳菲被沈玉容害死的苦,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才能开始“甜”。

“姜幼瑶找到了。”姬蘅道。

姜梨一愣,脱口而出,“她在什么地方?还在燕京城么?”

“还在燕京城。”姬蘅意味深长道:“不过她呆的地方,是一个你怎么也不可能想到的地方。”

姜梨见他话里有话,便安静的等待姬蘅接下来的答案。

“她在右相府上。”

“李家?”姜梨吃了一惊。她曾想过许多次姜幼瑶可能在什么地方,但万万没想到是在李家。李家和姜家素来不和,姜幼瑶便是再走投无路,也不至于去右相府上。况且李仲南那只老狐狸,也不至于会利用姜幼瑶来做什么,姜幼瑶对李家来说,没什么用处,说不准还会惹来一身臊,说是麻烦还差不多。

“这是怎么回事?”姜梨皱眉道,“是李家将她抓起来了?还是李家有别的图谋?”

“姜幼瑶从姜家逃走后,还没跑到季家,就遇到了麻烦,”姬蘅耸了耸肩,“你知道的,燕京城说太平也太平,说不太平,能遇上的事也挺多。路过的李濂帮她解了围,见她狼狈,就带回了右相府。”

“李濂?”姜梨闻言,倒是明白了几分,“他这是早就看出了姜幼瑶的身份,才特意这么做的吧。”

右相的这位小儿子李濂,和他的大哥李显不同,成日走马游街,是个纨绔子弟,虽然生了一副还算不错的皮囊,却到处胡闹。至于喜欢过多少姑娘,糟蹋过多少女孩子,姜梨也是有所耳闻的。但就是这么个人,面上却还要表现的非常温和大度,好似个君子一般,年轻的女孩子见了,稍不留意,便会被欺骗。

其实别说是女孩子,便是男子,也时常被李濂的假象所迷惑。要知道叶世杰初来燕京的时候,若非姜梨从蛛丝马迹中发现不对,及时提醒了他与李濂保持距离,李濂还不知道最后会利用叶世杰来达成什么目的。

李濂也跟随右相去过大大小小的宴会,要说没见过姜幼瑶,也是不可能。当初姜幼瑶身为首辅千金,美貌娇艳,燕京城勋贵子弟们大多也都了解。就算那一日姜幼瑶是偷溜出府,乔装打扮,李濂多半也能认得出来。

再换句话说,如果是别人把姜幼瑶带回府,姜梨相信也许对方并未认出姜幼瑶的身份,但换了是李濂,姜梨就有理由相信,李濂是认出了姜幼瑶,才对姜幼瑶做了接下来的动作。

“显然你的妹妹并不这么想,”姬蘅气定神闲道,“否则也就不会跟李濂回府了。”

姜梨皱眉:“那他们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姬蘅悠悠道,“当然是顺其自然,带回府后,说明身份,阐述难处,恳求收容,一人怜惜,一人感激,情投意合,如胶似漆……”他越说越不像话,语气里真是十足的嘲讽。

“我知道了。”姜梨打断了他的话。想也知道姜幼瑶会怎么做,和姬蘅说的毫无差别,无非就是等回到李家后,洗清脸面,发现再也隐瞒不住,又看这位李二公子风度翩翩,温柔体贴,便好一番殷殷语语,哭哭啼啼,惹得知道“真相”的李二公子心生同情,决议帮这位误入歧途的小白兔隐瞒、收留,进而照顾她的未来以后。

“他们现在如何了?”姜梨想了想,问,“已经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

“只有多余,没有夸张。”姬蘅回答。

姜梨心中简直说不出是好气还是可笑。虽然早就晓得姜幼瑶是个没脑子的,但再没脑子的人,哪怕是自私自利的姜玉娥,也都明白李家和姜家素来不和。别说是和李家的人私定终身,便是多一点交往,也是不可以的。那是把姜家的软肋亲手送到别人手上,那是给别人递刀子。虽然姜梨并不认为为了家族牺牲个人是什么很光荣的事,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个道理,姜幼瑶只要不是三岁小儿,也该明白的。

说不准三岁小儿都懂这个道理。

“她可真是不把姜家的死活放在心上,明知道李家是什么身份,也敢往上凑。”姜梨恨声道。

“也许她认为自己是戏文里的女角儿,李濂是男角儿,互为世仇,爱情忠贞,感天动地,最后能谱写一段赚人眼泪的传奇。”姬蘅一本正经道。

他今日也不知是怎么了,嘲讽起姜幼瑶来也是不遗余力。姜梨看向他:“这事你是怎么打听到的?”

“右相府上,也有我的人。”姬蘅漫不经心道:“之前没往右相府上找,觉得你那妹妹,也不至于胆大到如此地步。后来那边的人偶然发现不对,回国公府了一趟,我让人再确认一遍,才发现,”他笑了一笑,“世上还真有这么蠢的人。”

姜梨闻言,心中又忍不住狠狠一跳,姬蘅竟在右相府上也埋有眼线,这燕京城的高门大户里,所有的秘密都被他掌握在手心中,也难怪他如此有恃无恐了。他晓得所有大户里深藏的秘密,也许连皇家的都一样。

“不管怎么说,都谢谢你了。”姜梨道,“倘若不是你告诉我,也许姜家一辈子都不会发现姜幼瑶在李濂府上。”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姬蘅摩挲着茶杯的杯面,问她,“回去就告诉你爹?”

“我也还没想好,”姜梨迟疑一下,“我父亲虽然口口声声说对姜幼瑶感到失望,事实却是仍旧疼爱她。如果现在说了,我认为,他会很冲动的去同右相府上要人。一来李濂也许在很短的时间里将人藏起来,扑了个空,二来还会给李家留下把柄,说我们姜家蓄意污蔑。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再添一事,指不定会招来什么。”

“我也认为,”姬蘅道:“如果姜幼瑶对姜家来说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李濂就不会对此上心了。”

姜梨试探得问:“你的意思是,是让放任姜幼瑶在李家,先观察李濂究竟想做什么?”

姬蘅摊手:“这是你们姜家的事。”

姜梨只觉得头疼,姜幼瑶真是将本来就不简单的事弄得更加复杂了。可是姬蘅的话也没错,现在告诉姜元柏姜幼瑶在李家,谁知道李家会用什么法子。要么趁其不备突然去要人,要么就是等,等到过一段日子,李濂对姜幼瑶兴趣淡了,再想法子把姜幼瑶弄出来。

现在看来,李仲南应当不晓得这回事,应当是李濂自己的主意。也许能获得死对头家的女儿放心对李濂来说是一件尤为自豪的事,至少在现在,他对姜幼瑶还是柔情蜜意的。

这件事情现在也想不出个头绪,不如到了晚上回府再慢慢思考。姜梨想了想,问姬蘅道:“国公爷说的,好消息又是什么?”

姬蘅要告诉她的,可是两件事情,姜幼瑶的事情算是一件,还有一件,到现在也没说。

“司徒的假孕药已经做出来了,”姬蘅勾唇一笑,“永宁已经服下。”

姜梨一愣:“什么时候?”

“沈如云大婚之日,永宁和沈玉容见面之后。”姬蘅道。

永宁公主是隔三差五就寻些机会和沈玉容见面的,和沈玉容见面,自然也要温存一番。姬蘅令人将药用在他们二人欢好之后,至少时日上是再合适不过。沈玉容多疑谨慎,这样子,也找不出什么不对来。

姜梨喜出望外,这的确是一件好消息,应该是这段日子以来,对她来说最好不过的消息了。这意味着她的计划可以大大的往前推进一步,她不必再漫长的等待下去了。

“真是太好了。”她喃喃道。

“你要怎么谢我?”姬蘅挑眉。

他容貌深艳,这般含笑讨恩的神态,几乎是令人惊艳的移不开眼睛。姜梨道:“国公爷需要什么,可以告诉我。事实上,便是终其所有,我也难以回报。”

如果不是姬蘅,她自己要将假孕药送到永宁公主面前,再让永宁公主顺利的服下,需要花费不少的周折,其中可能还会失败,一旦失败,永宁公主就会对此心生警惕,再想下手,就会很难。

姬蘅几乎让她的计划最困难的一步算是顺利完成了。

姬蘅看了她一会儿,笑了笑,喝了一口茶,才道:“我暂且想不出来。不过对你接下来要做的事,倒是很好奇。”

“接下来的事?”姜梨疑惑。

“永宁显出孕像后,你会做什么?”他问,仿佛真是十分好奇的模样。

姜梨想了想,“不知道九月姑娘的药,什么时候才会发作?”

“十二个时辰之后,”姬蘅沉吟了一下,“算起来,已经发作了。”

“那就很简单了。”姜梨微微一笑,“云英未嫁的姑娘,突然有了身孕。寻常人家遇到这种事,姑娘的一辈子便是毁了。大户人家为保名声,甚至会让姑娘自己悬梁。当然了,永宁是金枝玉叶,是成王殿下的亲妹妹,没有人敢让她悬梁的,她也没有必要悬梁。”

她这话说的,亦是十分嘲讽。

“所以在孕像不是很明显之前,定然要为永宁寻找一门好亲事。欢欢喜喜的将姑娘嫁过去,一来遮掩孕像,二来恰好这位公主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这样一来得了一桩好姻缘,也是人人羡慕的喜事。”

“所以,”姬蘅看着她认真的模样,忍不住微微扬唇,慢条斯理的开口,“你打算让她和沈玉容成亲?”

“当然不。”这个回答,却让姬蘅的面上也显出些意外之色。

“沈大人对亡妻情深义重,便是那位沈夫人给他戴了绿帽子,仍旧深情不悔。绝对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另娶他人的,况且若是娶了永宁公主,旁人会不会说,他们早有奸情,之前桐乡一案里有谣言说,永宁公主就是背后指使冯裕堂加害薛县丞之人呢!原来她加害薛县丞,是早已心仪沈大人,给沈大人报仇啊。”

“沈大人自来注重声明,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姜梨道。

姬蘅的手抚摸着扇子的扇柄,也跟着笑了起来,他说:“那姜二小姐打算让永宁公主嫁给谁?”

“永宁公主嫁给谁,并非我能决定。是由皇上决定的。”姜梨笑道:“我至多也只能分析一下,总归刘太妃是看不上沈大人的,沈大人虽然看着不错,可到底家世太薄,白身起家,配公主么,总是高攀了。如今朝中的青年才俊,年貌相当,又家世丰厚,门当户对,嫁过去也不至于让永宁公主低嫁的,我倒是发现了一个。”

她笑眯眯的吐出一句话,“右相李仲南的大公子,李显。”

姬蘅一怔,突然笑了起来,他笑的极为开心,目光里,是毫不掩饰的赞赏和欣赏。

“这很有趣,让永宁公主嫁给断袖李显,的确不寻常。”

姜梨道:“更有趣的是,这位在女人面前不可能动情的李大公子,娶妻之后,迅速得子,李家后继有人,右相大人一定很高兴。”

“就是这绿帽子,并不是人人都肯戴,世上只有一个沈玉容能容忍并且戴的甘之如饴,不知李家人戴起来,可会觉得还好,可还会善罢甘休?”

到那时,成王和右相的联盟,也就像是一盘沙,吹吹也就散了。

------题外话------

国公爷:我给你取了小蓝这个名字,你感动吗?

小蓝:我不敢动…。

(为啥叫小蓝,因为自古红蓝出cp呀~才不是作者懒得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