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身孕/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府后,天色已经是傍晚了。

姜梨并没有直接回院子,而是去了晚凤堂,这一次去国公府,姜老夫人和姜元柏都很疑惑,特意在晚凤堂等她。见她安然无恙的回来,神情也没什么大碍,十分平静,才放下心来。

“梨丫头,你今日去国公府,可曾见过什么人?又在国公府做了什么事?姬老将军有没有说,为何单独邀请你一人前去赴宴?”姜老夫人问道。

“今日国公府老将军的生辰宴上,并不止我一人,还有五六人,但都挺面生,看样子也不是燕京官家人。有男有女,大约是老将军的故人。”姜梨胡诌起来面不改色,继续道:“用过饭后,老将军询问了我一些骑射上的事。大约是之前得知了六艺校考中我在骑射上的表现,以为我精通此道,对我好奇一些,才特意邀请我参加。之后与几位小姐闲谈了下午,傍晚便回来了。看样子只是寻常的家宴,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至于为何单单请了我,这问题实在不方便问,老将军也没有说。”

她的回答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姜老夫人和姜元柏对视一眼,彼此都没有什么想问的了。便是有问的,看姜梨这模样,只是去用了一顿饭,什么都不知道,应当也回答不出来。

姜元柏道:“既然如此,你回去休息吧。”

姜梨犹豫了一下,又道:“父亲,今日我在国公府生辰宴上,听闻他们谈论时局,近来燕京城可能不太平,父亲……且做好准备。”

姜元柏一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具体的,我也实在不知道了。他们在宴席上也不会说的太多,便是这一点,已是我很努力打听到的。”姜梨道。说完这句话,她便对姜元柏和姜老夫人行礼,回自己院子里去了。

姜梨离开后,姜老夫人问:“元柏,二丫头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姜元柏面色沉沉:“成王恐怕是要有动作了。”

“姜家……要不要暂避锋芒,暂时离京?”姜老夫人问道。

姜元柏苦笑一声:“娘,这个节骨眼上,便是我想走也走不了。我这个位置,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只希望皇上不是全无准备,这一仗……还有机会。”

姜老夫人又是沉沉叹了口气,时局如此,他们纵然身为首辅大学士的家人,看上去风光无限,实则也不过是权力的蝼蚁。成王败寇,自古以来都要流血,又能如何?只是这番动作,成王的举事,皇帝的反击,不知燕京城又要如何血流成河,多少家庭都要妻离子散了。

另一头,姜梨回到了院子里。

桐儿和白雪忙着收拾,她却坐在屋里,眉梢爬满心事。想来想去,还是同姜元柏提了这么一句,虽然在姜梨看来,成王这一仗多半要输,但姜家处于风口浪尖,谁知道会不会出事。如今她既身在姜家,和姜家也要相辅相成,姜家真要出了事,对她来说没有一点好处。

更何况,虽然姜家曾经冤枉姜二小姐,也出过季淑然这样的毒妇,但她如今的一粥一饭,衣食起居,都要依仗姜家。姜二小姐若是在,也不希望自己的家族就此覆灭。如果能让姜元柏提前做好准备,也许接下来的事情也会少掉许多麻烦。

至于姜幼瑶的事,姜梨也准备接受姬蘅的建议,暂时不告诉姜元柏。只是先看李濂那头有什么动静,姜幼瑶应当好好吃些苦头,若是如今就想办法将她接回府,她非但不会感谢姜家人,说不准还会认为姜家人是故意拆散她和李濂。这样一条白眼狼,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反咬姜家一口,还不如眼下将她丢给李濂,姜家也能清静清静。

就算李濂想要从姜幼瑶嘴里得知姜家什么隐秘的消息,也绝无可能。要知道姜幼瑶根本不关心除了她自己以外的所有事,所以李濂想要打探什么,也注定是无功而返。

姜梨如今最为紧张关心的,却是永宁公主那头。

按姬蘅所说,永宁公主如今已经有了孕像,不知她自己发觉没有。一旦永宁公主发现自己怀孕了,想来接下来的一件事就是找沈玉容商量,对沈玉容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好事。至于事情接下来如何发展,姜梨很是期待。

她实在迫不及待想看着这两人难看的脸色了。

……

公主府里,屋子里燃着淡淡的熏香。线香细细的一条,袅袅升起的青烟也是细细的,散发出的香气像是茉莉,十分可人。

永宁公主自来很喜欢浓艳热烈的香气,淡一点的熏香,在公主府里几乎是寻不见的。但近来几日,永宁公主总是很容易疲倦,打不起精神,尤其是吃什么也没胃口,总是觉得胸口发闷,还容易想吐。浓艳的香气闻起来令她不舒服,公主府里的熏香,便全部换上了这种淡淡的。

但即便是淡淡的熏香,永宁公主也不觉得很好。她倚在软塌之上,神情恹恹,向来娇艳精致的妆容也无心打理,显出几分憔悴。皮肤也不如往常一般白皙,有些蜡黄。

“公主,章太医很快就来了。”梅香轻柔的为永宁公主按着肩,笑道:“等章太医来了,为您开上两副药方,奴婢抓了药煎好您服下,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永宁公主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她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有这般不舒服的景象的,仔细想想,大约是在沈如云喜宴之后。但那天她也没做什么,如往常一般,得了机会和沈玉容痴缠,别的也没什么了。何以回到公主府后便觉得很是不舒服,这都好几日了,一点儿好转也没有。实在没有办法,便让梅香拿了令牌去请章太医来给她看看。

想到这里,她心中又有些埋怨沈玉容。分明她早就让身边人告诉了沈玉容,这几日她身子不爽利,可沈玉容竟也没有来看看她。虽然晓得朝中事务繁忙,但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沈玉容的心里莫不是没有她吧。

这些埋怨积攒在心里,倒让永宁公主越发的不舒服起来。只觉得头也疼,手也疼,腿也疼,连脚趾也是疼的。

傍晚天色暗下去的极快,很快,天色就整个的黑了起来。燕京城晚上刮起了大风,丫鬟们怕永宁公主觉得闷,便将公主府的窗户们都打开。一打开,狂风便迫不及待的冲进来,将大厅里的烛火顿时吹灭了一半,也桌上的纸笔吹得到处乱飞,吹得花瓶东倒西歪。

永宁公主看着更加心烦意乱,正想责罚下人的时候,梅香小跑着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穿松绿棉褂子的老人,道:“殿下,章太医来了。”

章太医是太医院里与永宁公主相熟的大夫,平日里永宁公主有个头疼脑热的,也多喜欢直接让章太医来府上给自己看看。这会儿见章太医总算来了,勉强打起了几分精神,坐直了身子,主动伸手道:“章太医,本宫身子近来总是很不舒服,说具体的便也说不上来,总觉得没甚么力气,乏得很,胃口也不好,总是犯恶心。有时候下午睡着了,到半夜才醒,你给本宫瞧瞧,到底是什么问题?”

听到这些的时候,章太医一愣,面上顿时生出了几分惊疑的神色,永宁公主见他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也不给自己把脉,顿时有些不耐烦道:“章太医,你还愣着做什么,快给本宫把脉呀!”

章太医这才回过神,勉强笑了笑,道:“殿下莫慌,老夫这就给殿下把脉。”

他伸手搭上永宁公主的手腕,仔细把起脉来。

时间其实过得并不长,但章太医的脸色在某个瞬间,突然变得雪白。不仅如此,他的额头开始渐渐渗出冷汗,连手都有些发否。

永宁公主见这次把脉的时间实在太长,忍不住皱眉斥道:“章太医,到底是什么事啊?你怎么没动静?”

章太医一下子缩回手,站起身来。他看也不敢看永宁公主,低着头踌躇着,声音都开始打哆嗦,“殿下、老夫,老夫肯能是把错了,殿下不妨另请高明,来看看殿下究竟是何缘故?”

他越是这么说,就越是令永宁公主心中生疑,永宁公主道:“太医院里,本宫就只信任你了。章太医,本宫到底有什么事,你且说来,不然,本宫就治你得欺瞒之罪!”

章太医吓了一跳,连忙跪了下来,一把年纪的人,声音里竟然是止不住的惶惑,像是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了似的,他道:“公主殿下饶命,公主殿下饶命!殿下……怕是有了身孕了!”

有了身孕了!像是一道惊雷,突然劈在自己头上,永宁公主惊了一惊,差点没回过神。

“你好大的胆子,怎敢在殿下面前妄言!拖下去!”梅香反应极快,立刻开口命令道。

“老夫不敢妄言,殿下饶命啊!”章太医不住地磕头,声音凄厉。

永宁公主皱了皱眉,像是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她看着章太医,突然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章太医连忙呼道:“下官不敢妄言。”

“你瞧着这日子,如今有多久了?”永宁公主问道。

章太医冷汗涔涔,却又不敢不回答永宁公主的话,道:“应当不足一月。”

“不足一月……”永宁公主喃喃道,算起来的话,时间倒是很合适,这段日子她和沈玉容统共也只见了几次面。只是她不明白的是,每一次她都是用了避子药,沈玉容在这方面十分小心。当然,永宁公主也不愿意未婚先孕,北燕的风俗就算再开放,这种事放在寻常人家也是见不得人的丑事。

可没料到,便是如此,还是怀了沈玉容的孩子。

永宁公主的手不由自主的抚上自己的小腹。

梅香见状,急道:“殿下,您打算……”她没有说下去,永宁公主转头看向她,问:“准备什么?”

梅香讷讷道:“您打算留着这孩子么?”

永宁公主一听,狠狠的一巴掌扇过去,直把梅香打的头一偏,她厉声道:“本宫肚子里的孩子,也容得下你一个贱婢置喙?”

跪在地上的章太医还未起身,更是吓得瑟瑟发抖。梅香也顺势跪在地上,她的脸上清晰的映出五个手指印,她却么也没察觉似的,仍旧道:“殿下腹中的骨肉一日日长大,终究怎么也瞒不住,若是被皇上看见,若是被外人看见,只怕解释不清。殿下一心怜惜那人,倘若事发,皇上等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若是发现是那人的骨肉,那人的仕途怕也是毁了,殿下定然会心疼。”

因着章太医在此,梅香没敢说出沈玉容的名字,而是以“那人”代替。这话却是说到了永宁公主心坎上去了。这孩子一天天长大,肚子是怎么也瞒不住的。要是皇上发现了此事,一定要追究,最后发现是沈玉容的骨肉,沈玉容的仕途到此为止。虽然对于永宁公主来说,沈玉容做官还是不做官,她都不在意。但沈玉容自己一定不会开心的,沈玉容不高兴,永宁公主也不会快活。

她顿觉头疼。

“可这是我与他的孩子……”永宁公主说着说着,眼里竟然闪现出一点近似于慈爱与温柔的神情。仿佛是和蔼的母亲,期待着新生命的出现。

这是她和沈玉容的孩子,光是这一点,便让永宁公主有无数个理由不能抛弃她。这也许是儿子,也许又是个女儿。也许眼睛长得像沈玉容,也许嘴巴长得像自己。将来长大后,会唤沈玉容一身爹,会叫自己一声娘。这是她与沈玉容深情的证据,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将这个孩子抛弃。

“我要留着他。”这句话,永宁公主说的斩钉截铁。跪在地上的梅香和章太医同时心中一惊,都没有说话。

“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办,倒是不急,如今尚且还不足月,旁人也看不出来。当务之急是养好我的孩儿,如今人心莫测,想要害我孩儿之人数不胜数,我得保护好他。”永宁公主道。

梅香道:“奴婢会保护好小殿下的。”

永宁公主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划过跪在地上的章太医,眼中闪过一丝凉意,她道:“章太医今日也辛苦了,梅香,你带章太医下去,请他吃杯茶再走。”

梅香会意,章太医还要求饶,只听得永宁公主笑道:“章太医不必心急,吃完茶再走,一杯茶的时间,你的夫人儿子,都不会在意的。”

章太医闻言,身子猛地一震,目光里顿时黯淡了下去,他不在说什么了,失魂落魄的跟着梅香走了出去。

大殿里又恢复了平静。

永宁公主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虽然她十分希望能留下这个孩子,但梅香的话也传到了她的耳朵,这样下去的确不是个办法。这件事要不要告诉沈玉容呢?怕是不能,沈玉容若是知道了此事,一定会劝她不要这个孩子。这段日子他已经不止一次的说过,正值风口浪尖,不要被人抓住把柄,应当保持距离。要是有了孩子,岂不是把把柄送到别人手上。

对自己,他总是有办法的,就算自己再如何笃定,最后也会被他的温柔打动,遂了他的意。可这一次,永宁公主怎么也不打算听从沈玉容的意思,她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留下来。

该想个什么办法,名正言顺的将此事揭过,又能让孩子留下呢?这孩子一生下来不能没有爹,他必须得叫沈玉容一声爹的。

永宁公主突然心中一动,对的,这孩子必然是要有个父亲,这父亲也只能是沈玉容。只要在别人还看不出来的时候与沈玉容成婚,介时再寻个理由,说是早产了,便能将此事变得光明正大不是么?

但要在极短的时间里与沈玉容成婚,就不是一件容易事了。永宁公主不打算与沈玉容商量,因着沈玉容定会提出质疑,而她又不能告诉沈玉容自己有了身孕的事实。她打算明日一早就进宫见刘太妃,让刘太妃说动皇上赐婚。

无论如何,此事都不能失败了。

……

燕京城的夜里,几家欢喜几家忧,有人在为腹中骨肉欢喜复杂时,也有人在为今后前程忐忑不安。

右相李府修缮的十分精致豪奢,右相在位多年,尤其是近年,在朝中地位愈发稳固,平日来送礼的人不在少数,送的礼许多看都没看,连着单子一起丢到了库房里。听闻右相府上的库房,甚至比国库还要充盈,但究竟是传言还是真的,便无人知道了。

靠西边的已一处院子,比别的院子要安静许多。扫洒的丫鬟只有三两个,但院子还挺干净。屋里,桌前正坐着一人,她手里拿着书,却是无心翻开,看着窗外发呆。

这女子年纪轻轻,也称得上容貌可爱,不是别人,正是姜家李家出逃的姜三小姐姜幼瑶。

姜幼瑶来到李府,已经有好长一段日子了。那一日她从姜家逃出来,本想去季家,可谁知道大年夜,竟然也在街上遇到了匪寇,那些匪寇见她是女流之辈,不仅抢走了她的包裹,还想对她动手动脚。正在姜幼瑶感到绝望之时,天降神兵般的,出现了一名容貌俊秀的年轻公子。他让随从赶跑了那些匪寇,还扶起姜幼瑶,见姜幼瑶吓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便将姜幼瑶带回府,清洗干净,让她安神别怕。

其实在姜幼瑶被救起的时候,她就认清楚了这公子是谁。是右相李家的李二公子李濂。按常理来说,姜幼瑶是不应当与李家的人有任何纠葛的,要知道李家和姜家是死对头。但不知为何,她并没有拒绝李濂带她回府的举动。也许是因为她恨姜家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对自己不闻不问,报复般的想以此来领姜家生气。也许是因为她如今是真的走投无路,不知道该去依靠谁。又或者也许是因为这位李二公子看起来太过温柔,不像是父亲说的奸猾之人,在这种落难的时候有个人温柔相待,便很容易相信。

她跟着李濂回到了李府,待洗干净脸之后,李濂也认出了她来。姜幼瑶心一横,便在李濂面前,诉说了这些日子在姜家的委屈。她是不得已来离家的,还希望李濂不要将自己在李家的事情告诉别人,被姜家知晓,是要把自己抓回去的。

李濂是个怜香惜玉之人,好似对她动了恻隐之心。果然没将此事告诉李仲南,他在自己的院子里分了一块地方给姜幼瑶,姜幼瑶平日就住在这里。她不能出门,否则会被人看见,姜幼瑶就只能在院子周围走动,还要提防着不被李家其他人看到。时间久了,自然觉得乏味和无聊。

而她每日能见到的人,除了这些下人,就只有李濂了。

和李濂相处的时间越长,姜幼瑶便越发觉得李濂是个不错的人。他温柔体贴,又极懂得自己的心,几次三番下来,姜幼瑶也忍不住与他交心。后来便……和李濂有了更深一层的关系后,起初姜幼瑶也是害怕的。她从姜家逃离出来,内心里一时半会儿还想着自己是首辅千金的身份,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只怕要给姜家蒙羞的。

但李濂告诉姜幼瑶:“你若是不想回去,便不必回去了。总归你说姜府带你苛刻,不若留在我们府上。我介时为你寻一个身份,你便能名正言顺的与我一辈子在一起。”

姜幼瑶很受用。

承诺是真心的提现,周彦邦一直不肯给她承诺,让她痴痴等了许多年,最后还与别人成亲,实在是令她很伤心。现在有一个人能主动站出来,抚慰她的伤痛,姜幼瑶自然抵挡不住。

她也想过以后,比如李濂的妻子,只能是高门大户的小姐。他便是再神通广大,为自己寻一个身份,都不可能是什么高门大户的千金。她呆在李濂身边,无名无分,至多也就是个妾侍。可姜幼瑶怎么能甘心做妾?

但即便她还是姜家的三小姐,也不可能和李濂成为夫妇,因为李家和姜家自来不对盘,不是一日两日。

与李濂在一起的日子虽然快乐,但一眼看不到未来,即便如此,姜幼瑶还是狠不下心离开他。因为离开李濂,她也不见得过的更好。倒不如把握眼下,先高兴了再说。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想吧。

觉得坐了许久了,姜幼瑶站起身,想到院子里走走。丫鬟们都各自做着自己手里的事。这些丫鬟不知道认出了她的身份没有,其实姜幼瑶对他们并不是大满意,有时候也在叹息,早知道便将金花银花一起带出来了,到底是从小跟在自己身边的人,用着也顺手。而这些丫鬟的主子是李濂,对李濂是毕恭毕敬,对姜幼瑶却说不上是多热络了。

最重要的是,李濂院子里的丫鬟个个貌美,莺莺燕燕的很是惹人心烦,姜幼瑶有时候会忍不住吃味的想,李濂莫不是将这些丫鬟都放在院子里,方便自己收用。她也曾在李濂面前暗示过,可李濂太会哄人,三言两句便将她哄得忘记了自己的初衷,不再兴师问罪了。

姜幼瑶走到院子边上,不由得抬眼往另一边的院子看去。

旁边的是李大公子李显的院子。李显不常回府,听闻他公务繁忙。姜幼瑶对早有耳闻,李仲南的两个儿子,李显比李濂要得众人称赞多了。他年纪轻轻便仕途顺遂,自身也极有才华,生的也俊美文气,比起李濂来,似乎更为洁身自好。这么大年纪,未曾听过他有什么不好的习性。

姜幼瑶目光在那院子里扫了一圈。

李显的院子和李濂的院子,最大的不同,大约就是伺候的人了。李濂院子里的丫鬟个个娇俏可人,李显院子里却未曾看见什么丫鬟。小厮倒是不少,就是年纪小了些。看起来都是十二三岁的小少年,甚至有一次,姜幼瑶还看见了一个八九岁的孩童。姜幼瑶不大明白,为何这些小厮年纪都这般小,伺候起来不会觉得不方便么?但凡跑个腿搬个重物什么的,看这些都还是小孩子的小厮,不见得能做的很好。

她也曾问过李濂这个问题,李濂总是笑着摇头,说那些孩子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李显见他们可怜,便将这些孩子都送到府上做小厮。表面上是做小厮,实则能送他们一口饭吃,日后长大了,也能为府上效力。

姜幼瑶闻言,心中还嘀咕,看来这位李大公子心底良善,是位大大的好人,竟然能想出这般迂回的法子替他们着想。

她收回目光,又往回走,心里忍不住感叹,不过这位李大公子也十分会挑人了,院子里的这些小少年,生的个顶个的漂亮。若不是晓得李显是什么人品,还以为他和那位有特殊癖好的肃国公一样,是喜欢男子的断袖呢。

------题外话------

李大公子是恋童癖啊,敲恶心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