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恢复/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年关过后,燕京的雪总算是停了两日。停了的这两日里,还难得罕见的出了太阳。

新年洗去了过去一年里的不快,无论如何,新的开始都要继续。

姜家在过去一年里遭受的非议,像是被姜家人心照不宣商量好要忘却似的。突然间大家都不再提了,府里的下人们也不在哭丧着脸过日子,又是欢欢喜喜,高高兴兴的。过去发生的事都被掩埋了,谁还都是一样过日子。

姜元柏也开始上朝了,不再称病告假了。

这一日,天气晴好,姜梨正坐在院子门口,看明月和清风把屋子里的书搬出来晒。一个冬日,书都捂得发了潮,适逢有阳光,恰好可以拿出来晒一晒,把虫子都晒掉。

正眯着眼享受温热的日头时,白雪突然从外面进来,道:“姑娘,方才叶府的阿顺过来,说让姑娘赶紧过去一趟,薛县丞出事了。”

姜梨脸上的笑容霎时间褪了个干干净净,她“蹭”的一下站起身来,道:“什么事?薛县丞出了什么事?”

“奴婢问过了,阿顺说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让姑娘赶紧过去看看。现在三老爷和司徒姑娘都在叶府,姑娘,现在要去么?”白雪晓得姜梨自来紧张薛怀远紧张得很,要是得知了薛怀远有个好歹,怕是立刻要赶过去看的。因此几乎是在阿顺说完事情的当时,就让人赶紧去备马车。

姜梨果然道:“当然现在去。”她匆匆回到屋里,也来不及梳妆打扮,只拿了一件披风就出来,招呼上桐儿和白雪,“你们跟我一道去。”

她走的很急,吩咐明月和清风,要是有人问起来,她去叶府了。反正老夫人和姜元柏对她隔三差五去叶府的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人敢说什么。等上了马车,姜梨感觉到自己心跳的极快,她分明前几日在见过薛怀远,薛怀远还好好地。司徒九月说,他现在能看书写字了,虽然很多时候都是坐着发呆,但这代表着他在渐渐好起来,开始主动寻找自己的记忆。怎么才过了两日,阿顺就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说是薛怀远出事了?

姜梨笑的,要不是情况紧急,叶明煜是不会让阿顺过来告诉自己的。可见此事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候。

白雪看出了姜梨很是紧张,宽慰她道:“姑娘不必焦急,有司徒姑娘在,想来不会出什么事的。”

“是啊姑娘,”桐儿也跟着道:“说不准今日去是薛县丞好起来了呢,恢复了记忆?”

姜梨心中狠狠一跳,旁人认为恢复记忆大抵是一件好事。可姜梨心知肚明,对于薛怀远来说,恢复记忆可能意味着痛苦的来临。要是薛怀远真的恢复记忆,找回神智,首先要面对的就是儿女皆亡,薛家不再的事实。对于一个父亲来说,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

他会不会再次崩溃?甚至不愿意想起这一切。姜梨心如刀绞。

这般胡思乱想着,很快就到了叶府门口。叶府的大门开着,小厮在外等候,见了姜梨,便道:“姜二小姐,您总算来了。”

闻言,姜梨更加心慌意乱,恨不得马上就飞到薛怀远身边。她都没来得及和门房的人打一声招呼,提着裙裾,便急急忙忙的往里冲。

薛怀远常住的那间屋里,外头站着几个人。姜梨走近,看清楚站在最外面的人正是叶明煜,道了一声:“舅舅!”

叶明煜一愣,问:“你来得怎么这样快?”

叶府和姜府之间虽然离得不算远,但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到了。姜梨道:“我让车夫赶路来着。”车夫得了她的命令,一路上行的飞快,总算是在最短的时间里到了叶府门前。

“舅舅,到底出了什么事?薛县丞在屋里吗?”姜梨不等叶明煜回答,便急忙追问。

知道她向来把薛怀远的事情看的很重,叶明煜叹了口气,道:“这事儿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今日一早,我恰好在府里没外出,最近这位薛县丞很喜欢看书,虽然只是对着书发呆,我就搬了个凳子让他在院子里晒晒太阳,看看书。”

“后来厨房来送热汤,我就起来端个热汤的功夫,一回头就看见薛县丞坐在地上,那凳子也翻到了,可能是他起身的时候没站稳,你知道人上了年纪,有时候突然起身容易头晕。我看他一直坐在地上没起来,生怕他磕着碰着哪儿了,赶紧上前去扶他,等一看到他的样子,吓了一跳,他脑袋上磕着了,流了不少血。”

姜梨听到这里,心中已经,忍不住问道:“怎么会这般严重?现在可还好?”

“我也吓了一跳,谁知道薛老头看着我走过来,突然问我:你是谁?阿梨,”他挠了挠头,“当时薛老头的脸色,看起来真是十分吓人。这段日子他也经常对人问这话,不过今日的语气实在有些怪,我也说不上具体哪里怪,反正我回答我是叶明煜,他又问我这是哪里,我说这是燕京城。然后他居然不要我扶,自己站了起来。”

姜梨道:“自己站了起来?”

“可不是?我还以为薛老头是身子好了,现在不爱让人扶。可才走了两步,他就一头栽倒下去。吓得我连忙请人去请司徒大夫过来。我想着薛老头今日奇奇怪怪的,莫要出什么事才好。司徒姑娘来得快,但是司徒姑娘来过以后,只跟我说,赶紧让你过来一趟。”

姜梨愣愣的听着,司徒九月如此说,必然是因为薛怀远的事情不是小事了。

正在思考的时候,司徒九月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姜梨来了么?来了就快点进来。”

“得,在叫你了,赶紧进去吧。”叶明煜道。

姜梨就和叶明煜一道进了屋子。

屋子里的帘子都拉上了,大约是司徒九月让拉上了。虽然是白日,点着灯火,倒也明亮,有安神的香气萦绕在鼻尖,姜梨走到里侧,床边,司徒九月坐着,身边站着的竟是海棠。海棠低着头,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

姜梨的心里“咯噔”一下,事情到了如今,若是薛怀远有什么三长两短,她只怕实在不知如何坚持下去了。

她朝薛怀远看去。

薛怀远躺在床上,双目紧闭,头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过。司徒九月正低头收拾着自己的药箱,姜梨忍不住道:“九月姑娘……”

“他可能恢复记忆了。”司徒九月头也不抬的道。

姜梨的手一颤,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后,她才道:“。…。全部么?”

“也许。”司徒九月站起身,面对着姜梨,她淡道:“即便不是全部,应该也想起了大部分,他所认为很重要的事。”

姜梨定了定神,又问:“可他现在为何昏睡不醒?”

“正因为想起了大部分过去,那些记忆里应当不算什么特别美好的记忆。”司徒九月说的很是平静,“据我所知,这位薛县丞的过去,过的可谓是十足凄惨了。正因为他恢复记忆后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痛苦的事,一时之间无法承担,才会昏睡过去。你可以将这种行为所为是他本能的逃避。不过我之前已经与你说过了,这种情况是很可能的。”

姜梨垂眸,“我知道。”她又轻声问,“薛县丞什么时候才会醒来?”

“不好说,这得看他逃避到什么时候。”司徒九月把药箱背在身上,“不要认为这是一件简单的事。任何一个再勇敢再冷血的人,乍然恢复记忆,尤其是这种不好的记忆,是一定会经过挣扎的。等他渐渐接受了事实,愿意醒来的时候,自然就会醒来。可能是一日,也可能是十日。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当然也能施针让他立刻醒来,但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去面对这种现实,对他来说也会很痛苦。你准备怎么做呢?”

迎着司徒九月的目光,姜梨扯了一下嘴角,却最终没能笑出来,她道:“不必了,让他慢慢接受,慢慢醒来吧。”

她自己尚且用了很长的时间才能走出来,接受过去的事实,父亲那么疼爱她和薛昭,受到的伤害比她还要深百倍千倍,她怎么忍心让加深父亲的痛苦?

叶明煜叹了口气,道:“这薛县丞一辈子,也真是坎坷,看着让人心里怪难过的。”

“不论如何,等他醒来后,要面对的就是清醒的人生了。”司徒九月的语气里,似乎也含了一些淡淡的惆怅,她道:“其实过去的日子未尝不好,世人眼中的疯子,倒比其他人活的快活一些。”

她自己是漠兰公主,当年经过动乱,想来也晓得要清醒的面对现实,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薛怀远大概能让她感同身受。

“我想留在这里。”海棠的声音还有些哽咽,“老爷现在这个样子,要是得知了薛家发生的事,一定很难过。我想陪在老爷身边,至少告诉老爷,薛家并不是全无人。我也想把小姐的委屈告诉老爷,叫老爷晓得,当年小姐并非是别人嘴里那般不堪。”

姜梨看向司徒九月,司徒九月耸了耸肩,道:“这是你就回来的人,当然是你说了算,不必看我。”

姜梨想了想,就对海棠道:“既然如此,你就留在这里吧。照顾着薛县丞也好,只是平日里就不要出去了。省的被人瞧见。”

海棠点了点头:“好。”

姜梨走这么一趟,原本以为薛怀远出了什么意外,没料到最后竟是得知了薛怀远恢复了记忆一事,一时间心中悲喜难言。

等她又在薛怀远的床边看了一会儿,走出屋去,看见司徒九月早就在屋外等候她了。姜梨上前一步,司徒九月便道:“等薛怀远恢复记忆后,你打算告诉她你准备提薛芳菲报仇的事么?”

姜梨实话实说道:“我不知道。”

“哦?”司徒九月不解。

“倘若告诉他,他也许会觉得,自己子女的仇还要别人帮忙才能报仇,也许心中会更难过。但倘若不告诉他……他应该知道真相的。”

司徒九月轻笑出声,“你倒是考虑的周全。”

姜梨摇头:“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真奇怪,在别的事情上,你一向很有主张,但在薛家的事情上,你却总是关心则乱。”司徒九月道:“不懂,不过也无事。等薛怀远醒来那一日,我会来叶府给他诊看的。之后也会告诉你,至于你如何与薛怀远相处,怎么告诉他真相,那是你的事了。”她挥了挥手,往前走去,“我先回去了,恕不奉陪。”

司徒九月就这么离开了。

叶明煜看着司徒九月的背影,感叹道:“司徒大夫也是个不一般的人。”

姜梨回过神,叶世杰没在府上,她又在屋里,陪着海棠一起照看了一会儿薛怀远,待到晌午在叶府同叶世杰一起用过饭后,才乘马车往姜府走。

回去路上,姜梨一路上都心事重重的。桐儿和白雪也不敢打扰她,姜梨却是有些心烦意乱。薛怀远醒来之后要怎么与他说,要不要与他相认,什么时候相认,要是薛怀远不相信自己就是薛芳菲又该如何?她的心里一团乱麻,与此同时,还有难以言喻的愧疚。

薛昭是因为为自己平反而死的。便是自己成为姜二小姐,重新得了生命,薛昭却再不可能重新活着了。父亲终究要面对失去一个儿子的事实,姜梨不知道要怎么说。

她只要一想到这种画面情景,便觉得浑身发凉。

待回到姜府,姜梨什么话都不想说,直奔芳菲苑。谁知道刚刚走到院门口,明月就过来道:“姑娘,有人登门想要见您,奴婢说您外出去了,她就在前厅等着您回来。”

“见我?”姜梨今日实在没有心思来见什么客人,却也晓得不能少了礼数。只是她的朋友自来很少,能主动登门的更是寥寥无几,若是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不见也就不见了。因此,她就问道:“谁要见我?”

她猜想着,也许是柳絮。燕京城里和她交好的小姐,也就只有柳絮了。谁知道明月摇了摇头,道:“明义堂的萧德音萧先生。”

“萧德音?”姜梨蹙起眉,她怎么也没想到,萧德音会来找自己?且不提薛芳菲如何,在姜二小姐的生活里,和萧德音除了明义堂的师徒名义之外,并无任何交情。况且这师徒情谊,还十分单薄。只要姜梨不上学的时候,便什么也没有。尤其是进来她几乎不再去明义堂了,和萧德音更是面也不曾见到几次,莫名其妙的,萧德音怎么会主动来找她?

况且……姜梨心中沉吟着,前些日子,叶明煜不是才派人在萧德音的府门口安排了一场“灭口”,萧德音闲杂应当正是慌乱不知所措的时候,怎么还会来找她?

“她现在还在前厅么?”姜梨问,“若是还在,明月,你将她带到我的院子里来吧,在前厅说话,总是有些不方便。”

明月赶紧道:“还在的,奴婢这就请她过来。”

姜梨脱下披风,换了件衣裳,又让桐儿稍微替自己整理了一下头发,看起来很从容了。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前,日光流了一半在碧色的茶水里,茶水温热的刚刚好的时候,萧德音来了。

她跟在明月身后,穿着一袭紫色绞纱绣梅群,袅袅婷婷,衣袖宽大,很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而她脸庞秀美,嘴角含笑,看起来温柔又良善。难怪明义堂里最得学生喜欢的先生,萧德音算是头一个。

她看见姜梨,便笑着上前来唤了一声:“小梨。”自己在石桌的另一头坐了下来。

“萧先生。”姜梨也微笑着还礼,道:“先生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前些日子你一直不曾来明义堂,知道你家是出了点事情。”萧德音笑道:“我早就想来看望你了,只是怕打扰了府上,觉得有些不方便。但你到底是明义堂最好的弟子,至少在琴艺一项上,整个明义堂没有比你更好的学生了,我打心眼里的喜欢你,想来想去,年关已过,还是来看看你。”

这话说的,好似这位先生平日里就十分喜爱关心这位学生似的,也说的姜梨就是她的得意门生。姜梨微微笑着,既不附和,也不反驳。眉眼弯弯的样子,不知为何,竟看的萧德音有点儿脸热。

不过她很快就道:“小梨,近来可好,打算什么时候回明义堂?”

“日后可能不打算去明义堂了。”姜梨道。她本来进明义堂无非就是为了打听消息,二是扬名。既然两个目的都已经达到了,而明义堂也不能再教会她别的东西,再待下去,就是浪费时间。况且把大部分的时间花在明义堂上,就意味着她只能用小部分的时间去关心薛怀远,报复沈玉容,实在很不划算。

姜梨清楚地看见,萧德音的眼中,划过一丝洗衣,但萧德音的面上,却浮起一个真切的惋惜,她道:“为何?你可是明义堂最好的学生啊。”

“先生谬赞,实在是府中多事,我也不再适合去明义堂了。”

萧德音叹息一声:“你心意已定,我也不好再劝,知晓你有自己的主意,也只能惋惜一番了。要知道,明义堂的学生们,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不仅因为你才华横溢,还因为你有胆气,有公义之心。譬如桐乡薛怀远的案子,你一个闺阁小姐,却敢于带着桐乡的乡民上京,替他们上告,便是我,心里也是佩服的。”

来了来了,这才是萧德音此行的目的,姜梨心知肚明,一瞬间便晓得今日萧德音来的重头戏在这里。但她佯作不知,只是微笑着,有些赧然的道:“换了先生,也会这般做的。”

萧德音点头,感叹般的道:“只是这世道上,有公义之心的人虽多,没有公义之心的人却是极少。”

“先生想太多了,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姜梨适时的做出一副天真纯善的小姐姿态来。

萧德音看了她一眼,突然微微凑近身子,低声道:“小梨,你告诉先生,当初廷议之上,指使冯裕堂对薛县丞下手,背后之人是永宁公主的那个证据,并不只是一个谣言吧?”

姜梨吓了一跳,掩嘴道:“萧先生怎么这样说?”

萧德音却笃定她有所隐瞒似的,道:“你告诉先生,是还是不是?”

“当初廷议之上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姜梨支支吾吾道,“证据是拿了出来,但那只是有心之人想要污蔑永宁公主而做的手脚。虽然上面有公主的印信,但也做不得真的。”

“既然都有了印信,便是真的,怎么叫做手脚?换了旁人,早已被定罪了,无非是因为她是公主,旁人才会想方设法的给她开脱。”萧德音道。

姜梨讶然的看着她,似乎极为诧异萧德音会这么说,她道:“可最重要的是,公主殿下并没有理由这么做呀!薛县丞是桐乡的一个县丞,离燕京城十分遥远,终其一生,只怕薛县丞也不曾见过永宁公主。公主殿下何必大费心思,去为难一个小县的县丞?”

“没有理由?”萧德音面上浮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道:“怎么没有?”

姜梨瞪大眼睛。

萧德音又往前凑了一点,几乎是贴着姜梨的耳朵道:“这位公主殿下,可是十分青睐当初的状元郎沈大人啊,而沈夫人的父亲,就是薛县丞。”

姜梨皱眉:“我不明白。”她将一个虽然聪慧,却对男女一事一窍不通的单纯小姐表现的淋漓尽致,萧德音也不疑有他,就指点道:“永宁公主喜欢沈大人,却认为沈夫人碍事,女子的妒忌心,让公主不惜为难远在千里的薛县丞,才满足自己的报复心。”

姜梨吓了一跳,目光惶惶的看着萧德音:“先生!这话可不能乱说!”

“我又何必骗你?”萧德音轻叹一声,“事实上,那沈夫人薛芳菲的事,怕也是大有周折,想想怎么会这般巧,沈大人中状元之前,无人知道,他就和夫人琴瑟和鸣,等他中状元后,公主殿下看见了,心仪了,沈夫人就恰好与人私通,恰好不久之后就病逝?恰好一门三人,什么也不剩,小梨,你心思澄澈,不知人世险恶,却要明白,人要是坏起来,什么事情都做的出的。”

姜梨听得直想笑,这话萧德音说的语重心长,可这话不就是说的萧德音自己?

姜梨像是被这番话吓坏了,小声道:“先生,这话不能乱讲,你如何知道永宁公主就心仪沈状元?”

“我自然是有证据的。我之前听闻这事的时候,也与你一般,毫不相信,若非亲眼所见……”她叹息一声,“我有心想为我的朋友芳菲报仇,可惜人微言轻,永宁公主在燕京城权势不小,而我只是一个教琴的先生,难以与之相抗。只怕还没有说出真相,便被人害死了。”

姜梨瑟缩了一下。

萧德音看向她:“小梨,你可相信先生的话?”她言语殷切,语气真诚,完全不似作伪。姜梨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轻轻地点了点头。

“其实这些话,我并不敢告诉别人。”萧德音道:“这个秘密事关重大,我怕引来麻烦。况且不瞒你说,我在燕京城中,除了芳菲以外,习惯了独来独往,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值得信任的人。但小梨你不一样。”

“你是亲自接受过桐乡案的人,你敢在廷议之上为薛县丞翻案,可见你内心正直,不怕权贵。我告诉你,也不怕你告诉其他人。而且,”她鼓足勇气,看着姜梨的眼睛道:“我也希望,你能帮得上忙。”

“我?”姜梨诧异,“我能帮得上什么忙?”

萧德音道:“你既然已经管了薛县丞的事,薛芳菲是他的女儿,你也许会一管到底,替薛芳菲平反。我知你内心正直,况且背后又有整个姜家撑腰,也许能与永宁公主抗衡。我虽然得知真相,有心想为好友鸣冤,奈何势力单薄。但我想,倘若我们能联手,也许事情会容易的多。”

“联手?”

“是的。”萧德音见姜梨似有所动,连忙道:“倘若你愿意为薛芳菲的案子奔走,我可以成为你最重要的人证,帮你指认永宁公主。这样一来,胜算就很大了!”

姜梨看着萧德音,面色惊讶,内心却差点忍不住放声大笑。她实在没想到,萧德音竟然会找到自己头上,还打的是这么个主意。这本是萧德音的想法,弄到现在,仿佛却成了姜梨的任务,而萧德音只是成为一个“人证”,一看势头不对,还能及时的抽身而退。

她还是一如既往地自私自利。

姜梨心中冷笑,面上却浮起一个迟疑的表情,道:“先生,这件事,我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定主意,再容我想想吧。”

------题外话------

走剧情走剧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