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永宁公主和李大公子被洪孝帝赐婚的事,在燕京城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浪。

燕京城的勋贵家族里,想要尚公主的不在少数,想要和李家攀亲的更多,可洪孝帝这么一道圣旨下来,永宁公主只能嫁给李显。于是想到打永宁公主主意的,和打李家主意的,同时扑了个空。

成王得了消息,亦是十分苦闷。他虽然与洪孝帝不对盘,但在明面上,也不曾这么毫无遮掩的下绊子。沈玉容是他的人,李显也是他的人,永宁和沈玉容之间的事,李显未必不知道。这两个如今都算是他的左膀右臂,总不能内部先起乱子。再同刘太妃打听到此事再无转圜余地的时候,成王便请沈玉容来府上一聚。

说到底,论起亲厚和底蕴,李家更重要。但沈玉容身上也有他所欣赏的地方,日后此人要是能为他所用,也不是一桩坏事。因此,在一切没有糟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时,成王还是希望沈玉容能为自己效力的。

他请沈玉容上座,让人给沈玉容斟茶,和颜悦色道:“玉容,今日本王找你过来,是为了永宁的事。”

沈玉容神情平静,道:“下官明白。”

成王打量着沈玉容,即便是这个时候,沈玉容看起来仍旧是从容不迫的模样。他温和沉稳,这幅模样,能俘虏永宁公主的芳心并不意外。就连成王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此人有种难以忘怀的风度。且随着时间流逝,他的官位越做越高,气质便更加卓然。

“皇上这道赐婚,来的莫名其妙,之前母妃与太后提起的,分明是你与永宁的亲事,但不知为何,最后成了永宁和李显的亲事。我知道你与永宁的关系,你也明白,永宁一直心仪你……”

沈玉容沉默。

“世上女子千千万,”成王拍了拍沈玉容的肩,“你是做大事的人,不必拘泥于儿女情长。日后待成就了事业,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不能有?”

成王不能宽慰沈玉容这桩亲事还有任何可以周折的余地,因为这不可能。同样,成王也不能告诉沈玉容,让沈玉容且忍耐忍耐,只要待过一段日子,等着李显与永宁公主和离。李家不可能容忍这种事情,而李仲南是成王还需要依仗的人,他只能牺牲现在还不如李家的沈玉容,或者答应日后补偿他。

“本王知道,你非短志之人,自有丘壑,既然如此,不如一心一意跟着本王做大事。也好过这些琐碎。”成王又道,目光却是有些意味深长。

倘若沈玉容和永宁公主是真心相爱,成王也许还会找到李仲南,商量着可否退让出一个两全之策。但显然,成王一开始就知道,沈玉容也并非真正的喜爱永宁公主。事实上,他这个妹妹,虽然生的娇媚可人,但脾性实在太差,男人鲜少喜爱。尤其是沈玉容这般骨子里骄傲的人,更不可能真心喜爱上永宁公主这样自私的女人。

之所以和永宁公主纠缠至今,无非就是想要往上爬而已。这一点,从他对自己从前妻子薛芳菲一家的袖手旁观就可以看得出来。只是无毒不丈夫,成王反而有些欣赏沈玉容这份狠毒。就算日后他没有和永宁公主在一起,就是沈玉容的手段和才华,成王也愿意重用他。

所以,他这是在同沈玉容承诺,就算他不与沈家结亲,仍旧不会亏待沈玉容。

沈玉容神情淡淡的,道:“殿下厚爱,臣感激不尽。”

他用了“臣”,这是君臣之道。成王一听,果然心中大悦,哈哈大笑道:“你我二人,将来定是要做出一番大事业的!那小子既然故意激怒我,在永宁的亲事上做手脚,那本王就如他所愿!三个月,定然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笑声放肆,回荡在厅内,说不出的狂妄,沈玉容低着头,谁也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待除了成王府,天色已经全黑了。

沈玉容又往沈家走,今日晌午他回去的时候,已然被沈母和从宁远侯府赶回来的沈如云追问了一遍,如何会这般?沈玉容只得敷衍过去,说这都是洪孝帝的主意。即便是这样,沈母和沈如云居然还说,要去找永宁公主说情,可否改变这桩亲事,沈玉容十分头疼。

他第一次认真的审视自己母亲和妹妹,发现他们不止是愚蠢,还因为这些年对他们予取予求,已经养成了不知深浅的性子。觉得便是坐在那最高位置上的皇帝,说出的金口玉言也能说改就改。而永宁公主是无所不能的,但凡什么难办的事,只要告诉永宁,就能迎刃而解。

怎么能这般天真?甚至无理取闹。

到最后,沈玉容几乎是和她们发了火,才教她们消停下来。即便如此,沈母和沈如云还一副天塌了下来的样子。大约她们认为,沈家能有今天,全都和永宁公主脱不了干系,没有了永宁公主,沈家的富贵就会瞬间消失。至于他自己,也是因为和永宁宫有关系才会有价值。

多可悲。

沈玉容又想起了薛芳菲,他没有那般好的耐心,还能与沈母和沈如云讲道理。过去沈母和沈如云与薛芳菲起争执的时候,薛芳菲总是退让。他不以为然,私下里宽慰薛芳菲几句就罢了。等真正的他自己面对的时候,才发现,和自己的亲人,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也真是难为她了。

又想到了薛芳菲,沈玉容摇了摇头,他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她。想到她站在树下采花露的时候,冬日给他煨茶的时候,红袖添香的时候……他曾有过一个妻子,她很好,以至于她死后,还时时的出现在他眼前。

沈玉容的脚步走的很慢,走到一处拐角的时候,突然有人唤他的名字:“沈大人!”

他回头一看,黑暗中走出一个侍女模样的人,他认出来,这是永宁公主的贴身宫女梅香。

梅香道:“沈大人,公主就在附近的茶坊等您,有话对您说,请随奴婢过来。”

这是神与容乃公从前习以为常的事情,因此,他也并没有推辞,就跟着梅香去到了所说的茶坊。

永宁公主果然在里面等他。

永宁公主看着憔悴了许多,连气息都变得虚弱极了,不知是不是沈玉容的错觉,她看起来好像都比前几日瘦了一点。

“沈郎。”见他来了,永宁公主站起来。

沈玉容站在门口,也不往里面走,只是神情淡淡道:“恭喜殿下。”

便是这一句话,几乎是往永宁公主心上戳刀子,她顿时心如刀绞,一瞬间眼泪差点都下来了。

永宁公主道:“我不愿意嫁给李显,你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的!”

对于金枝玉叶的永宁公主来说,这般卑微的,带着祈求的话,若是被旁人听见,只怕是不敢相信出自永宁公主的口中。沈玉容也像是被永宁公主的哭腔触动了,他回过头,看向了永宁公主。

“沈郎!”永宁公主抓住他的手,“你要相信我!我同母妃说的,是要嫁给你,母妃与太后也这般说了。可皇上却下旨,赐婚我同李显,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还怀着你的孩子,怎么可能主动嫁给李显呢?”

便是这一句话,让沈玉容脸色立刻变了变,他道:“什么孩子?”

永宁公主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已经说漏了嘴,但看着沈玉容的眼睛,便又狠下心来。之前她是一直找不到机会,不知如何与沈玉容说起这件事,但早说晚说,总归会有说出来的一日,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全部说出来。

“是,”永宁公主道:“我怀了你的孩子,太医看过了,尚且不足月。”

“这怎么可能?”沈玉容一向淡然的神色,出现了一丝裂缝,他的声音也不似平日里那般冷静,“怎么可能?”

他与永宁公主的每一次温存,永宁公主都是服下了避子药的。可眼下居然有了身孕,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我不知道,”永宁公主摇头道:“也许是那避子药并非能完全避开……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她说得越多,沈玉容却越发怀疑这是永宁公主故意的,想要利用怀着身孕来逼自己娶她。可没想到最后洪孝帝却赐婚了她和李显,这才慌了神。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沈玉容问。

“什么怎么办?”永宁公主茫然的看着他,当看到沈玉容略带凉意的眼神时,一个激灵,突然明白过来,她道:“你莫不是,想要让我不要这个孩子吧!”

沈玉容沉默:“他的存在,现在的确不是最好……”

“不可以!”不等沈玉容说话,永宁公主就尖叫一声,“这是我的孩子,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我也不会丢掉他的!”

沈玉容耐心的安抚她:“永宁,现在你要嫁给李显,倘若李家发现你怀了身子,对你来说很不利。李家绝对不会允许这种耻辱,便是你保得了孩子一时,也未必生的下来,李家会想法设法除去这个孩子,也会和你、和成王殿下生了嫌隙。”

他以为这一番话说下来,永宁公主好歹会有所松动,毕竟从前他的话,永宁公主多少都是要听一听的。可是今日,永宁公主只是冷冷的看着他,道:“你口口声声都是为我着想,其实是害怕事情败露,会牵扯出孩子的父亲是你,让你难以继续高枕无忧吧!沈玉容,这可是你的孩子,你什么都想到了,可曾有位这孩子想过一丝半点?是了,我忘记了,你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倒也不在乎再失去一个。”

沈玉容神情巨变。

他是曾经失去过一个孩子,一个属于他和妻子薛芳菲的,未出世的孩子。那时候他心心念念盼了许久的孩子来到的时候,晓得这桩喜讯的时候,沈玉容却并不高兴。因为那时候,永宁公主已经好几次同他表示,很喜欢他了。

生下孩子就意味着很好么?现在想来,薛芳菲流产的时候,虽然不是他亲自动手,可他知道以后,甚至还松了口气,觉得了却了一桩事情。那时候他还安慰自己,便是这孩子生下来,外人也许会说这是薛芳菲和人私通留下的私通子,于这孩子的未来也没有半分好处,何必来到人世间受苦?

于是最后一丝愧疚也就烟消云散了。他对于这个孩子的来到没有喜悦,离开也没有痛苦。就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甚至早就忘记了这件事。可在这个时候,被永宁公主提出来,他就觉得自己心头像是被细细密密的针扎过,蔓延出一片绵密的疼。

沈玉容不想再待下去了,转身要走,却被永宁公主从背后一把抱住,她惶惑不安的道:“沈郎,我方才说错了,我口不择言,我不是故意的。你是孩子的爹,你自然是很喜欢他的是不是?”她像是要说服沈玉容,又像是要说服自己,“天下没有不喜欢自己孩子的父亲的。”

沈玉容叹了口气,转过身来,永宁公主慌慌张张的看着他。

“你真的要留下这孩子?”

“没错!”永宁公主立刻坚决的道,不容一点儿质疑,她说:“母妃也知道此事,她答应我嫁到李家的时候,会替我隐瞒的!”

刘太妃已经知道了,沈玉容心中“咯噔”一下,这样子,想要私自对永宁公主肚子里的孩子下手,便不大可能。一旦出事,刘太妃势必第一个想到他。

“那你打算如何隐瞒?”沈玉容淡淡道:“如今不足月,尚且看不出来,等时间久了……”

“母妃会从太后娘娘请求,下个月就完婚。等我嫁过去后,便想其他法子蒙混过去。”永宁公主道:“只是这孩子出生后,名义上的爹便是李显了。”

她说的无限不甘心的模样。

沈玉容心中嘲讽,永宁公主不乐意,李显又何尝乐意?只怕李显要是真的知道自己被戴了绿帽子,杀妻的事情都做的出来。右相这么多年,又何尝是什么仁善的主,这等奇耻大辱,怕是咽不下去。永宁公主这步棋,说不准还会连累自己。

“沈郎,你放心,我大哥再过几个月便会举事,”永宁公主低声道,“等我大哥做了皇帝,天下都是他的。他说的话没有人敢不听,介时我便让他下一道旨意,我同李显贺礼,和你在一起,李家也不敢说什么的。”

她说的理所当然,仿佛一切都会照着她所想的发展,沈玉容却是嗤笑,永宁公主想到未免也太天真了。李家的声誉,并非她想怎样就能怎样。

但是眼下,却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永宁公主下个月就要出嫁的话,肚子里的孩子便更不能有什么闪失,否则可能被人发现端倪。只要头一个月蒙混过去,之后再告诉李显,新婚之夜有了身孕,暂时可以安生一阵子。

至于日后……日后的事日后再说。只是永宁这颗棋子,可能是要废了。沈玉容眸光暗了暗。

永宁公主并未发觉沈玉容心中已经有了诸多思量,仍在喋喋不休的同沈玉容诉说自己对他一片赤诚。沈玉容道:“我知道,殿下,我知道殿下的心意。”

永宁公主又喜又忧的看着他,喜的是沈玉容的态度到了这里,总算是有些松动了。忧的是他叫自己“殿下”,已经是很生分。

“那你可不要生我的气。”永宁公主道,她仍是放低了态度,主动去拉沈玉容的手,这件事毕竟是因她而起,若非是她去找刘太妃,事情也不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对于沈玉容,永宁公主感到愧疚。她说:“我的心里还是有你的,只有你一人。”

“我知道。”沈玉容淡淡一笑,将永宁拥入怀中,只是目光却变得十分悠远。

是时候和永宁公主划清关系了。

……

首辅府上,姜梨得了洪孝帝赐婚李显与永宁公主的消息时,也愣了半刻。

此事虽然在她的意料之中,却也没有来得这样快。不过想想也是了,洪孝帝也视成王为眼中钉,现在有了一个能将右相和成王绑在一块儿的机会,自然也会迫不及待的下令。

不晓得得了消息的沈玉容和永宁,此刻是个什么心情。想来也不好受,筹谋多年的计划,一朝尽毁。而且事情看起来还朝着挺糟糕的方向发展,换了谁也不会高兴。永宁公主和沈玉容不会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这个开始还不算太糟糕,接下来的事情,只会一件比一件糟糕,一直糟糕到最后无法挽回的地步。

“姑娘在笑什么?”桐儿好奇的问道。她见姜梨笑的高兴,这些日子,自从得知了叶府薛怀远可能恢复了记忆,正在昏睡的消息后,姜梨就闷闷不乐。今日突然高兴起来,倒是令人好奇。

“我笑事情一切顺利,心想事成。”姜梨道。

桐儿眨了眨眼,正想要说什么,外头的树枝突然晃动了一下,一个人影谩骂出现。

桐儿“啊呀”一声,吓了一跳,才看清楚,窗户口站着的人,不是赵轲是谁?桐儿如今也认识赵轲了,晓得赵轲是国公府的人。虽然对姬蘅将自己的人安排在国公府颇有微词,但转念一想,这些侍卫都是武功高强,倘若姜梨遇到危险,指不定这些人比姜家的侍卫靠谱多了。也就权当是个白得的劳力,况且赵轲白日里在姜府的身份还是花匠呢,这样白天是花匠,晚上是侍卫,还只领一份月银的小傻子,现在可不多了。

赵轲全然不晓得自己在桐儿眼中已经是“小傻子”,只是对姜梨道:“姜二小姐。”

姜梨问:“可是出了什么事?”

赵轲没事的话是不会主动出现的,更多的时候是姜梨吹哨子找她。因此看见赵轲,姜梨第一个念头便是,姬蘅是不是又有什么事要吩咐。

“姜二小姐之前让属下查的事情,已经清楚了。”赵轲回答。

姜梨问:“何事?”她需要弄清楚的事情太多,自己都不知道赵轲说的是哪一桩。

“将季淑然的事情流传出去的人究竟是谁。”赵轲道,“是姜元兴。”

“三房的人。”姜梨恍然。其实上一次她遇到三房的时候,已经对三房隐隐产生了怀疑。姜玉燕的吃穿用度比往常好了许多,还有杨氏若有若无,偶尔表露出的不屑态度。在以前,杨氏虽然不会讨好,但至少也不会去得罪大房二房。

看这样子,好像是背后有依仗似的。

“不仅如此,姜元兴私下里,和李仲南有往来。”赵轲道。

“和李家的人?”姜梨一愣,随即笑了,“看来三房的人对姜家,还真是恨之入骨啊。”姜家大房和二房两兄弟,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三房却是庶子,姜老夫人瞧不上,姜元柏两兄弟平日待姜元兴,自然也不如彼此那般亲近。可之前到底相安无事的过着,如今却到了几乎要撕破脸的地步。尤其是姜元兴居然和姜家的对头往来,可想而知,他们往来的目的是什么。

姜元兴依靠不了姜家发展自己的仕途,他自己的本事也不足以令他加官进爵。在面对姜玉娥也只有给周彦邦做妾的事情后,也许是因为急红了眼,也可能是终于看清了权势的重要性。他豁了出去,把姜老大人的教诲抛之脑后,重新找到了一条可以往上爬的途径,就是靠出卖姜家。

把姜家的秘闻、丑事告诉姜家的死对头李家,获得升迁的机会。这等手段,可以说是很下作了。

桐儿和白雪在一边默默听着,待听到罪魁祸首竟然是三房的时候,亦是吃了一惊。桐儿问:“姑娘,三老爷竟然还藏着这等祸心,咱们姜家,不会被他掏空了吧?”

“那倒不至于。”姜梨淡道,“三房在姜家,本就处于一个无足轻重的地步。便是姜元兴想要偷偷告诉李家姜家的秘闻,恐怕也告诉不了多少。父亲和二叔对他本就不亲近,更不会主动告诉他自己的秘密。姜元兴就算绞尽脑汁,知晓的事情更可能也和姜家的下人差不多。我想,到目前为止,他所说的对李家来说最感兴趣的事,也就只有季淑然的事了。”

“那姑娘,要留着三房的人吗?”桐儿问,“倘若老夫人知道了此事,定然会与三房分家,让三房出府另过的。”

姜老夫人历来就不喜欢三房,要是得知了此事,姜梨都猜得到姜老夫人会说什么,她肯定会说,三房是吃里扒外,养不熟的白眼儿狼,立刻将三房驱逐出去。

“老夫人的话,就不告诉了。留着三房,也不是没有用处。”姜梨道:“三房和右相交往,右相得了有用的消息,定然会传递给成王。如果我们需要传递一些‘有用’的消息给成王,三房就是一个很好的途径。”

让姜元兴穿假消息给成王。

赵轲跟块木头一样立在窗口,却将屋里的一切话语都尽收耳底。心中默念,姜二小姐可真是位狠角色了,旁人怕是被卖了,还要尽心尽力的替她数钱。

“不过此事得告诉父亲,让父亲也提醒二叔。”姜梨继续道,“姜家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姜家,父亲和二叔比我聪明的多了,他们更加知道如何利用三房,达到自己的目的。眼看着离成王举事的日子不远,越是在这个重要关头,三房的存在,就越是有用。”

“多谢你,赵轲,”姜梨看向窗前的侍卫,“也替我谢谢你家大人。”

“姜二小姐的话,属下一定带到。告辞。”说罢,赵轲的身影就消失在窗前了。

他这般来无影去无踪的,桐儿撅起嘴道:“姑娘,您得与国公爷好好说说,别的就算了,赵轲在府上到底也能保护您的安全。只是他老是突然出现,姑娘到底是女子,倘若姑娘正在更衣怎么办?岂不是被人占便宜了?”

“你不是将窗户打开的么?”姜梨提醒,“人家也晓得,真要更衣的时候,是不会开窗的。”

“那也总觉得有些不妥,要不下次换个姑娘吧。”桐儿提议,“有武功的那种姑娘,就跟……”看着走到一边的白雪,桐儿眼睛一亮,“就跟白雪那样的一样!”

姜梨笑着摇了摇头:“国公府自己都没有丫鬟,如何来寻个有武功的丫鬟来伺候我?况且这些侍卫个个生的斯文俊美,真要是换了丫鬟,你不觉得可惜?”姜梨打趣她。

桐儿脸一红:“姑娘就去拿奴婢说笑。这些侍卫生的再俊美,也比不上姑娘一根手指头。姑娘看见这些侍卫,不也是习以为常么?”

白雪正在收拾褥子,闻言闷着头道了一句:“姑娘看惯了国公爷的脸,再看这些侍卫,自然生不出欣赏之心。和你的不一样。”

姜梨:“……”

嗯,话虽然说的不怎么好听,但听着也有几分道理。

------题外话------

白雪是国公爷的颜粉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