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清醒/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永宁和李显那日的大喜日子,姜梨最终还是没有待到最后。姜元柏和李家本就不和,来李家观礼已经很好了,自然不可能待到最后。等宴席用完,就带着姜家人回府了。

因此,姜梨也没能和姬蘅多说几句。奇怪的是,当姬蘅说起要她性命这件事的时候,姜梨的心里十分平静,甚至没有一丝侥幸。大约是觉得,对于姬蘅来说,夺去她性命只在对方一念之间。就算她再聪明,再耍手段,但在姬蘅的权势之下,也只是负隅顽抗,螳臂当车。

做人要守承诺,当初她是如此告诉姬蘅的,如今就要遵守承诺。拿得起放得下,才是的丈夫所为。

姜梨并没有很忧愁。

到了第二日,姜梨早晨起来用过早饭,换了衣裳,就准备到叶家去探望薛怀远。本来昨日就想去的,无奈要去李家,今日没什么事,现在去也不迟。

才走到姜府大门口,却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叶明煜身边的阿顺,阿顺见了姜梨几人,愣了一下,道:“表小姐这是要出门呢?”

桐儿回答:“姑娘正打算去叶家,没想到你来了。”

“阿顺,可是出了什么事?”姜梨问道。

阿顺挠了挠头:“表小姐,薛县丞醒了,司徒大夫让小的来与您说一声。”

姜梨怔了片刻,像是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往马车那头走,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出发吧。”

……

桐儿和白雪面面相觑,马车里,姜梨紧紧握着手里的玉佩,桐儿和白雪与她说话,姜梨也是心不在焉,显然是心思不在此地。她想着薛怀远如今醒了是如何,是会十分痛苦,还是心如死灰。他会不会流泪,会不会责怪自己这个女儿。越是想的越多,越是茫然无措,姜梨发现,她如今连自己曾经最熟悉的父亲,也变得陌生了起来。她好像很久没有和父亲好好说过话了。

上一次见到清醒的父亲时,还是出嫁之前,之后大家往来写信,却没有再见面的时候。

时间过得如此之快,快到姜梨的马车已经走到了叶府门口,她却有一瞬间,突然没有勇气下车。

白雪先下马车,在车下同她伸出手,想要搀扶姜梨,道:“姑娘不下来么?”

姜梨定了定神:“就来。”她朝白雪伸出手。

无论如何,那都是她的父亲,便是有再大的苦难,这个世上,只有父亲是薛芳菲的家人。是薛芳菲留在人间的,唯一的牵挂。

叶府门房的小厮热情的迎道:“表小姐来了。”

姜梨点了点头,随着白雪和桐儿往里走去。本是初春料峭的天,竟也觉出热来,手心脑门上都是汗水,随着她走动,汗水也要落下来似的。

薛怀远的房间外头,站了几人。姜梨走过去,看见的是叶世杰。叶世杰也当是刚刚下朝,连官服都还没来得及换。他也许久没看到姜梨了,叫了一声姜梨的名字,姜梨道:“叶表哥。”目光不由自主的往里看去。

叶世杰晓得她关心薛怀远,侧了侧身子,示意她进去,“薛县丞在里面,已经醒了。”

姜梨深吸一口气,抬脚走了进去。

司徒九月正在收拾药箱,叶明煜坐在一边,好像有些不知所措的喝茶。海棠站在一人身边,那人坐在床榻的边缘之上,只是一个坐着的身影,就让姜梨的眼泪险些掉了下来。

他坐的笔直如一棵青松,只是不再高大挺拔,显得有些苍老。但还是她的父亲,薛怀远。

司徒九月见姜梨走进来,道:“你来的刚好,我替他看过了。身子已经全好,从今往来,我不会再来,他也不再需要我了。剩下的,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你们自己处理。”她一副撂挑子走人的模样,姜梨的心里,却对她充满了深深地感激。于是同她行了一个拜谢的大礼,道:“九月姑娘的恩情,姜梨记在心上,如果没有你,薛县丞不会有如今的模样。日后若有机会,此等大恩大德,姜梨一定报答。”

一个首辅千金却给一个没有身份的江湖女子行此大礼,已经是很出格了。不过屋里的人却没有人觉得这不应该。司徒九月侧身避开,皱眉道:“一个个的,怎么都喜欢行大礼。说声谢谢有什么意思?我要你的感激之情也不能换银子,我早说了,姬蘅已经付过报酬,大家各取所需罢了,不必有感情纠葛。”说罢,便抬脚大踏步的走出屋子,连头也不回。

“这姑娘可真是……”坐在门口的叶明煜砸了咂嘴,半晌才吐出一个词,“不同寻常。不过咱们江湖人士,就是如此,阿梨,你可不要在意。”

“阿狸?”从屋里,响起了一个轻微的声音。姜梨一震,抬眼望去。

薛怀远就坐在边上,目光怔然的看着她,缓慢的重复了一句:“阿狸?”

姜梨的手垂在身侧,紧紧握着拳头,差点忍不住自己哽咽出声。

“是啊阿梨,”叶明煜看向薛怀远,问:“怎么,老爷子,你认识我们家阿梨?”

满屋人里,只有姜梨知道,薛怀远所说的是“阿狸”而不是“阿梨”。也许是叶明煜的话,让薛怀远想到了自己的女儿。

姜梨往前走了两步,让薛怀远看清自己的脸,也能看清楚薛怀远的模样。

原本高大清瘦的男人,现在看起来已经和一个老者一般无二,满头华发,面上都是苍老的痕迹。他的眼睛慢慢从姜梨的脸上扫过,眸中光芒一点点黯淡下去,就像是带着余烬的火堆,在最后的时刻尚且有火星,但终究会归于黑暗。

他微笑着摇了摇头:“我与姑娘素未相识,原来姑娘就是救了我的二小姐。多谢姜二姑娘的恩德,救我于牢狱之中。”他行了一礼。

他叫自己:姜二小姐。

姜梨刹那间,面色猛地几变,几乎要哭出来。自变成姜二小姐以来,她从未觉得这个身份有什么不好。甚至还以为,这是上天给她的恩赐。以姜二小姐这个身份来报仇,远比薛芳菲的身份来的容易。她自来会开解自己,反正事已至此,不是她自己能决定的,不如接受她。

但是此刻,站在父亲面前,被父亲唤作其他人,当做陌生人看待的时候。姜梨的心里,却生出委屈来。她很想扑到父亲怀里,像小时候那样,道:“我是阿狸,您怎么能不认识我了呢?”

但她不能。她只能克制的,露出和薛怀远一般的微笑,侧身避过,道:“薛县丞不必如此,况且薛县丞是我的长辈,姜梨实在当不得此种大礼。”

薛怀远道:“之前发生的事情,我听海棠说过了。知道在桐乡,是姜二小姐路见不平,冯裕堂的事,我也要替桐乡百姓多谢姜二小姐。”

姜梨道:“举手之劳而已。”

顶着陌生人的身份,她与薛怀远之间,突然生分的要命。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薛怀远也没有对她表现出特别的亲近。事实上,姜梨看到薛怀远的时候,薛怀远的表现,实在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他没有痛苦万分,也没有心灰意冷,至少他的表面上看起来十足平静。甚至于就像没有过去那些痛苦的事发生过一般。他很有礼貌,克制又客气,对待所有人,却多了一份疏离。

这不再是过去的薛怀远身上所有的东西,别人不知道,但姜梨知道,所以薛芳菲和薛昭的事,到底还是令父亲改变了。

姜梨问:“薛县丞日后打算怎么办呢?”

薛怀远沉默。

过了一会儿,薛怀远道:“我过去的名字,叫薛凌云。”

屋里的几人一怔,连从屋外走进来的叶世杰也看向薛怀远。只听薛怀远继续道:“已经过去快二十年了,我想,是时候把这个名字改回来。”

“你想回朝做官?”叶世杰皱眉道。

薛凌云道:“只是试一试。”

“这怎么可能?”叶明煜嚷起来,他不懂官场中事,但也觉得这是一件不可思议一事,他道:“薛老爷子,你都多大岁数了,如何能做官?况且现在做官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人提携,要么就老老实实春试?您老打算哪样?”

薛怀远淡淡一笑,道:“今年的春试,马上就要到了。当年做薛凌云的时候,朝中也有几位相好的同僚。如今倒也升迁的不错。让我参加春试,应当也不难。待考中状元之后,会有殿试……自然可以面见圣上。”

叶世杰道:“您打算在殿试上告御状,或者是见到皇上的时候告御状?”叶家的人如今也都晓得了薛家的一双儿女双双死于非命,怕是其中有冤情。叶世杰反应灵敏,立刻想到了这一层。

“不是。”薛怀远否认。

“那是为何?”叶世杰不解。

“我只是希望在殿试上,令陛下记住我而已。况且陛下之前也得知桐乡之事的来龙去脉,知晓我的存在,对于薛凌云,也有所了解,势必会对我有所注意。”

姜梨轻声道:“薛县丞想做官么?”

薛怀远看了她一眼,含笑道:“平民百姓想要得到公正,实在太难。我只能走的更高一点,才能有发现真相,追查真相的权力。”

姜梨难过极了。父亲仍旧想要为他们洗清冤屈,为他们报仇。可父亲也知道,对手是成王的妹妹,是位高权重的公主。而沈玉容也不再是当年桐乡那个穷秀才了,他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皇上信任的新贵中书舍郎,前途无量。

而薛怀远现在什么都不是,他连桐乡县丞这个芝麻官的官衔,也都给弄丢了。在燕京城这个地方,薛怀远犹如蝼蚁,难以撼动大树,所以他要变成薛凌云。当年看不惯官场污浊,主动离开的薛凌云,如今却要为了自己,重新出山了。

但她怎么舍得让父亲再回到那个乌烟瘴气的地方?和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勾心斗角。报仇这件事,看上去好像很有目标,但在过程中,却会不断地失去一些东西,付出一些代价。譬如人的良善,又譬如人的尊严。变得冷漠而不近人情这回事让自己一人做就是了,何必要搭上父亲?

叶明煜道:“薛老爷子,您说的倒轻松。可是殿试……嘿嘿,您认为您在春试中,一定能夺得名次了?”

薛怀远淡淡一笑:“尽力一试而已。”话虽然这般说着,但是他面上的笑容,分明是十分自信,并不认为自己方才说的话,是一句玩笑话。而他的笑容,让叶明煜也僵住,便觉得好像自己说的这句话是个笑话,不该这么说的。

叶世杰闻言,却对面前的这位老者,心生佩服。在这么大的年纪,却愿意为了儿女,重返官场。薛怀远看起来有绝对的自信,叶世杰认为,这是自信并非自负,薛怀远说自己在春试上会有名次,就真的会有名次。在眼下想要为薛芳菲和薛昭寻找真相,这个办法,的确是最有把握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想法是薛怀远在醒来以后,立刻想到的。

从他醒来到现在,可能还不到两个时辰,他便能想的这般长远,实属难得。叶世杰有理由相信,这位薛怀远,和过去那位做到工部尚书的薛凌云,的确是同一个人。

叶世杰道:“我看薛县丞也不必去找往日的同僚了,官场人走茶凉,当初的老友与您交好,如今未必肯卖您面子。就让晚辈代劳吧。”

屋里几人同时一怔。

叶明煜道:“世杰,你这是搞啥呢?”

“晚辈如今是户部员外郎,在户部倒也能说得上话,薛……先生要是想春试,我能想办法。”他不再叫薛怀远为“县丞”了,因为薛怀远现在不是。

“年轻人,你们已经帮了我许多了……”薛怀远正要推辞,只听叶世杰又说话了。

他说:“并非白白帮忙的,我如今在朝中为官,因我自己原因,却也没有同盟。薛先生当年能做到工部尚书,可见才华。薛先生春试之后,若是能中第,殿试,做官,还请多多提拔晚辈。官场之中,相互提携,也是重要的。”

说到最后,他俨然一副生意人的精明模样。

薛怀远愕然了片刻,突然笑道:“好。叶小少爷能说出此番话,其实不必靠我,日后也能在朝中站稳脚跟。”

“那咱们就说好……”

“不好。”打断叶世杰的,是姜梨。

她一直默默地听着叶世杰与薛怀远的对话,到了此刻,突然忍不住了。她不喜欢看着父亲为了她去委曲求全,那个总是教她要坚守本心的人,如今要做这些事,姜梨忍受不了。

她看着薛怀远,郑重其事道:“薛县丞,我知道你的顾虑。我也知道,你着急着要做官,无非就是为了薛芳菲和薛昭的事。这件事我已经在查了,而且不出两个月,就会有结果。凶手会为他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这一点我能保证。所以,薛县丞不必再入朝为官,那没有必要。”

“更何况,”不等薛怀远说话,姜梨又道:“如今世道并不太平,宫中内斗也不在少数。燕京城安定的日子能过几日,谁也说不准。怕是薛县丞还没有爬到想到的位置,中途朝中就出了变故,反而坏事。”

她说的这话,就令人想到如今成王和洪孝帝之间的关系来。

“薛县丞,您不应当只想着要复仇,而是应该好好活着。”姜梨道,“如果您的儿女还在的话,他们的心愿,只会是这个。”

薛怀远平静了一会儿,不知是不是觉得姜梨的话说的有道理。他没有再提入朝为官的事,而是对叶明煜几人道:“你们可以先出去一下吗?我有话想要对姜二小姐说。”

叶明煜看向姜梨,姜梨道:“舅舅,出去吧,没事的。”

叶明煜也叶世杰就出去了,海棠还想留下来,叶明煜也让她出去了。屋子里,瞬间便只剩下薛怀远和姜梨两个人。

“姜二小姐。”薛怀远看向她,他的语气仍然一如既往地温和,就像过去对她那样,恍惚让姜梨产生了一种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而是春秋大梦一场,梦醒之后,便会看到薛昭从门外偷溜回来,对她道:“姐,爹在家吗?”

“我听叶三老爷说了,当初你在桐乡的时候,曾说起是因为同薛家有渊源才出手相救。海棠也告诉过我,是你救了她,治好了她脸上的伤。你还打算替芳菲查出真相。你是我们薛家的救命恩人,但我听说,七岁的时候,姜姑娘就去了青城山,到了一年之前才回到燕京城。在此之前,更没有去过桐乡,我想知道的是,姜姑娘和我们薛家究竟有什么渊源,才会这般不遗余力的帮助薛家?”

薛怀远的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楚,他总能一眼看出问题的所在。旁人总是说,芳菲的性子肖似她的父亲,却比薛怀远要柔软一些。

帮助薛家,姜梨的确是做的太过了些。要知道当初姜元柏都因为此事,对姜梨颇有微词。在别人眼里,这也是很不同寻常的一件事。和薛家有渊源这个理由,的确是可以糊弄一些人,但如果薛家人还活着,这个谎言就很容易戳穿。比如面对薛怀远,她就没办法说出来。

姜梨在这一瞬间,几乎是有冲动,想要告诉薛怀远,自己就是薛芳菲的事实,但她还是忍住了。

薛怀远会相信吗?这毕竟是怪力乱神的事。而薛怀远过去是最不信鬼神的,可他要是相信了怎么办?听起来薛怀远大约会很高兴吧?但永宁公主的事情过后,也许姜梨的这条命,是要“还”给姬蘅的。刚刚和女儿重逢又要失去女儿,薛怀远能接受的了吗?倒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知道自己是薛芳菲,不必再伤一次心。

姜梨定了定神,道:“我与薛家,没有渊源。”

薛怀远的脸上没有惊讶的表情,像是早就猜到了这回事。

姜梨继续道:“同薛家有渊源的,另有其人,我不过是受人所托,做这一切。况且凶手与我姜家,倒也算是不共戴天,迟早也会刀剑相向。因此帮助薛家,也就是帮助姜家自己,薛县丞不必在意。”

薛怀远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原来如此。”

姜梨知道他根本没有相信自己的话,父亲不是一个容易相信别人的人。尤其是经历了这些事以后,况且她的理由,实在编的不算完美。

“这样吧,薛县丞,”姜梨道:“两个月,两个月之后,关于芳菲的案子,会有一些眉目。等芳菲的案子尘埃落定,一切真相大白,凶手伏法,我会告诉薛县丞关于我知道的一切,但是薛县丞需要答应我,不要轻举妄动。”

她想着,只要两个月后,永宁公主的“孕像”消失,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等这件事了结以后,如果姬蘅放她一条生路,她便告诉薛怀远自己就是薛芳菲,父女相认。如果姬蘅铁定了要她性命,她就带着这个秘密消失在世界上。只要薛怀远好好活着就行了。

薛怀远点了点头:“好。”顿了顿,他又轻声道:“我自己的女儿,却要别人来报仇。”

姜梨从来没有看过薛怀远这个模样,他总是生机勃勃的,遇到任何困难都不会退缩。而不会像现在这般无奈任命,束手无策,自嘲的说话。

“不是的。”姜梨道:“这不是报不报仇的问题,这是‘公道’。这世上,还是有‘公道’的,薛县丞应当想到这一点。当初薛县丞帮助桐乡县民的时候,可曾想到回报一事?薛县丞帮助那些县民,就如同我此刻做的事一般,也不求回报。上天也许是公平的,薛县丞结的善缘,造就了我这个善果。”

她希望薛怀远能够高高兴兴的,不再去纠结于这些事情,不要折磨自己。

薛怀远看着她,道:“姜姑娘,冒昧的讲,你说话的语气,真是很像我的女儿。”

一个父亲,说起女儿,那种慈爱的、强忍着悲痛的语气,让人动容。

姜梨坐在他面前,心里呐喊了一万遍“我就是芳菲”,怎么也说不出口。相望不相识,这句话中的锤心刺骨之痛,今日她是珍珍切切的感受了一回。

她笑了笑,心里的泪水无人看见,她说:“能与薛姑娘相像,是我的荣幸。”

薛怀远愣了愣,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谢谢。”

过去一年,薛芳菲被当成燕京城最无耻的女人,人人喊打。姜梨却愿意说一声荣幸,对于薛怀远来说,这大约是很大的安慰了吧。

“我听叶三老爷叫你阿梨。”薛怀远道。

“是。”

“芳菲的小字也叫阿狸,”薛怀远看着外面,“是狸猫的狸。”

姜梨忍住泪意,道:“薛县丞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阿狸。反正旁人也听不出来。”

薛怀远看着她,姜梨微笑以对,过了一会儿,薛怀远转过头去,道:“还是不了。”

“阿狸死了,姜姑娘,你不是她。”

……

姜梨走出了屋子,薛怀远与她说了一会儿话后,觉得有些头疼,司徒九月说过,薛怀远刚醒过来,要多休息,海棠进来照顾,姜梨也不好打扰。

等她走到了外面,叶明煜和叶世杰就围了上来。

叶世杰问:“你刚刚在里头,与他说什么了?”

“倒也没有什么,就是说我在桐乡做的那些事,他很感激。”姜梨笑道,“不是什么大事。”

“阿梨,你有没有觉得,那薛老爷子,不是个普通人。”叶明煜搓了搓手,“今儿一早从他醒来过后,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之前呢他神志不清的时候吧,我还能与他天天在一块儿,没觉得有啥。他这一清醒了,跟换了个人似的,我还有点儿怕他,一时之间不习惯,总觉得在他面前气短似的。这是为啥?他吃我的住我的,为啥我还心虚?”

“舅舅是感觉错了吧。”姜梨笑道,“薛县丞是个好人,您可能是不习惯。”

“也许。”叶明煜看着姜梨,“还是你好啊,对着他也能镇定自若的。”

“薛先生很厉害,”叶世杰看向姜梨,“现在我相信,他就是那个工部尚书薛凌云了。”

“倘若他真的能做你的先生,表哥会收益不少。”姜梨正色道:“薛县丞现在就住在叶府,表哥若是无事,平日里可以多请教他难题。他能给予你的,实在很多。”

“哟,你爹就是首辅,你咋对你老爹都没这么夸奖?”叶明煜打趣。

姜梨摇了摇头,在她看来,姜元柏懂为官之道,重点在“为”。薛怀远懂为官之道,重点在“官”。

到底谁高明一些,也许各有千秋,但姜梨还是更喜欢后者。

“说起来,之前薛老爷子还没恢复的时候,我还不觉得,”叶明煜饶有兴致的看着姜梨,“这一恢复后,倒觉得和你有点像,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

“比姜元柏看着顺眼多了。”

------题外话------

圆柏躺着也中枪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