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撞见/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永宁公主和李显成亲后的一个月,过的相安无事。

燕京城里关于这桩亲事的热烈谈论也渐渐冷淡下来,人们又被新的新鲜事所吸引。朝中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事要发生,一切风平浪静。

右相府中,永宁公主坐在屋里,让梅香给她拿腌好的盐渍梅子吃。有了身孕以后,她越发爱吃酸的,平日里也让梅香多多准备一些。好在在右相府上,她还算是自由。李仲南父子三个白日里忙于政事,不在府上。这府里除了一个李夫人外,没有什么别的人了。况且她的婆母性情温软,对她这个媳妇百依百顺,嫁过来后,永宁公主也是很满意的。

成亲的当天晚上,永宁公主让梅香准备的那壶酒都没有派上用场,李显一进门吹灭了灯,还没走几步就喝醉了。永宁公主好容易将他拖到床上,自己也睡着了。到了第二日,床上有事先备好的痕迹。永宁公主只需要睡眼惺忪的醒来。

反正李显喝醉了,喝醉了的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而洞房夜之后,永宁公主就以自己受了风寒为由,不与李显同房。她不能日日都用这些法子,总是怕露出马脚。而让人发现她怀了身孕,肚子里的孩子不知还能不能保住。

本来永宁公主还以为李显会不悦或是怀疑,可这位李大公子果然是传言中的好脾性,竟然也没有质疑什么。每日晚上就睡在书房。

这下就更让永宁公主满意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再有几日就快两个月了。介时只要做出身子不适的模样,让大夫来把脉,稍微错开时间,说是成亲之夜怀上的,暂时就高枕无忧了。

今日李显一大早又上朝去了,永宁公主吃完碟子里的最后一颗梅子,站起身来,道:“老待在屋子里怪闷的,梅香,陪本宫出去走走。”

梅香赶紧过来搀扶着永宁公主往李府外走去。

李府的下人们见了她,皆是纷纷行礼。永宁公主在右相府上的地位,可以说是很高了。不知是不是成王提前与李仲南打过了招呼,总之,在右相府上,和在公主府上没什么两样。永宁公主甚至不必每日去给自己的婆母晨昏定省,只要面子上过的去就行了。

对于永宁公主来说,她也不屑于去讨好谁。她认为自己在右相府上也不过是暂时的,总有一日,她会嫁到沈家去,成为沈家的人。因此不必在李家浪费精力。

“殿下想往哪个方向走?”梅香问道。

永宁公主瞧了瞧,随手指了一个方向,“那边吧,听说李显平日就住在那里。本宫这些日子与他分房睡,他也毫无怨言,莫不是自己在另一边里早已收容了什么通房之类?倘若是真的,自然也该来见一见本宫这个正妻。”

永宁公主的眼里闪过一丝恶意。她并不想当李大奶奶,但一旦有了这个称号,拿去折磨旁人却是她惯爱做的。如今李显与她分房而睡,永宁公主想要瞧瞧,李显这般默许,是否是早就有了别的暖床人?若是真的,她也不介意好好收拾收拾那些女子。这门亲事既然教她不痛快,她就变着法儿的教别人不痛快。

反正旁人也不敢说什么,李显也不敢说什么,不过是些身份低贱的女子罢了,他还能为了那些女子对自己不敬?

怀着这么个想法,永宁公主就和梅香往李显平日住的院子里走去。

听闻李显住的这个院子比较偏,永宁公主这回是真的体会到了,走了一阵,便觉得自己有些累,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如今身子重的缘故。梅香搀扶着她走着走着,总算是走到了,便道:“殿下,到了。”

但见这院子里果然修的颇为风雅,在院子后面种了一大片竹子,郁郁葱葱的模样。只是显得格外安静,外面连个洒扫的人也没有。

“李大公子平日里是没人服侍的么?”梅香小声道:“这里怎么连个下人也见不到?”

“怎么可能?”永宁公主也觉得奇怪,她想了一想,眉毛高高的扬起,道:“说不准是在金屋藏娇呢。走,进去看看。”

“这样贸然进去,李大公子会不会生气?若是里头有什么秘密……”梅香还在犹豫。永宁瞪了她一眼:“他凭什么生气?本宫嫁到了他们家,自然什么地方都能看。况且有秘密又如何?莫非还想瞒着本宫?越是要瞒,本宫越是要看清楚,看他们李家背地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她说着,推开梅香,自己就推门进去了。

梅香十分无奈,永宁公主之前得知自己怀孕,还尚且收敛了一段日子性子。如今嫁到了李家,新婚之夜也相安无事的过去了,脾性便又显露出来,不懂得低头,甚至比从前还要张扬。

梅香跟了进去,只见永宁公主蹙眉站在门口,并不进去。梅香往里一看,但见这是一个书房一样的屋子,里头却又有一张床。竟然十分宽敞,可以抵得上平日里的大院子了。在这里头,衣食起居都不是问题。

但这并不是令人惊讶的,惊讶的是屋里竟然有很多人。都是些年纪不大的少年或是孩童,看衣服的样子像是穿的不错的下人。生的都很清秀羸弱。

永宁公主眉头一皱,屋里竟然没有发现什么婢女,这出乎她的意料。她看向站的最近的一个孩子,这孩子看起来才八九岁,愣愣的看着永宁公主二人,像是不认识一般,也不行礼,也不说话,不知道是不是个傻子。

“你是谁?”永宁公主问他。

那孩子仍然是痴痴地瞧着她,不言不语。永宁公主正要发怒,正在这时,另一个年纪稍大些的少年突然扯过那孩子,对着永宁公主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摇了摇头。

“殿下,他们好像是哑巴。”梅香看出来了。

“哑巴?”永宁公主一愣,看向屋子里的其他人。这里面的少年孩子加起来大约有十人。却都是愣愣的看着她们,什么话都不说。永宁公主突然明白刚刚进屋后的古怪感觉从何而来,实在是因为这屋子里太安静了。有这么多人,却一点儿声响动静都没发出来,这不是很奇怪么?

“这些人不会全部都是哑巴吧?”永宁公主皱眉问道。

那拉着孩子的少年猛地点了点头。

“还真是。”梅香道。

“李显弄这么多哑巴在这里做什么?”永宁公主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怪渗人的。”

“或许这些都是下人,您瞧他们穿着的都是下人的衣服。对了,”梅香道:“奴婢突然想起来了,听闻这位李大公子平日里十分仁善,收留了一些无父无母的孤儿。让他们在府上当下人。之前奴婢还没想到,现在看这些下人,年纪都不大,很有可能就是李大公子收养的孤儿了。”

永宁公主嗤笑一声:“这么说,李显还是个大好人了?可是怎么就这么巧,他收养的孤儿个个是哑巴?莫不是自己毒哑的吧。”

梅香顿了顿,轻声道:“每户府上都有不少秘密,这里既然是书房,想来里面藏着不少重要东西。也许李大公子是为了不让这些秘密被人发现,才让这些人变成了哑巴。”

分明是很刻毒的事情,被这主仆二人说起来,仿佛是很习以为常似的。永宁公主道:“只有死人才能守得住秘密,要是真的想不被人发现,便将这些人杀了就是,还留着做什么?或者根本就不该带回府来。我看这个李显,是个蠢蛋。”

梅香没有说话,她只是一个婢子,不能议论主子。

“算了,这里既然没什么女子,留着也不舒服,走吧。”永宁公主又看了一眼这些年纪不大的少年,道:“他要做好人就让他做吧,反正蠢的不是本宫。”

梅香和永宁二人出了屋子,那屋子仍旧静悄悄的,门掩上后,仿佛里面什么人都没有。但其实是有一屋子人,想着这些人在屋子里无声的做事,走动,永宁公主就觉得浑身上下冒出一阵寒意。蓦地,她觉得胸口一阵恶心,快步走到院子里的树下,扶着树干呕起来。

“殿下!”梅香惊叫道。永宁公主朝她伸手:“药!”

梅香从袖中摸出药来,给永宁公主服下。永宁公主靠着树休息了一会儿,才道:“这反应是越来越大了,再过几日,你就让大夫过来,告诉李显,我怀了身孕,还不足一月。”

梅香点头称是。

“这些日子,沈郎也不来看我……”永宁公主说着说着,语气又伤感起来,“他自己的孩子,也不关心,便任由着我嫁到李家。若是事情败露,他也要被连累的。”

梅香正想要安慰几句,突然听得墙壁上传来一声东西掉在地上的清脆响声,永宁公主一扭头:“谁?”梅香已经快步追了上去,那藏在墙后的人大约也是心慌意乱,还没来得及跑几步就摔倒了,很快被梅香揪到了永宁公主面前。

“你是谁?竟然偷听本宫说话!”永宁公主怒道。

“殿下饶命,”那女子惶惶,“臣女什么都没听见!臣女不是故意的,只是方才走到墙边,崴了脚而已!”

“臣女?”永宁公主一愣,细细打量了一番那女子,见那女子穿的不像是下人,面容又很是熟悉,一时想不出来。倒是梅香眼睛一亮,道:“殿下,这是首辅府上的姜三小姐!”

姜三小姐?姜幼瑶!

姜幼瑶心中大骇,她情急之下说出“臣女”二字,本来就分外懊恼。这会儿竟然被永宁公主身边的婢子识破身份,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姜幼瑶?”永宁公主也想了起来,道:“你怎么会在李家?”

梅香凑近永宁公主道:“前些日子,听闻京兆尹大人说起过,姜家的三小姐不见了,姜首辅正在四处寻人,不过为了姜三小姐的名声,并未大肆宣扬。”

永宁公主恍然:“难道你是与人私通了?你是李显养在府上的人?”

姜幼瑶吓了一跳,她知道如今永宁公主和李显成了亲,若是把她当成迷惑李显的狐狸精,只怕是有雷霆手段。因此她连忙否认,道:“臣女不认识李大公子,臣女是当初在外被人所害,多亏李二公子出手相助,李二公子带臣女回府养伤。”

“回府养伤?”永宁公主笑道,“你怎么不回姜府养伤?只怕是以养伤之名,行苟且之事吧?”

她话说的如此难听,姜幼瑶却不敢反驳。这是在李家,不是在姜家,没有人能保护她。而且对方是永宁公主,那个高高在上飞扬跋扈的人。

“殿下,此女不能留。”梅香低声道,“她方才听到了奴婢与殿下说话……”

姜幼瑶闻言,吓得更是抖如筛糠:“臣女什么都没听见!臣女什么都没听见!”她吓得魂飞魄散,心中叫苦不迭。今日她与李濂院子里的那些丫鬟起了争执,一怒之下便走了出去,想到李显院子外转转,谁知道刚走到,便看到了永宁公主和她的婢女从李显书房里出来。永宁公主好似很不舒服,扶着树在干呕,紧接着,她就听到了永宁公主主仆二人那一番话。

她得知了这个天大的秘密,心中害怕极了,立刻想逃走,谁知道越是心急,越是出错,脚下踩到一块石头,跌倒在地,被永宁公主和梅香发现了。

“臣女什么都没听见……唔……”姜幼瑶接下里的话说不了了,因为梅香用东西堵住了她的嘴,还顺势扭住了她的手臂。

跟在永宁公主身边,梅香也会一些功夫,虽然说不得最好,但对付姜幼瑶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小姐,已经是绰绰有余。姜幼瑶死命挣扎,却动弹不得,只得用一双眼睛哀哀的看向永宁公主。

“只有死人才能守得住秘密,”永宁公主丝毫不为所动:“谁叫你听到了不该听到的都能洗呢?姜三小姐,就算是为了本宫,你还是先走一步吧。”

“殿下,”梅香道:“这姜幼瑶到底是首辅的千金,不比普通丫鬟,要是出了事,只怕不好善后。”

永宁公主不悦道:“怎么?你的意思是,本宫连处置个丫头的本事都没有了?”

“奴婢不敢。”梅香继续道:“只是如今姜家还没有放弃寻找姜幼瑶,如果被姜元柏知道姜幼瑶的死与殿下有关,只怕会费尽心力想要抓住殿下的把柄。殿下如今有了小公子……”若是姜元柏找到了永宁公主怀孕的证据,那永宁肚子里的孩子做文章,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永宁公主眉间闪过一丝烦躁,“不能杀了她?难道要留着她吗?”

“殿下,不如先将她送往私牢。”梅香道:“殿下的私牢里,已经住过许多人。这位姜三小姐住进去,也不会被人发现。再说,就如李大公子屋子里的那些哑巴孩子一般,再喂姜三小姐一颗哑药,将她关在私牢里,过个一年两年,姜家不再寻找姜幼瑶了,就可以送她上路。”

姜幼瑶清晰地听到梅香娓娓道来她的下场,当即流下两行眼泪。她心中恐惧极了,突然后悔起来,早知道她就呆在姜家。至少在姜家,她还是三小姐,无人敢虐待她。如果那天晚上她没有离开姜家,就不会在路上遇到李濂,如果没有遇到李濂,就不会被带到右相府。如果不是在右相府,她也不会看到永宁公主,得知永宁公主的秘密,被人灭口,就算死了也没人知道,没人收尸!

对了,李濂!她还有李濂!姜幼瑶的心中,突然又疯狂的燃起希望。只要李濂回来,发现她不见了,一定会到处找她的。等李濂知道了自己是被永宁公主带走以后,肯定会同永宁公主要人。李濂可以救自己!

可是下一刻,永宁公主和梅香说的话就是一盆凉水,将姜幼瑶的希望,“噗”的一声浇灭了个干干净净。

永宁公主道:“这姜幼瑶如今是李濂的人,我们把她带走,李濂怕是会来要人。”

“倒也不见得。”梅香笑道:“现在姜幼瑶呆在李家,外面无人知道,姜家应当也是不知道的。看样子,李相怕也是蒙在鼓里。殿下带走的,只是一个普通侍女,不是姜幼瑶。李二公子不敢承认姜幼瑶的身份,只会默认。殿下是公主,想要惩治一个普通的侍女,是轻而易举的事。李二公子不会同公主计较的,甚至还会感谢公主替他整顿后院。”

“你说的也有道理。”永宁公主舒展了眉头,“长嫂如母嘛,他的确该谢谢我。”

姜幼瑶的心里,彻底的绝望了起来,她晓得自己再无生机了。李家男人不在的时候,永宁公主在右相府里只手遮天,她们堵住了自己嘴巴,再叫个婆子来,等待她的,就是被送往那未知而可怕的“私牢”命运。

……

到了夜里,永宁公主刚刚用过晚食,梅香进来道:“殿下,李二公子在外头等您,有话要与您说。”

永宁公主心知肚明,李濂这是问她来要人了。姜幼瑶已经被人送往了公主府的私牢,永宁公主也早已做好了应对的准备,晓得李濂最后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便施施然的披上外袍,走了出去。

外头,李濂正坐在桌前等她。见她出来,便站起身,行礼道:“大嫂。”

闻言这个称呼,永宁公主忍不住皱了一下眉,这提醒着她她是李家的大奶奶,而不是“沈夫人”。永宁公主皮笑肉不笑道:“二弟这么晚来,可有何事?”

李濂道:“听闻大嫂今日路过我院子附近,见过了我的……丫鬟小瑶,将她带走了。”

“哦,小瑶啊,”永宁公主故意拖长了那个“瑶”字,看着李濂紧张的神情,笑了笑,道:“是有这么回事。这丫鬟不长眼睛,看见本宫竟然不行礼,还恶言相向,本宫便顺手替你管教了丫鬟。二弟心地仁善,但也不能纵容着府上的丫鬟连主子都不放在眼里,那成何体统。”

她心不在焉的说着,听得李濂心中窝火。姜幼瑶就算再如何没脑子,也不会主动冲撞永宁公主。永宁公主也不过是仗着眼下姜幼瑶没在眼前,想怎么泼脏水就怎么泼脏水了。

李濂勉强笑了笑,道:“敢问大嫂,现在小瑶在什么地方?”

永宁公主看了李濂一眼,笑道:“那丫鬟实在是太恶,本宫以为,小瑶这样的丫鬟不能留在府上,留来留去也是个祸患,便叫人牙子过来把她卖了。没有卖身契,几乎是白送了。那人牙子看着不像是燕京人士,说不准现在已经送出城了。”

李濂心中一个激灵,看着永宁公主,他不知道永宁公主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也不知道永宁公主有没有认出姜幼瑶的身份,更不知姜幼瑶是如何得罪了永宁公主——当时院子里没有别的人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李濂也不知如何是好,别人不知道,他知道,那可是姜元柏的亲生女儿,却在他们李家出了事。要是传出去,他也跑不了干系。

永宁公主若无其事的道:“二弟也不必如此伤感,左右只是一个下等丫鬟。既然卖出去了,这辈子应当也不会回燕京城。本宫没把此事放在眼里,希望二弟也不要耿耿于怀。一个丫鬟的死活,没有人在意的。你也不必担心那丫鬟报复,本宫做事,不会给她报复的机会。”

李濂吃了一惊,抬起头来看向永宁公主。永宁公主这话的意思,分明是她已经知道了姜幼瑶的身份,并且告诉他,不必担惊受怕,不会给姜家发现真相的机会,也不会让姜家报复他。

“怎么样,二弟?”永宁公主笑着看向他,“你不会为了一个下等的丫鬟,和我生气吧?”

李濂忙道:“怎么会?大嫂帮我教训丫鬟,我感激还来不及。我们府上除了母亲以外,从此以后大小事务,就要劳累大嫂坐主了。倘若遇到恶仆欺主,还请大嫂帮着管教。”

这李濂是个识时务的,永宁公主很是满意,笑着又与李濂说了几句话,就回房了。

李濂等永宁公主回屋后,顿了顿,才慢慢的往外走去。

他想清楚了,反正永宁公主已经保证过,不过再让人看见姜幼瑶。这件事就无人知道,没有人知道姜幼瑶曾在他府上,李家府上不过是处置了一个下等丫鬟而已。

成王举事近在眼前,成功以后,他们李家就是荣宠无限,不能得罪了永宁公主。无论她要做什么,随她高兴就好了。

李濂走出门,差点和来人撞了个满怀,停下来一看,却是李显。

李显看着他,问:“说清楚了?”

李濂点了点头:“说是发卖了。”李显也得知了今日的事情,永宁公主毕竟最先去的地方,是李显的院子。是在李显的院子里,看见了姜幼瑶。

“没事,随她高兴吧。”李濂拍了拍李显的肩,“你要进去?”

李显点了点头。

李濂道:“那你莫要惹她恼了。”走出门去。

永宁公主坐在榻上,今日在李显院子里走了一遭,她竟也觉得腿脚酸痛起来。又想让梅香给她拿点酸的果脯吃,就听见梅香在门口道:“大少爷。”

她抬眼一看,李显走了进来。

永宁公主心中不悦,面上却还算平静,道:“你来了。本宫今日身子还未大好,恕不能迎接。”

李显道:“无碍,公主坐着就是。”

他们二人的谈话,实在不像是一对夫妻,连朋友都不算,甚至连陌生人也许都比他们自然,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如临大敌。

李显问:“公主今日去过的我的院子了?”

永宁公主道:“你不会也是为了二弟的那位丫鬟而来吧?”

“不过是个丫鬟,随公主处置就是。”李显笑着摇了摇头,只道:“听说公主进了我的屋子。”

“是,”永宁公主道:“见到了一屋子哑巴。”

李显面色微微一变,语气却还算温和,道:“那些都是我收养的孤儿。”

“你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呢?”永宁公主嗤笑道:“收养孤儿,又将他们毒哑,那些孤儿也算倒霉吧。要是不想被人发现李家的秘密,你不如把他们都杀了,何必留着祸患?”

闻言,李显有些愕然,但是很快,他像是松了一口气般,笑道:“实在是无奈之举。让公主见笑了。”

永宁公主不说话,李显站起身,她心里有些紧张,若是李显要与她同房,她便只得又搬出身子未好的借口来,但难免灵热疑心。

不过出乎她的意料,李显并没有走近,只是对永宁公主道:“公主身子还没好,我便不打扰公主休息了。”他潇洒的出去了。

永宁公主有些愣怔。

李显走出屋,步子忽然轻快了许多,他甚至还带了点笑容,低声喃喃道:“竟然没发现……真是蠢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