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温柔/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銮殿上掀起的轩然大波,到了两日后,总算是有了决断。

中书舍郎沈玉容和李相的李大公子双双辞官,至于永宁公主,则是被贬为庶民。沈玉容和李显还好,不必等洪孝帝来发作,自己便主动辞官。永宁公主被贬为庶民,从高高在上的公主一夜之前跌入泥泞,却是洪孝帝亲自下的旨意。

听闻刘太妃得了消息后,第一时间便去找洪孝帝说情。皇帝压根儿没见她,只让苏公公出来敷衍身子不适。刘太妃本来还想效仿从前那些妃子,皇帝不出来,她便一直等下去。可等来等去,她的身子骨已经吃不消,而洪孝帝对她亦没有半点怜悯。见此事再无转圜余地,刘太妃等了半天之后,愤然离去,也不提此事了。

公主府门口都是官兵把守,从此以后,这座府邸不再属于永宁公主。永宁公主刚刚同李显和离,自己的公主府又不能回去,这可真是走投无路,无家可归。

刘太妃立刻与成王说道,要成王找到永宁公主,将永宁公主安顿下来。永宁公主即便被贬为庶民,刘太妃也绝不能置之不理。想着如今不过是面上逢迎洪孝帝,再等上些日子,这天下改换新主人,她的女儿依旧是可以风风光光进京的。

成王也无奈,他令人偷偷接应了永宁公主,与永宁公主拿了银子,让她暂时住在客栈。还不能住好的客栈,因着怕被人发现。到底是圣旨,一旦被人发现违抗圣旨,就真的是谁也救不了永宁公主了。

永宁公主一辈子也没住过这般破旧的客栈,当即就要找成王换地方。成王怒气冲冲的斥责了她,因为永宁公主在金銮殿上的这么一闹,沈玉容辞官了,李显也辞官了。李家因此和他生了嫌隙,虽然成王安抚了右相,可人心底的裂痕岂是那么容易恢复的?李仲南表面上是表示既往不咎,一切都过去了,可谁知道心里怎么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要是手下与他离心,这可是给成王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

因此,对于永宁公主这个罪魁祸首,成王也是颇有怒气。他还指责永宁公主:“既然有了身孕,为何不告诉本王?还要执意嫁给李显?你不知道李家惹不得吗?还敢如此狂妄?”

“我若是告诉大哥,大哥也不见得会让我得偿所愿吧!”永宁公主不甘示弱,针锋相对到:“皇上的圣旨都下了,母妃都没办法的事,大哥还能怎么办?说不准还会为了安抚李家,让我在那之前就不要这个孩子!大哥说的冠冕堂皇,却不知我到底为何会变成如此模样!你若是有本事,坐上那个位置,我和母妃又何至于忍气吞声这么多年!”

成王大怒,当即给了永宁公主一巴掌,两人不欢而散。

因此,从被安顿到这里到现在为止,永宁公主一步也没有跨出过这间客栈。因她一出去,看见外面那些人看她的眼光,她便会忍不住想要让人把他们抓起来砍掉脑袋。可如今她的身份,再也不能随心所欲的做这些事了。

她成了庶民。

说来也可笑,当年她嘲笑薛芳菲,不过是小吏的女儿,身份低微,可以任她践踏侮辱,如今她却是比薛芳菲还要不如,成为了庶民。

这大约不是真的。

永宁公主躺在榻上,闭上了眼睛,只想着等睁开眼睛的时候,有人来告诉她,这一切都只是梦,她仍旧是无人敢轻慢的公主。

门口有了响动声,她坐起身一看,梅香从外面走了进来。

永宁公主被贬为庶民后,她的公主府里的婢女也不再属于她了。而梅香却是一致跟在她身边的。梅香进门后,将门掩上,走到永宁公主面前,轻声道:“殿下,奴婢刚刚从外面听得消息,沈大人辞官了。”

“什么?”原本还恹恹的永宁公主一震,道:“他怎么会突然辞官?”

“说是今日一早辞官的,还有李显也辞官了。不是皇上的圣旨,想来是他们自己的决定。”

永宁公主闻言,怔了片刻,才道:“是本宫连累了他,若不是李显那个混蛋……他又何至于此!”

她愤恨的同时,心中又划过一丝不安。对于永宁公主而言,无论是贬为庶民,还是住在这间客栈,都只是暂时的。只要等成王当了皇帝,过去的一切都不作数,她还是公主。因此永宁公主的心里,始终是留着一线生机,不让她彻底绝望。

但沈玉容不一样。

永宁公主能看得出来沈玉容对于权势的野心和渴望,但她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沈玉容自己有本事有才华,想要实现他的抱负,是很正常的事。但如今因为自己蒙羞,主动辞官,这对于沈玉容来说,不仅是身份上的转变,还在他的自尊上狠狠踩了一脚。

而沈玉容骨子里是个十分自傲的人。

他只怕会因此怪责自己。

永宁公主心神不定,她如今什么都没有了,身份地位没有了,孩子也没有了,唯一有的就是沈玉容。倘若沈玉容也因为这件事离开她,那她费尽心机,在沈玉容身上付出了这么多,究竟收回了多少呢?

她从床榻上跳下来,道:“梅香,本宫要去沈府一趟。”

“殿下想去看沈大人?”梅香迟疑的道:“是不是应当再过一段日子……”

“本宫等不及,况且这也没什么不对的。总之他现在辞了官,和本宫一样只是庶民。且全天下的人都晓得他和本宫的关系了,倒也不必避讳,本宫和他在一起,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再没有任何借口可以阻拦了。”她说。

梅香顿了顿,不再说话了。

……

与此同时,姜梨的马车,正在向国公府驶去。

赵轲依旧是领着姜梨走小路,省的被人发现,心中却也纳闷,不知什么时候,姜家的二小姐和自家大人的关系竟然能熟络到这种地步?要知道旁人要来国公府,哪怕是再大的官儿,也要提前写好了帖子。就是那帖子,还极有可能被姬蘅扔在书房角落里十天半月的蒙上灰也不看。

姜二小姐竟然就能这么说去就去了。

姜梨坐在马车上,她今日去找姬蘅,其实倒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关于永宁公主和沈玉容的事,姬蘅已经把对她来说最为难的一部分做好了,剩下的事要容易得多。总觉得再当面致谢一回。

还有一件事,就是想问清楚永宁公主究竟把姜幼瑶到底关在什么地方,在日后永宁公主的罪行上,不介意由着姜幼瑶再加上这么一条。姜幼瑶名声再怎么不好,好歹也是姜家嫡出的小姐,永宁公主要是被证实加害姜幼瑶,便是板上钉钉的谋害官眷。

马车行到国公府门前,门房小厮熟络的和赵轲打招呼,同姜梨笑。那门房小厮也生的十分俊秀,似乎也很喜欢姜梨,姜梨来得多了,有时候还偷偷给桐儿白雪塞点瓜子糖果。

姜梨往国公府内走去,今日却没见着文纪,也没见着姬蘅。只看到姬老将军在院子里练剑,看见她,就放下手里的剑走过来,高兴的问她是不是过来帮着烤鹿肉了。

姜梨只好道:“我是来找国公爷的。”

“阿蘅出去了,”姬老将军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怎么,他没告诉你?”

姜梨道:“我今日来未曾与国公爷打招呼,是以他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过来。”

闻言,姬老将军立刻露出一个了然的神情。

姜梨被他看的不自在,便问:“既然国公爷现在不在,老将军可否容我在府上多呆一刻,等他回来?”

“你要等那小子回来?”姬老将军道:“他平时早出晚归,出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说不准回来就夜里了,你也要等?”

“要是真有那么晚,我便先走,只是现在走的话,倘若他下一刻又回来了,只怕有些可惜。”姜梨笑道:“我出来一趟并不容易。”

“你既然不介意白等,那就白等呗。国公府上还是请的起你一杯茶的。”说罢,姬老将军就道:“去我的书房吧,外边儿热,我让下人给你上壶茶。”说罢,也不等姜梨说好还是不好,自己就先往书房走去。

姜梨瞧着他的背影,心中一叹,姬老将军看起来比姬蘅来要霸道。

老将军的书房,和姬蘅的书房截然不同。姬蘅的书房里,便是正正经经的书房,只是肃杀了些。老将军的书房,除了扔在案头的几本兵书,笔墨纸砚什么都没有。满墙挂的都是兵器,各种各样的刀剑斧头长枪,还有立在书桌前的一副甲胄,看上起金光闪闪的,十分威风。

见姜梨盯着那甲胄看,老将军就大笑道:“怎么,好看吧!这可是老夫当年上战场时候穿的。”他的话语里带着自豪和得意,只是倏而又变得失落起来,“可惜再也不能穿了。”

姜梨倒是能理解他的感受。

她道:“老将军的藏品倒是很丰富。”

“那是当然了,”姬老将军道,“可惜阿蘅小子不肯用我这些称手的兵器。他就知道那些花里胡哨的,用什么扇子!”

姜梨心想,那大约是姬老将军没有看到姬蘅用扇子杀人时候的场面,不比这些刀剑驽钝。

她想起姬蘅的爹也是将军,便问姬老将军道:“为何国公爷不做将军呢?先帝在世的时候对将军信任有加,兵权在手,虽然如今盛世太平,可也没见着将军练兵。”

姬老将军道:“兵符丢了。”

“什么?”这一回,姜梨是真切的诧异极了。

姬老将军对姜梨道:“暝寒的事,你也应当听过了。暝寒当年消失,是带着虎符一起消失的,这么多年都没有下落。先帝在世的时候追查,包括如今的皇上也在追查,可都无功而返。这件事不能为人知道,旁人以为兵权仍在国公府,只是阿蘅行事无状。”

“北燕这么多年未有兵事发生,是以这件事便是有人怀疑,却也无法证实。但有兵事的时候,倘若人问起金吾军,迟早都会知道的。虽然大家总说金吾军如今已经没落了,其实……”

姬老将军笑着看向姜梨:“丫头,你知道的不少。老夫也不怕告诉你,金吾军早早的就交到阿蘅手上了。阿蘅没有兵符,命令不了金吾军,且那些兵士,听从的也是暝寒的指令。旁人说的金吾军没落了其实不假,所以一旦有兵事,金吾军也不会出动,一是没有虎符无法调令,二是本就没落上不得战场。咱们国公府,也就只有国公这个爵位了。”

姜梨听姬老将军说话,姬老将军的神情不似作伪,但姜梨听着,总觉得不是这么回事。姬蘅在朝堂上众人忌惮,成王也不敢轻易做对,绝对有底气。即便不是金吾军,也有其他。更何况手里有这么一只军队,姬蘅怎么会白白浪费。或许姬老将军是被姬蘅瞒住了,姬蘅也许是顾虑着什么。

忽然又想起上一次见姬蘅的时候,曾说起与金吾军齐名的夏郡王,昭德将军殷湛。姜梨就问:“老将军可还知道近年来昭德将军殷湛的事情?”

此话一出,姬老将军变色变了变,半晌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老将军才道:“丫头,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内情,便不要问。问得多了,对你自己也没有好处。姜元柏要是知道你打听这些事,也会劝你住手。我不管阿蘅对你说了什么,你又知道什么,但是不要插手,你就会是安全的。”

从姜梨见姬老将军起,还是第一次见他以这般严肃的神情与自己说话。姜梨也愣了愣,她想了想,道:“知道了,老将军,我不会再问了。”

姬老将军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聪明的丫头。”

姜梨虽然表面上说着不问,内心却晓得,这个昭德将军怕是大有问题。否则姬老将军不会这般严厉的提示她,姬蘅那一日的神情也不会如此异样。姜梨一直不明白,姬蘅为何要在让成王、洪孝帝、姜家分成三股稳定的势力,又借以这种分立的局面,成为洪孝帝的心腹。

如今看来,姜梨却是有一点点明白了,这是她胡乱的猜度,但猜度有时候可能歪打正着,正中真相。也许就如洪孝帝在成长的同时,姬蘅也在增长自己的势力。他可能要对付某一股他之前无法应付的势力,所以要增加自己的筹码。和洪孝帝之间,洪孝帝借他的势,姬蘅何尝不是借洪孝帝的势?成王不过是个幌子,姬蘅的真正目的,从来都不是成王,而是背后的那个人。

那个人会是夏郡王殷湛吗?

姜梨不知道。

和姬老将军闲说八话,姬老将军说的口渴了的时候,就一口气把茶全都喝光,又去院子里练剑了。姜梨坐在书房里,一手支着脑袋,外面隐约还能听见小红饱含感情的叫好声“好剑法”,姜梨脑子里一会儿想着姬蘅,一会儿想着虎符,一会儿想着夏郡王,昏昏沉沉的,不知什么时候便睡着了。

等姬蘅回到府中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燕京城的天边难得出现晚霞,金红的晚霞从天边流泻下来,看的人目眩神迷。姬蘅抬头瞧了一眼,花圃外面都是散落的花瓣,那是姬老将军练剑时候弄得一地狼藉。老将军练完剑,累了倒头就睡,完全忘记了姜梨还在自己的书房里。要不是国公府里的门房小厮之前告诉了姬蘅,姜二小姐来了国公府还没离开,姬蘅可能根本不知道府里多了这么一个人。

周围的小厮也不晓得姜梨去了哪里,姬蘅没有让文纪去找,而是自己一间间的找过去。他的脚步不紧不慢,倒是永远都是这么闲适从容的样子,直到推开姬老将军的书房门。

他停住了脚步。

太阳的余晖透过窗户,爬上女孩子的脸庞,把她的头发也度成了毛茸茸的金色。她闭着眼睛,睫毛垂下来,鼻尖小巧,嘴巴秀气,安安静静睡着的时候,没有平日里的清晰和偶尔的狡黠,就是安静。

文纪站在姬蘅的身后,姬蘅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文纪退了出去,姬蘅走到了姜梨身边。

姬老将军的书房里,或者说他的兵器房里,放的全都是兵器。而这些兵器又不是那些新做的、放在铁匠铺子里的兵器,全都是老将军带上上过战场,杀过人,染过血的兵器。人们常说这屋里杀伐之气太重,过于凶厉。除了老将军自己,旁人都不大愿意踏足。

但姜梨就安然睡着在这里,似乎没有一丝一毫的不适。也不知是她的骨子里本来也就带着如这些兵器一般的悍然锋利,还是因她的存在,满屋子的凶器都变得柔和了下来。就连那身金色甲胄,也像是一位温柔的将军,在守护着柔弱的小姑娘。

姬蘅在姜梨的对面坐下来,桌上的茶早就凉了。他拿过一个干净的茶盅,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的喝起来。没有叫醒姜梨,也没有出声,一切无声如画,美极了。

直到姜梨觉得冷,醒了过来。

奇怪的是,她平日里在姜府睡觉,常会做梦,梦里都是前生过往,早晨醒来的时候,时常会分不清一切是梦还是现实。但在姬老将军的书房里,却睡得十分安稳无梦,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人在自己身边,令她安心,睡也睡得毫无保留。

而等她醒来的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红衣青年坐在自己对面,把玩着手中折扇,屋里已经亮起灯火,正是傍晚,太阳还剩最后一丝余光,昏暗中留着最后的晚霞模样。

“国公爷?”她懵懵懂懂的问。

“你倒是不见外,”姬蘅似笑非笑道,“把这当自己家了?”

姜梨默了默,笑起来,“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大约是老将军的书房睡着安心,有这么多兵器在,非常安全。”

“你在姜府难道睡得很不安稳,怕什么,怕梦中有人害你性命?”他一针见血的问。

姜梨脸上的笑容淡下来,道:“也许吧,或许是我天生多心一些。”

沉默了一下,姬蘅问:“你怎么过来了?”

“嗯?”姜梨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就道:“永宁公主和沈玉容如今都已经是庶民了,成王和李家也生了嫌隙,我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成功,很感激国公爷。”

她眼神清澈恳切,看着人的时候,让人心中的阴霾也一扫而光。姬蘅瞧了她一眼,忽然展开扇子,挡在了姜梨和自己面前。

姜梨一愣。

紧接着,她看见姬蘅的扇子,多了一只扇坠。正是自己先前送给姬蘅的那只,血色的蝴蝶追随者扇子上的金丝牡丹翩飞,几乎让人沉醉了。这样一把杀人的利器,看起来越发缠绵悱恻,动人心魄。

姜梨就笑道:“国公爷开始用这扇坠了啊,倒是很相配。”

姬蘅收回折扇,也看了看那只扇坠,称赞道:“你的手艺很好。”

“多谢。”姜梨笑道:“能得国公爷一句夸奖,感觉很值得。”

姬蘅笑了笑。黄昏之中,晚霞迷离,灯火明亮,让他的脸看起来忽近忽远,眸色也褪尽了深处的凉薄,变得温柔起来。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姬蘅问,“关于永宁和沈玉容之间。”

“成为庶民以后,属于他们的,王孙贵族的特权就应当瓦解了。”姜梨道:“薛县丞已经醒了过来,我想,是时候让薛芳菲和薛昭的案子重见天日了。”

“你要开始反击了么?”姬蘅饶有兴致问:“以什么身份?”

“不必我的身份。薛县丞是薛芳菲父亲这一点,便足以令所有燕京人关注,我要做的,无非就是帮他一把,这也理所当然,毕竟桐乡一案,也是由我出面。有一个海棠,一个萧德音,人证俱在。薛昭的案子要难办许多,因为当初的人都已经不在了,但是,没有证据,就想办法弄出些证据。当其他证据确凿的时候,没有人会去一一求证新的证据,不是么?”

她的眼睛映着灯火,本该明亮,却变得晦暗起来。就像是存在心底的秘密,让人无法深究。

姬蘅道:“考虑的很周全。”

“还有一件事,就是姜幼瑶。”姜梨问:“国公爷可否告诉我,永宁公主把姜幼瑶藏在了什么地方?时机成熟,姜幼瑶的存在,也能为永宁公主的罪行,再加一等。”

姬蘅道:“在她的私牢,你要进去,并不容易。倘若永宁出事,成王会第一时间一把火烧了她的私牢。里面有太多关键人物,必须斩草除根。”

姜梨道:“国公爷……”

“又想要我帮我?”他唇角一勾,方才的柔和便瞬间变成了勾人的妖冶,他凑近一点,姜梨能看得清楚他眼角的红色泪痣,他道:“上次是扇坠,这次你打算用什么来换?”

“国公爷想要什么?”姜梨问,“若我力所能及,我定会做到。”

“我不喜欢找别人讨要,”姬蘅挑眉,“我喜欢别人主动送上。你既然要我帮忙做事,如何讨我欢心,就是你要考虑的事。”他的语气十足傲气,也让人难以拒绝。

“那我想想。”姜梨心领神会,现在她不觉得姬蘅喜怒无常了,但他大约是有些恶趣味的。

姬蘅托腮看着她,突然道:“你对薛家,真是仁至义尽啊。”

姜梨怔了怔,道:“国公爷不觉得,薛家很可怜吗?”

“可怜?”

“薛家落到如此地步,薛芳菲固然可怜,但若非因为她的蠢笨识人不清,也不会引狼入室,没发现枕边人包藏祸心,甚至害了自己家人。”姜梨低下头,“沈玉容、永宁公主有罪不假,可是薛芳菲,怕并不是全无错处吧?”

姬蘅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你向来对死去的人不会这样苛刻,怎么对薛芳菲单单如此?”

姜梨问:“国公爷难道觉得我说的不对吗?”

姜梨和姬蘅从前也曾说起过薛芳菲,但那时候,他们二人的关系,却不是如今这般平和。姜梨有心隐瞒,姬蘅有心试探,谁也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那时的谈论,自然做不得真。

但是今日,突然说起薛芳菲,姜梨忽然想要知道,过去在姬蘅的眼里,薛芳菲是个怎样的人。她知道他说过自己“美则美矣毫无灵魂”,然后呢?还有没有别的?

姬蘅道:“对如何,不对又如何?”

“国公爷应当见过薛芳菲的,”姜梨却执拗的问这个答案,“在国公爷的眼里,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什么样的人?姜梨想,他也许会说蠢人、笨人、脑子坏了的人。甚至是木讷的人,以姬蘅骨子里的傲慢,看不上任何人,薛芳菲在他眼里,定然是不值一提的。

姬蘅似乎对她这般执着的询问有些意外,他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扇柄,琥珀色的眸子深深,想了想,才道:“美人。”

------题外话------

敲黑板!看到没有,这才是标准答案!

我们小鸡很会撩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