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对薄公堂/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德音在下午的时候,来到了姜家。

姜家正是一片混乱的时候,萧德音这个时候突然前来,令人诧异。萧德音只说自己得了姜幼瑶的消息,心中担忧,特意来看姜幼瑶的。姜家人想着萧德音也是姜幼瑶的琴艺先生,有师生之谊,过来关心关心也是应当的。因此对于萧德音的前来,姜家人还十分感激。

萧德音去见过姜幼瑶一面,很快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神情亦是十分沉痛。又提出去看看姜梨,姜梨也曾是萧德音的学生,众人没有怀疑。

姜梨正在屋里作画,听到萧德音前来,搁下纸笔,走到外头,就见萧德音正在门口,有些焦急的朝里张望。

姜梨让白雪请她进来。

萧德音进了门,一见到姜梨,就迫不及待的上前道:“小梨,今日我听到了幼瑶的事情,立刻就登门来探望幼瑶,幼瑶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很痛心。”

姜梨道:“多谢先生挂怀,三妹变成这样,我也很痛心。”

“永宁公主实在太可恨了。”萧德音悚然道:“这等手段竟然用在一个姑娘家身上,令人发指。”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却是难得的流露出真情实感。萧德音只要想到要是自己也险些落在永宁公主手上就是一阵后怕,要是她也变成姜幼瑶那副模样,只怕是生不如死。

因此,她匆匆的赶来这里,就是问了询问姜梨一件事。她道:“小梨,芳菲的生父薛先生突然状告永宁公主和沈玉容谋害芳菲……是怎么一回事?”

姜梨讶然的看着她:“是怎么一回事,先生不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先生不是早说薛姑娘是被沈玉容和永宁公主合谋害死的,怎生现在还来问?”

萧德音尴尬的回答:“我自然知道其中内情,我只是奇怪……为何状告的人是薛先生,而不是小梨你?”

姜梨更加奇怪的看着她:“薛姑娘是薛县丞的女儿,眼下除了薛姑娘,还有薛公子,两条人命,自然是要作为父亲的薛县丞为自己儿女声讨。我到底是个外人。”

这话说得也是,当初桐乡案发生的时候,是因为薛怀远就是被陷害的人,而且当时的薛怀远神志不清,只能姜梨出头坐主。如今薛怀远已经恢复了神智,洗清了自己的冤屈,为儿女找出真相这件事,自然应当落在这个真正的薛家人身上。

萧德音也晓得姜梨说的有道理,但她还是觉得不妥。

姜梨问:“我记得萧先生曾经说过,若是有朝一日我想为薛姑娘洗清冤屈,萧先生是会出来作证的。”

“……是。”萧德音答道。

“那现在萧先生是可以出来作证的了。”姜梨微微一笑。

萧德音蹙眉:“可是如今状告之人是薛县丞,薛县丞虽然是芳菲的生父,但他在燕京城势力单薄,由他出面,很容易被人打压。永宁公主虽然被贬为庶民,可刘太妃和成王还在,势必要想办法救她出来的。”

姜梨看着她笑。

“小梨,你笑什么?”萧德音有些不安道。她每次面对这个学生的时候,总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并非是因为对方是首辅家的千金,从前面对姜幼瑶的时候,萧德音也不至于如此。虽然这位姜二小姐温顺又和气,没有一点千金小姐的架子,但面对她的时候,人却很容易紧张起来。

萧德音也说不出这是为什么。

“我只是想到一件事,”姜梨道:“萧先生不会是怕连累自己,才不敢出面吧?”

“怎么会?”萧德音吓了一跳,有种心中秘密被人窥伺的感觉,立刻否认,“我只是在为薛县丞担心,既然要为芳菲和芳菲的弟弟平反,最好是一举成功,否则不成的话,还会招来报复。”

“原来如此,先生是为了薛县丞着想,我还以为先生是觉得由薛县丞出面不够稳妥,才不肯作证的。”姜梨开玩笑的道。

这个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反倒让萧德音的掌心渗出细汗。她道:“怎么会呢?”

“好吧,我也不瞒先生说,虽然此事不是我出面,跟首辅府也没什么关系,但这件案子,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萧德音眼睛一亮,询问道:“为何?”

“人证物证,铁证如山,永宁公主和沈玉容之间,这回可别想逃开。而且薛家的案子虽然和我们姜家没有关系,但我三妹,的确是被永宁公主囚禁到私牢里的,我父亲必然不会轻易罢休。光是这一点,我们姜家,也不会让永宁公主得了别的机会逃开。”她看向萧德音,微笑道:“不过有先生的证词当然更好,虽然薛县丞手中也有证据,但关于沈玉容和永宁公主是如何下手谋害薛芳菲的,却还差一点。如果先生能站出来,我能拿姜家的名义担保,永宁公主和沈玉容,只会在这一次三司会审中,杀人偿命。”

最后四个字,说的萧德音心动不已。她向来认为斩草该除根,就如隔了这么久之后,永宁公主着急的想要人除去她的性命一般。对于自己可能遭到的威胁,萧德音也恨不得能早些除去。如果这一次能让沈玉容和永宁公主都丢掉性命,那么关于薛芳菲的一切,都真正的过去了。

不管薛芳菲的冤屈能不能洗清,人死不能复生,她都不会再复活。当年的事情,也不会有人知道。

“先生大可以放心的出面,我们姜家会保护先生不被伤害,也无人敢伤害先生。此事过后,只怕燕京城的所有人都会称赞先生大义,时隔这么多年,还惦念着好友,记挂着为好友洗清冤屈,是真正的品性高洁之人。”

萧德音的心里,深以为然。姜梨为她描绘的画面,将她在这件事中不堪的一面全部抹去了,只剩下了美好。她便想,罢了,就算是为了薛芳菲做的最后一件事。虽然当年她是下手害了薛芳菲,但如今若是能在帮薛芳菲平反一事上做出点牺牲,就算是帮了薛芳菲。

恩怨两清,她也不必再背负良心的枷锁。

“好。”萧德音看向姜梨:“我出面作证,可是应当怎么做呢?”

“这就很简单了。”姜梨像是早就知道她会这么回答,笑道:“三司会审的那一日,先生只要出面做为人证,把知道的真相说出来就是了。”她对萧德音行了一礼,“学生代那位薛姑娘,谢过先生的大恩大德。”

“不敢当。”萧德音连忙侧身避过,“芳菲是我的好友,我理应这么做。”

姜梨淡淡一笑。

她会好好“谢谢”萧德音的。

……

三司会审的那一日,燕京城几乎是万人空巷。

百姓们早就对这桩案子的真相关注有加,刑部公堂外面的街道,几乎都被人堵满了。官兵不断地驱逐百姓,有些百姓索性爬到自家房顶上相望,远远地看一眼公堂内到底是何情景。

刑部尚书何钦,大理寺丞魏明严,都察院使侯岩三人皆是奉洪孝帝亲命,彻查此案。又由于此案涉及到了燕京城的京兆尹,更是不敢怠慢。然而三人都清楚,就目前薛怀远奉上的证据和新查到的罪证来说,永宁公主和沈玉容的罪名,几乎可以说是板上钉钉了。

三司会审中,姜元柏也特意求了洪孝帝,在侧旁观。他身为姜幼瑶的父亲,姜幼瑶却被当朝公主私自囚禁伤害,其父之心可以谅解,洪孝帝准了。

永宁公主和沈玉容被带上公堂的时候,二者皆是十分狼狈。

永宁公主怒道:“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把本宫放开?”

这些日子,她被迫在牢里呆了许多日,不过有成王的接济,牢里倒也不至于过的太差。吃的穿的还过得去,因此永宁公主便也生出了一种感觉,一切都是暂时的。只要成王还是成王,她的母妃还是刘太妃,他们就会想办法保住自己。而等永宁公主翻身之时,这些害过她的人,一个人都没有好下场。

可是今日这些人,却丝毫脸面也不肯给她。何钦一口一个“罪妇”,气的永宁公主七窍生烟。而她一旦喧哗大声,甚至还有人来掌她的嘴。

永宁公主大怒,可是这公堂之上,竟连一个她认识的人也没有。而三司会审的气氛,突然也让她意识到了有些事情变得不一样,她更是看到了坐在一边的姜元柏,盯着自己的目光,像是恨不得将自己身上割上两刀,满满都是仇恨。

她在狱中已经得知,自己的私牢被人发现,想来姜幼瑶也被人发现了。她对姜幼瑶的折磨,倒也不小。一来是因为当初她就没想让姜幼瑶还有一条生路,二来是姜幼瑶恰好撞见了她心情不好的那段日子,所以永宁公主让人挖了她的眼珠子。没料到姜幼瑶有朝一日还会回到姜家,永宁公主心里清楚,姜元柏这是给姜幼瑶报仇来了。

永宁公主终究是感到了一丝害怕。

薛怀远的诉状被人拿在手上,一字一句的读起,满满都是血泪。沈玉容的目光,却落到了一旁,薛怀远身上。

薛怀远作为状告他们的人,公堂之上,静静的盯着他。听着诉状上薛芳菲的血泪过去,薛怀远也未曾失色,他看着沈玉容,却让沈玉容倏而感到难以压抑的疼痛,他想到了当年薛芳菲出嫁的日子。

那时候桐乡的百姓们都晓得了这件事,纷纷来送行,也送来了许多贺礼。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一匹花布,一篮鸡蛋、一床棉被甚至是其他。薛怀远站在其中,对他道:“阿狸就交给你了。”

他对这个岳丈人,是十分佩服的,他也晓得这位丈人,是位有才华之人。虽然远在桐乡做一个县丞,但只要他原因,就是在燕京城里,也会做出一番事业。只有这样的父亲,才会教出那般聪慧奋勇的女儿。

薛怀远也很喜欢他,除了觉得他们家住燕京离得太远以外,对他赞不绝口。那时候他们彼此都认为,这是一桩绝佳的婚事,薛芳菲是找对了良人,这一生,都将这么琴瑟和鸣,恩爱白头的过下去。

谁知道后来……

永宁公主折磨薛怀远的时候,沈玉容没有过问。他晓得就算自己阻拦,也未必阻拦的了。他越是阻拦,永宁公主就会越妒忌,就算表面上放过了薛怀远,私下里一定会用更加可怕的手段折磨。

所以沈玉容佯作不知。

但他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为自己找的借口。因为沈玉容也明白,一旦薛怀远得知了燕京城薛芳菲身上发生的事,一定会不远千里来到燕京城为自己的女儿之死寻找真相。而已薛怀远的本事,未必查不出来。

也许是他想要自己心安吧,也许他和永宁公主是一样的人,之所以对薛家后来发生的一切不闻不问,假意没听到,无非是因为他也觉得,斩草要除根。

而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薛怀远被姜家的二小姐所救,重见天日,恢复神智,而他恢复神智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薛家姐弟的死找出真凶。这像是一个报应,像是可怕的诅咒,仿佛薛芳菲的在天有灵也知道似的。

如果她还活着,她一定站在这里,冷眼瞧着狼狈的自己。沈玉容想。

薛怀远的脸上,是十足的平静。他就像是另一个薛芳菲,明白了一切,想通了一切的薛芳菲。他撅弃了自己应有的喜怒哀乐,只用平静的语气诉说真相,默默地为儿女做能做的事。

海棠作为人证,也出现了。

乍见到海棠的第一眼,永宁公主愣了一下,尖叫一声道:“你怎么还活着?”

“没想到吧?永宁公主,”海棠的面上不再有害怕和忌惮,取而代之的,是和薛家人一样的从容漠然,她道:“当年你的人为了隐藏真相,杀害了所有姑娘身边的人灭口。我与杜鹃逃了出来,九死一生,最后杜鹃死了,我甚至没敢为她收尸,苟延残喘,活到现在,就是为了今日。”她昂头,“将你和这狼心狗肺的王八蛋做坐下的恶性,昭告天下!”

------题外话------

十万字更新,因为要考虑书城推荐,分章比之前要短一点,大家最好不要跳章哈,跳了后可能会看不懂后面,而且万一把里面的糖跳了咋办(这十万字里的糖觉得还是蛮密集蛮甜的嘞),然后今天过后以后的分章还是和原来一样,七千字一更哈~

希望你们看的愉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