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弃车/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薛芳菲和薛昭的这桩案子,时隔多年,阵势浩大,然而三司会审的结果,却比预料之外的要顺利许多。

实在是因为薛怀远能拿出来的证据,实在是太丰富了。丰富道大理寺丞几人,都诧异薛怀远不过清醒月余时间,竟能找出这么多有用的线索。就好像早早在这之前,就已经有人开始着手调查薛芳菲姐弟一案一般。

而姜元柏的出现,更让这桩案子解决的十分顺利。首辅大人的女儿在永宁公主的私牢里被发现,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关于薛芳菲永宁公主尚且还会狡辩几句,关于姜幼瑶却是找不到借口。

在府里设私牢、谋害官眷、与当朝官员勾结合谋害死百姓、操纵官场……一桩桩一件件,盘点下来,永宁公主和沈玉容罪名无可抵赖,当受极刑,三日后问斩。

听到结果的时候,所有知情的人顿感大快人心。

京兆尹作为当年助纣为虐,害死薛昭的一员,自然也受到了惩罚,剥夺官职,终生流放。而萧德音更是了,虽然她没有直接害死薛芳菲,却在薛芳菲被人陷害一事上,递上了那杯掺了药的酒,被责令五十大板。她一个女人,五十大板下去,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在。想来便是有命在,也是奄奄一息,活不了几年的。

当然,对于萧德音来说,打多少板子,活多少年都不是最重要的。最折磨她的大约是,关于她和薛芳菲的那点事传出去后,天下有多少人会在背后骂她心肠恶毒,装模作样。萧德音为名声所累,装了一辈子,临到头来,名声尽毁,对她来说,活着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等三司会审结束,官兵将永宁公主和沈玉容二人押下天牢去。薛怀远静静的坐着,他像是瞬间被抽走了所有力气,怎么也不动。

姜元柏起身站起来,不由得多看了薛怀远一眼。他的亲生女儿姜梨,对薛怀远照顾有加,甚至超过了对自己这个父亲。原本姜元柏还十分不悦,但看到薛怀远后,便也觉得,薛怀远倒是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沉着,更有些本事。

他没有和薛怀远打招呼,率先走了出去。永宁公主落得如此下场,按理说,姜元柏也帮姜幼瑶报仇了。但姜元柏一点儿也没有为此感到高兴,姜幼瑶的一生已经毁了,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的样子,过去就是过去了。

海棠过来扶起薛怀远,往外面走去。才走到刑部外头的大门,便被外面的场景惊呆了。燕京城的百姓将外头的大门堵得水泄不通,见他们出来,纷纷叫着“薛县丞”。

很短的时间里,公堂之上的经过就被人传开了。人们自然也晓得了,当年永宁公主和沈玉容二人,是如何陷害薛芳菲与人私通,害的薛芳菲小产,之后用药,甚至勒死了那个可怜的女人。不仅如此,他们还害死了薛芳菲的嫡,一个和煦如阳光的少年,还企图害死薛怀远。若非阴差阳错,姜二小姐去了桐乡,薛家一门,就此从这个世上消失,也没有人会知道他们所受的冤屈。

百姓们是有同理心的,他们也许不怎么聪明,容易被人愚弄,但也有许多善良的人。骨子里天生的善良让他们习惯于嫉恶如仇,同情弱者。薛家立刻变成了被同情的对象,到处都是对永宁公主和沈玉容的谩骂。

叶世杰和叶明煜在外面接薛怀远,薛怀远上了马车,一上马车,发现姜梨也在。他愣了一下,道:“姜姑娘。”

“薛县丞。”姜梨微微一笑。

姜梨一大早就去了叶家,和叶世杰驱车赶到了刑部门口,他们进不去里面,只和外头的百姓一样,等着最后的结果。直到听到结果的前一刻,姜梨的心都是狠狠揪起来的,并不像她表面上看起来的平静。

这一日,她等得实在太久太久了。

薛怀远发现,姜梨的眼角,似乎有一点晶莹,她像是有哭过。但薛怀远仍旧不明白,姜梨对他们薛家,几乎可以说是再造恩人了。但许多陌生人看见旁人于水火之中挣扎,伸出一只手搭救,或许是因为善良,或许是因为别的,但姜梨妹妹表现出来的,却自然的像是那是她的责任。

为何?她是姜家的二小姐,原本和薛家是没有任何牵连的。

薛怀远道:“之前姜姑娘说过,有一日会告诉我,为何会对薛家伸出援手。现在,恶人已经得到惩罚,现在是那个时候了吗?”

他的语气十分温和,像是认真的询问,姜梨一顿,心中忽而生出了一种悲凉的感觉。永宁公主和沈玉容这一回,的确是没有升级了。薛芳菲和薛昭二人死亡的真凶,终于大白于天下。寻了这么久的公道,总算是没有消失不见,可是这公道,也许是要用性命来偿还的,并不容易。

她还不能告诉父亲真相,因为自己前途未卜。

“现在还不是时候。”姜梨咽下肚子里的悲伤,道:“但有件事,也许薛县丞想要知道。”

“何事?”薛怀远问。

“关于薛昭的坟墓。”姜梨道:“薛昭出事的时候,海棠已经被逐出沈家,因而不知道薛昭葬在何处。又因为当时正值薛芳菲被人议论之时,薛昭的后事,做的十分隐秘,旁人不知道葬在何处。我已经托人打听到地方了。”她看向薛怀远,“既然真凶已经大白于天下,薛县丞可以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薛昭。至于要不要让薛昭回到家乡,就全看薛县丞自己的主意了。”

姜梨想让薛昭魂归故里,而不是在燕京城这个没人知道的地方。除了自己,连祭拜烧纸钱的人都没有,这么冷冷清清的。父亲已经知道了薛昭的死讯……也应当渐渐薛昭的。

“好啊,多谢姜姑娘费心。”薛怀远道,他的声音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阿昭知道了此事,一定很欢喜,很欢喜。”

姜梨撇过头去。

很欢喜么?她却只有深深地悲伤和无奈。

……

关于永宁公主和沈玉容的决断,传遍了整个燕京城。

百姓们皆是拍手称快,若说有什么人却为此愤怒失色的,只有宫里的刘太妃和成王了。

刘太妃早已哭红了眼,她这么大的年纪,总来都是傲气十足的命令旁人,何尝有这般狼狈的时候,扯着成王的袖子,道:“英儿,你去帮帮永宁,你救救你妹妹,你妹妹不能就这么死啊!”

一开始得知薛怀远状告永宁公主的时候,刘太妃还没将此事放在眼里。就算永宁公主被贬为庶民了,可那薛怀远,也不过什么都不是。要碾死薛怀远,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况且那些证据,谁知道是真谁知道是假,随随便便给底下的官员吩咐几句,此事就能被压下来,唯一要考虑的事百姓的风言风语,但那些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谁知道竟然把姜元柏也扯进来了,永宁公主在府里设了私牢,这件事成王和刘太妃都不知道。而当他们知道永宁公主竟然把姜元柏的女儿姜幼瑶也囚禁在自己的私牢里,刘太妃险些晕了过去,当即就知道此事大事不好。

事关当朝首辅,这桩案子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压下去了。果然,一切来得迅速令人措手不及,永宁公主和沈玉容很快就被抓起来,洪孝帝亲自下令三司会审,彻查此案。

平日里没有触及到洪孝帝的利益,这个势力单薄的帝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而谁都知道,彼此这些年关系越发紧张。这桩案子既然送到了洪孝帝面前,洪孝帝定然不介意做一个“大义灭亲,公正清明”的明君形象。而姜元柏肯定也不会不留余力的帮忙让永宁公主再无翻身之地。

刘太妃试图去求过太后,可太后听完后,只是淡淡的一句“帮不上忙”,就打发了刘太妃,任凭刘太妃将口舌都说干了,太后也仍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模样。刘太妃只得转而去求洪孝帝,谁知道洪孝帝比太后更狠,刘太妃压根儿就见不到洪孝帝的面。

眼见着永宁公主和沈玉容即将被问斩,刘太妃终于意识到,这一次,可能真的没有谁能救得了她的女儿。她只能同成王哭诉。

“别哭了,母妃,”成王被刘太妃哭的心烦意乱,道:“不是我不想救永宁,而是现在没有人能救得了她!永宁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在府里设私牢,还把姜幼瑶给囚禁了起来,得罪了姜元柏,姜元柏自然会不依不饶,怎么可能放她一条生路。但凡永宁当初有一点忌惮,就不会弄成如今的地步!”

刘太妃怒道:“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妹妹。”说罢又哭起来,“我早就说了,那沈玉容不是良配,不是好东西。你妹妹就是被那个沈玉容拖累了!还有你,你早知道沈玉容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能不阻止你妹妹和那个人来往!你妹妹落到如今地步,你也有责任!”

“够了!”成王大喝一声,他如今也是心烦意乱。正在快要举事的关键时候,本就容不得一点儿差错。偏偏永宁在背后就这么拖后腿,先是和李家决裂,害的李显辞官,李仲南对自己生了异心。又和沈玉容的关系大白于天下,沈玉容也辞官,自己又少了个助力。现在更好,姜家对自己虎视眈眈,永宁的名声败坏,连他也被连累了。有个这样的妹妹,成王真是倒了血霉。

刘太妃被成王这么一吼,一下子不哭了,像是清醒过来,她看向成王,绝望的道:“英儿,真的没办法再救永宁了么?”

成王看着刘太妃,有些不忍,最后还是道:“母妃,儿臣无能为力。不过,”他话锋一转,“此事皇帝做的实在太绝,我看再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倒不如将时间往前推一推。待我杀进皇宫,坐上高位,当初那些人如何羞辱永宁的,我必要替永宁一一讨回,那时候……永宁也就能瞑目了。”

他说的十足阴鹜,声音在空荡荡的寝殿里回响,阴森森的,刘太妃看着他,呆了片刻,像是终于认命,无奈的丢弃一件心爱的物品,她道:“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