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将死/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刑部的天牢里,此刻灯火晦暗,有老鼠奔跑过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什么动物啃噬食物的动静。怪叫和哭泣声不时传来,角落里,永宁公主抱膝坐着,她紧紧挨着沈玉容那面的栅栏,仿佛这样会得了些生气。

这三日,她哀求过,威胁过,把自己腕间的镯子褪下给狱卒,希望他们能向成王或是刘太妃传个话。狱卒收了她的镯子,转头就走了,再无音讯,永宁公主气的破口大骂。骂了半日,嗓子也哑了,累得没了力气。

死囚临走之前的断头饭,总是分外丰盛。之前永宁公主一直谩骂这里的饭食糟糕,等真到了最后一日,满地的佳肴摆在面前,永宁公主却像是被刺激了似的,说什么也不肯吃一口,仿佛吃了这些,立刻就会死去。而拖延一刻,就不必面对绝望的结局。

与她相反的是沈玉容,这几日,沈玉容什么话都没说,永宁公主的责骂他听着,既不安慰永宁公主,也不想对策。今夜的断头饭送来时,沈玉容还有心情慢慢的享用,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压根儿瞧不见永宁公主的恐惧。

永宁公主心如死灰,成王和刘太妃有心想要救她,不会一直不让人传信给她。一连三天都杳无音讯,只能说明,他们放弃了永宁公主。

明日就要处刑了,永宁公主忍不住把自己报的更紧了些。

外面突然传来人的脚步声,还有狱卒的说话声。永宁公主并没有在意,每日都会有新的人进来,也会有死囚犯出去。刑部的牢狱从来不缺人呆。过了一会儿,狱卒的声音消失了,那人的脚步声还在继续,不紧不慢的,在牢狱里,格外清晰明显,传到永宁公主的耳中。

永宁公主忍不住注意听起来。

那脚步声在往她和沈玉容的牢房前走来,永宁公主心中一个激灵,陡然间浮起新的希望来。若是这人是刘太妃和成王派来的……一定是的!他肯定是来告诉自己,成王和刘太妃已经做好了准备,很快就会把她救出去,教她不要担心!

那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永宁公主已经迫不及待的扑到铁栅栏面前,想要看清楚来的是什么人。

她看到了一边干净的裙角。

女人?永宁公主疑惑的抬起头,藏在牢房深处,黑暗中靠墙的沈玉容也抬起眼来,往这边看了一眼。

灯火逐渐映亮了那人的脸,雪肤花貌,秀眉杏眼,干净而明艳,年轻女子含笑俯视着她,永宁公主愣了一刻,差点要叫出声来,薛芳菲!

这身装束打扮,真是像极了当年的薛芳菲!那时候她第一次见沈玉容,对沈玉容芳心暗许,得知沈玉容早已有了妻室,心中不屑,找了个由头,在宴会上见着了薛芳菲。

虽然早就知道了薛芳菲的盛名,但永宁公主以为,不过是一介妇人,又是从山野乡村出来的女子,父亲只是个小吏,外头传说再盛,不过是以讹传讹,实则不然。然而等她真的看见了那明艳动人的女子,心中便疯狂的涌起了不甘。

永宁公主执拗的想要得到沈玉容,除了她真的很喜欢沈玉容外,不知这其中,有没有一点是因为,沈玉容是薛芳菲的丈夫,所以永宁公主更想要得到他。

她到底是妒忌薛芳菲的。

她心中一振恍惚,见面前的女子缓缓蹲了下来,隔着铁栅栏与自己相望,道:“公主殿下。”

永宁公主突然看清楚了她的眉眼,她不是薛芳菲,她是姜家的二小姐姜梨。

“姜梨?!”永宁公主怒道:“你怎么会来?”成王和刘太妃是不可能让姜梨来传话的,姜梨出现在这里,当然不会是来救她的。

“我特意过来,只是为了想和公主说几句话而已。”姜梨偏头看她,这个动作由她做出来,格外清灵娇俏,她好像面对的也不是已经濒临崩溃的公主,而像是面对一个许久没见的朋友似的,含着微笑,温温柔柔的道:“公主如今住在这里,其实还是我的功劳呢。”

永宁公主一怔:“你说什么?”

“公主殿下和沈大人的一段情,之所以公之于众,是因为和李大公子撕破脸。公主对李大公子不依不饶,无非是因为李大公子害死了你的孩子。”姜梨轻轻道:“可这件事,公主真是冤枉李大公子了,你根本没有怀孕,一切不过是因为我用了一颗假孕药,让你以为自己有了身子,为了遮掩迫不及待的嫁到了李家,才会弄到如今地步。所以说,”她笑的明媚,“你说,这一切是不是与我有关?”

“你……”永宁公主的神情从吃惊转为震惊,又从震惊转为愤怒,突然扑上前来,伸手要来抓姜梨的脸,姜梨后退一步,永宁公主隔着铁栅栏,没办法再抓到她,她只能徒劳的尖叫道:“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沈玉容侧头看着这边,他听不太清姜梨究竟对永宁公主说了什么,使得永宁公主这般愤怒,他只是盯着姜梨,死死的盯着。

“虽然孩子是假的。但你当年对薛家所做的事情却是真的。”姜梨平静的道:“所以即便你告诉别人,也没有人会相信你的话,明日一早,你还是会被押付刑场,付出你应该付出的代价。”

永宁公主喘着粗气,就像是一头野兽那样。她盯着姜梨的目光,就像是要把姜梨撕碎,她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永宁公主,”姜梨盯着她的燕京,“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你让我这么做的。”

“我?”

“你说……”姜梨的声音温软又轻柔,在黑暗里,却渐渐渲染出可怖的色彩,她道:“我是小吏的女儿,你踩死我,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下辈子投胎,记得托生在千金之家。”

永宁公主先是疑惑,随即如遭雷击。

那一日早就模糊的话语,突然无比清晰地出现在她脑海之中。

“本宫和沈郎情投意合,可惜偏有个你,本宫当然不能容你。若你是高门大户女儿,本宫或许还要费一番周折。可惜你爹只是个小小的县丞,燕京多少州县,你薛家一门,不过草芥。下辈子,投胎之前记得掂量掂量,托生在千金之家。”

“记住了,便是你容颜绝色,才学无双,终究只是个小吏的女儿,本宫碾死你——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你、你、你……”永宁公主忍不住后退一步:“你是人是鬼?你是薛芳菲?!”

“薛芳菲”三个字,终于触动了藏在暗处的沈玉容,他慢慢的爬过来,隔着铁栅栏看向姜梨。

姜梨没有看他,只是看向永宁公主,突然勾唇,低声道:“谁说不是呢?”

这般狂妄的、坦然地、勇敢的承认了。

“不可能,不可能……”永宁公主拼命摇头,往后退去。她认为这一切都是在做梦,或许只是她的幻觉。是她害怕薛芳菲来复仇所以想到的这一出,或者根本就是姜梨在吓唬她,为的是给姜幼瑶报仇。

但怎么可能?永宁公主心知肚明,当时薛芳菲死前,只有她和两个婆子在场。那两个婆子早已被灭口,世上除了她一人意外,再无人知道临死前她与薛芳菲的对话。姜梨说的却是一字不差,她若是吓唬自己,这些又从何而知?

这根本不可能!永宁公主跑到牢房深处,像是惧怕到了极点,拒绝与姜梨对视。

姜梨看了永宁公主一眼,这个毁了她前生的女人,现在如此狼狈,战战兢兢,一句话就能令她如惊弓之鸟,这样的永宁公主,突然让她觉得索然无味,连报复都意兴阑珊了。

姜梨站起身,往外走,一只手拉住了她的裙角。

沈玉容仰头看着她,他轻声问:“是芳菲么?”

熟悉的眉眼,他的目光里,带了些震惊,带了些希翼,又害怕又惶恐,五味杂陈,百感交集。仿佛只要姜梨说一个“是”,他就有无穷无尽的话要对姜梨说似的,倘若姜梨说一个“不是”,他就有比天还要大的失望和委屈。

但姜梨只是低头,用力一扯,裙角从沈玉容手里挣脱开来,她看也不看沈玉容,往外走去。

夫妻恩情,早在当年还是薛芳菲的时候,就已经斩断了。如今了却命债,就再无关系,不屑于看,也不屑于听,更不屑于回答。他的忏悔也好,执迷不悟也罢,道歉或是磕头流泪,她都没有半分兴趣。

是不是薛芳菲又如何?总之和沈玉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姜梨走出了牢房,外面的雨还未停,狱卒讨好的冲她笑,桐儿和白雪没想到这么快她就出来了。三人往马车走去。

待走到马车面前时,姜梨一愣。

车夫已经换了人,露出的脸是赵轲。赵轲道:“大人请二小姐去国公府。”

白雪和桐儿面面相觑,姜梨已经轻车熟路的上了马车,道:“走吧。”

她做完了这件事,永宁公主和沈玉容已经了了,按照之前和姬蘅的约定,他应该来取自己的命了。姜梨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世上没有白白得来的好处,报仇这回事,没有姬蘅,由她一人做来,想来不会像如今这样顺利。复出代价也是应该的。

她无话可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