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谎言/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王府里,近些日子,下人们都是小心翼翼的做事,生怕一不小心就触目了容易发怒的主子。

堂厅里早已坐了许多人,都是燕京朝廷的臣子,大约是在商议很重要的事,成王坐在为首的位置,在他下首,挨近左手边,是李仲南。

“诸位,”成王道:“我们的日子,恐怕得提前了。”

这些日子,洪孝帝不知是不是知道了他的打算,处处针对。成王心中恼火,他本就有提前举事的决心,加之永宁公主的事又在上头狠狠地浇了一把油,令她满腔怒火无所发泄。只恨不得现在就打进皇宫去,把洪孝帝从那个位置拽下来,狠狠地践踏在脚下。

要知道,这段时间,因为永宁公主的关系,他遭受了多少嘲笑和议论。那些人虽然当面不敢说什么,背地里却几乎要把他的脊梁骨都戳破了。成王自来爱惜名声,他希望有朝一日自己坐上那个位置的时候,清清白白,不落人话柄。如今看来却是不可能的,所以倒不如什么顾虑全不要了,放手一搏。

成王看向身边的李仲南,问道:“右相以为如何?”

李仲南笑笑,道:“全凭殿下做主。”

成王心中有些不悦,李仲南分明是在敷衍。他知道李仲南是因为当初永宁公主一事与他生了嫌隙,现在仍旧不大爽利。虽然成王已经赔罪过了,心中却不以为然,要知道他才是君,李仲南不过是臣子。如今是他捧着李仲南,对李仲南礼遇有加。但要是李仲南不识抬举,他也不介意给李仲南好看。

当然不是现在,而是等他坐上高位,手握大权的时候。

李仲南面上在笑,心中也很是窝火。李显喜欢在府上豢养男童一事,可谓是把李家的名声脸面都丢尽了。他两个儿子,小儿子李濂不成器也就罢了,大儿子除了有这点特殊爱好外,本来名声很好的。日后也会接替自己,成王李家的顶梁柱。可因为永宁公主这么一闹,李显日后就成了李家的污点。现在他们李家上朝都得小心翼翼,不能让人看出来是李家的马车,省得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李显甚至还丢了官,好好地仕途,就这么毁了。

如果说这些只是永宁公主做的,李仲南至多也就埋怨成王不好好管束妹妹。李仲南作为窝火的是,永宁公主怀着沈玉容的孽种,居然嫁入李家,成王说自己不知道永宁公主怀孕的事,怎么可能?分明是想李家做那个倒霉的人,莫名其妙的给别人养儿子,一想到这里,李仲南就气不打一处来,成王这是把他们李家当什么?当傻子么!

诚然,现在成王是主子,他们是臣子,不能对成王做什么。但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就像是卡在喉咙间的一根鱼刺。李仲南心中打定主意,此次成王举事,他们李家不会从中作梗,因为李家是依靠成王的。但在其中动点手脚,也不是不可以。得让成王明白,他并不是高枕无忧,若是没有李家,他这个成王的位置,只怕坐的还不如洪孝帝安稳。

要成王对他们李家不敢下手,还得毕恭毕敬!

成王转头询问其他臣子,与他们一同商议举事的重要事宜,有意无意的冷落了李仲南,像是故意给李仲南一个忠告。

李仲南不以为然,心中冷笑,忠告?他很快就会还给成王的。

……

燕京城的皇宫里,春日花又开了不少。

冬日里凋谢的草木,到了这个时节,全都迫不及待,争先恐后的生长起来。皇宫总是看起来最先热闹的地方,花坛里的花比其他地方要开的早,郁郁葱葱,欢欢喜喜,连带着新进宫的美人们也都有意无意的在其中赏花。却是将自己装点得比花朵还要娇美,只希望君王从此地路过,无意间的一瞥,瞧见这些活色生香的芬芳。

宫中年年有美人,年年有新人,帝王的宠爱人人都期待,却从不长久。就像花圃里不缺鲜艳的娇花,但摘花人不会每一朵都摘下。摘下来的花尚且可以放在花瓶里精心侍弄,装点一个夏日。留在花圃里的花无人欣赏,到了秋日,还是要一同凋零。

韶光如梦,红颜易逝,花和人都是一样。

洪孝帝正在慈宁宫,陪着太后诵经。

太后诵经的时候,洪孝帝只是坐在一边,翻开经书。比起太后的虔诚,洪孝帝显得要不诚心多了。但这一幕,闭着眼睛诵经的太后没有看到,她专注的,一心一意的念经,仿佛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比眼前的这件事情更重要。而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似乎从洪孝帝登基以来,她就是这个样子。

她不插手朝政,也不如刘太妃一般在宫中跋扈,几乎要让人忘却有这么一位太后。听说她年轻的时候也是如此,温婉贤淑,从不在后宫与人争风吃醋,反而将不是自己的孩子抚养长大,看着他登基成为皇帝。如果没有太后,当年的洪孝帝,说不准早就被野心勃勃的刘太妃两母子吃的渣都不剩。

但要说洪孝帝与太后感情有多亲密,却也不见得,无非是表面上的和平罢了。

陪太后颂了一会儿经文,洪孝帝走出了慈宁宫。他没有回御书房,昨夜里看了一夜的折子,今早又早朝,总共也睡了不到几个时辰。他要回寝殿休息,才走到寝殿门口,苏公公迎上来,道:“陛下,丽嫔娘娘来了。”

丽嫔从门后走出来,在宫中众多的美人中,她看上去是最为不疾不徐的一个。即便春日又进宫了不少美人,那些年轻的、饱满的、花骨朵一样的美人将整个皇宫都装点得格外美丽,从前的美人们如临大敌,越发打扮自己。但对于丽嫔来说,似乎永远没什么差别。她不会觉得危险,也不怕帝王爱上了别的美人,她只是温温柔柔的做自己的事,如现在一般,站在门口,对洪孝帝笑道:“臣妾做了些点心,用的今年新出的洋槐蜜,陛下尝上一点可好?”

没有人能拒绝这样温柔的请求,洪孝帝轻笑道:“好。”

他紧绷的脸,在这时候神情也舒缓了。

丽嫔就笑着把洪孝帝扶到了桌前,桌前摆着精致的点心和热茶。丽嫔的指尖,似乎还残留着蜜糖的甜蜜气息。她和别的美人不大一样。别的美人送来的糕点,虽说是自己做的,但两手干干净净,蔻丹也鲜艳完整,让人疑心她们大约是在旁边看着,指点着下人所做。但丽嫔做的糕点,就是她亲手做的。据说旁人做不出她做的味道。

她是个有心之人。

洪孝帝笑着拿起一块糕点送进了嘴里,丽嫔适时地端上一杯热茶。洪孝帝吃完后喝了一口茶,喟叹道:“还是你有心。”

“皇上忙于公务,臣妾能做的也就只有这点了。”丽嫔笑道。

洪孝帝也笑:“说起来,朕昨日里听母后说,今年新进宫里的美人,有你的表妹,你怎么不告诉朕?让朕照拂?”

丽嫔笑容微僵,帝王的脸上虽然还挂着笑容,她的心里,却觉得不安极了。

她没有孩子,季家的人之前还总是求神拜佛,让她吃各种稀奇古怪的药,巴望着怀上一个孩子,坐稳后宫的位置。可时日久了,她的肚子没动静,季家人渐渐失望,就把主意打到了别的地方。

季家从来不曾歇过要再送一个美人进宫,夺得帝王宠爱的打算。丽嫔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要自己帮忙,照拂那个美人,帮助那个年轻的美人夺得帝王宠爱。替她挡刀挡枪,出谋划策,最后成为一颗弃子,被榨尽最后一滴血,替季家牺牲。

凭什么呢?丽嫔绝对不要。她好不容易才做到了今天的位置,凭什么把一切都拱手让人。尤其是对方什么都没做,仅仅凭借着年轻美丽,就能轻而易举的拥有一切,也太不公平了吧!

所以丽嫔什么都没做,她假装不知道季家送进来的那位表妹,甚至丽嫔拒绝与季家人见面。她对季家人愤怒,渐渐滋长出仇恨。以至于姜幼瑶出事后,丽嫔都不想去问,她不愿意再为季家人奔走。当然,她也深知,以季家人的本性,也不会替姜幼瑶报仇什么的。

丽嫔心中百转千回,面上却露出一个哀戚的笑容,垂下头,突然跪了下来,道:“臣妾知罪。”

她娥眉婉转,声音凄切,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心生怜惜。洪孝帝微微一愣,拉着她的手坐到身侧,笑道:“你这是怕朕宠爱别人,吃味呢。”

“陛下的身边可以有许多美人,臣妾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当陛下宠爱别的美人时候,臣妾也什么都不能做。臣妾唯一能做的,只是希望将陛下的宠爱挽留的久一些,臣妾知道这是逾举了,请陛下责罚。”

她说的哀婉又可怜,一切都是因为爱才会如此。任谁一个男人面对如此爱她诉说衷情的佳人,怎么会无动于衷呢?

“朕不会抛下你的。”洪孝帝大笑,“只要你不背叛朕,朕就不会抛弃你。”

丽嫔心中一跳,隐隐约约觉得洪孝帝这话里,似乎有什么深意似的。但她身边的这个男人拥抱是如此温暖,语气也是如此宠溺,让她的怀疑渐渐烟消云散。

不会的,洪孝帝不会知道的,她做的很隐秘,没有人会知道。

同时,她又在心中冷笑,她不奢望什么帝王的宠爱,总归没有孩子,帝王的宠爱也只是一时的,有朝一日,她一定会被更加年轻可爱的美人所代替,她会成为后宫里那些过了气的女人,那些衰败的花,成为春日里,一捧新鲜的艳泥。

她会走到最后的,不惜一切代价,也不惜牺牲任何人。

丽嫔眼里闪过一丝狠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