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掳走/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隐约可见人群中有穿着麻布衣服,和普通百姓一般的人在其中快速游走,只是手中却带着铮亮的长刀。百姓们惊慌失措,四处奔跑逃窜,越发弄得人群拥挤不堪。孩子的哭声、人们被绊倒咒骂的声音,杀手用刀割破皮肤的声音不绝于耳。

“天啊!”桐儿脸色发青:“有人杀人了!”

“别怕,”姜梨冷静的道:“城守备军就在附近,听到动静会立刻赶过来。”话音刚落,她们自己的马车便兀的停住,再也不动了,与此同时,传来了车夫的一身惨叫。

桐儿吓得瑟瑟发抖,却还是伸手把姜梨护在身后,白雪道:“姑娘,咱们不能留在马车里,府里的马车太显眼了,咱们避……”

马车帘突然被人一掀,一个陌生的中年人猛地出现在面前,他目露凶光,手持一把弯刀,一个箭步登上马车。桐儿尖叫一声,一把将姜梨推下马车,自己迎了上去。那刀一下子挥舞过来,姜梨只看到桐儿的胳膊往前一挡,一线血色模糊了她的眼睛。白雪身材高大,堵在门口,道:“姑娘先跑!去旁边躲一躲!”

那人目光闪了闪,在姜梨与弯刀男人对视的一眼,姜梨突然明白过来,这人是冲着她来的!她看了一眼尚在马车里的白雪和桐儿,那人果然抛下了白雪和桐儿,往自己这边而来。姜梨一咬牙,转身往人群里跑。

人群里到处都是鬼哭狼嚎,地上全都是踩得一片狼藉的鲜血,简直像是人间地狱。

城守备军很快到了,不过一柱香的时刻,那些人却马上丢掉了弯刀,迅速脱身,因着他们穿的是普通百姓的衣服,根本难以分辨清楚,此刻又到处是人,一时半会儿,这些城守备军竟然拿他们无可奈何,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消失在人群中。好容易抓到一个正在行凶的人,才可刚制服住他,还没来得及押送审问,那人突然紧咬牙关,从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缓缓倒下,没了气息。

竟是在牙关里藏了毒药的死士,一旦被人抓住,就咬破蜡丸自尽,谁也掏不出他们的真话。

“怎么回事?”为首的城守备军大怒:“一个人都抓不到!这些人既是死士,怎么会无缘无故伤害普通百姓!”

他身边的手下问:“会不会是西戎……”

“不可能!西戎人当初被金吾将军驱赶到沙漠深处,现在都成不了气候,怎么会来燕京城!而且百姓们也说了,看起来这些人就是北燕人,要是西戎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怎么会容易混迹在人群中!”

“不管怎么说,大人,先安抚百姓要紧。”手下道。

四处都是哭泣声,那些百姓今日在街道上走的好好的,甚至还有街边的小贩,在茶坊里喝茶的闲人,莫名其妙的就出现了这么一帮人在其中乱砍乱杀。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不知道失去了多少人命。还有许多人在混乱中与亲人走散了,面前一位头发蓬乱的母亲就跑丢了一只鞋,可她眼下也顾不得,一边哭泣一边喊着孩子的名字。

桐儿倒在马车边,那刺客冲进马车的一刻,桐儿用自己的手臂挡住了挥向姜梨的一刀,这会儿伤口还在流血,白雪扯下自己的裙角替她包扎了一下。桐儿已经疼的晕了过去。白雪就把桐儿暂且放在了比较安全的地方,周围有城守备军的人看着,不至于出什么差错,然而她自己却心里还惦记着姜梨,不知道姜梨现在在什么地方。

城守备军已经站在此处,没有受伤的百姓们眼下都立刻回家去了,受伤的也被送进了附近的医馆。唯有那些失去亲人的,或者是与亲人失散的还留在原地。但人已经比最开始少了许多了,至少一眼看上去不至于分辨不清谁是谁。

白雪一边走,一边四处顾盼,她不敢喊出姜梨的名字,只好一边高声道:“姑娘!姑娘!”

与她相似的人也不在少数,因此她的呼喊,并非是最显眼的。但这么短一截街道,姜梨要是逃走了,不可能离开此处,一定会听到白雪的声音。而且姜家的马车还在原地,虽然车夫已经死了,但姜梨只要看见了马车,就会循声找来。

但是……没有,没有姜梨的回答。

白雪不死心,又连连叫了两遍,这阵子,除了那些死去的人的家人,几乎已经没什么人了。便是和亲人失散的,也都找到了亲人。白雪的模样,引起了官兵的注意,有一个小卫兵就问白雪:“姑娘,你找谁呢?”

“我家小姐……”白雪焦急的道:“她……她刚刚也在人群里,我们失散了。大哥,你能不能帮我找找?”

那小官兵道:“这条街已经找遍了,所有失踪的人也都找到了,你是说,你家小姐还没有找到吗?贵府小姐是……”

“找遍了?”白雪心中一片冰凉,不由得后退两步。

……

叶明煜一大早,就开始让府里的厨娘们忙活。

昨天起,采买的人就开始揣度着今日要做什么好菜了。每次姜梨来的时候,叶明煜总是恨不得把能拿出来最好的东西都找带给姜梨。虽然叶府上下没什么女子,但厨娘还是要有一个的,口腹之欲乃是人生大事,况且他们家教他来燕京城,也得好好照顾侄子吃穿不是么?

而且他们家不差银子,多得是。

桌上早已摆满了琳琅满目的饭菜,不知道的,还以为哪家老夫人寿宴,如此丰收。叶世杰也回了府,海棠扶着薛怀远走了出来。

叶世杰问:“姜梨还没有来么?”

阿顺摇头:“门房那头守着,还没动静。”

“奇怪,”叶明煜道:“阿梨这丫头平日最守时了,还怕我们等她,怎么今日耽误了这么久?再等下去,饭菜都凉了。”

“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叶世杰皱眉道。

“呸呸呸,”叶明煜敲了他脑袋一下,“有你这么说表妹的吗?再说了,这是什么地方,燕京城,天子脚下,你表妹又是姜家的大小姐,还能出什么事?青天白日的,能被人拐跑了不成?”

“燕京城也有土匪。”海棠忍不住道。

“什么土匪,咱们家就是最大的土匪,谁敢匪的过我们?这不是班门弄斧是什么?谁敢匪我们,那就是太岁头上动土,我叶老三一声令下,全江湖的兄弟们都能给我帮忙……”

“好了好了,”叶世杰听不下去,打断了他的话,问:“要不找个人去姜家问问,是不是姜梨有什么事耽误了,来不了。”

叶明煜闻言,神情也紧张起来,“这倒有可能,姜家那一屋子乌七八糟的事,莫不是阿梨在姜家又被欺负了?要不我去看看,怪不放心的。”

他才说完这话,在门口蹲着的阿顺突然去而复返,道:“老爷,姜家来人了!”

说的是“姜家”而不是“姜二小姐”。桌前的几人都是一怔,这就意味着,姜梨果真是来不了了,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吧?

阿顺带着那个姜家的小厮进了屋,那小厮看起来也是火急火燎赶来的,衣裳上还有尘土,像是在路上摔了几跤,满脸是汗,一见到人就开口:“叶三老爷,我们家小姐出事了,来不来了!”

“出事?”屋中几人都吓了一跳,薛怀远也皱起眉。

“出什么事了?”叶明煜粗声粗气的道:“姜元柏又欺负她了?”

叶明煜到底是江湖人,面对姜梨的时候笑眯眯,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匪气便层层显露出来,脸上的那道疤,看着也让人心生忌惮。

小厮连连摇头:“不是,不是。是二小姐今儿一早就乘马车来叶府,路上遇着匪寇杀人事件,混乱中小姐人丢了,现在找也找不见。老爷这会儿都疯了,正在找官兵搜查整个燕京城呢!”

“什么!”叶世杰也站起身来。

“什么匪寇杀人事件?”薛怀远问。

那小厮道:“小的也不大清楚。就听说半个时辰前,就在这附近不远的路上,突然出现了一帮人,那帮人穿着普通百姓的衣服混在人群中喊打喊杀,杀了十几个人,好容易抓到一个凶手,还咽了毒药,小的听人说,那些人是死士,但不知道是来做什么的。”

薛怀远又问:“如姜姑娘这般失踪的,又有几人?”

小厮脸色难看极了:“就只有我们家小姐。”

此话一出,屋里几人神情各异,叶明煜更是急的一把抽出腰中刀来,骂的一句:“娘的!阿梨这丫头不会是被人掳走了去吧!”

“不好。”说话的人是薛怀远,屋里几人都朝他看去,薛怀远沉声道:“这些人是死士,必然是有目的而来。但听人说,只是伤了普通老百姓,若是为了乱动人心,大可以穿更为令人恐慌的服饰,多造成伤亡,再自尽而死。但他们却要混在普通百姓之中,可见是为了便于逃脱。说明还是为了达成目的,从头到尾,只失踪了姜姑娘一人,说明他们的目标就是姜姑娘,他们是为了姜姑娘而来。那十几个死去的百姓,不过是为了掳走姜姑娘而牺牲的幌子。”

薛怀远的声音很温和,不疾不徐,说的话却令人胆战心惊。叶明煜皱眉道:“不是吧?阿梨可是姜元柏的女儿,燕京城谁敢故意和姜元柏对着干?”

叶世杰却道:“薛先生说的是对的。”

“姜姑娘真的有危险么?会是谁做的?”海棠忍不住问。

“燕京城里,敢对姜家动手的寥寥无几,其实很简单就猜到了,十有八九,不是刘太妃,就是成王。当然了,也许还有右相,只是右相没有道理针对姜梨一个姑娘,所以刘太妃和成王的嫌疑最大。”叶世杰道。

薛怀远点头:“不错。”

“成王和刘太妃?有什么证据能直接找他们算账?”叶明煜迫不及待道。

“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叶老爷。”薛怀远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姜姑娘的下落,而不是报仇。姜家在燕京城势力广大,为了确保安全,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把姜姑娘送出城外。我看应当在城门仔细盘问过往人马。”

叶明煜把刀往背上一扛:“我去叫兄弟们过来!”

“我出去看看。”叶世杰道:“城守备那边,我也认识几个人,我去和他们说说。薛先生请留在府里,一旦得了什么消息,还请薛先生坐镇。”叶世杰交代道。

“好。”薛怀远回答,“一切请小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