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求助/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府里,此刻也正是一片乱麻。

桐儿被送回府里,刺客那一刀,也实在是很触目惊心了。大夫来替她重新包扎过,又写了药方,厨房里正在煎药。

姜元柏已经出去寻官差彻查整个燕京城了,姜老夫人得了这个消息,直接晕倒过去。卢氏忙着照料姜老夫人,姜景睿和姜景佑也被勒令不准出府,整个燕京城都是人心惶惶,突然跑出来随意砍杀的凶手,看上去像是一个阴谋。听闻皇帝也知道此事,大发雷霆,命令手下官员务必查出凶手的下落。

这时候,反倒没有人关心白雪了。

白雪守在桐儿的床前,她束手无策,不知道能做什么。在把桐儿送回府后,白雪不甘心,又跑到了那条街道上,一遍一遍走了好几遍,甚至把沿街所有的商铺都找了一遍,可全都是无功而返。

她确定自己的确是弄丢了姜梨,心中自责的要命。姜梨当初将白雪留在身边的时候,引起许多人的诧异。白雪长得不好看,也不会说话,唯有力气大,以为力气大可以保护姜梨,可白雪却发现,真当危险来临的时候,她非但没有保护的了姜梨,甚至连瘦小的桐儿都比不过,至少桐儿还帮姜梨挡了一刀。

她当时应该跟着姜梨一道跑的,如果那刺客跟上来,就帮姜梨挡刀,也好过现在姜梨不知所踪,不晓得在什么地方。

她想着想着,床上的人动弹了一下,桐儿慢慢的醒过来。

她乍然醒来,脸色还很苍白,似乎手上的伤还疼得很,咬着嘴唇。睁开眼看见白雪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姑娘呢?姑娘没事吧?”

白雪说不出话来。她实在不知道怎么说,说她把自家小姐弄丢了?现在还生死不知?

“你怎么不说话?”桐儿见她不说话,急了,问:“姑娘没事吧?”大约是说话的动作太大,扯动了伤口,桐儿发出“嘶”的一声,倒抽冷气的声音。

白雪连忙道:“大夫说,你伤口没好,需要静养几日。别激动。”

“你快跟我说说,姑娘有没有受伤?”桐儿还是追问。

白雪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不知道……姑娘不见了。”

桐儿一愣:“什么叫姑娘不见了?”

“你替姑娘挡了一刀后,那刺客还要过来,我把姑娘推下了马车,让她赶紧逃走。姑娘跑进了人群……然后城守备军来了,那些刺客就跑了。我在原地找了很久,没找到姑娘的影子……老爷知道了,已经派人去找姑娘的下落。”

“你怎么能让姑娘一个人跑呢!”桐儿怒道。

白雪嗫嚅了一下嘴唇:“对不起……”

桐儿见她自责的模样,心也软了,晓得这会儿白雪的心里只怕也不好受,就道:“算了,此事也不怪你,若是你不把姑娘推下车,那刺客迟早会扑上来杀了姑娘的。”想到之前千钧一发的时候,桐儿也心有余悸,“老爷派人去找那些刺客,找姑娘的下落,一定会找到的。燕京城毕竟就这么大……”她像是安慰自己,又像是安慰白雪,絮絮叨叨说了许多。

但二人其实不约而同的都想到了,当初姜幼瑶也是突然失踪,姜元柏派人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最后好容易在永宁公主的私牢里找到了,却只剩下了一只眼睛。

永宁公主的私牢是不见了,但谁能保证,燕京城这么多户人家,就没有别的人,偷偷在府里设私牢?若是姜梨也被囚禁到了私牢……他们简直不敢想象。

“没事的。”桐儿小声道:“姑娘吉人天相,必然会逢凶化吉。”

姜府里另一头,三房屋里,杨氏和姜元兴也得了这个消息。

把姜玉燕打发出门外去后,杨氏和姜元兴回到了屋里。杨氏低声道:“是成王殿下动的手吧?”

姜元兴道:“不知道。”

杨氏在提前得知了姜梨这一日要出门的事后,就想法子告诉了右相。她晓得最近李仲南和成王大约是有些不愉快,是让李濂代为转告的。没想到今日姜梨出门就失踪了,杨氏才不相信这是巧合,分明是成王得了消息,才动手的。

“既然成王得手,咱们现在也算是了了成王一桩心愿,比起右相来,成王出手更加大方。夫君,我看你接下来,只怕会飞黄腾达,让大房和二房也望尘莫及了。”

姜元兴却不如杨氏那么喜悦,反倒显得有些烦躁的样子,敷衍了几句。

杨氏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不满意了,道:“你这是什么死样子?怎么,心软了?还是怕了?我可都是为了你好!”

“她毕竟是我们的侄女,而且是个小姑娘。”姜元兴道。

“你女儿也是个小姑娘!”杨氏厉声道:“就算你心疼姜梨,你也要为玉娥想想,为人妾的感受!还有玉燕,玉燕也要找人家了,难道你希望她像玉娥一样,给人做妾,还是根本就嫁一个一穷二白的秀才,日日为了生计奔波,在夫家也要战战兢兢的生活!”

姜元兴不说话了。

杨氏看着他垂头丧气的样子,欲言又止,最后又放缓了声音,道:“你要知道,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好。姜家和我们不是一家,我们只有靠自己。”

姜元兴长叹一声:“我知道。”

……

从白日里到夜里,整个燕京城都人心惶惶,人人自危。谁也不知道那些凶残的刺客会什么时候窜出来,就连街道上行人也几乎没有,除了扔在搜查姜二小姐下落的官兵们。

姜元柏回到了府里,他的神情疲倦极了,眼睛发红,不知道是累得还是急的。姜老夫人好容易醒转了过来,问起姜梨可找到了,姜元柏也是摇了摇头。

明月和清风得了消息,立刻就送回了芳菲苑。守在桐儿窗前的白雪听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桐儿当即就忍不住哭了,她道:“姑娘怎么办?姑娘从来没有和我分开过,那些人带着姑娘,定然不会让姑娘好过。都是我不好,如果当时我再谨慎些,姑娘也不会丢。”

“不怪你,怪我。”白雪也哽咽了。

明月和清风都哀哀戚戚,芳菲苑的众人都心情低落。姜梨平日在的时候,大家都像是有个主心骨,虽然她并不爱说许多话,但没有了姜梨的芳菲苑,也冷清的陌生。

“你说,姑娘现在会不会害怕?”桐儿怔怔的道。

“不会的。”白雪回答,“姑娘很勇敢。”

桐儿正要说话,目光突然落在了窗台上。那里放着一枚白瓷的哨子。桐儿晓得,每次姜梨一吹哨子,那个娃娃脸侍卫就会出现。后来有一天,姜梨把那个哨子放在窗前,说以后用不上了。

桐儿想着,大约是那个侍卫不在姜家了,毕竟许久都没有看到过那个侍卫的人。但看着这哨子,桐儿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赵轲是国公府的人。

她用右手抓住白雪的袖子,凑近道:“白雪,你快去国公府,求肃国公找姑娘。”

白雪讶然。

“老爷找不到的人,肃国公一下子就找到了。听姑娘说,三小姐也是他发现的。别人没办法的事,肃国公一定有办法。”桐儿的语气,罕见的冷静起来。

白雪道:“但是肃国公未必会帮助姑娘,而且姑娘也不知道此事。”

“听着,姑娘信任肃国公,”桐儿道:“从我们回燕京城开始,我就明白了,姑娘从不轻易信任任何人,但肃国公是个例外。姑娘相信她,我相信姑娘相信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