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姐姐/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京城的这天深夜,突然下起大雨来。

春雨总是细细绵绵,仿佛不忍心打坏了新开的花似的。然而这天夜里,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忽然而至,打的屋檐下的灯笼都摇摇欲坠。

马厩里,小蓝不安的扬起蹄子,烦躁的地上剁了剁,石槽里的草料看也不看,倒是让养马的小厮急起来。这匹宝马如今是姬老将军的宝贝,千万要好好看着,倘若出了点差错,姬老将军保管不认人的。

院子里的鸟笼里,小红也被雷声激的渣渣作响,这回不学人说话了,便像一只普通的鸟雀一般,因雷声受惊。小厮也就将鸟笼提到屋里去,外面的雷声也好小一些。

漆黑寒冷的雨夜,天上没有一颗星,只有浓重的乌云。正在这时,国公府门口,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门房的人猛地一惊,出去一看,便见外面站着个女子,披着斗篷,然而全身上下都被淋湿了,头发几乎全湿,落汤鸡般的站在眼前。

“这位姑娘?”门房皱了皱眉,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国公府?这女子瞧着也不认识。

那姑娘抬起脸,道:“我、我是姜家二小姐身边的丫鬟白雪,我想见国公爷,有重要的事告诉他!”

那门房这才看清楚,的确是姜梨身边的白雪。别人不熟悉,姜梨的话,国公府的下人们都熟悉了。能大摇大摆进入国公府,和姬蘅关系瞧着还不错的人,除了司徒九月以外,就是这位姜家二小姐了。

那门房拉着白雪往里走了一点,遮住了外面的风雨,道:“白雪姑娘,大人现在不在府里,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您都被淋湿了,要不先进去换件干净的衣裳,喝点热水,省的着凉,外面雨这么大,你怎么就自己跑来了?”

白雪心中顿时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外人都说肃国公喜怒无常,就连国公府的下人们眼睛也是长在脑袋顶上的,从不正眼看人。可事实上是,他们并没有外面说的那般冷漠。

“不……因为我要说的事情真的很重要……这位小哥,国公府什么时候能回来?”

门房为难道:“这……大人的行踪,小的们是不知道的。白雪姑娘要等人的话,先进去等吧。外面风雨要进来了。”

伴随着这句话,又是一阵风刮来,白雪只好往里走了走,门房见她如此,就招呼另一个小厮,带着白雪进国公府里,先去换件衣裳了。

白雪是得了桐儿的嘱托,自己跑出来的。不能让姜元柏晓得姜梨和国公府关系匪浅,所以不能用府里的马车。现在这时候,外面又哪里有马车。街道上是搜寻此刻追查姜梨的官兵,白雪撑着伞慢慢走,未免引人注目,她只能一路跑过来。等跑到的时候,自然也是湿淋淋,狼狈极了。

等白雪换好衣服出来以后,便站在国公府花圃外的长廊里,小厮劝她安心等待,白雪无论如何都安不下来心。天气越是恶劣,她就越是担心姜梨,不知道姜梨身在何处。

正在这时候,突然有人叫她的名字,白雪回头一看,居然是司徒九月。

司徒九月呆在国公府里,是因为国公府的花圃里,随时都有制毒的原料,且她与姬老将军关系不错,不必避讳什么。看见白雪,司徒九月奇道:“你怎么来了?就你一个人?姜梨呢?”

“司徒小姐!”白雪唤了一声,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道:“您与国公爷走得近,可知道国公爷什么时候回来?”

“他?”司徒九月摇头,“我和他可不近。再说,他出去做事,我怎么会知道?看样子你家小姐没来呀,只有你一人在。”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白雪,白雪虽然换了干爽的衣裳,可头发却还是湿润的,司徒九月道:“你这么急急忙忙跑来,是找姬蘅帮忙的?怎么,你家小姐又遇上麻烦了?”

司徒九月成日都在炼药房里,自然不晓得外面发生了何事。况且姜元柏为了保护姜梨的名声,暂时没有对外说明姜梨失踪了。那些官兵不会到处乱说,而姬蘅不在,国公府的人也不会特意去查这件事。

白雪道:“不是遇上麻烦了,是失踪了。”

司徒九月原本满不在乎的神情一顿,看向白雪,问:“失踪了?”

“是啊。”白雪便将白日里发生的事情,又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末了才对司徒九月道:“所以这件事,真的很重要。上次三小姐的事情也是一样,虽然老爷让官兵去查,可最后什么下落也没有。还是国公爷找到了永宁公主的私牢。奴婢就想着,以国公府的本事,也许能早些找到姑娘……司徒小姐,国公爷到底什么时候回府?”

司徒九月的神情凝重起来,道:“据我所知,他应该出城去了。”

白雪愣住。

“他这次是有要事在身,一时半会儿应该回不来。如果你想要姬蘅帮你找人,暂时是不行的了。”

白雪的脸上顿生失望之情。

司徒九月沉吟了一会儿,道:“也不是全无办法,我想个办法告诉姬蘅这件事,看姬蘅如何安排吧。虽然他人不在燕京城,也许可以帮忙安排。你也别急,既然对方是有备而来,特意掳走你家小姐,便不是单单为了要你家小姐的命,否则现在姜梨的尸体也就该出现了。再者,”她直言不讳的道:“就算姜梨真的不幸死了,就算是为了国公府的交情,姬蘅也会帮她报仇的。”

这话倒还不如不说,白雪听了后,反而更加紧张了。

“你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回去吧。”司徒九月道:“虽然我不知道姬蘅什么时候会回来,但我知道,姬蘅今夜是不会回来的。”

白雪默了片刻,晓得司徒九月说的是实话,她守在这里的确也于事无补。而且司徒九月说了要帮她把此事告诉姬蘅,姬蘅知道事情经过后,应该会出手。

她也算没有白跑一趟。

白雪就和司徒九月行了个礼,道了谢,才离开了。

等白雪走后,司徒九月回到了炼药房隔壁的小房间。

那叫阿昭的少年现在已经可以坐起来了,靠着床榻坐着,虽然仍旧不能自己行动,但神智是很清醒的。

阿昭此刻也没有睡着,而是醒着,见司徒九月进来,就微笑道:“方才听见司徒大夫和人在外面交谈,提到了公主府私牢。”

“是啊,”司徒九月道:“有个朋友失踪了。说起来,她与你还有些关系。”

阿昭不解。

“当初她是想救自己的妹妹,才嘱托姬蘅帮忙查找下落,姬蘅找到了公主府私牢里,本来只是为了她的妹妹,不想巧遇了你,才把你带了出来。可以说,如果不是她,你现在还在那牢里待着,哪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阿昭闻言,亦是诧异,随即道:“那位……朋友,如今失踪了么?”

“今日早上失踪的,现在还下落不明。”

“既是司徒大夫的朋友,司徒大夫看上去,怎么一点儿也不……”

“悲伤?焦急?”不等阿昭说完,司徒九月就打断了他的话,她一笑,只是笑容也是冷冰冰的,“朋友也好,家人也罢,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名字,没有特别的意义。与其操心别人,不如操心自己。”她拿出一根针,“我就是这样的人,比如可以救你,也可以杀了你。”

阿昭并没有被她的话吓住,只是笑着摇头。

“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起了家姐。”阿昭道:“家姐从前也总是教诲我,操心自己,别操心别人。”

“那你姐姐还真是挺聪明的,”司徒九月一边为阿昭施针,一边问:“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半晌没有听到回答,司徒九月抬头一看。

少年明亮的眸子黯淡下去,像是蒙上了一层灰霾,他轻声道:“家姐已经去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