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途中/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京城里有刺客在街道上杀害百姓一事过后,抓捕刺客未果,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不过两日后,宫中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丽嫔正在与季家新送来的年轻秀女季婉说话,季婉生的美貌,虽然不如年轻时候的丽嫔出众,然而如今正是最好的年华,水灵灵的像是新生的花骨朵儿,重要的是她才十六岁。

倘若丽嫔有孩子,这几乎可以做丽嫔的孩子了。因此纵然丽嫔平日里再如何优雅美丽,和季婉比起来,就像是已经开过了的花,虽然尽力维持不让自己衰败,颜色却已经过了,不如对方新鲜。就算洪孝帝平日里再如何宠爱她,丽嫔看上去又多不慌不忙,成竹在胸,似乎不惧怕任何人夺走她的地位,但心里的不安和怀疑,只有丽嫔自己知道。

季婉轻言细语的回答丽嫔的话,语气中有小心翼翼的追捧,也有一丝因年轻才有的底气和得意。这份心思被她竭力掩藏,但到底是年纪小,如何比得过早已在宫中摸爬滚打多年的人精,一眼就被对方瞧了出来,季婉自己还浑然不知。

丽嫔笑着拉着她的手,温柔的抚慰她,仿佛一心一意为这个家人着想似的。前几日洪孝帝已经说起了季婉,丽嫔晓得再也瞒不过去,迟早都是要见这个季婉的,不如早些见了,让洪孝帝看出来她的“温婉大度”。偶尔使小性子会让人觉得可爱,可常常使性子便会让人觉得可厌和不耐烦。尤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帝王,他不必委屈自己去附和任何人,而他的身后,永远不缺下一个替代。

所以丽嫔特意把季婉找来说话。虽然她和季婉都知道,季家人打的是什么主意,无非是要再培养一个丽嫔,只不过这个是,更年轻,也许会有子嗣的丽嫔而已。

季婉对丽嫔描绘的未来生活充满向往,丽嫔不着痕迹的告诉了季婉,自己如今在宫里过的是怎样舒适的日子。只要季婉能牢牢抓住皇帝的心,自然也能过的上这样的日子。毕竟季婉年轻又美丽,这个宫里,如季婉这样得天独厚的人并不多。

三言两语的,就已经有些飘飘然了。丽嫔看在眼里,心中轻蔑。季家人千挑万选,没料到就选了这么个人来。当然,也可能不是季婉蠢,而是她到底是刚进宫,而丽嫔,已经在宫里生存了很多年了。

多活一年,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长进。纵然季婉再年轻再可爱,也要一步步经历这个过程。

二人说的正是热闹,姐姐妹妹十分熟络的时候,忽然,有人冲进了丽嫔的寝殿。丽嫔还以为是皇帝来到,才道了一声“陛下”,就愣住。

她的宫女,红珠和绿芜都被人用布巾堵着嘴巴,被两个高大的婆子按倒在地,动弹不得。冲着她连连摇头。

“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内侍从外面走了进来,冷冰冰的,漠然的道:“丽嫔娘娘,您与成王私通的事儿,陛下已经知道了。”

“什……什么?”丽嫔如遭雷击,几乎要眼前一黑。她强撑着,仍然笑道:“公公说的是什么话?这是没有的事!”

“您与成王殿下书信往来的证据,都已经找到了。”内侍似乎也不愿意和丽嫔多说一个字,直接招呼婆子,道:“动手!”

丽嫔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婆子按住手脚,堵住口舌,如红珠和绿芜一般,她恐惧又慌乱的看向两个宫女,红珠和绿芜也是满脸绝望,丽嫔心中一怔,突然明白,是真的东窗事发了。

季婉正在和丽嫔亲亲热热的说话,冷不防有这么一出变故,吓了一跳,连忙跪倒在地。待她听懂了丽嫔的罪名之后,更是吓得魂飞魄散。在宫里的嫔妃与人私通,是要吵架掉脑袋的大醉,她可是季家送进来的人,她能跑得了?!

一个都跑不掉!

季婉几欲昏厥,眼睁睁的看着那群人押着丽嫔几人出了寝殿,没再管她。但季婉心知肚明,便是此刻管不着,也总会被人想起来的。丽嫔犯的罪,连她听起来都觉得胆战心惊。

……

丽嫔和成王通奸的事,算是皇家丑事,不宜外扬,然而还是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燕京城。

谁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说起来的,但忽然的就这么满城风雨了。官兵们查封了季家,抓走了季家所有人,百姓们看这阵势,就晓得传言是八九不离十。

听说刘太妃在宫里被囚禁起来,这毕竟是成王犯下的大不逆罪名,她这个生母也脱不了干系。接着就是抓捕成王,可是成王不知是提前得了消息还是怎么的,成王府里小厮下人还在,包括成王的姬妾,然而成王自己却不见了。

或者说,他是早已逃走了。

燕京城顿时大乱,百姓们自然要指责这对奸夫淫妇。说起来,这一年来发生的许多事,似乎都逃不开“奸夫淫妇”四个字。从季淑然的事开始,到永宁公主和沈玉容,再到成王和丽嫔。

但是百姓们传着传着,就传成了成王早已有谋逆之心。所以才会犯下大不敬之罪。如今逃窜开去,就是准备着举事谋反。

这话传的有理有据,百姓人心惶惶,朝廷里也人人自危。

右相府上,李仲南怒道:“洪孝小儿,这是在逼成王提前举事!”

“爹,”李濂道:“成王不是本就打算提前举事么?”

“准备周全和突然被迫自然是不一样的。”说话的人是李显,李显神情阴鹜,比起从前他总是谦逊的微笑来,虽然容貌未变,如今的他却像是换了个人般。他道:“看来皇帝是早有准备了,丽嫔的事不过是个幌子。”

“他早就知道丽嫔和成王之间有私情,却留着丽嫔,佯作不知,无非就是在这个时候,名正言顺的讨伐成王。这小子心机深沉,是我小看了他!”李仲南恨声道。

“父亲,应当想想现在我们怎么办?”李显道:“成王现在是逃走了,他的安排稍有变动。我们留在燕京城,也许皇帝会对我们很快下手。是时候做准备。”

“不用急,”李仲南平静下来,道:“皇帝现在还不敢对我们动手,朝中我们的人那么多,没有把握,皇帝不会先动作。我看还是先想办法和成王取得联系,他在燕京城外,恰好还需要我们做眼睛。”

李显神情有异。

李仲南看见了,拍了拍李显的肩:“显儿,你放心,永宁公主的事,老夫还没有忘。虽然此次是老夫帮着成王,但也不会让成王得偿所愿的那么轻松,咱们李家在这场大事中,必须要占举足轻重的地位!”

李显笑了笑,道:“全凭父亲做主。”

……

燕京城外,一辆马车正奔走着。

这辆马车看起来便是普通不过的马车,像是赶路人寻常坐的那种。马车里,坐着两女一男,两个女子皆是农妇打扮,那男子像是外头做生意的,头上包着头巾。

其中一个女子年纪大些,和那男子大约是夫妻。他们一左一右将年轻些的女子卡在中间。

中间坐着的人,却是姜梨。

姜梨听着马车车夫和男人的对话,心里一阵阵凉下去。马车已经出了燕京城几百里了,便是家里的人找上来,也是决计赶不上的。

那一日,桐儿替姜梨挡了一刀,白雪又将她推下马车,姜梨一转身跑进了人群中。那些人既然是冲着她来的,混在人群里,也许会混淆他们的目光。谁知道才刚混进人群里,就被人抓住了手。那时候姜梨就明白,这些装扮成普通人的凶手,在这条街上闹了这么一出,杀害了许多无辜的百姓,其实都是幌子,最重要的目的,还是为了抓她。从一开始,她就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完全不曾离开。

但是谁泄露了她的行踪?才会让人守在这条必经之路,看起来还是提前安排好的。除了叶府的人外,就只有姜家的人才会知道那一日她要去叶家。虽然好像叶家的人才值得怀疑,但姜梨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一个人,姜家三房。

姜家三房本来就早已被右相收买了,也可以说是成王的人。成王因为永宁公主到底会迁怒上自己,拿自己的一条性命换取三房的前程,对杨氏和姜元兴来说,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杨氏一向很精明。

她被人抓走后,就以眼下的这幅模样混过了城门。那时候城门还没来得及封锁,他们轻而易举就通过了。那个男人给姜梨喂了一颗药,姜梨的脸上便迅速生满了红色的斑痕,且不断地咳嗽起来,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弹。那女人给姜梨换上了农妇的衣服,又给她戴上了面纱,却还能露出一部分红斑。路过城门的时候,对守备军说,他们二人是夫妻,姜梨是他们生病的妹妹。寻常人看见这样咳嗽又可怕的病人当然是躲都来不及,加之他们的行令也没有问题,便放行了。

于是姜梨就这么被带出燕京城,一路朝南。

与那一日被带走,已经过了四天了。姜梨也不晓得燕京城现在是什么情况。想来舅舅和姜元柏得知此事一定心急如焚,大约在整个燕京城找她。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阴谋,他们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打算好带姜梨出城去。

姜梨的心里,也是很着急的。但却有束手无策,她连动也不能动,吃东西都要那个女人来喂。只有每天晚上把她关在房里的时候,才有暂时的自由。但也不能说话,便是动弹也是有气无力,浑身软绵绵的,他们在她的吃食里下了东西。

她不能说话,因此也不能向这二人询问究竟是谁绑走了她。但姜梨想来想去,也只有成王一人了。虽然说她的仇人不少,但永宁公主和沈玉容时候,敢在燕京城以这种手笔特意来掳走她的,除了成王,不会有别人。

成王留着她的命,没有立刻将姜梨杀死,除了要为永宁公主报仇,好好折磨一番以外,大约还存在用她来威胁姜元柏的意思。只要成王举事途中,姜元柏不插手,成王的胜算又会多了几成。而现在姜元柏除了一个姜丙吉的儿子,两个女儿姜幼瑶也疯了,就只有姜梨一个,也许真会为了姜梨退让也说不定。

虽然姜梨认为希望很渺茫。

走了一段路,眼看着已经到了晌午,马车在一处酒馆面前停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