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惊遇/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先跳下马车,女人搀扶着姜梨走下马车。姜梨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就连走路若是不让人扶着,也会摔倒。

他们三人进了酒馆,酒馆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姜梨身上看去。那女人轻轻替姜梨整理了一下面纱,姜梨便咳嗽起来。她一咳嗽,面纱被吹起一点,露出了满是红斑的可怖的脸。顿时,酒馆里的人全都往旁边退了开去,生怕姜梨沾染到了自己。

女人就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道:“我家妹子得了病,实在对不住了。”

“得了病就往里面坐,别染到我们身上了。”邻桌的客人毫不客气的道。

姜梨就被他们二人待到了最里面。

这酒馆大约是方圆十里最近的一个酒馆里,里面客人很多,许多人在其中交谈,交谈的对话,就这么传到了姜梨的耳朵。

“哎,你们听说没有,成王谋反了!”

“听到了,这成王可不是个东西,之前还和宫里的丽嫔娘娘私通,可这不是胆大包天嘛。”

“说起来丽嫔为何要与成王私通啊,丽嫔娘娘不是在宫里很得宠嘛。听闻那季家都鸡犬升天了。”

“哈哈哈,这回倒是真的升天了。兄台,难道你不知道,季家都已经被抄家了嘛。这丽嫔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有陛下宠爱还不安分,偏要招惹成王,这下可好,害了自己,连家里人都一起害了。”

“你们说,成王谋反,会不会打到咱们这里来?是不是要打仗了?”

“别吧,现在还没动静呢。再说要真打仗,关咱们小老百姓什么事,还是别瞎掺和了。”

身边的男人女人目光如常,女人还给姜梨喂饭,并不为此动容,姜梨就晓得,看来他们二人是早就知道这些事了。姜梨的心中难掩惊讶,洪孝帝居然这么快就动手了?这实在出乎人的意料。成王被洪孝帝突然发作打了个措手不及,想来现在也正是气急败坏。

但这些百姓猜错的是,这场仗是必然要打的。虽然姜梨也晓得,洪孝帝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君王。但打仗这回事,并不只是看帝王的智慧,还要看兵将的实力。成王养精蓄锐了这么多年,怕是也不差,这仗真要打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吃亏。

她这般想着,听到酒馆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一人道:“这酒馆人也太多了,我可不愿意和他们挤在一起。”

另一人就道:“没让你在这吃,喂完马就走。”

姜梨听见这二人声音的一瞬间,先是一愣,随即立刻激动起来。她听得没错,这二人,分明就是赵轲和文纪的声音!

他们在这里!

姜梨的心中,陡然间生出无限的希望。只要赵轲和文纪在这里,是不是说明,姬蘅也在这里?倘若如此,她就有希望挣脱这些人。否则一旦继续南下,一直到送到成王手中,她也没有任何机会可以逃跑。

我在这里!姜梨心中无声呐喊,但她的嘴巴发不出声音,想吹哨子,可她的哨子放在府里,但就算在身上,她也没有力气拿起来吹,而且第一时间,就会被身边的女人拿走。

赵轲的声音响了起来:“喂饱了,走吧。”

姜梨眼中的光熄灭了。

外面传来马蹄的声音,赵轲的文纪的声音渐渐远去了。姜梨动弹不得,因此也没办法走出去看一看,姬蘅是否在此地。但别说她走,哪怕只要能喊出声,她就不至于坐在这里,什么都不能做。

那女人仍然耐心的给姜梨嘴里喂饭,任何人见了,都不会怀疑她们是一对亲姐妹。只要姐妹,才会这般不嫌弃的对待一位可怕的病人。她们自然不知道,姜梨的病是假的,这女人才会与她这般亲近。

姜梨乖乖的咽下嘴里的饭。她能感觉到,白日里在客栈里的饭,是没有下药的。那药吃一次,可以让人十二个时辰里绵软无力,所以女人也只是在晚上的饭菜下药。因着是一点点喂,姜梨也没办法拒绝,她若是吐出来,这女人也会想办法给她直接放在茶水里灌下去。

他们一直很谨慎,姜梨无奈之下,也只能表现的很乖顺。她若是表现出太过激烈的抵抗,倘若刺激到这二人。要知道她现在连根筷子都拿不动,真要对上这对男女,只有束手无策。

她想要仔细聆听赵轲和文纪二人究竟往什么地方走去,可外面实在太嘈杂了。她非但没有听到赵轲和文纪的足迹,反而是隔壁桌人谈论的声音又传进耳朵。

“各位,你们说会不会打仗啊?咱们这可不是燕京,黄州离燕京城还有这么远,要是打仗,咱们这要遭殃,那些兵过来得时候,咱们怕是早就被杀光了吧!”

“屁话,要真打仗,当然是往燕京城里打,往咱们黄州打什么,黄州又没有……”周围陡然安静下来,说话的人似乎也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连忙将到嘴的“皇帝”二字给咽了回去。

那成王是逃跑了,可到眼下为止,是和皇帝的妃嫔私通,还没有骑兵谋逆。这要是给他们安一个造谣生事的罪名,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姜梨听着这些人说话,心中却悚然一惊,黄州?竟然已经到了黄州?

这些日子,姜梨一直都在马车上,除了这对男女,几乎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话。就连住客栈的时候,那些跑堂的也好,客人也罢,看见姜梨都是避之不及。姜梨也没能弄清楚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只是从每日下马车吃东西的时候,可以看到沿途风景,应当是一路南下。

但这么三五天的功夫,他们居然跑到黄州去了?

姜梨忽然又想起一个传言,好似刘太妃的家乡,就是黄州的。成王莫不是要以黄州为开始,在黄州举事吧?这么一想,的确有可能,毕竟洪孝帝突然发作成王,让成王毫无准备,眼下燕京城全城戒备,不可能让成王如一开始想好的那般。退到黄州,从黄州开始,的确是成王的作风。成王这人,既自大又胆小,他认为自己强过洪孝帝太多,却又总觉得并非万无一失。

她心中惊涛骇浪,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任由那女人喂好饭,细心地替她带好面纱,扶着她上了马车。男人则是去结账了。

姜梨被那女人搀扶着,走到了外面。

刚刚走到外面的时候,她就愣住了。

酒馆的外面,不远处停着一辆黑金软轿,姜梨喉头一紧,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声音发出来。

那是姬蘅的轿子,姬蘅就在附近!

姜梨曾坐过那轿子去国公府,晓得只有姬蘅这样娇气又挑剔的人才会如此。不知道他怎么来到了黄州,文纪和赵轲也不在,轿子前什么人也没有,因此,也无从得知轿子里有没有人。如果按文纪和赵轲方才的谈话来看,他们已经离开了这里。那么这只是一座空轿子,里面无人。

但不知为何,姜梨却有一种直觉,轿子里的人就是姬蘅,他就在里面。

姜梨忍不住想要停下脚步,她身子无力,一直靠在女人身上,任由女人搀扶着她。她忍不住咬破自己的嘴唇,使自己稍微清醒一些,仿佛这样也能得了些力气,身子往右一偏,想要逃开女人的桎梏。

那女人也没料到姜梨居然还有力气挣脱,骇了一跳,姜梨才刚挣脱,她恨不得现在就扒到轿子旁边,可是没有了女人在一边自称,她就如一只软软的布袋子,跟着倒在了地上。

姜梨一下子摔倒在地,周围的人都看过来。付完银子的男人一出来看到这一幕,走过来问:“怎么回事?”

那女人忙蹲下来扶姜梨起来,笑道:“方才踩到了块石头,没站稳,妹妹滑到了。”她假装心疼的拍了拍姜梨的身上,于是姜梨便大力的咳嗽了两声,她被风吹起的面纱下,露出了红色的疤痕。那些本来好奇的往这边看的路人立刻后退一步,捂住鼻子,生怕被姜梨沾染到一般,躲得远远的了。再也不多看姜梨一眼。

那女人道:“妹妹,这回可要看清楚了,别再滑到,小心些。”

虽然关切的话,听上去却不怎么和善。

姜梨面纱下无声的喊了一遍又一遍姬蘅的名字,但一直到她被送上马车之前,那顶软轿纹丝不动,没有人从上面下来,也没有人出声。

他并没有发现姜梨,就这么和姜梨擦身而过了。又或许他根本不在这轿子上,一切都是姜梨无望的期盼而已。

待上了马车,男人立刻让车夫启程,马车开始行驶的时候,男人问女人道:“刚才是怎么回事?你做事怎么不小心些?”

那女人没好气道:“这贱人还想逃呢,真是不死心。我瞧着这几日挺乖顺的,没料到她还有这么一出。”

“逃?”那男人五官生的十分平淡,却自有几分邪恶,让人一看就心生不喜。他伸手拍了拍姜梨的脸,道:“能逃到哪里去?既然都来到这里了,小美人,你最好听话些,也好少吃些苦头。”

“你可别打她的主意。”女人提醒道:“这可是殿下要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