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救美/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竟然欺负到我的人头上,你们胆子真不小。”

说完这句话后,面前的男人和女人,突然朝姬蘅扑过来!

他们大约是想要趁着姬蘅不注意,暗下杀手,年轻男人的笑容冷淡下来,扇子一开一合间,挡住扑面而来的银光。他那扇子也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看着分明柔软又精致,却刀枪不入。便是对方的刀,也没能刺穿。下一刻,那扇子已经轻轻划过这二人的脖颈,仿佛蝴蝶亲吻初开的桃花,轻柔的像是一阵风。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几乎没有人看清姬蘅的动作,而他已经收回扇子,站在二人面前,懒懒淡淡的微笑,男人和女人,还维持着之前的动作,脖颈间一道血线,“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一击毙命。

姜梨费力的往眼前看去,只觉得站在面前的绯色身影,莫名令人安心。他转过头来,看向姜梨,眉头微微一蹙,仿佛嘲笑般的道:“这样狡猾,怎么会落到别人手里。”

姜梨觉得很委屈。

姬蘅话虽这么说,却弯腰想把姜梨扶起来,等他握住姜梨手臂的时候,似乎才发现姜梨被喂了药,浑身上下都软绵绵的。他“啧”了一声,只能伸手环过姜梨的肩膀,把姜梨打横抱起来。

他身材高大,抱着柔弱的女孩子也毫不费力,姜梨的衣裳被那男人扯得破烂,好在姬蘅的衣袍宽大,却也能把她包个严实。他抱着姜梨,跨过地上男人与女人的尸体,仿佛十分嫌弃似的,生怕沾到一丁点血污。

那客栈楼下的伙计和掌柜的听见动静早已吓得溜之大吉,外面一个人也没有。姬蘅抱着姜梨走出来,走到外面去,外面是街道。这么一个美貌的男人站在街道上,过往的行人纷纷投来目光。他叹息一声,似乎认为十分难缠。也不知他是如何过来的,没有乘坐马车,也没有轿子,就只得抱着姜梨慢慢的顺着街道往前走。

虽然知道自己的脸上还蒙着面纱,亦有红斑,就算外面的人看见姬蘅抱了个姑娘,也不会认出他抱得是谁。但当着陌生人的面被男子抱在怀里,还是让姜梨红了脸,不自在极了。

沈玉容是个恪守礼仪的人,自诩为君子,即便是他们花前月下的时候,也不曾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就算是后来成了亲,人前沈玉容也是决计不会拉薛芳菲的手。她那时也不觉得有什么,反倒觉得这点古板的可爱。

姬蘅和沈玉容是截然不的人,他和薛昭有些相像,只是薛昭是少年的肆无忌惮,姬蘅当然已经不是少年了,他之所以肆无忌惮,只是因为他凡事喜欢顺着自己心意来,无所顾忌一般。

姜梨怀疑姬蘅不曾抱过什么人,因为他抱着姜梨的姿势,就像抱一个小孩子。姜梨能看到夜色如墨,沿途灯火慢慢亮起来,这是陌生的黄州,但大约是有了姬蘅,又觉得没什么可怕的。

姬蘅倒也不在意旁人的眼光,反而他的容貌不可逼视,旁人看几眼便要低下头,尤其是街边走过的少女们,胆子要大些,直勾勾的盯着姬蘅看,连姬蘅怀里抱着个姑娘也不在意。

不知走到了多久,姜梨感觉姬蘅在一处宅子面前停了下来。他敲了敲门,很快就有人来开门,待门一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大人……嗯?姜二小姐?”

这是赵轲的声音。

姜梨很诧异,自己都变成这幅德行了,赵轲居然还能认出自己。紧接着,赵轲又道:“大人,您今晚出去就是去找姜二小姐的?您是怎么找到姜二小姐的?她怎么会到了黄州?她是自己过来的吗?她是不是来追您的?”

姬蘅道:“她这个样子,是像自己追来的?”

姜梨:“……”

赵轲挠了挠头,道:“是不太像。”

“少废话,”姬蘅不耐烦道:“先进去。”

姜梨被姬蘅抱着回到了屋里。这间宅子并不是很大,却很干净整洁,像是黄州住在本地的人家的住宅。也不知姬蘅是从哪里寻来的,但姜梨晓得他向来有本事,也没有在意。

等她被放到床上后,屋里灯火大亮,从远到近立刻响起了一阵吵嚷的声音。姜梨才被喂了药,被他们这么一吵,又觉得头晕眼花。

却是陆玑、闻人遥走了进来。

陆玑看见姜梨,惊讶道:“姜二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闻人遥则道:“燕京城里不是现在到处都在找姜二小姐的下落么?还以为被贼人掳走了?难道姜二小姐你是跟着我们一道来的黄州?”

闻人遥的脑子,大约和赵轲长得差不错,连想的也差不离。姜梨没有力气动弹,也没法说话,只能看向姬蘅,希望姬蘅明白自己的意思。

姬蘅看了她一眼,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大约是在把脉,随即道:“她中了软筋散。”

“嗬。”闻人遥吓了一跳,“走的时候问司徒借了药,好像没有软筋散的解药吧。”

陆玑摇头:“倒也不用解药,软筋散只能维持十二个时辰,十二个时辰之后,自然有解。就是不知道姜姑娘现在吃下药多久了。”他望向姜梨。

姜梨说不出话。

“啊!”闻人遥像是终于反应过来,“姜二小姐怎么一直不说话?她该不会是被喂了哑药吧!”

姬蘅皱眉看了她一会儿,伸手在她穴道上点了两下,姜梨也没怎么感觉清楚,只感到自己喉咙一轻,有一种冲破桎梏的轻松。再开口的时候,就能发得出声音了。

“国公爷。”大约是许久没说话,她的声音涩涩的,又因为被喂了软筋散,绵绵的无力,她道:“多谢国公爷救命之恩。”

闻人遥看了看姬蘅,又看了看姜梨,问:“姜二小姐,你不是自己跟过来的?”

“我被人掳走,一路南下,来到这里。”姜梨的脑子清楚了些,道:“我听掳走我的人说,是成王的吩咐。”

“成王?”陆玑思忖了一下,“是为了报复永宁公主的事?”

姜梨道:“应该如此。”

屋里静了一会儿,闻人遥又疑惑的看向姬蘅:“那阿蘅是怎么找到你的?我们一直在一起,没看到你同他求救啊。”

“其实今日白日晌午的时候,在一处酒馆里,吃饭的时候,我听到了文纪和赵轲说话的声音。但当时我不能说话也不能动,没办法发出信号。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了国公爷的轿子,”姜梨说到此处,顿了一下,“我试图想让国公爷认出我来,就摔了一跤,但轿子里好像没人。其实我也不明白,国公爷是怎么发现我的?”

姬蘅笑了一下,道:“我在轿子里。”

屋里几人一怔。

“你摔倒的时候,玉佩也摔到了地上。我听过你玉佩摔落的声音,那块刻着礼貌的玉,声音很特别。”他道。

姜梨愣住。她确实没想到,是因为一块玉佩。但现在想想,姬蘅的确是有一次捡到了她落在地上的玉佩。说起来,这块狸猫玉并没有被那对男女收走,也许是因为他们认为这块玉佩没有任何攻击性,又也许是因为这块狸猫玉成色一般,不值多少银子,也就懒得顺走了。

却堪堪救了她一命。

“国公爷……就凭着玉佩摔落的声音知道了是我?”姜梨问。

“你可别小看阿蘅的耳朵,”闻人遥熟络的把手搭在姬蘅的肩膀上,“阿蘅不仅习武听力过人,小时候还是学过戏的,学戏的人对声音的细微差别分辨的很清楚地。对我们来说玉佩落在地上都是一个声,对他来说就有特别和不特别之分。”

姬蘅道:“闻人遥。”

闻人遥的得意戛然而止,立刻站起身,道:“那啥,我先出去一会儿。二小姐肯定没吃东西是吧?我去找点吃得来。”

陆玑道:“姜姑娘身子可觉得不舒服,要是不舒服的话,现在可以找个大夫……”

“不必了,陆玑,你先出去。”姬蘅道。

陆玑愣了一下,意识到了什么,目光在姬蘅和姜梨身上转了转,退了出去。赵轲和文纪也离开了。

屋子里就剩下姬蘅和姜梨两个人。

姬蘅又把姜梨扶起来,令她靠着床榻坐起身,顺手摘去了她的面纱。他动作倒是极为自然,姜梨却是心中“咯噔”一下,竟然有些无措。

她的脸她曾在铜镜里看过,也在喝水的碗里映出来过,全是斑斑红迹,十分可怕,状如恶鬼。再如何,她也都是个女子,好好的一张脸变成这样,心中总是觉得憋得慌。尤其是姬蘅面前,姜梨还记得这位国公爷最是喜美恶丑,连府上的小厮都要容貌俊秀,看见自己这个样子,莫不是会被嫌恶有加。

她心里慌得很,又不能动,只能垂下眼眸,眼不见为净,看不到姬蘅是什么表情,也就不管了。心里生出一股破罐破摔的赌气,却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在这一件消失上如此纠结。

“你为何躲着我?”姬蘅挑眉道,“不敢看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