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夜袭/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日里就这么过去了。

姜梨呆在这宅院里,赵轲和文纪自然与她没什么可说的。陆玑和姬蘅不在,闻人遥倒是个话唠,但询问姜梨的谈话,却又让姜梨难以回答,只好佯作不知。

黄州姜梨前生是没有来过的,只晓得盛产一种酒,十分出名。虽然姬蘅没说,但姜梨也晓得,这座城内危机重重,并不像表面上的太平。成王也许在其中做了一些布局,以作为他的保留安排。一旦他开始举事,黄州必然会受牵连。

不知道成王什么时候举事,但姜梨以为,不会等的太久。因此,姬蘅不在的时候,姜梨也没有提出要去街道上走一走的意思,不仅是因为她现在力气还没恢复,还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就撞上了潜藏的危险。想来闻人遥也明白这一点,否则他这般爱凑热闹的性子,不会一整日都呆在宅院里不曾出门了。

从白日到晚上,酒菜是赵轲出去买回来的,就在这座宅院附近。姜梨没什么事可做,好在这宅院里有个书房,书房里还被姜梨找着了些书。虽然是些无趣的话本,但也好过没有。

看看书,发发呆,一转眼就到了晚上。

外头灯火亮起来的时候,姬蘅和陆玑二人仍旧没有回来。婢子过来问道:“小姐可要休息了?”

姜梨看了看天空,星星都藏进了云中,外面临近的街道,似乎还能听到酒楼里歌姬的歌舞声,只是声音已经不如最开始那么响亮了——夜到深处,一切安静下来。各人睡的睡,休息的休息,整座黄州都陷入了宁静。

“我还不想休息,你先出去吧。”姜梨摇了摇头:“我累了就上塌。”

那婢子便退了出去。

说来也怪,往常这个时候,姜梨多多少少,也会有些睡意了,今日却是精神的出奇。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软筋散”的缘故还是其他,亦或者是单纯因为姬蘅不在总觉得不够安定。总之,她是一点儿睡意也没有。好在到了这个时候,昨日里吃下的软筋散,已经过了十二个时辰,她也彻底的清醒了,不再如先前一般无力。

姜梨睡也睡不着,只好在屋子里走来走去。那屋子里原先大约就是黄州的普通人家居住的地方,这间屋子也应当是女儿家睡得。红帐软床,十分香软。姜梨在梳妆镜前坐下,昏暗的灯火下,脸上还是斑痕点点,虽然褪去了一点红色,但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镜前还放着一个巴掌大的朱色篓子,里面放着一卷细线,还有一把剪刀。剪刀应当是女孩子做针线活的时候用的,十分小巧。大约姬蘅买下这宅子的时候很快,人家搬离也搬得很快,没来得及把这把剪刀带走。

姜梨掂了掂剪刀,不是很重,用起来也很顺手,就将它收进了袖中。

她原先那些磨得尖尖的簪子,还有姜景睿给的匕首,什么的全都被成王的手下掳走时,给清理的干干净净。又因为是那女子动的手,搜身的时候十分仔细,完全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东西。没有东西防身,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但现在的她也没有时间去寻新的簪子了,只得暂且放着。

虽然有文纪和赵轲在,凡事还是多一重保障为妙。

姜梨收起剪刀后,又走到了窗前。她不知道姬蘅什么时候会回来,已经是深夜了,也许他今夜根本不会回来。闻人遥早就回屋休息了,他屋里的灯火看样子也已经灭了,但姜梨仍旧没甚么睡意。

而且因为太过冷清,她甚至想要叫醒闻人遥,让闻人遥陪她说说话。

烛火微弱,蜡烛掉下眼泪,一滴滴掉到了桌上,发出清晰可见的声音,本应当是宁静的夜晚,不知为何,无缘无故的,姜梨却突然觉得不安起来。

实在是因为周围太安静了。

春日的夜晚,虽然安静,总也会听到一星半点的声音。譬如青蛙的叫声,池塘里游鱼甩尾巴的声音,鸟雀的呓语,或是晚风的声音,这些声音点缀在夜里,安静又热闹,欣欣向荣。

但今夜,安静的有些过分,姜梨什么也没听到,仿佛所有的东西都约好了似的,在同一颗戛然而止,而之前还隐隐约约传来的歌舞声,也不知什么时候全部消失了。

姜梨莫名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也许是因为死过一次的缘故,对于危险,她也有直觉。和杀手们面对强大敌人的忌惮不一样,这种直觉,仿佛野兽嗅到危险的味道,在灾难开始的前一刻惴惴不安。

姜梨的心里蓦地有些憋闷。她想了想,穿好外裳,轻轻的打开门。

甫一打开门,便感到这门撞在了人的身上,她的门前,不知何时竟然早已蹲着两个人,姜梨险些惊叫出声,那人立刻开口,压低了声音,短促的道:“二小姐,是我!”

是赵轲的声音。

就着屋里的烛火,姜梨才看清楚,蹲在她门口的,竟然是赵轲和文纪二人。她惊讶极了,虽然晓得赵轲和文纪负责守护自己的安全,但她之前进门的时候,并未看到这二人,而且何故他们蹲在自己门前,便是在附近守着也好。而且值夜何必两个人?一人睡的时候,一人休息,轮流来即可,怎么这般谨慎?

姜梨的脑子一团乱麻,暂且想不清楚,但有一件事她却深刻的明白,只怕今晚有事发生。

果然,她才刚刚想到这一层,不远处又传来惊喜的声音,是闻人遥的声音,他道:“姜二小姐,你怎么也出来了?”

姜梨诧异极了,问赵轲:“怎么回事?”

“怕是今晚有动静,成王可能要动手,趁夜袭占领黄州。城外都是兵马。”赵轲回答。

“黄州里也有成王的人?”姜梨问。

赵轲似是没想到姜梨这么快想到这点,怔了一下,才点了点头。又意识到黑暗里姜梨未必看得见他点头,就道:“是了。本来不想打扰二小姐,这一夜就算过去了,没想到二小姐自己出来了。”他迟疑了一下,“二小姐怎么突然出来?”

“我总觉得心神不宁,要出事的感觉。”姜梨道:“也许你不信,就是觉得今夜安静的太过分了些。想出去看看,没想到一出来就遇到了你们。”

赵轲恍然。

他们这厢说话,闻人遥似乎对自己被冷落的感到不满意,居然又从另一头跑了过来,他手里还拿了两个小木板凳,递给姜梨一个,道:“你们在说什么?姜二小姐,不如都在这里坐下吧。”

姜梨道:“为何不去屋里坐?”

“怕会错过信号。”赵轲解释。

姜梨了然,她又问:“姬蘅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要对付夜袭。”闻人遥热情的回答:“跟守城军首领交涉去了。他是国公,守城军也得听他的话,如果是姬蘅的话,成王的人暂且是进不来的。不过他留在黄州的人可能会趁机作乱,也许会杀害无辜百姓,也许会趁乱大开城门放那些兵马进来。所以今夜至关重要。”

姜梨明白了闻人遥的意思,她道:“那些百姓呢?”

闻人遥道:“除了城门附近的守城军以外,一部分会留在城里,不过今晚……多半有烧杀劫掠的事情发生。”

动乱动乱,犯上作乱,总归不过一个“乱”字,遭殃的永远是无辜的百姓。这一点即便是姬蘅也没办法改变,他不可能救得了所有的人。再者说,姬蘅也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也许他来黄州守城,破坏成王的计划,也并不是因为要挽救这一城百姓的性命,而是单纯的完成自己的目的而已。

虽然他的目的还不甚清晰,但隐隐约约,姜梨也能摸得到一些线索。只是这线索对姬蘅来说,似乎很为重要,她不方便直接询问。而问别人,如闻人遥这些与姬蘅亲近的人,只怕也未必晓得真相。

到底是一团迷雾,难以拨云见日。

“姜二小姐不用担心,”见姜梨沉默,闻人遥还以为姜梨在害怕,他道:“阿蘅虽然不在,我可以保护你。跟着我,你放心吧!”

姜梨并不怎么放心,尤其是对闻人遥,要说赵轲和文纪二人守着,倒不如说闻人遥比她还需要保护。

这般想着,却见漆黑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被染亮了。像是有人拿了火把在天上随意涂抹,把那一块涂成红色。紧接着,那红色越来越大,越来越亮,几乎要照亮半个黄州城,在然后,一声嘹亮的鼓号响起。

敌军夜袭!

姜梨立刻转头去看赵轲和文纪二人,二人的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不远处,与之相邻的地方,开始传来人们慌乱的脚步声。像是这鼓号声惊醒了不少睡梦中的人,百姓们匆匆披衣而起,出来看是出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姜梨屋子里的蜡烛也燃尽了,火苗微微晃动一下,完全熄灭下来。屋里再无一丝光亮,只看得到远处照亮的天空。

他们大概是动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