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混乱/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面的响动声还在继续,还有人们急促的脚步声,大约是从屋子里都出来了,吵吵嚷嚷忽远忽近,小孩子也哭了起来,还有狗吠,十分热闹。

在这十分慌乱的情景里,姜梨坐在门口,眼眸明亮,映着发光的天空,倒是一点儿不见惶恐的神色,闻人遥看着看着,突然笑了,他不贫嘴的时候,倒是十分正经,他道:“姜二小姐倒是一点也不怕。”

“比起手无寸铁的百姓和在城门口对峙的兵士来说,的确是没什么可怕的了。”姜梨回答。

“你这般胆大,倒和阿蘅很有几分相似。”闻人遥好似想到了什么,“在他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无所依仗的时候,也是这样胆大。”

姜梨笑了笑,不置可否。姬蘅的过去是怎样的她不知道,现在也没工夫去听闻人遥说这些过去的事情了。只因为在天空中,突然升起一道信火,这信火和之前鼓号不同,转瞬即逝。

紧接着,外头的人声突然变得嘈杂起来,女人和孩子的哭声变得更大声了。

于此同时,便从宅院的外面,突然扔来几支火把。黄州的院落并不大,房屋都用木头做成。一沾火星就燃了起来,赵轲一跃而起,打飞了几只火把,仍有一只火把烧了起来,屋子几乎是立刻就燃了起来,只听赵轲骂了一声,道:“他们泼了油,快走!”

文纪立刻护着姜梨跑出了屋子,刚一走出屋子,便被外面的景象惊呆了。整个黄州城火光四起,街道上一排整齐的宅院,此刻正熊熊燃烧。仿佛蜿蜒的火蛇,在追逐的奔跑的人。

这也就罢了,闻声而起的百姓们立刻想要拿水来扑灭火苗。可火势越来越猛,那些人竟在之前便泼了油,以便于宅院燃烧。

姜梨还没来得及询问文纪,就听得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还有人追赶哭泣的声音,从另一头的街道里,跑出了不少百姓。那些百姓们穿的衣裳上溅满了血,有人在背后追赶他们。

是成王事先安排在黄州的人。

姜梨蹙眉,成王想要以黄州开始,北上燕京。今夜夜袭,黄州城里有他的人,城外有他的兵马,里应外合,黄州守城军在这么突然的情况下,当然不是成王的对手。但成王大约也没预料到一件事,就是姬蘅居然会来。

那些人跑得极快,姜梨的身边都是慌张奔跑的百姓,文纪护着姜梨,道:“二小姐先走!”

姜梨道:“不能救救他们吗?”

“守城军马上就到了。”文纪的语气很是冷漠,“我们的责任是保护二小姐。”

他说话的时候,姜梨眼睁睁的看着离自己几步远的地方,一个小孩子被人群推搡着,落在了后面。一个持剑的黑衣人狞笑着追了上去,眼看就要追上了。

姜梨来不及想其他,一把推开文纪,往那个孩子身边跑去。那孩子已经被吓呆了,又跌倒在地,绝望的哭泣起来,却就在此时,感觉身边有人跑了过来,将自己抱了起来,回头就跑。

那黑衣人也没料到突然会有人冲过来救这孩子,但也没多做什么,立马就跟上了姜梨。姜梨拖着一个孩子,再跑也跑不了多久,就在快要被人追上的时候,文纪赶了上来,和那黑衣人厮杀起来。

姜梨趁机跑到了一边,赵轲赶了上来,忍不住道:“二小姐,你实在太乱来了!”

“我……”姜梨也知道方才实在太险,就道:“对不起,可是……我没办法看着他就这么死了。”

那孩子也不过五六岁的模样,呆呆的看着姜梨,似乎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委屈的打嗝。双手却死死抓着姜梨的衣袖。姜梨也心酸无比,这孩子身上满是血迹,怕是他的父母已经遭遇不测。他那双圆圆的眼睛,却让姜梨想起了薛昭,她如何忍心把这孩子放在这里不顾?

文纪与那黑衣人缠斗了一会儿,那黑衣人狡猾极了,见不是文纪的对手,竟不恋战,转身就跑。文纪也没有去追,万一中了旁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又该如何?姬蘅走的时候说过,要他保护好姜梨,他自然要保护。

闻人遥喃喃道:“这成王杀生造孽无数……连百姓的死活也不管了。”

赵轲对此却看得很开,全然不像他那张无害的娃娃脸模样,他道:“一将功成万骨枯,自古以来就是如此。百姓又如何?天下是不缺百姓的。”

说话的时候,城门的鼓号声又激烈了,不知是不是姜梨的错觉,只觉得脚下的地也跟着震了几震。

闻人遥的脸色难看了起来:“战事有变,只怕成王的兵马比想象中的还要强。”

“我们现在应当如何?”姜梨问,“整座城都被烧了,也没什么安全的地方。”

“守城军来了之后,那些黑衣人应当就不会到处乱窜,现在重要的是城门。”闻人遥严肃地道:“他们之前引起混乱,就是为了趁乱打开城门,放那些人进来。一旦成王的兵马进城,就算有阿蘅,守城军这么点人,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姜梨沉吟了一下,道:“他们应当没有成功吧?至少眼下是没有,倘若成功了,也不至于如此。”

“的确是,所以他们会变本加厉。”闻人遥道:“希望阿蘅应付的来。”

姜梨这回,倒是没提出去城门。他们现在几人也做不成事,要是去了,倘若被那些人抓住成了要挟姬蘅的把柄,那才是得不偿失。

守城军的人很快来了,他们似乎也是与赵轲和文纪是认识的,其中一人就请赵轲和文纪带着姜梨去了一边。黄州城到处都是火光,这时候也被扑灭了一些。百姓们都聚集在了一起,这时候也才回过神,稍稍好了一些。

男人们有些不安,女人们则是抱紧了身边的孩童,皆是望着城门的方向。时间流逝过去,谁都觉得今夜格外漫长。

那被姜梨救下来的小孩子,则是呆呆的望着天边,迟迟不见他的家人来找他。姜梨一问起他就哭,好容易不哭了,姜梨从他嘴里才晓得,那些黑衣人是从城南开始的,最开始的那家人就是他们家,当时他的一家人都在熟睡,竟是被那些人全都残忍的杀害了。只有他的哥哥抱着他冲了出来,可最后哥哥也死了,就在他也要死的时候,姜梨把他救了下来。

姜梨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林尧。”他抽抽噎噎的说,委屈极了。这么小的孩子,大约还不明白一夜之间被灭门意味着什么,若是他再大一些,懂事了,经历了这么大的打击,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姜梨只得哄着他,就像小时候哄薛昭那样。好容易才把他哄睡了,就把这孩子交给闻人遥,闻人遥还好,没有不情愿,反倒是很好奇似的,看着那孩子不知道想什么。姜梨看了看四周,也有许多伤者倒在地上,黄州还活着的大夫也都在这里,忙着给这些人瞧病。一些守城军帮着从药铺里找出了药材,得了药材后,就地煎药。

到底是死伤了许多人。

姜梨叹了口气,看着外面,这里离城门还有些距离,但隐隐约约,似乎能听到城门刀戈相向的声音,还有马蹄声。这些声音传到了这里,女人们更是瑟瑟发抖。恐惧的神色出现在每一个人脸上。

姜梨有些担心。

成王为了这一刻,早已做了多年打算。从那时候算起,姬蘅不过也是个幼子,等姬蘅懂得为这一刻开始筹谋的时候,又是很多年过去了。如她、如文纪赵轲、如闻人遥陆玑孔六他们,总是一味地相信姬蘅,认为姬蘅什么都能做到。但姬蘅说到底也只是个普通人,也只是凡体肉躯,也会有危险。

但她却什么都不能做。

姜梨叹了口气,什么都不能做,也总好过于添麻烦。只要熬过这一夜,只要熬过这一夜,想来成王的兵马士气就会受损,不如当初。再等下去,援军就回来,为了一个黄州搭上所有的筹码并不合适,成王一定会在援军赶来之前整顿兵马北上燕京,一举打进皇宫。

但是不对呀,这样的话,姬蘅在这里做这一出又是为了什么?

姜梨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燕京城里有御林军,但燕京城的百姓太多了,一旦成王打进来,后果不堪设想,必然要请援军。西北的夏郡王昭德将军……昭德将军?

犹如一道光,终于照亮了现实,姜梨突然明白了。

姬蘅不在燕京,却来到了黄州,与成王这般胶着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大约是为了令燕京城的皇帝调令昭德将军殷湛回京。等成王这头纠缠过去,再上燕京时,恰好可以遇上殷湛。

但姬蘅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为了更好地消灭成王?这太费周折了,又或许……只是为了殷湛?

姜梨不明白,她想要思考这个问题,不知不觉,东方天际白,一夜过去,竟然天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