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赐死/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王在黄州城外举事的消息,一夜间就传遍了燕京城。

百姓们纷纷唾骂成王狼心狗肺,先前便和宫里嫔妃私通,如今又是造反,可见早有谋逆之心。虽然黄州不是燕京城,但百姓们还是人心惶惶,生怕那一日成王的兵就打到自家门前。毕竟北燕除了西戎边界以外,许多年都未曾打过仗了。对于战争,人们都是恐惧的。

一时间,成王成了人人喊打的对象。

丽嫔的娘家季家,自然也因为丽嫔和成王有染被抄家砍了脑袋。行刑那一日,百姓们去观看的不少,无一人同情季家人,反而是愤恨有加。成王如此狼子野心,丽嫔如此不知廉耻。有人就把当然季淑然的事也拿出来说了,说季家人都是一丘之貉,没一个好东西。

季彦霖只怕做梦都没想到,他千方百计送进宫中,为季家争取了无数荣耀,使得季家在过去那些年中蒸蒸日上的丽嫔,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听闻在牢中丽嫔和季彦霖相遇的时候,季彦霖还抓住丽嫔,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丽嫔的回答也是耐人寻味,她道:“父亲都已经找了顶替我的年轻姑娘来,我自然也要为以后做打算。我为季家争取了这么多,父亲有如今的地位,都是我在宫里辛辛苦苦与人周旋得来的功劳。你们现在看我生不出皇子,没有用了,寻思着再找一枚棋子,可也没问过我甘不甘心。既然季家不考虑我,我自然也没有必要为季家打算。我们既然是一家人,自然要同甘共苦,没得苦我一人吃,享福你们来的道理。我可不是什么观音活菩萨,成全了别人牺牲自己。我们季家人的天性,就是死了也要拉人陪葬!”

一番话说的毫无悔改之心,听闻当时季彦霖就疯了,要杀了丽嫔,若不是狱卒拦住,只怕丽嫔当时就要被季彦霖打死。

季家一家出事的时候,姜元柏什么话都没说。即便是这样,朝中同僚还有嘲笑姜元柏的。毕竟季家曾是姜元柏的姻亲,姜元柏自然也是忍了下来。成王举事,姜梨失踪,燕京城里有刺客,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接踵而来,早已弄的人焦头烂额。

宫里,刘太妃得了一杯鸩酒。

冷凄凄的宫殿,哪里比得上她的寝宫,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一夜之间,从天上跌到地上。刘太妃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落到如今地步。在她和成王最初的计划中,并不是这样的。成王会派人先将自己接出宫去,才开始举事。但丽嫔和成王之间的私情突然被捅破,丽嫔被抓,季家被抄家,成王逃出城,几乎都是一夕之间完成的事。

成王逃了出去,却唯独遗忘了自己这个生母,让她一个人留在宫里,面对来者不善的洪孝帝。

刘太妃本还想着,她是太妃,于情于理,洪孝帝都不会做的太难看。或许洪孝帝还会认为自己有价值,留着自己一条命,用来威胁成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有一条命在,一切都好说了。等成王杀了那个兔崽子,自己做了皇帝,她就不是太妃,而是太后。

年轻的时候没能坐上皇后,到了如今,不能连太后都做不成。眼看着只差最后一步,距离自己想要的唾手可及,怎么能功亏一篑?她不要!

眼前的鸩酒盛放在精致的金器里,酒杯上还雕刻镶嵌了细小的红宝石,是刘太妃向来最喜爱的华丽。若是从前,她大约还挺喜欢这金器,然而今日,她犹如看到了索命的恶果,不断后退,拼命摇头,形状全无。

“不……不要……”

内侍重复了第三次:“太妃娘娘,请吧,杂家还等着同陛下复命呢。”

“不……我是太妃……我不能死,你们让皇上来见我!我有话要对他说,他不能就这么杀了我!我要见皇上!”

内侍不耐烦道:“陛下不可能见您的,娘娘,赶紧喝了这杯酒,杂家好复命呢。”

刘太妃仍是不动,拼命躲避着,甚至想要冲出去推开门,内侍同身边的两个小太监使了个眼色。小太监立刻按住刘太妃。刘太妃拼命挣扎,她常年累月在宫中养尊处优的,如何挣脱的开,几下就脱力了。小太监熟络的按住她的手脚,一人撬开她的牙关,把那壶鸩酒生生给灌了下去。

待灌下去之后,小太监松开手,刘太妃卡着自己的喉咙,拼命伸手往嘴里掏去,试图把喝下去的鸩酒吐出来。她衣裳全乱,发髻也散了,眼泪鼻涕流在一起,哪里还有半分形象。

她却什么也不管,只顾趴在地上扣喉咙,似乎只有这件事才是最紧要的。然而她扣着扣着,却开始呕出血来。渐渐地身子一软,倒在地上,双目圆睁,整个人抽搐了几下,不动弹了。

刘太妃死了。

内侍吩咐小太监清理屋子,自己走了出去。不远处的花园里,太后和洪孝帝正在说话。

太后大多数时候都在慈宁宫抄经书,只有很少的时间才出来走走。皇宫里春光无限,红花大朵大朵的开放起来。洪孝帝是刚刚下朝不久,与太后在这里撞见,正在说话。

给刘太妃送鸩酒的内侍恰好来复命,待知道刘太妃已死之后,洪孝帝点头算是应了,小内侍就退了下去。

太后叹了口气。

“母后可是在为刘太妃可惜?”洪孝帝问。

太后摇了摇头了:“近段日子,死了太多人,哀家觉得,不太平。”

从永宁公主开始,便不断地开始死人,沈玉容、丽嫔、季家、燕京城的刺客,到现在的刘太妃,的确是比较多了。

“那是他们咎由自取。”洪孝帝淡淡道:“母后心地仁善,却管不了人自讨苦吃。”

太后笑了,她笑起来的时候,就如年轻的时候一般优雅温婉,她道:“陛下是把赐死刘太妃的事昭告天下了吗?”

洪孝帝道:“是。”

“成王没有动作。”太后感叹道:“到底是母子一场。”

刘太妃被赐死,也并无人来宫里相救。甚至于成王都没有在宫里安排棋子,一旦情况有变,立刻把刘太妃营救出宫。然而没有,至始自终,洪孝帝要赐死刘太妃和到刘太妃死后的前一刻,宫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不知道是成王漏算了这一点,还是压根儿不在意刘太妃的死活。现在想想,大约是后一种吧。因为即便漏算,倘若真是心系母亲的好儿子,自然会想办法弄出些动静的,而不是这样,任由刘太妃死了。

洪孝帝感叹道:“是啊,到底是母子。”

太后看向洪孝帝,道:“皇上这几日也累了,应当多注意休息。”

洪孝帝称是。他们亦是母子,平日里倒也没什么摩擦。只是刘太妃和成王是亲母子尚且大难临头各自飞,太后和洪孝帝还不是亲母子,待有朝一日遇到什么事情以后,还会如眼下一般平和?

谁也无法预料。

太后问:“陛下,听闻成王在黄州城门举事,武卫将军赶去救援。燕京……可有危险?”

“母后不必担心,”洪孝帝:“朕已经令昭德将军带兵回京,护城抗敌。看日夜赶路,定能在成王上燕京之前抵达。”

“昭德将军啊……”太后的脸上看不出来神情,她的声音慢慢低下去,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洪孝帝也不再说话了。风卷起地上的树叶,飘到了花园旁边的吃糖里。水波打着旋儿,把那只树叶也吞了进去。

再也不见踪迹。

……

姜家里,姜元柏得到了一封信。

门房将信交给姜元柏,道:“老爷,小的晌午的时候就打了个盹儿,醒来的时候,这信已经在怀里了,小的也不知道是谁送来的信,跑出门去问了问,都说没有人进屋。信上写着给老爷的……老爷,您要不先打开看看?”

姜元平和姜元柏正在说话,被这小厮闯进来塞进手里一封信,亦是有些诧异。几日的时间里,姜元柏也憔悴了不少,衣裳也没有换。他狐疑的盯着手中的信,想了想,打开来看。

信很短,只有几行字,姜元柏看完后,神情复杂未明。

“大哥,信上写了什么?”姜元平问。

“是阿梨……”姜元柏皱眉道:“阿梨现在在黄州,成王的人把她带到了黄州,被肃国公救了下来。现在阿梨和肃国公在一起。”

“阿梨找到了?”姜元平先是一喜。这些日子,为了找到姜梨,姜元柏几乎是把整个燕京城都翻了一遍,仍旧无功而返。众人都说大约是被人送到城外去了,可现在要去城外找人,去哪个方向,如何找,希望越来越渺茫。这会儿突然得了消息,说姜梨找到了,姜元平自然也跟着松了口气。

但是紧接着,他就奇怪的看向姜元柏:“被肃国公救了?肃国公怎么会救阿梨。”

“也许是碰巧撞上了。”姜元柏眉头深锁,“他见过阿梨。”

“可是大哥,”姜元平仍旧不解,“肃国公可不是一个喜欢胡乱插手别人事情的人。别说是阿梨,就算是对姜家,和咱们也没什么交情。他会这么好心,救下阿梨?”

姜元柏也有些怀疑,姬蘅是个什么人,性子阴晴不定,喜怒无常,全朝野的人都知道。至于善良、心软这些话更不可能和姬蘅绑在一起。若说姬蘅看见别人遇到麻烦,最大的可能就是置身事外,就算他和姜元平出了事,只怕姬蘅也只是在一边看戏,更勿用提出手相助了。

偏偏信里面就是如此。

不由得,姜元柏就想到上次姬老将军寿辰,偏偏请了姜梨一人前去赴宴。虽然说姜梨自己说也不知道为何,但姜元柏总觉得其中没那么简单,姜梨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但现在去打听姬蘅和姜梨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也不可能。姜元柏吩咐外面小厮道:“备马,立刻派人去黄州,接二小姐回府!”

“大哥,”姜元平按住姜元柏的手:“不可!”

“为何?”姜元柏看着他。

“现在黄州正是混乱的时候,成王的兵马还在城外未退走,你要是在这个时候去接人,只怕反而弄巧成拙。那些人既然掳走了阿梨,就是冲着阿梨来的。若是阿梨出现在他们视线中,反而有危险。反倒是跟着肃国公,姬蘅的本事你我二人都清楚,就算整个黄州陷落,只怕姬蘅也能全身而退。阿梨跟着他,比跟着旁人安全许多。”

“我信不过他。”姜元柏道:“姬蘅此事心思莫测,谁知道他想干什么!”

“大哥,”姜元平道:“他要是有心想做什么,就不必从成王的手里救下阿梨了。就算是他想要利用阿梨算计什么,总也会保住阿梨的命。你就不要担心了,事到如今,昭德将军即将回京,你还不如看看,接下来我们姜家应当如何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