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喜欢/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几日,黄州的城门外,成王的兵马又发动了几次兵袭。不过黄州地势本来易守难攻,对于那些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加之几次守城军都守住了城,对成王的兵马士气大损,并不如第一日夜袭的时候凶猛了。

黄州的百姓仍旧战战兢兢的过日子,但守城军的顺利守城,让他们也渐渐生出信心来。除了修补那晚烧伤的房子之外,渐渐的也在努力恢复之前的生活。城守备军每日还是在街道上巡视搜寻,看有没有刺客的漏网之鱼,省的哪一日又开始作乱,引起百姓混乱。

兵事没有那么紧张的时候,姬蘅和陆玑也就不会爷爷不在宅院里了。这天早上,一连下了几日的雨停了下来,除了暖洋洋的日头。闻人遥在院子里教林尧念他的卦盘上的字。林尧的父母兄弟姐妹,都由闻人遥和姜梨操持着下葬了。林尧也没有别的可取的地方,就赖在了这里。当然,即便他不说,姜梨也不会把他一人留在他原来的屋子。

陆玑从外面走进来,道:“刘太妃被赐死了。”

姜梨刚刚起床,走到堂厅,听见的就是这么一句,姬蘅坐在椅子上喝茶。

“已经死了么?”姜梨走出来,也在椅子上坐下,问:“成王没有派人来救?”

“没有。”陆玑耸了耸肩。

“那皇上的引蛇出洞算是落空了。”姜梨道。

姬蘅闻言,笑了一声,“未必。”

姜梨看向他,陆玑解释道:“成王本性自私,陛下未必不知道这件事。去宫里营救刘太妃,实在是太过危险,还会打乱他原本的计划。一旦出了这件事,刘太妃是必然要牺牲的。皇上要是真想引蛇出洞,必然有别的办法。恰恰是因为皇上了解成王的本性,才直接赐死了刘太妃。刘太妃左右躲不过一死,不如早一点给百姓一个交代。”

“原来如此。”姜梨点了点头。她对洪孝帝的了解,只局限于前生从沈玉容这里知道,还有父亲的讲述。今生见过洪孝帝的面,也是寥寥可数,只晓得这位帝王手中还有不少筹码,但和成王之间的关系,具体的姜梨知道的还不是很清楚。

“还有,陛下已经派了武卫将军前来黄州了。”

姜梨道:“这是个好消息。”

武卫将军一来,黄州城就算是保住了。

陆玑看了一眼姬蘅,才道:“昭德将军也在回京的路上了。”

他的语气很奇怪,以至于姜梨也跟着看向了姬蘅。姬蘅神情未变,只道:“成王要上燕京了。”

姜梨想了一会儿,问道:“成王打不过昭德将军的,是吧?”

姬蘅轻轻一笑,道:“一只狼和一只老虎,你认为是狼咬死老虎,还是老虎吃掉了狼?”

他说的轻描淡写,却让姜梨心中发凉。姬蘅这话表面上是说成王不敌昭德将军,但深究起话里的意思,就不同了。成王为了这一刻早已准备了多年,以至于之前洪孝帝也不敢轻易动他。然而姬蘅的话里,成王和昭德将军实力悬殊,如果昭德将军真的这么厉害,也就是说,他比成为势力更大,那么昭德将军又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准备的?

当年除了先帝突然把昭德将军调去西北以外,先帝和昭德将军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昭德将军对洪孝帝的帝位有威胁么?如果洪孝帝知道的话,大约就不会让昭德将军回京了。

姜梨总认为,殷湛的事,只怕牵扯到皇家的一个大秘密。但至少在现在,她只能窥见冰山一角。而且姬蘅和姬老将军都提示过她,让她并不要插手此事。姜梨也不是说要多管闲事,但她的直觉告诉自己,只怕这件事是不想管也得管了,因为姜家也身在其中。

她必须保护姜家,保护自己,保护薛怀远和业绩。否则一遭错子,满盘皆输。

心里思考着这些的时候,姬蘅站起身来,往外面走去,陆玑问他:“大人要去什么地方?”

“出去走走。”他走到门口,顿了一下,问姜梨:“一起?”

姜梨站起身:“好。”

日光还是如往日一般灿烂,下过雨后的太后反而更加明亮。城里的街道上到处都是石块和房屋掉下来的木梁。一些已经修补过来,还有人家在住。一些修补不好,人们便寻了些茅草,在一边搭起了茅草屋。地上还有还没来得及下葬的棺材,一些僧人坐在棺材旁边,超度念经。

孩童们不晓得出了什么事,还不知道战争的残酷。趁着爹娘不注意,兀自和玩伴们做游戏,开心的笑出声。父母却晓得接下来并不太平,个个忧愁着一张脸。

街边的商铺大多都已经关门了。极少还有开的,前面有一家茶点铺还开着。门梁已经烧得漆黑了,却也仍旧不管。里面桌子椅子比之前少了许多,一对老夫妻正在忙碌。

只是这几日,谁还有心思坐在这里吃茶点心,因此搭起的草棚里,桌前一个人也没有。便是有,也是匆匆而来的妇人,从袖子里摸出几个铜板,买一包,又匆匆走了。

这个关头,街道上格外不安全,虽然住在家里也不见得有多好,但总归比在街上乱逛好得多。谁知道那些凶残的刺客会不会突然跳出来取走人的性命。

姜梨在茶点铺里停下脚步,道:“我去买点东西。”

那位之前临时请来的婢子已经离开了,姬蘅他们的情况,实在不适宜外人在场。于是也没有伺候姜梨的人,好在姜梨并不是真正的娇身惯养的大小姐,也不觉得有什么。还帮着收拾宅院。至于吃食,都是文纪在外面买来的,因着城里都这样了,当然不会有多可口,只是填饱肚子而已。

姜梨想买些茶点,倒不是为了自己,而是林尧。小家伙虽然每日有人陪着,但到了晚上时常做噩梦,梦见自己一家惨死的模样,哭闹个不停。闻人遥也束手无策。小孩子喜欢甜一些的食物,买些回去,想必林尧会喜欢。

那对老夫妇看见姜梨前来,便问姜梨需要什么。姜梨选了一些,等着老翁包起来的时候,顺便询问妇人:“大娘,城里都这样了,你们怎么还开店呢?”

那大娘笑了一笑,道:“这家店是老店,是我们父辈留下来的。我们吃住都在店里,就算打仗打进来,我们也没别的地方可去。再说了,那些兵真要是进城,躲在宅院里和在街道上,都是一样的。活着一日,就过好一日,我们这把年纪的人了,也就不怕什么了。”

她说话的时候,老翁已经把糕点包好,送到了姜梨手里。姜梨想付银子,猛地想起来今日换了件衣裳,把荷包落下了。她想了想,正要褪下手里的镯子,一只修长的手伸过来,手里握着一锭银子,放在了老妇人面前。

“这……”老妇人吃了一惊,道:“用不了这么多。我们也没有多余的铜板……”

“不必了。”

姜梨回头一看,姬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自己身边。大约是等她等的久了,又看见了她的窘境,特意来解困来的。

“小姑娘,”那老妇人立刻感激道:“您的夫君,可真是位好人。”

姜梨脸一红,正要分辨,姬蘅却已经拽着她离开了。

姜梨怀里还抱着那只散发着香甜味道的油纸包,想了想,还是抬起头去看姬蘅,就见姬蘅嘴角仍然噙着散漫的、漫不经心的微笑,不疾不徐的往前走。

“你刚才听到了么……”

“什么?”他侧头看向姜梨,目光满是玩味。

“这位大娘说你是好人。”姜梨面不改色的回道:“你不是说,世上只有我一人认为你是好人,现在可以说,是有两人了。”

姬蘅一怔,大约没料到她要说的是这个。不过很快反应过来,道:“我也不介意让她收回自己的话。”

这话说的凉嗖嗖的,姜梨无言。她这才发现,姬蘅牵着她的袖子,然而他们衣袖宽大,远远看去,便像是他牵着自己的手一般。姜梨莫名感到不自在。她也不晓得姬蘅是因为讨厌别人靠近自己,还是尊重姑娘家所以刻意保持距离。

姜梨偷偷地想要把自己的袖子从他的手里扯出来,可惜怎么也没能成功,还因为动作太大,自己身子摇摇晃晃,差点绊了一跤,被姬蘅扶了一下。

“走路小心。”他含着笑意道。

姜梨只得放弃了。

他们二人在黄州城外街道上走,都这么混乱的时候了,白日里敢这么大摇大摆的在街上走的人,委实不多。加之姬蘅容貌太盛,立刻引起了许多人注意。人们藏在窗户后,宅院门后,偷偷的瞧着他们。尤其是年轻的女孩子,见姬蘅气度不凡,早已暗中打量。顺带连姬蘅牵着的姜梨,也看个不停。

姜梨真是哭笑不得,她实在不喜欢这种被人当做稀奇一般的赏看。

姜梨道:“国公爷,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或者你一人逛逛,我先回去。”

“你做薛芳菲的时候,应该很习惯了。”姬蘅慢条斯理的提醒。

姜梨噎住。倒也是,她刚嫁到燕京城来的时候,容貌艳绝,也曾走到哪里都被人打量。一开始也是不自在,后来便习惯了。但如今她早已不再是薛芳菲的样子。姜梨道:“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我早已不是薛芳菲了。”

姬蘅:“那你就更应该习惯。”

姜梨问:“为什么?”

“我不喜欢和灰老鼠待在一起,”他回答的理所当然,“如果你不够好看,就不要站在我面前。”

姜梨想起来,对了,这人是个喜美恶丑的。她忽然又抓住了姬蘅方才话里的漏洞,难得起了促狭之心,就抬头问姬蘅:“那国公爷的意思是,现在我还是很好看了?”

声音里的雀跃和得意藏也藏不住,姬蘅忍不住转头看她。女孩子仰着头,眼睛清澈带着笑意,少女独有的爽朗和奋勇映在其中,让她像是初生的梨花,洁白可爱,纯粹的令人也要跟着笑起来。

姬蘅心中一动。

从一开始温和却淡漠,狡猾又孤独的少女到现在,她一直喜欢笑,不过这和初见时候的姜梨来说,已经判若两人。但这或许才是她真正的模样,在过去那些年里,薛芳菲的少女时代,不曾遇到沈玉容的时候,她就是这个样子。

很难想象后来的她,变成了一个无趣的妇人,成日忙于琐事。收起了她的灵气和聪慧,和燕京城那些美貌的官家夫人没什么两样。沈玉容把一株温软可爱,爽朗动人的梨花变成了一株成日在昏暗的花圃里厮杀的食人花,这真是暴殄天物。

他从不是个怜香惜玉之人,世上的美丽女子,也见过不少。他曾被人骂铁石心肠,无情无义,但是这一刻,也觉得阳光温软,她笑容可爱,只希望这样的笑容能长久的持续下去,这个姜梨,就如眼前一般做个永远奋勇的少女,有孤注一掷的勇气,和上天眷顾的好运气。

他凑近了姜梨,轻声道:“嗯。”

姜梨怔住。

原先想好的,准备用来和他针锋相对,调侃他的话全都戛然而止。青年嘴角的笑意温柔,琥珀色的眸子里,没有了深深浅浅的薄情和虚伪,就像是此刻的日光,温暖明亮。

她突然说不出话来,脸颊慢慢的涨红了。

那只已经沉寂的小鹿,突然又慢慢的站了起来,慢慢的抬腿,试探的走路,然后蹦蹦跳跳,在她的心里跑来跑去,把她的心踩成乱麻。

姜梨几乎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她其实已经忘记自己当初喜欢沈玉容的时候,是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情,那毕竟过去了很久,但现在,此刻,她知道自己,也许有一丝丝的,稍微的,对眼前这个男人动心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姜梨怔怔然不知所措。而始作俑者似乎毫无所觉,站直身,往前走去。

日光洒在他高大的背影身上,将他人也染成金色。

姜梨知道,大事不妙了。

------题外话------

喜欢喜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