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躲避/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里,姜梨睡不着,林尧白日里得了姜梨给他买回来的差点,高兴了许多。小孩子总是很好哄的,于是今夜闻人遥终于不必再安慰哭闹的林尧,早早的睡去了。

姬蘅的屋子在姜梨的对面,打开窗,能看见他屋子的灯火还亮着,姬蘅也没睡。

姜梨坐在桌前,看着桌上慢慢燃烧的蜡烛发呆。她没有去找姬蘅说话,实在是因为她的心情并不平静。或者说,当她发现自己的心思时候,不知所措之下,就不明白不能再同以前一样行事。

她对姬蘅在基于朋友的相处中,不知什么时候,感情又比之前深了一层。她爱过人,明白心动是什么感觉。哪怕只是刹那,但那不是错觉。

这是不好的事情,且不说她这一辈子,便想着不要嫁人,独自一人活下去。她现在还是姜家的小姐,姜元柏和国公府,是没有任何牵连的。当然,最重要的是,姜梨晓得姬蘅的薄情。他是个不错的人,生的极美,又总是在她狼狈的时候伸出援手,帮过她不少忙。虽然一开始是作为看戏人袖手旁观,但在桐乡以后,他履行自己的约定,甚至还超过约定。他不索求回报,一个普通的扇坠也能让他满意。

人在困境的时候,对自己出手相助的那个人,总是容易心中充满感激。但这感激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点喜欢,姜梨晓得,这或许也不该怪自己,倘若姬蘅真要对一个人好,没有人会不动心的。

但对一个人好,未必是喜欢他。

他这样的人,大约是不会喜欢上什么人的。就如他自己所说,他不需要真心,自然也不会付出真心。如果喜欢姬蘅,注定是一场绝望而漫长的等待。姜梨比任何人都清楚。她身上仍旧带有薛芳菲时候的孤勇和希望,却又比薛芳菲冷静理智太多。她知道有什么事该做有什么事不该做,及时止损,比什么都重要。

姬蘅不是沈玉容,但喜欢上姬蘅,未必比喜欢上沈玉容更好。

她应该斩断自己错误的琦念。

姜梨这么想着,吹灭了屋里的灯。房里陷入了一片黑暗,一切重归寂静。

一切和原来没什么不同。

……

接下来的几日,就连闻人遥和陆玑也察觉到不对。文纪自来沉默不会说什么,赵轲蹲在门口的时候,目光却时常在姜梨和姬蘅之间打量。

闻人遥偷偷问姜梨:“姜二小姐,你和阿蘅吵架了?”

姜梨惊讶道:“没有。为何这么说?”

“你和阿蘅之间怎么怪怪的。”闻人遥想了想,“说不出来,反正不对。”

姜梨道:“闻人公子感觉错了吧,小尧在叫你了。”

闻人遥连忙去照顾林尧了。

屋顶上,文纪和赵轲也在咬草根,赵轲问文纪道:“哥,你说大人是不是对姜二小姐说了什么重话?”

文纪:“……”

赵轲:“姜二小姐和以前不一样,上次我看他们俩还一起出去了,感觉没什么问题啊。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虽然还是一样说话,总觉得没那么亲近,姜二小姐都不去找大人谈心。”

文纪:“……”

赵轲:“你倒是也说两句啊,这是怎么回事?”

文纪:“……”

赵轲吐掉嘴里的草,鄙夷的看着文纪,道:“你可真是个木头!”一转身跳下房顶了。

屋里,陆玑和姬蘅说完事情,也问:“大人,您和姜二小姐之间,出什么事了?”

姬蘅挑眉:“不明白。”

陆玑意味深长道:“二小姐躲着您呢。”

姬蘅笑了笑,没说什么,站起身推门走了出去。屋外,姜梨正在擦拭桌子,这里没有婢女,她平日也没什么事做,便打扫一下,也不觉得有什么。第一次看见他做这些琐事的时候,闻人遥还见了鬼似的大呼小叫,还让姬蘅出来围观,仿佛姜梨做了什么大事一般。后来城里局势乱起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况且闻人遥还要照顾他的小徒弟林尧。

看见姬蘅和陆玑从屋里出来,姜梨笑道:“国公爷,陆先生。”

她的语气温和,笑容也客气,一切都恰到好处。姬蘅不由得抬眼看了她一眼,姜梨妥帖的挑不出一点错处来,但任谁都能感觉的到,姜二小姐和刚来黄州城的时候不一样了。

她似乎又刻意的在保持和他们之前的距离。

姜梨的心中轻轻叹了口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好用笨办法。如今是身在黄州,不得不每日都见到姬蘅。等回到燕京城以后,没什么事的话,尽量不见姬蘅,这样一来,日子久了,心中的那点喜欢,慢慢就消磨淡薄,随风而逝。

但她仍旧是表现的太明显了一些吧。

“你收拾一下,”姬蘅道:“明日回燕京城。”

姜梨先是一愣,道:“明日?”

“武卫将军已经来到了黄州,和黄州守城军在一起,成王兵马已经退出城外五十里外,今夜就要连夜撤离。”姬蘅道:“黄州没什么事了。”

姜梨问:“我一人回去么?”

姬蘅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像是不明白她为何要这么说,他道:“我也要回京。”

这就是一起了,姜梨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这点失望被姬蘅看在眼里,他眸光动了动,嘴角却勾起,道:“你希望一人回去?”

“当然不是。”姜梨已经整理好心中思绪,道:“国公爷与我同行,自然是安全许多。这一路上,怕是还有成王的兵埋伏其中,倘若遇到,只怕很危险。”

“是很危险。”闻人遥也站出来道:“阿蘅,真要在现在回京?不能多等一段日子,等成王的事情结束以后再回去?在黄州一定安全,成王只怕是要上燕京的。”

“明日启程。”姬蘅的声音淡淡的,“殷湛快要回去了。”

殷湛,姜梨一愣,昭德将军?姬蘅果然是为了昭德将军。不过昭德将军的脚程这么快,也实在出乎人的意料。毕竟云中离燕京也有一些距离。而昭德将军已经几十年未曾出现在旁人眼前了。

闻人遥似乎也晓得了事情的重要性,不再劝告。

“我和大人已经说过了,出行的时候,还是要乔装一下。”陆玑道:“避开成王的兵马。我们走的要慢半日,只是还是危险,尤其是二小姐需要注意。成王之前就对你起了杀心,如果发现你的踪迹,不会手软。”

姜梨回答:“我知道。”

同时,她的心中又十分奇怪。她原以为姬蘅来到黄州,除了文纪赵轲二人意外,应当还安排有自己的人。但现在看来,似乎是没有的。也就是说,他们就这么孤军深入了,姬蘅行事无忌,虽然这件事姜梨早就晓得,但他也实在太肆无忌惮了一些,连自己的性命都不放在心上。

毕竟只有这么点人,要是真对上了成王的兵马,还是寡不敌众。

姜梨的担忧大约是太过明显了,姬蘅看在眼里,轻笑道:“放心,不会然你有事。”

他带着笑意的语气,让姜梨心中一凛,只道这不过是掺了毒的鸩酒,看着美味醉人,却不可沉沦。便微笑着道:“多谢国公爷。”

分明是道过许多谢,但声音和语气里,细微的区别还是能呈现不同的感情。譬如这一局,就说的客气,不像是熟稔的相识一般。

闻人遥和陆玑还没听出来,姬蘅已经微微蹙起眉。他自来都是笑着的,尤其是对着姜梨的时候,这般神情,令闻人遥和陆玑莫名其妙。

姜梨只是微笑着看着他,佯作不知。她晓得自己的反应和疏离蹩脚又明显,姬蘅不可能不知道,但又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咬着牙死撑。倘若姬蘅问自己为何突然避着他,姜梨也可以编出无数理由,就是不知道这理由能不能骗过姬蘅了。

因为连她自己都骗不过去。

好在姬蘅没有继续纠结此事,又吩咐了几句明日出发的事情,就离开了。

等姬蘅离开以后,姜梨回到了屋子。她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因为是被掳到黄州城,身上什么都没带。就只有一点后来买的衣裳,加起来也就只有一个小小的包裹。

她不想去想和姬蘅有关的事,那会让她也束手无策,便转而想起别的事来。

回到燕京城后,她就会同薛怀远坦白。那一日,本来也应该她同薛怀远坦白的,若不是中途被贼人掳走,她或许已经和父亲相认了。不知父亲看见她,是如何反应。

还有姜元柏,她和姬蘅在一起,留在黄州的事,之前同闻人遥询问,姜家和叶家都已经知道了。姜元柏定然会怀疑,以姬蘅的性子,为何会救下她,自己还留在黄州,和姬蘅在一起。姜元柏也是个老狐狸,之前薛家的事能平安无事的瞒过去,是因为姜元柏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有关姜家的事,尤其事关朝廷,肃国公的地位如此敏感,姜元柏一定不会掉以轻心。

她还得寻个绝妙的理由,应付好姜元柏的怀疑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