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受伤/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梨呆呆的任由那人将自己松开,等她看清楚面前的时候,就见面前的那人,从手腕处,双手被齐齐斩掉。

姜梨看不清楚他是如何被斩掉双手的,只看见姬蘅的扇子上面,沾了一点血光。他从袖子里掏出雪白的丝绢,面带嫌恶的擦拭干净扇子上的血迹,随手扔掉。

绢帕轻飘飘的落在地上那人身上,地上的人举着光秃秃的双手惨嚎着,翻滚着,像是痛极,叫声撕心裂肺。赵轲走过来,一剑刺穿了他的喉咙,结束了他的性命。

姜梨这才看清楚,其余四人,都已经倒在了地上,皆是见血封喉,想来是赵轲和文纪的手笔了,至于眼前这一个,大约是得了姬蘅亲自动手的殊荣,被姬蘅用扇子斩了双手。

“死人了。”闻人遥道,他叹息一声,双手合十,“罪过罪过。”

好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一开始若不是他四处乱跑,怎么会引来这几人。

陆玑倒是不以为然,仿佛对这样的事情习以为常似的,对姬蘅道:“那咱们就继续赶路吧。”

林尧年纪小,吓得一直流眼泪,他倒是不敢大哭出声,眼睛红红的,看着令人心疼。姜梨看向姬蘅,姬蘅看着她,笑了笑,拍拍她的肩,道:“没事了。”

只一句“没事了”,似乎就让姜梨安下心来,只觉得浑身上下的力气都用尽了似的,瞬间变得疲惫。他正要说话,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其中夹杂着人的咒骂呼喊。

众人一愣。

陆玑道:“不好,这些人不是散兵,只怕还有其他人。听人数不少,还是赶紧走吧。”

大家便匆匆上了马车,赵轲和文纪也不敢耽误,扬鞭就跑。姜梨坐在马车里,山路颠簸,脑子里却还是方才的事情。谁都没有料到会在中途发生这样的事,身后那些兵士不知道一共多少人,闻人遥和陆玑都是神情凝重,姬蘅倒是没什么表情,但姜梨晓得,事情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轻松。

林尧紧张的挨着闻人遥坐着,委屈的红着眼睛,他很乖不怎么吵闹,马车里一片寂静。

姜梨有些心烦意乱,低下头的时候,突然一愣,从她的脖颈处露出一截红绳,是那只绑着狸猫玉佩的红绳,眼下红绳还在,底下却轻飘飘的,那只玉佩已经不见了。

她先是怔住,随即有些惊慌,再仔细一想,只怕是方才和那些兵士纠缠的时候,不小心被人把玉佩扯下来遗失了。姜梨觉得有些遗憾,那是父亲送给她的玉佩,作为薛芳菲的证据,她一直小心保存着,没想到会在这里丢失。

但也没有办法,总不能让马车掉头回去寻找。后面还不知道跟着什么人,倘若恰好和成王的兵马碰上,只怕会得不偿失,因小失大,因此,姜梨就悄悄地抓住红绳扯了下来,捏作一团,塞到了袖中。

她心里正在遗憾的时候,姬蘅突然道:“停车。”

马车戛然而止,赵轲和文纪在外问:“大人?”大约也是很奇怪为什么姬蘅会在这个时候停车。

姬蘅道:“我有些事要做,路上留记号,晚上与你们会合。”

“大人,不可。”陆玑一听,急了:“成王的兵马在后面,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但至少是一队,咱们马上就要出山了。你若是一人落单,遇上了他们怎么办?”

“我自有分寸,”姬蘅道:“你们继续往前,不用管我。”说完这句话,他就下了马车,陆玑还要再劝,姬蘅就已经不见了。

赵轲和文纪自来是只听姬蘅的话,姬蘅既然让他们自己往前,马车也就重新疾跑起来。陆玑皱着眉,一个劲儿的道:“胡闹,胡闹!”

闻人遥也吃了一惊,等姬蘅走了后,才想起来问道:“阿蘅这是去做什么去了?他怎么突然走了?哎,”他掀开马车帘子看了一眼,道:“他离开的方向居然是往回走的,他这是干嘛?”

“我如何得知。”陆玑没好气的答道,又看向姜梨,好声好气的问:“姜姑娘可知道大人是为何而去?”

姜梨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

陆玑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唉声叹气的,不再说话了。

姜梨的心里亦是奇怪和紧张,一路上,姬蘅都没有与他们分开过。也说好是一起回燕京城的,怎么突然在这个紧要关头独自离开,他是要去做什么事?这件事不能被其他人看到?虽然晓得姬蘅不喜欢别人窥见自己的秘密,姜梨的心里还是有些恼火。

这样未免太令人担心了。

正在这时,她的指尖又摸到袖中那把冰凉的剪刀。之前姬蘅没有斩断那兵士手的前一刻,她还拿出了剪刀,狠狠刺向了兵士,后来姬蘅把她救了下来,浑浑噩噩的,姜梨就把这剪刀收了回去。

这会儿平心静气响起来,她怎么记得……她这把剪刀,是刺中了人的?

姜梨从袖中拿出那把剪刀来。

银色剪刀小巧精致,泛着冷色,然而上面有些凝固的红色,姜梨就呆住了。闻人遥忽然见姜梨拿了一把剪刀出来,奇怪道:“这是哪里来的剪刀……二小姐,你用他干什么了?怎么还有血?”

姜梨的脑中,立刻浮起那一刻,姬蘅挡在自己身前,他红色的衣袍护住了自己的身体,当他说“别怕”的时候,似乎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那一切发生的太快,而她茫然无措中,竟然忽略了一些,姬蘅挡在她面前的时候,那把剪刀来不及收回,刺中了他。只是不知道到底刺中了什么地方,他装的若无其事,红色的衣袍又掩饰了伤口,她便什么也看不见,不晓得他被自己伤害了,也不晓得他忍着疼痛,还云淡风轻的掩饰着。

姜梨闭了闭眼。

他身上还带着伤,独自一人不知道去做什么了,然而眼下危机四伏,步步惊心。

她什么也做不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心底默默祈求。

祈求他平安无事。

……

赵轲和文纪果然是很听姬蘅的话,姬蘅让他们不要停的继续向前,即便姬蘅不在,赵轲和文纪也是一直不停的赶路。只是没赶一段路,赵轲和文纪就要停下来做个记号,他们的记号姜梨看不明白,但大约姬蘅明白。也不知是不是运气好,到了天黑的时候,在山里,他们竟然找到了一件茅草屋。

这屋子应当许久都没有人住了,大约是上山打猎的人留下的草屋。连屋门都没关,一进去,地上都结了蛛网。有两间房,每间房都有一个塌,但塌上没有被褥,窗户也只纸糊的。厨房里有石头砌起来的灶,灶里有些柴火。

“就在这里住下来吧。”陆玑道:“好歹有个能歇脚的地方。”

闻人遥去四处寻找干柴去了,这回他不再敢同之前一样走的太远,就在附近捡拾一些枯枝。打算烧点热水来。姜梨便拿了门边的扫帚,把屋子里外稍稍收拾一下,这里许久没有人居住,灰尘到处都是,整理一下,倒是好得多。

赵轲和文纪神情凝重,在屋子四周走了一圈,大概是查探周围情况。四周安静得很,看样子平日里没什么人来过。

等一切都收拾好后,大家都进屋坐下来。赵轲和文纪坐在门边,闻人遥坐在地上,这里连板凳都没有,只有找石头搬进屋,坐在石头上。

“阿蘅怎么还不回来。”闻人遥道:“你们说他不会有事吧?”

“大人不会有事的。”陆玑道:“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就算遇到了麻烦,阿蘅的本事,应当能解决。”闻人遥看向姜梨:“能解决吗?”

姜梨:“。…。我不知道。”

她本就心慌,不知道自己的那一剪刀扎到了姬蘅什么地方,若是伤得很重,会不会影响姬蘅。

“放心吧,”沉默寡言的文纪却是开口了,他道:“大人自有分寸,很危险的事,他不会做。”

这句话倒是让众人稍稍放下心来,姬蘅算无遗策,那般精明的人,真要能威胁到自身,他自然不会一个人去做。他是极会权衡利弊的人,不会做无谓的牺牲。

到了夜里,大家都睡去了,姜梨自个儿倒是能独独拥有一间房,因她是女子。然而她却睡不着,赵轲和文纪睡在外面,防止有突然情况发生。

姜梨总是心神不宁,便干脆坐起身,走到屋外去。赵轲和文纪在地上搭了个褥子,就当床睡在地上。姜梨才走出去,就看见一个人走进来。

竟然是姬蘅。

赵轲和文纪也醒了,姬蘅对他们摆摆手,两人便作不知。姜梨忍不住走上前,拉着姬蘅走到了她自己的那间屋里。

闻人遥、陆玑和林尧在另一间屋子,姜梨怕吵醒他们,她拉着姬蘅,屋里没有凳子,就让姬蘅坐在床榻上。

没有灯,只有清亮的月光,她压低了声音,问:“你、你没事吧?你去做什么了?”

年轻男人摊开掌心,他的手掌修长而有力量,中间躺着一枚玉佩,上面的狸猫憨态可掬。

姜梨一愣。

“我捡到了这个。”他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