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亲事/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每一个第一次见到姬蘅的人,只怕都要为他的容貌所摄。男人如此,女人就更是了。

这个陌生的女子,盯着姬蘅,一时间竟没有移开眼。姜梨心中一顿,姬蘅并不是一个爱凑热闹的人,对林尧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欢喜。这样的境况,按他平日的性子,是根本不会下马车的。而他现在,却主动走到了自己面前。姜梨当然不会认为姬蘅这是为了保护自己,因为这里也没什么危险,有的只是一个美艳的年轻姑娘。

闻人遥也从马车里跑了出来,看到林尧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嘴里念叨道:“我的小徒弟哟,你这是要吓死师父了。”他一转头,也看到了这名陌生的女子,先是一愣,随即就欢喜起来,笑眯眯的凑上前道:“这位姑娘生的好看,还有这么一副狭义心肠,实在是很难得。敢问姑娘是哪家府上的姑娘,改日在下提着礼物登门,谢谢姑娘对我这徒儿的救命之恩。”

这人又来了。

那女子的目光这才从姬蘅的脸上移到了闻人遥脸上,她道:“不必了。”可不知为何,顿了顿,又突然道:“你们是什么人?”

她说着“你们”,目光却又往姬蘅身上看去,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样的情景,姜梨见过很多次了,分明应该毫不在意的,但不知为何,今日的她,心中渐渐生出不舒服来。

只是她的这句话,还是无人回答。姬蘅是不会主动自报家门的,闻人遥怕惹麻烦,自然也不会多说,姜梨是姜家的小姐,前段时间才消失不见,突然出现,要是在此刻说出自己的行踪,只怕燕京城又会有莫名传言。因此三人皆是沉默,落在这女子眼中,就有些奇怪了。

正在这时,又有一人前来,姜梨这才看清楚,方才马车之所以猛烈的晃动,是因为迎面也行来一辆马车。那马车十分华贵,比起姜梨他们乘坐的这辆有过之而无不及,大约是两辆马车相对行驶,过不去才突然停下。

那马车上,有人下来了,走到女子面前,问道:“之情,怎么了?”

叫“之情”的女子摇了摇头。

姜梨又看向下来的这个人,很奇怪,这人五官和女子有些相似,或许有些亲缘关系,但气质又截然不同。他穿着一身白衣,姜梨曾见过许多外表温和有礼的男子,譬如沈玉容也是一个,从前的周彦邦,李显等人,然而这男子的温润,却像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一般,他五官生的俊美,于俊美之中又透出一丝正气,很容易一见就让人对他生出好感来。

这一男一女,容貌都十分惊艳,且穿着打扮也不像是普通人,华贵的有些过分。姜梨在脑中搜寻一番,也都想起来燕京城有这样的人物。若是有这样的人物,应当早就被人谈论有加,不会籍籍无名。

那男子也看到了姬蘅,被姬蘅的容貌震了一震,又看将姜梨,姜梨便牵起嘴角,对他笑了笑。这男子也立刻回了一个笑容,舒服的令人熨帖,他对身边的女子道:“既然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吧。”

他们二人转身往马车那边走了,走了几步,那女子突然又回过头,走到闻人遥身边,道:“我叫殷之情,你若是要道谢……就来殷家找我吧。”

她虽然是对着闻人遥说话,目光却仍旧对着姬蘅。姬蘅笑盈盈的,这女子咬了咬唇,这才转身离开。

等她离开后,姬蘅什么话都没说,自己上了马车,姜梨想了想,也跟着回到了马车。马车上,闻人遥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陆玑,手舞足蹈的开口道:“这姑娘主动与我说了她的名字,她也是觉得我不错,才会主动告知的吧!”

陆玑白了他一眼。

都不用陆玑开口说话,闻人遥就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他几乎是立刻就泄了气,道:“我知道,她是冲着阿蘅来的……”

姜梨有些气闷。

那位叫“之情”的年轻女子,平心而论,说起容貌,大约和从前的薛芳菲也不相上下。貌美的人有许多,可气韵却各有各的不同。薛芳菲温柔婉约,姜梨清灵可爱,这是容貌给人的感觉。然而这女子却给人一种艳光四射之感,她站在人群里,人们便会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投向她。

这和姬蘅何其相似,她和姬蘅站在一起,也有一种莫名的契合。

“那女子自称叫殷之情,”陆玑开口道:“燕京城里,可有姓殷的大户人家?”

姜梨也才想了起来,这般出色的男女,不曾听过燕京城有姓殷的大户人家。姓殷……姓殷……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心中一诧,回头一看,正对上闻人遥惊讶的眼光。

闻人遥和她显然想到一块儿去了。

“该不会是……”姜梨怔然。

姬蘅缓慢的勾起唇角,他笑道:“殷湛的儿女,已经到燕京城了。”

……

燕京城的街道上,和姜梨他们马车截然相反的方向,另一辆华丽的马车正在疾行。

马车里,方才说话的一双男女,殷之情神情不定,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她才问道:“之黎,你说方才那些人……是什么人?”

殷之黎摇了摇头,温和的开口道:“刚才那个红衣的男人,气度不同于常人,看样子,不是普通人物。临走之时,爹说的人里,没有这么一号人,我也不知他是什么来历。”

“总归不是普通人。”殷之情喃喃道:“我在云中,不曾见过这样的人。”

殷之黎笑着看向她,不说话,殷之情猛地回过神,发现殷之黎的笑意,推了一把他,道:“你笑什么?”

“那个男人的确是世间少有的人物。”

“胡说八道。”殷之情责怪他,“我只是觉得好奇而已,况且也不曾见过相貌生的这样好的男人。我之前还以为,你就是世上最好看的男儿了。”

殷之黎的确生的很好看,他从骨子里透出一股从容和温润来。任谁看见他,也不会怀疑这是一个温柔正气的好人。比较起来,方才穿红衣的男人容貌则过于艳丽,而他懒懒淡淡的笑容,怎么看都透着一股亦正亦邪的轻佻。

这是和殷之黎截然不同的男子,但也许正是因为这份截然不同,才会让殷之情格外注意。

“相貌不过是皮囊而已。”殷之黎道:“只是这男人不像是寻常人,你……多注意些。”

殷之情横了他一眼,她这么一横,眼波流转,非但不可怕,反而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娇媚来。她道:“我当然知道,我并未有其他心思,不过是好奇罢了。你没看见么,那男人的身边,还有别的女子,看模样不像是兄妹,或许正是他的……有情人。”

她原本想说“夫人”的,临到头,又换做了有情人。她说的正是姜梨。

“那女子也不是普通人。”殷之黎道。

“她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怎么不普通了?”

“能走在那男人身边,习以为常,看样子也不是他的手下,可见和那男人关系匪浅,即便不是有情人,也是他信任的人。她不觉得紧张,也不觉得不安,可见与男子之间的地位是平起平坐的,你说她如何不普通?”殷之黎笑着回答。

他想起站在红衣男子身边的那位少女,这男子容貌如此之盛,身边的人都被他衬的几乎要看不见了。然而这少女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她干净清冽的不像话,就是那份清灵的气质,让她清秀的脸变得十分生动,格外引人注意。

殷之黎一愣,猛地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得笑了起来,不由得摇了摇头。那少女看起来无甚特别,实则却令人印象深刻。或许越是没有的东西,就越是向往。那男人身上杀伐之气浓重,却在这少女面前收敛了下来,可见是对少女看重的。而他现在想起少女的笑容觉得格外明媚,也正是因为那是他所缺少的东西,发自内心的清澈和温暖。

他的确所缺乏那种东西。

殷之情瞧着他,道:“你不会也……”

殷之黎笑道:“怎么会?”

“那你为何刚才要笑。”殷之情道,不过很快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她道:“不过你自来有主张,我也不会说什么了。说起来……”她犹豫了一下,“我们去了姜家好几次,为何姜元柏始终推脱,不让我们见那位姜二小姐呢?”

殷之黎笑容微顿:“或许她不在府中。”

“不是说已经找回来了?若是没找回来,姜元柏也不至于拿这么骗我们。这该不会是他的推托之词,其实不想答应这门亲事吧。”

“姜元柏性情狡猾多疑,自然不会一口答应,不过见一面本应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姜二小姐可能的确找到了,但不在府中,以至于姜元柏没办法让我们见到她。”

殷之情道:“不管他打的是什么主意,总要见一面。你记得,不论如何,你和姜二小姐的亲事,总归要成的,这是爹的交代。”

“我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