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归府/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蘅的马车直接到了国公府,等到了国公府后,姬蘅、陆玑和闻人遥都下了马车,林尧也被闻人遥带走了,文纪和赵轲继续驾着马车往姜府走去。

这倒是令姜梨松了口气,至少面对姜元柏的时候,也好应付一些。

等马车行驶到了姜府门口,姜梨下了马车,门房的人起先还有些疑惑,待看清楚姜梨的脸时,吃惊的都结巴了起来:“二、二小姐!”

姜梨笑着冲他点了点头:“是,我回来了。”

姜梨回来的消息,立刻就传遍了姜府。晚凤堂里,姜老夫人和而二房的人都到了。卢氏一看见姜梨就拉着姜梨的手道:“小梨,你可算回来了,这些日子,二婶每晚睡也睡不安稳,实在是担心的紧呀!”

她这话着实夸张,但也有一两分真心,姜梨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我没事的,二婶。”

姜景睿问:“听说你到黄州去了,你怎么到的黄州?谁救了你?我问爹和大伯,他们都不肯告诉我,姜梨,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梨心中了然,姜元柏和姜元平果然没有将此事告诉旁人。不过姜老夫人大约是晓得内情的,因她没有如姜景睿一般疑惑,只是问:“黄州那边正是战乱,二丫头,你有没有受伤?那些贼人有没有伤着你?”

“没有。”姜梨道:“黄州的守城军一直在同成王的兵马对峙,那些兵马没能进城,倒是十分安全。”

“可是我听说,”这回说话的是姜景佑,他看着姜梨,“成王的人在黄州城内烧伤抢掠,死了很多人。”

这也是瞒不住的,姜梨就道:“的确有这样的人,不过我大概是运气好,所以没遇上,平安躲过了。”

“你是被什么人保护了吧?”姜景睿凑近道:“所以你安然无恙,那人是谁啊?都能从成王的人手里把你救出来,可见是有能耐的。你说出他的名字,大伯也好对人家登门致谢。”

姜梨心中失笑,姜元柏知道是姬蘅救了自己,只怕第一反应不是充满感激,而是要怀疑姬蘅的企图了。国公府和姜家自来没什么往来,甚至可以说姬蘅代替了姜元柏和洪孝帝走的越来越近,姜元柏只怕还要怀疑姬蘅在其中挑拨了什么。

正在说话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一声:“阿梨。”

回头一看,却是姜元柏匆匆赶回来了。方才在晚凤堂里,他没有出现,应当是在外面,得了姜梨回府的消息,匆匆赶来的。姜梨叫了一声“父亲”,他看着姜梨,又看了看周围,道:“你跟我到书房来。”

姜老夫人对姜梨点了点头,姜梨便跟着姜元柏到了书房。一到了书房,门掩上后,姜元柏就打量了一下姜梨,道:“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姜梨摇了摇头。

姜元柏确认了一会儿,似乎看到姜梨的确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这才稍稍松了口气。紧接着,他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人是怎么把你带出燕京,又带到黄州的?肃国公又是如何知道你被人掳到黄州,救了你?”

闻人遥大约写信给姜元柏和叶家的时候,说的很是含糊,对于姜梨的具体境况,也没有写的很仔细,看姜元柏一头雾水的模样,显然是根本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姜梨便坐了下来,将自己那一日在街道上与白雪走散后,如何被那些人乔装打扮,混出了燕京。

“他们分明是有备而来,一开始就打算将我带到黄州去,才会做的有条不紊,令人措手不及,等人发现我丢失的时候,我都已经被带出城,这时候再去追,已经晚了。”

她又说起那些人将她一路带到了黄州,姜梨省略了自己在酒馆外看到姬蘅的轿子,向姬蘅求救的说法。这未免会引来姜元柏的怀疑,一来是姜梨如何与姬蘅这般熟稔,一眼就能认出他的轿子,二来是因为,世人皆知姬蘅是最不爱插手闲事的人,更不会怜香惜玉,姜梨求救,姬蘅怎么会主动应下来。

“后来我在客栈上,那女人要对我动粗,我拼命挣扎,可能是被路过的肃国公的侍卫看见了。之前在宫宴上的时候,那两个侍卫曾经见过我,知道我的身份,想来是告诉了肃国公,肃国公就将我救了下来。”她笑着看向姜元柏:“父亲,肃国公是好人,他救了我的命,我们应当感谢他。”

“好人?”姜元柏笑了一声,看向姜梨:“你到底是年轻不知事,姬蘅可不是什么善良之人。我只怕他还有其他的筹码,不过是拿你做了幌子。”

姜梨安静的听着,姜元柏有这么个反应,在她的意料之中。换做是她自己,姬蘅若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自己,若不是经常与他相处,在姜梨眼里,姬蘅也是这般心思诡谲,狠辣无情的人。

“不过,”姜元柏话锋一转,“他到底是救了你一条性命,感谢应当是要感谢的,只是你就不要去了,就由为父去感谢吧。”

他还是怕姜梨和姬蘅之间有什么不必要的接触。这里面可能是因为姜元柏对姜家利益的保护,也有姜元柏对女儿的关心,他虽然对真正的姜二小姐来说,不是一个好父亲,却也不是全然的冷漠无情的人。

姜梨点头。

姜元柏看向姜梨,少女容貌清灵可爱,越发的精致秀丽起来。再过不久,她也要过十六岁的生辰,是姑娘最好的年华。这半年来发生了太多事,但姜梨在姜家的地位却截然不同起来。固然是因为他们发现了真相,但还因为这个女儿,既不想自己,也不像叶珍珍,她聪敏知进退,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骄纵之气,但走出去,又是面面俱到,不会失了礼数。

他想起之前有些同僚,旁敲侧击的打听这个女儿,虽然后来因为季淑然和姜幼瑶的事,暂时停歇。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如果这位窈窕淑女又是首辅家的小姐,自然也就更多的人喜爱。

他想起前几日自己见到的那位温润俊美的男子,他谈吐适宜,眉目间隐有正气,与他相处极为舒服,其实应当是良配的,姜元柏自己也很喜欢。只是正逢多事之秋,又有成王在其中举事,姜家自己都自顾不暇,对接下来的变化也看不大清楚,姜元柏也不敢轻易做决定。

但那人……总归比那个喜怒无常,高深莫测的肃国公要好得多。

“阿梨……”姜元柏忍不住开口道:“肃国公容貌艳丽,权倾朝野,但并非良配……你……勿要对他生出心思。”

他这是提醒,这些话由他这个父亲对女儿说,姜元柏自己也感动浑身不自在,但现在姜府大房里没有当家主母,没有人来对姜梨说这些话。卢氏嘴上没个把门的,姜老夫人年纪又大了,姜元柏只能自己说。

姜梨心中一凛,面上却浮起一个淡薄的微笑,她道:“不必父亲说我也知道的。”

姜元柏打量着姜梨的神情,见她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坦然,不像是谎话,这才放下心来。

姜梨问:“父亲,今日在晚凤堂里,怎么没看到三叔三婶,也没有看到四妹妹?”

晚凤堂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唯独没有三房的人。这可奇怪,即便三房平日里和大房二房的关系算不得亲密,但这样的事情,三房总还是要在场的。可是一个人影都没看到,卢氏和姜老夫人也习以为常的模样,令姜梨疑惑。

姜元柏顿了顿,才道:“分家了。”

“分家?”姜梨讶然,“怎么会突然分家?”

姜元柏冷笑一声:“这一次你突然被人掳走,只怕就是三房的人搞的鬼。他们将你的行踪想办法告诉成王,成王才能在你去叶家的必经之路设计将你带走。他们三房的人心怀鬼胎,留着也是个祸害,你祖母就让分家了。”

“这么短的日子里,就分好了?”姜梨问。

“不过是一个庶子,分家何须麻烦,不必请族人来主持。这么多年,没有了姜家,他们什么都做不了,自然也带不走什么。”

姜元柏的态度是从来没有过的强硬,姜梨记得自己刚进姜家的时候,对三房,姜元柏虽然比不上对姜元平亲近,但也称得上客气,现在这模样,分明就是成仇了。可见是对姜元兴的所作所为有多恼火。

姜梨想了一会儿,跟着道:“这样也好,三叔他们和成王有联系,可以说是投靠了成王。现在又正是关键时候,若是不分家,日后追索起来,难免连我们也要连累。分家了断的干净,也是向皇上表明,姜家对皇上绝无二心,更不可能和成王同流合污。”

姜元柏叹了口气:“我也是这般想的。”

“说起来,”姜梨想到了什么,道:“我回府的消息,舅舅还不知道。晚一点我想去叶府看看舅舅和表哥,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不行。”

------题外话------

完毕!一口气看完是不是好爽!

作者已经累死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