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归还/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行。”

姜元柏的声音斩钉截铁,不容置疑,他道:“上次就是在你去叶家的路上出事的,燕京城里不知道还有没有漏网的刺客,你要是出现,难免危险。如果你要见他们,可以让他们来姜府,但最近几日,你最好不要出去。”

姜梨心中叹了口气,姜元柏会这么说,其实她事先也想到了。还不等她辩驳,姜元柏就打开书房走了出去,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姜梨也无可奈何。

等她回到了芳菲苑,就撞上得了消息正要赶出来的桐儿和白雪。桐儿看见姜梨,嘴巴一瘪,泪水滚滚而下,道:“姑娘,你可算是回来了,奴婢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了你了……呜……”

“我没事的。倒是你,”姜梨拉起她的手看,“你当时替我挡过一刀……可还有事?”

桐儿抽噎着摇了摇头:“老爷让大夫给奴婢看过了,没有什么大碍的,日后还能跟从前一样照顾姑娘。倒是姑娘这回吃了不少苦头,那些贼人实在太可恨,听说姑娘被掳到黄州去了,黄州那边还在打仗……奴婢真的担心极了,只怕姑娘出什么事。”她也是一心一意为姜梨着想,姜梨只好反过来劝慰她:“我真的没有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地。”

白雪也围了过来,她比桐儿要沉默一些,眼下却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她道:“都怪奴婢没用,当时没有看好姑娘,否则姑娘也不必这样吃苦了。”

姜梨轻声道:“国公府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要不是你去国公府求助,肃国公也不会这么快知道我不见的事实。你做的很好,白雪,谢谢你。”

白雪不知所措的望着她。

又见过了清风和明月,姜梨才回到屋里。将屋门关上后,桐儿再三确定姜梨的确是没有伤到一个手指头后,才稍微放下心来,转而问起姜梨别的事情,她说:“听闻姑娘被人所救,但不知道是谁……姑娘,方才你说国公府……那人是国公爷吧?”

姜元柏和姜元平没有把此事告知其他人,姜梨也没有隐瞒两个丫鬟,就道:“是。”

桐儿和白雪都知道姜梨与姬蘅的关系匪浅,因此也不觉得有什么。桐儿还道:“国公爷还真是个好人哪,这三番两次的帮姑娘,可见是把姑娘当做自己人了。姑娘这些日子都和国公爷呆在黄州……”她小心翼翼的打量姜梨,未出口的话姜梨却是转瞬间明了。

姜梨淡淡一笑,道:“倒也不是每日都见,他有事,将我托付给其他人了。”

桐儿闻言,“唔”了一声,方才的神情消散了不少。姜梨却被她这句话勾起了些莫名的情绪,只觉得心中有些烦乱。

她站起身,走到桌前,道:“白雪,帮我磨墨,我既回到府中,理应见一见舅舅和表哥,只是父亲不让我出门,只得劳烦他们跑一趟了。”

白雪连忙去给姜梨铺纸磨墨。

……

燕京城叶府里,小厮拿着信冲到了正坐在院子里发呆的叶明煜面前,道:“老爷,姜家、姜家送帖子来了!”

叶明煜眉头一皱:“姜家送的帖子,有什么好看的!姜元柏打什么主意,不接!”

“不是姜首辅,是表小姐,表小姐的帖子!”小厮解释。

“阿梨?”叶明煜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一把扯过小厮手里的帖子,看清楚,果真是姜梨下的帖子,先是愣了一愣,随即狂喜道:“阿梨回来了!”

他可是高兴坏了!从姜梨消被人掳走这二十几日里,燕京城里先是刘太妃被赐死,成王逃逸,后来黄州出事。叶明煜一开始得了姜梨失踪的消息,让自己江湖上的朋友四处帮忙找姜梨的下落,结果一无所获。过了几日后,谁知道姜家突然来了一封信,说是姜梨已经找到了,正在黄州。

叶明煜一听,就要找人去接姜梨,谁知道被姜元柏阻拦了下来,说是姜梨自己的主意。叶明煜一开始还不信,姜元柏把姜梨的信拿出来,让叶明煜亲自看,叶明煜这才罢休。

可后来黄州又突然开始打仗,成王的兵马就在黄州城外,听闻黄州城内也不太平,有人在里面烧杀抢掠,叶明煜就更担心了。

但他现在也帮不上什么忙,于是整日就只能坐在院子里心急如焚,连花楼都不想去逛了,听闻火气大的时候,连花楼里相好的姑娘都骂了几句,惹了人家不开心。

而眼下终于得了姜梨的消息,终于可以结束这样的焦虑,叶明煜如何能不高兴。立刻就让人去叫叶世杰过来,整理好衣裳就准备出门去见姜梨了。

叶世杰得了消息,也是很高兴,虽然不曾表露,但极快的令人备好马车。正要出门的时候,薛怀远赶了过来,他这些日子气色好了不少。似乎从永宁公主和沈玉容被处刑,薛芳菲和薛昭二人案子的真凶大白于天下之后,薛怀远就卸下了一件重负。他每日去薛昭的墓前说说话,教教叶世杰一点为官之道,渐渐地,也有了一些薛县丞,或者说薛凌云的影子。

“叶老爷,”薛怀远道:“我刚刚听说,姜姑娘回到姜家了。”

叶明煜点头:“是啊,对不住,刚才一时高兴,忘记了告诉老爷子。”

“我也想去看看姜姑娘,”薛怀远道:“之前的事,姜姑娘帮了我们薛家太多,姜姑娘出事后,我心中也一直担心。”

他尚且有些迟疑,大约是觉得叶明煜和叶世杰去姜家看姜梨,自是名正言顺,毕竟他们是姜梨的舅舅和表哥,而他自己和姜梨非亲非故,倒是有些不好说。

不过,薛怀远内心,却对姜梨有一种尤为奇妙的感觉。也许是因为姜梨帮芳菲洗清冤屈,又或许是因为那位姜姑娘本身爽快坦荡,还可能是因为她和阿狸在某些方面,出奇的相像。姜梨被人掳走的时候,薛怀远的心中,也生出了一阵焦躁和担忧,这种感觉很奇妙,让他夜里也觉得睡不好。所以当叶明煜等人在焦虑的时候,薛怀远看似平静,其实和叶明煜一样。

而当今日晓得姜梨回到姜府的时候,薛怀远的提起的心一下子就落了下来。他也想看看姜梨有没有受伤,现在怎么样。

薛怀远看着叶明煜,叶世杰开口道:“薛先生就和我们一道去吧,我想表妹看见了薛先生,也会很高兴的。”

叶明煜大大咧咧的,自然不会觉察到有什么,当即手一挥,就道:“走走走,一块儿去!”

……

姜梨坐在屋子里,帖子已经给叶家送去了。她不能出府,永宁公主和沈玉容的事情过后,她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好像接下来能做的,就是安安分分的做一个首辅家的小姐,但未免令人惆怅。

她不由得按住了自己胸前,掏出了一块刻着狸猫的玉佩来。

玉佩纹路清晰,还带着温热。姜梨的手指抚过玉佩的纹路,脑中却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一日,姬蘅从马车上消失,夜里又突然出现在茅草屋外。他对自己摊开手,手里是这枚玉佩。

他说:“你还是不相信我,阿狸。”

他的容貌浓艳,于是理所当然的,认为他的情感也是决绝而浓丽,那种分明让人望而却步,不敢靠近。姜梨有些理解他为何执着于做一个看戏人不肯入戏了,最怕的是自己入了戏动了真心,到头来却成为了别人的戏,悲欢离合都是假的。

她又想起那些在黄州的日子来,她手里抱着装着糕饼的油纸包,他牵着她的袖子,不紧不慢的在街道上走着。分明是满地狼藉,不算什么好景致,却也能清楚地感觉到,春日的到来。

春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到来的,就如同不知是从哪一刻开始动心。等发现的时候,已经草长莺飞,花红柳绿,令人割舍不得。

她闭了闭眼。

正在这时,外面清风和明月的声音响了起来:“姑娘,姑娘,叶三老爷和叶表少爷来看您了!”

姜梨吃了一惊,她那帖子送到叶家,也不过才半个时辰,本以为今日叶明煜他们是被不会来了,但没想到叶明煜居然这么快就来了。想来他们是得了帖子,几乎没停,立刻就赶了过来。

姜梨吃惊过后,就忍不住笑起来。她尚且还有些不习惯,但想一想,若是换了薛昭和薛怀远,得知薛芳菲被掳走又回来后,自然也要马不停蹄的赶过来。家人就是如此,真心的担忧和假意的的担忧,到底是不一样的。

姜梨打开屋子,就看见叶明煜和叶世杰从院子外赶过来的身影,他们的身后,海棠和薛怀远竟也来了。

看见姜梨,叶明煜老远的就朝姜梨挥了一下手,道:“阿梨!哎,阿梨!”

姜梨就笑道:“舅舅。”

一行人到了眼前,叶明煜一把扯住姜梨,将姜梨上上下下看了一遍,道:“阿梨,你这没事吧?出去了这么久?有没有受伤?那些贼人现在在什么地方,有没有对你动手?哎,早知道如此,当初就应当教你一些拳脚功夫,也不至于这般被人轻易掳走了去。”

姜梨笑着打断了他:“我真的没事。舅舅,表哥,薛先生,先到屋子里面坐坐吧。白雪,倒茶。”

一行人到了屋子里面,那原本宽敞的屋子,立刻坐满了人。白雪到来热茶,叶明煜毫不客气,一杯灌了下去,喘了口气,道:“阿梨,我们刚刚拿了你的帖子,立刻就赶了过来。”

“原本应当是我来叶府看你们的。”姜梨笑道:“只是父亲觉得眼下燕京城里还是不太平,让我不要在外走动,是以只能给你们下帖子了。”

“你爹其他事做的不怎么样,这件事做的倒是对。”叶明煜总算是附和了姜元柏一次,他道:“这些日子你就不要出府了,万一那些人贼心不死,再把你掳走怎么办。我听说那些是成王的手下,狗东西,真是狼子野心的叛贼,我看他不仅打着谋朝篡位的心思,连个小姑娘都不放过!”

叶世杰道:“三叔,慎言。”

虽然人人都能谈论成王,但有关朝事,还是少说为妙。

叶明煜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不说了就是了吧。”

姜梨道:“掳走我的贼人已经死了,舅舅不必担心。”

叶世杰看了看姜梨,低声问道:“是……他做的?”

他说的“他”,自然指的是肃国公。姜梨没有瞒姜元柏,也没有瞒叶明煜。早在桐乡的时候,叶明煜就见过了姜梨和姬蘅之间的关系。

姜梨点了点头。

“阿梨,”叶明煜皱起眉,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后来我问过世杰了,这个人在朝中可不是什么好人,他……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桐儿瞪大眼睛,叶明煜说话也实在太直接,太不委婉了。就连薛怀远和海棠听到,也忍不住微微侧目。

“没有的事,舅舅,”姜梨只好平心静气道:“他只是恰好路过,认出了我。至于救我,也大约是因为父亲的关系,朝中的事情很复杂,其中渊源,可能只有父亲才清楚,我也不知道具体原因。不过绝不可能是因为舅舅说的原因,他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我实在不值一提。”

“什么叫你实在不值一提。”叶明煜闻言,顿时不乐意了,道:“你可是我们叶家的姑娘,你可不要妄自菲薄。我还想说,他也不过是长得好看一些,就是骗骗小姑娘罢了,阿梨你这么聪明,也不只看人外貌,定不会被他迷惑的,是吧?”

叶明煜盯着姜梨,仿佛非要姜梨给他吃颗定心丸似的。

姜梨哭笑不得,只好道:“是是是,舅舅,我不会被他迷惑的。”

姜梨觉得很奇怪,她没有这些心思的时候,似乎一切风平浪静。等她发现了自己的心思,并且为之苦恼的时候,好像一夜之间所有的人都发现了,姜元柏也好,桐儿也好,还是现在的叶明煜也好,都在不着痕迹的提醒她,他们不是一路人,自然也走不到一起。

何必多此一举,其实她比所有人都清楚。

叶明煜又问了些姜梨在黄州城发生的事,黄州城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出乎姜梨意料的是,她本来以为叶明煜还会再询问一些和姬蘅有关的消息,不曾想叶明煜只在刚刚提醒了姜梨过后,就再也不谈了。姜梨转念一想,也是,叶明煜并非朝堂中人,自然对姬蘅的其他事也生不出什么念想。

叶明煜和叶世杰在这里,一直做到了傍晚才打算回去。他们问的细,姜梨也就耐心的回答。薛怀远也问姜梨一些话,姜梨一一答了。她本来决定这一次回京之后,就上叶家对薛怀远坦白身份。眼下姜元柏不让她出府,倘若现在在这里说,又只怕隔墙有耳,且若是薛怀远听了神情有异,会引起府里人的怀疑。姜梨也只得按捺下来,打算这一阵子过去之后,再去叶府,与薛怀远说清楚。

天色已晚,叶家人不可能在这里留宿,叶明煜和叶世杰要回去了。姜梨送他们到门口,却见薛怀远突然站在自己书桌前不动了。

姜梨觉得奇怪,走过去问:“薛先生怎么了?”她的话音消失在喉咙里,只见薛怀远低着头看着手里的东西,他拿着的,正是那块刻着狸猫的玉佩。

方才叶明煜来得急,姜梨也走得急,并未注意,随手就把玉佩放在桌上了。这会儿却被薛怀远看见。他拿着玉佩,颤巍巍的看向姜梨,语气有些莫名的激动,道:“姜姑娘,这玉佩……这玉佩是怎么来的?”

叶明煜和叶世杰脚步一顿,皆是不解的看向薛怀远,不知道薛怀远何以对这么一块玉佩耿耿于怀。桐儿见状,惊讶道:“姑娘,这不是我们在当铺……”

“这是我在当铺赎回来的。”姜梨打断了桐儿的话,“当时我在当铺里看见了这枚玉佩,觉得上面的狸猫雕刻的很好看,就赎了回来。”

她不能在这里,当着叶明煜和叶世杰说出真相。

叶明煜问:“薛先生,这玉佩怎么了?”

“这是阿狸的玉佩……”薛怀远喃喃道:“上面的狸猫,还是我亲自凿刻的……”

叶明煜和叶世杰都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薛怀远说的是“阿狸”而不是“阿梨”。叶明煜心大,也并没有想到其他地方去,只是哈哈大笑道:“真的吗?那还真是有缘,我们阿梨和薛家,大概是前生结下的缘分,这也能遇到!”

海棠动了动嘴唇,什么话都没说,桐儿满脸疑惑,叶世杰却是又奇怪的看了姜梨一眼。

“姜姑娘……”薛怀远看向她,道:“这枚玉佩,能不能卖给我……阿狸的东西,我想要收回来。”

姜梨道:“既然是芳菲姑娘的东西,薛先生就拿走吧。不必付什么银子。”她想要安慰薛怀远几句,又不知道能说什么。

“谢谢你,姜姑娘。”薛怀远小心翼翼的把这杯玉佩放在手中,像是得到了无价之宝,珍而重之的藏起来。他看着姜梨,似乎还想说什么话,但最后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姜梨晓得,薛怀远大约是想问之前她所说的,告诉自己和薛家究竟有什么渊源。但薛怀远也意识到了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只能忍住了。

等叶明煜一行人离开之后,桐儿站在屋里,看着姜梨问:“姑娘,那玉佩不是您让奴婢给赎回来的么?怎么一开始……您就知道是薛小姐的东西么?”

她百思不得其解,姜梨分明是有意识地去做这件事,却告诉薛怀远自己是无意间看到才赎回来的。桐儿不明白姜梨为何说谎,她也不明白姜梨要赎回这块玉佩的意义。她又如何一早知道就是薛芳菲的东西?在这之前,姜梨和薛芳菲,并没有见过啊。

姜梨道:“是啊,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想来薛先生也知道了。”

到底是父女,在薛怀远面前,她又不会极力掩饰,甚至于希望薛怀远发现自己的不同,于是漏出的马脚愈来愈多。父亲是个聪明人,只怕这一回,是真正起了疑心。

她应当想法子尽量早些与父亲坦白。

……

国公府里,姬蘅的归府,似乎就没有姜梨那么引人注意了。这是自然,他经常出城办事,有时候隔个十天半月都不回来,连姬老将军都习以为常,自然算不得什么。

倒是屋檐下鸟笼里挂着的那只八哥,看见姬蘅回来,热情的欢迎道:“美人!美人!”

这八哥看上去像个好色胚子,也亏得姬蘅对它格外宽容,没有一把捏死它。这更助长了它嚣张的气焰,仿佛背后有人撑腰似的,院子里的下人都被他啄了个遍,上次还把赵轲盘子里的肉给叼走了。

大家还不敢动它。

八哥的嗓门大,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听到了。自然也包括了司徒九月,说起来,这八哥大约是个欺软怕硬的角色,对于司徒九月,它是决计不敢放肆的,连靠近都不敢,离她远远地,大约也晓得司徒九月也是个狠角色,一个不耐烦,扔把毒烟,它的小命就不保了。因此八哥在国公府里怼天怼地,对姬蘅溜须逢迎,对司徒九月敬而远之。

司徒九月正在花圃里摘花,这里的花长得极快,也需要人侍弄,司徒九月隔三差五会摘一些植物炼药,倒是比自己费心去寻材料要简单许多。

闻人遥拉着林尧过来得时候,还得意洋洋的给司徒九月看,道:“这是我的小徒弟,林尧。来,小徒弟,这个是司徒姐姐。”

司徒九月只是瞥了一眼林尧,林尧就吓得一哆嗦,躲在了闻人遥身后。司徒九月道:“和你一样,胆小鬼。”

“是你太凶悍,吓着孩子了。”闻人遥拉起林尧往外走:“小尧,我们走,别管这个凶姐姐。你记住了,这个花圃里的花都是有毒的,你平日里千万要离的远一些。除了刚才那个毒姐姐,大家都不会轻易往你这里走,这些话虽然看着好看,其实毒性很大,一旦中了毒,就小命不保,神仙难救。”

林尧乖乖的点头。

司徒九月忍了忍,把摘好的花草放进了匣子,往炼药房走去。文纪和赵轲站在边上,赵轲问:“司徒小姐,之前送来的那小子……怎么样?”

“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不过武功全废,也不可能站得起来。要是姬蘅想让他加入你们,绝对不可能。”司徒九月回答。

这回答十分绝对了,可是赵轲和文纪丝毫没有怀疑。事实也本是如此,司徒九月除了正经医术以外,还有各种偏门古怪的药方,如果司徒九月都说没救,天下就没人能医的好他。

“那现在怎么办?”赵轲问文纪拿主意,“是不是告诉大人一声?大人已经把这人给忘了吧?也没听他提起过。总不能一直让他住在国公府,都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

“你们可以好好打听一下他的底细,”司徒九月挑眉,“我告诉过他他的腿已经不可能好起来了,但他还是在尝试。有几次甚至还背着我想要下床,当然是不可能的。我看他是个有执念之人,和寻常人不一样。”

赵轲道:“既然在永宁公主的私牢里,定是和永宁公主有过节之人,顺着这一点查下去就行了。”

司徒九月:“那是你们的事。”说完这句话,她就拿着匣子走了,只是走到炼药房旁边的那间小屋门前时,顿了顿,还是走了进去。

屋里,那位叫阿昭的少年手里捧着一本书,正在看。司徒九月看见,他看的是什么山水游记,心中不由得古怪。分明他的腿已经不可能好了,再看这些有何意义,总归是不能一一走过,反而会越看越难看。

这少年却丝毫没有难过的神情,看见司徒九月进来,就放下书,对司徒九月笑道:“司徒大夫。”

“你身上的外伤继续调养下去,过不了多久就会全好了。”

“多谢司徒大夫。”阿昭犹豫了一下,才道:“过去我也曾有过伤,不过调养起来,实在需要很长时间。司徒大夫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我就好了起来,可见司徒大夫的医术高明。”

“我并非真正的大夫,你不必如此恭维我。”司徒九月道:“有件事情想问你,你与永宁公主有何深仇大恨?”

阿昭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司徒九月会这么问。这几日来,司徒九月冷冰冰的,与他说话的时间很少,而且大多是有关他的伤,并不主动询问他家里的事。国公府的小厮给他拿食物拿水,但并不多与他说话,阿昭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况,只知道仇人死了。

“她害死了我全家。”阿昭道。

司徒九月点了点头,像是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

“有件事我也想问司徒大夫,”阿昭道:“上次司徒大夫说,永宁公主和沈玉容被处刑,因为杀人偿命的罪名,却没有说是哪一户人家,请问……”

司徒九月答道:“那就很多了,他们二人听说杀的人不少,不过最重要的,大概是永宁把当今首辅家的小姐眼珠子给挖了,关在私牢,得罪了首辅,才会被打下牢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