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再见/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殷家兄妹在姜家的这顿家宴,算是宾主尽欢。这对兄妹说话很有意思,既有趣又有礼,还十分有耐心。当年先帝让昭德将军去西北这样的苦寒之地,当然算不得什么好去处。但当席中姜元平问起他们在云中的生活来时,兄妹二人的语气里,却没有一丝怨愤或是不甘,反而甘之如饴,仿佛对他们的生活很满足似的。

世上知足常乐的人不多见,能苦中作乐的人更是少有。眼见着姜老夫人和卢氏眼中的满意之色越来越浓,姜梨却表现的越来越沉默。

殷之黎没有刻意的靠近她,对她的态度很友好,但也维持在一个有礼的位置,仿佛对待一位朋友一般,让人生不出反感。姜梨知道这种感觉,就像叶世杰、闻人遥对于她一样,甚至殷之黎还能做得比他们更好,更让人舒服。

只是朋友和夫君的区别,姜梨还是明白的。

等天色渐晚以后,殷家兄妹要告辞了。姜梨送他们兄妹二人出门,等回到晚凤堂以后,只有姜老夫人和卢氏在。

姜老夫人招了招手:“二丫头,你来。”

姜梨走到了屋里。

她其实知道姜老夫人要说什么,屋子里的男眷都离开了,自然是因为不方便听她们要说的话。

卢氏看着姜梨,喜滋滋问道:“小梨,这位郡王世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仅生得一表人才,还温文有礼,看着是个好孩子,娘,你说是不是?”

“夏郡王的确很会教儿女,这一双儿女,都很出色。”姜老夫人看将姜梨,“二丫头,你认为郡王世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姜梨淡淡道:“祖母,郡王世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与我有关系么?”

屋子里的两人都是一愣,站在门边的白雪和桐儿面面相觑。

卢氏轻咳了一声,道:“小梨,你向来聪明,怎么在这件事上反而糊涂了起来?郡王世子怎么和你没有关系了,你……”接下来的话,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八字没有一撇的事,真说出口,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岂不是白白耽误了姜梨的名声?

姜老夫人却是看出了一点端倪。姜梨那么聪明,怎么会看不出来姜家人的用意,而她这般问话。却是极为反常的。要知道姜梨纵然骨子里倔强,但平日里至少在外表上温顺听话,喜怒不形于色,即便是再怎么不好的情况,也能从从容容,笑眯眯的,姜老夫人就是看中了姜梨的这份从容不迫。

而今日,她连一个温顺的表面上的笑容都没有,几乎是明明白白的表示抗拒了。

这是为何?

姜老夫人温声问道:“那么,二丫头,你认为郡王世子有什么不好?”

“祖母,我说过了,郡王世子好与不好,都与我没有关系,我也不必去评判他如何。”姜梨的语气仍然平静,却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然,她道:“不过站在姜家这头来看,却不适合与殷家人做过多交往。陛下本来就对姜家猜忌未了,殷家现在的势头,如今没人能看明白,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仍然觉得,姜家还是不要自讨苦吃。”

一番话,说的卢氏瞠目结舌,她道:“哎呀,小梨,你说的太过了,哪有那么厉害……”姜元平没有与她说过这些,她是觉得姜梨有些危言耸听,但看着姜梨不像是说谎的表情,下意识的又有一点相信了,于是便不再开口说话,只是不知所措的看向姜老夫人。

姜老夫人深深地看了姜梨半晌,才道:“二丫头,你说这些话,真的是为了姜家着想?”

“祖母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我只是怕你生了不该有的心思。”姜老夫人道。

姜梨微微一笑,没有反驳,这话反驳起来也没有什么意思。就算姜家真的希望她能嫁给殷之黎,姜梨也认为,不应该在眼下这个时候急急忙忙表态,至少等成王事情过后,看殷湛是个什么态度再说。

倘若……殷湛是下一个成王呢?

姜梨的心里,不知为何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她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连忙按捺下去,幸而没有人发现她的心中所想。

姜老夫人沉默片刻,道:“你先回去吧。”

姜梨点了点头,转身要走,姜老夫人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她道:“记住,你是姜家的女儿,你姓姜。”

姜梨闻言,心又冷了半截。似乎身在大户人家,总要把家族荣耀摆在第一,于是自己的一生就该被牺牲了。且不说真正的姜二小姐会作何选择,如今的姜梨,已经不是真正的姜二小姐。如果真要追溯那位姓姜的女儿,早已在一年前,无人问津的青城山,死在那一场落水过后的风寒中了。

她占了姜二小姐的身子,就帮姜二小姐洗清莫须有的罪名,找出杀害叶珍珍的凶手,帮叶家摆脱麻烦。但她可不欠姜家什么,自然犯不着为了姜家赔上自己的一生。

姜梨转身走出了晚凤堂。

姜老夫人看着她的背影,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个孙女,比她想象的更为倔强,大约是因为姜梨并没有全然的原谅当年姜家对她的误解和忽视,她对姜家,也没有很深的感情。似乎为姜家着想,只是因为基于本身的善良,但就凭着这份善良,要她为姜家赴汤蹈火,这孩子是肯定不会同意的,她只会转身就走,就像现在一样。

卢氏小心翼翼的问:“娘,小梨是不是不喜欢郡王世子?我是觉得,这郡王世子是真不错啊,放眼燕京城里,也找不出比这孩子更好的第二个人了。眼下小梨也正是到了婚嫁的年纪,我看世子对小梨也蛮好的,小梨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转头只怕是会被人捷足先登啊。我是她婶婶,我还能害了她不成?娘,再说今日你也见到了,世子的确是个好的,对吧?她怎么就不喜欢呢?”

“是啊。”姜老夫人目光悠远,“她怎么就不喜欢?”

外头,姜梨一路沉默的回到了芳菲苑。

白雪和桐儿也不敢出声,门掩上后,桐儿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其实姑娘要是不喜欢那个世子,也是很自然的。”

白雪和姜梨一起转头看向桐儿。

桐儿理直气壮的道:“我觉得国公爷待我们姑娘更好,长得也更好看,比他们家还有银子。他们之前还在云中呢,国公爷可是燕京人,比起来,当然是国公爷和我们姑娘更合衬了。”她见姜梨没有出声阻止,胆子大了些,走到姜梨面前,认真的道:“姑娘,就算老夫人,二夫人,老爷,二老爷,二少爷三少爷他们都认为郡王世子好,姑娘认为国公爷好,就觉得自己势单力薄,还有奴婢,奴婢也认为国公爷好,还有白雪,白雪,你说是不是?”

白雪赶紧点头:“奴婢觉得国公爷很好的。”

她们两个丫鬟,大概是怕姜梨心情低落,进而怀疑自己的眼光,卯足了劲儿想为姜梨证明,姜梨的眼光是没错的,惹得姜梨哑然失笑。

她瞒不过自己身边的人,桐儿和白雪既然这般认为了,她也懒得纠正。

“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姜梨道。

桐儿问:“那是因为什么原因?”

“这个殷家……”姜梨道:“我总觉得,或许还有什么隐瞒的东西。”

……

燕京城一处宽敞的宅院里,屋里,有人正在说话。

坐在书房里的男人如今已过不惑之年,生的身材高大,十分俊朗。他肤色偏黑,看上去孔武有力,但又有一种奇妙的儒雅,使得他悍勇的气质也削弱了几分。他的五官分明,十分出色,和站在他面前的年轻男子,亦有几分相似。

这便是夏郡王,大名鼎鼎的昭德将军殷湛。

他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三分笑意,人也很爽朗似的。拍着殷之黎的肩膀,问道:“之黎,你今日去了姜府,可曾见到了姜家那位二小姐?”

“见到了。”一边的殷之情插嘴道:“爹,那位姜二小姐,原来几日前我们曾见过的。当时他们马车上掉下来一个孩子,被我救了。她还与我道过谢,今日去了姜家,听她自称二小姐,我还吓了一跳。”

“哦?”殷湛有些意外,“你们已经见过了?倒是有缘。”

“可不是么。”殷之情道:“哥哥这样的人,居然和姜二小姐下完了一整盘棋,不得了。我看这位姜二小姐,十有八九是要进我们殷家了。”

殷湛一笑:“是么,之黎?”

“姜姑娘的棋艺很好,胜了我一子。”殷之黎笑道。

“胜了你?”殷湛意外,随即笑了,道:“看来这位姜二小姐果真很是聪慧。既然六艺校考第一,可见才华是不缺的,又肯帮助萍水相逢的陌生人鸣冤鼓,可见胆量和侠气也是有的。就是不知道容貌……”

“容貌也不错,”殷之情道:“虽然算不得特别出色,也算得上好看吧。哥哥喜欢不就行了呗。”

“之情。”殷之黎制止了她的胡说八道。

殷之情便不做声了。殷湛却看着殷之黎笑了,似乎窥见了殷之黎的心思,殷之黎的脸微微泛红。好在一边的殷之情已经开口岔开了话头,她问:“爹,你知道燕京城的那位肃国公么?”

“肃国公?”殷之黎怔住,随即道:“是金吾将军的儿子姬蘅么?”

殷湛脸色一变,问殷之情道:“你问他做什么?”

“我今日在姜府里听到有人说起这个名字,觉得好奇罢了,原来肃国公的名字叫姬蘅。爹,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既然是将军的儿子,也是将军么?”

她问的急,一向耐心的殷湛,这回却没有好脾性的回答她。而是道:“你不要问这些事了。反倒是姜家怎么会提起姬蘅,难道姜家和他有什么往来?”

殷之黎问:“之情,你真是在姜家听到的?”

殷之情自然不能说是自己那一日在街道上看见的,这样主动去打听陌生男子,未免引起殷湛的注意。况且她想,姜梨自己都和姬蘅走在一起,又说和姬蘅不是太熟,想来是因为姜家的关系,姬蘅才和姜梨有所往来的。这样一来,姜家肯定和姬蘅有关系,殷湛这么问也没错。她就道:“是真的。”

殷湛的脸色逐渐凝重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才对殷之黎道:“你先不要管这些事,之黎,你与姜二小姐走近些,之前交代你的事,你也看着办吧。”

殷之黎目光动了动,才道:“知道了,爹。”

……

白日里送走了殷家兄妹,夜里,姜梨也睡不着了。

姜家打的主意这般明显,弄得姜梨也不得不考虑日后的问题。倘若姜元柏肯听她的话,她自然会劝到姜家暂时不要和殷家有所往来,免得被人算计。但如果姜家非要一意孤行,姜梨却也不愿意和姜家绑在一块儿。

要知道她现在并非一个人,还有自己的父亲薛怀远,如果姜梨因为姜家也被祸及,薛怀远怎么办?说不准还会连累薛怀远和叶家。姜梨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妥。要不趁哪日出府去,和薛怀远坦白,再和叶明煜说明如今燕京城并不适合久呆,早些另谋生路,远走高飞。只要成王的事情一了,大家就赶紧收拾收拾东西跑路。任这头天翻地覆,水淹金山,也和他们没有关系了。

到时候,她带着父亲,和叶明煜一起四处游历走遍江湖,倒也算是完成了薛昭当年未曾完成的心愿。

想到薛昭,姜梨的心又低沉下来。就算她要一走了之,也想将薛昭带回家乡入土为安。否则等她和薛怀远离开,薛昭就是真正的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燕京城了。

想来想去,姜梨都觉得心中烦闷,干脆披起衣裳站起身,走到院子里去了。

月色如水,树影倒映在青石地上,模模糊糊也柔和了起来。风吹得树影“沙沙”作响,夜里的春风还带着凉意,冬日的料峭并未完全消退。

她在院子里慢慢走着,突然看见花坛边的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在窸窣作响,姜梨愣了愣,走近了看,便看见一个人背对着自己蹲在地上,好像在拔草,又不知道在做什么。

“你……”姜梨才堪堪说了一句话,那人一个激灵,转过头来,倒教姜梨吓了一跳,道:“赵轲?”

“哎?二小姐,”赵轲回答:“好久不见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姜梨心中奇怪,赵轲早在很久之前就离开了姜家,也许是姬蘅吩咐他在姜家做的事已经做完了,又或许现在的姜家对姬蘅来说没什么作用,自然也犯不着找人来盯梢。所以突然看见赵轲出现在自己眼前,她也很惊讶。姜梨问:“你半夜三更在这里做什么?总不会就是为了在这里拔草吧。”

赵轲轻咳了一声,站起身道:“二小姐,大人让我过来看看首辅府里有没有什么事发生。”

“什么事发生?”姜梨疑惑,不明所以,“什么事?”

赵轲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可能就是让我来看看二小姐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的吧。”

姜梨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多谢他好心。”这算是什么?暗中诸多关照?姜梨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她回答,“不过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我也很好。”

赵轲看着姜梨,目光有些奇怪,似乎想说什么又不好说的样子,最后却是突兀的叹了口气,道:“对了,大人还说,如果姜二小姐没有睡着的话,可以去国公府坐坐。”

姜梨讶然。

“二小姐现在好像没有睡着,所以想去国公府坐坐吗?”

姜梨哭笑不得,把这种事说的轻描淡写,像是去自家花园转转的,也就只有国公府的人了。她倒是的确有些事情想问姬蘅,关于殷家的。不过也正是因为殷家,让她心里多少有了点顾虑。姜梨就对赵轲道:“可以是可以,但是你应当知道,最近昭德将军回京了,今日还来了姜家,我不知道昭德将军和你家大人的关系,但是,多提防一些总是好的。如果我们现在出府,会不会被殷湛的人发现?”

赵轲:“二小姐不用担心这一点。殷湛已经多年未回燕京,燕京的小路未必全都清楚。我们走的这条路,会足够掩护二小姐,不会被任何人发现。不过二小姐的提防的确是好事,和殷家,最好还是多留个心眼。”

赵轲平常说话做事,都是按照姬蘅的交代来的,极少发表自己的主张。今日还是第一次以他自己的口吻嘱咐姜梨,姜梨觉得这就很不同寻常了。几乎再一次确定,姬蘅的目的怕就是殷湛,因为连他的手下都清楚。

姬蘅和殷湛迟早有一天会对立起来,姜梨觉得有些迷糊,她无法参与到过去的时光,对于昭德将军也知之甚少,因此实在猜测不出,过去国公府和昭德将军有什么过节。

也许今夜她能问出一点蛛丝马迹。

这样想着,姜梨就点头道:“如此的话,我想去国公府一趟,劳烦你了。”

赵轲道:“二小姐放心,跟我走吧。”

……

说起来,姜梨也许久没有踏足过国公府了。从被人掳到黄州之前和之后的一段时间,她没有主动来过这里,姬蘅也没有主动让她前去。想想,上一次和姬老将军闻人遥他们在国公府院子里烤鹿肉,仿佛是上辈子的事了。

赵轲赶着马车在夜里行走,马蹄不知道是不是裹了布,也听不出一点儿声音。姜梨猜测是为了提防什么人夜里出来查看,可过去并没有这样,如今和过去的区别,无非是多了一个昭德将军罢了。

姜梨越发好奇起来,不知道这个昭德将军和国公府究竟有什么恩怨。要知道殷湛去西北的时候,可能姬蘅还不曾出生,或者只是个牙牙学语的幼童,自然不可能和姬蘅有什么龃龉,顺着想下去,多半是和姬蘅的父亲金吾将军那一辈了。

可姬暝寒和殷湛传言里,不是关系很好的么?

姜梨心里怀揣着疑问,等到了马车停在了国公府门口。门口的侍卫看见姜梨,眼睛一亮,对姜梨咧开嘴笑了笑。

国公府的侍卫都生的很好看,就是平时不怎么说话,这侍卫咧开嘴,便显出了几分傻气。赵轲十分瞧不上,道:“笑什么笑。”

“姜二小姐好久没来了。”侍卫打开门,道:“快请进。”

姜梨心里生出古怪的感觉,赵轲也觉得有些不对,但两人都没多想,走了进去。

一路上,倒是没看见几个下人,毕竟也是深夜,下人们都睡觉去了。如赵轲这样有任务在身的下人,也不是人人都是。

待走到了花圃边时,赵轲道:“到了。”

姜梨道:“没见着国公爷。”

“在那。”赵轲示意她看。

花圃的边缘处,正有一个人,因他不是站着,身边的花草又高,姜梨一时半会儿没有看见。于是她走近了几步,就看见姬蘅半跪在地上,一手拿着一把铁铲,在挖土。

姜梨吃惊:“你家大人怎么自己做起花匠来了?”

赵轲没有回答,可能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姜梨却想,这人莫不是心血来潮,大半夜的在自家院子里种花。她走近了,姬蘅大概也是怕地上的泥土弄脏了衣裳,没有穿外袍,只穿了黑色的里衣。看见姜梨,他笑道:“来了。”

“这是什么名贵的花?”姜梨问:“值得国公爷亲自来种。”

“也不是很名贵的花。”他一边说,一边继续掘土,姜梨看见他周围放着的,不是花苗,分明是一棵树苗。倒也看不出来是什么树,也就小孩子那么高。

姜梨小时候,也是跟薛怀远薛昭在桐乡种过树的,因此也能一眼就看出来,姬蘅可能是第一次种树,办法实在不对。关键是他还悠悠然然的,仿佛十分不在意,随手弄着,不知道要弄到天荒地老去。

人的闲情逸致真是什么时候都有。姜梨实在看不下去,挽高袖子,道:“你松手,我来吧。”

姬蘅手一松,姜梨接过小铲子,她比姬蘅挖的快,动作也熟稔,很快就挖好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恰好可以放进两个树根大小。姬蘅就在一边笑盈盈的看着她,一边若有所思。

“你以前种过树?”

“种过。”姜梨道:“和父亲在院子里种了一棵杏树,可惜没过几月就死了。倒是后来种了一株葡萄,长得很好,秋日里,父亲要拿这些葡萄送给别人。”

倘若姜家人在此,闻言大概会一头雾水,姜梨何时和姜元柏一起种过树了,况且种树这种事,大户家的小姐也不会亲自动手的。但眼前的是姬蘅,姬蘅是知道她曾是薛芳菲,许多事情也不必隐瞒,他听得懂。

姬蘅果然就笑了,他说:“有意思。”

“我也没想到国公爷会在深夜里这么有兴致,特意来种花,”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问:“你不会叫我夜里来,就是帮你种树吧?”

“怎么会?”姬蘅懒洋洋道:“我本来打算自己种的,不过你好像很有经验。”

姜梨不说话了,她挖好深坑,让赵轲去拿了一壶凉水来,往坑里浇了一点,让姬蘅与她一起扶着这棵树苗放到坑中扶正,才开始填土。

文纪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院子里,看着姬蘅和姜梨的模样,问赵轲:“大人在做什么?”

“和姜二小姐一起种树呢。”赵轲抱着手臂道:“姜二小姐也真是很能耐了,你看她种树的模样,比你我还要熟稔。还一点儿不舒服都没有,你说是我们太无能了,还是姜二小姐太奇怪了?”

文纪不说话。

花圃里,姬蘅填好最后一块土,问姜梨:“这样就好了?”

“再浇一次水吧。”姜梨说道。

她拿了水壶,仔仔细细的,不紧不慢的再浇了一遍水,确定把树苗都浇透了,这才放下水壶,她道:“这下好了。”

夜色下,她的额头渗出血亮晶晶的汗水,种树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请,而她也不是拿着铲子做做样子而已,她是真的用了力气。她倒是和那些装模作样,动不动就身娇体软的小姐们不一样,虽然很累,却还是坚持下去,倒是比那些人更有生命力。

姬蘅微微一笑:“可能等你长大了的时候,它就长大了。”

他说的是树苗。

姜梨转头去看那棵树苗,树苗的枝叶都是青翠的,威风拂过,枝叶晃动,像是一瞬间也有了生命,在这姹紫嫣红的花圃里,它不是最亮眼的一个,却好像是最富有生机的一只。

姜梨看着它,道:“只是不知道它长大的时候,我又在哪里了。”

姬蘅看向她,女孩子的语气是真的怅惘,还能听出一些不舍和茫然,仿佛下了一个决定,立刻要远行,然而临走之前到底有些不舍。

她转过头,看向姬蘅,道:“现在我们能谈谈,你今夜叫我过来的原因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