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动手/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蘅和姜梨走到了书房里去。

他的书房还是一如既往的肃杀冷清,和他容貌的艳丽格格不入。姜梨到了书房以后,姬蘅却没有进去,他道:“我先去换件衣服。”

他的里衣上了沾染了不少泥土,姜梨可以用水洗手,他却不得不换一件衣服了。她就坐在姬蘅的书桌前,他的书桌上也有一些写着字的纸,应当是他用来练字的纸。姜梨拿起来一看,姬蘅的字出乎意料的漂亮,而且笔锋浓艳,颇有杀气。

和他本人很像。他也不写什么诗词,看样子,好像是戏里的词句,姜梨看了看,就放在了一边。

桌上的茶是热的,还有两只茶盅,似乎他早就知道姜梨会来,便提前摆好了两只茶盅。向来都是他给姜梨倒茶,这一回,姜梨便也给两个茶盅斟满茶水,把一杯放在对面。

刚刚做好这一切,就有人推门进来了。

姬蘅换衣服换得很快,他又披了一件红色的外裳。他的衣裳几乎全都是红色,只是金线银线绣着的花纹不一样,姜梨托腮看着他,他挑眉,一边坐下来,一边问:“看我做什么?”

“今日殷家兄妹来我们府上了。”姜梨道:“殷湛的女儿,就是那一日我们在街道上,救了小尧的姑娘。”

姬蘅盯着她,没有说话,笑容也是淡淡的,看不出来什么心思。

“走的时候,她向我打听了你。”姜梨道:“她问我,那一日跟在我们身边的你,是什么身份。”

“你告诉她了?”姬蘅问。

“说过了,我若是不告诉她,她也迟早会知道。”

姬蘅看着姜梨,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你倒是大方。”

姜梨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告诉殷之情他的身份就是大方了?姬蘅成日里穿的那般招摇,只要有心,稍微打听一下都能打听的出来。况且殷之情问自己,难道她还能说不是?要知道当日她和姬蘅站在一起,分明和姬蘅就是认识的。要是不告诉殷之情,殷之情只怕会认为她是故意的。

姜梨想起此事来,心里还有几分不易察觉的恼火。要怪就怪姬蘅自己,那一日分明可以不下马车的,若是他不下马车,殷之情没有看到姬蘅,自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事。

她的恼火姬蘅好似没有察觉到,只问:“殷家兄妹为何突然去姜家?姜元柏和殷家,好似过去没什么往来。”

“本来也没什么往来,至于现在……”姜梨一怔,她当然是晓得为什么。因为姜家人为她相看的“如意郎君”就是殷之黎。

她本来也可以坦坦荡荡的把这话说出来,但不知为何,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口。

“殷家不会是要和姜家做亲家吧?”姬蘅似笑非笑道。

姜梨猝然抬头,对上姬蘅漂亮的琥珀色凤眼。他眼里的情绪深深,姜梨看的不甚分明,但觉得他这话里的意味,也有几分试探和挑衅。

姬蘅竟然知道这事?也是,他若是有心想要打听什么事,只要是有迹可循的,自然可以打听的到。况且他对殷湛一家一开始就如此关注,想来殷家的一举一动,姬蘅也都掌握在手心了。

既然他已经知道,姜梨之前的纠结和难以启齿,这会儿索性全都用不上了。她便点了点:“也许是。”

“给你看的夫君?”姬蘅笑问。

姜梨咬了咬牙,道:“也许是。”

“那你是怎么想的?”他饶有兴致的问。

姜梨看着他,姬蘅似乎全然没有被这个消息所影响似的,甚至还有心情来问她这些事。姜梨的心里,便浮起一个自嘲的笑容,他果然随时随地都可以抽身离开做局外人,姜家的事情对他来说,也只是一出可看可不看的戏。他对自己尚且称得上是朋友,也曾为自己做过很多事,但在情感方面,他却永远恰到好处的止步于此。

“我没有什么想法。”姜梨道:“殷家现在是什么底细,还不知道。姜家要是贸然与殷家结亲,倘若上了贼船,再想下来就难了。”

“除此以外?”姬蘅挑眉,身子往背后一靠,把玩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的道:“对殷之黎这个人,你有没有动心?”

他的动作随意,语气里,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然。姜梨并没有注意,她想了一会儿,才看向姬蘅,认认真真的道:“国公爷知道的,作为薛芳菲的时候,我已经狠狠吃过了一次苦头,要轻而易举的动心,实在是不怎么容易。”

“殷之黎看上去还不错,我听说,你们家人也很喜欢他。”姬蘅道:“你完全没有喜欢的意思?”

他本不是这般无聊的人,就连当初知道她是薛芳菲,关于她和沈玉容之间那些过往和恩怨,姬蘅也没有多问一句,好像完全不在乎似的。要是换了旁人,只怕早就旁敲侧击的打听了。姬蘅不同,他像是对和他无关的人没有一点好奇心,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漠不关心的在一边看着。

今日却莫名其妙问了许多问题,可见是对殷家非常看重了。

“我完全没有喜欢的意思。”姜梨道:“郡王世子看起来是个好人,平心而论,他比沈玉容要强得多。但可能是沈玉容令我讳疾忌医了,对于越好的人,我越是觉得怀疑,越不敢靠近,自然也称不上什么喜欢不喜欢,动心不动心了。”

她这番话,说的委实诚恳,也的确是姜梨心中所想。姬蘅听着听着,突然问她:“你的意思是,我就不是什么好人了?”

姜梨一愣,只听他又道:“你可没有对我敬而远之。”

“国公爷当然是好人。”姜梨笑了,她道:“可是国公爷的好,和他们的好不太一样。沈玉容是表里不一,人面兽心,殷之黎看样子心怀大义,心怀大义固然是好事,可站在大义人身边的人,却唯独害怕有一天,他为了天下人负了自己。而国公爷,我想是宁负天下,也不会让天下人负了你……看重的人。”

他轻声喜笑起来,仿佛姜梨说的话令他感到十分愉悦似的。他说;“我早就说了,你的嘴巴实在很甜,谎话都说的真情实意。”

“我并没有说谎,国公爷就是这样的人。”女孩子微笑着,执拗的重复。

和殷之黎这样的好人在一起,也许真的很不错。可这样的好人,也许有朝一日对得起天下人,却对不起自己。姬蘅实在是一个人人眼中的恶人,旁人认为他可怕,喜怒无常,但这样的恶人,当有一日天下人和自己人摆在他面前抉择的时候,他定然会选择自己人,姜梨毫不怀疑。

也许正是因为他和沈玉容截然不同,她才对他另眼相待。

姬蘅道:“那你现在不要说谎话,回答我的问题。”

姜梨道:“好。”

“除了沈玉容以外,你没有对别的人动过心?”

他的声音消散在夜里,比春风还要醉人。姜梨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他唇角含笑,眼眸动人,温柔的,蛊惑般的坐在自己面前,让人生出一种错觉。他是从深山里长出来的精魅,吞吃人的真心为生,要人性命。

传说中祸国的妖孽不都是女子么?可他却是男子。

姜梨低下头,声音温顺,她道:“没有。”

姬蘅的目光闪了闪,扇柄敲了敲桌子,道:“好吧。”

令人窒息的沉闷感消失了,他终于放过了她。

“姜元柏打的什么主意我不管,但是殷之黎,你要和他保持距离。”姬蘅开口道。

姜梨道:“为何?”

“你既然也不喜欢他,自然没必要和他老是待在一起。你总是问我殷家和国公府到底有什么渊源,我可以告诉你,殷湛,迟早会死在我的手下。殷之黎和殷之情,也不可能不成为我的敌人。阿狸,”他温柔的道:“不要和我的敌人纠缠在一起,也不要让我为难。”

他的敌人?

这是姬蘅第一次亲口当着姜梨的面承认,殷家的确是和国公府有仇。可是为什么,姜梨刚想问,姬蘅就道:“不要问为什么,我不能告诉你。”

“殷家知道和你是仇人么?”姜梨问。

姬蘅笑了一笑,他道:“殷湛肯定知道。”

殷湛肯定知道,意思就是殷之黎和殷之情可能不知道吗?这么一来,姜梨心中更加确定,只怕殷家和国公府的恩怨,就是和姬蘅的父母有关。

但姬蘅不说,她问了也是白问。

“那殷之情呢?”姜梨问,“且不论我如何,平阳县主主动问我打听你的消息,我想肯定不是心血来潮。国公爷,她可能是认为国公爷很好了。”

“你这是在吃醋吗?二小姐?”他挑眉反问。

“没有的事。”

“那真是令人遗憾。”他总是说一些令人误会的话,姬蘅道:“殷之情的话,你不必担心。我在说过了,庸脂俗粉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他是喜美恶丑,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实,可是……姜梨道:“平阳县主的容貌,实在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

姬蘅摇了摇头,“天下的女人,薛芳菲算得上美人。”

姜梨心中一跳,不明白姬蘅是什么意思,只得提醒道:“薛芳菲已经死了。”

“所以现在全天下的女人,在我眼里都是庸脂俗粉。”他笑盈盈道。

姜梨:“国公爷这是连我也一道骂进去了。”

“你不一样,”他沉吟了一下,“你比她们可爱。”

姜梨:“……”

……

从国公府回来后,姜梨再也没有睡不着了,几乎是上了床就睡下。夜里种树也花费了不少力气,身子累得很,自然睡得很熟。后来第二日早上的时候,桐儿和白雪发现她的新鞋底上沾满泥土,还吃了一惊,姜梨就道是自己在院子里走动,不小心走到花园里去了,蒙混了过去。

接下来,燕京城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不知道是不是姜梨之前在晚凤堂说的话,到底还是对姜家人有所触动。至少这半个月以来,姜老夫人没再和姜梨替殷湛的事。殷家的两兄妹,也没有来姜府“做客”了。

这让姜梨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她还记着姬蘅的提醒。要姜家不要和殷家走的太近,虽然她心里清楚,但若是姜元柏一意孤行,她也奈何不得。这下倒是省了些事。

姜梨寻思着这两日就可以趁着门房不注意,偷偷溜出府去叶家。不过姜家的门房管的越发严备了起来。

这半月,成王兵马按兵不动,就在燕京城外,但迟迟不进攻,也不退,弄得燕京城里的百姓也是提醒吊胆。出也出不去,便日日呆在家中。街道上玩闹行走的行人都少了很多。

姜梨晓得,随着时间一日日流逝,成王的兵马是消耗不起的,迟早都是要攻进燕京城的大门。至于到时候昭德将军会如何应对,姜梨暂且也想象不到。

直到那一日。

那一日是个晚上。

姜梨夜里早早的上了床,睡到夜里,突然外面嘈杂了起来。姜梨迷迷糊糊的醒来,起先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但随即发现院子的灯火大亮,醒来的不止她一个,才惊觉不是那么回事。

她披上衣服下床,走到院子里,才站在院子门口,就看到丫鬟们匆匆跑来跑去。桐儿和白雪也在外面,看样子刚刚要过来叫醒她。姜梨觉得奇怪,就问:“桐儿,怎么回事?”

桐儿道:“姑娘,您起来了?奴婢正要去叫醒您。老夫人让您赶紧去晚凤堂,别留在院子里了。”

她语气里的焦灼怎么也掩饰不了,加之院子隔着墙的外面,似乎也响起了隔壁人家的响动声,姜梨一诧,一个念头浮现在心头,她把桐儿拉到一边,低声道:“成王动手了?”

“姑娘,您是怎么知道的?”桐儿惊讶的看着她,随即道:“二老爷的人吩咐我们千万不要到处说,免得大家惊慌。姑娘,还是先去晚凤堂吧,晚凤堂外面有府里的侍卫护着,要安全一些。”

事关重大,姜梨便也没有拖延,应了一声就往外面走。

等走到了晚凤堂,才发现晚凤堂里黑压压的人全都齐了。大房二房的人都在,就连丫鬟小厮们也站在晚凤堂门口处。也得亏分了家三房不在,不然这么多人,一个晚凤堂怕是不够站。外面都是侍卫,姜老夫人让他们走到了晚凤堂里面的屋子里。

姜丙吉是小孩子,察觉到气氛不对,张口就要哭。姜老夫人劝了他几句,姜丙吉才安静下来,又哭累了,很快睡去,姜老夫人就把他交给嬷嬷,让嬷嬷带着他去里屋睡觉。

姜幼瑶也坐在屋里,她的一只眼睛缠着白色的纱带,这样下人们看见她的脸也不会太过害怕。然而完好的另一只眼睛也是木呆呆的,傻傻的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卢氏有些害怕,她虽然不再像以前一样讨厌姜幼瑶了,却也对姜幼瑶亲近不起来,看姜幼瑶这幅样子,越发觉得瘆得慌,就和姜梨挨得近一些。

“父亲和二伯父呢?”姜梨没见着姜元柏和姜元平的身影,就问。

“他们出去了,不在府里。不过你二伯父说了,咱们府上是安全的,不会有什么事,小梨不用担心。”卢氏笑着道。只是她虽然说着这话,语气里却有些惶恐。姜梨晓得,燕京城里的人多年未曾遇过战争,但听说过成王在黄州城做的事,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害怕。

姜梨道:“想来昭德将军会处理好一切的。”

她这话说的不是假话,殷湛如今还有心思让殷之黎来姜家做这些,若是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哪里还能有这些心思。可见成王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可怕。姜梨也看的清楚,姬蘅对成王的态度,根本算不上忌惮,但对于这个昭德将军,却严肃以待。

想来今夜燕京城会很太平,殷湛会在与成王的这一战中,拉拢许多民心。只是他们现在在城里,也听不得外面是什么情况。倒是这些丫鬟和小厮,都在门口小声的交谈,神情很是茫然害怕。

姜景睿问姜梨:“你怎么一点也不怕?”

“二婶不是已经说过了,不会有什么事。再者陛下特意让昭德将军回京,就是为了应付成王。”

“啊,听说昭德将军当初也是战功累累。”说起殷湛,姜景睿似乎很有兴趣,他道:“不知道殷大哥会不会日后也成为将军。”

他亲热的称殷之黎为殷大哥,似乎也没觉得什么不对。姜梨听在耳中,心里却不以为然,谁说将军的儿子就是将军了。姬蘅的爹还是金吾将军,这么多年,也没看姬蘅拿起长枪。金吾将军的虎符到现在还没找到,姜梨心中一动,该不会姬蘅藏着什么后招,说是金吾将军的兵马都废了,其实不然,就等着有朝一日和殷湛对起来的时候,突然出现?

但这样子,洪孝帝肯定会生疑的。姜梨的心里都是胡思乱想这这些。屋子里不知不觉得安静下来,不再有人说话。每个人的表情都是凝重的,时间这样流逝下去,也不知下一刻会不会敌军就破开城门,在燕京城大开杀戒,谁也说不准自己能不能活的过今夜,当然不会有心思说说笑笑。就连外面那些小事和丫鬟也都沉默了,每个人都望着院子里的天空,猜测着外头可能出现的每一分情况。

……

国公府里,倒是和从期一如既往。没有人特意聚集到一个位置,也没有将府上所有的侍卫都调动起来。只是姬老将军去书房里转了转,走到了那身金色的甲胄面前,爱惜的摸了摸,最后走到墙边,在挂了满面兵器的墙上,找到了一把长刀,他把长刀抽出来,就搬了个凳子坐在了院子里,长刀许久没用,都有些生锈。他就挽起袖子,坐在院子里磨刀。

黑沉沉的夜,这么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坐在院子里,慢慢的磨刀,发出令人牙酸的响声,若是有人走过,怕是要吓破胆。国公府里的下人们却早就习以为常,不觉得有什么。倒是挂在屋檐下的那只八哥,今夜看见人却没有说什么漂亮话,只是在笼子里扑腾个不停,似乎有些焦躁。

叫阿昭的少年半夜也从屋里惊醒了。

宅院外面,隐隐也传来人喧闹的声音。他摩挲到床边柜子上的火折子,将油灯点上,就看见屋外似乎有人影,阿昭愣了一下,不确定的叫了一声:“司徒大夫?”

那人影本来要走过去的,闻言顿了一下,折返回来,推门走了进来。看见阿昭如此,司徒九月皱了皱眉,问:“你怎么醒了?”

“外面很吵,我才醒了。”他看着司徒九月穿着打扮十分完全的模样,奇道:“司徒大夫这么晚还要出去,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成王造反,今夜动手,外面乱的很。”司徒九月看了他一眼,“你继续睡吧,别出来了。”说完就要关上门,走出去。

“等等。”阿昭叫住她。

司徒九月不耐烦的问:“你还有什么事?”

“成王造反,这府里的人……不会有什么问题吗?”阿昭问。

司徒九月好笑,道:“你要是担心你自己有什么危险的话,大可不必,这里是国公府。燕京城里,不会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就连皇宫也比这里危险。你住在这里,不会有人敢闯进来要你的性命,别说成王还没攻进城,就是成王攻进城了,只要你在这府里,也没人敢动你的性命。”

阿昭愣了一下,才回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就算再怎么铜墙铁壁,总也是人做的,有时候出事并非人本事不好,只是怕被人钻了空子,猝不及防。”他笑了笑:“我便是如此。”

这下,轮到司徒九月发怔。

“司徒大夫是大夫,也是女子,若是遇到危险,怕是难以自救……”

“你该不会是要我留在这里吧?”司徒九月一扬眉,“你如今连走路都不能够,如何保护我?”

“我并非要说此话,我只是让司徒大夫去找武功高的人,不要独自一人待着。不过,倘若府上无人,司徒大夫遇到危险时候,恰好我在身边,即便我没有办法下床走动,也失去了武功,帮司徒大夫挡刀挡剑也是可以的。”

他这话要是寻常男子说出来,女子难免会觉得对方有些油嘴滑舌,分明是故意讨人开心。然而阿昭说出来,却十分真诚,让人相信,他的确就是如此想的,而且说出来就能做到。

“我不明白,”司徒九月平静道:“你与我非亲非故,照你这么说,却愿意为了我牺牲生命,这是为何?就凭我救了你一条命,你就要这般回报?”

“司徒大夫就算没有救我的命,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也会帮忙。因为司徒大夫是女子,而我是男子,男子应当保护手无寸铁的老人孩子和姑娘,不是么?”

他的眼睛明亮,在一片喧闹声中,却尤为坚定。真是奇怪,分明是武功全废了的人,现在又不能走路,这样的人,是不可能真正的保护的了谁的。但司徒九月却觉得,在这人身边,倒是格外安心。

她道:“那你就说错了,我可不是什么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六岁的时候,我的亲叔叔就杀了我爹,为了夺走我爹拥有的一切,你可知道我做了什么?”

阿昭摇头。

“我给他们厨子下了药,威胁厨子在他们的吃食里动手脚,加了我特意做好的的毒药。给他们一大家子吃了,我婶婶和她的儿子女儿全吃了毒药,若是没有解药,三日之内就会全身溃烂而死。我以为他会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回妻儿的性命,这样也就算是为了我爹报仇,谁知道他还真是无毒不丈夫,竟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妻儿活活疼死。”

阿昭看向司徒九月,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这之后,他就千方百计的想要抓到我,杀了我。因为我的存在对他来说,就是威胁。我从家乡逃出来的路上,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我从六岁起,就开始杀人了。我的确没有武功,追杀我的人都是高手,却全都死在了我的手中,就是因为,我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每一件物品,都可能有毒。”

她轻描淡写的说起这些事,仿佛再寻常不过了,“我知道你想做一个侠士,可能你从前就是这样的人吧。惩恶扬善,匡扶正义,救助弱小,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满足了你做英雄的心思,也救了人的命,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

“我可不喜欢这样,”司徒九月道:“我从小认定的就是弱肉强食。我不需要旁人来救,谁要是害我,我就杀谁。我与你不是一路人,你也不要想着保护我,拯救我了,对我来说,那很可笑,也不需要。”

她道:“你好好休息吧。”说完这句话,她就转身走了出去。

------题外话------

突然觉得司徒妹子很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