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降灭/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想救出来到现在,仿佛一切都是一场梦。

少年双手扶着椅子,忽而听见有人的脚步声,他转过身看,就看见从他所在的院子里,不远处的花圃中,有个男人正在站着。

这男人很年轻,竟穿着一件艳红的长袍,侧脸英俊的不可思议,很有几分熟悉,阿昭看了一会儿,恍然大悟,这人不正是那一日在公主府的私牢中,将他救出来的男人。只是那一日的他穿的黑色肃杀,而今日艳丽,一时间,竟没有认出来。

阿昭想要当面同这个救命恩人致谢,他救了自己一条命,但自己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谢谢。

他就艰难的自己推着轮子,往花圃那头走。

越是走近,就越是能看到,那红衣青年站在一棵树前,确切的说,那是一株树的幼苗,长得还不是很高,稚嫩青葱,在这一片旺盛生机的花圃中,一眼几乎要被淹没了,然而红衣青年却独独盯着它,不知道在想什么。

阿昭的轮椅,轮子划过地上,发出清晰的声音,他想那男人是听到了,只是没有很注意,过了一会儿,在阿昭几乎要到他眼前的时候,他才漫不经心的转头看过来。

司徒九月说,救他的人是国公府的主人肃国公,关于肃国公的传言太多,最多的大约是他的喜怒无常和美貌。喜怒无常暂且看不出来,单就他的眉毛而言,阿昭确实不得不承认,他好看的令人有些心悸。

一时间,阿昭不由得想起自己那位姐姐来,当年多少人称赞薛芳菲绝色佳人,阿昭自己当然也晓得。以为世上的男子,没有与姐姐相衬的,沈玉容虽然有才华,论起美貌来,当然还是逊色一些。然而肃国公姬蘅若是和自己的姐姐站在一起,绝不会被比下去。一个沉鱼落雁,一个世无其双。只是姐姐清丽出尘,姬蘅太过浓烈艳丽。

“呆子!呆子!”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了起来,打断了阿昭的思索,他循声看去,就看见红衣青年的肩头上,还站着一只通体漆黑的八哥。那八哥一双黑豆般的眼睛瞅着他,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鸟喙一张,又是一声“呆子”!

若不是好脾性的人,只怕要被这只不知礼数的八哥气的人仰马翻了。

姬蘅的扇子往肩头轻轻一拂,那八哥像是晓得了主人不悦,扑腾着翅膀飞走了,一转眼飞到了那棵尚且稚嫩的树苗上,像是在观察他们二人的一举一动。

“大人。”阿昭主动打破了沉默,他道:“那一日是大人在公主府的私牢里将我救了出来,一直以来,没有机会见到大人,今日一见,只想当面对大人说一句,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那男人扬了扬唇角,不在意的道:“不必,你的谢意不值钱。”

阿昭愣了一愣,道:“尽管如此……”

“不用对我心存感谢,”姬蘅道:“听司徒说,你想报仇?”

“是,只是我的仇人好像已经不在人世了。”阿昭苦笑一声,“真是造化弄人。”

“你大可不必为此失落,人生在世,向来欢喜光景少于艰难光景,你要是好好活下去,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能遇到你的下一个仇人。还是很有机会的。”

他说的话刻薄又伤人,但不知为何,阿昭心里,竟然也没有很生气的感觉,他对面前的男人也很难生出恶感,虽然他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还不近人情,但可能是因为对方救了他一命,又或者是因为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他的脾性越发好了。

不过姬蘅似乎不打算和他继续多说下去,转身就要走,阿昭问:“大人……不需要我做什么来回报么?”

“当然,”那男人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前面传来,“你很自由,想离开的时候,随时都可以,不用跟我说了。”

就……这样?

阿昭觉得奇怪起了,姬蘅竟然什么都对他无所求,所谓的肃国公“喜怒无常”,所以那一日救了自己,只是因为恰好赶上了他的“喜”时吗?

眼见着对方越走越远,身影渐渐消失不见,阿昭才收回自己的思绪,重新看向院子上方的天空。听说成王和兵马和回京的昭德将军打起来了,现在还不知是什么结果,父亲…。父亲不知道现在在何地,还有姐姐……他想到这里,不禁黯然失色,永宁公主折磨她的时候也曾说过,薛芳菲死了,就算他要回桐乡,也不会让姐姐一个人留在燕京城,他会带姐姐的棺木一起回去,哪怕只剩下骨灰。

……

战事每日从前方传回燕京,似乎次次都是捷报。成王那筹谋了多年的举事,在昭德将军的勇猛无敌下,像是个笑话,不堪一击。

时日久了,燕京城的百姓们也松懈下来,纷纷认为成王溃败是迟早的事,只要有昭德将军在一日,北燕就不会有叛军作乱。于是街道上行走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日子还是要照常过的,那些人把惶然的心放回了肚子里,每日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除了一些老人和胆子极小的妇人,大多数人,已经不再受到这些影响。

燕京城的春日,就这么过去了,紧接着而来的是夏日。夏日里的炎热像是一夕间生长出来的,日头火辣辣,街道上的人都显出惫懒来,小贩们挑着担子开始卖消暑的冷食。大户人家的干脆不再出门,在装了冰龙的屋子里躲阴凉。

桐儿一边坐在屋里刺绣一边问姜梨:“姑娘,再过不久,就是您的生辰了。”

姜梨怔住,道:“是么?”

她自己也没察觉,去年这个时候,她还在青城山,没有回京,在青城山,是没有人来为她过生辰的。今非昔比,她又成了姜二小姐,姜家自然要给她过一过生辰。如今已经是七月十二,等到了七月底,姜二小姐就该满十六岁了。

倒是个极好的年纪,仿佛一切都还有新的希望。姜梨想着,大约可以趁这个机会,去叶府一趟。既是她的生辰,姜家人应当不会拦她。这么一想,倒是轻松起来。但对于这个生辰如何过,收到什么贺礼,她并没有特别的期望。

白雪从外面走了进来,道:“姑娘。”

姜梨见她神情有异,就问:“怎么了?”

“外面都在说,成王败了。殷将军拿着成王的脑袋进宫去了,几十万叛军,尽数降灭。血把江水都染成了红色。”

姜梨本是坐着的,闻言一下子站起身,皱眉道:“成王死了,叛军降灭?”

白雪点了点头:“应当是真的。奴婢还听从外面回来的人说,昭德将军回京的时候,百姓们都自发站在街道边相迎。”

姜梨并不在乎殷湛得不得民心,有没有名声。她只是反复想着白雪说的话。成王虽然算不得什么聪明绝顶,但筹谋了这么多年,也算是韬光养晦,很能沉得住气了,既然在现在举事,自然也不是轻易击败的兵马。尽管姜梨之前已经猜到,成王在这场举事里会败,不仅是因为昭德将军,还因为成王低估了他的对手洪孝帝。

但昭德将军居然没有和成王的兵马纠缠,就这么一路仿佛砍瓜切菜的杀过去,就这么……胜了?

这还不到两个月。

姜梨的心里,突然生出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或许先帝当年把夏郡王驱逐到云中去,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先帝是对的,然而如今将夏郡王再次召回京,看上去百姓们得了安居,敌军也消灭,但恐怕是引来了更大的危险。

昭德将军的真正实力,实在是有些恐怖。

白雪和桐儿静静的看着姜梨,姜梨的凝重神色令她们也跟着紧张起来。她们不明白的是,打了生长,自家姑娘何以还是这么一副惊骇的模样。

姜梨看着桌子上,因着是夏日,那一把殷之情送的白玉扇子恰好可以派上用场,她平日里打扇过后,就随手放在桌上。那一把白玉扇子精致可爱,如同将这把扇子送给她的主人,温润而无害,但殷家真的是别无所求,一心为国么?姜梨相信世上有这样的人,但这个殷家,实在是让她觉得太奇怪了。

“白雪,替我磨墨。”姜梨道:“我写信给表哥。”

叶世杰在朝为官,可能会听到一些风声,也许还能知道不少内情。若是不知道,让叶世杰提防一下也好,省得莫名其妙就惹祸上身。

……

今夜的燕京城分外热闹。

许是得了成王溃败身死,叛军投降的消息,百姓们终于可以放心那颗悬着的心,彻底的安定下来。许多百姓甚至对着夏郡王居住的宅院门前跪拜,表示感谢这位将军保燕京城安康。

夏郡王也应当是个好人,连他们府上的下人逢人也是笑脸相迎,不踩低捧高,倘若有年迈的百姓前来表示感谢,不仅不收他们的谢礼,反而还倒拿一些银子给他们,只说是将军吩咐的。这些日子燕京城混乱,百姓也跟着受苦,日后就不必这样了。

于是大家又大大的称赞了一番,昭德将军是个好人。

酒楼里的说书人将昭德将军战场杀敌的事情编成话本子,来听书的人将酒楼二楼都坐满了,场场如此。在燕京城的茶坊酒肆,青楼赌场,就没有听说过一个队昭德将军不满的,说起昭德将军,就是个心底良善的大英雄,是个天大的好人。

殷府里,殷湛脱下外袍,梳洗过后,走进了书房。

门外有人敲门,殷湛叫她进来,是个中年美妇,她生的也十分娇媚动人,眉眼间和殷之情有些相像,正是殷之情的母亲,殷湛后来娶的夫人,殷夫人。

殷夫人小心翼翼的将手里的石篮放在桌上,从里面将装着冷食的小碗一碗一碗的拿出来,她带着几分讨好的笑:“妾身今日新做的,将军刚从外面回来,想来在宫里吃过了。这些都是清甜解暑的冷茶,吃一盏可以解解腻。”

殷湛看也没看她,只道:“放在桌上吧。”

殷夫人眼里闪过一丝失落,还想说什么,殷湛已经不耐烦的道:“你出去吧,之黎要进来了。”

这是在驱赶她的意思。殷夫人敛下眉眼,提着空了的食篮,温柔的道:“那将军记得吃上一点,妾身刚好做了两碗,世子也用一碗。”

殷湛已经拿起桌上的信来看,没再注意她,殷夫人转过身,收起自己的委屈,出了门。出门的时候,恰好遇着了刚要进来的殷之黎,殷之黎温和的笑道:“母亲。”

殷夫人心中一紧,跟着笑了笑,与殷之黎嘱咐记得吃做好的冷食,这才出了门,又将门带上了。

她这进进出出,也不过片刻的功夫,门口的丫鬟都诧异她何以出来的如此之快。殷夫人低着头走过去,不去看周围丫鬟们的神色,但即便不去看,她也能感觉到背后嘲讽的眼光,如芒刺在背。

但这样的眼光,她竟也默默承受了这么多年。

她是家境一般,也不是什么高官大户的女儿,论家世配殷湛,实在算是高攀。然而众人都以为,殷湛娶她续弦,是因为她生的娇媚貌美,连她爹娘都如此认为,喜气洋洋的将她嫁过去。

一开始,殷夫人也是高兴地。这位将军生的高大英俊,又立下过无数战功。只是有一位先夫人留下来的儿子,给别人当继母,殷夫人一开始还有些不愿意,但殷之黎乖巧温和,对她这个继母也从不刁难,反而客气有礼,令殷夫人也渐渐放下心来。只要一开始如此,日后她掏心掏肺对他们,大家总归是一家人,能过得到一起的。

谁知道,殷家没有问题,殷之黎也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殷湛。一开始,殷湛也对她十分体贴,她也觉得殷湛是喜爱自己,等她怀了身孕,生下了殷之情后,殷湛就一反常态,对她冷落起来。

那时候她们已经离开燕京到了云中,殷夫人不能与娘家诉苦,也实在有苦说不出。她以为是殷湛对她厌烦了,便主动去为殷湛纳小妾,以为这样就能挽留殷湛的心,谁知道殷湛也不看那些小妾。这就令殷夫人不解。

一开始惶恐、不安、乞求原谅,到最后麻木,任命,学会掩耳盗铃,其实也就是几年的功夫。甚至殷夫人还苦中作乐的想,他虽然冷落她,不与她同房,也从不关心她,但他至少也没有去找别的女人,可见还是尊重她的。至少他还给自己留了一个女儿。

在殷之情面前,殷夫人若无其事,于是殷之情竟也没发现,自己的母亲和父亲之间,早已形同陌路,十分反常。

其实有殷之情在的时候还要好些,殷之情不在的时候,殷夫人和殷湛单独相处的时候,殷夫人总觉得自己就像殷湛的奴婢一般,卑微,任他呼来喝去,不敢提出自己的要求,小心翼翼的讨好着,换来他不耐烦的驱逐,就像是刚才那样。

她知道府里的丫鬟在背后怎么说她,说她空长了一张娇媚动人的脸,却连个男人也守不住,实在是榆木脑袋。殷夫人只能苦笑以对,俗话说的好,对症下药,对症下药,可殷湛的变化就好像是一夕之间造成的,而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如何对症下药?也就只有慢慢的看着病入膏肓,得过且过了。

她快步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另一头,书房里,殷之黎端起桌上的茶碗,小心的尝了一口,道:“母亲的手艺很好,爹应该尝一些,免得伤了母亲的心。”

“我在宫里已经吃过了。”殷湛道:“你既然喜欢,就多吃一点,把这一碗也吃了。”

“父亲实在是……对母亲太苛刻了些。”殷之黎笑着摇了摇头,似乎不赞同殷湛的做法。

殷湛道:“这些事你就不要操心了,我和你母亲的事,我们自己知道。”

“是。”殷之黎道:“今日还没来得及恭喜父亲,这回旗开得胜,降灭成王叛军,又立一攻。”

“成王此人,刚愎自用,不值一提,降灭他,并不是件值得骄傲的事。你也切莫自满,这次若非是怕燕京城出事,我就让你跟我一道去了。”

“孩儿也想一道去。”殷之黎笑道:“战场杀敌才是痛快。”说这话的时候,他面上的儒雅之色褪去一些,显出将门才有的血性来。就是这份血性,令他原本和殷湛南辕北辙的气质,忽而变得十分相似。这回看见的人决计就会认为,他们的确是一双父子了。

“这一次宫宴上,陛下可能会论功行赏。爵位和金银,我也不缺,我想同你商量一下,替你求一道圣旨。”

殷之黎问:“什么圣旨?”

“求陛下给你和姜家二小姐赐婚的圣旨。”殷湛道:“战功换来一门亲事,并不亏,你觉得如何,之黎?”

殷之黎愣了一下,一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殷湛。

殷湛道:“怎么?你不喜欢姜家二小姐?”

“不,只是……”殷之黎有些犹豫。

“既然喜欢,就没有什么可是的。”殷湛拍了拍殷之黎的肩,“我也是为了你着想,那姜家二小姐现在已经到了年纪,成王的事情过后,姜家势必崛起,想要和姜家结亲的人家多的很,我不替你争取的话,只怕被人捷足先登。我已经问过姜元柏,我看姜家人的意思,倒也是很喜欢你的。”

“只是这件事,姜二小姐并不知道吧。”殷之黎道:“这对她来说,未免太意外了。”

“你以为姜家二小姐不够聪明?能在燕京城里做出这么多事情来得姑娘,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姑娘。你这些日子频频造访姜家,就算姜二小姐自己觉察不出,姜家人也会暗示的。她若是没有强烈的拒绝你,我想应当就是默认的意思。我问你,她有没有表示出抗拒这门亲事?”

殷之黎犹豫了一下,道:“没有。”

“我的儿子,是北燕最好的男儿,怎么到现在反而变得优柔寡断,你这么好,姜家二小姐还会看上其他人不成?你就不要瞻前顾后的了,姜二小姐生辰也快到了。等那一日,你好好陪陪她。”

说罢,他就大笑着走出门去,不再看殷之黎了。殷之黎站在原地,看着桌子上两碗晶莹剔透的冷食,脑子里却想起在姜家花园里,姜梨的眼神来。

她的眼神温和清澈,灿烂的动人,但总觉得,隔着一层什么。倘若在还未交心的时候就这样宣布与自己的喜事,姜二小姐会如何?

殷之黎总觉得,只怕姜二小姐并不会多高兴。

……

六月二十九是姜家二小姐的生辰。

姜梨在一大早,就收到了姜家人送来的各样贺礼,无非都是衣裳首饰,要么就是金银。叶明煜也令人送了东西过来,他送的是银票,告诉姜梨想买什么自己买就是了。薛怀远画了一幅画一道送了过来,姜梨珍而重之的挂在书房的墙上,父亲的画还是从前的模样,却比金银首饰来的令她开心多了。

她今日不能去叶府,因为今日府上有客人来,而这位客人正是殷之黎。

到了现在,殷家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了,而姜梨对姜家的劝道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大约姜家人认为,殷家的确不失为一个好亲家,而殷之黎本身也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姜梨虽然现在说着抗拒,可是相处的久了,自然就能发现对方身上的长处,也就不会那么抗拒了。

“姑娘今日要穿什么?”桐儿问。

姜梨道:“那就件吧。”她随手指了一件,白雪看了看,欲言又止。那件衣裳平日里穿穿倒也没事,只是在这样的日子穿起来,未免就有些平淡了。但姜梨却没有要改变的意思,桐儿就推了一把白雪:“姑娘说穿什么就穿什么吧,她自己有主意。”

桐儿一心为姜梨考量,眼见着姜梨这些日子为殷家的事情不开心,如果穿什么一副能让自家小姐稍微高兴些,哪怕姜梨说要穿在青城山尼姑庵里穿的缁衣,桐儿也不会阻拦。

天大地大,开心最重要了。

姜梨笑了笑,坐在镜子前,桐儿过来帮她梳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姜梨心中却想,姜家人总觉得相处起来时日久了,她的想法会改变。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多么执拗的人。尤其在眼下,更是不可能慢慢喜欢上殷之黎的。

成王的兵马已经被殷湛给降灭了,近来京城里,和成王有关系的臣子官员全都被抄家灭族,本就是谋逆罪不容饶恕,洪孝帝好容易得了这么个机会,自然要将成王安下的所有钉子都给拔出来,将超体能难过内外洗的干干净净。

但洪孝帝唯独没有动右相。

可能是因为右相势力太大,须得慢慢清除,不能一蹴而就,又或许是洪孝帝还要别的打算。但想来右相的日子不好过,就好比他是野外树林里最大的一棵树,身边其他的书都被砍伐干净,方圆几里,就剩下他这么一棵。他当然晓得自己迟早也会被砍掉,但这么坐以待毙,想来也更难受,更加度日如年。

因此,投靠了右相的三房,现在听闻又开始恳求姜元柏,希望姜元柏能救他们一马。姜元柏当然是断然拒绝了,要是真救了姜元兴,只怕是要连累整个姜家。洪孝帝的手腕,现在众人都看在眼里,那些朝臣像是终于看清楚了帝王的真面目,一个个乖巧的不得了,再也不敢如往日那般作怪。

当然,众人也相信,洪孝帝的眼睛,只怕比所有人还利。姜家三房和右相勾结,未必洪孝帝不晓得。姜家之所以躲过帝王的猜忌,就是因为姜家早已分家,倘若这时候姜元兴又回来,才是给姜家真正带来灭顶之灾。

姜家三房的这些事情,姜梨都是听姜家的下人说起的。她本身并不在意姜家三房,姜元兴太懦弱,杨氏又目光短浅,掀不起什么大风浪。听闻宁远侯府的周彦邦已经在相看续弦了,日后姜玉娥的日子只会更不好过。没有了姜家撑腰的姜家三房,更不会被宁远侯府看在眼中。

不过眼下,也实在容不得姜梨去操心别人家的事情,她自己的事情尚且一团乱麻。

“姑娘,郡王世子和县主已经到了,老夫人让您可以去晚凤堂了。”明月进来道。

“好。”姜梨一边应着,桐儿替她戴好了发簪,镜子里的少女眉清目秀,温软可爱,只是目光里,却不见多欢欣。

桐儿低声叹了口气,心里也为自家小姐可惜。姜梨分明是看中了那位肃国公,论起来,肃国公的容貌、地位也并不比郡王世子差啊,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名声是不怎么好,但和姜梨相处了那么久,也没有伤害过姜梨,还帮了不少忙。

姜老夫人和姜元柏怎么回事,想到了殷公子做姑爷,怎么就没想到肃国公做姑爷呢?倘若是和国公府议亲,那可真是皆大欢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