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告别/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梨来到了晚凤堂,果然,殷之黎又在这里了。这一回,殷之情也在,他们送给姜梨的贺礼用匣子装着,姜梨就让桐儿小心收起来。姜老夫人很高兴,问了殷之黎一些殷湛的事情,要知道,如今殷湛在燕京可是民心所向。

而殷湛似乎和右相有些龃龉,现在右相已经成了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下,有殷湛坐镇,想来姜家也就不必担心什么了。

姜家希望姜梨能与殷之黎多相处一些日子,就让姜梨陪着这对兄妹去院子里走走。姜景睿和姜景佑留在晚凤堂照顾姜丙吉。

明晓得是姜家的安排,姜梨也没有反驳,她向来面上都是温顺的接受了的。殷之黎走在前面,殷之情和姜梨落在后面。

早晨的院子倒也不是很热,树荫下还是很凉爽的,夏日的风一吹,绿浪滔滔,看着人的心也安宁下来。殷之情走着走着,突然扯了一下姜梨的袖子,小声的道:“姜二小姐,你曾经去过国公府吗?”

姜梨惊诧,看向殷之情。

殷之情今日也穿着一件大红的薄纱长裙,这样的衣裳,穿的不好便是轻浮,然而她穿起来,倒是恰到好处的衬托了她的明丽。将姜梨看着她,殷之情道:“之前我曾在宫里见到过肃国公。”

姜梨听到此处,忍不住停下脚步。

“那位肃国公应当是刚刚从宫里出来,我们在御花园见到了。我想我们见过一次的,就主动同他打招呼。他也回了招呼,我本来想与他多说两句,但他好像很忙碌,很快走了。”

“如此。”姜梨的心有些微妙。

“我听闻国公府搜集了世间各种奇花,是燕京城风景最好的地方,可惜从没去看过。姜二小姐既然和肃国公相识,也曾去过国公府吗?”她笑嘻嘻的盯着姜梨,语气里却有几分不易察觉的试探。

姜梨却立刻察觉到了,大约是因为有关姬蘅的事,她格外敏感,又可能是姜梨本就提防着殷家人。她几乎没有犹豫的就摇头道:“没有,我没有去过国公府,不知道里面是何种境况。”

“你也没有去过国公府。”殷之情语气有些失望,但神情分明是轻松了起来。

“县主好像对肃国公的事很感兴趣?”姜梨反问。

“算是吧,我在燕京城听到了许多有关他的传闻,不过没见过他几次面,总觉得这个人很神秘。”殷之情笑道:“但日后想来还会有见面的机会,倒也不急于一时。”

她说的话可谓是十分直白爽朗了,也许云中那边的女子惯来就是这样的性子。但姜梨听在耳中,却有些不舒服。

“哎,我们都落后哥哥好远了,先过去吧。”殷之情拉着姜梨走到了殷之黎身边,殷之黎已经发现落在了他们后面,站在葡萄藤架下等她们。殷之情把姜梨往殷之黎面前一推,笑道:“我突然觉得有些口渴,哥哥,姜二小姐,你们在此说说话吧,我带丫鬟去茶坊里喝点茶解渴,北燕比云中夏日热的太多了。”说完,不等姜梨回答,殷之情就带着丫鬟们走远了。

姜梨看着她们的背影,哭笑不得。

“对不起,”殷之黎也有些尴尬,同姜梨道歉道:“我妹妹没有什么坏心,她很单纯,做事不会考虑很多。”

姜梨道:“没事的,殷公子不必跟我解释。我倒是看县主和殷公子兄妹情深,县主和殷公子,似乎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其实姜梨平日里说话,总是温软委婉,极少有这般直白的时候。但殷之黎不一样,因他总是温和大度,让人不禁想要看一看他的底线在什么地方,他什么时候会发怒。所以姜梨问了这么个尖锐的问题,倘若姜元柏在这里,只怕要说她没规矩了。

但殷之黎也只是稍稍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是,我的生母走的很早,记事起几乎就不在了。后来……母亲待我很好,视如己出,我和之情从小也并不生分。”

姜梨仔细的观察殷之黎说话时候的眼睛,看他样子似乎没有说谎,说明至少殷夫人的确没有苛待过殷之黎,他们母子关系才会如此和谐。

姜梨道:“真叫人羡慕。”

殷之黎笑了笑,道:“姜二小姐也有姐妹兄弟。”

姜梨但笑不语,如果说是薛芳菲,自然有个感情深厚的弟弟,并且愿意为了彼此付出性命。如果说是姜梨,一母同胞的兄弟姐妹是没有了。只有姜幼瑶姜玉娥这些姐妹,却处处都是心机,恨不得要自己的命,哪里称得上是感情深厚。

殷之黎大约也晓得姜家的情况,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面上有些红,正想岔开话头,冷不防看见姜梨手里的扇子。那把扇子还是殷之情送给姜梨的,因着近来天热,姜梨也就用了起来。扇子的扇柄握在手里冰冰凉凉的,而且扇起的风也带着凉意,用着舒服。

“姜二小姐已经在用这把扇子了?”殷之黎笑道,“我还以为姜二小姐不会用。”

“这把扇子很好,用起来也很舒服,还要多谢县主。”姜梨回答。她说了“县主”,不管这把扇子究竟是不是殷之黎挑选的,但是以殷之情的名义相送,姜梨用起来就没有任何负担,也不会有什么名声上的不对。

她也是在提醒殷之黎。

不晓得殷之黎是根本没听懂,还是听懂了却装作没听懂,殷之黎笑了笑,道:“姜二小姐喜欢就好。日后姜二小姐要是有什么需要的,也可以找我或是之情,能帮忙的,我们都不会推辞。”

姜梨好笑的看着他:“殷公子实在客气了,这样旁人会指责的吧。”

“应当不会。”殷之黎道:“因为姜二小姐是我和之情的朋友。”

他含笑说话,性情温柔,专注的看着姜梨的目光,带着暖意,十分澄澈似的。姜梨被他的目光看的不自在,只好别过了头,她沉默者没有接殷之黎的话,因为也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接话。但心里却倏而紧张起来,殷之黎和她不多的几次见面中,每一次都是恪守礼仪,虽然姜梨晓得殷家和姜家都表示看好这门亲事,但殷之黎本身,一直看不出来他的态度。

他对姜梨好,但好也不过分,就像对朋友一般,维持在一个很舒服的距离里。因此姜梨才愿意和他说话。而且从他的下棋来看,殷之黎是一个聪明的人,前几次姜梨明里暗里的表示出了对这桩亲事的抗拒,想来殷之黎是看到了。如果殷之黎是个骄傲的人,应该不会继续靠近。

但是今日,姜梨能感觉到,他的态度比前面几次明显了些,他非但没有退后,反而往前打垮了一步。

这是为何?

难道殷家那边已经有了其他的主意,即刻就要开始筹谋了?但现在才堪堪见过几次,不会这么快吧。说起来今日就是姜二小姐十六岁的生辰,十六岁的生辰过后,燕京城的贵女们,大多都是在这个年纪嫁人的。姜梨到现在连亲事都没定,已经算是很晚了。

她勉强维持着温和的笑容,一直等到晚上,殷之黎兄妹从姜家离开。

这一回,姜老夫人总算是没让姜梨送走这对兄妹后到晚凤堂说话,可能也晓得对于姜梨的劝导,姜梨根本听不下去,索性也就不叫了。

姜梨回到了芳菲苑。

白雪把今日殷家兄妹送的两个匣子抱了过来,问姜梨道:“姑娘,这是平阳县主和郡王世子送的东西,要不要打开?”

姜梨道:“打开吧。”

白雪依言打开,殷之情送的是一副宝石头面,一看便价值不菲,姜梨猜测也许是昭德将军从前得的先帝的赏赐里的东西,这样的头面,商铺里是买不到的,殷之情倒是很大手笔了。

殷之黎送的则是一本书,看着平平无奇,姜梨翻开来看,是前朝大儒留下来的手抄孤本,有价无市。这本书,却是比殷之情的礼物来的更贵。

姜梨看了一眼之后,就道:“收到箱子里去吧。”她并没有要翻开这本书,戴上这幅头面的意思,白雪依言把东西放了回去。姜梨四处没看到桐儿的身影,就问:“桐儿去哪了?”

“她说去厨房给姑娘端点冷食,不过去了有一阵子了,不知道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姑娘,要不要奴婢去看看?”

“没事。”姜梨摇头,“许是有什么事耽误了,我也没什么事,只是问问她而已。”

姜梨坐在桌前,随手找了一本书在眼前翻,不知为何,她的心一直跳的很快,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近在眼前的书一页也看不下去,心烦意乱的厉害。她按住额头,正要揉一揉,突然间,外头有人敲门,白雪问了一声,桐儿的声音从外面响了起来。

白雪把门打开,桐儿进来,白雪看着她空空如也的双手,奇道:“你不是给姑娘端冷食去了吗?怎么什么都没有。”

桐儿支吾了两句,姜梨见她如此,就道:“有什么话你直说就是了,都是自己人,不必担心。”

“不、不是担心这个……”桐儿犹豫了一会儿,看向姜梨,姜梨对他点了点头,桐儿才像是得了勇气,把嘴里的话说出口,她道:“姑娘,老爷要把你嫁给殷公子了!”

即便桐儿说这话的声音压的很低很低,姜梨和白雪还是被她吓了一跳,白雪道:“你在说什么?怎么突然说起这事了。”

“桐儿,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别害怕,你告诉我,我来想主意。”姜梨安慰她道。

她的声音温和,从开头的震惊过后,立刻恢复了平静,像是被姜梨的从容所影响了似的,桐儿这才渐渐镇定下来。她道:“奴婢晚上本来是想要去厨房给姑娘端冷食的。那会儿天热,奴婢想从晚凤堂后面的屋子绕一绕,那里路近些,谁知道从窗户底下走的时候,恰好听到老夫人和老爷正在说话。”

桐儿和府里的小丫鬟不同,府里的丫鬟深知规矩,平日里也循规蹈矩的办事。桐儿却和姜梨在青城山呆了八年,心思跳脱的很。加之姜梨平日里又惯着她,桐儿便经常做抄近路这回事。

“奴婢听到老爷对老夫人说……殷将军这回打了胜仗,陛下必然要论功行赏,陛下论功行赏的时候,就请求陛下赐一道圣旨,给姑娘和郡王世子赐婚。”

姜梨和白雪都是一愣,以战功换一门亲事?这或许对别人家的小姐来说,是一件面上有光的是,显得自己金贵,得夫家看重。然而听在姜梨眼中,炎炎夏日,如同一桶凉水兜头盖脸浇下来,让她从头到脚都冷成冰块。

殷湛还真是一条活路都不给人留,如果是洪孝帝赐婚,这门亲事就再无转圜余地。就如当年飞扬跋扈的永宁公主,还不是圣旨一下,只能乖乖嫁入李家?

殷家不惜牺牲战功也要让自己嫁入门,看来是非要和姜家做个亲家不可了。

桐儿道:“奴婢听老夫人的意思,还像是很高兴似的。说姑娘嫁入殷家也是有福了,日后高枕无忧,不必操心什么。唯一担心的就是殷家会不会日后回云中去。但是殷将军这回降灭成王有功,皇上应当不会再让他回西北了。而且和咱们府上做了亲家,老爷和二老爷也会劝着皇上,想办法让殷家留下来的。”

姜梨忍不住冷笑:“殷家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桐儿被姜梨的脸色吓了一跳,她的姑娘,自来都是和和气气,温温柔柔,便是生气,也是生的不露痕迹,不像现在,分明是被气的狠了,整个脸色都沉下来,看着教人害怕。

但听到的话还是要继续说下去,桐儿继续道:“老爷还说,如今姑娘已经过了十六岁生辰,陛下赐婚下去,今年冬日就可以完婚的。奴婢还想再听一些,那边就有人的脚步声过来了,只好逃走了。奴婢想着回来告诉您这件事,倒是忘了去小厨房端冷食。”

这都什么时候了,谁还在乎一碗冷食。白雪扯了一下桐儿的袖子,桐儿却是满面担忧的盯着姜梨。

两个丫鬟都看的出来,姜梨分明属意的是肃国公,这姜家怎么能乱点鸳鸯谱,让姜梨和殷公子成亲。白雪想了想,道:“姑娘要不要去找老爷,说个明白。既然姑娘认为殷家不妥,说出理由,老爷毕竟是您的父亲,只要姑娘说的有理,也会听进去的。”

“和他说话没什么用,”姜梨道:“父亲也要为姜家着想,况且殷家来者不善,手段还高明,我就算与父亲说了,他也不会信。”

“那……要去找国公爷帮忙吗?”桐儿小心翼翼的问。

白雪看了桐儿一眼,桐儿无辜的回望她。在桐儿心中,自家姑娘要是有什么麻烦,都是可以去国公府解决的。实在不行,让肃国公去和殷家商量啊,肃国公那么能耐,想来可以让殷家人不战而退的。

姜梨的手抵在桌上,忍不住紧握成拳。殷家的动作很快,而且还是用这种不入流的方法,让她找不到一个可以拒绝的机会。因为女儿家的亲事根本由不得自己做主,殷家掌握了主动权,姜梨就处在一个非常被动的位置。

难怪了,难怪今日殷之黎对她的态度不一样,可见殷之黎已经提前知道,在庆功宴上,殷湛会向洪孝帝讨一个赐婚。他们把自己当做瓮中之鳖,只等着任人宰割。一瞬间,姜梨心中的戾气暴涨,死过一次后,她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控制,逆来顺受的感觉。

想要她,她偏偏不让!

既然明着不能拒绝,暗中她有的是办法。姜家这出戏,她也是本本分分想好善始善终,但却不想被人当做皮影,成为别人的掌中傀儡。这出戏她不看了,这局棋也不下了,她要跳出棋盘,至此也不当别人的棋子。

姜梨站起身,披上外裳,道:“等夜深的时候,我们走吧。”

白雪问:“姑娘去哪?”

“国公府。”姜梨道,她从腰间把那只瓷做的哨子去了下来。这只哨子,她已经很久没吹了,虽然赵轲好像已经没有在姜府,姜梨决定还是赌一次,到了深夜,吹响这只哨子,看看结果会如何。如果没有人来,她就自己前去,想办法走一趟国公府。

桐儿眼睛一亮,道:“姑娘是要和肃国公……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她真是半喜半忧,喜的是姜梨去找心上人解决问题,忧的是世人不都是说,私奔没有好下场,那些富家小姐和穷小子私奔的故事,到最后,都是贫贱夫妻百事哀,富家小姐被抛弃的凄惨结局。

不过……自家姑娘暂时不缺银子,肃国公更不穷,这样的话,应该也不是问题吧。

她还没来得及思考这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姜梨的声音就传来,她说:“不是。我去见他,和他告别。”

告别?白雪和桐儿看着姜梨,惊得说不出话来。

姜梨心里,却是由一开始的犹疑,慢慢变得坚定起来。看上去她似乎没有办法更改这件事情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姜家。当姜元柏发现自己不见以后,自然会想法子拒绝这门亲事。只是在离开之前,姜梨还须得带上薛怀远。她准备明日去叶家同薛怀远坦白身份,也同叶明煜好好地道别。毕竟相交一场,姜梨没有舅舅,也早已被叶明煜当做了自己的亲舅舅。

她夜里去见姬蘅,除了和姬蘅告别,算是不枉和对方相识一场外,还想恳求姬蘅,若是可以,在她和薛怀远离开燕京城的路上,稍微帮上一点小忙。要避开姜元柏也许不难,但若是殷家也来搜寻她的下落,姜梨并没有把握能完全脱身。到时候真要被抓住,只怕还会连累薛怀远,他们也会好奇,非亲非故的,姜梨为何单单带上薛怀远。

她是非走不可了。

夜色渐渐笼罩下来,院子里越来越近,白雪和桐儿在院子门口张望了一会儿,也确定府里的人几乎都睡着了。姜梨站在窗户前,摊开掌心,掌心里躺着那枚哨子,她把哨子放在唇边,轻轻吹响。

清脆的哨音在夜里,还是分外清晰,即便姜梨已经用手挡着,遮住了一些声音,在无人说话的院子里,还是能听得清楚。桐儿和白雪站在姜梨身后,亦是有些紧张的注意着窗外。

姜梨等了半晌,也没等到有什么人前来,她有些失望,转过头来对白雪道:“我们自己想办法出去吧。”

话音刚落,就听见面前的树上传来一个声音:“二小姐想去哪里?”

姜梨猝然抬头,就看见窗前的树枝上,不知何时蹲着一个人,看样子在这里已经蹲了很久了。见姜梨仰头看他,他就从树上跳下来,正是赵轲。

“你什么时候来的?”姜梨惊讶,“我还以为你不在府里。”

“我一直在这里,来了有一阵子了。看二小姐没有别的吩咐,就在树上睡了一觉。”赵轲道:“听见二小姐吹哨子,二小姐有什么事?”

他尚且一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模样,姜梨也不晓得方才桐儿的话他有没有听到。不过赵轲有没有听到也不重要,因为姜梨会亲自对姬蘅说明原因。她就道:“我想去国公府一趟,有话对姬蘅说,他现在在府上吗?”

赵轲注意到,姜梨今日说的是“姬蘅”而不是“国公爷”,似乎是一种平等的称呼。他觉得今日的姜梨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来是哪里奇怪,只道:“大人在府中,二小姐现在要去见大人么?”

姜梨道:“是。”

“那二小姐跟我走吧。”

姜梨对桐儿和白雪道:“你们两人留在府里,见过姬蘅以后,我自会回来。”

桐儿和白雪点了点头,反正她们也管不住姜梨,干脆也就这样,只要姜梨高兴就好了。

姜梨和赵轲离开了,芳菲苑里的灯也灭了,一切重归寂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