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表白/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车在夜里行驶,熟悉的路程,熟悉的夜风,姜梨坐在马车里,却是陌生的心情。

人世间的缘分,大抵是很奇怪的,从桐乡到燕京城,相隔千里,没料到她从桐乡嫁到了燕京,有了前生和沈家的那么一番纠葛。而和沈玉容永宁公主之间的恩怨,又令她变成了姜梨,成为姜梨以后认识的诸多人,莫名令她和姬蘅有了交集。

国公府和姜府的这条路,其实也不过一年半载的功夫,她就像已经很熟悉了。以至于在分别得时候,也生出不舍。从一开始的惊讶,觉得夜里出府的举动实在出格匪夷所思,到后来习以为常甚至会主动前往,变化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没有人发现。

以后这样的举动不会有了,这样的心情也不会有了。那种不安忐忑,又包含着期待和安心,复杂交织的感情,想来都不会有了。姜梨也不知道未来会不会难过,也许想起来的时候会有一点伤心,但的确是不后悔的。虽然离开了燕京,离开了安定的生活,但她可以带着父亲,将薛昭带回家乡,或者甚至就带着薛昭的骨灰,游遍四海,也算完成了薛昭的旧时梦想。

前半生一直禁锢在宅院中,也是时候飞出去了,人生在世,自由到底是可贵的。

于是她的嘴角又轻轻扬起,之前的伤感也都不翼而飞,就算要道别,也应该笑着道别。比起刚刚成为姜二小姐的她来说,现在的一切已经比她开始想的要好多了。永宁公主和沈玉容的大仇已报,父亲还活着,她还可以有未来,到底也不赖。

马车在国公府门口停下,姜梨跳下马车,随着赵轲一同往国公府内走去。

每一次到国公府的时候,都是有各种各样的事,姜梨也没有认真的,好好地端详国公府,今日她却看的格外认真,像是要把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镌刻在脑海中,记得清楚,这样一来,日后回忆起来的时候,也能做贮藏多年,而不是经年一过,记忆日渐模糊,都忘记了自己曾经来过的地方是什么样。

她的异样举动被赵轲看在眼里,赵轲越发的莫名其妙,待到了院子里,赵轲先让姜梨在这里等待,自己去通报,又过了一会儿,赵轲道:“大人在书房,二小姐随我来。”

姜梨跟着赵轲到了姬蘅的书房,书房的门虚掩着,姜梨推开门走了进去,赵轲在身后把门带上了。

姬蘅坐在桌前,他在看折子一样的东西,桌子上摞的老高,见姜梨来了,他就站起身,没再管那些折子,走到小几前坐下,道:“你怎么来了?”

桌上还是两只茶盅一只壶,他也自然的给姜梨到了一杯茶,和过去无数次做过的那样,这在他看来几乎已经是习惯了,在姜梨这里,也险些成自然。姜梨跟着坐下来,姬蘅把茶盅推到她面前,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倒茶,一边倒一边道:“怎么不说话?出什么麻烦了?”

姜梨忽然失笑,姬蘅说这话,好似每次她来都不是什么好事,带着一堆麻烦来寻求帮助似的。不过转念一想,姬蘅说的也没错,而且他嘴上说的厉害,事实上每一次都替她处理妥帖了。

姜梨端起桌上的茶盅,夏天喝的茶是提前晾好的,带着晚风的淡淡凉意,微苦却清香。姜梨笑道:“其实我今日来,是同国公爷道别的。”

姬蘅喝茶的动作一顿,他放下茶盅,看向姜梨,琥珀色的眸子里是意味不明的神色,他问:“道别?”

“这一年来,多谢国公爷照拂了。虽然一直说日后国公爷有需要,我定会用尽自己的全力来帮助,国公爷每次都说我在说谎,现在看来,可能国公爷说的没错,我大概是要食言了。”她笑的温软,“我要离开燕京城了,日后很可能不会再回来。临走之前希望和国公爷道别,否则不告而别这种事做出来,未免显得太没有良心。”

姬蘅挑眉:“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日后不会回来?姜元柏可知道此事?”

姜梨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我是瞒着他的,或者说,我要离开姜家,离开燕京。”

“这不是离开,是逃亡。”姬蘅问:“姜家逼你做了什么?”

姜梨笑着摇头:“是我自己的主意。”

“是殷之黎的事吧。”

姜梨顿住。

年轻男人手持茶盅,茶盅却衬的他的手格外好看,他神情漫不经心,语气却笃定,道:“殷家逼婚了?”

他竟然猜到了?

姜梨一想也是,姬蘅既然成天都注意着殷家,自然晓得殷湛之前打的什么主意,自己这么急急忙忙的要走,也不难猜是什么原因。

姬蘅蹙眉:“他们怎么敢逼婚?”

“是赐婚。”既然姬蘅都知道了,姜梨也不准备隐瞒,她道:“我的丫鬟听到父亲和老夫人的谈话,殷湛打断在庆功宴上,陛下论功行赏的时候,以战功换一门赐婚,赐婚我与殷之黎。”

这话说出来,姜梨感到屋子里冷了一下,因是炎炎夏日,这种冷下来的感觉就分外强烈。

姜梨看向姬蘅,他仍然笑盈盈的,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几分煞气,他靠在椅子上,大约是晚上,衣裳只是披着外头,露出里面的中衣,中衣也是随意敞着,露出锁骨来,他的皮肤白,衬的整个人格外活色生香,在夜里更加勾人。

姜梨别开眼,道:“倘若他真的赐婚,我也没有别的办法,父亲和老夫人看样子很喜欢殷之黎。”

“你不想和殷之黎成亲,才逃婚的?”他盯着姜梨,问道。

“对。”姜梨回答的十分爽快,“可是我暂时没有别的办法,我也劝过姜家,不要和殷家走的太近,可是父亲不听。有件事情我也想要请求你,倘若日后你和殷家对峙,我相信殷家不是你的对手,可否饶过姜家,至少保他们一条性命?”

姬蘅挑眉:“不要。”

姜梨说:“为什么?”

“他们又不是你真正的家人,你为何要保姜家。姜元柏现在把你当成了筹码,我要是你,我就把他们全杀了。”他说的轻描淡写,眼神中却杀机毕现,姜梨晓得姬蘅没有说谎。

“无论怎么说,在我成为姜二小姐之后,姜家也给了我一个容身之所。我不是要威胁国公爷,只是希望能做到无愧于心,至于国公爷肯不肯,做不做,都与我无关。走之前我会留下一封信提醒父亲。”姜梨道:“同样的,他肯不肯听,也要看姜家的造化了。”

“你还真是善良啊。”他语气微带嘲讽,不知是不是对姜梨的做法不予赞同。他忽然又凑近问:“你为什么不想和殷之黎成亲?”

为什么?

晚风吹得外面的树影婆娑作响,姜梨觉得姬蘅这个问题问的很奇怪,她道:“自然是因为我并不喜欢殷公子,也不打算成婚,所以才不会和殷公子成婚的。国公爷也知道,我是嫁过人,也被人骗过伤过,成亲这回事,对这辈子的我来说,已经不是必须完成的事了。”

“倘若你遇到了真心喜爱的人怎么办?”他身子前倾,欺身逼近,“你也不打算嫁人?”

他和自己的距离太近,姜梨险些屏住呼吸,她想要别开头,又撞进姬蘅的眼眸里,初见时她惊讶于这年轻人的美貌,凤眼狭长含情,如今跌进她琥珀色的眼眸中,就难以再爬出来。

“不会的,”她强迫让自己镇定,只微笑道:“我暂且没有遇到中意的人,也不必考虑这些莫须有的问题。等真的有一日遇到了,再说那时候怎么办。”

女孩子的姿态躲闪,却偏要装出一本正经的模样,她还真是可爱,分明已经嫁过一次人也被伤过一次,却好像不懂得保护自己,或者说她是有恃无恐,说勇敢也好莽撞也罢,她还是会喜欢人,也不会被一些外来的事影响,变成另一个人。

或许现在的姜梨,褪去仇恨的姜梨,其实和少女时候的薛芳菲,没什么两样。

姬蘅忍不住又往前凑近了一点,他偏着头,仔仔细细的打量她,他的目光锐利而温柔,教清醒的人也会沉沦,他说:“你说谎。”

姜梨抬头看他:“怎么会?”

“你不愿意嫁给殷之黎的原因,我知道。”他的嗓音低醇,爬过人的心上,酥酥麻麻,像是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只得看着他笑的勾人,越发逼近,他说:“你喜欢我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

“轰”的一下,姜梨的脑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响。她慌乱之下,下意识的就要否认,“不,我没有……”

下一刻,她的唇被人堵上了。

年轻男人的容颜近在咫尺,姜梨震惊的睁大眼睛,将他的睫毛也看的一清二楚,他的唇柔软温暖,在她的唇齿间缠绵,他一手扶着姜梨的后脑,将她往自己身前带,加深了这个吻。

没有人会在被姬蘅吻过仍然把持得住,不沉溺其中的,饶是姜梨也一样,他的神情温柔,动作却坚定,姜梨挣扎了好几下,才把他推开。

她捂着自己的唇,看着对面的年轻人,道:“姬蘅,你!”

“生气了?”他道:“都对我直呼其名。”姬蘅笑了笑,哑着嗓子再次凑近,他低头看着姜梨,目光宠溺又柔和,他说:“你喜欢我这件事,我知道,那我喜欢你这件事,你知不知道?”

姜梨愣住了。

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愉悦的笑容掩饰也掩饰不住,姜梨被他的目光看的有些尴尬,她讷讷的道:“你说什么……”

“我本来不想这么快把你牵扯进来,小姑娘,”他摸了摸姜梨的头发,替姜梨把垂下来的头发别到而后,“但是你好像有些心急,我可不能让你跑了。”

他的动作自然,好像这样的事已经做过了无数次,却让姜梨有些不知所措。对于姬蘅,她以为对方的确是拿自己当朋友,不管这照顾和关心里,究竟是同情还是一时兴起,总归和喜欢没有半分关系。他这样的人,大约是不会喜欢上别人的。但他此刻的这一番话,却让姜梨不得不怀疑起自己来。

“你喜欢我吗?”她轻轻地问。

女孩子的目光纯澈,带着真心的疑惑,实在很是招人稀罕,姬蘅忍不住,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道:“当然。”

姜梨道:“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姬蘅挑眉:“我看起来像是会骗女人的人?”

姜梨想了一下,道:“不像。”

姬蘅绝不会骗女人,不是因为他多正直多磊落,实在是因为他懒得这么做,对于他来说,许多事情很容易就能办到。当然,他也不必费心去骗,想来他只要稍稍温柔一些,就自然有人为他倾倒,前赴后继。

“所以你不用离开燕京城。”姬蘅道:“我来想办法。”

姜梨疑惑:“你有什么办法?殷湛打的是皇家赐婚的主意,他如今打了胜仗,皇上信任他,他要用战功换赐婚,皇上不会不同意。总不能公然抗旨。”

“你不必担心,”他笑盈盈道:“他不会有这个机会的,也不只有他一个人会请人赐婚。”

姜梨怔住:“你……”

“小姑娘,你愿不愿意嫁给我?”他挑眉。

他喊得十分自然,分明他晓得自己是嫁过人,为人妇,却总是用这么亲昵的称呼叫她。也让姜梨恍惚产生一种错觉,前生一切都是大梦一场,早已梦过无痕,她仍然是无忧无虑的少女,也能被人呵护在掌心,珍之重之。

“你要是不愿意,可以暂且不答应我,”姬蘅轻描淡写道:“等你答应的那一日再说,不过我想,既然你那么喜欢我,迟早都会愿意的,是不是?”

姜梨:“不是的。”

姬蘅道:“你说谎。”

“我可不知道你会不会变成第二个沈玉容,”姜梨大大方方的笑了,“我能去喜欢一个人,也能去相信一个人,但现在不会无底线的为对方做任何事了,吃一堑长一智,姬蘅,我要先爱自己,再去爱别人。”

她以为姬蘅听了这话会生气,甚至会觉得她只是,然而他只是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道:“那很好,你就不用受伤,我也放心了。”

姜梨看着他,他的眼神要比过往任何一次都要认真,他没有说谎,他说的是真的。

“我从来不认为无私是什么好事。”姬蘅轻声道:“不过我认为,你学不会自私也没有关系,那些事情我来做,你只做你想做的事。”

姜梨低下头,手指无意识的抓住手里的扇子。那还是殷之情送她的扇子,燕京城的夏日热得很,这扇子好用,姜梨也就随身带着,她的动作被姬蘅看在眼里,姬蘅的目光落在她的扇子上,微微一顿,下一刻,便将那扇子从她手里拿过来。

“殷之黎送你的扇子?”他问。

姜梨点点头,又摇头:“是殷之情送的。”

姬蘅嘴角噙着笑,慢慢的将那扇子展示开来,扇子上面有梨花,扇柄处却刻着一朵小小的莲花,那本就是白玉做的扇柄,玉色很好,通体雪白,刻着的这么一朵莲花,实在是轻敲可爱,纤毫毕现了。

姬蘅气定神闲道:“殷之黎真是大手笔,就是眼神有些问题。什么白莲花,分明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食人花。”

姜梨先是愕然,随即明白姬蘅说这话的意思,她立刻回过神,道:“你怎么知道殷之黎与我说的话,赵轲还呆在姜府里吗?”

“我可不放心把我的小姑娘一个人丢在姜梨那种地方,”他说:“当然要让人盯着你了。”

他若是想要哄一个人,只怕是没有不上他的当得。姜梨才觉得有些感动,就看见他手里拿着那把扇子,对她道:“这把扇子,我没收了。”

“这可是我的东西。”姜梨道。

“你的东西?”他唇角一翘,突然伸手握住姜梨的下巴,另一只手伸指摩挲着她的唇瓣,语带警告道:“小姑娘,你以后再收别的男人东西试试看。”

姜梨不做声了。

他指尖微凉,摩挲在人的唇瓣上,那里却像是要被灼伤似的。姜梨复又想起方才猝不及防之下的那个吻,面上更是烫的出奇。

恍惚间她只听到了姬蘅轻笑一声,他说:“原先看你胆子大,眼下怎么怕我怕的要命?”

“我不是在怕你。”姜梨挣脱了他的手,道:“不过是有些不习惯罢了。”

“无妨,以后你会慢慢习惯。”

姜梨看着他,沉默了下来,姬蘅也只是耐心的等待,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问:“我是不是会让你的计划生变?倘若你要出面阻拦殷家的这门亲事,势必会让殷家人注意到你,到那时候,会不会换了你的事?”

“殷湛早就注意到我了,有没有你的亲事都一样。”姬蘅微微一笑,安慰她道:“你不用在意。”

“我还是不明白殷湛和你的恩怨是什么,如果你现在不想说,我也不问了。不过,他回燕京城的目的又是什么?和姜家联姻,只怕也不只是殷之黎自己的主意,我便不是绝色天仙,殷之黎不会见了我一次就喜欢上我,是为了什么?”

姜梨还是觉得很奇怪,如果不弄清楚殷湛的目的,姜梨就不知道如何给姜家指路。

“李仲南现在已经不行了,文臣之首就是姜元柏。”姬蘅淡道:“拉拢了姜元柏,朝中一半势力都拉拢了。”

姜梨听他用的是“拉拢”二字,心中一跳,脱口而出:“他想当第二个成王?”

姬蘅微笑道:“还有更好地理由吗?”

“为什么?”姜梨越发迷惑,“他若是要篡位,这么多年在云中都默默无闻,为何要等到现在,在皇上年幼的时候不就可以做这件事了吗?”

“陛下要成长,成王要成长,夏郡王当然更要成长。不然你以为,当年先帝为何要把夏郡王驱逐去云中,不过是因为先帝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却又没有更多证据,心中狐疑,只能驱逐。说到底,先帝到底念旧,若是我……”姬蘅漫不经心道:“绝不会养虎为患。”

“他和你……”

“嘘,”姬蘅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对姜梨笑道:“很多事情,你不用知道,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我这么喜欢你,可不希望你出什么事。”

他说情话说的张口就来,却也不会让人觉得腻烦虚伪。姜梨也顺其自然的接受了,他们二人的关系,早在最开始的互相试探算计中,偶然相交,慢慢成为朋友、知己,甚至成为现在这般模样。

这好像没什么不对。

姬蘅不愿意说的,怎么问也问不出来,姜梨也就罢了,实在不行,自己想办法去打听就是。只是听到殷湛的谋逆之心,还是令她大吃一惊。

“父亲……姜家不会被连累吧?”

“只要你和殷之黎的亲事不成,就没什么可担心的。”姬蘅说的云淡风轻,“姜元柏这个人,有心无胆,谋逆这种事,是绝对不敢做的。殷之黎之前的主意,姜家未必知道。一旦殷湛表现出他的野心,姜元柏自然会退避三舍。”

“我只是觉得,皇上一旦误会姜家和殷家一样贪婪有了反心……”她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皇上知道此事吗?”

姬蘅但笑不语。

姜梨立刻就明白了姬蘅的意思,洪孝帝竟然知道了。洪孝帝果然比众人想象中藏的更深。不知道殷湛知不知道此事,不过也许殷湛就算知道了此事,也不以为意,对殷湛来说,他的兵马强盛,燕京城的御林军也不是他的对手。

但姬蘅看起来却不怕殷湛的意思。

莫非那枚丢失的虎符……

“小姑娘,不要胡思乱想了。”他道:“你只要乖乖呆在府上,一切都会解决的。”

“姬蘅,”姜梨看着他的眼睛,“你不要出事。”

姬蘅一顿,随即笑了,他笑起来格外惑人,眼底的泪痣殷红如血,他的声音温柔,道:“好。”

夜色正好,月色不浓不淡,像是也晓得这一夜值得铭记,便发了疯一般的美好。

和姬蘅说完话后,姜梨也准备回去了。她今日本来是准备来和姬蘅道别,结果不知怎么的,稀里糊涂,反而和对方敞开心迹,她本就是坦诚的人,在替薛家报仇之前,尚且还留有几分余地,大仇已报后,前尘过往尽数如烟,她便又如从前豁达了。

但值得庆幸的是,对方也喜欢她。

想到这里,姜梨便忍不住扬起嘴角来。

她曾以为爱过一次人后,便不会再轻易地爱上另一个人,相信另一个人,但喜欢这回事,大抵是没有道理的。她还能这不怕受伤的继续爱人,也是一件好事。父亲和阿昭要是知道了,也会为她高兴的。

当然,这一回,她不会盲目的为对方失去自我,变成另一个人了。爱情从来不是靠一个人委曲求全支撑。

她心里想着这些,和姬蘅走了出去。姬蘅牵着她的手,这一回,他没有再牵姜梨的袖子。他的手掌修长宽大,把姜梨的手握在掌心,仿佛一辈子都不会松开似的。

“笑的这么开心。”姬蘅道:“看来你很喜欢我啊。”

“牵得这么紧,”姜梨马上反击,“看来你很怕我跑掉啊。”

“有什么可怕的,”他轻哼了一声,“你跑到天涯海角,我总有办法把你抓回来。”

姜梨嗤笑,懒得和他说,姬蘅要送他到府门口的马车上,二人路过花圃的时候,院子旁边,发现坐了一个人。那人正费力的双手扶着椅子,姿势奇怪。

姜梨看见那个背影,只觉得心中一跳,莫名就问到:“那是……”

姬蘅也朝那边看去。

“那是之前救回来的小子,”赵轲解释,“他腿断了,司徒小姐不让他走路,白日里他就坐在轮椅上,这小子心里憋着一股劲儿,老是不认命,晚上偷偷地跑出来练走路。”他感叹一声:“倒也是个硬骨头,就是可惜了,武功都废了,司徒小姐也说过,他不可能再站的起来,怎么就这么倔?”

姜梨瞧着那背影,那人果如赵轲所说,站起来极为艰难。那椅子是靠着屋门的窗户,他两只手撑在窗户台上,企图撑起身子,然而费了老大的力气,也只稍微撑起来一点点,而且很快,“扑通”一声就跌落下去,声音听得姜梨这边都替他觉得疼。

姬蘅道:“让他回去吧。”

月影下,这影子实在看得令人心酸,哪怕只有一个模糊的背影,却奇怪的,突然让姜梨觉得心痛起来,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停住脚步,目光直直的盯着椅子上的人,然而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赵轲得了姬蘅的吩咐,就径自往那人身边走去,一边走一边喊道:“阿昭,别练了,这么晚了,别人还要睡觉呢。大人让你回去休息了。”

姜梨一听,顿时浑身发抖,她反问道:“阿……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