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夺爱/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梨一行人进了宫,引路的宫人在前面,姜梨走在后面。姜景睿也察觉到之前那些官夫人打量姜梨的目光,本想借此调侃姜梨几句,一扭头见姜梨神情淡淡,似乎不怎么愉悦的模样,便理智的住了嘴,不敢再多说一句。

很奇怪的,他在姜家谁都不怕,唯独面对姜梨,总是带着几分忌惮。虽然姜梨总是笑着的,但便是笑,他也能分得清什么时候是姜梨客气的笑,什么时候是敷衍,还有什么时候是生气。

生气的姑娘还是莫要招惹的为好,尤其是这姑娘还是姜梨。

待到了宫殿里,姜梨发现,今日来论功行赏的臣子,其实并没有多少,至少没有前一次宫宴来的多。再仔细一看,姜梨心中明白了几分。朝中和成王右相有牵扯的人不在少数,这一回清理了不少人,重臣之中,几乎可以说是少了一半。当然,这并不代表着北燕的朝局就此动荡,洪孝帝怕是早在许久之前,就为了今日做准备,早早的开始扶持新贵,如今这批狼子野心的老臣腾出位子,刚好可以给新人让路。这些新臣对洪孝帝绝对忠贞不二。等连姜元柏这一批的老臣也相继退位之后,朝中的格局,就和从前全然不同,彻底都是洪孝帝的人了。

姜元柏看着周围的人,不知是不是也想到了这一层,神色有些异样。

姜梨本以为今日柳絮会在,看了一圈,并未看到柳夫人的身影。想来今日的宫宴,柳夫人不在受邀之中,看样子,来的都是重臣新贵,承德郎这个身份,还轮不到他来。

不过这样一来,姜梨就没有认识相熟的朋友了。姜景睿和姜景佑倒是有两个兄弟,很快就去与他们说话去了。姜梨站在大殿角落,和卢氏站在一起,忽然间,有人叫她的名声:“姜二小姐!”

姜梨回头,一看,竟是殷之情在背后叫她。

姜梨忙道:“平阳县主。”

殷之情走过来,高兴地笑道:“我刚到就看见你了,你也是刚到的吗?”

姜梨点头颔首,目光看向殷之情。殷之情今日的打扮,也实在是很鲜妍了。她穿着孔雀纹锦衣,玫瑰红长尾鸾裙,朱唇皓齿,盈盈顾盼,饶是姜梨见了,也禁不住在心中称赞一句,好一个芙蓉玉面的绝色佳人。

殷之情生的妩媚惊人,性情却是截然不同的直率,伸手来拉姜梨,仿佛十分熟稔的模样,她道:“我哥哥在那边,走,你与我一起去和他打个招呼吧。”

姜梨还没来得及说话,卢氏就笑眯眯的道:“小梨,你就去吧,恰好郡王世子也在,你们年轻的姑娘家,与我呆在一处也没什么意思。”

姜老夫人也点头。姜梨心中摇头,面上却只能笑道:“好。”

殷之黎正站在殿外,与一位年轻人说话。他其实之前一直生活在云中,和燕京城里的人并无交集。但奇怪的是,燕京城的这些官家子弟,看样子却一点儿也不讨厌他。没有排外的意思,甚至看上去与他关系很好。姜梨的心中,对殷之黎又有了一层计较,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燕京的官家公子贵女们,大多会自视甚高,不愿意与瞧不上旳人为伍。就连姜梨,来到燕京城一年,虽然贵为姜家小姐,也没有交好的伙伴。这固然是因为姜梨不愿意逢迎讨好她们,但她们本身一开始就抗拒姜梨融入贵女这个圈子。

殷之情喊道:“哥哥。”

殷之黎恰好和面前的人说完话,正要离开,听见殷之情的叫声,回头一看,看见姜梨也是一愣,随即眼中浮起一丝笑意,温声道:“姜二小姐。”

“殷公子。”姜梨回道。

殷之情眨了眨眼睛:“你们先说着,我先去跟娘说一声。”不等殷之黎说完,她就先跑了。唯独只剩姜梨和殷之黎站在一起。

殷之黎有些无奈:“抱歉,舍妹……”

“县主天真烂漫,很可爱,殷公子不必介意。”姜梨笑道。

殷之黎闻言,神情放松了下来,也跟着笑道:“姜姑娘还是这么善解人意。”

他们二人站在一处,自然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男子一身白衣温润,俊美和煦。少女青衣灵动,秀媚乖巧,倒是十分登对的一双璧人。殷之黎相貌家世都出众,自然也有许多姑娘家青睐,有心之人见此情景,倒是心凉了半截。倘若殷家和姜家联姻,倒是没有别的人什么事儿了。照如今这模样看来,殷之黎和姜梨似乎也很熟稔,莫非早就有此端倪?

姜梨感受到许多打量猜疑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心中啼笑皆非,却丝毫不紧张。落在殷之黎眼中,却是姜梨并不反感与他呆在一块儿。他看着姜梨,奇道:“姜姑娘怎么不拿之情送你的扇子了?”

“扇子?”姜梨一愣,突然想起那把被姬蘅没收的扇子,姬蘅说的“你再收别的男人的礼物试试看”。

他就这么拿走了那把扇子,到现在也没还回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处理的。姜梨心中好笑,面上不自觉的就带了点笑意。殷之黎见她如此,轻声问道:“姜姑娘?”

姜梨这才回过神,道:“那把扇子……夏日快要结束,我瞧着天快要凉了,就将扇子收了起来。”

殷之黎怔住。

姜梨还想再胡诌两句,忽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那声音懒洋洋的,带了点笑意,不紧不慢的开口。

“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弃捐箧筒中,恩情中道绝。”他含笑的,意有所指的问:“姜二小姐这是把谁比作了弃妇啊?”

姜梨回头一看,就见姬蘅不知什么走了过来。

他大约是刚到的,今日也是穿着一身红底黑牡丹的长袍,艳丽又幽深的图案穿在他身上,却异样的契合。男子是不必涂脂抹粉的,即便这样,他站在这里,也将满殿争奇斗艳的女儿家都比了下去,任谁在他那双狭长的、含情的琥珀色眸子中,都会变得黯然失色。

他就站在姜梨身后,姜梨的身前站着殷之黎,姬蘅个子很高,竟比殷之黎还要高上一点。他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二人,笑盈盈的抚过自己的扇子。那扇子一寸寸展开,上面的金丝牡丹异常妖冶,夺人心魄,扇柄处,一只血色蝴蝶翩飞起舞。

殷之黎愣了一下,目光追随着那把扇子,忽然之间,便觉得自己送给姜梨的那把扇子,实在是很寡淡,很黯然了。他的目光,又从扇子转到了姜梨和姬蘅二人之间。

年轻男人妖冶艳丽,姜梨清丽脱俗,站在一起,却没有一丝奇怪的感觉。他们站在这里,反而会让其他人自惭形秽,让人觉得,无论如何都插不进这两人之间。

就是如此契合。

“国公爷。”姜梨颔首道。

听见姜梨的话,殷之黎才回过神,他是听过肃国公的名字的。也知道殷之情一直很注意他,上一次匆匆一瞥,却没有这一次近距离看这般惊艳。他刚想要和姬蘅行礼,姬蘅却看也没看他一眼,从他身边走过了,不知是不是殷之黎的错觉,他觉得,姬蘅似乎看了他一眼,目光讥讽又轻蔑。

姜梨蓦地有些尴尬,心中暗骂姬蘅,何必要当着她的面让殷之黎出丑,这样如何下得了台。

殷之黎却十分好脾气,姬蘅走了后,他笑了笑,道:“今日一见肃国公,果然名不虚传。”

姜梨仔细的打量殷之黎,将殷之黎是真的没有一丝怨愤之气,仿佛是真心实意的称赞似的。不管是装的还是真的,他能做到这一点,至少也不会让人难堪。

殷之黎又笑道:“姜姑娘刚才说的是,秋日要来了,扇子也用不上,收起来最好。”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念着姬蘅说的诗句。那首诗的意思是,扇子到了秋日就被人丢弃了,好比被丢弃的女子。姬蘅的话莫非是提醒,姜二小姐说起秋扇,难道有别的意思?

他的笑容,就此有些心不在焉了。

姜梨并不想和殷之黎多谈,将殷之黎有些失神,就趁机找借口要回卢氏身边。这之后,姜梨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卢氏,她实在不想应付殷家这对姐妹,不顾卢氏对她的暗示,全部装作不知。

再过了不久,皇帝和殷湛也就到了。

今日本就是为了殷湛庆祝战功而设宫宴,自然是以殷湛为主。姜梨也是第一次看到殷湛,殷湛和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她以为殷湛会肖似叶明煜那样的粗豪大汉,没料到生的可谓是十足英俊了,又英俊又野性,放在如今,怕也是许多女子的心上人。相比起来,殷之黎和殷湛一点儿也不像,殷湛轮廓五官都十分深邃,和殷之情很像,殷之黎却温润如水墨山水画,柔和的一塌糊涂。

姬蘅坐在殿中一角,光纤明暗中,姜梨与他离得太远,看不出来姬蘅是什么表情,因此,也不晓得姬蘅有没有看向殷湛,又是什么眼神。

宫宴很快开始了。

姜梨低头,慢慢的吃东西。到现在为止,洪孝帝还没有提赏赐的事情,殷湛自然也没有求赐婚。太后和皇后也都在。一向不怎么出慈宁宫的太后,今日却显得也很高兴,同皇后说话。曾经荣宠一时的丽嫔,如今也成为一抔黄土,朝廷里的臣子们又蠢蠢欲动,想算计着哪个女儿进宫最好。洪孝帝如今地位是坐稳了,没有了成王,也没有了后顾之忧,又正年轻,哪个女儿家要是入了洪孝帝的眼,自然能带着家族飞黄腾达。

因此,今夜里许多年轻的女眷,才使出浑身解数装扮的美如天仙。

只是,姜梨心中却不这么想,从丽嫔的事情就能看出,只怕这位帝王,并非是一个耽于女色的帝王。想做第二个丽嫔,可没那么容易。满场芬芳中,殷之情倒是格外显眼,她本就生的国色天香,加之又盛装打扮,叫人不注意也难,旁人大约以为她也是怀着想要进宫的心思,姜梨却晓得,殷之情的目的,分明就是姬蘅。

看他们今日一同穿了红色就知道了。

平阳县主这回也是煞费苦心了,可惜的是,她并不知道,姬蘅和殷家有深仇大恨,注定要你死我活,殷之情的心思,也注定要酿成苦果。

酒过三巡,觥筹耳热间,洪孝帝就说起殷湛此番降灭成王叛军的功劳,他道:“夏郡王降灭成王有功,理应赏赐,还当重重的赏!”

殷湛从席中站出身来,众人都盯着他,他一撩袍角,对着洪孝帝跪倒下去,道:“降灭叛军,是微臣分内之事,微臣不敢居功,都是陛下调令得当。微臣有一事相求,望陛下看在微臣此番带兵平叛的份上,恩准臣的请求。”

“哦?夏郡王有何请求,但说无妨。”年轻的帝王似乎心情很好,看向臣子的目光甚至带着笑意,十分宽和。

“臣有一子,如今二十有三,”殷湛道:“犬子爱慕首辅姜家嫡出二小姐,臣冒死恳请陛下赐婚犬子与姜家二小姐,臣不胜感激。”

此话一出,厅中众人皆是安静下来,静的连一根针落在地上也能听得见。

殷湛保持着跪地的姿势,殷之黎先是愕然,随即也跟着站出来,跪倒在地。洪孝帝一时没有回答,只是盯着殷湛,不知道在想什么。

女眷们的目光便是半是羡慕半是妒忌的看着姜梨,殷家愿意用战功来换一个赐婚,可见是很看重姜梨。男眷们则是妒忌殷之黎,殷湛这么说,洪孝帝定然会答应,姜二小姐日后只怕就要成为殷家的世子夫人了。

姜元柏拢在袖子中的手,却是渐渐握了起来,他的额上也开始渗出汗珠。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洪孝帝并没有一口答应。

洪孝帝为什么不答应?只不过是一桩赐婚而已。

姜元柏忽然想到姜梨之前与他说的那些话来,燕京朝堂尚且不稳,过早的与殷家走的太近,并非是什么好事,当心惹祸上身。他当时只觉得姜梨有些危言耸听了,毕竟殷湛才立下这么大的功劳,又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这么多年在云中也很安分,洪孝帝看样子也很信任他,否则不会在成王举事的时候,让殷湛回来解困。

但现在是什么意思?莫非皇帝并不是全然的相信殷湛?

时间慢慢的流逝过去,洪孝帝只是看着跪倒在地的殷家父子思索,渐渐地,朝臣也觉出不对来,皆是大气也不敢出,静静的看着眼前一幕。

殷家父子一动也不动,殷之情逐渐涨红了脸,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以为一切都会水到渠成,怎么看样子,却不是如此顺利。桌下,殷夫人握住了殷之情的手,殷之情这才好了些。

太后见洪孝帝迟迟不肯说话,笑道:“陛下,哀家觉得,这门亲事倒也不错。两个孩子瞧着也十分般配,姜家二小姐是个好的,这殷家的世子,哀家瞧着,也十分出众。”

太后的话音刚落,忽然间,有人笑了一声。因着在寂静的大殿中,没有一人说话,这带着几分嘲讽的笑意,就清清楚楚的飘进了众人的耳朵。

殷之情大吃一惊,这个时候,居然有人敢这么说话,岂不是在和太后对着干?她循着声音望去,就看到那个她见过两次,每一次都夺人心魄的红衣身影,在角落里,灯火中,慢慢的显露出全样来。

姬蘅一手撑在脑后,一手提着酒壶,自顾自的斟酒,他神情慵懒,动作随意,漫长或惊愕或狐疑的目光中,他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却尤为动人。似乎感到了众人的目光,他侧头一看,一双含笑的凤眼几乎要溺死人,他慢条斯理道:“呵呵,夏郡王,你恐怕晚了一步了。”

殷湛也看向姬蘅,殷之黎的心中,突然浮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下一刻,他听到头上的洪孝帝朗声大笑起来,洪孝帝道:“没错,爱卿,这回你可是晚了一步。在你之前,已经有人求到了朕的头上,朕连圣旨都拟好了,赐婚于肃国公和姜二小姐。苏公公。”

苏公公忙小步上前,从身边太监手里托盘拿出圣旨展开,长声唱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肃国公姬蘅行孝有嘉,文武并重,而今已至冲龄,首辅姜家二小姐姜梨,年方十六,品貌端庄,秀外慧中,故朕下旨钦定为肃国公之妻,择日完婚。钦此!”

这一袭赐婚,来的委实令人诧异,所有的人都转不过弯儿来。分明是夏郡王求皇帝赐婚姜二小姐和郡王世子的,结果最后却赐婚成了姜二小姐和肃国公。肃国公?

太后脸色微变,殷湛低着头,看不清楚表情,殷之黎的心中像是堵了一块石头似的。皇帝不仅没有赐婚他与姜梨,还赐婚了姜梨和肃国公,无疑是狠狠地一巴掌打在了他们父子脸上,让他们颜面无存。

“姜大人,”苏公公提醒道:“接旨呀!”

姜元柏猛地一愣,这才回过神来,站起身来忙起身接旨,他因为太过慌张惊愕,差点绊了一跤,倒是姜梨镇定自若,姬蘅也走了过来,一撩袍角,笑盈盈道:“多谢陛下成全。”

洪孝帝看着看了姬蘅一眼,似乎也很满意自己的这门赐婚。然而高兴地似乎只有姬蘅一人,姜梨不会表现出来,对于其他人来说,却是惊讶大过于惊喜。

洪孝帝复又看向殷湛,大度的笑道:“夏郡王,这回可不是朕不愿答应你,实在是你来晚了一步。朕瞧你的儿子的确是个出类拔萃的人才,不如你说,你要是瞧上了别家的女儿,只要是尚未婚嫁,亦无婚约在身的,朕现在立刻赐婚。”

满场的女儿家,霎时间又激动起来,皆是期盼的看向殷湛。嫁到殷家,就是郡王世子,日后总能成为郡王妃,加之殷之黎的确也俊美温雅,令人向往。

殷湛却抬起头,半是失落半是释然的道:“那倒不必,此番是姜二小姐与犬子无缘,怨不得他人。”他又转向姜元柏和姜梨,笑道:“恭喜姜大人,姜二小姐!”

姜元柏勉强笑了笑,他只知道了一件事,洪孝帝只怕对夏郡王的态度,并不是信任那么简单。今日这桩赐婚,背后的暗流涌动,令他冷汗涔涔。隐约觉得之前同意殷家联姻一事,只怕是做错了选择,如今倒是连累了姜家,洪孝帝对姜家,可能也有所怀疑了。

姜梨大大方方的对殷湛一笑。殷湛见姜梨非但不害羞,反而这般情态,眼睛一眯,目光在姜梨和姬蘅身上打了个转,这才收了回来。

这一桩赐婚,来的猝不及防,接下来,洪孝帝还是赏赐了殷湛许多金银珠宝,因殷之黎的求赐婚不成,还得做些补偿。再回到席中时,众人议论的中心早已变了,姜梨、姬蘅和殷之黎三人,就成了人人议论的话头。

姬蘅又回到了他坐的角落,面对四面八方的目光,倒也是浑不在意,依旧慢慢的斟酒执自饮。当然了,那些看姬蘅的人也晓得他喜怒无常的性子,不敢明目张胆的看,而是偷偷摸摸,小心翼翼的看。

比起来,看姜梨和殷之黎的目光,就有些肆无忌惮了。

姜梨回到席上,姜家其他人都神情莫名,尤其是姜老夫人和姜元柏两兄弟,脸色难看得很。姜景睿和姜景佑,以及卢氏并不知道其中隐含的内情,只觉得这桩赐婚的人突然变成了姬蘅。比起殷之黎来,姬蘅这个人喜怒无常,当然更不好相与。别说是成为姜家的姑爷往来,便是平日里,也要躲得远远的才行。

殷之情坐在殷之黎身边,脸色苍白,摇摇欲坠,几乎要哭出来了。她原本以为今天是一桩喜事,姜梨和殷之黎是铁板钉钉的事实,自己的哥哥样样都好,姜梨和殷之黎相处的也不错,姜家人也喜欢殷之黎,这桩亲事没有任何不成的理由。然而就真的是不成了。

不仅如此,赐婚给姜梨的人,还变成了肃国公姬蘅。

殷之情有些茫然,她只见过姬蘅两次,可每一次,都给殷之情留下了惊艳的印象。外人对肃国公的评价心狠手辣,但她却觉得,这样的姬蘅才更神秘。她纵然不识情事,也晓得这么多年,姬蘅是第一个吸引了她的男人。她本来觉得不急,可以慢慢的认识姬蘅,与姬蘅做朋友,了解他陪伴他,但突然地,猝不及防的,姬蘅就有了他的国公夫人。

殷之情只觉得上天在与她开玩笑。

殷夫人担忧的看着她,却也无能为力,她在殷家其实说不上话,更不可能改变皇帝的圣旨。

坐在殷湛身边的殷之黎,虽然面带微笑,看上去丝毫不将方才的事情放在心上,然而举杯的动作认真去看,就能看出他的心不在焉。

不仅是殷之情,就连殷之黎自己,也认为这桩亲事不会有什么意外的。现实狠狠地给了他一耳光,殷之黎并不是觉得难堪而是怎样,他只是觉得……有些异样。

宫宴开始之前,那位美貌的肃国公从他身边走过,慢悠悠的念了一首诗,现在想想,满是志在必得,和看戏之人的嘲笑。殷之黎想,他的确是姜梨的秋扇,秋日一到,没有任何作用,便合该丢弃。

殷之黎自嘲的笑了笑,他活了二十多年,顺风顺水,喜欢他的姑娘不计其数,没想到自己也会有爱而不得的一日。他知道他也许对姜梨算不得深爱,但的确是很喜欢,至少在这之前,对别的姑娘,他没有如此放在心上。

那把扇子……殷之黎闭了闭眼。

姬蘅华丽的牡丹折扇,他送给姜梨的,描绘着梨花的白玉折扇。他不知道姬蘅和姜梨是如何看待他送的那把扇子,但必然是……觉得他不自量力的。

这桩赐婚的事请,姬蘅想必早就知道了,才会抢先在父亲前一步求得圣旨,那么姜梨知不知道?

殷之黎不由自主的,微微侧过头,隔着人群,去看姜梨。

女孩子坐在席上,脊背挺的笔直,侧影清秀而美好。她唇角含着一抹淡笑,和无数次面对殷之黎的笑容没什么两样。但殷之黎却可以清晰的分辨出来,她的笑容里,多了几分轻松。

她果然是知道的,殷之黎心下一沉。

正在这时,耳边响起了殷湛的声音,那声音十分轻微,只有殷之黎一人听到。

“做你该做的事,现在,不要分心。”

殷之黎一个激灵,重新挂上了温和的笑容。

高位上,洪孝帝看着眼前一切,似乎饶有兴致,笑意浅淡。皇后规矩的坐在一边,什么话都不说,她自来都是这般温和顺从的模样,就像年轻时候的太后。

太后……太后的护甲轻轻划过椅子,发出轻微的响声,而她浑然未觉,目光极快的在殷之黎和殷湛的身上一扫,随即隐没下去。

谁也没看到。

------题外话------

大型狼人杀正式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