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震惊/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场庆功宴,本是为夏郡王殷湛准备的,然而到头来,却是殷湛失了颜面,也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虽然洪孝帝赐了许多金银珠宝,但转念一想,多年以前,昭德将军凭借赫赫战功得到的金银赏赐,也早就堆满库房了。

宴席上被人们所津津乐道的,还是姜梨和姬蘅这一桩亲事。事实上,殷之黎和姬蘅,看起来都是不错的选择。年纪相仿,殷之黎温润如玉,姬蘅俊美艳丽,一个是郡王世子,一个是国公爷。只是比起来,殷之黎看上去要比姬蘅好相处的多,性情也温和。而那位肃国公惯来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姜二小姐看起来是嫁得光鲜亮丽,却未必比得上嫁到殷家。这么一想,女眷们对姜梨的妒忌羡慕散了些,反倒是多了些同情,当然,也有不乏幸灾乐祸的。这些姜梨看在眼里,却也不说什么。今日至始自终,她都表现的十分平静,便是洪孝帝赐了婚,她也没有半分失态。

就这么一直到庆功宴结束。

结束的时候,大家要散去出宫。许多同僚同姜元柏祝贺恭喜,姜元柏心中苦涩,面上也只得笑着应承。姜梨站在一边,目光落在姬蘅身上。他站起来的很慢,好像也不觉得今日自己挑起了一件多大的事似的。目光遥遥与姜梨相接,见姜梨看着他,便扬唇一笑,端的是令人目眩。

这时候居然还敢做这么明显,也不怕人瞧出了端倪,姜梨心中暗道,忙低下头,避开了姬蘅的目光,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却不知这一切,却被两个人看在眼里。

一个是殷之黎,一个是殷之情。他们兄妹二人本就一个中意姜梨,一个中意姬蘅,自然是注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这会儿眼睁睁的看着姜梨和姬蘅的眼神交流,分明不像是“不熟”的模样,殷之情怔怔站着,差点忍不住自己的眼泪。殷之黎不像殷之情那么失态,眼中却还是闪过一丝黯然。

她果然是早就知道的,姬蘅的求赐婚,大约她也是满含欣喜的去接受。殷之黎心中浮起了一阵钝钝的疼,不尖利,却让人难受极了。他想起自己每次去姜家找姜梨的时候,姜梨也对着他笑,那时候他以为至少姜梨是不讨厌自己的。但看到姜梨看姬蘅的眼神,他就明白了姜梨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模样的。

绝不是她面对自己的时候。

殷湛走过他们兄妹二人身边,面上仍然带着爽朗的笑,道:“走吧!”

殷之黎这才反应过来,他整了整心情,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殷夫人也拉起殷之情的手,轻声道:“之情,走吧。”

一家人就这么离开了。

另一头,姜元柏好容易敷衍了一堆同僚的祝福,姜梨离开的时候,姬蘅已经不见踪影了。她倒是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同姜元柏一行人一起回府去。

回府的路上,姜梨仍然和姜景睿兄弟二人共乘一辆马车。姜景睿打量着姜梨的神色,似乎有满肚子的话要问,努力忍了忍,最后还是没忍住,对姜梨道:“你被赐婚了,怎么一点儿也不在乎?”

“那应该如何?”姜梨奇道。

“至少……你应当表示出一点惊讶吧。”姜景睿嘀咕了一声,道:“而且从郡王世子变成肃国公,你怎么一点儿也不害怕?”

“为何要害怕?”

姜景睿似乎被姜梨问的这般理所当然惊住了,他问:“难道你没有听过肃国公的传闻?”

“听过。”姜梨道:“也许都是道听途说罢了。之前满燕京城人不是还说我弑母杀敌,真相是什么却没人知道。也许肃国公与我经历差不离,不过是外人以讹传讹。”

姜景睿和姜景佑同时愣住,姜梨见他们二人神色有异,问:“怎么了?”

“你真奇怪,平日里可没见你这么维护其他人。”姜景睿道:“祖母让你和郡王世子多相处的时候,你也不乐意。现在突然被人赐婚了陌生人,反倒丝毫不抗拒,还帮着他说话。姜梨,”姜景睿道:“你该不是看肃国公长得好看,所以才对他比郡王世子好的吧?可郡王世子长得也不差啊。”

姜梨没好气的道:“胡说八道。”

“哎,”姜景睿忽然又叹了口气,“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圣旨已下,就算知道肃国公性情不好,现在也没办法悔婚。原先还以为是郡王世子……”他满脸遗憾的模样。

姜家人似乎普遍都认为殷之黎比姬蘅是更好的选择。只是经过今晚洪孝帝的举动之后,姜元柏和姜元平怕不会像之前那般认为了,姜景睿还不懂朝中复杂的局势,但姜家其他人可不傻。

姜梨猜测,等会儿回到姜府以后,姜元柏就该找自己“谈心”了。

果然,马车行到了姜府门口。姜梨想回院子,才走了几步,就被姜元柏叫住,他说:“小梨,你跟我过来一趟。”

白雪和桐儿担忧的看着姜梨,姜梨给了她们一个安心的眼神,自己和姜元柏走到了书房去。

门一掩上,姜元柏转头就道:“今晚肃国公求赐婚的事情,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

姜梨道:“不是。”

这件事情,她不得不说谎,倘若承认,姜元柏只会认为自己之前提醒他殷家有问题这件事,是处于私心。

姜元柏狐疑的看着她。

“我的确不知道这桩赐婚,甚至我也不知道夏郡王会向皇上讨要这门赐婚,不过有件事我知道,姜家和殷家绝对不可以走的太近。只要有这个苗头,一定会有人跳出来阻拦。我没想到这个人是肃国公。”

姜元柏半信半疑,他道:“你说的是真的?”

“父亲不相信我,我也就没有必要继续说下去了。”姜梨的态度坦荡,倒是让姜元柏觉得是自己太过于斤斤计较了。看着面前的女儿,他心中又有些感怀,姜梨是个年轻的姑娘,哪个年轻的姑娘家成日操心这些朝廷局势?有那样为了家族牺牲成为筹码的小姐,但首辅家的姑娘,本来就是应该千娇万宠,不应该为了这些琐事而烦忧的。

“肃国公为什么会求娶你?”姜元柏道:“在此之前,黄州也是,他救了你……你们……是不是早有往来?”

“黄州的事是个偶然,我和肃国公之间,也不是父亲所想的那般。至于肃国公为何要求娶我,我猜,只怕他早就知道了夏郡王要和姜家联姻的消息,不过是先下手为强罢了。”

“那就是说他看重你,才会和殷家抢人了。”姜元柏道。

“父亲也实在太高看了我,”姜梨微微一笑,“无论是殷家还是国公府,想来都不会为了一个女儿而推翻大局。我想,肃国公之所以求娶我,不是因为看重我,只是不想让姜家殷家联姻罢了。父亲别忘了,肃国公效忠的是陛下,陛下在这桩赐婚里,态度也耐人寻味,看样子,陛下宁愿让我嫁到国公府,也不愿意让我嫁到殷家。这说明了什么?”

姜元柏看着姜梨,心中所想的话,实在很那说出来。其实他已经猜到了那个可能,只是不愿意去相信,如果说出来,就证明之前是他看走了眼,他做错了选择,日后可能还要为之前的选择付出代价。

“陛下怀疑夏郡王,不信任夏郡王。夏郡王手握兵权,父亲又是文臣之首,焉知夏郡王不是下一个成王?成王尚且没能拉拢姜家,要是被夏郡王得逞了,你让陛下如何安心?相比之下,肃国公一无兵权,二有忠心,当然是肃国公为上佳。我猜,说不准连赐婚这件事,其实都不是肃国公自己提出来的,是陛下的主意,只是肃国公照办而已。”

姜梨的话,真假掺半,听上去却比全真全假更容易让人相信。姜元柏也是如此,他回想起了宴席上洪孝帝的反应,虽然小皇帝一日日长大,变得越来越陌生,但他在那一刻,还是能感觉得到,洪孝帝在观察。

洪孝帝的确不信任殷湛,这一点,姜梨没有说谎。

“夏郡王到底做了什么……”姜元柏喃喃道:“倘若陛下不信任他,当初就不会把他召回京。”

“成王举事迫在眉睫,夏郡王当然要出来立功。”姜梨回答:“父亲有没有想过,也许即便没有这次成王的事,夏郡王有朝一日也会回京。陛下不过是将计就计,就当是关起门来打狗,先把夏郡王放在眼皮子底下,要动手什么的,也会看的更清楚。”

姜元柏皱眉盯着姜梨,他觉得姜梨知道的可能不止这么多。她对于殷家的态度一开始就是回避,像是早就知道殷家是个麻烦似的。但姜梨是个闺阁女儿,她如何知道这么多?整个燕京城里,她认识的官家除了姜家以外,叶世杰算一个。但连他都不知道的事,叶世杰就更不可能知道了。莫非是……姬蘅?

姜元柏又觉得头疼起来,姜梨口口声声说和姬蘅并无关系,但姜元柏的直觉告诉他,并非如此。只是这个女儿嘴巴严得很,他又不可能强迫姜梨说出真相,便也只能无奈的干着急。

“父亲,”姜梨问:“当年先帝为何要把夏郡王调去西北云中?”

这件事,姜梨怎么也查不出来,问姬蘅和姬老将军,又都让她不要参与其中。姜梨就想,也许姜元柏能知道些蛛丝马迹。

姜元柏摇了摇头:“当年先帝做决定的时候,我还不是首席大学士,不知道其中内情。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从没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出来。可见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少,先帝没有告诉其他人。”

他这么说,姜梨就越是怀疑,无缘无故的,先帝怎么会突然调令,在此之前,听闻先帝和夏郡王关系极好,虽然同父异母,然而却比亲生兄弟还要亲近。一定有什么事情导致了他们的隔阂发生,但这件事大约又还没有严重到让先帝直接杀了夏郡王,所以留了一线生机,却导致了如今局面的混乱。

姜梨的话像是也提醒了姜元柏,他不再追问其他的事,而是若有所思起来。

姜梨等了许久,姜元柏也没有再说其他的话,过了一会儿,姜元柏看向姜梨,道:“算了,你先回去吧,这些事情,我慢慢再打听清楚。”

姜梨颔首,正要离开,又被姜元柏突然叫住。

他说:“小梨……陛下的赐婚,没有办法更改,你嫁给肃国公……姬蘅这个人,外面传言并不好,喜怒无常,你嫁过去,也许并不如表面上的风光……你可愿意?”

“父亲,最重要的并非是我愿不愿意,而是事情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姜梨回过头,淡淡道:“当初父亲希望我能嫁给殷之黎的时候,可也没有管过我愿不愿意,即便我表达出了抗拒。”

姜元柏动了动嘴唇,姜梨说的他哑口无言。

“肃国公姬蘅不过是传言坏了一点罢了,殷家倒是人人称好,可独独被陛下提防,那才是会牵扯姜家到万劫不复的深渊。我既已是姜家人,就摆脱不了身在其中的宿命,既然如此,倒不如找一个看上去赢面最大的站队。从成王一事,父亲也许能看得出来,陛下可不是等闲之辈,我以为,陛下最大,胜过夏郡王。”

说完这话,她便对姜元柏行礼,退出书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叶府里,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薛怀远正在与叶世杰论书。他们一老一少,相处倒是比亲父子还要和谐,叶世杰聪敏好学,对薛怀远的见识胸襟多有佩服,平日里遇着难解的问题,便都去问薛怀远。薛怀远也从不藏私,也十分欣赏叶世杰身上的正直之气,便将自己所会的倾囊相教。

相比之下,薛昭就不如叶世杰对那些书本感兴趣了。虽然他如今不如从前一般灵活,跳脱的性子却还是和从前一般无二,最喜欢的是和叶明煜呆在一块儿。叶明煜在院子里练武的时候,薛昭就一脸羡慕的看着。叶明煜也晓得薛昭是个练武的材料,可惜被永宁公主废了,他就把坐在轮椅上能够用的兵器通通拿给薛昭试了一遍,还试图让薛昭学会在轮椅上用鞭子,鞭法学得好,也不会全然被动。

叶府里的人便觉得很奇怪了,真叔侄没见那么亲热,真父子也没见如此贴心,没想到换了个伴儿,倒是契合不已。

这一日也是一样,深夜,薛昭推着轮椅,在叶明煜的房中转了几转,叶明煜有好几大箱子宝贝。都是他从前跟着商队游历经商的时候买回来的。倒也不是些特别贵重的东西,但都十分奇特。他非常大方的让薛昭挑自己喜欢的回去。薛昭左看看右看看,惊叹的同时,又对叶明煜这样潇洒的生活充满向往。

二人正在说话的时候,阿顺从外面进来了,道:“老爷……老爷……”

“什么事啊跑的这么喘,”叶明煜看了他一眼,“天塌了?”

“也不是天塌了,”阿顺急的跺脚,他可知道自家这位老爷有多宝贝外甥女,就道:“是表小姐、表小姐出事了!”

“阿梨?”叶明煜眼睛一瞪,“阿梨怎么了?”

薛昭坐在一边,起初听到“表小姐”的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毕竟还不大适应姜梨成了叶家的表小姐,可听到叶明煜叫“阿梨”的时候,就晓得是姜梨出了事。登时也急了,差点想站起来,奈何双腿无力,只得紧紧注视着阿顺。

叶明煜被薛昭的反应也吓了一跳,心中暗忖,莫不是薛昭这小子也喜欢姜梨?虽然薛昭人是很好啦,但是……不能站起来总归是个遗憾。不过叶明煜心里又很快扇了自己一大嘴巴子,就算薛昭喜欢姜梨,姜梨也不见得喜欢薛昭啊,姜梨眼光那么高,要入她的眼,也难如登天。

阿顺结结巴巴道:“外面都在传,今日宫里给昭德将军庆功,陛下赐婚了表小姐,将表小姐许给了肃国公!”

“啥?”叶明煜掏了掏耳朵,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说:“阿梨许配给了肃国公?”

这是怎么回事,给殷湛庆功,怎么最后却给姜梨赐了婚,皇帝是糊涂了还是根本分不清谁是谁,怎么乱点鸳鸯谱?

薛昭却是愕然过后,飞快的想到了姬蘅。他那时候询问姬蘅和姜梨之间是什么关系,姬蘅还说很快要做他姐夫的关系。薛昭还想,这位大人说话,未免也太自负了些。没想到今日就成了现实,他果真是成了自己的姐夫,而且还是皇上赐婚,这……怕不是偶然的吧!

阿顺还在道:“听说之前本来是昭德将军拿战功请陛下赐婚给表小姐和郡王世子的,可是陛下却说,昭德将军晚来了一步,已经有人请求赐婚了,皇上圣旨都拟好了,那人就是肃国公。”

“我……”叶明煜憋得脸颊通红,憋出了一句:“他大爷的!怎么会是肃国公?!”

怎么会是肃国公?

他早知道姜梨和肃国公姬蘅似乎不是普通的关系,倒也不是叶明煜多心,实在是因为姬蘅帮了姜梨几次,就连叶明煜都知道。无缘无故的,姬蘅为什么要帮姜梨,怕是有所图谋。而姬蘅本身生的又太美,年轻小姑娘家,很容易就被皮囊所惑,叶明煜最担心的,也就是姜梨被姬蘅迷住了。那位肃国公的名声,他可是知道的,绝不是一个好掌控的人,姜梨再怎么厉害,如今也才十六岁,如何拿捏得住这样的男人,还不如殷之黎好把握。至少看上去是个正人君子,也不会做出什么匪夷所思的事。

可是圣旨已经下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叶明煜也满脸无奈,不知如何是好,倒是一边的薛昭,呆呆的坐了片刻后,突然想起了什么,推着轮椅就要出门,道:“我去看看爹!”

“看爹?”叶明煜狐疑,一句“这个时候看什么爹”还没出口,薛昭就已经推着轮椅跑的没影儿了。

叶明煜追出去,就看见叶世杰从隔壁薛怀远的房间里出来,他看见叶明煜,快步上前,道:“三叔,他们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叶明煜看着他,叶世杰皱了皱眉,动了动嘴唇,什么话都没说。叶明煜了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世杰啊……你表妹……你还是忘了吧。”

另一头,薛昭推着轮椅,进了屋,薛怀远也有些回不过神的模样,薛昭一看他这个样子,就晓得薛怀远也知道了此事。他把门带上,推着轮椅到了薛怀远面前,试探的道:“爹?”

薛怀远的目光慢慢移向他。

“你是不是知道了,姐姐被赐婚的事?”薛昭问。

薛怀远沉默,他表现的不如叶明煜惊愕,但不代表他内心就毫无波澜。半晌,他才道:“知道阿狸成了姜家小姐后,我就一直担心一件事。我怕之后她的亲事再也由不得我坐主,也由不得她坐主,最后会所嫁非人。但我也想好了,如果真到了那一日,我就带着你们姐弟离开燕京,天大地大,总有藏身之处,大不了一辈子隐姓埋名,也能过得舒坦。”

薛昭静静的听着薛怀远继续说下去。

“但我没想到,在这件事情上,我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没用。你姐姐受的是圣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真要追究起来,就算我们逃到天涯海角,也没有用。阿昭,”薛怀远问:“这可怎么办?”

这位老人,一年前还是为雷厉风行,做事公正的中年人。薛昭不曾见过他软弱的时候,但经过了这么多事,经历了人世间巨大的波折后,他虽然仍旧微笑,但到底是经不起折磨了。

他爱惜自己的女儿,不愿意女儿受苦,又没有别的办法,天下间难道还有比这更无奈的事情吗?

“爹,您想多了。”薛昭的心头也不由得一酸,他道:“您忘了,姐姐是什么样的人,若是她不想嫁的人,无论如何都不会嫁的。加之有沈玉容的事情过后,在这件事上,她只会更加谨慎。”

薛怀远蹙眉:“你这是何意?”

“爹可知道,姐姐要嫁得人是谁?”

“是肃国公,我听过他的传言,只是当年我离开燕京城的时候,还不曾有他。金吾将军倒是个难得的英雄,可惜了。听说姬蘅喜怒无常,杀人如麻,做事全凭喜好,我怎么敢把阿狸交给他。”薛怀远长长的叹了口气。

“爹,当年咱们全家可都是觉得沈玉容挺好。就连我也觉得他手无缚鸡之力,定然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可最后怎么了,这个人是怎么对姐姐,对我们薛家的。表里如一的人,如今可真是太少了,爹。”

薛怀远不是傻瓜,薛昭这么说,他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看着薛昭道:“怎么?你知道姬蘅什么事?”

“你还记得姐姐的那个‘朋友’吗?就是把我从永宁公主府上的私牢里救出来的人,就是肃国公姬蘅。”

薛怀远大吃一惊,道:“怎么会?”

“不仅如此,据我所知,姐姐在回襄阳桐乡,插手冯裕堂的案子时,也是姬蘅在其中帮忙。司徒大夫也是姬蘅让她来给爹治病的。成王之前掳走姐姐去黄州,也是被姬蘅救了下来。最重要的是,我是如何与姐姐相认的?就是因为有一日姐姐去国公府,在国公府里见到了我,我们才得以相认。但是爹,您要想想,姐姐为何要去国公府?可见和肃国公至少不是点头之交,是很有交情的。”

薛怀远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些是,面色惊异。薛昭之前也提示过,姜梨有一个“朋友”,薛怀远虽然心中奇怪,姜梨不愿意多说,他也就没有追问。现在看来,那个和姜梨关系匪浅的“朋友”,原是肃国公姬蘅。

“他……为何要做这些事?”薛怀远问。

“爹,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但人家帮了我们,我们总不能忘恩负义,转头就骂人家是个魔头。外人传言他如何无情,但在我看来,他却是救命的恩人。”

薛怀远沉默,他没有见过姬蘅,不太能分辨薛昭的话是不是事实。

“那一日我在国公府里看见了姐姐,姐姐与我相认的时候,是没有避开肃国公的。”薛昭道:“这也就说明,姐姐很信任姬蘅,以至于敢将自己的身份托付。我以为经过沈玉容的事情后,姐姐不会轻易相信人,所以姬蘅一定是经过考验,被姐姐认为是可以相信之人。”

“阿狸真的没有避开姬蘅?”

“是真的。所以我想,这门赐婚,虽然在世人眼里不见得是好事。但对于姐姐来说,却未必是坏事。甚至于我瞧着肃国公,旁人嘴里心狠手辣的人,却不怕麻烦,为姐姐做了许多事,何尝不是有心?说不准……”薛昭顿了一下,才道:“这门赐婚,肃国公求来的时候,姐姐也是知道的。”

------题外话------

护夫狂魔阿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