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背德/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一月,燕京城下了第一场雪。

雪倒是不大,天气却已经冷极了。听闻东边那头的山都被雪封住了路,猎人都不敢往山里走。也有为了生计不惜涉险进山的,不为别的,这个时节猎得一块白狼皮卖给富贵人家的夫人,能得百两银子。

人为了生计,是什么事情就能做的出来的。

皇宫外面的宫墙房檐上,都覆盖了一层白雪,虽然不及寒冬时候的厚,但银装素裹也初见端倪。刚进门的小太监和小宫女们还很稀奇,院子里扫雪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拿脚去踩,有时候休息无人了,团个雪球球,互相扔着玩儿,倒也是颇有意趣。

年长些的,就没有这样好的兴致了。冬日里人总是变得格外容易感怀,仿佛一切都失去了希望似的。看着这些新来的宫女,只是连连摇头叹息。有今朝无来日,年年都有人进宫,年年都有人死去。君不见这白雪纯洁,土地下却掩埋了多少无名尸骨。宫里看着富丽堂皇,实则凶险,对他们来说,大约最大的幸事就是平平安安度过几年,到了年头顺利的放出宫去,成家生子,安稳一生。

慈宁宫里念佛经的声音,近来没有往日频繁了。大约是实在太冷,太后在殿里坐着抄写经书抄写没一会儿,便会手脚僵硬,宫女连忙拿暖炉来让她捂手。

“年纪大了。”太后叹了口气,道:“近来总是手脚冰凉。”

“许是殿里太冷了些,”梅香回道:“奴婢等会子让人多添几个地龙。”

太后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蹙眉,按了按额心,梅香道:“太后娘娘要不要先去寝殿休息一会儿?”

“好。”太后回答。梅香依言把太后扶到寝殿,才走到寝殿门口,太后一愣,突然道:“梅香,你守着门口,不要让别人进来。”

梅香没有问为什么,只是点头退了出去。太后这才看向里面的人。

她的床榻边上,正坐着一人,那人两手撑在身后,腿翘在椅子上,她惯来娇贵,睡得床榻褥子都是最精致软和的,这人这么坐下去,便将床坐凹下去了大半,实在很滑稽。

“你不要命了?居然敢来这里。”太后平静的道,竭力掩饰眼里的愕然。

那是个中年男人,生的刚毅英俊的模样,还带着一些不属于燕京城的落拓潇洒,闻言,他也只是笑了一笑,不以为然,道:“柔嘉,好久不见了。”

太后的身子轻轻一颤,“柔嘉”是她的闺名,这么多年过去了,先帝在世的时候,从来不曾这么叫过她一声,倒是眼前这个男人,无论她是林家的小姐,亦或是太子妃,还是皇后,甚至成了如今的太后,他叫她的时候,永远叫“柔嘉”。

这男人是殷湛。

夏郡王,先帝的兄弟,大名鼎鼎的昭德将军,就这么闯进了太后的寝殿,还唤她唤的如此亲密。

太后这么多年的平静神色,就此有了一丝裂缝,她甚至显出些紧张来。

“别担心,”殷湛道:“我过来见皇上,来你这里的时候,没有人发现,你要相信我的本事。柔嘉,你还是这么小心谨慎。”

太后冷冷道:“毕竟几十年前,我已经因为不小心而闯过大祸了。”

殷湛沉默了一会儿,才道:“那都过去了。”

“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后淡淡道:“我这么吃斋念佛几十年,就是为了弥补当年的罪过。”

“哦?”殷湛笑道:“我还以为你是在为我祈祷,祈祷我平安无事。”

他这话说的十足轻佻,让太后拧起眉头,她道:“我不明白,你回来做什么?”

“柔嘉,”殷湛收起了笑容,“你总是不肯说出真心话,我回来的目的,和你这么多年的目的,不是一样的么?”

太后道:“我没有什么目的。”

“你应该见过之黎了。”殷湛打断了她的话,“他长得很像你。”

太后的身子,突然忍不住的颤抖起来,她从开始到现在的镇定,到了此刻,突然瞬间崩溃。

“之黎,他是……”

“他是你的孩子。”殷湛温柔的道,“这么多年,我教他教的很好,他很出色,就是心肠软了些。这很不利,”他的面上显出一点烦恼的神色来,“对于他日后要做的事,这是一个阻碍。”

“你对我说这些做什么,”太后冷笑,“他纵然是我的……也见不得光。你既然已经再娶了夫人,就安心过你的日子吧。”

“原来你是因为这件事生我的气。”殷湛反而像有些惊喜似的笑了。他这副神情若是落在殷家人,殷夫人的燕泽,只怕要大吃一惊。他坚毅粗粝,潇洒落拓,但唯独没有柔情。原是他把所有的柔情,都用在了眼前这人的身上。

“先帝当年提防我,我不得不娶,不只是为了我,也是为了你,为了之黎。”殷湛道:“有了之情后,先帝打消了顾虑。我就没再碰她了,柔嘉,”他盯着太后的眼睛,“我的心里从来没有别人。”

太后扭头,想要避开他的目光,一转头却撞进了旁边的铜镜。铜镜里的女子,已经不是当年娇俏动人的模样,多少年过去了,她的容颜渐渐衰老,头发上甚至生出几根白发,她不复从前的年轻。岁月对美人的摧残从来毫不留情,这其中,对女人又要比对男人残酷。殷湛比从前更成熟,更迷人,站在他身边,任谁都不会觉得他们般配。

皇宫,终于把她变成了陌生的模样。

“我不想听这些。”太后道:“如果你是来叙旧的,请你出去。当年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此生不要再见。看来你并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当年是情势所逼,我筹谋了二十年,就是为了如今。”殷湛道:“柔嘉,就算到了现在,你心里还是有我的,不是么?就算你舍得我,你总舍不得之黎吧。你与他这么多年没有相见,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生母早就死了,倘若我告诉他他的身份……”

“不!”太后快速打断他的话,“不要告诉他。”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柔嘉。”殷湛道,“他应当学着接受自己的命运。也应当和亲生母亲相认,难道你不想让他叫你一声娘?之黎他很善良,他不会恨任何人,他不舍得你难过的。”

太后的肩头耸动起来。

她在宫里呆了这么多年,看上去与世无争,却能牢牢地保住太后这个位置,确切的说,先帝在的时候,她就一直把皇后这个位置坐的很稳,一切都做的无可挑剔。

太后是林家小姐,年轻的时候,是封城伯的长女。温婉贤淑之名众所周知,十六岁的时候,被当时的皇帝指给了太子,成为了太子妃。

一入深宫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太后的心中,也是有一位萧郎的,这位萧郎不是别人,正是和太子同父异母的兄弟,当时还是皇子的夏郡王殷湛。

林柔嘉有一日上山去寺庙祈福的时候,遇见了歹人,恰好那时候殷湛在附近,便救了林柔嘉一命。林柔嘉心怀感激,替受了伤的殷湛包扎。两个年轻人便生出特别的情绪。她为殷湛的英勇威武动心,殷湛喜欢她的娇柔温婉。封城伯认为女儿遇袭的事情传出去不好,便没有声张。当时在场的林家下人也全都处理了。于是过去这桩事,便没有人知道。在旁人眼中,林柔嘉和殷湛仍然是不相干的两个人。

但情感的滋长,并不需要任何环境,喜欢就是喜欢,有时候轻飘飘的一眼,长而久之,就会引发巨大的执念。殷湛本来打算让人去林家提亲,可还没来得及,宫中赐婚的消息就传来了。

林柔嘉成了太子妃。

人生大约是就是这样,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圆满。林柔嘉想,也许殷湛就是她此生也圆满不了的一个执念了。她决定放下年少的这段相思,好好的做太子妃。

她做的很好,皇帝驾崩,太子成了新的皇帝,她成了皇后,甚至还诞下了小太子。

那是林柔嘉进了宫以后,最快乐的时光。封城伯感到很满意,隔三差五就让林夫人进宫来陪女儿说话,林家都以林柔嘉为荣。她的兄弟姐妹因此得到荫庇,还有皇帝,皇帝因为先得了小太子的原因,对这个长子格外关心,平日里没事就到慈宁宫来转转,这是最让林柔嘉惊喜的。

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不可能只宠幸一个女人,尤其是做皇后更要贤明大度,不可妒忌。但林柔嘉的心里,始终只是一个小女人,她受不了被冷落。于是因儿子而带来的关切,对她来说就格外受用。

再然后,宫里陆陆续续的,有了其他皇子。刘淑妃生了二皇子,夏贵妃生了三皇子,还有新的美人妃嫔。皇帝宠爱刘淑妃,欣赏夏贵妃,对二皇子和三皇子也很好,好在太子是皇帝教着长大的,皇帝最宠爱的还是太子。

夏贵妃生下了三皇子后,很快去世,皇帝把三皇子养在皇后名下。林柔嘉表面待三皇子和气,实则厌恶,她怕这孩子生出不该有的念想,想和太子争夺东西,不由得处处提防。毕竟太子就是林柔嘉最后的念想了。

但上天竟然把最后的念想从林柔嘉身边夺去。

太子死在了五岁。

林柔嘉几乎要疯了,她濒临疯狂,一口咬定是三皇子做的好事,否则两个皇子一道在御花园玩,怎么单就太子出了事?

皇帝安抚她,林柔嘉恨不得让三皇子立刻去死,再然后太医来了,验明尸身,加上宫人作证,太子是先天不足,突发心疾而死。三皇子是无辜的。

林柔嘉濒临崩溃,她知道这么多人,太医不会说谎,然而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答案。如果不是三皇子,她就没有了可以寄托的恨得对象,她会死的。

太子死后,皇帝一度很体贴林柔嘉,为此对她百依百顺,然而帝王的耐心是有限度的,林柔嘉成日阴沉沉的,长此以往,皇帝就不爱来坤宁宫了。而宫里的斗争最是残酷,只要稍退一步,很可能跌入万丈深渊。譬如二皇子的母妃刘淑妃,就在这个时候,蠢蠢欲动。

如果立二皇子为太子,刘淑妃就是太子的母妃,把自己这个皇后取而代之是迟早的事。皇后有些着慌,封城伯告诉她不必害怕,她还有一个三皇子。这个三皇子的性情肖似死去的夏贵妃,聪颖知进退,未必不可利用。无论如何,已经失去了一个太子,万万不可能连皇后的位置都丢掉。

林柔嘉被封城伯的一席话说的醍醐灌顶,恍然大悟。决心要守住自己的位置,不让人有可趁之机。她重新开始温和的对三皇子,养育他,仿佛以一个慈母的身份。这位三皇子也真的不辜负她的期望,变得凌厉,且一口一个“母后,”仿佛很亲热似的。也几乎要让人忘记,几年前,因为太子的死,皇后恨不得致他于死地的模样。

有时候林柔嘉自己看着她和太子母慈子孝的画面,心中都会无声的嘲讽,只觉得不过是两个惺惺作态的人。她越发的怀念起自己死去的儿子,也对皇帝的无情冷了心肠。

就在这个时候,征战凯旋的殷湛出现了。

自从林柔嘉成为太子妃之后,殷湛便离开燕京城,去了边关。林柔嘉只能从宫人的捷报中得知他的消息。但时间久了,她又忙于勾心斗角和委曲求全,人生发生巨大改变,也就将这些事情全都抛之脑后。殷湛似乎是离她很遥远,很遥远的一个幻影,林柔嘉得知他要回来的时候,也很冷静,认为时隔多年,当自己再见殷湛的时候,大约也只是两个陌生人相见而已。

她不知是高估了自己的决心还是低估了自己的动心,当她和殷湛相见的时候,一瞬间,她突然发现,过去几千个日日夜夜里,并没有消磨自己对殷湛的感情。殷湛还是她记忆里的模样,甚至比过去还要令人着迷。只是殷湛如今已经娶妻,她知道那家的小姐,如她过去一般的温婉良善。再看自己,林柔嘉觉得面目全非的自己,难以面对殷湛。

可殷湛竟然闯进了她的宫里。

他冒着被发现掉脑袋的风险,不顾一切,就如同初见的时候,他为了保护萍水相逢的陌生姑娘,不惜受伤时候的英勇,闯进了她的寝殿,闯进了她久旱的心里。

殷湛知道她一切的不甘心,知道她的痛苦,知道她的愤怒。他用强势而汹涌的姿态替她抚平了这些年来的伤痛和空虚。感情一发不可收拾,仿佛是一颗将熄的火星,突然得了柴火,烧的灼灼夺目,烧成弥天大火。

他们谁也无法阻拦这把火越烧越大,即便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万劫不复,仿佛走钢丝,在危险中沉沦,但谁也不愿意叫停。仿佛就这样死去也值得了。

殷湛告诉她,他所娶的妻子,也不过是因家中父母之名,并无感情。在他心里,生生世世,只会爱上一个女人,就是林柔嘉。

林柔嘉是个女人,她装作端庄贤淑了这么多年,还是为了一个不爱的男人,在这一刻,在殷湛面前,她突然感到了被爱的滋味。她因此而疯狂,因此奋不顾身,她甚至为殷湛生了个儿子。

这个儿子,殷湛给了他一个殷家的身份,甚至殷湛死去的那位夫人,也是这个秘密的牺牲者。

她背叛了自己的丈夫,他背叛了自己最要好的兄弟,二人在背德间达到极致的欢愉,但欢愉不是永恒的。

皇帝到底是听到了一些风声,然而他们隐瞒的太好,找不到证据,皇帝便一封调令,让殷湛去了云中。

殷湛去的时候十分潇洒,他甚至在走之前还娶了一位续弦,不久之后那位续弦就有了身孕。他走的时候很匆忙,一句话也没给林柔嘉留下,林柔嘉为此恨了很多年。她以为自己再次被抛下了,但仍然不甘心。

直到太子登基,成了洪孝帝,她成了太后,更是每日都躲在慈宁宫里抄佛经。她抄了许多年,让自己喜怒不形于色,可当这个男人,与她纠缠了半辈子的男人这样冒险闯进她的寝宫时,她悲哀的发现,她的心潮仍会为他起伏,那些佛经没有一丁点用,她轻易的就被他挑起疯狂的情绪,无药可救。

“你把我弄糊涂了,殷湛。”她轻声道。这一句话,没有端着的姿态,反而轻柔了下来,就像是许多年前的林柔嘉一样。她说:“我想做的事情,自然会自己做,你这样进来,我不明白。”

“当年我离开的时候,实在太匆忙,皇兄在宫里上上下下都安排了眼线,倘若我来跟你告别,一定会被发现。我不想连累你,柔嘉。”他温柔的道:“这么多年,你受苦了。”

林柔嘉的眼泪险些要掉下来,她别过头道:“殷湛,我不是受苦,是累了。”

宫里沉默了一会儿,他道:“我想上一次没有同你告别,你可能会记恨我,所以如今离开之前,我一定要向你告别。”

“告别?”太后转过头来,盯着殷湛,声音有些变化,“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做一件事,柔嘉,”殷湛站起身来,走到太后身边,太后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却被他按住肩膀,他低头看着对方,太后被他衬的格外娇小。他继续说道:“当年的事情,有很多东西,没有处理干净。如果不把这些麻烦都处理掉,你和之黎,都会很难过。我是你的男人,是之黎的父亲,这些事情,应该由我来做。”

太后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一些端倪,心中莫名紧张了起来,她再也顾不得佯作矜持,问:“你究竟要做什么?”

“看,”他看着太后的反应,像是满意的笑了,“你果然还是在乎我的。”

“姬兄的儿子,如今的肃国公,你也看到了。”殷湛道:“他是冲着我来的。”

太后的身子,突然剧烈颤抖了一下,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过去了,听到了这个名字,她仍然会觉得后怕。

“姬蘅那个人……”她道:“我不明白,这些年,我想杀了他,可是,”她摇了摇头,“我杀不了他。”

她纵然再神通广大,也只是一个宫里的女子,姬蘅不是普通人,想要杀了他,并不容易。至少太后尝试了很多年,从未成功过。

“我其实并不想要杀他,”殷湛道:“可是他已经知道了,他的目的是杀我,如果不杀了他,他就会伤害之黎。柔嘉,我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姬兄生的这个儿子,和姬兄一点也不像,姬兄为人光明磊落,正直豪爽,他这个儿子,却不择手段,心机深沉。倒是很像他娘。”

太后的身子,忍不住又颤抖了一下。

虞红叶,这个名字,很长一段时间曾经成为她的噩梦。她不会刻意想起这个人,但这个人,总会不请自来的钻入她的脑海中。

她的聪慧,她的狡黠,她的胆大,还有她的愤怒和绝望,诅咒和难以置信。

太后猛地闭了一下眼。

“柔嘉,别怕,我回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姬蘅早就在计划这件事了,从很早以前,他扶持成王开始,就是为了逼我回来。便是我此番不出面,他也会从你身上动手。”殷湛道:“柔嘉,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你害不害怕?”

他盯着太后。

太后面上,登时浮起了一个笑容,这个笑容带着点轻蔑,带着点嘲讽,终于有了些太后的影子,她道:“从出生到现在,我从来没有别的选择,你问我害不害怕,很多年前我就明白了,害怕有用么?你去吧。”她低头,“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日了。去把那些人全都杀光,天下是你的,我也是你的。倘若你死了,我就和你一起死。”

殷湛笑了笑,道:“我不会死的。”

太后看着他的脸,道:“记住你说的话。”

殷湛吻了吻太后,她站的僵硬,等殷湛走后,梅香推门进来,看见太后瘫软在椅子上,脸色苍白。

“太后娘娘。”梅香连忙过来扶她,可还没走到太后身边,太后就摆了摆手,让她不要靠近。

她捂住自己的心口,那里心跳的很快。

她回答殷湛说不害怕,胆子怎么可能不害怕呢?他们像是负隅顽抗的老鼠,阴暗、卑贱、伺机而动。早在多年前,那令人沉沦的欢愉就埋下了祸种,这颗祸种沉默了多年,如今,到了爆发的时候了。

谁也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

……

殷湛离开了慈宁宫,他绕了一段路,没有发现,他今日进宫是见皇帝,实际是来看林柔嘉,但现在还不能光明正大,他不能给林柔嘉惹麻烦。

在他绕过宫中长廊,要往宫外走的时候,迎面来了一人,恰好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人一身红衣,红衣边缘绣着黑色的蝴蝶,黑靴银带,分外妖冶。他手持一把折扇,冬日里,他也折扇不离手,一双眼睛勾魂夺魄,似笑非笑的盯着殷湛,道:“夏郡王。”

“肃国公。”殷湛停下了脚步。

他打量起姬蘅,当年姬暝寒是北燕出了名的美男子,姬蘅的母亲则是天下有名的绝色美人,当得起妖姬一说。现在看来,姬蘅不仅性子肖似虞红叶,连五官容貌,也继承了虞红叶的艳丽夺目。关于姬暝寒,继承的倒是不多。

他道:“你和你父亲,真是十分不像。”

“但我和我娘像,”姬蘅笑道,“殷之黎和他娘,可不是很像。”

殷湛哈哈大笑,“人的容貌,可不是像与不像就能说得清的。”

“夏郡王说的是,”姬蘅轻飘飘的道,“夏郡王如此了解家父家母,难怪当年是朋友了。”

殷湛有些复杂,他和姬暝寒,的确称得上是肝胆兄弟,也曾惺惺相惜过,虞红叶当年在青楼里遇到有人找麻烦,因着晓得姬暝寒的心思,殷湛还帮着解过几次围。他和姬蘅的父母,的确称得上是朋友,而且还是真心实意的朋友。如果不是后来阴差阳错,姬蘅应当叫他一声叔叔,他应当叫姬蘅一声世侄。

而不是现在这样,姬蘅以一种轻佻的,平等的,甚至暗藏不屑的语气与他说话,姬蘅居高临下,他百味杂陈。

“的确如此。”殷湛笑道:“倘若你父母还在世的话,看到你如今的模样,也会很欣慰。”

“不是每个人都有郡王世子的福气。”姬蘅含笑道。

殷湛脸色一变,表面上,殷之黎的生母已经去世了,但姬蘅却非要这么说……他果然是知道了。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听到姬蘅说出来的时候,殷湛还是忍不住心中一跳。

“昭德将军不必紧张。”姬蘅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淡淡开口,“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杀人偿命,也该如此。无论是谁,一个都跑不掉。是不是?”

他的尾音划过空气,笑容残忍的令人心头发凉。

------题外话------

连着两届皇帝都被绿了…可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