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痛事/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蘅径自走了,徒留下殷湛一个人站在原地。他脸上惯来爽朗的笑容已经消失殆尽,留下的只是阴沉。

他能听得出来姬蘅话语里的重重杀机,带着迫不及待的欢喜。他突然感到有些紧张起来,紧张时间不够用,他兀的转过身,快步离开。

姬蘅进了宫,穿过长廊,走过大殿,苏公公将他引进了皇帝的御书房,退到了门外。

姬蘅走了进去,年轻的皇帝坐在桌前,桌上是厚厚的奏折。

“陛下。”他开门见山,“时机已经到了。”

洪孝帝从奏折中抬起头来,看向姬蘅。

旁人起初认为姬蘅效忠于洪孝帝,并不是一个绝佳的选择。成王还在的时候,洪孝帝的势力衰微,随时都能被成王取而代之。成王的事情过后,众人才发现,这个向来他们不看好的帝王,才是一只真正沉睡的狮子。姬蘅从一开始,就敏锐地挑选了最强大的人。

但这样的君臣,到底关系是不牢靠的,似乎存在一些相互利用的嫌疑。况且洪孝帝当初能怀疑右相,如何不会提防姬蘅?

但洪孝帝自己知道不是。他和姬蘅之间,存在着一种奇妙的关系,大约是同病相怜,又或是同仇敌忾。姬蘅对于洪孝帝,不仅是一个筹码,一个可靠的臣子,从某些方面来说,姬蘅还能算是他孤独的帝王生涯里,值得信任的朋友。

也许这是因为一开始姬蘅就告诉了自己他的打算,又或是姬蘅从来都恪守一个臣子的本分。他看起来行事无忌,其实精准的把握住了距离,以至于让洪孝帝没有任何理由去怀疑他。

“你真的决定了?”洪孝帝问,“朕并不愿意你冒险。”

“陛下,这件事情,臣已经筹谋多年,如果不是臣来做,其他人也许无法成功。到那时候,未免功亏一篑。”姬蘅神情不变,“臣意已决,请陛下成全。”

洪孝帝长长叹息一声。

是的,很早之前,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日。走到这一步,并不容易,成王的彻底溃败,殷湛的归来,全都在他们掌握之中,他们小心翼翼筹谋,临到头了,才发现时间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岁月如梭。

“姬蘅,你一定要平安回来。”洪孝帝道。

“会的,”姬蘅笑了一下,“不管是为了陛下,还是姬家,臣都会……亲手杀了他。”

苏公公站在门口,仿佛万事都不入耳似的,神情不变,只是心中却叹了口气。都说人前显贵,人后必然受罪。旁人只看到了陛下和肃国公如今的得意,谁知道,这些年他们过的又有多艰难。

只是不说罢了。

……

殷湛回到了殷家。

他从宫里回来的时候还很早,但府里的人都以为他不在,因他一回府就把自己关在了书房中。一直等到夜幕降临,殷湛从书房里走出来的时候,下人们还吓了一跳,殷之情道:“父亲,原来你在家,我还以为你出去了。”

殷之情这些日子也消瘦了些,因为姬蘅和姜梨定亲的缘故。不过她到底性子热烈爽朗,已经努力在走出来,至少没有一心沉浸在痛苦之中。

殷湛看了她一眼,殷之情被殷湛的目光吓了一跳,殷湛的目光格外冰冷,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虽然殷之情知道,殷湛向来最疼的是哥哥,但也不曾用这般的眼神看过她,她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这时候,殷之黎从另一头走过来,恰好看见他们,就道:“爹,之情。”

“哥哥。”殷之情有些害怕,往殷之黎的身后躲。殷之黎奇怪的看向殷湛,平日里殷湛对殷之黎虽然严厉,大多数是的时候,却也是笑呵呵的,今日的他,脸上却是一丁点笑容也没有,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可怕了。殷之黎也一愣,听见殷之情在身后低声道:“你又做了什么错事,惹得父亲生气?”

殷之黎一头雾水,他可什么都没做。这时,殷湛对殷之黎道:“之黎,你跟我过来。”

殷之黎只得跟了上去。

殷湛带着殷之黎进了自己的院子,走到了书房里。他甚至把书房门口的小厮全都赶到了院子门口,让他们在院子门口守着,整个硕大的院子,就只有殷之黎和殷湛两个人。

下人们习惯了殷湛说一不二的性子,连好奇都没有,乖乖的去院子门口守门了。倒是殷之黎心中疑惑,不知道殷湛接下来要与他说的话有多重要,才会布置的这么周全。

一进门,殷之黎就问:“爹,出了什么事?”

殷湛只是看着他,什么话都不说。殷之黎从来没有见过殷湛这么复杂的眼神,他惯来是愿意说的就直接说,不愿意说的就不说,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今日他看着殷之黎的目光,却像是一个溺水之人在拼命挣扎,看得人胆战心惊。

殷之黎莫名的就有些不安,他又问了一遍:“爹?”

过了很久很久,殷湛才道:“之黎,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你的生母,如今还在人世。”

殷之黎诧异的睁大眼,一时间话语都结巴了起来,他说:“怎、怎么会?娘不是在……”在生他的时候就死了,这是所有人都告诉他的事实。

“她并非你的生母,”殷湛沉声道:“你的生母,是当今太后。”

殷之黎后退一步,脸色顿时苍白,他道:“爹……你……”

“你是我和太后的儿子,之黎。”殷湛道。

只一句话,所有的因果瞬间明了,不必再去问更多,也不必再去怀疑什么,殷湛的表情说明了一切。和殷湛相处了这么多年,殷之黎早就知道殷湛说真话的时候,是什么表情。

就是现在这个表情。

“不、不可能……”理智知道是真的,然而情感上,殷之黎怎么也接受不了。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他是私通子!这恶心的罪名会伴随他一生!

但殷湛只是看着他,就如同过去无数次,对他的教诲一般,他道:“你知道我不会骗你。”

殷之黎却突然恍然大悟。

从前那些总是不明白的事情,好像突然就全都明白了。譬如他的生母,为何府里几乎没有人提起她,问起殷湛,殷湛也好像并不在意。他从来不主动说起殷之黎的生母,可对于现在的殷夫人,殷湛也谈不上多喜欢。他有时候会觉得,父亲的心中或许有一个珍视的人,但那个人一直没有端倪,如今他明白了,原来那个人是当今太后。

从云中到燕京,从成王到姜家,他不明白为何殷湛要这样做,要那样做,殷湛也从不给他理由。如今这个理由出现了,如此理直气壮,却让殷之黎无法接受。

“你想要我做什么?”殷之黎冷笑道:“和姜家联姻,是因为你有狼子野心吧!我是太后的儿子,那又如何?因为当今皇上不是太后的亲生儿子,太后所以还是希望由我来继承大统,你们想要起去谋朝篡位吗!做出这样的事,你们怎么敢!我没有这样的母亲!”

“啪”的一声,殷湛的一巴掌,狠狠的摔在了殷之黎脸上。

他沉声道:“我不允许你侮辱她!”

殷之黎红着眼反驳:“做了就不要怕人说!”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林家小姐,我们两情相悦,我准备上门提亲的!林家贪慕虚荣,得了赐婚,她就嫁给了皇兄。皇兄得了她却不珍惜,她在宫里过的生不如死,若不是我后来出现,她恐怕就要死在宫里了。殷之黎,”他连名带姓的叫殷之黎的名字,仿佛怒极,“是我强迫她,你的母亲是无辜的!她本可以不生下你,至少那样她不必有把柄和危险,但她还是生下了你,因为她舍不得!你可以恨我,你不可以恨你的母亲,她没有任何对不起你!你明不明白?”

殷之黎的眼泪,一下子忍不住流了下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可眼下的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做了。他不能去怪太后,因为太后冒死生下了他,他也不能去怪殷湛,因为殷湛将他抚养了这么多年,悉心教导。那他能怪谁?他娘的他能怪谁?

他的喉咙里,逸出一声悲惨的哭嚎。

殷湛看着面有不忍,他知道这样对于殷之黎来说,无异于摧残。但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的性情,他心太软,说好了些是善良说难听是优柔寡断。殷之黎吃软不吃硬,这样说,他对太后就无法硬起心肠。

殷湛并不在意殷之黎恨不恨自己,他只担心殷之黎不肯与林柔嘉相认。

“你的血液里,留着皇家的血。”殷湛短促而坚决的对他道:“听着,接下来,我要去做一件事,这件事很危险,也许我不会回来。倘若我回不来,殷家的一切就都交给你了,太后也会受到牵连,答应我,保护你的母亲。”

殷之黎的哭嚎一顿,看向殷湛,他意识到了什么,道:“你想干什么?”

“早年间的恩怨,是时候该了结。”殷湛道:“我不惧怕接受结果,我只是放不下你们母子。”

殷之黎摇头:“不,你不要做。”

“没有回头路的。”殷湛突然笑起来,他的笑容一如既往的爽朗,只是目光里,有一股偏执的疯狂,他说:“从当年遇到你娘开始,我的命运就注定了。我这一生,谁也不为,只为她而活。之黎,你也是一样,你的命运就是这样,我会替你扫除前面的障碍,但剩下的事情你必须自己做。你千万不能功亏一篑,殷家所有的人,还有我的兵马,日后就交给你了。”

他说的如此郑重,仿佛知道自己这一去便必然不会再回返似的。殷之黎的心中,突然涌出深切的悲哀来。可他仍然摇头,道:“不要,不行。”不知是在抗拒这强加于身的命运,还是在拒绝这不可知的、并非他想要的未来。

但同时他也明白了,早在许多年前,殷湛就开始做的准备。他教自己兵法,又教自己治人之道,如今看来,这怕是从老早以前就开始的计划。可能从他出生开始,甚至是他在太后肚子里的时候,殷湛和太后,就已经为他谋划了一条,在他们眼中无比灿烂辉煌的未来——坐拥天下。

“你是在骗我对吗?父亲,”殷之黎茫然的,恳求的看着殷湛,“我并非是太后的儿子,只是你希望我能按照你说的做,才这样骗我是吗?”

这个温雅俊美的贵公子,是所有人眼中的佼佼者,何曾有过这般卑微的时候。殷湛却只是硬着心肠,道:“我没有骗你。柔嘉生你的那一年,刘淑妃陷害,为自证清白,去红山寺面壁思佛,就是在那里,生下了你……”

说道过去,殷湛的面前似乎又浮起了往日的画面。那可真是步步惊心的一段日子,要防止整个红山寺的人泄露秘密,如今那些战战兢兢的日子都过去了。而未来却又像是走近了死胡同。

这或许是他的命运,他也无从选择。

殷之黎又忍不住颤抖起来。他不曾有过这么无助的时候,殷湛道:“之黎,我不管你如今怎么想,但是没有时间了。我必须要把接下来的事情告诉你,你必须听着……”

殷湛的院子里,听不到丝毫声音。外面屋里,殷之情坐在殷夫人的身边,担忧的问:“殷之情是不是闯了大祸,我刚才看爹的脸色,实在很可怕。”

“不会的。”殷夫人温声安慰,“你爹自来疼爱之黎,便是之黎真的犯了错,也不会过分责怪。”

殷之情这么一想,觉得殷夫人说的也是,这才放下心来。这倒是不假。殷湛对于殷之黎的疼爱有目共睹,都说父亲偏疼女儿,尤其是殷之情是小女儿,但殷湛对于殷之情和殷之黎的区别,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

好在殷之情从小到大也习惯了,况且殷之黎也对她很好。

“不过他们进去了说了这么久还没出来,真是令人担心。”殷之情道,“前些日子殷之黎就因为姜二小姐的事情难过了一阵子,这要是被爹骂一顿,肯定更不好了。”

殷夫人看着殷之情,心中叹了口气。都说殷之黎因为姜梨的事伤心,殷之情又何尝不是?这个傻子,自己都消瘦憔悴了不少,还想着别人。真是和自己一样,平白长了一张美艳精明的脸,实则比什么人都吃亏。她不由得心酸。

过了很久很久以后,殷湛从院子里走了出来。他出来的时候,目光冷漠,面色阴沉,下人们谁也不敢上前。殷之情和殷夫人也不敢说什么。他走出院子,直接出了殷府大门,这么晚了,也不知道去做什么。

殷之情对殷夫人道:“娘,我去看看殷之黎。”

殷夫人点头,殷之情便飞快的跑到了殷湛的院子,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殷之情推开书房的门时,第一时间竟没有看到殷之黎的影子。她心中尚且还在纳闷,怎么殷之黎一转眼就不见了,正要出门去院子里找找,扭头的时候,脚步却顿住了。

殷之黎躲在门后。

他是真的“躲”在门后,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惊吓,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抱着自己的头,殷之情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道:“殷之黎?”

殷之黎抬起头,殷之情想要出口的话顿时说不出来了。

她记得她从来没有看过殷之黎哭过,从小到大,殷之黎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脸上随时挂着从容和煦的笑容。哪怕是和人比武被人从马上摔下来,也是笑着安慰家人。殷之情虽然觉得殷之黎有时候太好欺负了些,心软了些,但骨子里,还是为殷之黎感到骄傲,如今这个脆弱的殷之黎出现在面前,殷之情一瞬间竟然不敢相信。

她想要摸摸对方,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下手,只得放轻了声音,问道:“你怎么了?父亲对你说了什么?”

殷之黎眼神的麻木让她心惊。

“喂,殷之黎!”殷之情使劲儿推他,“你不要吓我!”

殷之黎这才慢慢转过目光,看向了殷之情。这个时候,他也忽然明白了一些事情。难怪殷湛娶了续弦,之前百般恩爱,等殷之情出生后,就开始冷落殷夫人,陌生的像是换了个人。以前殷之黎以为,是因为殷湛害怕他多心,认为继母和继妹会分走殷湛的宠爱,所以故意这么做。殷之黎还对此对殷夫人母女感到抱歉,但也天真的认为,这是因为父亲足够疼爱自己,事事以自己为先。

现在想想,那都成了一厢情愿的笑话了。殷湛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避人耳目,娶续弦生子,只怕是为了让皇帝放心,让人不会将他和林柔嘉联系起来。殷家母女根本就是一对牺牲品,殷之黎不知道该为殷家母女感到悲哀,还是该为殷湛和林柔嘉自私的爱情感到恶心。

殷之情蹙起眉头,她实在很不喜欢殷之黎看她的眼神,像是在可怜什么东西似的。她问:“你到底怎么了?是闯了什么大祸,爹才把你说成这幅模样?”

她心里也很疑惑,就是殷湛教训殷之黎教训的狠了些,殷之黎也不至于做出这幅姿态来。殷之黎收回了目光,站起身来,他不知是不是蜷缩的时间太长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浑身上下好像使不出什么力气,差点栽倒下去,还是殷之情扶了她一把。

等他站稳后,他才慢慢转过头,看着殷之情,道:“之情,你和母亲,回云中吧。”

“什么?”殷之情一呆,不可置信的盯着他问:“为什么?你和父亲呢?你们一起回云中?”

“我们可能没办法回去了。”殷之黎朝她笑了笑,只是殷之情觉得,他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你和母亲回云中去,越快越好,其他的事,我来安排。”说完这句话,他就跌跌撞撞的往外走去,不顾殷之情在背后的质问。

……

国公府的夜,到了冬日,还是花红锦簇的,但并没有因为花朵开的繁盛就多出暖意,反而有种诡秘的萧瑟。

花圃边,有人负手而立,他站在一棵树旁,这棵树到底还是一棵小树,还没长大,迎来了它的这个冬日。它站在这里,脊背挺得笔直,很有几分倔强的样子,让姬蘅的脑海里,浮现起另一个人来。

他嘴角一勾,笑了。

“这些花又开了。”他的身边,司徒九月道。

司徒九月穿着一身黑衣,身上,头发上,手腕上都缀着铃铛,她自来都是冷冰冰的,今夜却显得有些奇异。

“我不在的日子,它们就托你照顾了。”姬蘅道。

“当然。”司徒九月回答,“我会好好照顾他们,如果你回不来,这些花就全是我的了。”

“司徒,你这话说的难听了啊。”闻人遥在一边不满道:“实在很不吉利!呸呸呸,百无禁忌。”

今夜的国公府,似乎比往日来的热闹一点,陆玑和孔六也站在一边,只是不如往日得闲,各个神情凝重,仿佛要发生什么大事一般。

小红似乎也觉得气氛的不对,站在树枝上,歪头瞅着这些人,平日里聒噪得很,今日却一言不发,安静的要命。

陆玑道:“大人准备何时动身?”

“明日。”

“走之前,不和姜二小姐打个招呼么?”孔六迟疑的问道,“毕竟你们如今已经订了亲,她是你的未婚妻,这种事,还是与她知会一声为好。”

“不必。”姬蘅道:“她知道了会担心。”

众人沉默,这一趟有多凶险,谁都知道。姬蘅和殷湛之间,注定会有这么一场生死较量,他们彼此互为诱饵,兵行险招,谁都藏有后手,谁都想做那只最后的黄雀。谁也不会善罢甘休,但这一场谁是最后的胜者,都说不定。姬蘅筹谋了几十年,殷湛何尝不是?

也许甚至于他们之间的差别都只在毫厘,全凭老天偏心,多赏谁一些运气罢了。

“我已经准备好了。”孔六道,“燕京城这边都安排妥当。”

“好。”姬蘅道:“陆玑,你也留在燕京。”

“大人,”陆玑眉头一皱,“此番你一人前往,恐是凶险至极。如今正是关键时候,万万出不得闪失,以身涉险并非上上策。”

“殷湛的兵马留在北燕各地,燕京为重,他离开为诱饵,身边不会带许多人。我要诱他出来,当然不能兵马围绕,但也不是全无办法。”姬蘅淡淡一笑,“这一次,非置他于死地不可。”

他说话的时候,慢慢抚上了面前那棵小树的树枝,随即笑了,“他也是一样。”

国公府花圃里的事情,似乎无人知道。姬老将军的书房里,却是点着灯。

他虽老当益壮,精力旺盛,但每晚都歇的早,说是早睡早起有助于延年益寿。这么多年,他的确看上去比同龄的老人都要强壮年轻。但老将军是不可能和年轻将军相比的,就譬如这满屋子的兵器盔甲,全都生了锈,落满尘埃,即便他经常擦拭,也像是迟暮的英雄,令人惋惜。

他慢慢的从这些兵器面前走过,他伸手抚过金色的甲胄,坚硬的盔甲,威武的长枪,凶悍的大刀……每走过一件兵器面前时,他都在驻足停下来,静静的站一会儿,似乎在回忆过去的峥嵘岁月。他的脸上,显出一些回忆的神色来,到了最后,他走到了一方宝剑面前。

宝剑的剑鞘上,镶着晶莹的红宝石,雕刻着繁复的花纹,而剑身通体雪亮,轻巧纤薄,从剑鞘里抽出来的时候,却夺目令人不可逼视,一股凶悍的杀气扑面而来。

这是上过战场的宝剑,名曰“青冥”,从他开始,到姬暝寒结束,姬蘅却不肯用剑,他平日里只用一把扇子,姬老将军说过很多次不要让他用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但姬蘅却自顾自根本不听。

他喜欢那种顷刻之间取人性命,还姿态优雅好看的东西。

姬老将军把“青冥”从墙上取了下来,他走到桌前,找了一方布,慢慢擦拭起来。

随着布巾擦拭,宝剑越发雪亮,拿在手上,似乎有一种错觉,剑在鸣动,铮铮然发出声响。

“老伙计,”姬老将军爱惜的擦拭着,将它拿在手中,仿佛面对一个阔别多年的朋友,还是多年以前一同上过战场的兄弟,“我老了,你还是这么凶猛。”

剑握在老将军的手里,依稀可以看得见当年画面,年轻的将军手持宝剑,驰骋沙场,英勇无畏的英姿。然后时光匆匆打碎,物是人非,剑是此剑,人非故人。

他呆呆的握着剑,惆怅的坐了好一会儿。旁人看到,定会讶然这向来开朗快乐的老人,何以有这般悲伤的时候。

他擦好了剑,把剑放回了剑鞘,搁在桌上。灯火静静的燃烧着,照亮了老将军的眼睛,也照亮了他眼里的泪。

“暝寒啊,”他喃喃的道:“二十多年了,我们父子,也该再见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