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威胁/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府下人灭口,主子失踪的事,很快就报了官。官员很快过来,发现姜梨也在此的时候吓了一跳,委婉的劝慰让姜梨先回家等去。这等灭门的惨案到底场面血腥,但姜梨除了神情不忍以外,竟没有多少害怕的神色。

她知道姜元柏也很快会知道此事,会让她赶紧回府。姜梨正要和司徒九月告别,司徒九月突然道:“我和你一道回去。”

姜梨道:“九月姑娘?”

“那些人既然是冲着你来的,赵轲如今也不在姜府。倘若对方要让你做什么事,或许我在旁边,你至少有个商量的人。”她又道:“我现在回国公府里,国公府什么人都没有,也没有任何用处。”

姜梨知道司徒九月是担心薛昭,况且司徒九月身上还带着不少毒药,或许能派上用场,她就道:“好,你跟我一道回去吧。”

司徒九月就这么跟着姜梨回到了姜府,姜梨之说司徒九月是国公府里的丫鬟,梳头梳的好,特意让司徒九月来姜府梳两日头。一听是国公府的人,姜家的人问也没多问,谁敢管姬蘅的人?

姜老夫人得知了叶家出事,先把姜梨叫道晚凤堂问了一问,又告诉姜梨姜元柏和姜元平已经插手此事,让姜梨先不要着急,没发现尸体就是好消息。这些日子姜梨就不要出门了,燕京城实在不太平。

姜梨想着叶家的事,心不在焉的敷衍了过去。末了回到芳菲苑,司徒九月早已被白雪带回屋里等待了。姜梨进了屋,把门关上,屋里只剩自己和司徒九月二人。

司徒九月着急的问:“怎么样?”

这姑娘从来都是一副冷凝不在乎的模样,姜梨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么着急,倘若是平时,她心里定然会为薛昭感到高兴,然而此刻却实在高兴不起来,因她和司徒九月一样揪心。

姜梨摇了摇头,“别指望官兵能查出来什么,他们既然胆敢这么做,只怕是有备而来。让人抓不住苗头,能和姬蘅对峙的人也不是普通人。我只是怀疑……”她看向司徒九月,“对方是殷家的人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姬蘅是要去做什么,不过,”司徒九月回答,“我所知道姬蘅最终的仇人,就是殷家人。所以我想,也许你的猜想是对的。”

姜梨的心,并没有因为听到司徒九月的话而感到轻松起来。她明白,如果对方是殷湛的话,这件事只怕会更难办。殷湛是姬蘅最大的仇人,对方要用自己来威胁姬蘅,姬蘅就会处于很不利的位置。但如果自己只为了姬蘅而不顾叶家这么多条性命,又是不可能的。

“现在只能等对方的消息传来了。”姜梨道:“希望还能有别的办法。”

司徒九月点了点头。

她们二人这一日,都过的十分煎熬,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度日如年了。姜梨一直把哨子捏在掌心,她甚至还试图吹响过哨子,可是并无反应。可见姬蘅的确是带着他的亲信离开了燕京城,如果不是重要的事,姬蘅不必带这么多人。姜梨一面要担心姬蘅,一面要担心叶家的亲人,简直是如坐针毡。

桐儿和白雪都看出了姜梨的焦躁,不敢说什么。到了夜里,司徒九月和姜梨也没睡,一直等到深夜,可什么动静也没有。迷迷糊糊的,姜梨就闭上了眼睛。可闭上眼睛还不到一刻,她就听到司徒九月低喝了一声:“谁!”

姜梨猝然睁眼,桌上的灯火已经燃尽了,屋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司徒九月打开了一个火折子,摇晃的火光下,之间窗户上钉着一枚红头飞镖,镖下压着一封信。

来了!姜梨心中一凛,司徒九月紧随其后,手里捏着一个圆圆的蜡丸,想来应当是毒药一类的东西。她怕周围有诈,警惕的盯着四周。而姜梨迫不及待的打开信封,还没来得及看,从信封里,便滚出了一个东西。

姜梨和司徒九月不由得往地上一看,姜梨轻声叫起来。

那是一截人的手指,司徒九月若无其事的弯腰捡起那根手指,皱眉看了看,道:“女人的手指,你认识?”

姜梨强忍惊悸,看向那截手指,的确是女人的小手指,她乍看之下惊呆了,喃喃道:“是海棠的手指……”

海棠的小指上竖着长了三粒红色小痣,当年因为此事,薛芳菲还笑称她十分特别。而这根血淋淋的手指上,仍旧是一模一样的位置,姜梨不可能认错。

她定了定神,展开信来看,一目十行的看完,将信纸交给了司徒九月。

信上说,让姜梨今夜自己想办法出城去,出城后往城东行二十里,有个村落,村落门口会有人来接应她。倘若姜梨不去,天亮一早就会得到海棠的尸体,第二日就是薛昭的尸体,以此类推,直到所有的人都杀完。姜梨也绝不要想报官或者是带人去出城的地方抓人,燕京城里有眼线,倘若姜梨带人去,叶家五口人的性命,顷刻之间就能从世上消失。

那信上的字也是血淋淋的,像是用人的鲜血书写,透着信上的字也能看出写信之人的疯狂。

司徒九月看完信,恨声道:“混账!”

姜梨看着放在桌上的那截手指,晃得她眼睛疼。这是给姜梨出了难题,倘若出城,她势必会成为对方威胁姬蘅的筹码,倘若不出城,对方丧心病狂,只会把愤怒发泄在叶家人身上。

她咬了咬牙:“我出城去!”

“姜梨!”司徒九月低声道:“这是对方的诡计。”

“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九月,难道你能眼睁睁的看着薛昭死去?”

司徒九月语塞,对方砍下海棠的手指,就是警告。她们相信,如果姜梨没有按照信上说的做,对方绝对会杀人灭口。

“说到底,他们也是被我牵连的。”姜梨回答,“我先想办法,用自己换他们出来,如果他们要用我来胁迫姬蘅,你告诉姬蘅不必管我,按他计划行事。”

“如果他们抓到你,没有放了叶家人怎么办?”

“我在嘴里藏着蜡丸,如果他们做不到,我就咬破蜡丸自尽,要威胁姬蘅,他们得得到一个活着的我,死了的我没有任何用处,反而会点燃姬蘅的怒火。他们能用叶家胁迫我,我也能用自己胁迫他们放了叶家人。”

司徒九月想了想:“不行,我得跟你一起去。”

姜梨道:“九月……”

“别忘了,旁人唤我毒姬,可不是唤着好玩。我自然有我自己的办法,倘若能全身而退,既救到叶家人也不至于搭上你,岂不是很好?”

她神情坚决,姜梨看了她许久,才点了点头,道:“好吧。可若是有危险,你记得先逃,那些人要留着我的性命,却不一定会对你手软。”她想,出城这件事,今夜若是没有司徒九月帮忙,可能也玩不成。对方叫她不要报官,也不要带人,可只带司徒九月一个女子,应当不算是错。

司徒九月从身上掏出几瓶药,还有一些藏在手指间的暗器,姜梨要的蜡丸。她仔仔细细教了姜梨使用的办法,这才作罢。

姜梨走的时候,让司徒九月把白雪和桐儿也迷晕了,迷药要明日下午才能醒来。否则若是姜家人发现自己不见,只怕要责怪两个丫鬟。姜梨将两个丫鬟迷晕,也省得她们被迁怒。

令姜梨意外的是,她本以为司徒九月没有武功,要出姜家只怕要大费周折,毕竟不是赵轲。但没想到,司徒九月竟然比赵轲出去的还有顺利,因她直接把守门的人全都给迷晕了。姜梨从后门出去的时候,时间还不到一柱香的时刻。

她忽然觉得“毒姬”这个名声似乎也不错了。

司徒九月偷了一辆马车,二人便上马车出行。她又给姜梨带上了一张面具,面具薄薄的,与人的脸贴合的极好,再照镜子时,姜梨便成了一个容貌普通的妇人,还有点咳嗽。

司徒九月赶着马车,她也顺手给自己易了容,是个驼背的少女。守城的小将看见夜里有人出城,本就奇怪,司徒九月却拿出行令,说是自家夫人深夜染疾,得出城去寻一名神医。小将打开马车,看见马车上的姜梨,因是夜里,看的模模糊糊,见姜梨果然是个病恹恹的妇人,不疑有他,且行令也是真实的,就放了行。

出了城门,姜梨这才放下心来。

出城门向东行二十里路,大约要半个时辰。姜梨坐在马车里,并没有立刻将脸上改换容貌的面具扯下来,只是又仔细回忆了一遍司徒九月教给她的那些毒药暗器的用法。不管怎么说,她们现在都只是两个女子,且不说能不能平安到达对方所说的村落,要是在路上遇到山匪盗寇,也不是什么好事。

所幸的是,这一回,她们二人的运气不错,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盗寇。姜梨和司徒九月到达那说好的村落门口时,没有看到一个人。

司徒九月皱眉问:“怎么没有人?莫不是那些人不敢来了?还是那封信根本就是假的。”

“应当不会是假的。”姜梨道:“他们许是已经到了,之所以没有出现,是在看我们有没有耍诈,是不是真的独自一人前来。”

司徒九月闻言,放下心来,随即又嘲讽道:“还真是谨慎。”

“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到了,就在这里安静等待吧。想来等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出现的。”

司徒九月道:“好,我在外面,有什么动静,你也好有个准备。”

姜梨点头称是,因是夜深,外头一片黑暗,连马车里都是漆黑的。这村落不知是不是荒废了,一点人迹也没有,也没有动物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安静的可怕。仿佛天地间,只有姜梨和司徒九月两个人似的。姜梨能清楚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一下一下,有力而沉稳,但她并不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至少在这件事上,他们是被动的,是没有选择余地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姜梨只觉得很长的时间过去了,但外面仍旧没有一点声音。她问司徒九月:“九月,你有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

实在是太安静了,便是对方想要观察,也不必等上这么久的时间。

回答姜梨的是一片安静,外面没有司徒九月的声音,姜梨的心中“咯噔”一下,一颗心慢慢的沉了下来。她紧张的握紧手中装满毒粉的接旨,深深吸了口气,撩开马车帘。

然后,她看见了大大小小的火光,荒芜的野地里,不知什么时候早已站满了人,坐在车夫位置上的司徒九月不知所踪,其余的人都盯着她,腰间的佩刀十分显眼。

姜梨跳下马车,突然有人在身后拍了拍她的肩,仿佛是老友一般,姜梨回过头去,便觉得眼前一黑。

紧接着,她被套进了一个麻袋,抗了起来,重新扔到了马车上。有人坐上了车夫的位置,将马车赶走了。

一切重归寂静。

……

第二日是个晴天。

太阳照在覆满了白雪的地上,发出些亮晶晶的光彩,连雪也被照成了淡金色。天气仍然冷的出奇。

明月和清风一大早出来清理地上的积冰,等清理干净后,天已经大亮了。平日里这个时候,白雪和桐儿也早就起来给姜梨端早食,今日却没见着她们的踪影。明月道:“白雪姐姐和桐儿姐姐莫不是起懒了?怎么这会儿也没见到人。”

“大约是吧。昨夜里她们也忙活了许久,不过还是先去叫醒她们,姑娘总不能不吃早食。”清风也道。她们和桐儿白雪住的地方不一样,桐儿白雪是姜梨的贴身丫鬟,平日里是挨着姜梨住的。清风去敲了敲门,半晌没有人来应答,明月走过来,嘀咕道:“该不会是早就出去了,只是没见着人吧。”

清风试着推了推门,不曾想门没锁,一下就推开了,清风走进去,刚一进门,差点被地上的东西绊了一跤,仔细去看,就看见白雪和桐儿两个人躺在地上。

两个丫鬟吓了一跳,明月连忙蹲下身,推着白雪喊道:“白雪姐姐!白雪姐姐!”

白雪半晌没有反应,清风想到了什么,连忙跑到了对面的姜梨闺房,先是敲了敲门,后来便是撞门而入,便见屋子里空空荡荡,什么人也没有。

“不好啦,不好啦!”清风朝着晚凤堂跑去。

姜老夫人得知此消息,一时气急攻心晕了过去。姜元柏和姜元平则是派人去寻,这一寻可了不得,才晓得昨夜里守着姜府后门的侍卫都被迷晕了,此刻正东倒西歪的倒在地上,现在还没醒来。白雪和桐儿也是被迷晕了才会倒在地上。

姜梨不翼而飞。

姜元平立刻想到昨日里燕京城叶家的事情,就道:“小梨不见了,是不是和叶家人被灭口有关?”

“我听说,二小姐屋里还有一个丫鬟也不见了?”姜元柏却逮住明月问道,“那个丫鬟还是国公府的人?”

“是的。”明月小心翼翼的回答,“姑娘说九月梳头梳的好,就把九月带回来了。今早奴婢没见着九月的影子,不知道她是不是和姑娘在一块儿。”

和国公府牵扯到一起,事情就不简单了。尤其是姜府的侍卫,寻常的迷药怎么会迷晕他们。但这件事非同小可,姜元平道:“大哥,不如让人去国公府问一问,这位叫九月的丫鬟是什么身份,此事和肃国公有没有关系?最怕的是莫名其妙咱们姜家也卷入了什么事,咱们自己都不知道。”

姜元柏脸色沉冷,点了点头,他暂时没有让人声张姜梨失踪的消息。姜梨屋子里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可见昨夜里就没在这里睡。屋里也没有打斗的痕迹,不可能是人进来把姜梨掳走。看上去更像是姜梨主动离开的。加上还有一个国公府的丫鬟,姜元柏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去国公府的人很快就过来回报,肃国公姬蘅不在燕京城,姬老将军也不在燕京城,国公府一个能做主的人都没有,没有人能回答姜元柏的问题。

“大哥,这下事情可遭了。”姜元平道。

姜元柏的心中,一股无名之火顿时而起。几乎在这一瞬间,他可以确定,无论是叶家的下人被灭口,还是姜梨的失踪,都和国公府有必不可少的联系。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国公府一开始就没打算告诉他答案。

“派人去寻二小姐的下落。”姜元柏道:“无论如何,也不能坐以待毙。”

姜元平看着自家大哥,心中叹了口气,谁也知道,姜元柏的吩咐,可能不会有结果。姜家在这件事情中起到的作用实在微乎其微。

但姜梨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

姜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她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感觉心中一沉,咬在嘴里的蜡丸不见了。她又去摸怀里,司徒九月送给她防身的暗器毒药,全都不翼而飞,确切的说,她的衣裳里里外外都被人换过了,她什么都没有。而且应该不是她的错觉,她全身上下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有过被成王手下掳走的经历,姜梨并不陌生,这一次和上次一模一样,她准是被人下了药了。

脑子记忆还维持在她彻底昏迷的前一刻,她从马车上下来,并没有看到司徒九月的身影。但看着围着马车的那些黑衣人的模样,姜梨一瞬间就知道自己猜得没错,对方的确是殷湛的人。行伍中的人和市井中的人,是绝对不一样的。那些都是兵士,来捉她和司徒九月,实在是绰绰有余。

姜梨想着司徒九月,下了床站起身,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一盏灯笼放在床边的凳子上,发着幽幽的光。外面没有声音,但她知道,绝不会一个人都没有。她想要走到门边,才走了几步,外面响起了人的脚步声,屋子的门被人打开了。

对方大约也没想到姜梨已经醒了过来,二人皆是有些愕然,片刻后,姜梨才道:“平阳县主。”

殷之情手里提着一个食篮,站在门口,看见姜梨,她的神情有些复杂,但什么都没说,便转身掩上门,将食篮放在桌上,道:“饿了吧,我给你带了些吃的。”

姜梨看着她将食篮里的饭菜拿了出来,并未走过去,只道:“这些饭菜里下了药吧。”

殷之情动作一顿,“对不起。”

她的脸上显出些愧疚的神色,不似作伪。姜梨道:“我实在没办法吃下去。”明知道吃下去会受人摆布,若是平时也就罢了,可真要成为姬蘅的软肋,可如何了得?

“如果你不吃,我们也有办法让你吃。比如掺在水里给你灌下去。”说到这里,她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道:“对不起,我并非故意想要这么对你。”

姜梨知道,殷之情不是幕后主谋,她没有那个本事。她迫切的想要问清楚司徒九月的情况,就问:“当时与我在一处的姑娘现在在什么地方?你可知道她有没有事?”

殷之情的反应让姜梨心下一沉,她愕然看向姜梨,道:“还有另一个人?没有,我过来的时候,只知道有你一人。”

姜梨沉默,从殷之情这里,似乎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殷之情看着她,犹豫了一下,才道:“你不必担心,你的朋友……应当不会有危险。”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姜梨反问。

殷之情摇头:“他们说你留在这里比较好。”

姜梨冷笑了一声。

她自来都是温和待人的姿态,这般刻薄的模样,让殷之情有些惊讶,不认识似的盯着姜梨。姜梨道:“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抓我来的人,是殷湛吧。”

“怎么会。”殷之情皱眉,“我爹根本不在这里。”

她长了一张精明美艳的脸,这性情却着实单纯,姜梨也不知道这是为何。殷湛本人看上去绝不是普通人,但他的一双儿女,殷之黎算得上温润正直,殷之情太过单纯直率,和殷湛截然不同。倘若他想要把自己一双儿女培养成光明磊落的性子,自己为何要用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为何又要有勃勃野心?不觉得这些做法很矛盾吗?

“不是你爹,那是谁?你连九月的下落都不知道,那就是殷之黎了。”

姜梨的语气很平静,却鲜少的带了一丝咄咄逼人,殷之情受不了她这样的态度,只道:“哥哥也许是因为肃国公与你成亲之事有些不如意,才会这么做的。也许他有别的考量,说不准是在帮你。”

“帮我?”姜梨笑了一声,“将我舅舅府上的下人全部灭口,掳走我的舅舅表哥和薛家父子,拿五条性命威胁我不得不自投罗网,伤害我的朋友,将我身上用来自保的东西一扫而空,这好像是防贼的办法吧。平阳县主,我从来不知道,伤害别人的朋友和家人,是哪门子的好意。”

殷之情张大了嘴,她道:“你、你说什么?谁威胁了你?你不要信口开河!”

“不就是你的好哥哥么?”姜梨道。

“我哥哥不是那样的人!”殷之情气愤的站起身道:“我原以为你好歹也是个爽快人,又是首辅家的千金小姐,自然知书识礼,不曾想你却胡乱往人身上泼脏水。岂有此理!”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瞪,便是发怒也娇艳,可惜此刻姜梨没什么心情来欣赏。

看来殷之黎什么都没告诉殷之情了,姜梨冷道:“你若是不信,大可以去问你哥哥是不是这么回事。不过这么卑鄙的事他都做得出来,说谎也就没什么了。”

“你!”殷之情怒极,转身要走,姜梨叫住她,问:“平阳县主,这里不是燕京城吧。”

殷之情脚步一顿,语气仍然愤怒:“不是!”

姜梨愈发确定了一件事,此事怕是殷湛早有所为,以殷之黎的手段,做不出这样的事。那个人太过优柔寡断,这反倒像是殷湛的手笔。殷湛一边和姬蘅周旋,另一头让殷之黎掳走自己,以便要挟姬蘅,做了两手准备,有备无患。

可真是机关算计了。

“平阳县主,你知道你父亲和你哥哥为何要掳走我,将我软禁在这里吗?”

殷之情不耐烦道:“我早就说过了不知道,你又要编造什么莫须有的罪名!”

“因为肃国公。”

一提到姬蘅的名字,殷之情转头过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姜梨,她问:“你说什么?”

“你也知道,我和姬蘅定亲了,日后就是国公夫人。拿住了我,也就拿住了姬蘅。以我的性命要挟,你父亲可以对姬蘅提出任何要求,甚至是他的命。”

“笑话,”殷之情道:“我父亲为何要要挟肃国公?”

“因为他是姬蘅的仇人,注定不死不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