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收兵/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殷湛没有说话,抱起酒坛来遥遥对着姬蘅敬了一敬,仰头把酒喝了个干干净净。

姬蘅笑盈盈的举杯对饮,他的动作优雅从容,和殷湛的粗豪截然不同。两种截然不同的风采,却有种诡异的契合。

“殷之黎应当准备起兵了吧。”一杯酒饮尽,姬蘅放下酒盅,漫不经心的问道:“让我想想,今夜你除了我,宫里有太后,皇上就像是拔了牙的老虎,任你摆布,殷之黎从青州起兵,以长河为界,就算暂且攻不下燕京,也可以立新朝为南燕。就是不知道夏郡王的封号是什么,这皇帝由夏郡王来做,还是殷之黎来做?”

殷湛面色不变,笑道:“我若活着,就由我来做。我若死了,就由我儿来做!”

“那你不妨猜猜,今夜你是死是活?”

他的尾音仍然温柔,剑拔弩张的气氛里,只有他泰然自若。殷湛道:“肃国公以为?”

“临走之前,我卜了一卦,卦象说,大难不死不必有后福。”姬蘅轻描淡写道:“我看,至少今夜我是不用死了。”

殷湛笑言:“肃国公惯来自信。”

今夜这座红楼里,杀机重重,不知有几个十面埋伏将要上演。然而即便知道是陷阱,两人都要心甘情愿前来。因为只有对方互为诱饵,以身犯险,才会有接近对方的可能。而之所以不惜冒险也要前来,目的也只有一个,就是置对方于死地。只要对方活着,他们彼此就不能安心。

眼中钉肉中刺,就要干脆利落的拔掉。如果没能拔掉死在这里,也算死得其所。最坏不过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虞姬走到了账外,仰头唱道:“看大王在帐中合衣睡稳,我这里出账外且散愁情。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看,云敛晴空,冰轮乍涌,好一派清秋光景!”

姬蘅举杯,看着手里的酒盅,淡道:“我不死,今夜就先杀夏郡王,再以太后性命威胁殷之黎,殷之黎自投罗网,再杀殷之黎。你殷家的兵马,降者收归,不降者杀灭。”

“肃国公太年轻,想的太简单。我以性命为我儿开辟道路,我儿必不会因太后而自投罗网,再者,你未免太小看柔嘉了。”他轻叹一声,仿佛一个和善的长辈听了不知深浅的小辈的话,半是好笑半是解释,“至于我殷家的兵马,降者无一人。”

“那就更简单了。”姬蘅淡淡一笑,“我先杀你,再杀太后,再杀殷之黎,最后杀尽十万殷家兵。”

“肃国公当心杀孽太重。”

姬蘅眉一挑,“那又如何?我这个人,命硬。”

就此沉默。

殷湛再开一坛新酒,仰头灌下。

那虞姬唱腔悠长:“我一人在此间自思自忖,猛听得敌营内有楚国歌声。哎呀,且住!怎么敌人寨内竟有楚国歌声,这是什么缘故?我想此事定有蹊跷,不免进帐报与大王知道。”

姬蘅弹指间,看也不看,扇子上几粒珍珠从二楼飞落,继续落在那只翠色瓷碗中。珍珠衬着碧玉,盈盈流光。

殷湛洒然一笑,他道:“不说,喝酒!”

姬蘅拿起酒壶。

一人优雅,一人粗豪,一人从容,一人放肆。倒也是一副好景象,满座宾客安静,仿佛天下间陡然无声,只有戏台上的人们,不知疲倦的演着悲欢离合。

这是一场早就心知肚明的埋伏刺杀,彼此都知道对方有后手,只是不知何时开始,何时结束。

直到殷湛喝到了最后一坛酒,他单手提着酒坛,笑容爽朗英俊,仿佛还是当年那么在沙场上英勇无畏的昭德将军,然而就在那一瞬间——

他猛地出手冲向姬蘅!

姬蘅似乎早有所觉,把玩折扇的动作丝毫不动,连人带椅往后退去,恰好避开殷湛的刀芒!

刹那间,满座宾客,拍案而起,兵兵乓乓,各自打作一团。中间便是殷湛和姬蘅二人,一人甲衣粗粝,一人红衣翩跹。谁也奈何不了谁。

殷湛的武器是刀,刀看上去极重,刀柄雕着一只狰狞的狼头,被他挥动的时候却轻如鸿毛。他瞧不上姬蘅的那把金丝折扇,朗声笑道:“世侄,你的武器未免脂粉气息太浓了些!”

姬蘅淡笑:“好用就行。”那扇子开合间,从殷湛的身边掠过,殷湛的脸上,顿时多了一丝血痕。

他毫不在意的抹掉那把血痕,道:“这暗器真阴毒!”

“毕竟世叔的卑鄙,爹娘已经领教过,做侄子的可不敢掉以轻心。”姬蘅懒懒的回道。

刀芒如银雪,衬的狼头也杀气十足,大约是因为是跟在殷湛上过战场的刀,刀下亡魂无数,刀也是凶神恶煞的。然而和刀纠缠在一起的却又是一把华丽的扇子,刀锋伤人,扇风也伤人,交手几个回合,二人身上皆是挂彩。

台下的戏子在唱“妃子啊,你那里知道!前者,各路英雄各自为战,孤家可以扑灭一处,再占一处。如今,各路人马,一并齐力来攻;这垓下兵少粮尽,万不能守;八千子弟兵虽然猛勇刚强,怎奈俱已散尽;孤此番出兵与那贼交战,胜败难定。哎呀,妃子啊!看此情形,就是你我分别之日了!”

珍珠入翠碗,金子落银盘。殷湛大喝一声,便见那红楼之上,数间珠帘之后,一齐跃出几十名穿甲衣的兵士。姬蘅笑道:“世叔卑鄙,诚不欺我。”

“长江后浪推前浪,”殷湛也道:“兵不厌诈,看刀!”

姬蘅也笑了一声,他这一笑,仿佛讥讽,便见楼层之上,珠帘之内,又齐齐现出锦衣玉带的年轻人。

他有杀招,他又何尝不是?

殷湛的脸上,却并没有太意外的神情,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一刻。他们二人的确都是心知肚明对方想要做什么,不过是拼谁的运气好一点,谁的命硬一点。姬蘅狠辣,殷湛又何尝不是。对他自己的亲生骨肉下得了手,能背叛杀害自己的兄弟朋友,他又何尝是心软之人?

红楼之上,顿时充满刀剑之声。那些盛开的芙蓉红烛,全部倾倒在地,雪白的羊毛地毯,也早已覆满了人的鲜血。尸体纵横,血肉横飞。而那中间的两人,刀刀毙命,不死不休。

“世侄毕竟比我少活了几十年。”殷湛笑道:“纵然你聪明绝顶,到底也心软了些。”

“彼此彼此,”姬蘅轻声一笑,“比起我来,好像你的软肋比较多。”

殷湛的笑容微僵,他的软肋,林柔嘉是他的软肋。殷之黎也是他的软肋。他的软肋的确不少,比起来,姬蘅无情无义,的确没什么亲近的人。纵然是他唯一的祖父,他也并不亲热。也许如今多了一个姜梨,但这也是一场赌博,谁也不知道姜梨值多少筹码。

他希望能杀了姬蘅,姬蘅的存在,对殷之黎的威胁实在太大。只要杀了姬蘅,洪孝帝不足为惧,天下尽在掌握之中。可今日他看见姬蘅,他知道,他不可能活着走了出去。这孩子蛰伏了几十年,耐心令人畏惧,而他要做的讨债,自己避无可避。

但,就算是死,他也要为柔嘉和殷之黎扫清一切道路!他会带着姬蘅一起下地狱,他要和姬蘅同归于尽!

台上的虞姬柔声唱到:“劝郡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嬴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

和姬蘅缠斗的殷湛露出一个奇异的笑容,大喝道:“烧!”

那一盏火把,用来尽心的火把,精心做成了异兽的模样,却看也不看的扔到了挂着的红帐之上,于是熊熊大火冲天而起。那楼阁是木质的楼阁,二楼顿成火海一片。

“你还真是不打算活着回去,”姬蘅哂然一笑,道:“连自己的路都烧尽了。”

“只要能杀了你。”殷湛回答,“就算我死也值得。”他的刀直扑姬蘅而去。那些缠斗的手下可以逃走,然而二楼里,殷湛死死绊着姬蘅的脚步,让他无从逃出去。但或者说,姬蘅也根本没想逃走,他的扇子在火海中,蜿蜒出绝妙的弧度,仿佛美人的轻舞,又像是传说中刺杀君王的绝色,只等着图穷匕见。

戏台上的梨园子弟浑然不觉,仿佛没有看到这熊熊大火,也没有看到自二楼掉下来的火星。正唱道戏里最精彩的一幕,虞姬道:“哎呀,大王啊!妾身岂肯连累大王。此番出兵,倘有不利,且退往江东,再图后举。愿意大王腰间宝剑,自刎君前,免得挂念妾身哪!”

英雄痛道:“这个……妃子你……不可寻此短见。”

“哎!大王啊!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四面楚歌声,四面楚歌声!通往楼下的路几乎已经被火燃烧尽了,他们二人站着的地方,脚底下也要燃气火来。在火海中殊死搏斗,其余的手下却又各自苦战,分不得心神来帮忙。二人皆是伤痕累累,却仿佛没有察觉到疼痛似的,还要这么不知疲倦的颤抖下去,直到整座红楼烧为灰烬。

正在这时,从红楼之外,突然又冲进来一人。这人携带着满身的风雪,满头白发不知是雪落白头,还是本就上了年纪。他手持三尺青锋宝剑,直奔二楼而去,他动作不如年轻的兵士们利落,却又格外矫捷。像是根本没有看到冲天的火光,背影毅然决然,绝不迟疑。

那火海之中,姬蘅的扇子划开了殷湛的脖颈,鲜血直流,殷湛的刀也砍伤了他的背上,红衣濡湿。彼此都不肯罢休,殷湛狰狞的笑道:“好世侄,你既与我不死不休,不如与我一起下地狱,北燕的大好河山,还是留给我儿自享吧!”他这时,姬蘅的扇子恰恰刺中他的胸膛,还未拔出,而他自己却丝毫不在意,却趁着扇子还未拔出的时候,反手将刀往姬蘅背部刺去。

然而他没有得逞。

在那一刻,有一道身影正奔上二楼,他已经年迈,平日里看着如何生猛,到底容易疲倦,拼着冲进火海之中,已经十分勉强。当下见到此状,只顾得上一把把姬蘅推开,他手里的宝剑直冲对方而去。

殷湛的刀刺进了他的背后,他的宝剑捅穿了殷湛的喉咙。

殷湛应声倒了下去。

“祖父!”姬蘅失声叫道。

台上扮作虞姬的戏子已然自刎,已到了霸王来到乌江边最后一场戏。那盖世的英雄唱到:“孤家杀得大败,有何脸面去见江东父老。将孤的战马送过江去,任它而行。”

姬老将军倒在了地上,殷湛嘴角流血,只来得及发出“嗬……嗬”的声音,便一歪头没气儿了,脸上仍旧带着诡异的笑容。

姬蘅抱着姬老将军来到楼下。楼下亦是惨死一片,横七竖八的都是死人。他就抱着姬老将军,轻轻放在染了血的羊毛地毯上,叫道:“祖父。”

他的声音在发抖。

姬老将军的血,不住地从伤口流了出来,雪白的地毯被那些血染成红色。他年轻的时候,征战沙场,受过的伤不计其数,多少次从阎王殿前走一遭,又毫发无损的回来。他总是精神奕奕,笑容飞扬,即便姬家遭遇了那么多莫名的祸事,即便余生守着冷清的国公府,他也总是不放在心上。

他应该中气十足的对人吼道:“快给老夫找大夫来!”好像他决计不会死去,只要大夫过来给他医治,他铁定很快就能站起来,还能成为国公府里那位乐颠颠的老顽童。

然而他的伤口那么深,窟窿触目惊心,仿佛要将一身的血流尽似的。殷湛同归于心的对象是姬蘅,他没有给姬蘅别的路走,他拼劲力气出的一刀,用自己性命换来的一刀,药石五灵,救无可救。

“阿……。阿蘅……”姬老将军叫姬蘅的名字。

姬蘅握住他的手。

“我知道,你怨我……年轻的时候,我明明知道,此事和谁有关系,明明知道杀害暝寒和红叶的人是谁,却不肯为他们报仇,你是姬家的独苗,我不能让你有危险,我忍了二十多年,忍到你长大了,殷湛自己回来了,我……我终于可以为暝寒报仇了。”他吐出一大口血。

姬蘅看着他,一滴泪滴到了姬老将军脸上。

没有人看过姬蘅流泪,这孩子似乎天生就不会难过,也不会害怕,更不会哭。似乎除了他完全不懂事的婴孩时代,他就再也不会哭了。就连姬老将军也没能见过姬蘅哭了。

“哭什么……”姬老将军笑了一下,“不像个男人。”

虞红叶死后,姬老将军也曾查过的,他之所以不让姬暝寒继续查下去,只觉得虞红叶当时进了宫后,尸体莫名出现在自家门外,此刻为宫里人所为。他怕姬暝寒冲动,着了别人的道,却不知姬暝寒无法容忍自己妻子被人侮辱杀害,不惜与全族决裂也要找到真凶。

红山寺那夜,姬暝寒除了自己前往以外,还带了跟着他的七十二赤霄骑。殷湛的弓箭手埋伏,七十二赤霄骑全军覆没,活着的最后一人把姬暝寒带回去藏起来,一年后想办法联系到姬老将军,告知姬老将军真相,再过了几年,那人身亡,将自己的儿子托付给姬老将军,那人就是文纪的父亲。

姬老将军知道一切真相,但他什么都不能做。林柔嘉已经生下孩子,他没有证据。重要的是姬蘅年幼,一旦林柔嘉觉察,只会率先对付姬蘅。

他们姬家日后,就只剩下姬蘅一个人了。他不能让姬蘅出错。

姬蘅一日日长大,他比姬老将军想的还要聪明。从他知道他父母离奇的失踪后,就一直在查探。他一定是查出了什么,姬老将军能感觉得到。他一日日变得阴沉不爱说话,喜怒无常,从少年时候起,他不再亲近任何人,喜欢的东西就得到,得到了也不珍惜,视人命如草芥,看上去毫不在乎,实则什么都清醒。

“你怪我……阿蘅,对不起……”姬老将军道。如果不是他容忍,姬蘅不会过早的知道真相,他以一种绝对残酷的办法走进了地狱,这孩子是他一手造成的。

“我没有怪你。”姬蘅轻声道:“换了是我,我也会这么做。”

姬老将军看着姬蘅,看了很久看久,他从未见过这孩子这么温和的时候,没有任何锋利的棱角,他看着自己,用可以原谅一切的目光。

“这把剑……”他努力地摸到了身边那把宝剑,“青冥,这是我的剑……也是你爹的剑,你要保护好。”

殷湛的手下已经全部都解决了,那些锦衣的公子,也有不少再也醒不过来的。赵轲和文纪站在姬蘅身侧,他们亦是伤痕累累,然而沉默不肯言语,悲伤的盯着姬老将军。

这位老将军将要死了。

姬蘅握住了那把剑,声音轻的像是怕吓到了他,“好,祖父。”

“这出戏……很好,很好。”姬老将军说着说着,目光落在了天上,仿佛那里有什么似的,他费力的伸出一只手,遥遥的指向天上,微笑起来,“暝寒,红叶,夫人,你们……你们来接我了……。”

那只手突然垂了下去,姬老将军闭上了眼。

他的嘴角还噙着微笑,神态十分安详,仿佛很高兴似的,又像是卸下了多年的负担,终于在这一刻如释负重。

姬蘅跪倒在地,对着姬老将军,深深地磕了个头,他并没有再起身,而是伏在地上,久久不曾起来。不知是在哭泣,还是因为悲痛而无法发出声音。

项羽唱道:“哎呀!将军哪!八千子弟俱散尽,乌江有渡孤不行。怎见江东父老等。不如一死了残生!”

他自刎而死,乌江边上,从此再没有了这位英雄。得胜的人在唱:“收兵哪!”看客却不为这胜利而喜悦,无人鼓掌,满坐寂然。

这出戏散了。

第一排的桌上,银盘之上整整齐齐码着金元宝,恰好满满一盘,翠碗之中层层粒粒堆着白珍珠,恰好刚刚一碗。这是这出戏的酬劳。

还有两条人命。

漫天大火烧起来了,烧的红楼之上,仿佛九天之上的劫云,戏子们散去,这出戏开场满堂彩,听到曲终的却没有几人。

戏台里的那位将军留在了乌江边,戏台外的将军则陨落在了红楼里,翠环珠绕,无人记得起当年的豪情满怀。

将军死于战场,顶天立地,是好戏;美人自刎帐前,有情有义,是好戏;胜者鸣刀收兵,得胜回朝,是好戏。

但看戏的人,余生却只有一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