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死讯/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州的雪一连下了三日。姜梨在陌生的屋子里,走到哪里都有人跟随,甚至她去净房的时候,旁边也有一个会武功的侍女在一边看着。

她逃不出去,不过是一个不大的院落,也是层层叠叠的兵士把守,她成了最重要的筹码,容不得一点闪失。自从上次见过殷之情以后,姜梨再也没见过她。姜梨算着日子,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形,也不知道叶家和司徒九月的人如今可还安好,更不知道姬蘅在什么地方,有没有遇到什么事。她只能无望的枯坐着,这些日子,她甚至一改往日的安静从容,不惜以绝食抗议,或是争吵,或是要挟,可并无任何作用,除了这些沉默的侍卫,她见不到任何人。

这一夜也是一样。

夜深,外面只听得到风雪的声音。姜梨坐在桌边,她睡也睡不着,只想着如何能逃出去。油灯将屋子映的昏暗,也映出了地上的影子。正是冬日,树叶都凋谢了,只有光秃秃的树干在外面,因此,摇曳的人影就格外引人注目。

那人影落在地上,迟迟不动,仿佛都只是姜梨的错觉。姜梨盯着地上的影子,许久,才道:“殷公子既然来了,为何不进?”

外面的人影,微微动了动,紧接着,一声叹息响了起来,“吱呀”一声,门被推开,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是殷之黎。

姜梨也有一段日子没有看见殷之黎了,灯火下,他的面容憔悴无比,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他的目光不复初见时候的清澈温和,取而代之的,是数不尽的复杂不甘的神色。他站在姜梨面前,道:“姜姑娘。”

过去那个温润如玉的俊美公子已经不见了,面前这个殷之黎陌生至极。姜梨盯着他,道:“请坐吧,殷公子。”

殷之黎坐了下来。

姜梨道:“要不要喝杯茶?”她提起桌上的茶壶,给殷之黎倒了一杯,递到了殷之黎面前。殷之黎看着面前的茶杯,没有伸手去接,也没有要喝的意思。

姜梨嫣然一笑,有些遗憾的说道:“不上当啊。”

这里所有的茶水都掺了药,让人身体使不上太大的力气,也无从做其他的事情。大约是关她的人也晓得她这人十分狡猾,生怕她用计逃跑了,才想出了这么个法子。殷之黎看来是早就知道了,连接都不接。

果然,他看向姜梨,低声道:“对不起。”

殷之黎的面上,显出了一点愧疚的神情来。这令他看起来,终于有了一点姜梨认识的影子。姜梨叹了口气,道:“我只问你,那日同我一起出来的姑娘现在在什么地方?还有叶家那些人,薛先生,你是如何处置的?海棠的小手指……”

“你放心,”殷之黎回答,“他们已经没事了。既然你到了这里,那些人留着也没什么用,都送回去了。至于海棠的手指……抱歉……”

“是你爹做的吧。”姜梨盯着他的眼睛。

殷之黎沉默,也就是默认了。这一点,姜梨早就猜到了。殷之黎本性不坏,这么残忍的手段,只能是殷湛做出来的。怕是这一切都是为了殷湛为了殷之黎铺好的后路,无论殷湛和姬蘅在相斗中出现什么结果,殷之黎都可以利用自己全身而退。

“你爹现在在什么地方?”姜梨问。

“我不知道。”殷湛回答,“他没有告诉我。”

殷之黎将自己锁在这里,他越是愧疚,姜梨就越是知道他不可能放了自己。或者说,殷之黎根本没办法放了自己,这是殷湛的安排,而殷湛的安排恰恰是不可能被改变的。殷之黎自己也是殷湛的一颗棋子,这盘棋就是他一手操纵的。

“这里是哪里?”姜梨问。

“离青州还有一百里路。”

“你打算关着我到什么时候?”姜梨问。

殷之黎抬头,姜梨的目光很平静,没有一丝对他的怨恨或是责备,越是这样,他反而越不知如何应付,只得躲避着姜梨的目光。

一切都是殷湛的安排,而他是殷湛的儿子,不得不服从。他身上还流着太后的血,即便自己不愿意,也已经上船无法回头。殷湛留下来的人告诉他,倘若殷湛能活着回来,一切便等殷湛回来之后再说。倘若殷湛不能活着回来,就带着姜梨从青州起兵,以长河为界。殷家兵云中十万,青州还藏着十万。倘若不仅殷湛回不来,姬蘅还活着,就以姜梨为诱饵,诱杀姬蘅,方能以绝后患。

这些事情,殷之黎没有拒绝的权利。因为等他得知的时候,殷湛已经消失了。殷家所有人的性命都系于殷之黎一人身上,如果殷之黎不这么做,殷家的人,殷之情,殷夫人,殷家的所有下人,他认识的那些叔叔伯伯,叫他武功的师父,还有陪着殷湛一起上过沙场的兵士,全都会覆没。这么多条人命系在身上,殷之黎反驳不起,他没办法。

过了很久,殷之黎才看向姜梨,他轻声问:“姜姑娘……很喜欢肃国公?”

姜梨心中一冷,便是这句话,她就能窥见殷之黎的心声。她顿了顿,道:“是。”

听见姜梨的回答,殷之黎的心中一痛,一种幽暗晦涩的情绪从他心头升腾而起,被他按捺住,他道:“那肃国公待姜姑娘如何?”

“倘若你想要以我做诱饵,引诱威胁姬蘅的话,最好放弃这个念想。”姜梨冷冷道:“殷之黎,不要让我看不起你。”

殷之黎闻言,苦笑一声,他道:“姜姑娘看不起我,也就罢了,连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又怎会管旁人如何呢?”

他的神情竟是颓然,有种破罐破摔的无赖。若是旁人看见,定会大吃一惊,实在难以想象这光风霁月的男子,如今竟会是如此模样。

“不过,我也希望不必有这一日,亲手杀死你爱的人,你必然会恨我一生,我不愿意你对我心存怨恨。”他道。

姜梨沉默,倘若真的不必有这一日,便是姬蘅在此之前已经死了,这话说的并不会让姜梨高兴,只会令她更加揪心。

“你想如何,殷公子?”姜梨问,“你将我绑来,要挟姬蘅,可外面的那些兵马,看上去可不简单。你也想如成王一样,起兵造反,志在皇位么?”

殷之黎突然激动起来,他将桌上的茶杯们猛地一拂,滚烫的茶水泼到地上,冒出白气,碎片四溅。外面的士兵听到声音,冲进屋里一看,殷之黎让他们滚出去,他们这才出去。

殷之黎冷笑道:“谁稀罕这个皇位!”

“你的父亲稀罕。”姜梨回答。

看样子,殷之黎是并不想要造反了,可殷湛的态度却如此坚决。这更令姜梨疑惑,然而看殷之黎的样子,是不打算说什么。姜梨就道:“我记得之前和殷公子下棋的时候,你曾说过,战争会让百姓受苦。可知你殷家兵一旦起兵,无数百姓将会流离失所,无数人家会妻离子散。这也是你所希望看到的吗?”

殷之黎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他的样子令姜梨看了也有一丝不忍,他像是被人架在火上烤,两面讨不得好,却又不得去走一条与他初衷背道而驰,一眼就看得到结局的命运之路。

他道:“我也不想……我也不想的……可我没有办法。”

“你有办法的。”姜梨柔声道:“你是夏郡王的儿子,现在阻止还来得及,不要让事情到没有转圜地步的时候再去想办法,现在还来得及,不是么?”

她企图说动殷之黎,殷之黎怔了片刻,却突然站起身,他的眼神变得坚决起来,看向姜梨的目光也不复往日的温暖,带着一丝决裂的冷漠和认命,他道:“不用再说了,姜姑娘,你不是我,不明白我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从我生在殷家开始,就注定会有今天。这是我的命运,我不打算抗拒了,所以你,也认命吧。”说完这句话,他不再看向姜梨,转身拂袖而去。

门又被关上了,屋子里恢复了寂静,只有地上茶盏的残迹表明方才发生过的一切。姜梨看着门外,深深地叹了口气。

殷之黎这条路也走不通,好在叶家和九月都已经没事了。殷之黎还不至于对他们出手,对于殷湛来说,大约他认为,能威胁姬蘅的只有自己,其他的人也是累赘,不必多费心思。但是……姬蘅呢?

殷之黎的话语中,到现在也没看到殷湛,不知外面的情况如何。姜梨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姬蘅平安无事。

……

青州和燕京隔得太远,青州尚且风雪长空,燕京城的街道,到了夜里,几乎就要空无一人了。

皇宫在风雪中,仍旧坚定地矗立在哪里,仿佛永远都不会动摇一分。只是却不如往日的金碧辉煌,看起来,也就和普通的宅院没什么两样。甚至像是一座阴森又宏伟的地下宫殿,直教走进去的人有去无回。

慈宁宫里,灯火摇曳,地龙烧的很旺,便也不如外面那般冷。经文随意的放在案头,很久都没有人誊写过了。只有香炉里的香,在这安静的夜里,兀自燃烧,像是传说中巴掌大的神兽两只放着红光的眼睛,凶残隐藏在温和下。

太后靠在软榻上,正在小寐。近来她总是喜欢发呆,坐在殿里,想要平心静气的抄几句经文,却怎么都沉不下心,索性也就不抄了。不抄经的时候无事可做,从前刘太妃在的时候,还能听见刘太妃作妖闹事,刘太妃走后,后宫里就越发冷清了,倒是有些兔死狐悲起来。洪孝帝的妃子们不喜欢来找她,她这个太后早已不管世事。后宫中也是踩低捧高的,妃子们忙着团结一气,争宠使计,只是没有空闲来应付她一个老女人。

太后就格外怀念从前的时光来。似乎年少时候在后宫中,和刘淑妃、夏贵妃们争风吃醋的时光,也变得可爱。当然了,回忆最多的,还是和殷湛有关的时光。她不止一次的梦到和殷湛初见时候的情景,殷湛骑着马,那年轻的男人高大英俊,面上是爽朗的笑容。将她从歹人手中救下来后,她为他包扎,殷湛就坐在石头上,笑着看向她,她被看的脸红,却还是鼓起勇气问了殷湛的名字。她沉溺与这个梦中不愿意醒来,每次睁开眼的时候,恍惚一切不过是大梦一场,她还是林家的小姐,还能有改变的机会。

可毕竟没有。今日,她又梦到了殷湛,只是这一次的殷湛,却不是初见时候的殷湛。她在红山寺,那天百名弓箭手围杀姬暝寒,姬暝寒不知所踪。她回到屋里,发现殷湛身上也负了伤。她知道殷湛杀了许多人,姬暝寒是他的好兄弟。殷湛沉默不语,她问:“你是不是怨恨我?”

“没有。”殷湛回答,“我从来没有怨过你。我只恨没有早点遇见你。”

下一刻,殷湛的身影突然被熊熊大火吞噬,他表情痛苦,叫他的名字:“柔嘉……”

太后猛地睁开眼睛,大汗淋漓的从梦中醒来。梅香上前关切的道:“太后娘娘,您没事吧?”

“没事。”太后拿帕子擦拭着额上的汗,道:“原来是做了个噩梦。”

她刚说完这话,就听见外面传来男子的声音,“母后是做了什么噩梦,吓成这幅模样?”

太后抬眼朝前看去,洪孝帝出现在大殿门口,他身后,太监宫人跪了一地,大约是他进来的时候让人不要通报,太后也没听到声音。洪孝帝笑着走进来,太后直起身子,笑道:“皇上今儿个怎么想起过来了。”

她的心跳得很快,不知是不是方才的梦吓得还没缓过神来,又总觉得那个梦十分不详。连笑容也是很勉强。洪孝帝平日里很少来慈宁宫,陪她说话的时候,大多也是在御花园。

“今日外面风雪大,特意来看看母后。”洪孝帝对苏公公招了招手,苏公公就让周围的宫人们退了下去。

太后隐约察觉出有些不对,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对。让梅香给洪孝帝上茶,自己走到了茶桌边,让洪孝帝也坐下。

洪孝帝看向太后香案上的香火,笑问道:“母后这是在为谁祈福?”

太后回答:“自然是为了天下苍生,各地雪灾,百姓冻死的人不在少数,哀家听了,心酸不已,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在宫里为他们抄经祈福。”

“母后果然心怀天下。”洪孝帝赞叹道。

太后抬眼看向皇帝,不知何时起,这位曾经让她看着碍眼的皇子,已经长成了这般模样。她还记得太子死后不久,为了稳固自己的位置,她不得不和这位皇子装作母慈子孝的模样。她还记得少年时候的洪孝帝乖巧懦弱,对她言听计从,她一面很放心很得意,一面又很厌恶很轻蔑。但她到底低估了这位皇子。每一位皇子,身上都留着先帝的血液,掠夺和伪装是他们从出生起就带来的本能。从成王的事情上就能看出,洪孝帝也一样,甚至于他觉醒的更早,在他的少年时候,就知道借助自己,来得到想要的东西。

想想也是,深宫就如丛林,在丛林里长大的野兽,怎么会不吃人?太后又想起殷之黎,那个在宫宴上她看到的年轻人,二十多年后,她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儿子。殷之黎的温润如玉,本是她最为喜爱骄傲的,可如今,她却担忧自己的儿子面对可怕的帝王时候,胜算有几成。

她不能让殷之黎失败,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她要替殷之黎扫清一切的障碍。包括面前的帝王。她一人定然是做不到的,索性还有殷湛。无论她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只有这个男人不会抛弃她,会永远站在她身后替她解决一切难题。

“其实我今日来,还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母后。”洪孝帝端起桌上的茶杯,浅浅酌了一口,才不紧不慢道:“夏郡王死了。”

太后本来也是笑着去拿茶杯的,闻言动作一抖,茶水泼出来了一些,梅香连忙拿帕子擦拭桌上的污迹。然后太后却紧紧地握着茶盏,仿佛竭力要握准似的,她的笑容有些僵硬,道:“陛下在说什么胡话,好好地,夏郡王怎么会死?”

“是真的。”洪孝帝的回答也理所当然,“在青州红楼上,国公府的姬老将军杀了夏郡王,夏郡王也杀了姬老将军。可惜了。”

一句“轻飘飘”的可惜了,听不出来任何语气,让人无从猜测这位帝王的心思,也让人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梅香站在太后身后,面色微变,不由得看向洪孝帝的身后,那里,两名带刀的御前侍卫站着,稳如磐石。仿佛知道她所有的心思。

“怎么会呢?”太后笑起来,她没有去看洪孝帝,只是看着自己手上的护甲,像是要认真把护甲上的宝石看个一清二楚似的,她道:“姬老将军怎么会杀了夏郡王,夏郡王又怎么会杀了姬老将军?哀家年纪大了,陛下可别拿这些事情来玩笑,哀家又不会当真。”仿佛是小孩说谎,大人宽容的原谅了他似的。

“朕也没有心思与人开这种玩笑。”洪孝帝似笑非笑,“母后不相信也就罢了,再过不久,姬老将军和夏郡王的尸身,也要送回京下葬的。”

太后的脸色,终于变了。她抬起头看向洪孝帝,这位在她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帝王,终于露出了野兽一样的,恶狠狠的眼神。只这一眼,太后就知道,他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他了然于心。

可她还是要挣扎一番,仿佛这样就能蒙混过关似的,太后笑了,她说:“哀家不明白。皇上这么轻松,是不打算问罪了?”

“问罪?母后有所不知,这可就要追溯到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说起来,朕也是近来才知道的。”皇帝笑笑,“多年前,肃国公的父亲金吾将军失踪,其实是被夏郡王设计陷害而死。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姬蘅杀了夏郡王,也无可厚非,不过老将军心疼孙子,帮姬蘅完成了这件事。母后,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就算朕也不能说什么,母后难道希望朕偏袒谁?”

太后看着洪孝帝,久久不说话。

洪孝帝就又笑起来,他道:“朕差点忘了,当年埋伏围杀金吾将军的时候,母后也在场,自然要偏袒夏郡王了。”

到了这时候,太后反而镇定起来,她看着洪孝帝,微微一笑,道:“陛下,这么些年来,哀家待你不薄,你想置哀家于死地,也不必用这样的法子。你这样污蔑哀家,可有证据?”

“证据?”洪孝帝笑了,他一字一顿道:“殷之黎就是证据。”

梅香的手紧张的攥紧裙角,太后的面色大变,这是她最大的软肋,倘若洪孝帝以此来威胁她,她毫无胜算!

“母后这么快就忘了,前不久,夏郡王离开燕京去青州之前,不是还来找过母后么?”

他早就知道了!太后的心,忍不住颤抖起来,她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洪孝帝。她曾想过很多次,总有一日真相会被人发现,但不是眼前这个样子。她没有任何筹码捏在手上,殷湛也不在身边,她仿佛一块鱼肉,可以被人任意宰割。

并不是她软弱万能,而是不管是她,还是殷湛,都低估了这个帝王。

“母后在宫中牵制朕,夏郡王在青州牵制肃国公,殷之黎带殷家兵长河以南起兵,朕不得不佩服夏郡王的耐心,这么多年,蛰伏这么多年来设一个局。”洪孝帝笑道:“可真是为殷之黎殚精竭虑啊。”

太后道:“皇上想要杀了哀家吗?”

“怎么会?”洪孝帝一笑道:“殷之黎不是还活着吗?”

“皇上想用哀家来威胁殷之黎?”太后冷笑。

“不会的。”洪孝帝温和的道:“母后知道,朕不喜欢做这样的事。就如成王不会为了刘太妃以身犯险,殷之黎也未必会为了母后行嶮侥幸。”

他这话说的可谓是刻薄至极,太后盯了洪孝帝很久,忽然笑了,她边笑边摇头,几乎要笑出眼泪,她道:“老三,原来哀家一直低估了你。哀家就说,夏柳岚的儿子,怎么会是这么个德行,原来不是你不好,是哀家看走了眼!”

夏柳岚是夏贵妃的名字,洪孝帝听到这个名字,神情一顿,收起笑容,道:“当年朕的母妃之死,和你有关吧!”

夏贵妃在生下洪孝帝不久之后就死了,旁人都说是病逝的。洪孝帝查了那么多年,辗转找到宫里当年的老人,却说夏贵妃在此之前,身体康健,没有一丝病容。

“哼,宫中这样的地方,想要夏柳岚死的人数不胜数,可不是哀家做的!”太后不屑道。

洪孝帝面色青青白白,似乎并不相信这个答案。果然,太后接下来的一句话,立刻让他勃然大怒,她道:“不过当年夏柳岚生了你之后,哀家的确很不甘心。在宫里,想要一个人的命,有时候并不需要动手。哀家只要说一句,陛下有意要立你为太子,就有数不尽的人替哀家前赴后继的去做这件事。”

“你!”洪孝帝怒极。太后无中生有的一句话,便让夏贵妃成为了宫里明晃晃的靶子,可怜那时候夏贵妃刚刚有了孩子,一颗心全都扑在自己孩子身上,哪里会留意其他。

“哀家只是恨,那些人没有把你也一块弄死,留了个祸根。”太后的目光满是怨毒,“若是早知有今日,哀家就算当时自己出手,也会亲手把你从这个世上除去!”

“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洪孝帝重新平静下来,他道:“朕的母妃虽然不是你亲手杀死,却是因你而死,这笔债,朕先替你记下。朕早就说过,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你和殷湛做的孽,自然有老天来惩罚。现在殷湛已经死了,下一个就该轮到殷之黎。等殷之黎也死了,朕就亲自送你上路。不,朕改了主意,朕不会让你死,朕会让你活着,将你囚禁在宫殿里,比冷宫里的嫔妃还要不如,让你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永远无望的活着。这才是对你最好的惩罚。朕要将你和殷湛干下的丑事昭告天下,让殷之黎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即便他起兵造反,跟着他的人也会以他为耻,等他死了也摆脱不了这个污名,到死也被人戳脊梁骨!”

“不——”太后爆发出一阵惊叫,她作势要去抓洪孝帝的脸,洪孝帝身侧的侍卫拔刀出鞘,护着洪孝帝将她一推,太后跌倒在地,发髻全散了。

“不……”她喃喃道。

洪孝帝冷眼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出去,道:“来人,把她关起来!没有朕的允许,谁也不准见太后,还有,”他冷冷一笑,“好好看着,千万别让她死了。”

太后伏倒在地,梅香来扶起她,她却徒劳的伸出手,看着梅香,道:“他是在骗我的吧,殷湛没有死,对吧?”

她的眼泪流下来。

------题外话------

小皇帝其实还挺帅的,有没有喜欢小皇帝的举个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