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孤军/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州之地,那一座江边的红楼,一夜之间烧为灰烬,不过庆幸的是里面并无宾客伤亡。红楼的妈妈也不知所踪,带着那些烟花女子一夜之间便消失在了城里,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有好事的宾客回忆起那日晚上偶然从红楼经过,似乎看到了美貌的红衣男子,惊为天人,疑心是从深山树林里走出来的美艳精魅,出来游戏人间,又怕被人发现踪迹,索性一把火烧了红楼,无迹可寻。

传言令这把火也变得神秘香艳了些。

美丽的琼楼玉宇付之一炬,湮灭了其中的爱恨情仇,无人得知那夜晚上曾唱过怎样的戏,看过怎样的离合。深夜,青州城门口,有人目送装着棺椁的车马远去。

“大人。”文纪道:“您真的要去见殷之黎?”

姬老将军和殷湛都失去了。姬蘅要将姬老将军送回燕京,却不能第一时间亲自护送,因为姜梨还在他们手上。司徒九月从燕京城中穿了信给他,他才知道过去发生的一切。

殷之黎果然没有伤害司徒九月,除了海棠被砍掉一根小手指以外——那也是殷湛吩咐下来的。其实殷湛还嘱咐,只要姜梨还在,就派人杀了叶家等人,省的夜长梦多。但殷之黎竭力反对,以性命要挟,终于还是让人把叶家的人送了回去。

也就在这时,姬蘅明白何以殷湛到死的时候,脸上都挂着奇怪的笑容。原是他一早就为殷之黎将退路铺好,无论殷湛有没有死在红楼,殷之黎都可以用姜梨的性命来要挟自己。

“大人,殷之黎那混蛋,肯定设下陷阱,知道你会为姜二小姐前去,意图害您性命,你可不能轻举妄动啊!”赵轲也道。

“我和殷之黎之间,迟早都会有一仗。”姬蘅哂笑一声,“我既然答应过薛怀远,就会保护好阿狸。”

赵轲和文纪皆是有些纳闷,保护姜梨为何是答应薛怀远的事?薛怀远这样看着姜梨么?可薛怀远的话为何姬蘅要听?薛怀远对姬蘅来说很重要?

“可是殷之黎在百里外的鹿野扎营,营下人几百人,咱们的人只有……如何突围?那些殷家兵现在也不知在什么地方,怕是埋伏着,正等着大人自投罗网。”赵轲仍然不赞同。

“他有殷家兵,金吾军这些年也不是都死了。”姬蘅淡淡道,他看向远方,那里车马的影子已经全然不见了。他的祖父在这个冬日与他告别,从此后,世上与他有亲缘关系的,再也没有一人。

他怎么能失去姜梨呢?他这一生,说到底,其实谁都没有保护的了。

他转过身,红色衣袍在风雪中艳如鲜血,雪越白,衣裳越红,衬得他唇红齿白,瑰姿俊逸。

他道:“走吧。”

赵轲和文纪不再说话了,姬蘅的态度如此坚决,他们改变不了。身为手下的,就应当同主子共进退。

姜梨不是虞姬,姬蘅也不是霸王。霸王别姬这出戏,未免太过悲惨,他看尽了悲剧,从来没有一次如此希望过,这一出她能陪他看到最后,而故事最后是团圆,皆大欢喜。

风雪掩埋了他的踪迹。

……

鹿野之上,账外,殷之情神情惊惶,她的眼里涌出眼泪,仿佛受到了巨大打击似的,她在帐前穿梭,那些兵士都没有阻拦她。直到她找到了躲在帐子后面的火堆边,喝的烂醉的殷之黎。

“殷之黎!”殷之情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她的声音发抖,“他们、他们说爹死了,这是怎么回事?”

殷之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了她一眼,他手里还抱着酒坛,酒气熏天。他不喜欢喝酒,殷湛却总是让他喝酒,说身为男儿,怎能没有酒量。他仍旧不喜欢,可如今殷湛死了,他却如殷湛所愿,抱着酒坛子一醉方休,可惜殷湛再也看不到了。

“爹死啦。”他朝殷之情露出一个奇异的笑容,轻声道:“爹被姬蘅杀死了,一剑——”他指了指自己的喉咙,“把这里捅穿了!”他古怪的笑起来。

“不可能!”殷之情抓住他的衣领,道:“这都是假的,是他们胡说八道的是不是?肃国公为何要杀害爹?我们连爹都没看到……”

“他就是死了嘛。”殷之黎对着酒坛,又狠狠的灌了一大口,“爹的手下都亲眼看到了,可能过不了多久,燕京那边就昭告天下了。”

“为、为什么?”

“因为爹杀了姬蘅的爹娘,所以姬蘅要为他的爹娘报仇,嘻嘻嘻,冤有头债有主,之情,你要记住这句话。”殷之黎傻笑道。

他状若癫狂,衣裳被洒出来的酒浸湿了大半,他自己也浑然不觉,更是头发散乱,笑容古怪,哪里有过去公子如玉的姿态。殷之情一边悲痛,一边为殷之黎如此而愤怒,她道:“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从那天爹跟你说话之后你就不对劲了,说什么要我回云中,爹到底和你说了什么?我们家和肃国公到底又有什么仇怨,你告诉我呀!”

那一日殷之黎让人让殷之情和殷夫人回云中,殷之情怎么也不肯,后来突然有一日,殷之黎就带着他们出城了。殷之黎走的太急,仿佛是在逃难一般,殷之情还以为他们是回云中,没想到是来到了青州。在那以后,事情就变得让殷之情无法理解,他们兄妹从前算是无话不谈,可如今,殷之黎什么都不肯说。他做的事也没有任何解释,包括把姜梨掳来这里,在这之前,殷之情一点儿也不知道。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晓得生活变得面目全非。她每日都活在不安中,总觉得殷家接下来要做的事,是她无法接受的。

可这个哥哥殷之黎,也变成了陌生的模样。

殷之黎看着面前殷之情焦急的神色,突然笑了,他道:“之情啊,你不要叫我哥哥,谁知道,我们有没有血缘关系呢。”

此话一出,殷之情面色一变,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爹为了宫里那位,连自己的亲生儿子夫人都能害死,对母亲这么多年不闻不问,也许你根本就不是爹的儿子。”殷之黎道。

“殷之黎!”殷之情尖叫起来,她的声音引得远处的兵士都往这边看来,她奇迹百环,道:“你怎么能这样说!你污蔑我的母亲,你混蛋!”

“你就那么想当爹的女儿?”殷之黎浑不在意的,仿佛一滩烂泥似的在地方躺着,醉醺醺的道:“当爹的儿子有什么好的?你看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被迫接受我不喜欢的命运。去他娘的命运!”他激动起来,声音也变得刻薄了,“你不是想知道我到底想做什么吗?好,我告诉你,我要杀了姬蘅,要起兵造反,要以场合为界,自立为王,占半壁江山也好,逼宫上位也好,这些我统统要做!难道是我自己想要做的吗?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就他娘的因为我是殷湛的儿子,我的亲娘是宫里那位!”

他一口气说完,殷之情目瞪口呆,连流泪都忘记了。她颤抖的问:“你说……”

“我是太后的儿子。”殷之黎看着她,笑道:“现在你知道爹为何要回京做这些事了吧?因为他早就想好了,天下那个位置就是我们殷家的。之情,你当个普通人家的女儿多好,不像现在,只要姓殷,你就背上了乱臣贼子的罪名,永远洗清不掉。”

殷之情捂住了嘴,她想到了那一日姜梨对她说的话。她说肃国公和殷家有不死不休的死仇,她还认为是姜梨为了报复而故意骗她,现在看来,姜梨说的都是事实……可这事实,未免也太难让人接受了。

她不知道说什么,也无法面对这样的殷之黎,转身跑了出去。

殷之黎看也没看她,自己兀自喝酒。殷之情哭着跑了出去,她想到了自己的母亲,这幅模样不能被殷夫人看到,如果殷夫人知道一切,心里该有多难过。这么多年,殷夫人一直把殷湛对她突然的冷落归结于自己哪里没有做好,却不知道,此事和她无关,不过是因为她是殷湛为了掩饰野心而找的一块遮羞布,包括自己……也是被利用的筹码。

殷之情心中悲痛至极,却又不知能找什么人诉说,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姜梨的帐子外面。

帐子里有人影安静的坐着,殷之情走了进去,外面把守的士兵没有阻拦。

姜梨坐在帐中,桌上点着灯,她一手支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听见动静,扭头一看,目光在殷之情脸上顿住了。

殷之情满脸是泪。

姜梨蹙眉:“平阳县主?你这是怎么了?”

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询问,殷之情这些天来的慌张和无措,委屈和不甘全部涌出来,她快步朝前走了几步,看向姜梨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姜梨不解的看着她。

殷之情的心里,突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悲哀,她道:“知道是我爹杀了肃国公的爹娘,现在轮到肃国公来为他父母报仇了。”

姜梨诧异,她知道姬家和殷家有仇,但其中各种由来,姬蘅并没有告诉她,她并不知道姬蘅的爹娘是为殷湛所杀,看样子,殷之情已经知道了。

“你如何知道的?”姜梨问。

“殷之黎告诉我的。”殷之情瘫坐在椅子上,仿佛失去了全部的力气。

“殷之黎为何要告诉你这些事情?”姜梨问,“难道是殷湛……。”

殷之情痛哭起来,姜梨看见她如此,晓得怕是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殷湛死了?那就说明姬蘅平安了,接连来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她这些日子被关在这里,无从得知外面的消息,殷之情带过来的这个消息,姑且也算作是一个好消息吧。

可对殷之情来说大约不是这样,她哭的撕心裂肺,一直喃喃的问:“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其实也不是殷之情的错,殷湛的这个决定,毁了殷之黎和殷之情两个人。看他们的样子,他们并不知情,仅仅因为殷湛的野心,就要背负巨大的痛苦。

姜梨轻声道:“这不是你的错,你也不必自责。”

殷之情并没有因此停下哭泣,姜梨又道:“你可以帮我离开这里吗?”

殷之情的哭声突然止住了额,她疑惑的看向姜梨。

“殷之黎打算用我来要挟姬蘅,这一点你是知道的。我知道你喜欢姬蘅,也不愿意姬蘅受伤,如果姬蘅因为我而受到伤害,我也会痛苦,你也不会全无感觉。我知道你留在这里不开心,如果你救了我,我跟你一起走,离开这里,你不必去履行并不该属于你的命运。”

殷之情愣愣的看着姜梨,姜梨给她指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在眼下这个乌烟瘴气,兵荒马乱的时候,这条道路是如此清晰如此光明,如此令人向往,让她几乎要忍不住立刻点头,立刻和姜梨逃出生天。

然而她没有回答,只是过了很久,才道:“我做不到。”

姜梨静静的看着她。

“这些兵士,不听我的指令。我虽然有武功,却也拼不过这么多人。你是被重点盯着的人,我无法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带走你。而且还有我的母亲,我不可能同时带走两个人,如果我和你逃走了,他们会迁怒我的母亲。殷之黎也许不会这么做,但其他的人,因此而遭遇劫祸的人,会把所有的怒气发泄在我母亲身上。”

她咬字清晰,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但已经没有继续哭了。反而像是想清楚了什么似的,她道:“而且我也不能走。我姓殷,是不可能逃离这种命运的。你能让我去哪里呢?除了殷家,没有人会保护我,世人只会把我当做乱臣贼子,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姜梨轻轻叹息一声,各人有各人的立场,殷之情的话,其实也没有说错。如果是姜梨站在殷之情这个位置,也会和她一样彷徨挣扎,况且犯下错误的还是殷之情的父亲殷湛,于情于理,殷之情都不会接受。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姜梨不明白,她问:“你可知道,姬蘅和殷家的仇怨究竟是什么,如果你爹当年杀了姬蘅的爹娘,又是为何要对他们下杀手?”

殷之情深深吸了口气,摇头道:“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了。”她站起身,神情悲哀的看着姜梨,她说:“我曾经听过你在青城山遭受的事,一度很同情你,现在看来,你比我要好得多。你身上背负的罪名是假的,总有一日会洗清,且无愧于心。而我身上背负的罪名却是真的,永远也割除不了。”

“你是你,殷湛是殷湛。”姜梨提醒。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自己不姓殷。对不起,姜梨,”殷之情道:“我帮不了你,不能带你离开这里。但你觉得,肃国公真的会为了你孤军深入,这鹿野之上全是殷家兵,他一来,必死无疑。”

姜梨的心狠狠一跳,她有一种直觉,姬蘅一定会来,可是她说:“如果愿望能成真,我希望他永远不要来。”

殷之情定定的看着她,很久之后才道:“我也希望。”

姜梨不知道她说的这个“我也希望”是什么意思,是希望姬蘅没有对姜梨情根深种到愿意以命交换的地步?还是希望姬蘅不要受伤。

“还有件事情,我想请求平阳县主。”姜梨道。

“我帮不了你什么。”

“不是帮我,是姬蘅。”

殷之情皱眉:“何意?”

“我不知道你哥哥要怎么对付姬蘅,但我想,他下手一定不会手软。姬蘅如果为了我身陷囹圄,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你喜欢姬蘅,定然不愿意他死去,如果可以,请你到时候能帮得上姬蘅的,就请帮他一下,至于我你不必管。其实我或生或死都一样,就算我真的死了,没有连累到别人,这样也很好。”

殷之情没有再说话,只是站在原地,像是静静的想了一会儿,才道:“我知道了。”她走出了帐子外面。

姜梨没有追出去,帐子里似乎还回荡着方才殷之情绝望的哭声。她知道,没有时间了。殷湛既然死了,殷之黎会立刻开始第二个计划,他会用自己来诱杀姬蘅。

姜梨在心中默默祈祷,娘,倘若你在天有灵,正在看着女儿的话,就请帮帮姬蘅,让他安然无恙吧。

……

这一夜,风雪大作,到了第二日早上,雪也未停,昨夜的积雪未化,新雪又添,地上的血踩下去能没过人的膝盖,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

姜梨站在帐子里,门口的小兵守着她,她往外看,目光所及,只有遥远悠长的茫茫平原,还有远处已经成为一片白色的丛林。

据说很多年前,鹿野是一座茂密森林,临近长河的地方,生活着许多白鹿。白鹿在长河喝水,故而得名“鹿野”。几百年后,森林消失殆尽,这里成了一片平原,再无白鹿踪迹,鹿野这个名字却保了下来。

长河就离此不远,长长一条河平日里看不到尽头,如今也已经尽数被冰封住。人可以在上面行走而不会破冰,鹅毛大雪纷纷扬扬,这片平原里,似乎只有白色和甲衣的黑色,什么都没有。

有人走了过来,小兵们让开,姜梨看到了殷之黎。

殷之黎和过去很不一样,他总是穿白衣,温润如玉的样子,语气说他是位将军的儿子,倒不如说是哪家府上的翩翩佳公子。姜梨从未见过他穿甲衣的模样,然而今日他却穿起甲衣,束起长发,面上是漠然而冷酷的表情。他走进了帐子里。

姜梨转身看他。

“告诉你一件好消息,姬蘅杀了我爹,他活了下来。”

姜梨并没有因此而欢呼雀跃,殷之黎大约不知道,这件事昨夜里就被殷之情告诉了自己。而殷之黎也没有在意,他只是继续道:“父亲死了,他交代我要做的事情我就必须做下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姜二小姐?”

“我明白。”姜梨回答,“你要用我来围杀姬蘅了。”

殷之黎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他道:“我原本以为,只要我爹没死,姬蘅先一步而死,就可以避免这种结局。虽然你也会因此恨我,但至少我不用在你面前亲自杀了他,还要利用你。这对我来说,是最坏的选择。不过现在看来,老天没有站在我这一边,我还是得走这条路,挣扎是无谓的,这就是你我的结局。”

姜梨不说话,殷之黎此刻面上的表情,实在是很可怕了。没有了他的柔软,甚至过去的优柔寡断此刻也变成了善良。他的表情像是要去做一件很可怕的事,充满了尖锐和决绝。

“世人都说肃国公喜怒无常,精明狠辣,我想,也许他不会来救你。这样一来,虽然不能杀了他是件遗憾的事,但能让你看清他的真面目,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既然我在姜二小姐的心中已经是恶人了,最好他在姜二小姐心中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这话十分赌气,如果不去看他的神情,姜梨大约还会觉得幼稚的可笑,但可惜的是,如今的殷之黎已经变得很偏执,他固执地认为一切都是旁人的过错,而他必须要非走这条路不可,谁也劝不动他。

“你为什么非杀姬蘅不可呢?”姜梨道,“上一辈的恩怨已经了结了。”

“没有了结!”殷之黎打断了姜梨的话,他道:“我爹杀了他的爹娘,他又反过来杀我爹娘,为了给我爹报仇,我就必须杀了他。殷家和姬家注定是死仇,要么我死,要么他死,直到一方死绝,再无后人。我爹为何会留下祸患,就是因为当初杀姬家人的时候,留下活口。这个错误,可不会犯在我身上。”

姜梨冷眼看着殷之黎,她对殷之黎的最后一丝同情也烟消云散了。仇恨会蒙蔽人的双眼,变成另一个人。而现在的殷之黎,已经和过去的殷之黎全然不一样。他一心想要杀死姬蘅,不管当年是不是殷湛有错在先,也不顾起兵之后,天下多少生灵涂炭。

“你会后悔的。”姜梨道。

“我只后悔没有早些杀了他。”殷之黎哈哈大笑,他道:“还让他得到了圣旨,得到了你!不过,”他又笑了,道:“只要他死了,你还是我的。”

“但我永远也不可能爱上你。”

“那你为什么爱上姬蘅?”殷之黎止住笑容,盯着她,步步紧逼,“他手上多少条人命,杀人如麻!只因为你喜欢他,所以他的罪孽就不是罪孽?只因为你不喜欢我,所以我在你眼中就是恶人?我和姬蘅最大的不一样就是,他的爹没有让他背负骂名,而我生在殷家,就注定要为殷家牺牲!”

“并不是。”姜梨冷冷的看着他,回答道:“姬蘅是天下人所畏惧的恶人,但他从来不曾伤害过我。而你是天下人称赞的闪人,但你却利用我。你和他当然是不一样的人,却和你们的父母毫无关系。”

殷之黎不说话了,只是阴狠的盯着她,像是恨不得杀了她却又不忍心下手,他猛地转过头去,冷哼了一声,道:“随你如何说。总归今日姬蘅赶来,他就活不过今日!”

“你想做什么?”姜梨厉声问道。

“也没做什么。”殷之黎随意道:“这鹿野上下,全是我的人。外面的弓箭手,也早就准备好了。鹿野之上是平原,无处可遮挡,姬蘅胆敢前来,就要做好被万箭穿心的准备。当然,他可以带兵前来,只不过你在我手上,他总要提防一些。我听说当年我爹围杀姬暝寒的时候,就是红山寺里百名弓箭手埋伏姬暝寒,姬暝寒插翅难逃。姜二小姐,我让姬蘅同他爹一样的死法,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敬意了。”

姜梨怒斥道:“卑鄙!”

“他也可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人!”殷之黎像是被这句话刺激到了,怒道:“我当然也能卑鄙!”

姜梨怒极,这样的殷之黎简直是个疯子,根本不能与他好好说话。还要僵持的时候,忽然听得外面一阵哨声,那哨声又尖又利,声声急促,殷之黎一愣,抓着姜梨往旁边一扔,冲了出去。

姜梨也想出去,奈何被小兵拦着,只能站在帐前。只见原野只有白茫茫一片,而天与地之间,出现了一道红色身影。那红色身影骑在马上,骏马全身亦是覆上了红色铠甲,一人一骑,风雪之中,犹如归人,雪也遮掩不了的鲜艳夺目。

姜梨的眼眶一热,险些掉下泪来,叫了一声“姬蘅”!

外面的殷之黎也愣住了,半晌,他冷笑道:“看来他胆子很大,也对你用情至深。可惜,慧极必伤,情深不寿。”他喝道:“弓箭手准备!”

甲衣的弓箭手齐齐对准了那人,姜梨想要冲出去,却怎么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抹红色,越发璀璨。

只有他一人。

------题外话------

鸡哥一人carry全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