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逃离/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马停在了弓箭手射程以外,不知是故意还是凑巧。马上的人着红袍,却不是宽大的广袖,袖口扎紧,与其说是红色衣袍,倒不如说是一身红色铠甲。姜梨从未见过这样的姬蘅,褪去了那层轻佻迷离,他看起来仿佛像是天生的将领。一瞬间,姜梨想起有关姬暝寒的传言来,虽然人都传言姬蘅的容貌肖似虞红叶,和姬暝寒并不十分相像,但这一刻,姜梨却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年轻时候的金吾将军的影子。

一样的傲气非凡,仿佛什么都不能伤到他似的。

殷之黎站在雪地里,他的黑色甲衣颜色冷沉,目光更冷,他道:“肃国公的胆子倒很大。”

“是么?”姬蘅讥诮的一笑,“这正是我想对你说的,连我的夫人都敢带走,看来郡王世子是不要命了。”

“你的夫人?”殷之黎被这个词激怒了,他道:“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让她做你的夫人了。”

这话说的杀气十足,姜梨在帐中不由得喊道:“姬蘅!不要过来,这里四面都是弓箭手埋伏,他们要的是你的命!不要中计,赶快离开,殷之黎不会杀了我,但会杀了你!”

殷之黎并没有阻拦姜梨说话,反而看向姬蘅,笑道:“你看,姜姑娘都知道的道理,你是打算过来,还是打算离开?”

过来,姬蘅必死无疑,离开,在姜梨的心中,姬蘅就这么抛弃了她,对姬蘅来说,两样都不是什么好选择。那骑在马上的年轻人笑了,笑容里嘲讽意味十足,他道:“殷之黎,比起你爹来,你实在是太优柔寡断了。甚至你母亲都要比你过果决的多,如果是你母亲在这里,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不会让我有活下去的机会。”

殷之黎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的父母是他的耻辱,他因为殷湛和太后而背负着强加于身的命运,他从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就没有一刻不曾怨愤过。他耻辱提起自己的一切,姬蘅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出来,无疑是将他最害怕的东西展露在众人面前看。

他恨极了姬蘅。

姜梨心中疑惑,且不提殷之黎的爹,殷之黎的娘又是怎么回事?殷之黎的生母不是已经死了,和姬蘅又有什么仇怨?这些疑惑没有人能回答姜梨,她的面前仍然挡着带刀的侍卫,她是最好的诱饵,甚至她不必做什么,姬蘅就会乖乖踏进陷阱来。

另一头,殷之情正在努力想要冲出来,殷夫人抓住她的手臂,劝道:“之情,别去!”

“娘!”殷之情急红了眼。

殷夫人眼圈也红了,“现在你爹已经去了,娘只有你一个女儿。我知道你喜欢肃国公,可是他现在是你哥哥的敌人,他想要要你哥哥的性命,如何能放的过你,再说了,你去了又能做什么?还不是白费力气。”

“正因为我什么都做不了,才更要去做!”殷之情挣开殷夫人的手,道:“娘,你不明白!”

殷夫人并不知道姬家和殷家的过往,她甚至不知道殷湛和太后的事情。殷之情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她,她总觉得一旦告诉了殷夫人,殷夫人反而会彻底崩溃,倒不如就如同现在这样,将错就错下去。也许不知道真相,对她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她跑到了帐子外,也被兵士拦住,近不得前,只能远远地望着姬蘅。

一瞬间,殷之情又忍不住羡慕起姜梨来。她有这么一位风华绝代的未婚夫,而这位世人眼中无情无义的恶人,却愿意为了她以身犯险,不顾后果来救她于水火之中。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肃国公,”殷之黎道:“你今日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姬蘅挑眉:“那要看你留不留得住我。”

“我殷家兵……”

“你青州北界的殷家兵,现在正和我的金吾军在一起切磋。”姬蘅淡笑道:“几个时辰里,可能是赶不过这里了。”

殷之黎面色一变:“金吾军?”

传言中的金吾军,早已多年都没有看见了。自从金吾将军姬暝寒消失后,金吾军的虎符也消失了,朝中上下仿佛也默认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金吾军们早已解甲归田,世上不再有什么金吾军。就连殷湛查探许久,却确定金吾军不会再出现,所以殷湛才会这么放心的认为,主要除掉姬蘅就可以高枕无忧。燕京的那些将士御林军不过是虚有其名,不堪一击,不比他们从血海中杀出来的刚毅男儿。

倘若殷湛知道金吾军还在的话,必然不会这般安排,不会贸然选择和姬蘅同归于尽的一条路,而是再做打算。如今殷湛已经死了,金吾军却突然冒出来,对殷之黎来说,无异于绝大的打击。果然,殷之黎看向姬蘅,面色惊异又愤怒:“你欺骗了他!”

“兵不厌诈。”姬蘅淡淡一笑,“这世上最愚蠢的办法,就是以命换命。”

他是故意的!人们说肃国公精明狠辣,果然不知是传言。他是真的将算计发挥到了极点,便是在那一日红楼对峙中,看似孤注一掷,实则也暗藏他手。他看过了那么多场戏,逢场作戏的本事也是一绝,将所有人都哄骗过去。他才不会将最大的筹码先拿出来,不过是诱敌深入,然后一点一点吞噬对方。

殷之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他这笑容不知道是自嘲还是讽刺,他道:“我爹机关算尽,却败于你手,看来你也是有本事之人,足以做我的对手,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他一挥手,那弓箭手猛地对准姬蘅。

即便有金吾军牵绊住了殷家兵,但此刻鹿野之上,也有数百名弓箭手和兵马,而姬蘅只有一人,寡不敌众,双拳难敌四手,他如何在其中厮杀,还要带走姜梨。

姜梨心急如焚。

姬蘅冷冷一笑,只听殷之黎道:“放箭!”天空之中,顿时冲起密密麻麻的箭矢,直奔向姬蘅一人。而姬蘅蓦地俯身马背之上,从身后举出一面盾牌来,那盾牌挡住一部分箭矢,而他拔出腰间宝剑。

从初见到相识,再到相交,姜梨见过姬蘅杀人的时候,从来只用那一把华丽的扇子。她是第一次看姬蘅用剑,那把宝剑泛着青色的光,从剑鞘中一寸寸抽出的时候,隔得老远也能感受得到其中的寒意,而他一手持盾,一手持剑,就如一个年轻的、英勇的将军,以无法阻挡的姿态,跨越乱箭和刀刃,从高山火海之中,一路横冲直撞,所向披靡而来。

殷之黎皱紧眉头,似乎没想到姬蘅会如此胆大,居然不顾箭雨直奔而来。雪原之上,那一人一骑自远而近奔来。也就在这时,忽然间,一个埋伏着的弓箭手叫了一声,捂着脖子倒了下去,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鬼魅般的影子,那影子动作极快,很快又窜到其他人身边。

“死士!是死士!”有人惊呼。

殷之黎道:“你带了别人?”

“不多。”姬蘅在马背之上,懒洋洋道:“当年我七十二飞龙骑尽数覆没,如今重新建立的飞龙骑,总数不及过去一半,好在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他讥诮道:“怎么样,殷大公子?”

他这一笑,仿佛天上的飞雪也生动起来,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只余凉薄和狠意。那些飞龙骑神出鬼没,不知从何处窜出来,一刀抹掉弓箭手的脖子。弓箭手们却又得全神贯注的对付姬蘅,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倒了下去。可纵然这样,姬蘅一人也难敌如此多的箭矢,一些箭矢还是伤到了他,不过他浑然未决,直到马匹快到姜梨的帐前的时候,殷之黎面色更加冷凝,甚至从他的声音里,还露出一丝气急败坏,他道:“全部给我动手!”

他要姬蘅死在姜梨的帐前,眼睁睁的看着姜梨却不能带走她,要有情人天人两隔,要姬蘅死不瞑目!

那箭矢骤然加密,几乎要看不清楚姬蘅的身影。让人恍然生出错觉,天上下的是白色的飞雪,还是黑色的箭雨。在这样的情况下,姬蘅几乎不可能偷生,姜梨尖叫了一声,一边的殷之情终于趁乱无人管她,冲了过来,她道:“哥哥,求你放了肃国公吧!”

“殷之情!”殷之黎怒喝道,“滚回去!”

他从未这般对殷之情说过话,殷之情却也不管,只是慌张的看向姬蘅,“哥哥,你放过他吧!”

“殷之情,你别忘了你姓殷,连你也要站在他那一边!”殷之黎道:“你疯了!”

“疯了的人是你!”殷之情不依不饶,“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会后悔的,你要是杀了姜梨,你会后悔的!”

“如果她注定不属于我,我杀了她又何妨?我不会后悔,因为我和你不一样!”他的语气,彻底的疯狂了起来。

在这一刻,殷之黎的心中,突然的确是生出了一种对姜梨的杀意。他喜爱姜梨,从他还未见过姜梨其人,只听到她的事迹开始,他就喜欢上了她。在他的生命里,第一次如此青睐欣赏一个女孩子,可惜她表面温柔,眼里却全然没有自己。

无论他用了什么办法,她的心坚硬如磐石,不可动摇。殷之黎想,既然他无法阻挡姜梨对姬蘅的感情,那么就毁了姜梨。至少他得不到的东西,姬蘅也得不到。也就是在这时候,殷之黎突然发现,他的骨子里的确是流着和殷湛太后一模一样的血液。他们一样自私无情,宁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那些阴暗的,晦涩的本能其实一直藏在他的骨子里,他的光风霁月,心怀天下,其实在现实面前都不值一提,当有人注定要牺牲的时候,殷之黎还是会第一时间牺牲别人保留自己,他遵从与自己内心的意向。就譬如这强加于身的命运,说到底,他真的没有选择的权力吗?即便殷湛逼他,命运逼他,倘若殷之黎愿意放弃一切,其实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的结局。

不过是源自于他心中的不甘心罢了,因为不甘心,他接受了这个结局。他知道走上这条路也许会让他的名声败坏,但他同时也许可以借此得到一切,等到天下,也得到她。

殷之黎的想法,姜梨并不在意,她只是看到马上的人同自己越走越近。他的三尺宝剑寒光雪亮,仿佛能斩灭一切,他从茫茫雪原里热烈奔来,如同一团火,离自己越来越近,姜梨用尽全身的力气,想从两个兵士手里挣开。下一刻,她看见姬蘅的宝剑抹过兵士的脖子,他从马上朝姜梨伸手,骏马几乎要闯入帐子里了。姜梨奋力对他伸出手,他握住姜梨的手,将姜梨往马上一拉,与此同时,姜梨的耳边,传来殷之情的一声尖叫:“不要!”

然后就是殷夫人的惨叫声:“之情!”

马匹没有停留,极快的转身,姜梨扭头去看,便见殷之黎手上的刀刺穿了殷之情的胸膛,而他目瞪口呆,似乎也没想到会这样。

难怪方才姬蘅冲过来的时候,殷之黎没有阻拦,原是想从后面捅上一刀,不曾想殷之情却为姬蘅挡住了。

姜梨忍不住回头去看,心中一阵难过,她不敢在这里说省的姬蘅分心,却又放不下殷之情。殷之情的伤势不知如何,但她的确是真的喜欢姬蘅,如果就这样死了……姜梨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殷夫人嚎啕一声,快速的奔过来,殷之黎愣愣的松开手,后退了一步。殷之情的嘴里,不断地吐出鲜血来,她喘着气,费力的道:“殷之黎,你……放过他们吧……也放过你自己……”

“为什么?”殷之黎麻木的问。

“我……我不想他……受伤……。”殷之情吐出一大口鲜血,她胸口的起伏逐渐停住了,不再呼吸,眼睛仍旧睁的大大的,头却往旁边一歪,不动了。

这个美艳的如同一团火的姑娘,就这么躺在雪地里,再无当初的生气和娇艳,纷纷扬扬的雪花落下来,迅速覆盖了她的面颊,于是身体好似很快也就冰冷了似的,从生到死,就是这么一瞬间。

殷夫人悲恸的哭声回荡在天地间,殷之黎突然大笑起来,他的眼神冰冷,他转过身,命令所有活着的人,指着姬蘅的背影,道:“杀了他!”

而他自己,站在高处,从手下的手中取来一把弓,搭弓上箭,箭矢遥遥的对准了姬蘅,他的手忽而一侧,重新对准了姜梨。

他缓缓拉动了长弓。

姜梨被姬蘅抱着,姬蘅坐在她的身后,马跑得很快,她只能看到周围飞扬如雨的箭矢,那些箭矢掉在雪地中,积雪似乎都覆满了一层。姬蘅带过来的死士一些死去了,死去的更多的是弓箭手。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平原之中,身下的雪渐渐被染红。

这里分明不是战场,却要比战场还要惨烈。实力的悬殊,令这一场战争注定是以性命来牺牲拼斗。姬蘅说的讥嘲,姿态如此轻松,面对殷之黎丝毫不放在心上,但只有在姬蘅身边的姜梨,才能清楚地感知到这一刻的他,的确是用尽全力在保护她的安全。

他其实也是不确定的,他不能完全的肯定真的能平安无虞,但他在努力不让姜梨受到一点伤害。

就在这一刻,她突然感觉到身后的姬蘅猛地朝前一伏,仿佛有什么东西冲到了他的背后似的。姜梨心中一紧,就要回头,姬蘅的声音就响起在耳边,他的声音温柔,这会儿还带着宽慰的笑意,道:“不要回头。”

“姬……”姜梨的声音颤抖了起来。

“嗯?”他含笑道:“没事了,我们出去了。”

他的马匹越过那些弓箭手射过来的弓箭,身后的死士亦是不再恋战,仿佛一场奇袭,杀完人,烧完粮草之后便潇洒的走人。可惜不同的是,奇袭是趁人不备,而他们,是明知道对面有死士有陷阱,却还赴险如夷。

这怎么能成呢?

白茫茫的平原背后,是被雪染成白霜的丛林。姬蘅的马匹一头扎了进去,身后似乎有人追踪,姜梨的心砰砰直跳。她什么话都不能说,这个时候,让姬蘅分心就是给他添乱。但同样在这一刻,她突然痛恨起自己的无力来。后悔当初哪怕是薛昭学武的时候跟着学习一星半点,也不至于如此被动,被人当成要挟姬蘅的筹码。

她什么好事都没做成,却害的对方一身狼狈。

脑子突然被人敲了一敲,他仿佛能窥见姜梨的内心似的,笑道:“别胡思乱想,你没有对不住我什么。”

姜梨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们……摆脱了那些人没有?”

“暂且没有。”姬蘅淡淡一笑,“殷之黎这小子,不如他老子狠毒,却比殷湛有脑子。为了万无一失,还是再往里走了走。等文纪跟我联络上的时候,就安全了。”

姜梨不再说话。

另一头,殷之黎看着面前,那些死士有一些没来得及撤退的,被弓箭手合力射中,其余的人一拥而上,将他们杀死了。一些却走的很快,他们并不恋战,不是真正的兵士,仿佛只是杀人的利器似的。下手也是狠招,手段刁钻古怪。他也曾听过金吾将军手中七十二飞龙骑的传言,但那七十二飞龙骑早在红山寺围杀之时就全军覆没,姬蘅居然重新建立了另一支。这一支飞龙骑,不如他父亲手下那一支英勇,却比那一支还要狠毒凶残。

他们不到四十人的人马,竟然让这几百人损失惨重。地上横七竖八的都是尸体。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姬蘅带着姜梨远走高飞,消失在那一片丛林之中。殷湛林临死前估计好了一切,却独独没有估计到姬蘅手里有这么一支可怕的人马,更没有估计到,金吾军没有没落,虎符也没有消失,姬蘅暗中掌握着兵马,就是为了今日。

这局棋,究竟是谁更有耐心,谁才是福螳螂的黄雀呢?

殷之黎挥手,让一部分人追去,他自己也想亲自追踪,却被殷湛留给他的心腹劝慰下来,倘若这个时候去追,中了姬蘅的诡计,殷之黎一旦出事,殷家兵就是真的群龙无首,很快就被变成一团散沙,且不说洪孝帝派人来战,光是殷家兵自己内部都要先斗起来。

为大局着想,他不得放弃。

殷之黎退回了帐子边上,他的目光,落在了地上。那里,散落着一点发簪和首饰,还有一大滩鲜血,鲜血之上,殷之情就是在这里,被他一刀捅进了心窝。他怔怔的看着地上的鲜血,眼中的疯狂之色渐渐褪去,像是终于明白了自己究竟做了什么,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殷夫人把殷之情的尸体抱回了帐中去了,外面太冷,她怕冻着了自己的女儿。殷之黎站在帐中,竟然没有勇气走进去一步,他杀了自己的妹妹。不管殷之情和他之间,究竟有没有血缘关系,那也不重要,他们一同在殷家长大,一起分享过喜怒哀乐……现在,他亲手杀了她,哪怕他不是故意为之。

他在帐子外面站了良久,终于还是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帐子里,隔开了风雪似乎也并没有因此温暖多少,火炉早就灭了,只有冷冰冰的灰烬。殷之情就躺在地上,在她身边,殷夫人伏在她身上,像是伤心欲绝哭的昏倒过去。

殷之黎走了过去,他颤声道:“母亲。”

殷夫人没有回答他,殷之黎蹲下身,突然间,他的手颤抖起来,从喉间逸出一丝惨叫,他伸手,将殷夫人从殷之情身上翻过来。

殷夫人的脸上还带着泪珠,她的身子尚且还有余温,脖子上有一线血迹,那把刀就倒在地上,新的血迹还未干涸。殷夫人在她的女儿身前自刎了,就用殷之黎杀死殷之情用的那把刀。

“不——”殷之黎绝望的叫起来。

殷夫人死了,殷夫人还能怎样呢?对她来说,她的丈夫死了,哪怕从前他对自己不闻不问,可到底是她的顶梁柱,到死她都认为,是自己的错,殷湛才冷落了她。如今她的女儿又惨死在她面前,她不能去杀了殷之黎,因为殷之黎也不是故意的,而且殷之黎是殷家未来的希望,可她决不能接受,所以她选择了自尽,以这样决绝的态度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和悲伤。

殷之黎大哭起来。

他失手错杀了自己的妹妹,是他的错,现在殷夫人自尽了。在来云中之前,他以为自己和所有其他的人家没什么不同,但一夕之间,所有的事情都改变了。他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仿佛是前生欠下的债不约而同到了偿还的时刻,再回首,殷家居然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这世上似乎也只剩下他一人了。

姬蘅尚且还有姜梨,但他有什么?他什么都没有了。他捡起地上的刀,神情一瞬间变得恍惚起来,摇摇欲坠的拿着那把刀,放在了自己的脖颈之上。

只要一下,就能解脱,什么见鬼的命运,什么必须要履行的责任,全都消失吧!

殷之黎闭上眼睛,外面风雪的声音仿佛鬼哭狼嚎,随时想要冲进来,又像是恶魔的蛊惑,蛊惑他一同掉入黑暗的旋涡,永生也不能见到光明。

“啪”的一声,他手上的刀掉到了脚边,殷之黎重新睁开眼睛。

不一样的,不一样。

既然已经牺牲了这么多,若是不扳回一局,也就太孬种了。姬蘅因为有了姜梨,从此有了一丝软肋,而他却正好相反,他失去了一切,殷之情和殷夫人的死,令他心中最后一丝柔软也消失殆尽,从此之后,他心硬如铁,成了真正的殷家人。

或许,这才是殷湛所希望看到的。

如他所愿,殷之黎慢慢站起身来,不再看地上的两具尸首,他的神情逐渐变得冰冷而扭曲。他将会夺回原本属于他的一切,不管怎么样,除非他死,否则他永不回头。

……

天色渐渐暗下来,原野之中,路途难以辨清,姜梨和姬蘅二人行至一处山洞前停了下来。

“我们在这里歇一歇吧。”姜梨轻声道:“那些人好像已经摆脱了,云中乃沙漠,殷之黎想必对丛林并不熟悉,不敢轻易深入。我们歇一歇,在这里等文纪的消息吧。”

半晌没有姬蘅的回答,姜梨回头一看,感觉姬蘅的头靠在自己肩上,他的手仍然抓着自己的手,抓的很紧,可是人却没有知觉了。

“姬蘅!”她心中一紧,再也顾不得其他,勒马停住,去扳开姬蘅的手,想先下马查看姬蘅的情况,可姬蘅的手攥得很紧,姜梨好不容易才从挣脱自己的手,姬蘅却一头从马上栽倒了下来。

姜梨惊呆了。

姬蘅的背上,还有一只黑色的箭矢,那箭矢扎进了他的后背,稍稍往下一点,鲜血都几乎要凝固了,没进半支,触目惊心的,血淋淋的。一路上,他一句话也没吭,反而还笑着回应她。

原来都是强撑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