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别离/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以前到现在,姜梨都极不喜欢别离这件事,从前在桐乡的时候,出嫁告别父兄,就令她十分难过。如今比那时候更心酸,因她知道此去姬蘅的危险。这并不是一场好打的仗,殷湛是拼了鱼死网破的力气,多少年苦心孤诣,就是为了这一日的到来。

太后更是不惜放任成王去对付洪孝帝,让成王和洪孝帝之间彼此磋磨势力,若非姬蘅在其中横插一脚,现在的殷家想要左手渔翁之利,实在轻而易举。

姜梨还惦记着姬蘅身上的伤,她道:“不能晚点再去吗?”

“殷之黎会很快动手。”姬蘅笑道,“不能让人抢占先机。”

姜梨沉默,殷之黎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殷湛的死亡,他的身世,殷之情的死亡,接二连三会让他受到巨大的冲击,常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尚且会崩溃。姜梨倒以为,殷之黎不会崩溃,但绝不是从前那个殷之黎。当他决定利用自己去要挟姬蘅的时候,过去那个会为战争伤及百姓而不忍的殷之黎,已经就此烟消云散。

她又想起殷之情来。殷之情为了姬蘅挡下殷之黎的一刀,不知现在是否还活着。姜梨倒是希望殷之情能好起来,殷之情并没有做错什么,从某些方面来说,她生在殷家才是最大的错误。

姬蘅已经穿戴好了铠甲,这和他过去慵懒曼丽的样子判若两人。也许姬蘅十分肖似虞红叶,但在他的骨子里,却和姬暝寒是一模一样的。姜梨没有见过姬暝寒,但只要看看姬蘅此刻的模样,大约就能想象得出,当年的金吾将军是何等风姿。

他拍了拍姜梨的肩,道:“你还愣着做什么?走吧。”

姬蘅像是已经全然的恢复了过来,可姜梨昨夜为他包扎过,那些伤痕实在是太深太深了,根本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恢复。

“如果你不能撑下去,不要勉强。”姜梨认真道:“姬蘅,没有什么比能活下去更有希望,只有活下去,一切才有可能。”

“小姑娘,”他眯起眼睛,“你向来不是大公无私?怎么今日反倒自私了起来?”

姜梨伸手抱住他,轻声道:“我只是怕失去你而已。”

她这一生,失去过亲人,所幸的是失而复得了。但上天不会一次又一次的眷顾她。许多人,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再也回不来。譬如姬暝寒,譬如虞红叶,又譬如姬老将军。

人可以强大,也可以从容,但只要是凡人,都不会镇定到面对可能会失去心上人而无动于衷。

姬蘅面上的笑容淡了下来,他被姜梨抱着,似乎也能感到姜梨心中的不安,便叹息了一声,道:“相信我,阿狸。”

赵轲在山洞外头,走进来道:“大人,车马都备好了。”

姜梨松开手,姬蘅道:“走吧,我送你。”

姬蘅要在留在青州,姜梨必须回燕京城。殷之黎能抓走姜梨一次,自然也能抓走姜梨两次。在战场上,姬蘅未必时时都能护的住姜梨,且刀剑无眼,姜梨并不会武功,若是伤着,只会拖累姬蘅。

姜梨也深知这个道理,因此纵然担忧不舍,还是同意姬蘅的决定。姬蘅挑了几十人护送姜梨回京,走的又是水路,倒是不易被人察觉。

只是送别的路似乎格外短,仿佛还没走多久,就到了码头。

船舶靠岸,长河的水都结冰了,永定河的却没有,往来客船飘荡在大河之上,天地几乎要连为一体,尤其壮阔。姜梨穿着姬蘅送她的狐皮大氅,抬眼看向姬蘅。

她迟迟不愿意迈出上船的步子,倒教姬蘅看笑了。他说:“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黏人哪。”他这话是调侃的语气,仿佛说笑,姜梨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她做惯了微笑的姿态,也时常以微笑来掩饰心中的情感,时至今日,却怎么也挤不出一个笑容。甚至生出了一种无谓,如果真的笑不出来,那就不要笑。

姜梨踮起脚,双手抚上姬蘅的脸,闭上眼睛,轻轻吻了他的唇。

便是旁人说她不知廉耻,伤风败俗也认了。她只是不想要自己后悔而已,她松开手,下一刻,姬蘅托着她的后脑,将她拉向自己,加深了这个吻。

雪满长空里,年轻的男子亲吻娇小的少女,他吻得深重而热烈,决绝而温柔,就如他矛盾的内心,带着小心翼翼的虔诚。姜梨仰着头承接这个吻,只觉得眼眶有热意,仿佛要流下泪来。

护卫们转过身去,没有去看这缠绵的吻别,江上孤舟静静的停泊,离人在码头上,好似过去看过所有的戏里,都不及此刻半分难言。

过了很久很久,姬蘅才松开手,姜梨没有再看他了,她转身,提起裙角,上了船。

护卫们跟着上了船去,赵轲和文纪留在姬蘅身边,他们是姬蘅的左膀右臂,这回是要和姬蘅一同上战场的。便是他们二人见此离别,也心中酸涩,更勿用提姬蘅。

姜梨站在船头,船缓缓前行,风雪里,姬蘅英姿挺拔,那一抹艳红,在冰天雪地里尤为鲜艳,仿佛就要这么霸道的存在于她的记忆中,永不褪色。姜梨忽然就想起了梦里的那个春夜,春风划过热闹的人群,而他停在了她的墙头。她尚且为人妇,他刚为父亲之死绝望至死,不过是阴差阳错,就在那秋千上的一曲戏中,结下初缘。

这一场战争不知何时才会停歇,姜梨希望,还能与他重逢在春夜,春日万物初生,他重新出现,续写从很早很早起,就未完的故事。

船渐渐的越来越远了,雪也越来越大,很快,那红色变成了一个红点儿。姜梨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那一处,直到风雪将他的身影彻底的遮盖住,面前再有没有姬蘅的影子。只有宽阔的大河,提醒着他们就此分离。

但愿重逢不远,但愿长相见。

……

从青州到燕京,走水路要二十来天。姜梨回到燕京城的时候,姬蘅应当提前与国公府的人说了,叶明煜等人如今并未住在叶府,而是都住进了国公府。因此姜梨回到燕京城后,就先去了国公府。

国公府外挂着白色的灯笼,姜梨不在的日子里,姬老将军入葬了。本来身为国公府唯一的孙子,姬蘅没有为姬老将军披麻戴孝,若是按以往姬蘅的性情,大约城中人都会说姬蘅果然是个不孝的王八蛋。但这回竟没有,原因是夏郡王在青州造反,姬蘅带着金吾军平反去了。对于英雄,百姓总是格外宽容。虽然这英雄过去的名声并不好,也不见得会有战功,但他这样做了,也就给他没能及时回京行孝找了个理由。

这么多年过去,国公府里只有姬蘅和姬老将军二人。姬蘅性情喜怒无常,不与人交好。姬老将军又早已不再朝中,于是门庭冷落,当年英武的将军就此陨落以后,来吊唁的人竟也寥寥无几。国公府人丁本就稀少,门口挂着白色的灯笼和孝字,只让人觉得冷清刻到骨子里,令人心疼。

姜梨回到国公府的时候,大家都很震惊。

姬蘅果真是让叶明煜将所有人都搬到国公府里,姜梨进到院子里,还看到叶明煜和小红正在吵嘴。正因为有这许多人,总算是将国公府的凄清之气冲淡了一些。薛昭最先发现了姜梨,叫道:“姐姐!”

众人这才发现姜梨回来了。

司徒九月手里正端着捣药草的臼,也走了过来。众人都围过来,薛昭道:“姐姐,姐夫写信说你这几日回来,你果真就是这几日回来了!”

叶明煜也懒得纠正薛昭错误的称呼,只想着这小子大约是想和姜梨攀亲带故,他上上下下的打量姜梨:“怎么样,阿狸,没受伤吧?”

姜梨摇头,薛怀远沉声道:“阿狸,这一次你太冲动了,你不应该以身犯险,用自己来救我们,倘若你出了事,我们如何自处?”

他叫“阿狸”,叶明煜心中纳闷怎么薛怀远和姜梨也如此亲近了起来。但眼下也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况且薛怀远说的没错,他就点头附和道:“就是,阿梨,那殷之黎真想做什么,我们就陪他玩,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能让你来救我们?”

姜梨道:“薛先生、阿昭、舅舅、表哥、九月姑娘还有海棠,你们没事吧?殷之黎有没有为难你们……叶家的下人都被杀了,还有海棠的手指……”

海棠往后微微缩了缩手,道:“倒也没什么,从前脸都毁过,一根手指算得了什么。他们知道姜姑娘心软,才会这么做,为的就是让姜姑娘关心则乱。是我连累了姜姑娘。”

“何必这么说,若非我,殷家也不会绑走你们。”姜梨回答,又问:“当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只知道殷之黎抓走了你们,但不知你们遭遇了什么。”

叶明煜就叹了口气,道:“当时事发突然,我们也都没想到……”

原来,在姜梨前去叶家,发现叶家出事的前一天晚上,有人潜进了叶府,将叶明煜他们全都掳走了。那些人和普通的江湖刺客并不一样,倒像是在军营中的行伍之兵,叶明煜都着了对方的道。等他们醒来的时候,已经出了城门,也不知是什么地方,但应当离燕京城不远。他们听那些人口口声声的道:“郡王。”便猜到也许背后指使之人正是殷湛,也就是那个时候,海棠被拖出去砍掉了一根手指。

薛怀远到底要聪明些,很快猜出来,这些人掳走他们,怕是目的并不单纯,而是为了威胁某人。和薛家父子,叶家叔侄同时关系密切的,似乎就只有姜梨一人了。

“薛先生猜出或许他们是要用我们来换你,本还想意图阻拦,可没过几日,我们就被人打晕了丢在燕京城门口,车骑队的孔六孔大人发现了我们,才将我们带了回来。”叶世杰解释。

姜梨听到孔六的名字,就晓得孔六的出现怕不是偶然,而是姬蘅提前安排好的。薛昭道:“后来孔大人前来,说是姐夫打好招呼,现在叶府并不安全,让我们住进国公府。我们才知道原来姬老将军去世了。”

薛昭声音也有些黯然,叶世杰蹙眉问:“表妹,这是怎么回事?肃国公和殷家到底有什么?殷家突然造反,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些什么?”

姜梨和姬蘅关系匪浅,若说姜梨什么都不知道,只怕也不可能。但姜梨并不愿意将姬蘅的过往展现给别人看,那太黑暗了,对姬蘅来说也太残忍。她不愿意旁人用同情的目光看待姬蘅。

薛怀远像是能了解姜梨心中所想似的,道:“姜姑娘到底只是个女儿家,这些事情事关重大,肃国公未必会跟她说,知道的越多反而会越危险,想来肃国公为了保护她,也不会多说什么。”

叶世杰看向姜梨,见姜梨不欲多说的模样,心中也明白几分。对于不想告知的事情,这个表妹向来倔强,没有任何人可以动摇她的决定。

“我看姐姐还是先回府休息一下为好。”薛昭看着姜梨的脸色,道:“至于以后的事情,来日方长,慢慢说也不迟。”

薛昭这是在为她解围,薛怀远也顺势道:“不错,姜大人也在府里等着姜姑娘回去,姜姑娘回去了,姜大人也能安心。”

叶明煜虽然也有一肚子话要问姜梨,但那些事情都不重要,他关心的还是姜梨的身体和安全,薛怀远和薛昭都这么说了,姜梨看起来精神也不大好,他就道:“那也是……阿梨,那你先回府休息。等明日我再来府里看你,国公府里安排的有侍卫,你不必担心我们。虽然肃国公这人……但他对你,还算不错吧。我不说什么了。”

叶明煜一直觉得姬蘅容貌太盛,不是什么好事,况且坊间对姬蘅的传言也实在算不得太好。但三番两次,姜梨都是被姬蘅救下来的。而且姬蘅和他们叶家非亲非故,何必还让他们住进国公府。让官家避之不及的商户住到自己府上,若不是看在姜梨的份上,姬蘅这般骄傲何至于此。男人最了解男人,姬蘅这么做,无非是爱屋及乌,对姜梨有这份心,也实在很难得了。至少比起从前姜梨那门宁远侯府的亲事来,不知好了多少倍,加之姬蘅又亲自带兵出征,可见是条真汉子,不是只晓得长得美的小白脸了。

……

等从叶府回来,回到姜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姜梨回到燕京城的事情,事先没有通知人。等姬蘅的那些随身护卫送姜梨回到姜府,门房的人看见是姜梨的时候,还吓了一跳,赶紧去通知老爷老夫人。

晚风堂里,一时间倒是变得拥挤了起来。

卢氏一如既往的热络,平日里的精明,这会儿倒是显出几分真切的担忧来,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姜梨,道:“小梨,你这是去哪里了?你……又是从哪里回来的?”她一副迷茫的样子,显然,姜元平没有将姜梨的消息告诉她。

姜老夫人倒是很平静,对于姜梨的突然归来,也只是表现出了一点激动,就很快如常。她并没有多问姜梨什么,只问姜梨有没有受伤,之后就什么都没问了。姜梨猜测姜老夫人大约是知道了点什么,姬家和殷家的那点恩怨且不说,至少姜老夫人应当知道这些日子姜梨去了哪里,为何而失踪。姜景睿想多问几句,就被姜元柏打断了,姜元柏看着姜梨,道:“你跟我来。”

他次次都是这句话,姜梨也早已习惯,随着姜元柏回到了书房。姜元柏问:“你知不知道,这次你做的实在太冲动了!你为了叶家,竟然自己出去做筹码,你这样,把姜家置于何地?”

“抱歉,父亲,”姜梨回答,“当时事情紧急,我实在没有想那么多。”

“只怕你就算想到了,也还是会这么做吧。”姜元柏冷哼一声,“你对叶家和薛怀远父子,自来就比姜家来的亲密。”

姜梨无话可说,平心而论,姜元柏说的完全没错。可人心都是肉长的,叶明煜待她视如己出,而薛怀远本就是她的亲生父子。人都有远近亲疏,纵然姜梨并非记打不记吃的人,可姜家有时候做的一些事情也难免令人心寒。她不会伤害姜家,但要事事都已姜家为先,却又实在做不到。或许是因为她骨子里本就自私。

姜元柏见姜梨这幅样子,反倒说不出话来。姜梨根本就是知道自己的错误,却也不改,这个倔强的性子,也不知是随了谁。反正不像他,更不像叶珍珍。

“我问你,姬蘅有没有跟你说过,姬家和殷家过去的渊源?”

姜梨心中一跳,面上如常,垂着眉眼,回答:“没有。”

“真的?”姜元柏狐疑的看着她。

“真的。”

很奇怪,姜梨面对姬蘅说谎,总是能露出马脚,心中也十分不自然,而对于姜元柏说谎,却像是炉火纯青,根本不假思索。姜元柏叹了口气,道:“罢了,这些也都不重要了。”

他的叹息悠长,姜梨却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些异样的感觉,问道:“父亲可是出了什么事?”

“殷湛这一反,无异于将我架在火上烤。之前他与我走得近,几次三番上姜家,想来陛下也心知肚明。陛下放任他与我这般做,并不提醒,可见是早就做好了打算,也要对付我姜家。如今没有说明白,不过是看在多年的君臣之谊,师生之恩上给我姜家留个脸面,我若是舔着脸装傻,就别怪陛下无情无义。”他转过头来,摇头道:“姜家,不能再留在朝中了。”

姜梨没有说话,其实这件事她早就看出来了。洪孝帝怕是一开始就没存着让姜家一直留在朝中的目的。从前成王还在的时候,留着姜家尚且可以制衡,如今成王已经消失,姜家再留下去,毫无益处。不是因为姜元柏有反心或是怎样,而是因为如今朝中大部分的文臣,都曾是姜元柏的门生。这对于洪孝帝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帝王之术,当年还是身为太傅的姜元柏教导洪孝帝的。他应当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一点,可惜的是,身在其中的人,难免会被眼前光景迷惑。姜元柏官做的太大,太顺,要忍痛割爱,也就越舍不得,早该在许多年前完成的事情,却一拖就是这么多年。

当年姜老大人的风骨,如今姜家也并无留存,所以姜家的败落是迟早的事。如今姜元柏能够亡羊补牢,倒并非一件坏事。好好培养后人,如姜景睿姜景佑,姜家,未必没有重新繁盛的时候。

端看个人怎么选择罢了。

“小梨,”姜元柏道:“我辞官之后,你就不再是首辅千金。和姬蘅之间的亲事……”

“陛下金口玉言,岂有违背的道理。”姜梨打断了姜元柏没有说完的话。

姜元柏盯着她,像是一瞬间明白了她的心思,他缓慢的开口道:“看来,你很喜欢他。”

“不错。”姜梨回答的也坦荡,她说:“非常喜欢。”

“倘若他死在战场上了呢?”姜元柏皱眉,“你要知道,他从未上过战场,殷之黎却是殷湛的儿子,自小习得是制胜之术。他要是输了,皇上的赐婚,也可以不作数的。”

“父亲说的不对。”姜梨抬眼看向姜元柏,她的声音清朗,一瞬间,姜元柏似乎看到了一年前,姜梨从青城山被接回燕京城,时隔八年,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眼神。姜元柏惊讶于这女儿眉目间的坚决,温软中藏着深深的执拗,她的声音也是温和的,却像是誓言,沉沉不可撼动。

她说:“姬蘅会死,但不会输。他活着回来,我就嫁。他回不来,我就束发为他守一辈子寡。不过,”她嘴角微微扬了起来,似乎带了点笑意,蓦然间,姜元柏眼前一花,只觉得这会子的姜梨,和姬蘅的笑容竟然十分相似,她道,“他答应过我,一定归来。”

------题外话------

明天开学,是时候抄作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