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请求/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燕京城的日子,过的还算平静。夏郡王起兵造反的事,在燕京城中掀起了轩然大波。百姓们只诧异这英武勇敢的将军居然是个乱臣贼子,心中唏嘘,但谈论几日也就罢了。一些聪明人啧忧心忡忡,战争不知何时才会结束。更多的人却是事不关己,青州里燕京城还有那么远的距离,听闻殷之黎主要带兵在青州以南,而燕京城却在北地。天高皇帝远,百姓们心中自然没有危机感,甚至觉得殷之黎的威胁,还不及当初成王来的大。

然而知情人却晓得,其实不然。殷湛为了这一日,筹谋多年,从某种程度上说,他其实比成王的筹码多多了。他的兵马这几十年来都没有松懈过一日,一旦放出来,仿佛厉兽出笼,势不可挡。而殷之黎从小被殷湛训练,当他温文尔雅的时候,看上去像个无害的翩翩公子,当他作为将军的时候,战术精湛。且很有头脑,先是从青州以南包围。北燕的人们过了这么多年太平日子,早已疏于战术,竟被殷之黎一连拿下好几座城池,丢盔弃甲。而殷之黎进城以后,也并未让士兵烧杀掳掠,并不欺负百姓,反而十分有理,竟是要做出几分仁治的意思。因此,被他收服的城池里的百姓,倒没有剧烈的反抗。

倘若洪孝帝是个暴君,只怕过去那些戏文里的,百姓大开城门欢迎叛军进城的事情就要发生了。好在洪孝帝还算个明君,否则凭借殷之黎的法子,不战而胜也是有可能的。

青州以南已经改朝换代,百姓们不大清楚,朝野之中的臣子却是再清楚不过。许多臣子心中就有了旁的计较,这小皇子虽然在和成王的针锋中胜了,可殷之黎并非成王。殷之黎最大的依仗是那只战无不胜的殷家兵,而洪孝帝手下,新的将领还尚且稚嫩,倒是有只金吾军,可惜多年不用,且当年的金吾将军已经死了,虽然肃国公自己带命出征,但他可从来没上过战场,胜算有几成,尚未可知。

朝臣们也是苦不堪言,这历来改朝换代,一朝天子一朝臣,谁也不想成为被牺牲的那个。才走了一个成王,就又来了一个殷之黎,可真是令人头疼。

叶世杰将朝中的事情讲给姜梨听,越是这样的关头,越是用人之际。一些中庸之臣便选择自保之路,唯唯诺诺不敢出头,而叶世杰却是年纪正好的青年,一腔热血,直言不讳,倒是越发的被洪孝帝倚重起来。当然,他得器重得的如此之快,也和薛怀远在背后指点脱不了干系。

叶世杰对姜梨道:“你爹……近来将我引荐给了他交好的几位大臣,我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打算退让了。”

姜梨笑了笑,道:“这个时候,对姜家来说,能全身而退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吧。”

叶世杰闻言,点了点头,“也是。”

姜元柏上次自从和姜梨说过打算辞官的意思后,果真是在着手退让的事了。只是和他交好的臣子颇多,朝中他的门生也颇多,一时需要处理的不少。但他总归也是在一件件去做,尤其是,姜梨看姜元柏的意思,是打算留一些人脉给叶世杰。等姜元柏两兄弟真正辞官后,许多年后,也许叶世杰能在朝中占有一席之地,而再过不少年,姜家的子弟再入仕时,也许也能得到叶世杰的照拂。

官场就是这样,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姜元柏做这些,不见得是多喜欢叶世杰,也是为了给姜家再留一条后路。不过对叶世杰来说,这也没什么不好。这些人脉在姜元柏手里,是姜家的催命符,在叶世杰手里,却能锦上添花,双赢的事情,也没什么不好。

“如果你爹辞官的话……”叶世杰道:“姜家应当不会呆在燕京城了,你们打算去哪里?”

姜元柏做首辅这些年,也挡了不少人的路,虽然极大部分成王右相的人已经被清理干净,但难免还有漏网之鱼。辞官后还呆在燕京城,难免不好。姜梨摇头:“父亲没有告诉我他的打算。”

“听你的意思,”叶世杰看向她,“你不打算这么做?”

“陛下已经赐婚了,”姜梨微微一笑,“我迟早都是国公府的人,还能去什么地方?”

叶世杰盯着姜梨:“你就没有想过别的选择?”

“我没有想过别的选择。”姜梨笑道。

她看上去说的很认真,也没有玩笑的样子,叶世杰却明白过来。他笑了笑,低声道:“有时候,我还真羡慕他。”

他说话的声音太低,姜梨也没有听清楚,等姜梨再想问的时候,叶世杰已经岔开了话头。又与叶世杰说了一阵子话,姜梨才离开,小红站在灯笼上瞅着姜梨,姬蘅不在,这只聒噪的八哥看起来也寂寞了不少,不再逢人就热情的上去说话,反倒比往日更安静了些。

偌大的国公府,不再有姬老将军练剑的声音,姜梨走到花圃里,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那些鲜艳的花,也颜色黯淡了不少。不知是今年的风雪特别摧残,还是姜梨睹物思人。她只觉得那一日年夜里,同姬老将军、姬蘅闻人遥一众人烤鹿肉的事情还近在眼前,仿佛还是昨日,而今却物是人非,今年的新年夜,大约没有往日热闹了。

薛昭正在花圃里同司徒九月说话。

从薛昭回到燕京城之后,大约他意识到了如今的自己,的确是不再有能力保护的了身边人。便跟着叶明煜苦练鞭法,司徒九月给了他一些毒药,那些毒药抹在鞭子上,虽然不至于让人顷刻之间失去性命,却也会让人大吃苦头。薛昭现在鞭法还不甚精妙,练习的途中也许会伤到自己,如果是见血封喉的毒药,对他自己来说也亦是十分危险。

司徒九月和薛昭倒是相处的十分不错。叶世杰不练武,对杀人也没什么兴趣,薛昭又对朝中之事说不上个所以然,因此尽管两人年纪相仿,还真玩不到一块儿去。姜梨走到花圃边上,看到薛昭和司徒九月的影子,正想与他们打招呼,就听见薛昭道:“九月姑娘,你说……姐夫在青州那边,会不会有危险?”

司徒九月的声音平板无波:“战场上没有不危险的地方。”

“我很担心。”薛昭的声音有些发闷,“如果我的腿没有受伤就好了,我能跟着一道去青州。”

“你去?”司徒九月道:“战场上的敌人可不是一个两个,你要面对的是成千上万的人。如果不是情势所逼,没有人会主动愿意去打仗的。别说的很容易似的。”

薛昭看向她:“九月姑娘,漠兰动乱的时候,战争也是很惨烈的吧。”

司徒九月一愣,半晌没有说话。即便她每次说起自己的过去,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像是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她全然不在乎似的。可事实上是,每当想起来的时候,她还是会心悸,她只能努力的不去想,才能让自己看上去若无其事。亲眼看着自己熟悉的人包括从小服侍她的奶娘丫鬟,上到父母兄弟姐妹,一个不剩,那是何等惨烈。

“当然。”过了很久,司徒九月才回答,“你根本无法想象。”

“那你……没有想过复仇么?”薛昭问。

在外面的姜梨闻言也是微微一怔,就如她变成姜二小姐以来,思考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向永宁公主和沈玉容报仇,那司徒九月呢?目睹全家全都被害死,难道从来没有想过复仇么?

“怎么会?”司徒九月的声音变得有些阴冷,她道:“终有一日,我会回到漠兰,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只是如今我势单力薄,尚且还要依仗别人。但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我都能忍,只要我一日不死,复仇之心就一日不灭。当年我来到国公府,答应为姬蘅做事,也不过是因为他与我做交易,待到前情事了,助我杀回漠兰。”

姜梨一诧,这回是真切的明白过来,司徒九月和姬蘅之间的渊源。不过姜梨总觉得,姬蘅愿意答应司徒九月,并非全然是为了交易,为了利用司徒九月毒姬的本领,而是他从司徒九月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大约有些同病相怜。姬蘅这个人,多情似无情,但真要说他无情,却又在某些时候愿意拉人一把。

“你那是什么表情?”姜梨还在沉思的时候,司徒九月的声音传来,她道:“你是觉得我心狠手辣,还是觉得我执着复仇瞧不起我?”

“怎么会?”薛昭道,“如果有人伤了我,伤了我身边的人,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为身边人复仇的。做错了事,总归要付出代价,我认为九月姑娘做的很对,如果我是九月姑娘,也会这么做。且九月姑娘能看清利弊,审时度势,宁愿蛰伏多年也不是贸然出手,谋定而后动,这一点我非常钦佩。待到九月姑娘杀回漠兰那一日,想来我的鞭法练得不错了,也陪九月姑娘一道回去。”

“你?”司徒九月嗤笑,“我家里的仇,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去做什么?”

“九月姑娘是我的朋友。”薛昭认真的道:“朋友需要帮忙,我自然要出手。”

过了一会儿,司徒九月的声音才想起,她道:“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我可不想带着你,还怕你出什么危险。”

虽然看不到司徒九月的脸,却能听出她的声音是带着笑意的。姜梨侧过身子,也跟着微微笑起来。不管怎么说,国公府这些日子里来,还是发生了一件好事对不对?同为姑娘家,她当然能看得出来司徒九月的心思,就是不知道阿昭那个呆子何时才会发现?不过罢了罢了,这些猜度心思的过程虽然费力,可日后想起来,未尝不是一段有趣的记忆,便让他们自己摸索吧。

姜梨转身走开了。

……

这一场战争,持续的非常的长。一月两月的过去了,年关也过去了,甚至春日也快过去了,北燕的百姓们终于意识到了不对。仿佛才看清了夏郡王的真正实力似的。从青州以南丢了好几座城池,殷之黎就在那里自立为王,自称夏王。殷家兵十分勇猛,然而再如何勇猛,始终没办法越过青州的永定河另一头——金吾军同样气势磅礴,毫不相让。

姬蘅习得是政治权术并非带兵打仗,但他带领的金吾军,竟然也十分不错。和殷家兵的规整不同,听说金吾军当年个个都是硬骨头,时隔多年,便是当年的青头小兵如今也上了年纪,新招来的兵士又一时半会儿难以融入其中,按理说,这么一只金吾军,可能徒有其名,却不比当年。在这样本身就十分不利的前提条件下,姬蘅能做到如此份上,让殷家兵始终不能更进一步,已经令人意外。

但也正因为如此,要金吾军再往前,彻底降灭所有的殷家兵,实在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前方的战事结果每日都会有人送到姜梨手上,有时候是殷家兵胜了,有时候是姬蘅胜了。战报只有短短几行,姜梨无法从那几行中猜测到姬蘅是个什么境况,只能在脑海中自己冥想,有时候是姬蘅起身走动,有时候是他坐在帐中喝茶。就在这样一日一日的消磨中,姜元柏也处理好了朝中的许多事情,打算再过几日,就辞官了。

他要辞官那一日,姜梨请求姜元柏带她一起进宫。

“你进宫做什么?”姜元柏拧起眉头。姜梨并不是一个喜欢进宫的人,在宫里,她如今也没有熟识的人。

“我想见陛下。”姜梨回答。

“你……”

“父亲不必担心,我见陛下,不是为了姜家的事,而是为了国公府的事。当初姬蘅曾经交代了我一件事,要我亲自与陛下说明。我看如今已经差不多到了时间……父亲,我不会给姜家添麻烦的。”

姜元柏看了姜梨一会儿,他越发的感到了力不从心。他一个马上要辞官的人了,而姬蘅却是洪孝帝最信任的臣子。那道赐婚的圣旨,几乎是洪孝帝给他的一个警告,姜元柏无法左右姜梨的亲事,也无法左右姜梨这个人。甚至从某种方面来说,姜梨现在已经是国公府的人了,就连叶家的人都住进了国公府,他能有什么办法,他不可能插手,也不敢插手国公府的事。

因此,姜元柏便挥了挥手,认命般的道:“罢了,你要去就去吧。”

姜梨笑起来:“谢谢父亲。”

乍然看见姜梨笑,姜元柏也怔了怔。自从姬蘅待命出征以后,姜元柏极少看见姜梨轻松的笑起来,大多数时候,她都看着院子里的天空出神,不必想,也知道她想的是姬蘅。这个女儿看上去独立又大方,不过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还真是跟所有有了心上人的女孩子一样。

姜元柏忍不住试探道:“小梨,如果辞官后,我们要离开燕京……”

“父亲,那让我留在这里,守着姜家吧。”姜梨回答。

她的眼睛仍旧如当年清澈干净,姜元柏却从这一句温和的话语中,窥见了她不可动摇的决心。他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要想好。”

“我早就想好了。”

姜元柏定定的看着姜梨,忽然有些迷惑。姜梨这性子,令他有一瞬间想到了早逝的叶珍珍。当年叶珍珍死得早,后来他娶了季淑然,自以为幸福美满,关于叶珍珍,倒是很少想起了。但看着姜梨的模样,他却想到,似乎很多年前的叶珍珍,也是这般固执。

当时的姜老夫人前去叶家提亲,虽然姜家是官家,但叶家竟然最开始还不大乐意。怕的就是叶珍珍嫁过去因为出身商户受委屈。可叶珍珍自己在后院里瞧见了姜元柏,回头就告诉叶老夫人,她要嫁。

等叶珍珍过门之后,主动将这件事讲给姜元柏听,姜元柏心中还笑话她痴笨。世上女子都要拿乔,生怕别人将自己看得低了。喜欢一个男子,十分也要说的只有三分,可叶珍珍却从不说谎,她很直接的告诉姜元柏,她真是喜欢他极了。

姜梨和叶珍珍一点儿也不像,她理智的多,也狡猾的多,可现在的她和叶珍珍又十分相像,都是一样的坦率,一样的毫不隐瞒自己的心意,是什么就说什么。

这算是一件好事吗?姜元柏迷迷糊糊的想,叶珍珍之所以会不得善终,是因为被季淑然算计,说到底还是因自己而起,但姜元柏心底也承认,正因为叶珍珍毫不保留的爱意,他的心里其实是有一些瞧不上叶珍珍的。

姬蘅呢?姬蘅看到姜梨如此坦率的将自己的心意表达出来,他会怎么样?他会像自己一样因此看轻姜梨,甚至辜负姜梨吗?

他看着面前的女儿,女孩子亭亭玉立,温软动人,眉目间的坚毅,却怎么都不能撼动一分。

罢了,姜元柏心中长叹一声,这都是命。命里如何,他一介凡人,怎能看的明白。

他的背微微佝偻,道:“那就按你心里想的作罢。”

姜梨微笑:“谢谢父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