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失踪/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上一次姜梨在皇宫中见过太后以后,日子便是这么不紧不慢的走着。洪孝帝没有问她究竟和太后说了什么,姜梨也不会主动去说。姜元柏也没有询问,倒是姜老夫人,听闻永州有一个神医,可以治好人的痴傻之病,便想着等姜元柏辞官之后,带着姜幼瑶去永州,看看能不能让姜幼瑶恢复神智。

姜家人对于即将辞官的事,表现的超乎意料的平静,除了姜景睿不解之外,其余人倒是没有说太多。盛极必衰,姜家到现在还能全身而退,已是不易。而当没有了权势顾虑的时候,人反而会更加在乎亲情。于是姜幼瑶的事,反倒成了姜家的大事。

姜元柏和姜老夫人旁敲侧击的问过姜梨是否愿意去永州,永州在青州以北,也十分安全。姜梨大可以先在永州待一段时间,等到日后姬蘅回京,再回燕京。不过姜梨一如既往的拒绝了,表示无论如何,她都会在燕京城等着姬蘅归来。

她的态度如此坚决,后来姜元柏和姜老夫人也不问了。姜元柏在这些日子里,已然将自己手下的人脉处理的七七八八,辞官的奏折也递了上去。洪孝帝果真没有阻拦,甚至连挽留的意思都没有,爽快的应允。于是姜元柏和姜元平两兄弟庆幸之下也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原先还有的遗憾顿时一扫而光。若非他们这时候愿意退出,只怕日后不知道还会落下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只要碍了皇帝的眼,天下间没有人能善终的。

春日就这么过去了,夏日来了。在炎热的夏季里,青州那边频频传来捷报。姬蘅带领的金吾军收复了好几座城池,殷之黎往南退守。长时间的坚持下,两边兵马都有所消耗。殷之黎重在战术,而姬蘅的金吾军,却带了点当年飞龙骑的影子,剑走偏锋,但杀起人来毫不手软,气势如虹。在这样的情况下,姬蘅到底占了优势,似乎也渐渐习惯了战场,比之从前的僵持,战事至少打开了一个新局面。

燕京的百姓,对于战争的担忧也就渐渐地被频频传来的捷报冲淡了,京城还是一派歌舞升平,仿佛没有这回事似的。叶世杰同姜梨说起此事的时候,还道,虽然殷家兵很厉害,殷之黎的战术也很精湛,但殷之黎毕竟年纪不大,很多时候,缺少一股作为将领的杀伐之气。相比之下,金吾军却像是利剑出鞘,步步杀机,姬蘅更是下手毫不手软,光是他自己,就斩获了殷之黎手下的几员大将,砍下头颅挂在马尾后作为战功。

叶世杰觉得很奇怪,殷之黎和姬蘅年纪相仿,但姬蘅身上的杀气,却是殷之黎怎么也学不来的。殷之黎还是生活在云中,从小被培养,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姜梨闻言,但笑不语,心中却是为姬蘅感到难过。殷之黎虽然被殷湛亲自教导用兵之道,但殷之黎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却还算轻松自在的度过了幼童和少年时光。他过去的人生里没有包袱没有黑暗,不必面对血淋淋的真相,也不必为了生存躲避伪装。但姬蘅不一样,姬蘅从出生到现在,没有一日是像殷之黎那般轻松的活着的。

所以他们两人虽然年纪相仿,但是成就的性情却截然不同。倘若能回到姬蘅的小时候,姜梨真想抱抱那个可怜的小姬蘅,告诉他,你已经做得很好,以后会更好的。

燕京城离青州相隔千里,姬蘅忙于兵事,无法给姜梨寄回家书,但战事一日比一日激烈,等到了深秋时节,姬蘅已经将殷家兵占领的所有城池都收了回来。双方皆有伤亡,但殷家兵更为惨重。姬蘅将他们逼到了七闽的山林中。十万精兵,到最后剩下也不过一万。

殷之黎这个夏王,到底也没做到多长时间。

这一日起来,姜梨一大早便觉得右眼跳个不停,好似要发生什么事似的。她心中隐隐有一些不好的预兆,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等白雪来送早食的时候,姜梨吃的也是心不在焉。

桐儿看出了她的不对劲,忍不住道:“姑娘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今日瞧着好似脸色不大对。”

姜梨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一摸,才发觉自己的手也冷的出奇,打了个寒颤。桐儿见状,急道:“姑娘莫不是着凉了?这天儿越来越冷,该熬些石榴糖水喝,奴婢拿件小披风来。”

姜梨得了披风,并未觉得有多暖和,反而心中越发的不舒服起来。她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莫名的总是想到姬蘅那里去。她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姬蘅现在在七闽,战局十分顺利,只要将殷之黎最后的兵马降灭,这一场战争,也就算结束了。等结束了之后,姬蘅就会回京,一切都按照他们之前约定好的那样。

“罢了,我们去国公府看看吧。”姜梨站起身,她实在没能抑制住自己心中莫名的念头,便想着去国公府看看薛昭他们,分散分散注意力也好。况且姜元柏辞官之后,对于战事也不甚清楚了,姜梨想要知道点什么,还得去国公府问叶世杰和司徒九月。

白雪道:“姑娘原来是思念国公爷了。”

姜梨勉强笑了笑,不置可否,便让白雪去跟姜老夫人支会了一声,三人便上了马车,出了姜府。

深秋季节,到底有几分冷清。不过仍旧没能阻挡的了燕京城的繁华。街道上仍旧是摩肩接踵,压根儿感觉不到战事带来的紧张。姜梨撩开帘子去看,仿佛只要撩开帘子,就能看到酒楼高处,坐着一位含笑看戏的红衣美人。然而目光所及,空落落的,什么也没有。

原先在的时候不觉得,等人走了之后,便觉得仿佛燕京城是因为有了他而变得活色生香。姬蘅不在的日子,京城依旧繁华,但又变得黯然失色,一切都不习惯了起来。

去国公府的路上,还要经过叶府。叶府的大门紧闭,如今叶家人都已经住进了国公府,于是叶府便无人看管,连小厮都搬走了。门前的地许久没人扫,落下灰尘,杂草丛生,看着看着,便也让人心生萧瑟。

姜梨不再往外看了,等马车行到了国公府门口,车夫停下,白雪搀扶着姜梨跳下马车,门房处的侍卫行礼道:“二小姐。”侧身打开大门,姜梨三人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听到马蹄的声音,姜梨循声望去,便见林尧坐在小蓝的背上,闻人遥在一边指挥着他,高兴的出奇。倒让姜梨吓了一跳,小蓝不是普通的马,脾性烈,林尧未必能驯服,这样太危险了。

姜梨叫了一声“闻人公子”,闻人遥这才回头看见他,马上的林尧高兴地喊道:“姜姐姐!”

闻人遥把林尧从马上抱下来。

林尧也长高了许多,已经有了小大人的影子。还好,当初在黄州,他亲眼目的家人惨死,姜梨还以为这孩子会变得沉默寡言,但在闻人遥的教导下,这孩子不失活泼。姜梨又看向小蓝,小马也似乎意识到姜梨正在看自己,越发的矫捷俊挺。不到一年的时间,这匹马也迅速长大,已经比姜梨最初买回来的时候高大了许多。他的皮毛是漂亮的金色,若是姬老将军再此,定然会称赞不已。

姜梨思及此,不免有些黯然。当初把小蓝作为生辰贺礼送给姬老将军,姬老将军还极为高兴,还想着小蓝长大以后,要带着它去各处驰骋。如今小蓝是长大了,姬老将军却不在,命运到底是个残酷的东西,最爱送给人们的便是遗憾。

“二小姐,你怎么突然来了?”闻人遥道:“是来找司徒的?”

姜梨找司徒九月,大多数时候都是询问有关姬蘅的事。关于前方如何,司徒九月这边接头的人会第一时间知道。

姜梨笑了笑,回答道:“不是,只是在府中也没什么事,就过来走走。”

“哦……也是,我们这里还是比较热闹的。”闻人遥一边摸了摸林尧的脑袋,一边不忘对姜梨道:“这几日阿蘅比较忙,不过今日孔六可能会带回来一点消息。我看阿蘅这场仗也差不多快完了。怎么说呢,不快不慢,比之前预料的要好得多。那殷之黎到底还是不够狠,也没做过这种以人命为棋的局,还是不能和我们家阿蘅比呀。”他说的沾沾自喜,与有荣焉似的。

姜梨听着他的话,之前心中隐隐的不安也消散了一些,她道:“但战场上到底危险,你不是之前还与姬蘅扶乩,说过他命中有劫难么?”

那个预言,一直让姜梨耿耿于怀,以至于在殷之黎围杀姬蘅,姬蘅受伤时候,她的愧疚达到顶点。毕竟那预言听上去实在触目惊心,实在让人一时半会儿难以接受。

“那个预言啊,”闻人遥想了许久,似乎才想起姜梨说的是什么,他道:“其实那个预言,我只告诉了你一半,后面还有一半。”

姜梨一愣:“还有一半……是什么?”

“是‘若过此劫,则时来运转,顺遂一生。’”

那个完整的预言原本是“冬月生,王侯之相,因女祸遇劫,曝尸荒野,鹰犬啄食,若过此劫,则时来运转,顺遂一生”。

“真是这样?”姜梨的心中,大大的松了口气,神情也明亮了几分。

“真是如此。虽然我师父说我算的不好,可眼下看来,我算的还不错,这个预言还是很准的。你瞧,当时你们在青州的时候,被殷之黎那个小兔崽子设下埋伏,姬蘅险些丧命,这不就是遇劫嘛?殷之黎掳走了你来威胁姬蘅,勉勉强强,也就当你是女祸吧。最重要的是,这个劫已经过了,以后阿蘅都是逢凶化吉,时来运转,万事如意,心想事成啦。所以,”闻人遥关切的道:“二小姐不必为了阿蘅担心,他肯定会平安归来,这次在七闽,肯定一切顺利,二小姐不妨着手为自己准备嫁衣,我估摸着等阿蘅回来后,就该轮到你们的大婚了。”

大婚……他莫名的便说的这么远,姜梨也有些赧然,但不自觉的,心中又有了些期待。林尧扯了扯闻人遥的衣角,眼巴巴的看着他,闻人遥便摆了摆手,道:“二小姐,司徒他们都在里面,你先去和他们说说话,我再陪徒弟骑骑马就过来。”

姜梨便道好,又细细的嘱咐了一边闻人遥要小心林尧受伤,闻人遥应了,姜梨才往国公府里走。

叶明煜今日不在府上,大约是和好友逛花楼去了。他倒是日日快活,听闻叶老夫人传了几次话给他让他回襄阳去相看姑娘,叶明煜干脆便以要呆在燕京城保护叶世杰为理由,索性不回去,也懒得应付家里的催促成亲。

叶世杰也不再府上,他越发的得洪孝帝重用,平日里的公务也多了起来。姜梨走到花园的时候,看见司徒九月在花园里摘花,薛昭推着轮椅坐在一边,看着她摘花,大约是怕司徒九月一个人闷,便陪她说说话。

姜梨站在远处,默默地看着,直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阿狸。”

姜梨回过头,顿时笑了,“爹。”

薛怀远走了过来,看见姜梨,他也很高兴,问:“怎么不去和阿昭说话?”

“我看阿昭眼下正忙着。”姜梨促狭的眨了眨眼,“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

薛怀远哈哈大笑,看向花圃里的一幕,目光十分欣慰。姜梨瞧着薛怀远,心中一动,就问:“爹……九月姑娘似乎很喜欢阿昭,阿昭也很喜欢九月姑娘,且不说他们是否知道对方的心意,爹对九月姑娘,没有想法么?”

薛怀远性情正直,行的也是光明磊落之事,而司徒九月且不说她的身份如何,这些年来死在她手上的人也不少。姜梨很喜欢司徒九月,但就怕薛怀远对司徒九月有别的想法,便想着偷偷帮薛昭打听一下,也好让薛昭早早的准备。

薛怀远看了一眼姜梨,了然道:“阿狸,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已经老啦,不管是你还是阿昭,在你们的亲事上,爹不会插手。爹也相信你们的眼光。阿昭不是小孩子,他认定的事,自然有他自己的道理。九月姑娘是个好孩子,倘若真有那么一日,我也会将她当做自家女儿看待。”

姜梨笑了,挽着薛怀远的胳膊,道:“爹还是跟以前一样通情达理。”

薛怀远乐呵呵的看着她,忽而又想起了什么,对姜梨道:“阿狸,差点忘记了一件事。”

姜梨问:“何事?”

“眼下殷家兵节节败退,看来殷之黎是注定败北。我想,等此战结束,姬蘅回京之后,便商量你们的大婚何时举行。确定时日以后,我想带着你和阿昭先回桐乡一趟。阿狸,”薛怀远道,“这次去过桐乡以后,以后便不再回去了。我想过了,将你一人放在燕京,爹实在不放心,虽然爹人微言轻,也做不了什么,但陪在你身边,你若是受了委屈,我拼了这条老命,也会为你讨个公道的。”

姜梨一愣,随即慨然。沈玉容的事已经过去了,可当年带给薛家人的伤害,并没有全然过去。薛怀远虽然相信姬蘅,但也怕当年的事情再次发生。所以才会想着要跟着姜梨留在燕京城,这一次回桐乡,算是告别,也将桐乡的房子地契给全部处理了。

“好呀。”她笑靥如花,“爹能陪着我,我再高兴不过。我也不喜欢和爹分离,日后我们就在燕京城里买一座宅子,阿昭平日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给你们买几个丫鬟小厮,咱们就在燕京生活。”

描绘的画面很是美好,薛怀远也忍不住笑起来。

二人正在笑的时候,便见外面有人走进来,司徒九月从花圃里站起身,招呼那人道:“孔六。”

孔六大踏步走进来,他满脸焦急,眉头紧锁,一眼没有看到姜梨,而是对着司徒九月直奔而去。姜梨一愣,只听得孔六走到司徒九月身边说话,其中隐隐夹杂着“大人”这个词,而司徒九月闻言,面色大变。

姜梨的心中“咯噔”一下,匆匆对薛怀远道了一声“爹,我去看看孔大人来是所为何事”,便快步往花圃里走去。

等走到花圃,还没走近,就听到孔六的声音道:“现在还没找到下落。”

“谁没有找到下落?”姜梨问。

花圃里的几人没想到姜梨会突然出现,吓了一跳,薛昭看向姜梨,惊讶道:“姐姐,你怎么来了?”

姜梨却没心思与薛昭叙旧了,她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孔大人,你来说的,是不是和姬蘅有关?”

孔六面露难色,似乎想要敷衍过去,但他口舌笨拙,一时间竟想不到极好的措辞。薛昭也沉默下来,姜梨看向司徒九月,问:“九月姑娘……是不是姬蘅出事了?”

司徒九月平日里虽然不苟言笑,但还极少出现这般难看的脸色,听到姜梨问自己,司徒九月似乎有些烦躁,但姜梨执着的看着她,她便吐出一口气,道:“反正你迟早也要知道这回事,我也就不瞒你了,姬蘅失踪了。”

“失踪?”姜梨倒吸一口凉气,“他怎么会突然失踪?”

司徒九月朝孔六努了努嘴,“具体事宜,我也不是很清楚,孔六,还是你来说吧。”

孔六挠了挠头,道:“我今日一早接到了陆玑的情报,三日前,殷之黎带着殷家兵的精锐夜袭,金吾军本来围困了殷之黎的金吾军,大人一刀砍断了殷之黎的坐骑,杀了殷之黎。但他杀了殷之黎以后,突然从马上跌落下来,殷之黎的副将趁乱砍了大人一刀,殷家兵俘虏了大人,大人拼死抵抗,等陆玑他们赶过去的时候,大人……大人不见了。”

“他是不是被殷家兵的人带走了?”姜梨急切的追问,她的心砰砰直跳,便是成了俘虏,至少还有一条命在。

“不……当时在场的殷家兵被尽数降灭,抓住的俘虏说大人逃走了,陆玑正在带人去追查大人的下落,但七闽深山地形复杂,蛇虫鼠蚁众多,山林中还有野兽出没,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大人的下落……到现在还没找到……”

薛昭忍不住道:“没有消息也许就是好消息,说明至少现在姐夫还活着,姐姐,姐夫一定会全身而退的。”

“我只是奇怪,姬蘅会和会突然从马上跌落下来?”司徒九月疑惑:“这不是他的性子。”

“是他的伤……”姜梨喃喃道:“之前殷之黎埋伏弓箭手,利用我诱他入瓮的时候,他受了伤……那些伤很重,他说不重要,可是怎么可能不重要……他定是在马上旧疾复发了,或许他早就旧疾复发,只是他一直忍着,他惯来会掩饰,当时一定是……一定是怎么都掩饰不了了。”

姜梨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一瞬间,她心如刀绞,姬蘅这个人,最爱逞强,虽然在别人看来,他原本就很是强悍。但在生死攸关的时候,他尚且云淡风轻的笑着,那身红色铠甲下的伤痕,却是无人发现。他总是一个人……临到头来,还是自己连累了他。

怎么办呢?她道:“我去七闽,我去找他。”

孔六吓了一跳,道:“万万不可,如今虽然殷之黎死了,殷家兵群龙无首,但还有些虾兵蟹将未曾清理干净。陆玑已经让人去寻找大人的下落了,姜二小姐便是去了也于事无补,还是留在燕京城为好。这样等大人回京,第一时间就能看到姜二小姐。”

“不错,”司徒九月也生硬的安慰道:“你放心,姬蘅不会死的,他的命硬的很,一定会回来。”

会回来么?姜梨的心头,不由自主的又冒出闻人遥的那个预言,他们都认为,预言里的劫难指的是殷之黎围杀姬蘅之时,所以那个劫难已经过了。

但万一他们都想错了,那个劫难并没有过,指的是如今这一次姬蘅失踪呢?

曝尸谎言,鹰犬啄食。姜梨闭了闭眼,紧紧握住了拳头。

想想都令人毛骨悚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