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下)/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家搬离了燕京城之后,姜梨就真正的住进了国公府。

姜梨的态度,被燕京城的许多人都看在眼里。这几个月以来,洪孝帝将朝野中从前的有异心的臣子陆续处理,换上了信任的新贵。朝中格局彻底翻盘,北燕的江山,算是开启了新的局面。

不过即便如此,果如姜梨最初预料的一般。姬蘅的战死,使得一些过去姬蘅的敌人开始蠢蠢欲动。到了这个份上,一些观望姬蘅是否还会中途杀出来的人彻底的放心下来,开始着手对付姬蘅。

姜梨住在国公府里,一直守着国公府。一些臣子上奏洪孝帝剥夺姬家的爵位,只因为将来姜梨若是改嫁他人,这爵位便要落在别人头上。姜梨便进宫请命,表示自己终身不嫁。另一面,薛怀远也点拨了叶世杰,让叶世杰在朝中使力,护着国公府。

这几个月下来,几次风雨欲来,最后都平安无事。后来那些人看姜梨的态度似乎十分顽强,叶世杰也越爬越高,最重要的是洪孝帝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似乎不打算收回国公府的爵位,于是那些人也就偃息旗鼓。更多的人则是看热闹,姜梨是发誓终身不嫁,可到底是个年轻的姑娘,人生漫漫,如今是这般想的,可再过几年且看,怕不是会主动食言。倘若自己吞不下自己酿下的苦果,说不准还会惹出一番风月韵事,成为街头巷尾的谈资。

姜梨知道那些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思,她也浑不在意。便是每日陪薛昭一起练鞭法,她不如薛昭有武功底子,干脆专心的学习使用各种淬了毒的暗器。如今在燕京城中,并非高枕无忧,危险时时刻刻会出现,而现在,不会再有一个姬蘅出现。她得想办法保护其他人。

在姜梨的心中,还有一个念头,她不知道如何与薛怀远说。她想再过些日子,便亲自去七闽一趟。如今大雪封山,进不去山里,等春日到来的时候,能进山了,无论如何,她都要进去一趟。姬蘅到现在都死不见尸,人人都说他是被野兽分食。似乎也应验了那个预言里的话,可姜梨总觉得,他不会如此无情。纵然他是真的回不来了,她也要亲自去证实这一点,而不是在燕京城里,等着别人传来的消息。

时间像是过的很慢,但又像是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年关。

今年仍然在燕京城过。姜梨在年前,已经在叶明煜的见证下,认了薛怀远做义父,之后就一直称薛怀远为爹。叶明煜倒是觉得没啥,在叶明煜看来,薛怀远比姜元柏好得多了。至少现在陪在姜梨身边的,是薛怀远和薛昭。而叶明煜也十分喜欢薛昭的洒脱义气,若不是因为差这辈分,都要和薛昭称拜把子兄弟了。

今年在国公府过年,孔六和陆玑却没有出现了。自从金吾军班师回朝以后,陆玑听说也回老家去了。闻人遥说,当初陆玑跟着姬蘅,是因为姬蘅对他有知遇之恩。那时候陆玑一家被仇家追杀,被灭了满门。是姬蘅带着陆玑去找到那些仇家,当着陆玑的面将仇家一一诛杀。从那以后,陆玑就决计跟着姬蘅。他早在许多年前还是幼童的时候,就有“神童”之称,也并没有因为年岁大了就变得平庸。起初跟着姬蘅大约是为了报恩,但后来也是真心的想跟着姬蘅,如今姬蘅不在,陆玑留在燕京城也没有任何意义。他又没必要做官荫庇子孙,干脆就回家种田去了。

孔六仍然在燕京城,只是年关事务繁忙,没来得及而已。闻人遥倒是一如既往的扔在,司徒九月也在,只得庆幸正因为这样,国公府才不至于成为一座荒府,什么人烟也没有。

逢年过节的时候,姜梨也会代替姬蘅去祭拜他的父母姬暝寒和虞红叶。想当年多惊才绝艳的两个人,如今却再也见不到,多少有些惋惜。姜梨做的很细致。

等到了新年那天,大家都要在府里吃年夜饭。

叶明煜请来的厨子,做饭的手艺实在是很好。但姜梨坐在桌边,却总是想起姬蘅亲自下厨的模样。想来闻人遥和司徒九月也是想到如此,面色都有些不自然。叶明煜不知是什么缘故,只抱怨了几句气氛怪怪的,最后也只得不了了之。不过薛怀远却是猜到了,他没说什么,只是看着姜梨的目光,到底含了些担忧。

小蓝已经长得很高了,成了一匹英俊的宝马,脾气也越发大了,小红喜欢落在他头顶上啄它的鬃毛,小蓝便在院子里跑的把人都要撞翻了。叶明煜抱怨了几次,说是姜梨他们对小蓝小红实在很溺爱,姜梨但笑不语,小蓝和小红到底是姬蘅留下来的,姬蘅不在,他们也再没有了忌惮,行事放肆的很,只是……姜梨偶尔会想,不知小蓝和小红,有时候会不会想起他们的主人,觉得国公府里失去了那一抹红色,便像是没有了灵魂,再无往日鲜艳璀璨的模样。

到了晚上,大家要在一起守岁,闻人遥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上次我们也是和二小姐一起守岁的。”

众人一愣,叶明煜眯起眼睛,问道:“啥意思?阿梨怎么可能和你们一起守岁,姜元柏能许吗?你莫不是在做梦,还是睡糊涂了?可千万不要到处乱说,坏了我们家阿梨的名声。”他气势汹汹的把腰间的刀一抽,往地上一顿,“哼!”

薛昭和薛怀远却意识到了什么,探究似的看向姜梨。

姜梨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想到那时候都深更半夜了,赵轲护着她从姜府里跑出来,巴巴的去给姬老将军烤鹿肉的场景。可笑着笑着,笑容就淡了,只觉得十分凄楚。

那场粗豪的、欢乐的、直接的盛宴,竟然成了他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一起过年。她还记得每一个清晰的画面,姬老将军和姬蘅说的每一句话,但人却已经不在了。原本以为今后还会有无数个这样的日子,但没想到会突然这样戛然而止。

司徒九月瞪了一眼闻人遥,闻人遥看见姜梨的脸色,像是才明白过来自己说错了话,当即掩饰的端起面前的酒盅,道:“我看我们还是先敬一杯!新年好啊各位!”

大家纷纷举杯相庆,无人看见姜梨端起酒杯凑近嘴唇的时候,轻声又说了一句。

她说:“新年好呀,姬蘅。”

待守岁一过,众人纷纷觉得疲乏,便回屋睡觉去了。姜梨也觉得累,不过更多的却是觉得自己心中千头万绪,怎么也睡不着。越是如此,她越是想到姬蘅。总觉得如果姬蘅还活着,回来了,今夜又是如何,至少这个夜晚,不会让她觉得这样的冷。

她从贴身的脖颈处,摸出一枚扇坠来。那枚蝴蝶扇坠,让她精心修补,总算是看上去和从前差不离了。她把扇坠做成项链,戴在脖子上,让它贴着自己的胸口,感受到自己心跳的温暖,仿佛这样姬蘅便能随时陪在她身边。

红色的蝴蝶在灯火下,流动出华丽的光彩,姜梨捏着扇坠,看的出了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风雪的声音像是小了,在寂静中,似乎传来了“叩叩”的敲门声,那敲门声不紧不慢,像是某人含笑站在门口,冒着满身的风雪,红衣华艳,敲响了故人的门。

姜梨猛地一震,紧接着,从心中掠出一阵狂喜来。她甚至都没有披上外裳,便冲出门去,马上将门打开。然而门外什么都没有。

她不甘心,又往外走了几步,国公府这样大,她顺着自己院子,甚至走到了外面去。长廊下,灯笼被风吹得微微晃动,灯火像是要被吹灭了。底下覆盖了厚厚的雪,天上的雪却没再下来。

但什么都没有。

仿佛她成了戏文里游园惊梦的那个人,一切不过是一场雁过无痕的美梦。那敲门的声音不过是风与她做的玩笑,她却在极致的思念之下,当了真。

姜梨忍不住慢慢的蹲下身,捂着脸哭泣起来。

她哭的十分克制,更像是年幼的小兽找不到方向,迷茫的,又怕被旁人瞧见她的脆弱,低低的呜咽。这些时日来面对众人她的淡笑如常,看上去什么都不放在心上,没有姬蘅也能好好地走下去,却在今日被这个残酷的美梦给彻底摧毁了。她伪装不了,再如何伪装,也会有疲惫的一日。尤其是住在这里,处处都是回忆,处处都是他的影子,她如何能装作若无其事。她又不是神仙,也不是铁石心肠。

姜梨哭了很久很久,她不爱在人前哭,仅有的几次哭泣,似乎姬蘅都在,而今,当他哭泣的时候,无论是冷冰冰在一边作壁上观的姬蘅,还是温柔的替她拭去眼泪的姬蘅,都不会再出现。

直到风声都沉寂下来的时候,姜梨从臂弯抬起脸,她看见在她不远处,叶世杰站着,面色复杂的看着她。

他不知已经在这里站了多久,也不知道就这么听她哭泣听了多久,总而言之,叶世杰没有来打扰她,就这么静静的作为一个旁观者,就如同他过去所做的一样。

“叶表哥?”姜梨站起身来,她揉了揉发麻的膝盖,面上还未收起方才的悲伤,又带了新的惊愕,“你怎么在这里?”

叶世杰道:“我睡不着,出来走走,恰好看见了你。”

“让表哥笑话了。”姜梨轻声道。

叶世杰走进了两步,他盯着姜梨的脸,姜梨的眼睛有些微肿,目光却一如既往的清澈。这令他想到在燕京城里刚见到长大后的姜梨的时候,那时候姜梨从街道上突然出现,表面她的身份,她嘴角噙着微笑,淡定又从容,眼中有微微的骄傲和疏离。

现在的姜梨,没有那些疏离了,她的性子越发的平和,仿佛这才如她的本性一般。她也不为外界的事情所动摇,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是平静的模样。却原来,她所有的热烈和情绪,都给了另一个人,不会为外人知晓。

“你为什么哭?”叶世杰听到自己的声音,“是为了姬蘅吗?”

话一出口,叶世杰自己也愣了一下,他不明白为何自己要问这么愚蠢的问题,这分明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但他心底的那一丝不甘心,却令他突然想要这么问。

“是。”姜梨坦诚的答道,“我之前好像梦见他了。从梦里醒来,觉得很是不甘心,表哥一定觉得我很幼稚,为了一个梦而哭泣,是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

所以呢?叶世杰心中默默地想,这说明姜梨在姬蘅面前,可以毫无顾忌的展露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她在旁人面前成熟而得体,在姬蘅面前,便是一个任性妄为的小姑娘,这是别人看不到的一面,只有姬蘅能看到。

他的心里,忽然生出一股妒忌来。这妒忌来的气势汹汹,令他自己毫无防备之下,就说道:“表妹,肃国公不会回来了,如果你想要活的轻松一点,最好忘了他。”

姜梨闻言,讶然的看向叶世杰,像是诧异叶世杰居然会这么说。叶世杰被她的目光看着,忽然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知道自己说的这话实在是太自私了一点,但他控制不住自己。

殷之黎喜欢姜梨,至少还争取过。然而他喜欢姜梨,却连说也没办法说出口。叶世杰也有自己的骄傲,他并不觉得自己出身商户,所以配不上首辅姜家的嫡出小姐。况且现在姜元柏也不是首辅,而他已经步入仕途。叶世杰不能说出口的原因,无非是因为他很清楚地知道,姜梨的眼中只有姬蘅,在姜梨眼中,自己只是表哥,是兄长,唯独没有男女之情。

在得知姬蘅不再会回来的时候,叶世杰为姜梨的未来感到担忧,但同时,他也不禁问自己,这会不会是上天考验他的机会?也许他一直照顾姜梨,终有一日,他们之间,也能生出别的结果。

但谁也没想到,不等别人来说,姜梨就决绝的将自己的后路全部堵死了。发誓终身不嫁,于是叶世杰的最后一丝卑微的愿望也就破灭了,他知道自己不再有机会,这一生,只能做姜梨的兄长。

可他仍不明白,姜梨何以会这般喜欢姬蘅。是因为姬蘅的美貌?天下美人无数,姜梨也不是那般肤浅之人?是因为姬蘅的地位?殷家当初的地位也不低。至于人品性格,姬蘅更是无比糟糕,叶世杰只能确定,姜梨和姬蘅之间,有一些只属于他们对方的过往,就是因为那些过往,才让姜梨的心,无论如何都不会转移。

他对姜梨说的这句话,固然是真心为了姜梨着想,但也存了自己的私心,只是看到姜梨眼睛的时候,叶世杰觉得,自己的这点心思,可能姜梨早就已经知道了。

“表哥,你也觉得姬蘅不会再回来了吗?”姜梨轻声问道。

叶世杰沉默,沉默代表了他的回答。

“可我总觉得,他会回来的。只是路上耽搁了点时间。”姜梨微微一笑,“虽然等待是很漫长,不过在他没有喊停之前,我都会一直等着他。至于未来的日子轻松不轻松,我只知道,如果我忘了他,才是真的不会有快活的日子。”

叶世杰心中长长叹息一声,姜梨的倔强,他们所有人都是领教过的,他早该知道如此,所有人轮番劝过,姜梨不以为然,换了他难道结果会有什么不一样么?当然不会。

“表哥现在是还没有遇到那个人。”姜梨笑道:“等表哥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就会明白,有时候,用一生来等待,其实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换做是表哥面对与我同样的情况,表哥也会做如此的选择。当然,我希望表哥永远也不会遇到如此情况,顺利就好。”

叶世杰神情复杂的看向姜梨,少女含笑望着他,她的目光里,又恢复了平日里惯有的从容和淡定,不再像刚才发现她那般崩溃脆弱了。她如初见时候,从未变过,但他却从最开始的敌视嘲讽,到慢慢的倾慕。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也早已不清楚。也许是在她为桐乡薛怀远仗义执言的时候,也许是她面对叶明煜笑的开怀的时候,甚至更早,从他在街道上被官司缠身,陌生的少女从人群中走出来,挡在他的面前,不紧不慢,胸有成竹的帮他化解窘境的时候,他就留意到了她。

阴差阳错,到底输给了时间。

而姜梨果然蕙心兰质,她明白自己的一切心思,刚才的那一番话,也是委婉的拒绝,并且希望他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只是……叶世杰苦涩的想,倘若真的姜梨要等待姬蘅一生,他是否也要这样无望的等待姜梨一生呢?是真的如姜梨所说,这不过是年少时候的痴恋,等到有一日,他遇到了自己生命里真心喜爱的女子,这些便成为过往,不值一提。还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痴恋成为执念,也如姜梨一样,一生守着一个虚无的永远不会回头的影子,谁也看不见。

没有人能预料得到未来,他和姜梨都不例外。也没有人能控制得了情感,他也放弃了。

就这样吧,且走且看,至少他应当觉得满足,还能有机会在这个夜里,看到生动鲜活的姜梨,和她在这里说话。

“表哥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姜梨笑道:“已经是新的一年了。”

“是啊,”叶世杰看向远方,梦呓似的道:“已经是新的一年了。”

一切到底还有新的希望。

……

第二日一早,姜梨起得晚了些。

昨夜里,因着遇到了叶世杰,又在外面说了会儿话,姜梨睡着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不过是新年,所以白雪和桐儿也没有叫醒她,新年嘛,一切都值得宽容。

姜梨随便吃了点东西,走出屋门外,昨夜后半夜雪又下的很大。清风和明月正在院子里扫雪,饶是如此,走出院子,一脚踏进去,雪也几乎可以没入人的小半截膝盖。

姜梨听到花圃那头传来声音,就往那边走去。刚走近便怔住,只见赵轲和文纪立在那边,正和司徒九月说着什么。司徒九月背对着姜梨,赵轲却是先看到了姜梨的影子,叫了一声:“二小姐。”

姜梨没有回答他,目光看向花圃里,彻彻底底的沉默了下来。

整个花圃里,大约是经过昨夜的大雪,所有的花几乎都受不住肆虐,彻底的被摧残。一些埋在了雪里,一些露出在外面,却也是东倒西歪,七零八落的样子,看着十分凄惨。

国公府里的花,或者说是珍惜的毒药草,本就娇贵,原先被姬蘅千里迢迢的弄到国公府,让人精心侍弄着。长得花团锦簇,煞是喜人。里面的花也是一年比一年多,正因为如此,司徒九月才能在花圃里找到炼毒的原料。

金吾军班师回朝,姬蘅战死沙场以后,根据姬蘅之前的叮嘱,整个国公府都送给了姜梨,自然也是让姜梨来打理这片花圃。姜梨并非是花匠,从前侍弄花草,也是在桐乡侍弄那些平常花草,毒药草如何呵护,是真的一窍不通。不过好在原先的花匠还在,一直帮着。姜梨也经常去花圃里帮忙,好像只有这样,便能冲淡她心中的怅惘,给自己找些事请做。

然而今年燕京城的冬天格外冷,风雪也格外大。昨夜下半夜里,风雪十分急促,众人都没有察觉,这些雪几乎把整座花圃都埋掉了。司徒九月等人今日一早发现,便立刻让人赶紧除雪,饶是如此,似乎也回天乏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片繁盛荒芜。

姜梨蹲下身,伸出手去捡起泥土上一朵花,这花瓣上还带着霜雪,已经被碾压的不成形状,依稀可以看得清楚原先漂亮的桃粉色。姜梨捧着那只花瓣,看向司徒九月:“这些……已经没救了么?”

司徒九月摇了摇头。

“这些药草本来就不容易找到,生长环境也十分苛刻,燕京城的气候本就不适合它们在这里生长,是姬蘅这么多年一直花重金想办法创造环境。但是今年实在不行了,燕京城一年比一年冷,这些药草熬不住的。根都断掉了。”司徒九月的声音里,也很是惋惜。

虽然姬暝寒死后,这片花圃似乎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但是有这座花圃在,司徒九月炼毒也方便了许多。而且从某种方面看来,花圃的确为国公府增色不少,令这座府邸充满了仙妖之气,令人向往,而如今的一场风雪,就像是昨夜的美梦被惊醒,留下来的只有清醒的真相。

对爱做梦的人来说,总归十分残酷。

姜梨不知道说什么,好像自从姬蘅走后,这里就一点一点的失去了生气。即便叶家人和薛怀远他们住进来,每日吵吵嚷嚷,好像很热闹,但总觉得缺少了什么。仿佛这座府邸也知道自己的主人不会再归来,就这么颓败下去。

她看着慢花圃的凄清,只觉得这是十分不好的预兆,便站起身,道:“既然如此,那就把这片花圃埋了吧。把这些花埋了,等开春了,再种。”

司徒九月惊讶的看着她:“再种?”

“姬蘅只有两个爱好,”姜梨慢慢的说道,“一是赏花,二是看戏。他把国公府交给了我,倘若我把这里弄得灰扑扑的,他这样挑剔的人,见到了定然要不喜。况且有些颜色,增添点热闹也好。”

司徒九月就不做声了,姜梨既然这么说,她也没法再说什么,更何况,如今国公府都是姜梨的,姜梨想怎么样做,自然可以怎么样做。

“不过,”司徒九月指了指另一边,“这些花都死掉了,那棵树还活着。”

姜梨循着她的动作望过去,便见花圃中,还生长着一棵小树。这是一棵梨树,是那一日夜晚,她从姜府到了国公府,看见姬蘅在种,便自己上前,和姬蘅一起种下的。

她走到了树边,小树长高了许多,从稚嫩的树苗,长得挺拔,很有些亭亭玉立的样子。可能再过不了多久,它就能继续长高,长大,到了夏日,它的枝叶繁茂,成为一片绿荫,来年春日,再长出洁白的花朵。它就在国公府里慢慢长大,从姬蘅活着的时候开始生长,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

姜梨伸手摸向了树干,树枝上也堆满了积雪,把小树压得有些歪倒,姜梨拂去那些积雪,它便像得了轻松似的,越发的高了一截。正在这时,姜梨的手下,摸到了一个凹凸不平的东西,她感觉到好像是什么人刻上去的东西,便凝眸一看,这一看,眼圈顿时红了,险些要掉下泪来。

那上面的字迹熟悉,正是姬蘅的字迹,大约是用剑尖凿刻:二十八年春三月,与阿狸手植。

她仿佛能透过这行字迹,看见红衣的青年半跪在地,拿剑尖一字一句的凿刻,他神情认真,琥珀色的眸子被月色映的专注,嘴角噙着笑意,美不胜收。

这对当时的姜梨来说,只是一件小事,但却被他放在心上,还认真纪念,仿佛在他的人生里,这是一件值得记住的大事。

他……怎么这样呢?

姜梨背过身去,眼泪一瞬间掉下来,没入泥土里面。小树在风里微微颤动,温柔又不解,她的心里,酸涩的出奇。

平复了好一会儿,姜梨才转身走了出去。她想或许这也是姬蘅留给她的东西,这棵他们一起种下的梨树,将会代替姬蘅,一直陪在她身边,度过无数个春秋。

姜梨走出来后,见到了院子外面的薛怀远,薛怀远打量着她的神色,似乎是有话要说,姜梨怔住,问:“爹,出什么事了吗?”

薛怀远连忙摆手:“没什么,只是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爹请说。”姜梨道。

薛怀远拉姜梨在外面的石桌前坐下,才道:“我想着,新年已经过了,既然你日后都要留在燕京城,我们就先回桐乡一趟。那边的老宅子都处理了,再和乡亲们打个招呼,算是告别,日后就不回去了。你看……”他探寻的看向姜梨。

姜梨倒是没有多惊讶,薛怀远之前就跟她说起过这个打算,姜梨也很赞同。还打算回去桐乡以后,自己就再去七闽一趟,反正去七闽也要路过桐乡。当即就道:“好。”

薛怀远像是松了口气,犹豫了一会儿,才道:“阿狸,爹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旁人那些劝你的话,爹也不会说,你心里有数。不过你在哪儿,爹和阿昭就在哪儿,咱们一家人日后再也不分开了。不管你今后就一直呆在燕京城,还是去别的什么地方,爹都不会让人一个人。所以你想去做什么就去做,别去管别人的眼光和说法,爹和阿昭都会理解你的。”

姜梨笑了,“我知道,爹。”

“那么,咱们就计划一下,什么时候启程好了。”薛怀远道:“事不宜迟,咱们走的早,回来的也早。”

“爹,”姜梨打断了薛怀远的话,“我也有一件事,想要和爹商量。”

“什么事?”

“等回了桐乡之后,我暂且还不想立刻回燕京城,我想去七闽一趟。”

薛怀远闻言,久久没有回答。

“爹,我怎么想,都没办法接受,要我就在燕京城一直等待,我不是不能等待,但我总觉得,我还能做些别的事,只有我亲自去找了,亲自觉得没有希望了,我才会死心。否则,我这一生,都会带着这个遗憾生活。做人不应该凭着本心么?这还是爹当初教我和阿昭的。”

薛怀远笑着叹了口气,摇头道:“阿昭之前告诉我,你一定会去七闽一次,我原先还不信,现在看来,那个臭小子倒是很了解你。阿狸,爹说过了,你要做什么,爹不拦你,但是爹和阿昭要陪着你一道去。”

“可是你们的身体……”

“我们的身体不好,难道你一个弱女子就好了?就这样罢,阿狸,姬蘅是你的执念,你也是爹的执念。我已经失去一次你,不想再失去一次。”

姜梨清楚地看到了薛怀远眼中的痛色,她忽然觉得自己也实在太自私了。自从姬蘅出事,她沉浸在悲伤里,却忘记了自己这幅样子,落在身边亲人眼中该有多着急。薛怀远上次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去,他不能再承受一次这样的痛苦了。

姜梨点头道:“好,爹,我们多找几个护卫,一起去七闽。”

薛怀远这才满意,二人又说起何时出发,要带哪些人去的时候,正巧叶明煜从一边经过,闻言一愣,道:“你们说啥,什么出远门?去哪儿?”

姜梨回头,叶明煜扛着他的大刀,正从外面回来,姜梨就回答道:“我们打算回桐乡一趟。”

“回桐乡?”叶明煜看向薛怀远,“咋?薛先生这是要回老家去了?”

“不是的。”薛怀远解释:“这次回桐乡,是处理桐乡那边的老宅子,再和相亲们告别,之后就不再回桐乡,留在燕京城里陪着阿狸了。”

“这样啊。”叶明煜大大咧咧道:“那咱们一道啊,我也要回襄阳一趟。”

这回,轮到姜梨惊讶了,姜梨问:“舅舅要回襄阳?”

“是啊,昨儿个接到大哥的信了,大哥说涛水纹现在在燕京城卖的挺好。现在世杰官儿做的也不错,娘平时想看看世杰都看不到,总不能一直都这样分隔两地,叶家多年前本就在燕京,如今又打算从襄阳杀回燕京了。我这次回去,就是把娘和大哥他们全都接过来。”叶明煜大笑道:“阿狸,等你表姐他们都到了,你在燕京城里,也就不那么寂寞了。说不准叶家铺子里的事儿,还得你来帮忙哪。”

这倒是出乎姜梨的意料,不过她确实很高兴。她的确也很久没有看到叶老夫人他们了,便道:“这样再好不过。”

“所以哪,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也捎上我。”叶明煜拍拍胸,“有我跟着,拦路山匪都要绕道,一路安全得很,咱们出发顺风顺水,保管比你想的早到!”

姜梨和薛怀远对视一眼,姜梨就道:“那么,就请舅舅与我们一道出发了。”

“好嘞。”叶明煜爽快的回答。

……

从燕京城回桐乡的这一路,是姜梨重生以来,第二次走了。上一次的时候,她身边什么人都没有,如今薛昭和薛怀远都在身边,大约是老天宽容。但老天又不愿意赐予人平静圆满的一生,便又将她珍贵的东西夺走了。

姜梨是在年后第十天出发的,走的时候,燕京城大约没有人知道。国公府也留了一些人照看,赵轲和文纪跟着同行。司徒九月也在,说是可以顺带看看路上能不能找到珍惜的毒药草做原料。一路上,果然如叶明煜之前保证的那般,并未遇着什么山匪拦路盗寇,但也许是因为他们人马太多,护送在马车身边的侍卫们看上去也不像是吃素的,便真的有歹人,也早早的就退散了。

总归,到襄阳的路上,一路平安无虞。

众人先是到了襄阳,见过了叶家人。叶老夫人在襄阳已经听过姜梨发生的这些事,一直拉着姜梨的手心疼的掉眼泪。觉得姜梨年纪轻轻便日后再也不嫁人,终归是命苦了些。叶家的其他人也为姜梨感到难过,叶嘉儿更是为姜梨的未来夫君战死沙场伤心极了。正因如此,叶家人反而更加用心的对待姜梨,希望姜梨在襄阳的这些日子,能够过得尽量高兴一点,暂时忘却那些悲伤的事。

因为叶老夫人身子不好,叶家得等天气暖和一点的时候再启程回京。同时也需要一点时间处理襄阳的店铺和宅子之类的事,这一次叶家举家迁到燕京城,便不打算回来了。

姜梨就暂且先住在叶家。等时间再过了十几日之后,薛怀远和薛昭要先去桐乡,姜梨便对叶老夫人道:自己也想去桐乡看看,毕竟上次在这里,只顾着对付冯裕堂,却没有好好地看桐乡是什么样子。

如今叶老夫人生怕姜梨想不开,只要姜梨高兴,做什么都行。当即就爽快的答应了,只是她怕姜梨一个姑娘跟着去会乏味,便让叶嘉儿也叶如风也跟着一道去。三个年轻人并薛昭薛怀远,还有司徒九月,就这么回到了桐乡。

桐乡还是老样子,冯裕堂倒台之后,来了个新的县丞。这位县丞年纪倒不是很大,还不到而立之年,不过大约正是因为年轻,倒是颇有些才气。在桐乡已经办了好几件大事了,百姓们对这个县丞也很满意。听闻薛怀远回来了,桐乡的百姓全都涌到了薛宅门前,送上鸡蛋粮食什么的。

之前姜梨把薛怀远从冯裕堂手下救出来的时候,薛怀远已经疯了,桐乡百姓也知道这一点,无不扼腕叹息,如今薛怀远好端端的站在面前,口齿清晰,除了看上去比从前稍微苍老憔悴一点,分明和过去一般无二。百姓们只得感激上天垂帘。张屠夫大笑道:“我就知道薛大人一定会好起来的!这世上,还是好人有好报!”

众人附和着,那些百姓又看见了姜梨,甚至还要跪下来给姜梨磕头感谢,当初若不是姜梨将他们带到燕京城去打石狮鸣冤鼓,处置了冯裕堂,否则冯裕堂在桐乡一直作威作福,他们也不知还要受多久的苦日子。

姜梨哪里敢让他们真的跪下,忙侧身避过,将他们扶了起来,只道不碍事。那些人又看见了坐在轮椅上的薛昭,纷纷唏嘘。

好容易送走了这些热情的百姓,将薛宅收拾干净,众人才真正的住了进去。

薛怀远对叶嘉儿道:“寒舍简陋,叶姑娘多担待。”

“不碍事的,薛伯伯。”叶嘉儿笑道:“薛家在桐乡很受爱戴呢。”

薛怀远笑而不语。大约是吧,不过这次回来,真是诸多感慨。薛家的祠堂里,薛夫人的牌位都落了灰,薛怀远让姜梨进来,给薛夫人上香,说了些话。

等到了夜里,姜梨住在自己未出阁之前住的院子里,睡着自己过去的床。当初冯裕堂把薛宅给封了,但因为薛家本就清贫,家中也无甚值钱财物,于是屋子里倒是没有人动过。坐在过去的闺床之上,姜梨久久不能平静。仿佛这些年来,出嫁,被害,重生,再被赐婚,到现在姬蘅不知所踪,都只是她做的一场梦,或是在台下看戏的人不小心入了戏,分不清是局中还是现实。

可到底日子是这样渐渐过去了。她摸到脖颈处的蝴蝶,温热的,晶莹的,像是流动的血,鲜艳的,夺目的,让她的记忆无法褪色。

她闭上了眼睛。

这算是……带着姬蘅回到故乡了吧。

……

四月初一是春灯节。

桐乡有一条长河,到了春灯节这一日,许多姑娘夫人会在河堤边放下亲手做好的花灯,花灯里面装着蜡烛,远远望去,水面之上一片灯火,将水下也照亮,波光粼粼,仿佛龙宫仙境。

晚上的时候,几个年轻人要出行去感受一下热闹的春灯节。薛怀远腿脚不便,没有跟着去,只让护卫们跟着照顾好她们。

除了薛昭和薛怀远,其余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桐乡不比燕京城繁华,但民风淳朴,大约是因为春灯节对他们来说也十分重要,于是这一夜,就如燕京城的庙会一般热闹。街道上全都是出来看热闹的人,有小姐公子,也有平民家的少年少女,亦有玩闹的孩童。街道上许多人都戴着面具,面具是画的神像面孔,五颜六色什么都有,乍一看上去,像是唱大戏的。只因为桐乡百姓们认为,春灯节神仙会化作凡人下凡游玩,神仙到了哪个地方,便会保佑哪个地方这一年风调雨顺,大获丰收。于是桐乡的百姓们都习惯在春灯节带着神像面具出来游玩。

司徒九月买了个黑脸神像,叶嘉儿则买了个看上去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的慈眉善目的菩萨。而叶如风戴的面具,脸孔像是在吹胡子瞪眼,十分凶煞。薛昭和姜梨买了一对双生童子的面具戴着。

到处都是花灯,到处都是热闹的人声,捏泥人的人随处可见,司徒九月还被人给塞了一个糖葫芦在手上。玩杂耍的,吹糖人的,桐乡的热闹,和京城截然不同,但有一种世俗之外的繁华,像是书籍中记载的世外桃源,人人怡然自得。

司徒九月是第一次来到桐乡,神情之间尽是惊奇。薛昭便为她解释这些东西,不知不觉,他们二人便单单落在了后面。姜梨见状,也不催促,让他们二人独处一段时间也好。司徒九月难得有这般轻松的时候,姜梨转眼看的时候,还能看到司徒九月脸上的笑意。

她是真的很开心。

姜梨也为她开心,叶嘉儿和叶如风这时候正好在一个杂耍人面前停下脚步。那杂耍人手上拿着一叠盘子,头上还顶着一叠,重叠的老高,怎么也不掉下来,人群中发出阵阵喝彩的声音。叶嘉儿二人看的入了迷,姜梨就停在一边,耐心的等待。

正在这时,姜梨偶然的一回头,目光突然凝住了。她似乎看到人群中有个熟悉的身影一闪,那抹鲜艳的红色,令周围的额繁盛和热闹黯然失色。姜梨心中巨震,身体比她的思考还要快,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朝那边人跑了过去,想要看清楚那人究竟是谁。

身边全都是人,姜梨撞到了许多人身上,她对人道歉赔罪,然而接着找。怎么都找不到,那像是她看花了眼,或者是她的幻觉,但却真实的不可思议。姜梨追上了前面一个戴着面具的红衣人,有一瞬间,她几乎以为自己找到了,颤抖着伸手揭下对方的面具,然后她的笑容凝固在脸上,那是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狐疑的看着她。

姜梨哽咽了一下,才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那男人本想责怪几句,看见姜梨眼眶红了,还以为她是害怕,便道:“没事没事,认错人了哭什么。”尴尬的走了。

姜梨留在原地,来来往往许多人走过,她在人潮拥挤中,试图发现那个红色身影。可是灯火憧憧,她什么都看不到。来来去去的人脸上戴着各式各样的面具,可没有一张面具之下的脸,是她想要看到的。

她把姬蘅弄丢了,怎么也找不到。

桐乡的两边街道上,种满了桃花树。今年的春意特别浓,树上层层叠叠盛开的全是风流。原是人间难得的丽色,也就在这万人丛中的热闹中,令姜梨觉得惨然又凄清。

她找了一遍又一遍,入眼处的好像变成了同一人,终于,她也累了,就此停了下来。

身边早已不见了叶嘉儿和叶如风的身影,她走得太急,没有和这姐弟二人打招呼,可兜兜转转,什么也没留下。

四月的风像是也带着暖意,拂到人脸上痒酥酥的。姜梨便顺着河畔慢慢的走,河畔上有许多姑娘正在放花灯,水面都被点亮了,有情人以涟漪写相思,歌舞热闹,姜梨慢慢的走,仿佛回到许多年前那个春风沉醉的夜,姬蘅也是如此,慢慢的走,热闹与他无关,在一片繁华里格格不入,仿佛闯入的陌生人。

一些人会对姜梨投来好奇的目光,就见这秀丽灵澈的少女,脸上一片失魂落魄,不知在想什么,走的格外缓慢,仿佛人生。

灯火像是永远也不会熄灭,姜梨走了很久很久,她走到了河堤的尽头,就在这时,她听到了叶嘉儿的声音:“表妹!”

姜梨回过头,叶嘉儿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抓住姜梨的手,左看右看,道:“表妹,你去哪里了?我怎么也找不到你,还以为你不见了,差点就要去报官。”

“我没事。”姜梨勉强对她笑了一下,没见到叶如风的身影,就问:“如风呢?”

闻言,叶嘉儿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姜梨就问:“可是出什么事了?”

“我和如风最初还不知道你不见了,以为你是去等薛少爷他们。前面不远处有人在搭台唱戏,如风没见过唱的这样好的戏班子,可是戏台周围都有人守着,不知是哪里来的富家公子,包下了这场戏,只给他一人看。如风年轻气盛,气不过,与那人吵了起来。后来薛少爷来了,前去解围,现在也还没弄清楚呢。”

姜梨皱眉:“怎么会这样?”

“我便是想要劝,也奈何不得。”叶嘉儿满脸焦灼。

“姐姐别急,我去瞧瞧是怎么回事,阿昭既然在,想来不会让如风出事的。”姜梨安慰她道。桐乡的百姓姜梨都熟识,除非是外地客,否则只要是这里的人,姜梨都认识。大约是个误会。

叶嘉儿点头:“我带你去。”

二人便匆忙赶往叶嘉儿说的地方,便见桐乡东街楼下,青莲坊中,隔得老远,就听到婉婉而转的戏腔,唱的正是《牡丹亭》。

“梦回莺转,乱煞年光遍,人一立小庭深院。注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那唱戏的女声悠远又慵懒,一刹那,春光顿开,周围的看戏人并不进坊间,只在外面张望。道路两旁,尽是桃花旖旎,就如那戏文里的春色烂漫,游人不小心走入其中,闯进一桩惊梦。

“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艳晶晶花簪八宝填。可知我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恰三春好处无人见,不提防沉鱼落雁鸟惊喧,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赋予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开的这韶光贱。”

饶是姜梨知道自己为何而来,此刻也忍不住为这戏腔而惊艳,脚步也不禁慢了下来。她往前走,青莲坊门口,果然搭起了巨大的戏台,台上的人唱的春情难遣,幽幽怨怨,春光暗流转。

台下有一排椅子,却只有一人坐着,只看得到他的披风,姜梨未曾看到薛昭,也未曾看到叶如风,等回头去看时,只有人群,连叶嘉儿也看不到了。

她不知道是何缘故,正打算上前,忽然愣住了。

那人背对着她,她看不到对方的模样,但是,看得到他手中的折扇。

那把折扇一点一点的展开,上面的牡丹绣着金线,精致又华丽,美艳的动人,如同姜梨的记忆一般,永不褪色。她不由得摸向自己的脖颈,那里,蝴蝶的扇坠像是瞬间有了生命一般,几乎要展翅欲飞。她的心也高高的飞起,不在人间,脚步踩不到地面,虚虚浮浮。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在幽闺自怜。转过这芍药栏前,紧靠着湖山石头边。”

那戏腔里竟是缠绵,姜梨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人的背影,怎么都动不了了。

那人像是知道了姜梨也在此,轻摇折扇的动作一停,他修长的手握着扇柄,站起身来,任由咿咿呀呀的戏腔动人,转过身来。

灯火阑珊,一刹那时光流转而过,惊艳的人依旧惊艳,站在春色无边的夜里。桃花朵朵为他争相开放,那青年着红衣,持折扇,唇红齿白,美艳逼人。他琥珀色的眼眸倒映出夜里的星辰和灯火,隔着人群重重,也清楚地映出了她。

姜梨手中一松,蝴蝶扇坠猝然落地,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又在热闹里被瞬间淹没。可她全然不在乎,只是紧紧的盯着红衣的年轻男人,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

天地万物好像也没了声音,仿佛多年前他坐在墙的另一头,她在墙里秋千上歌唱。又像是当初佛堂屋顶,月色朦胧,她秉烛抬眸,惊撞了人间绝色。

那些酸楚、悲伤、怅然和绝望,都已经远去。桃花色里,他不紧不慢的朝他走来,世间人来来往往,亦没有阻挡他的脚步。鸿雁度青天,红豆生南国,相思千万种,情人却只有一个。就是他,只有他,再不会有别人。

他走到姜梨面前,弯腰捡起她脚边落下的蝴蝶扇坠,眉宇间一如既往的轻佻又勾魂,笑盈盈的递还给她,“小姑娘,你好像捡到了我的东西。”

姜梨噗嗤一声笑了。

她曾以为相遇最美好,原来世间难得是重逢。

“那你打算如何报答我?”她侧头,眼眸里都是笑意,“以身相许如何?”全文完

------题外话------

嫡嫁的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接下来是番外,关于鸡哥为啥会失踪失踪是干嘛去了都放在番外写,副cp番外有阿昭九月一对,姬暝寒和虞红叶一对。番外更新时间都调整为晚上八点更新,大家不要来早了。还有这篇文里不开车啦,最近网站严打开车会被直接屏蔽全文下架,溜了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